分類文章: ‘千々岩助太郎’

サヨンの鐘(Sayon no kane),1943

2008-03-07

サヨンの鐘(Sayon no kane)是台灣在1930年代末、1940年代初的一個歷史事件,也是一部電影、一首歌。

(繼續閱讀…)

山中樵(1882-1947)

2008-03-06

山中樵(1882-1947)先生,日本國福井縣福井市人,為日本時代最末一任總督府圖書館館長。右為山中樵先生像(攝於昭和八年,1933年)。

山中樵先生,是當年日本時代台灣文化、歷史、考古、圖書史料方面,最高層級官員,擔任館長十八年;來台之前擔任日本新瀉市立圖書館館長。

山中樵在台期間,著作文章極多,散佈在日本時代文化、民俗、建築、政論雜誌之中。例如《民俗台灣》、《台灣建築會誌》、《台灣公論》都有山中樵的文章。

我個人最佩服的是,山中樵雖是日本植民統治集團的一員,但他對台灣本土文化、民俗、考古的深入研究,力主保存,建立有系統的台灣本土考察研究資料;甚至不惜與直屬長官台灣總督力爭,呼籲武官出身的總督,勿破壞台灣歷朝歷代歷史古蹟。

(繼續閱讀…)

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台灣文獻整合查詢系統

2008-03-05

screen-capture-10.jpg

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前身為台灣總督府圖書館,此館於終戰後,改名為「國立中央圖書館(現已改名國家圖書館)的台灣分館」,未來擬正名為國立台灣圖書館。)最近推出網路版的台灣文獻整合查詢系統,網址如下:

目前有幾個重要的內容:

  • 《台灣教育會雜誌》及《台灣建築會誌》影像資料庫
  • 日本時代台灣地圖資料庫
  • 日本時代台灣文獻電子書資料庫

(繼續閱讀…)

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近代建設的推手—館藏日治時期臺灣建築‧技術類書展

2008-03-04

dm03_08-04_13.jpg

(繼續閱讀…)

不把台灣原住民當人看的匪類

2007-12-25

dscn8050.JPG

2005年,政府以社區營造的名目,補助花蓮太巴塱社區,與建一座聚會所(社區活動中心)。結果,不知何程序請來的建築師(或工程顧問公司?),設計了一座拷貝西班牙建築大師高第(Antoni Gaudí i Cornet,1852-1926)特色的聚會所。

這個設計者簡直是愧為人類,因為他不把太巴塱阿美族原住民當人看。

(繼續閱讀…)

台北科技大學登山社首頁

2007-11-09

ntutmt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登山社,原本網頁的登山社歷史介紹的創立年代,最早只推估到台北工專時代的1960年代所創立。

經我在該社留言,說明該校登山社史最早可以推到1932年由千々岩助太郎教諭創辦「台北工業學校山岳部」,而且創辦人後來從教諭做到學科長、最後更曾做到校長,亦是台灣原住民家屋調查研究的學術巨擘;是台灣建築學界、登山界、人類學的先驅型重量人物,這是台北科技大學登山社歷史的驕傲,不該湮沒。

該社社長數週後,察納我的建言,也對該社有這麼一位大師級、校長級的創社大前輩非常興奮,於是修改該社網路資訊,在首頁揭載創辦人千々岩助太郎教授姓名,並聯結至我為千々岩助太郎所作的網頁。

(繼續閱讀…)

政治大學民族學系演講:千千岩助太郎的原住民建築研究追蹤

2007-09-27

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王雅萍老師(她是我成大同屆,歷史系畢業)推薦,由政大民族系系主任林修澈教授邀請,在民族系開設的「原住民族基本認識與台灣多元文化」課程。

此課程是每週邀請不同領域原住民專家學者去授課,開學第一砲,就請我去講我祖師爺千々岩助太郎博士(1897-1991)的台灣高砂族原住民建築研究追蹤。

(繼續閱讀…)

戰火下的紅毛城

2007-08-16

redhair.jpg

1980年6月11日,有四位留日的台灣學生,聚集在東京霞が關ビル(Kasumigaseki Building),郭茂林先生(Kaku Morin)的KMG事務所內,由郭茂林先生安排,與83高齡的千々岩助太郎博士見面。

郭茂林先生用心良苦,安排在台灣從事台灣本土建築研究及教育21年的恩師,與四位相距五十多歲的台灣年輕留日學生見面聊天認識。

這四位台灣留學生,今天都是台灣名人,有張炎憲(東京大學歷史博士生,今國史館館長),郭中端(早稻田大學都市計劃博士生,今台灣著名景觀學者、設計家)、林憲德(東京大學碩士生,今成大建築系教授)、周義敦(東京大學博士生,日本名「周東修平」,台日資深建築家)。五人相談甚歡。會面後,千々岩助太郎博士回到福岡家中,找出一套他1944-1945戰火下測繪的淡水紅毛城圖稿(藍晒圖),及幾張千々岩助太郎教授與學生坐在紅毛城照片,寄給周義敦先生參考。

一個月後的1980年7月,紅毛城收回由我國政府管理所有,當時我剛昇上國中,這則新聞處理得像收復失地,插上國民黨黨旗,簡直是歡喜Ga哭爸一樣很光榮;其實這沒什麼光榮的,這代表台灣與很多西方國家斷了關係,成為國際孤兒,才會收回這座外國駐台的外交館舍。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