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清桂:台灣的設計寶庫-傳統花布圖樣150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5 月 05 日 04:55

左起:吳清桂女史、鄭自才先生、站長

左圖為鄭自才前輩與夫人吳清桂女士與我合影。吳清桂女士是台灣本土紅花布的提倡者,我則是台灣紅花布愛好者。

2007年10月27日,鄭自才前輩在新營台南縣文化局舉辦畫展,鄭前輩居然請我這後生小輩去開幕致詞,當然不是只有我一人,致詞者有蘇煥智縣長,鄭自才前輩之弟政大廣告系鄭自隆教授、台灣退役軍人暨遺族協會的理事長許昭榮先生、台南縣文化局副局長姜博智等人。

鄭自才前輩請我去致詞,我只好厚著臉皮上台;其他的致詞貴賓上台還是不忘提及鄭自才前輩的424刺蔣案,我只好另闢谿徑,講畫展主人的繪畫藝術源流,先談我成大建築系,也有一脈美術教授,六十多年來都是國內頂級畫家,自顏水龍郭柏川講起,也感謝現場蘇縣長成立總爺藝文中心顏水龍紀念館(蘇縣長含笑回應);再就鄭自才前輩的繪畫生涯,從他大學時代接受郭柏川教授指導說起,再提到郭柏川的老師,東京美術學校教授岡田三郎助(Okada Saburosuke, 1869-1939,此人與児玉源太郎、芦原義信有親戚關係),再往上推就是岡田三郎助在法國的老師 Raphaël Collin(1850-1916),此人收了多位日本學生,影響20世紀初年日本畫壇甚鉅,也是日本人所稱之外光派(Pleinarisme)教父;外光派並不直屬於印象派,或可稱之印象派之後的修正路線。此派是印象派出現幾十年後,學院的繪畫為求回應所採之路線,是印象主義潮流下妥協的學院派。

如此交待了鄭自才學長的美術族譜,原來上溯自法國印象派

台灣人一講到族譜,全是想到福建河洛云云,其實這受到チャンコロ洗腦影響;中國文化只是台灣文化的一小部份,台灣早就是世界文化的一部份,南島文化的一部份。

致詞時也順便提及,鄭自才前輩在1970年424刺蔣案後,蔣經國連續派了兩個有博士學位的軍人(王唯農、夏漢民)來我們成大當校長,極可能是受到刺蔣案的影響;黃文雄(拿槍的,另一位刺蔣案主角)母校則是政治大學,前身是黨校;我有問現場的政治大學鄭自隆教授(鄭自才之弟),政大有沒有這種國民革命軍人治校的待遇?鄭自隆教授說沒有耶。

其實畫展上最高興的是遇到鄭自才夫人吳清桂女士。我早就知道吳清桂女士是台灣紅花布的推廣者,她當天穿的就是紅花布做的衣服,所以我也背著一隻平常就在用,以紅花布做的かばん。她看到我當然非常興奮,拉著我這晚輩拍了很多合照。

封面書影

2008年04月30日,吳清桂女士出版了新書《台灣的設計寶庫-傳統花布圖樣150》。

這是我國第一本強力蒐集台灣傳統花布的書,絕對值得珍藏,展現台灣傳統畫技之巧思與創意,兼具藝術欣賞與設計實用。基本資料如下:

台灣的設計寶庫-傳統花布圖樣150(附CD)

作者:吳清桂
出版社:如何
出版日期:2008年04月30日
語言:漢文
ISBN:9789861361680
裝訂:軟皮精裝

簡介

台灣藝術文化創意之源.最平民的極致美學。

近年來,由於許多文化創意人士大力的推廣及相關政府單位的贊助等,讓流傳已久的台灣花布再度火紅起來。尤以本書編著者吳清桂等人所創新應用的花布作品最為人津津樂道。

紅花布的起源:1950年代遠東印染桃園廠

她突破重重困難,在坊間蒐集150種台灣花布圖樣,並加以分門別類,整理成冊。在欣賞美麗的花布之餘,也能感受到伴隨所有台灣人成長的花布所帶來的特殊情感。除了介紹花布圖樣之外,本書還提供花布手創作品欣賞,並附圖樣光碟供讀者使用。

作者簡介:吳清桂

台灣花布名稱創始人。曾參與文建會推動的「台灣紅運動」,為「台灣紅、台灣衫」服裝走秀展策展人,並赴海外宣傳「台灣花布之美」,遍及美國休士頓、中西部台灣人夏令會及紐西蘭台灣文化節等。

我的紅花布かばん(Kaban,包包,書包)

除了參與推動台灣花布活動外,也曾任:台心合唱團創團團長、心之頌合唱團創團團長、河洛歌仔戲團顧問、二二八台語文歌劇全國巡迴公演製作人、2002年二二八紀念美展總策畫人等。多年來在推動傳統文化產業上不遺餘力。

名人推薦

國家文藝獎得主 李敏勇;雲門舞集創辦人 林懷民;國家文化總會祕書長 陳郁秀;政大廣告學系教授 鄭自隆。

對此書有興趣者,請洽: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20 回應 針對 “吳清桂:台灣的設計寶庫-傳統花布圖樣150”

  1. 菲桑 說:

    厚〜
    那塊花布你說台南西門附近的布市可以找到……
    啊我找了半天都沒找到,最後跑到鹿港才在一家讓我們進去看總舖的布行買到了說〜

    Ps.支那人應該是「チャンコロ」才對,這在日本已經是「差別用語(歧視語彙)」,不能在電視、廣播等公開的場合使用了說。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81%A1%E3%82%83%E3%82%93%E3%81%93%E3%82%8D
    http://blog.goo.ne.jp/okayasukikaku7/e/ce444bc00a54c51447e52f7d88782604
    http://www.han.org/oldboard/hanboard4/msg/1784.html


    [站長回覆]:一時筆誤,少打了「ン」。在此向全體チャンコロ致歉,我少打了一個字。

    沒錯,這詞我在日本人面前講,他們是都叫我別用。

    不過在台灣應該還好啦,因為聽得懂的,幾乎是會認同這字意義的。聽不懂的,也不會跟我抗議啦。

    台南西門市場的紅花布(背景隱約有個磚拱門,就證明這是在台南西門市場入口附近,不是路邊布行):

  2. Skyman 說:

    チャンコロ我外公外婆都是這麼稱呼那個國家的人,講到吳清桂女士,還是母親的高中同學呢。


    [站長回覆]:這個字眼,原本是日本時代初期,日本人對台灣人歧視的字眼;

    經過五十年統治後,台灣人早就認同自己是日本人,所以這個詞就少見了,台灣人即使聽到這個詞,也不會生氣,因為知道這個詞與台灣人沒有啥小關係。

    結果戰後台灣人遇到支那人時,又想起這個詞,於是這個詞又重回中國人的代稱。不過這要七、八十歲的歐吉桑歐巴桑才會用了。

  3. 膺懲暴支 說:

    站長真是台灣文化活化石
    穿唐裝 配泰雅族背心 再揹戰後台灣紅花布包包
    希望站長十年後有機會做台灣的文化部長


    [站長回覆]:偷偷告訴你喔,別傳出去;其實我對台灣總統一職比較有性趣,但對中國台北地區領導人沒性趣。

  4. Skyman 說:

    站長!!!!!你對台灣總統有”性”趣!!??不要公開講啦…!不過真有那一天,我的興趣是台灣國的Secretary of Defense:P

  5. Guo 說:


    我也是紅花布的使用者
    一塊布用在適當地方
    都有點睛之妙
    還有裁縫店老闆娘也用來手工做小天燈飾品
    很美呢

  6. 站長 說:

    轉貼一封署名Ozisan的台灣老前輩e回應:
    http://pylin.kaishao.idv.tw/?p=558#comment-997

    陳紹凱君寫道:紅花布在台灣的起源,是「美援」。1950美援台灣新式紡織技術,此紅花布最早出自接受美援最多的遠東紡織之桃園廠…,容有他的根據。但與我所知有些出入。

    首先,那不叫「紅花布」,一般通稱poprin (Polychromatic Printing的簡稱),業界稱為「印花布」或簡稱「花仔布」,指在白細布或kyalaco、或flano、flat及ponche等布胚,單面印上多色花紋的布,都是做衣物用的。

    另有一種「闊碼」的印花布,專為做「被單」用的,雖然也是印花布,一般都叫「被單布」,不叫「花仔布」。

    1950年我曾經為台北市南京西路的一家綢布莊做過poprin的圖樣設計;圖樣要上、下、左、右連續,最多5色,附4張變色圖樣,採用才算數,論件計酬,每件120元,當時約合黃金2錢的代價,但入選並不容易。那時台灣還沒有印製技術,或者沒有印製工廠,都把圖樣送到日本,委由日本人印製的。

    1952年我自港回來時,台灣已經發展出「糊仔印」了,「糊仔印」就是現在用以染製旗幟的方法。然後很快的出現一種「水印」,方法與版畫製作差不多,先分色雕刻油紙版粘貼於網板成為印版,在40碼長的台板上工作,工人依分色多寡,各執一版,以印花毛刷次第刷上各色染料而成,然後加熱擋色,再委由整布廠以綽布機整理完成。

    當年三重埔、泰山一帶有很多一至三四個台板的小型工場。我曾在三重埔信義北路的一家只有一個台板的小工場做過圖樣設計兼分色、雕刻油紙版的工作。

    後來才發展改為照相網版。現在都是用轉印的方法,不再是手工的了。

    當時,全台人口不到800萬,以此計算poprin的消費人口只約200萬之數,加以年齡層差異,機動快速大量印製的,除「被單布」以外,很難發展起來。一般還是以手工小量印製的比較適合市場,自「圖樣設計」到「成品上市」大約四五個工作天就能夠完成。

    最後:本來poprin並非甚麼時尚流行,只是一般做衣服的布料,是因戰後中斷。即使今日,排在店裡的既成品衣物中,都還佔約20%是由印花布所縫製的。迷你裙、牛仔褲和T恤是讓poprin之魅力不再的直接原因,但並沒有把poprin徹底消滅,被消滅的反而是人的記憶。

    有一種叫「和美織仔」的布,是戰後極匱乏的年代,供給一般庶民穿用的紡織品,顧名思義是彰化縣和美鎮所生產的布,希望有識之士能多提供一些討論。

  7. OOXXYA 說:

    很棒的一本書!月初剛看到便馬上入手,記得小時後也蓋過這樣子花色的棉被…懷念啊!

  8. silly 說:

    好熟悉的圖案
    至今媽媽家的被單還是用此花樣
    謝謝你的網站
    補充我對台灣的陌生

  9. 站長 說:

    有網友私下問這本書附的CD,裡面的花布數位圖案檔,若拿去做商業用途(想用這圖檔去印成包裝紙),會不會有侵權問題,敬答如下:

    0.這本書第二頁就有圖檔的使用方式書面聲明(在陳郁秀的序前一頁)

    此外再補充說明

    1.花布圖案非吳清桂女士原始創作,所以吳清桂女士並沒有擁有圖案著作權,所以她不能限制任何人把圖案用在任何地方。所以使用的人也不需要告知吳清桂,不需加註CD是來自吳清桂;無論使用者怎麼運用(商業或非商業),吳清桂都不會也不能告使用者。

    2.花布圖案原始著作權是1950年代的那些印染公司、紡織廠,及裡面默默工作的繪師;這些人多已作古,或公司倒閉,也無從查考,所以不至於跳出來告使用者,跳出來告使用者的可能性極低,但還不是零!所以書中才會說使用那些圖樣的法律爭議,與吳清桂無關。

    3.越早的花布越沒有著作權,1950年代的幾乎不再有著作權了,但書中仍有少數幾樣花布,是卡通人物的,那個可能是1970年代,1980年代的,這幾樣是比較危險,建議不要用(我想那幾樣只是充版面,附帶介紹,不是書中主角,也不是買這本書就想要的)

    4.我們用花布來做手提袋,用花布做衣服,因為都還用買來的「原廠花布」,所以也沒有任何侵權問題,花布本來就是原料,我們做任何運用都沒有侵權,若有侵權是上游的印染廠與圖案著作人之間的事;任何人若用買來的「原廠花布」來做產品包裝的一部份,也不會有任何問題;可是若用圖案來「印」成包裝紙,是有一點點爭議了。

    5.我用這花布來做個人Blog的標頭圖案,因屬「非商業使用」,所以也沒什麼問題;但若做商業的使用,就有一點點問題了。

    6.著作權糾紛,是告訴乃論,發動者是在著作權人,如果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對他著作被侵權提出告訴,侵權者一輩子都沒事;著作權人如果一些小事都提告到底,那就會有事。所以,我只能提出看法,沒辦法保證。吳清桂也是如此。

    例如說這塊,是遠東印染廠(遠東紡織)出品的:

    想複製這塊布的圖案去做商業用途,理論上要去問遠東印染廠(遠東紡織)同意,但遠東紡織可能也因年代久遠而沒有著作權了。

  10. 站長 說:

    吳清桂女士運用花布做的各種工藝品(例如書中的包包、衣服),在兩個地方可以買得到

    1. 台灣e店(Taiuan-e-tiam) 地下室
    地址:106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76巷6號地下室,詳細地圖

    2.文化總會二樓的<好文化>創意空間
    地址: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15號 文化總會
    開放時間:星期一~五 10:00~18:00
    聯絡電話:02-2396-4256*118

  11. 總額 說:

    有點意外但也覺得驕傲,我竟然是你的同鄉。
    我住虎尾。

  12. alion 說:

    看到老師囉~

    寫了一篇相關文章
    http://blog.pixnet.net/Alion/post/18372693

  13. Rhaissa 說:

    Hello!
    I am from Brazil. Last year I was living in Taiwan.
    And I really like this cloth. So my friend, who is still in Taipei, will buy it for me.
    I would like to know where is this store?!
    Could you send an email for me?

    Thank you


    [站長回覆]:這塊布料很普遍,近幾年又趕上流行,隨便一家「布店」都買得到。

    This cloth was very popular and hot, your friend can easily find it in any cloth stores in Taipei.

    It was made by Far Eastern Textile(遠東紡織), the old and big Textile company in Taiwan.

  14. 鐘士凱 說:

    我也很喜歡台灣的傳統花布,我的床單和枕頭套都是用花布去裁剪的,很不樣的花俏,這次來到這裏真高興,我去書店看到這本書,我也想買來使用,做不一樣的花樣取材

  15. ricebug 說:

    20100315 汪汪報的報導: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0,5251,5130114×112010031500298,00.html
    [紅花仔布當道 吳清桂寫台灣情]

  16. dililii 說:

    站長您好,
    很高興在您的 blog 中看到陳紹凱君:對客家花布的來由介紹及吳清桂女士運用花布做的衣服, 包包等等訊息
    讓我對客家花布有了更遠早的想像及更深的親切感; 我之所以對客家花布有較特殊的情感,
    原因是我從台南一位平口褲的生產者兼設計師-她從2006年起採用遠東出品的客家花布 – 其中的富貴牡丹花布,
    來做男生的平口褲(台灣的全棉布料的確舒適); 由於時下年輕人暱稱這是「阿嬤的花仔布」或「紅花仔布」; 所以當看到用富貴牡丹花布做平口褲; 就特別有話題; 最常聽到: 這花布我阿嬤以前有做棉布哦! 然後一陣附和的笑聲…
    這個具有時代性及台灣風格的富貴牡丹花布所做的平口褲…也受國內及日本觀光客的喜愛, 我們要一直推廣下去.


    [站長回覆]:這批遠東紅花布不是「客家」獨有的啦。

  17. 僑委會宏觀周報 說:

    您好,我是僑委會宏觀周報的主編張宜君,我們想報導吳清桂的台灣花布並加以推廣,但因照片素材不足,可否請您提供部落格相關照片,我們會清楚註明照片出處。
    在此之前,僑委會宏觀家族http://www.youtube.com/watch?v=qqlXvZ6OzQ8已有拍製”臺灣花布推手吳清桂”的影片,但因我們報紙及網路需要放置大量照片,美化版面,因此想請您協助提供照片。我與吳清桂及鄭自才是舊識,但因久未聯絡,若你可以提供吳清桂的聯絡方式,也請您告訴我。謝謝!

  18. moon chen 說:

    您好!
    我是雲林科技大學的學生,
    最近在寫一篇”台灣花布設計的文化現象研究”論文,
    文中有介紹林明弘藝術家以及吳清桂小姐,
    想請問您是否有吳小姐的mail或是聯絡資訊,
    因應論文需求,期望可以與她做面對面的訪談!!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謝謝


    [站長回覆]:吳清桂女史有出書,可以逕自與出版社聯絡,此外她在 http://www.taiouan.com.tw/catalog/ 隔壁有設工作室(我不清楚現在還在不在),你可以先問問看。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