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市東興公園台灣軍司令官本間雅晴題字石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11 月 12 日 05:57
dscn6166

東興公園石碑及榕樹背後的石頭,就是台灣軍司令本間雅晴中將題字石

臺南市東興公園,裡面有顆大石頭,正面刻著「薰風や千里の馬の嘶きて」,背後刻著「台灣軍司令官陸軍中將本間雅晴」字樣。這位是大東亞戰爭初期,台灣最高軍事將領,拿下比律賓的司令官。

經網友赤崁漫步追蹤考證,解讀出石頭正面草書,應該是「薰風や千里北馬の嘶」,關於這草書的考證,與本間雅晴的紹介,非常精彩,我就不摘錄精彩原作了,請各位網友自行連過去看。

因為題字石最底部未露出,又根據日本時代報紙考證,整個題字詩完整應是「薰風や千里の馬の嘶きて」,翻譯為「南風中也可聽到千里馬的嘶聲」。「薰風」本意是「溫暖的燒烤風」,因為初夏時從南方吹來的風多是溫暖的,「薰」也有「南方」、「南進」的引申意思。例如大東亞戰爭,以高砂族青年組成的「高砂義勇隊」,個別梯次的派遣有另行命名者,如「薰空挺隊」。也是來自「薰=南」之意。

原本2008年9月間,這顆石頭被不識相的台南市政府主管公園單位,旁邊放了告示牌:「台端未經本府許可於公園範圍內設置石碑,請於九十七年十月七日前自行搬遷,逾期未搬遷或取回者,由本府逕行移除且不負賠償責任。」。後來經網友赤崁漫步向台南市政府反應,台南市政府已收回此告示牌,並稱會對這顆石頭的保存會慎重研究處理

dscn6157

本間雅晴中將題字石正面

dscn6161

本間雅晴中將題字石背面

成功大學光復校區,白清帝國佔領末期就是軍營,日本在1896年依國際法取得台灣後,將之改成「步兵第二聯隊」,與「步兵第一聯隊」(台北市台灣民主紀念館,舊臭頭仔廟),兩個步兵聯隊以濁水溪為界。

約1940年,本間雅晴司令官,在台灣台北,台灣軍司令官邸與家人寫真

family

台灣軍司令官官邸平面圖(來源:台灣建築會誌)。紅箭頭應該是本間家族合照處

台灣軍司令官々邸平面圖

台南市成功大學以東,一直到日本時代末期都是田野,主要是種植甘蔗,還有糖業鐵道貫通其間,直達仁德虎山糖廠,因為這裡已是城外(小東城門外)。

日本時代末期的大東亞戰爭,才利用這一帶蔗田,新設立一些軍事設施,例如競馬場、靶場、運輸營區等等。

本間雅晴(Honma Masaharu ,1887-1946),是大東亞戰爭初期的台灣軍司令官,官拜中將。

需知戰爭期間,軍人權力膨脹到極大,台灣軍司令官權力與總督不相上下,甚至軍部可以直接管理到民生、交通、經濟。

本間雅晴後來率領第14方面軍,攻打呂宋,把麥帥打得落荒而逃。戰後,本間將軍列為B級戰犯,在馬尼拉被美軍軍法審判為死刑。

以下是以1944年美軍情報單位所畫的台南市地圖(美軍爆擊、登陸、接管台灣要用的地圖),復原當時的台南市東區重要設施,並標出目前這顆本間雅晴中將司令官題字的石頭現址,可看出這顆石頭應該與周邊的日本軍事設施(大日本皇軍台灣步兵第二聯隊、衛軍衛戍病院、軍營、競馬場、運輸營區、靶場等等)等有極大關係。

1944年台南市東區(點地圖可打開1944年美軍畫的台南市全圖)

txu-oclc-6565942

台南市的林森路(東寧路以北段),與東興公園是1990年代中期所闢建,東興公園是1997年完工啟用。推測這顆石頭,是開闢林森路及綠地時所出土。施工單位與設計單位沒有注意,也不知其歷史意義價值,就隨意堆在東興公園裡。

Google Map 本間雅晴中將題字石位置:


檢視較大的地圖

本間雅晴中將の軍事郵便筆跡。出處:軍事郵便保存会・関西事務局員の日記 » 本間雅晴中将。

如果用Google去查詢關鍵字「本間雅晴」,會發現有歸拖拉庫的網頁提到他是一條日本時代軍歌「台湾軍の歌」的作詞者。這條歌台灣75歲以上的歐吉桑幾乎都會唱,但終戰後不太能公開唱。但據本Blog網友北投虹燁工作室蒐集的史料,他發現作詞者是「台灣軍報道部」,並不是本間雅晴中將本人。但話說回來,「台灣軍報道部」是本間雅晴中將司令官的下屬單位,其實作詞者寫成本間雅晴,雖不是正確答案,但也不能算嚴重錯誤,這首歌歌詞說不定有送台灣軍最高長官本間雅晴中將潤飾修改一下。

以下介紹的是1943年在台灣拍的電影サヨンの鐘裡,李香蘭(山口淑子)所唱的「台湾軍の歌」:

詳:http://tw.youtube.com/watch?v=Nqxx_M9RrXA

最後,感謝水瓶網友、IT網友、紅豆湯圓網友、KENSYU網友協力,終於找出這顆石頭的身世!

該碑是昭和16年(1941)8月16日臺灣第三屆騎道大會在臺南後甲馬場舉行,臺灣軍司令官本間雅晴題句「薰風や千里北馬の嘶きて」,所以石碑埋在土中的文字的還有「きて」兩字。下圖為臺灣日日新報昭和16年(1941),7-8月三則報導:

1296064869

1296064865

1296064866

此外,根據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 電子報97年002期 » 《影像老臺灣》第三回全臺灣騎術大會:裡的一張騎馬寫真,背景有一根大煙囪,推測它是台南高等工業學校(今成功大學)機械系系館後方的工廠煙囪!這根煙囪位置在今長榮路與大學路交叉口,往正北50米處。

nn-4

顏水龍教授在1946.12,在成大成功校區大學路校門,往西方向,畫了一幅漫畫,也有畫到這根在冒煙的煙囪:

本間雅晴中將1941年騎馬進馬尼拉,菲律賓人歡迎的歷史畫面(3:50起)

延伸閱讀: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47 回應 針對 “台南市東興公園台灣軍司令官本間雅晴題字石”

  1. 紅豆湯圓 說:

    記得多年前看過麥帥的電影,那位日本指揮官和投降盟軍將領是用英文交談,我以為是要讓歐美觀眾聽的懂。現在知道那日本指揮官就是本間雅晴,留學英國牛津大學,用英文談話是正常的。

    那塊題字石應是日治時在運輸營區跑馬場內,現在被放置在沒有歷史關係的東興公園內。台南市政府要有專責單位處裡這時期的古物,不要放在那裡了,這是台灣歷史的一部份。

    「赤崁慢步」網友實在研究精闢生動有趣,給他鼓掌!

  2. masako 說:

    贊成樓上所言「赤崁慢步」網友實在研究精闢生動有趣,給他鼓掌!

    來日本後重拾書道,學了五年(先以楷書、後以草書為本)。那碑上所題的開頭第二字是”風”沒錯,過去的兩三年每週都練習了此”風”。(對不起,藉此留言:因為不喜歡用yahoo奇摩。記得去年初利用過,結果電腦遭受騷擾當機五天。)

  3. 燁子 說:

    馬嘶碑的造型多半是日本寺廟裡「男根」求子石形式,
    本間中將會選這種樣式有其他隱喻嗎?!
    還是在下想太多了>_<

  4. IT 說:

    1.「台湾軍の歌」個人推測原作詩者應是本間雅晴,後來台灣軍報道部依據其作品在每一段後面增字「護りは我等 台湾軍 ああ 厳として 台湾軍」而來,以符合本地軍歌之需要而改寫.(本間將軍是這首歌曲出版後才派任到台灣的,此前曾服務於陸軍報道部.)此君愛好詩文,若比對他在1928年所寫的「朝日に匂ふ桜花」,不難發現,這兩首歌詞的對仗架構幾乎可斷定是同一人所寫.

    2.本間雅晴曾派駐英國大使館武官,及擔任秩父宮親王(昭和天皇的弟弟)侍從官,是個洋派的文人將軍,英文好是自然的(1932年曾為天皇翻譯報告關於支那918事件的國際聯盟調查報告書-Lytton Report).而其摯友英國駐日武官General F.S.G.Piggott也曾在戰後馬尼拉審判時為其奔走,只可惜麥克阿瑟仍決意以巴丹死亡行軍之責將他處死.

    3.運輸營區跑馬場不知與當時台南州舉辦騎道大會場地是不是同一地點?若是的話說不定這北馬の嘶石碑還跟另一位馬界名人-西竹一來台有關…


    [站長回覆]:我們在看日本時代都市計劃圖,1937日華戰爭是一個分界點,之後到1945年的都市計劃圖可能被列為機密,沒有公開,也可能戰爭末期被燒掉。1937-1945這段期間的地圖,真的很少在幾十年後看到,也因此,這套美軍畫的情報專用地圖就很珍貴。

    要說的是,1937年以前的台南市老地圖,沒看過東區有這麼大的運輸軍營,也可以斷定這個營區是大東亞戰爭才準備的。

    這個「運輸營區」我猜不該是跑馬用的,大東亞戰爭時日本皇軍已是機械化部隊了,不太可能還用「馬」做軍隊的交通工具,1940年代的馬術是名人大官的休閒耍帥的運動。就像現在台北縣有騎馬的女警察隊,那是觀光用的,不太可能騎馬去抓賊執行治安任務的。

    至於台南州舉辦騎道大會場地,照片太小無法判讀。本間雅晴為這次大會,賜了這顆石頭,看起來是有可能的。不過那句詩用來鼓舞軍人也有可能。

  5. IT 說:

    原來是硬碟損壞,剛好在留言時碰上,不過幸好我有備份XD
    但現在仍無法留言,是我內文有加URL連結及圖片的關係嗎?…


    [站長回覆]:不好意思,被判是垃圾廣告信,是機器判讀的;不過我都會巡一下,知道不是廣告,就會解除公開。

    沒錯,它是看你內文有「可疑的」URL,就認定可能是。幾乎所有的垃圾廣告留言都會有URL。

  6. IT 說:

    沒錯,當時日軍的騎兵已是轉型為新式機械化部隊,
    不過競馬在殖民國家卻隨之發展為國民化的體育及搏弈事業,(如英國->香港)
    日本社會在1923年通過競馬法到1943年因戰爭由內閣會議宣告終止之前,
    相撲、競馬、野球似乎一直是平民百姓熱衷的三大體育賽事.

    如底下這幾條新聞標題都可想見當時熱門的程度:【大阪毎日】
    1936(昭和11)年04月27日:競馬狂時代、大阪発東京国分寺行きダービー列車を運転。わが国初の競馬列車。
    1936(昭和11)年12月13日:競馬、馬券売り上げ一億円を突破と、大阪毎日が報ず。
    1937(昭和12)年04月25日:競馬、鳴尾で今春の馬券売り上げの新記録。14,405,460円。
    1937(昭和12)年11月21日:競馬、興奮剤使用の裁決問題で、騎手倶楽部が競馬会へ不満、と「中外商業」が論ず。
    1941(昭和16)年10月23日:競馬、払い戻しに「豆債券」使用。東京競馬。農林省馬政局が「競馬新体制」4箇条を提示。

    我還蠻好奇為何台灣在日治時期有關競馬方面的資料很少見的?
    (既然在台南都辦過第三回的全台馬術比賽了…)
    而關於「運輸營區」我只是假想是否當地曾為跑馬場或馬會,俱樂部之類的,
    後因南進計劃被軍部徵用為軍事用地而終止.
    亦或是競馬在台灣根本從未流行過(不像香港人人一口馬經XD)?


    [站長回覆]:日本時代台北有跑馬場,就是目前北投政戰學校址。

    剛又查到,台南的運動公園內也有跑馬場。

  7. 林炳炎 說:

    馬場町為台灣日治時期台北市之行政區,在川端町之西,約為今日萬華區南部濱新店溪之區域,青年公園(原 台北南機場)一帶,今中華路二段、泉州街、水源路之一部均在町內。

    馬場町的河堤邊在白色恐怖時期,曾為著名刑場,今設有「馬場町紀念公園」。昔日台北鐵道株式會社新店線曾有車站名為馬場町,戰後改稱和平車站。

    不知道這馬場町是否也是跑馬場??因為我去馬場町或青年公園都會看到駿馬!!

  8. eslite12 說:

    台北馬場町的馬場戰後改為高爾夫球場.北投今政戰學校的跑馬場以前可以賽馬,屏東機場邊的馬場亦同,要簽賭可以買馬票.

  9. IT 說:

    搜尋到一篇關於台灣競馬歷史的精彩論文(PDF檔): 日治時期台灣賽馬的沿革

  10. scl 說:

    馬嘶碑的造型多半是日本寺廟裡「男根」求子石形式,
    本間中將會選這種樣式有其他隱喻嗎?!
    似在一稱或為在其官邸前的全家福中只有二女(未能再確認),
    在台灣的大將軍或有求子之喻!?

  11. IT 說:

    >>似在一稱或為在其官邸前的全家福中只有二女(未能再確認)

    應為一女(長)一子(次),兒子名叫本間雅彥,從事鄉土史研究.

    另外最近剛好有部好萊塢新片叫”Beast of Bataan”,根據Lawrence Taylor的小說改編,不知台灣會不會上映.

    講的是戰後本間的辯護律師在軍事法庭審判過程中發現的另一面歷史翻案角度,由役所廣司飾演本間雅晴.


    [站長回覆]:有找到一些Beast of Bataan電影的介紹,但似乎還沒上映,目前連Official Website都還沒有。

    裡面美國人演員還有William Hurt(蜘蛛女之吻、收播新聞),Willem Dafoe(英倫病人、迫切的危機、蜘蛛人,這人長相就是特種部隊、游擊隊隊長的模樣)。至於演本間雅晴中將律師的那個年輕演員Hayden Christensen,就不認識了。

  12. 站長 說:

    這是KENSYU提供的聯結,可惜原留言因硬碟壞去就人間蒸發了。

    台湾にて 本間雅晴中将を思う

    本間雅晴中將全家留影,疑似在台北台灣軍司令官官邸

  13. 路人乙 說:

    地圖中的台南一中與台南二中是不是顛倒了?


    [站長回覆]:沒錯啊,兩校在戰後莫名其妙互換校名。詳: https://blog.kaishao.idv.tw/?p=30

  14. 雲程 說:

    我在滿洲國的書中,看到關東軍的組織,其中有「獸醫」,才體會,當時是使用馬的(我不是講髒話)。
    由馬變成機械化部隊,約略是經過一次大戰的重疊,到二次大戰過渡完成吧。
    多謝解釋。

  15. 紅豆湯圓 說:

    今天與旅美父母在視訊討論站長這篇文章。他們都八十多歲了,二戰時都在台南唸中學,所以這篇他們感覺非常親切。有些細節我就記錄下來供大家參考。

    我母親認為以詩句來說「薰風や千里北馬の嘶」這句應該最後有一個「お」字,是不是被那塊木板遮住呢?還是故意省略掉?薰風是三月到五月的風,立碑時間或可吻合。

    1939年「長老教女學校」已改名「長榮高等女學校」(男校亦同)。在南一中和上邊彈藥庫之間就是步兵第二連隊的「練兵場」,南一中學生也在那裡上軍事訓練。

    至於右邊運輸營區(像競馬場),父母兩人印象中有看過但想不起細節來,會不會是不開放的軍事重地。父親說倒是有另一個競馬場在末廣公學校附近,不知是否站長查到的台南運動公園?我的叔公常去那邊買馬票簽賭。

    南一中會安排學生到「新化」馬場訓練,為期一個月住在那裡從餵食、清洗最後到騎御。二戰後期日本軍方曾將戰馬委請民間飼養,我父親(三年級)曾向親戚借出從鹽水騎到關子嶺。


    [站長回覆]:長榮中學校、長榮女中校名已在新地圖上改正(新地圖也修正了石頭現址,比舊圖再往西一些)。

    沒錯日本植民政府在大東亞戰爭前夕,1936年開展的皇民化運動,就開始強迫台南兩所古老的基督教學校,校名改成沒有宗教意味,也派了日本人去做校長;直接插手校務與教學,台北淡江中學校在此同時也失去了宗教特色及獨立特色。

    此外,圖上台南市東區的運輸營區,是位於一片廣大的蔗田之中,也沒有大馬路通到營區門口(只有田間路),附近也沒有住家商店,您父母當年沒事不可能跑到那附近啦,沒什麼印象是合理的。

    石頭最後有沒有「お」字,從文法來看應該是有的,過幾天再過去挖挖看好了,就怕挖一下這石頭就倒下來啦。

  16. kensyu 說:

    照片中的本間雅晴中將全家福,
    坐在最前面的應該是本間將軍的母親;
    本間將軍左側站著穿和服的女人應是妻子富士子,
    右側的小男孩是三男聖作,旁邊應是長女尚子。
    本間將軍是昭和15年(1940)來台赴任,此時次男雅彥還是東京農業大的學生。
    次男雅彥平常住在東京,只利用長假時間來台灣住在台灣軍司令官官邸,
    並利用兩個夏天全台走透透,進行他的卒業論文。
    他的卒業論文題目是「台湾農業の歩み(台灣農業的發展)」,
    昭和17年(1942)畢業,隨即入伍從軍。次男雅彥從軍時他的論文以及在台灣所調查所得的資料照片全部交付給出版社,但是這些資料連同出版社在空襲中全部燒毀。

    本間雅晴中將全家福照片應該是三男聖作先生提供給「台湾にて本間雅晴中将を思う」這篇作者的,
    因為作者到台灣接受蔡焜燦的招待時,蔡先生有提到本間將軍來台赴任時,其家族有來拜訪蔡家,
    這件事經由當時還是台灣小學三年級的聖作先生得到了證實。但作者不認為本間將軍有和當時還是少年的蔡焜燦有過直接會面。

    本間將軍在他的遺言中的最後祈求母親健康吃百二。富士子、尚子、聖作健康幸福。祈求次男雅彥無事歸來,可見當時雅彥生死未卜。
    可喜的是,雅彥並沒有在戰爭中陣亡,終戰後,將軍的次男雅彥一直在佐渡島作育英才,直倒退休。

    資料出處:
    台湾にて本間雅晴中将を思う
    本間雅晴中将の遺言

  17. IT 說:

    >>裡面美國人演員還有William Hurt(蜘蛛女之吻、收播新聞),Willem Dafoe(英倫病人、迫切的危機、蜘蛛人,這人長得就是特種部隊隊長的模樣)。至於演本間雅晴中將律師的那個年輕演員Hayden Christensen,就不認識了。

    Hayden Christensen就是星際大戰裡飾演天行者路克的那位.
    William Hurt飾演的Gen. Wainwright也很有意思,他在代替麥克阿瑟向日軍投降後,這是二戰中美軍的最大投降行動,而他也成為二戰中被俘的美軍最高階將領.

    (Youtube上這部影片可以看到本間將軍於1942年1月騎馬率日軍進佔馬尼拉,以及之後巴丹美軍投降的歷史畫面)

    查到一份資料顯示,1942年8月日軍將他從菲律賓Telarc戰俘營送到台灣,關押於花蓮.
    到1944年底,再途經日本-韓國-轉送至滿洲的戰俘營,最後於1945年日軍戰敗投降後被蘇聯軍釋放.
    麥克阿瑟隨即派機至瀋陽將他接到東京灣趕赴密蘇里艦的日軍投降儀式.

  18. masako 說:

    讀了「本間雅睛中將の遺言」,感動!我想印出來給日本朋友看。他(她)們常問我怎麼知道那麼多他(她)們都不知道的史實,當然我的答覆是:歸功於站長和各位先輩的考證,而我揀現成的(十分內疚!)。不過,我有努力地在宣傳各位挖出來的
    資料。

  19. 紅豆湯圓 說:

    前面幾位研究本間雅晴中將真的很透徹很詳細,那菲律賓之役影片以前看過,可是當時並不知本間和台灣的關係。影片可以看到菲律賓人民心中的不安與惶恐,日軍指揮官進入馬尼拉是騎馬進城的,也可看到已經有很多日僑小學生搖旗吶喊了。

    關於長榮女中,在日治後期曾被要求改成「台南第三高女」,雖然日人校長很贊成,但最後董事會開會予以拒絕。

  20. 紅豆湯圓 說:

    站長上面所貼本間雅晴中將全家合影,疑似在台北台灣軍司令官官邸。

    現址是台北市南昌路陸軍聯誼廳
    http://www.arch.ncku.edu.tw/Research%20Group/ca+ihta/wait_deal/shinan/master/20020109.htm
    參考現在陸聯廳後面(住宅)照片
    http://blog.xuite.net/liangcw/blog/13552724

    1. 合影照背後的柱子和1909年竣工圖的柱子一樣。雖和現在的柱子不同可能是經過整修後。
    2. 合影照右上有椰子樹葉應是在台灣不在日本,且現在陸聯廳照片那地方也有長大後的椰子樹。
    3. 後面的階梯和現在陸聯廳階梯的高度相同。

    我想應該是在台北台灣軍司令官官邸沒錯。

  21. kensyu 說:

    應該是在台北台灣軍司令官官邸沒錯
    剛對照了台灣軍司令官官邸平面圖

    我在圖面上大概標注了本間將軍家族合照的可能位置
    或許可以參考一下

    平面圖出處:台灣建築會誌第二輯第一號

  22. 水瓶 說:

    找到了

    該碑是昭和16年(1941)8月16日臺灣第三屆騎道大會在臺南後甲馬場舉行,
    臺灣軍司令官本間雅晴題句「薰風や千里北馬の嘶きて」,
    所以下陷的還有「きて」。
    詳見臺灣日日新報昭和16年(1941)8月18日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analy92&b=7&f=1296064865&p=31

    這算是給版主打開水瓶視野一些小小的回饋!


    [站長回覆]:感謝。那一帶就叫後甲沒錯(出小東門城外就稱後甲)。

    現在未解之謎是,後甲馬場是指那個運輸營區,還是那一帶某塊蔗田夷平的草地?馬場其實就是一片草地,並不需要大興土木增加設施。

  23. 水瓶 說:

    版大,
    你問這個問題,
    是要確定這是原址,還是移動過的嗎?


    [站長回覆]:我也想知道石頭的原址,及當初石頭被供奉的形式。

    這一帶自1945-1995,早期是蔗田,後來1980年代被蘇南成市長任內,大筆一揮,變成公園用地,之後有十數年是放著長草長雜樹,沒有開發,一直到1995年才開路闢公園,基本上1995年的開路開公園才是劇烈地貌變動。

  24. IT 說:

    水瓶兄能找尋到這篇報導真是拜服萬分!

    另外在凱劭兄貴母校的校史「世紀回眸」
    發現有以下兩段記述,或能提供一點線索:
    ————————————————-
    1939(昭和14年)
    2月11日:舉行紀元節拜賀典禮,儀式終了之後,學生全副武裝於競馬場參加「建國祭」。
    下午6時30分開始,舉行海南島攻陷祝賀提燈遊行。
    1940(昭和15年)
    10月13日:大政翼贊三國同盟國民大會上午10時起於舊跑馬場舉行。校長及教職員生參加。
    典禮後,學校團每人舉小國旗(日、法、義)於市內遊行,本校於神社參拜後,
    直接往台南州廳前三唱萬歲後解散。
    ———————————————–
    經查當時台南的南區桶盤淺(今水交社眷村)有新建競馬場及體育場,
    舊跑馬場可能即是騎道大會場地與石碑所在地.

    註:
    1.三國同盟應為日、德、義
    2.關於「建國祭」可參考此文:日治時期台灣…與進行(1936-1945)


    [站長回覆]:「舊跑馬場」不太可能是石頭的現址一帶。

    石頭發現的現址,在1930年以前是蔗田一片,1931年成大成功校區的「台灣總督府台南高等工業學校」在蔗田裡成立。這一帶一直算是城外田野。

    「大政翼贊三國同盟國民大會上午10時起於舊跑馬場舉行。校長及教職員生參加。典禮後,學校團每人舉小國旗(日、法、義)於市內遊行,本校於神社參拜後,直接往台南州廳前三唱萬歲後解散」這段記述發現,「舊跑馬場」是在市區內的,而且跟神社(舊台南地方法院對面)、州廳(今國家文學館)有地緣關係,動線相連。

  25. 水瓶 說:

    被IT網友這樣講,實在有一點不好意思!
    雖然找到了新聞報導,
    可是故事可能還沒結束,
    我的日文實在不行,
    所以請懂日文的朋友能夠確定,
    新聞報導裡最下面一段寫著
    這幅字原始是用書軸呈現,
    要獎賞17日的優勝(大障害XX)用的,
    換言之,離刻出石碑似乎還有一個故事在!

  26. Sakitan06 說:

    中將缺的台灣軍司令一職並沒有偉大到什麼地步
    除非是皇族,要不然用「賜石」、「供奉」來形容這顆石頭可能有點誇張
    我認為是軍關係者或好拍馬屁之士,事後將本間司令官為騎道大會(馬術比賽)所提祝句
    勒刻到石頭上作為紀念,好擺在某處(廄舍或馬場附近)作作風雅


    [站長回覆]:從後續發現來看,本間中將只是送書法,刻石頭的可能是馬場或者台南附近的日本皇軍。

    但台灣軍司令雖只是中將,但在大東亞戰爭期間,他權力幾乎與總督一樣大。戰爭期間軍人權力膨脹到可以管交通、民生經濟、日常生活、都市計劃、教育、工程。

  27. IT 說:

    台灣軍司令官一職是台灣總督下的最高職,
    在第六任到第八任的台灣總督官邸整建時即住在該照片軍司令官邸處.
    當時(1919年)的第一任軍司令官即是第七任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兼任,
    所以此處變成日後台灣軍司令官邸.(如今是湘川菜館…冏rz)
    到進入戰爭時期更是由小林躋造、長谷川清、安藤利吉這三位武官出任總督,
    本間雅晴率第14軍進佔菲律賓之後,台灣則另編組為第10軍,由最後一任總督安藤利吉兼任司令官.

  28. IT 說:

    過去西方歷史學家僅能透過希臘文學家希羅多德所寫的「歷史」一書,
    來瞭解公元前六世紀的波斯帝國是怎麼回事.
    直到19世紀一位熱愛歷史的英國軍官Henry Rawlinson,
    在伊朗發現了「貝希斯敦刻石」(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並將之拓印帶回解讀(還曾差點摔死),
    才讓世人更進一步認識大流士王如何建立起第一個橫跨亞非歐的大帝國.

    我要說的是,不論本間雅晴是否舉足輕重的人物,
    (貝希斯敦刻石當然也不是大流士本人刻的)
    而我們也不是歷史學家.
    但台灣日日新報的報導及這塊馬嘶碑,
    對於KMT所刻意抹去的日治時期台灣史,
    是絕對有其意義並且值得我們去探討的.

  29. 煉瓦會社 說:

    舊元寶樂園的那個Light Industral Plant據長輩及手邊資料顯示是製麻會社的位置,那麼,Light Industral譯作”輕工業”或”中小型工業”是不是比較合適呢?個人淺見僅供參考;另外關於後甲馬場的相關位置,曾在多年前見過一份日文老地圖有標出來(一直想不起來是在哪看到的),圖中標的位置印象中是比較接近東邊台南紡織現址這邊,我有認識一位後甲在地的學者,他是老後甲人,對後甲的很多零總多有涉獵,陳先生應該知道其人,如您有興趣與這位學者交流意見,可以私下與我email聯繫,thanks..


    [站長回覆]:感謝指教。Light Industrial翻成「輕工業」應該比較正確!因為這套地圖裡Light Industrial Plant還不少,台灣不太可能在那時有歸拖拉庫的「燈工廠」。

    至於您提及的後甲老學者,我私下發email給您了。

  30. 水瓶 說:

    感覺好像故事沒說完,
    實在捨不得離開這個版,
    只好硬著頭皮再去撈資料,
    結果在同一天的版面昭和16年8月18日的各地綜合版,
    發現原來字體是以掛軸的方式頒出,
    得獎者是「單一高障礙飛越」,以一米75臺灣新紀錄,
    屬台中乘騎的四宮保任獲得。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analy92&b=7&f=1296064866&p=32

    報導還有本間司令官的大頭照,
    嗯!我終於可以再潛水了….


    [站長回覆]:謝謝提供。

  31. IT 說:

    有份論文-「台南市水交社眷村的環境與社會變遷」裡提到,原來水交社才是舊競馬場,
    因為太平洋戰事調來許多海軍,所以改為海軍宿舍,而將競馬場遷至今「城光中學」處.
    看來辦騎道大會的後甲馬場與一般民眾賭馬的競馬場是否為不同地點?


    [站長回覆]:「城光中學」已經是國道一號仁德交流道那附近了,距離本間這顆石頭已經是三公里外了(直線距離)。

    至於「水交社」就是現在台南體育公園旁邊。這應該就是「舊競馬場」(賭馬場)。

    看來「後甲馬場」可能沒在賭馬,大概是一片簡單讓馬可以跑、訓練、競賽的廣大草地。

  32. 紅豆湯圓 說:

    軍馬是屬於部隊運輸工具的一種,我猜後甲馬場應是運輸營區的一部分。我曾嘗試在台北步兵第一聯隊和台中步兵第三聯隊找出養馬場的蹤跡,可惜美軍舊地圖只在第一聯隊有「疑似」有競馬場的地點。我想當時日本要南進,所以將軍馬都移到台南的馬場準備,本間中將騎馬進馬尼拉應是台南馬場的。

    本間雅晴題句「薰風や千里北馬の嘶きて」,或許先有掛軸然後自覺滿意再刻碑石給各馬場。就像蔣介石政權想到「勿忘再舉」,結果整個台灣刻的寫的到處都是,說不定還有幾棵姐妹石還在某地方被掩埋著。

    碑石應是終戰後被負責剷除日人遺跡的部隊載到現址丟棄的,這麼重一般人不會去移動的。

  33. 水瓶 說:

    實在忍不住,
    還是再花一下時間,
    找找後甲臺南競馬場到底是什麼咚咚
    七月25日刊登為了為了這場第三回全臺灣騎道大會,
    臺南州畜產會全力出擊,
    花了六萬餘圓蓋了全台第一的馬事公園,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analy92&b=7&f=1296064869&p=35

    那六萬餘元圓在當時可以蓋什麼東西呢?
    水瓶翻翻其它的新聞,
    新營郵局花一萬二,竹南驛花三萬七,新營鹽水市場花四萬,臺南警察會館花十三萬,
    顯然,這個馬事公園應該不只是一片荒蕪的草地,
    應該是有實體可感的建築物才是!

    OK!繼續潛水….


    [站長回覆]:大東亞戰爭期間,大學教授月薪400;若對照今大學教授月薪6萬;1940年代6萬設施費用大概今天的1000萬。您舉例的當年其他建築物的建造費用,那些建築物都是小型建築物。

    新聞裡有講到蓋了一些設施,像馬見所,馬棚、但這種建築物通常是沒有牆壁,用木造的,此外新聞裡有講到還有障礙設施,週圍欄杆等等。我想應該是沒有「實體有牆壁」的中大型建築物。

    此外從新聞看到這塊土地是台南州的,戰後台南州行政區畫分為雲嘉南五縣市。台南市內有一些原屬台南州的土地變成五縣市共有(例如台南市衛生局南側的台南州農業改良場,從戰後一直到前幾年都還是五縣市共有);也有些土地被五縣市分去了。沒錯,這馬場一帶以前我就有聽說是台南縣政府所有土地;也因為是台南縣府公有土地,在1970年代的台南市都市計劃,就被劃為公園了,這也真是「拿別人家公有土地做公園,讓私人土地變建地」啊。

  34. IT 說:

    看到一份資料說,臺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曾於1936年因應日本內地的第二次馬政改革,
    於是在台推動一份達30年的馬政計劃,但到1943年便因戰事而告終.
    (其中包括將全島耕牛改用馬替代,還有競馬、軍馬等等相關,參見台畜產的書目可見當時執行大略)

    推想這塊後甲馬場可能原為臺南州畜產會的養馬場,
    1940年改為騎道大會的賽場,隨後因戰事被軍方徵用為騎兵聯隊軍營.

  35. David 說:

    本間雅晴的題字石在公園修建時已豎立在現址.
    公元2000年兩位日本友人來訪時,碑石尚未深埋,文字清晰可見.
    我曾請教碑文字義,得到「薰風や千里牝馬の嘶きて」的解譯.
    謹供參考.


    [站長回覆]:「牝馬」(母馬),或者「牡馬」(公馬),似乎草書寫起來都很接近。

    就石碑看來「牝馬」可能性是比較大。

  36. Sunway 說:

    哇~ 這個資料太豐富了, 得好好地給它細讀細讀.
    格主真地有心, 也辛苦了!
    感恩

  37. 山海之间 說:

    美军中将温莱特,英军中将帕西瓦尔、希斯,荷属印度皇家陆军中将特鲍顿、帕科尔,美军少将金、摩尔,荷属印度皇家陆军少将麦克雷,香港总督杨爵士等5位总督和2位大法官等41位高级将领及文职人员最后关押在中国东北的战俘营,今吉林省辽源市。前不久,台湾战俘营纪念协会会长何麦克曾来辽源。
      联系电话:13514371136

  38. 山海之间 說:

    温莱特中将与爱德华.金少将从马尼拉转到台湾的花莲、玉里、木栅战俘营,1944年10月转到东北的吉林省郑家屯战俘营,1944年12月1日转到西安县高级战俘营,今吉林省辽源市北大营(现为军分区驻地)。8月19日获得自由。

  39. scl 說:

    回應:大東亞戰爭期間,大學教授月薪400

    家長兄戰前赴日當小留學生據家姐回憶每月郵匯生活費寄50圓,為當時小學校長月薪,大學教授待遇須請查證!


    [站長回覆]:報告scl學長,400數字是「日本人大學正教授」的薪資(這是一位當時的教授後人告知我的),他們日本人薪資級數高,又有加給(從日本內地到台灣,就像去偏遠地區,所以有加給),這數字是加起來總合(將近400),除薪資外他們還優先配有官舍。

    剛查到鄧雨賢先生1944年在新竹芎林公學校教員的月俸44元,他之前在古侖美亞唱片公司作曲月薪100元。去南洋的技術工月俸100元,郡役所職工月俸50元。這些都是台灣本島人。

    當年小學校長月俸50數字可能偏低了些,或者只算本俸,沒算一堆加給的。

    我知道目前,台灣的國小校長(資深)與大學教授(資淺)薪資相差無幾;但是日本時代這兩者社會地位與薪資是有差距的。

  40. 煉瓦會社 說:

    昨日路過特下車一探,部份字跡已遭破壞

  41. 仲申 說:

    被破壞的超慘的,後面全部的字都不見了,這就是”會對這顆石頭的保存會慎重研究處理。”的下場嗎?
    真的是弄巧成拙,不如當初就讓台南市政府移走它,它也杵在那這麼久了也都沒事,想不到會見光死。

  42. 訪客 說:

    我是彰化人,我發現著名的彰化火車站扇形維護廠有標示出來,連彰化市女子小學(民生國小)男子小學(中山國小)都有標列,著名的彰化戲院是標為日治名稱<彰化座>。這張地圖合作的日本人不是很靈光,彰化市的重要古蹟孔廟被標為商業與工業學校,到日本投降都還在運作的彰化商業學校(彰商)與彰化高等學校(彰中)被標為軍事用地(那鐵會被炸慘了),西門鬧區(Saimon)被標為比較偏僻而且標得太大了。
    你的這份資料很有意思。
    將珍貴的古蹟當作垃圾,這應該是台灣普遍的官僚水準。新竹的珍貴古蹟東門城有一座東門城碑,在蔡仁堅市長(1998?)重修東門城(新竹之心)時用力去尋找,結果在新竹動物園這塊標石後面找到這個重要的碑文—光復後第一任新竹市長,拿去顆<新竹動物園>五個字,然後擺在動物園之前咧,真天才!


    [站長回覆]:那彰化地圖是美軍畫的,是靠大量原始地圖再配合空照、情報及人為判讀,有錯是難免的。彰化孔廟他有標啊(Koshi Byo),你講的「商業與工業學校」是孔廟北側吧。至於三所學校被標Military Post,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也許美軍掌握到這三所學校有軍隊暫時進駐吧。

  43. 戴貴立 說:

    馬文化,馬產業,在今天還是有極深的影響力。

  44. Arsue 說:

    http://tw.myblog.yahoo.com/arsue-tw
    感恩分享………「薰風や千里 北馬の嘶きて」…thanks…….

  45. 你是垃圾日本蝗民餘孽! 說:

    終戰? 終你媽個頭啦!
    日本戰敗投降就是日本戰敗投降
    不知道你的博士怎麼拿的?


    [站長回覆]:你們チャンコロ永遠無法理解,在台灣的台灣人有九成五願意做日本人,只有1%要做中國人。

    戰爭結束是終戰沒錯啊,真正打敗日本的美國反而沒在強調日本投降及戰爭勝利;反而是根本沒打敗日本的你們中國人那麼愛強調,真是哈哈哈了。

  46. 好奇 說:

    本間中將與大女兒都有很明顯的洋人臉龐輪廓
    應該是有洋人血統吧!


    [站長回覆]:日本人自從明治維新西化後,開始吃牛肉喝牛奶吃西餐,穿西服,臉孔也開始西化,不是完全西化,而是相較於東方人而言是向西化移動。

  47. Leon 說:

    昨天路過,發現石頭已經不見了,經詢問附近老樹下泡茶的居民,均表示不得而知,好像有一段時間了吧..

    fbcdn-sphotos-a.ak…821_2003491445_n.jpg


    [站長回覆]: https://blog.kaishao.idv.tw/?p=2645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