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茂生博士紀念館開幕

本文發表於 2004 年 04 月 07 日 04:37

參考:李筱峰撰:台灣哲人的悲劇–林茂生博士紀念館開幕感言(自由時報,2004.04.07)。看完2004年4月7日李筱峰教授投書後,我下午也跑到台南市長榮中學林茂生博士紀念館逛逛。這裡人不多,校園頗清靜,目前長榮中學有一半還是創校時期的校舍,另一半是近20年建的。長榮中學原本校門在小巷子裡,是蘇大頭仔市長開了長榮路與林森路以後,才把新校門開在30米寬的林森路上。

台南市長榮中學林茂生博士紀念館,本是一座約90年歷史的教室,林茂生博士在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進修博士學位前,曾在本教室授課。

我到林茂生博士紀念館時,遇到一位83歲的老先生,由他晚輩扶著在參觀林茂生的遺照,還不時告訴晚輩這些照片的故事。老先生看到一張林茂生教授的研究室照片,老先生一時不記得位於哪裡,我於是插嘴說這是成大目前的物理系館,在講堂北面,就是日本時代的圖書館。

台南市長榮中學林茂生博士紀念館入口

老先生直說對對對,不過他轉過頭來,看到我是個少年家,他帶著一種奇怪表情;按理我這年紀,不可能知道這些他那個年代的故事。

這位老先生正是林茂生博士在台南高等工業學校(今成大)教過的的學生,他是唸電氣科(後來的電機系)的,在大東亞戰爭終戰前,就畢業離校了。

林茂生博士字畫展示(複製品)

老先生畢業後到永康的台南高工(高職等級,並非成大前身的「台南高(等)工(業學校)」)任教,最後再轉到黃朝琴曾協助創辦的台南縣鹽水鎮的南榮工專電機科教書到退休。是看到當天李筱峰教授在自由時報的文章,特地由他一位晚輩陪同,趕到長榮中學參觀他老師林茂生博士的紀念館。於是我就跟這位長輩就聊了起來。

林茂生博士字畫展示(複製品)


我說我是建築系畢業的。他就說他認識朱尊誼教授。我說這位朱尊誼是成大建築系第四任系主任,期間是1950-1965,他丈人是國民黨政權考試院長賈景德,後來做到國立藝專校長,約十多年前在米國過世了。

不過我覺得納悶,這位前輩終戰前就畢業離開成大,應該不認識1949來台灣的中國人朱尊誼才對。老先生說,朱尊誼1949年流亡來台後,1950年去成大建築系當系主任之前,朱尊誼在永康台南高工待過一年,所以他認識。

他說,林茂生博士是擔任台南高等工業學校的圖書課課長(圖書館館長),主要是教德文及英文。

為什麼當時日本時代要學德文呢?老先生告訴我說,德國是當年的世界知識科技強國,在工業、醫學、科技方面都是世界第一流,比美國還強!所以高等教育裡,學德文是實際上需要;像日本時代訓練出來的醫生開藥單診病單,寫的其實就是德文。而「台南高等工業學校」是一所以德意志高等工業教育為藍本打造出來的學校,在課程計劃、設備方面都是有德意志血統的。

我又問,當時日本與德國屬軸心國,是結盟關係,是不是有這個因素才需要學德文呢?老先生說,這是後來的事,但學德文在工業學科確實是有必要。

林茂生博士字畫展示(複製品)


我又問,林茂生博士留學的是「美國」的哥倫比亞大學,他如何學德文?老先生告訴我說,林博士很好學,到美國後做一個德國人教授的助手。他教德國人教授學英文,德國人教授教他德文,於是兩人都互相學會對方教的語言了。林茂生博士取得博士學位回台前,曾到歐洲遊歷,去了一趟德國,德文會話溝通完全沒問題。

老先生還說,當時學校(台南高等工業學校)還有另一位教德文的日本內地人教授,曾公開說,林茂生博士是他的德文活字典,他德文有字彙文法的問題,都還要向林茂生請教呢。

林茂生博士字畫展示(複製品)

我們一老一少在寧靜的林茂生博士紀念館大聲聊天(老先生聽力不太好,我必需講大聲一點),談日本時代成大的校史;結果引來一位長榮中學負責籌辦林茂生紀念館的老師(應該是組長級以上的)側目,過來加入我們。這位老師說,林茂生博士早年在長榮中學唸書時的同輩早就都過世了,後來在長榮中學教書的學生輩也幾乎都凋零,他很高興還能在這裡遇得到一位林茂生的門生,希望這位老先生能留下聯絡資料,長榮中學校方會專程向前輩做正式錄影錄音書面的訪問,談談他的老師林茂生。

老前輩很謙虛,說他只是林茂生課堂上眾多坐在下面的學生之一,說不定,林茂生博士生前根本不記得他呢。他覺得自己不能代表林茂生的弟子。不過我也加入勸說老前輩的行列。

我說,老前輩您就別客氣了,這些都是珍貴的史料與記憶。老先生仍堅持不要接受訪問,這恐怕是那一輩台灣人共同的性格特色,不敢強出頭;因為熱心出風頭的人通常很快被莫名其妙地打壓。

不過我心中已想好計策,老先生不想接受訪問,我這個對成大校史略有認識的人,當場跟他對談一樣也達到訪問的目的,就看一旁那位長榮中學的老師有沒有慧根,偷偷地記錄下我跟老前輩的對談內容了。

林茂生博士照片

林茂生博士只教了老前輩一年,當時教授與學生的關係與今天不同;教授是高高在上的,講課像發表嚴肅演講一樣,台下每個學生端正坐好,所以他們與林茂生除了上課見面,下課後並沒有什麼交誼,也沒與林茂生談過課堂以外的事,雖有師生之誼,但其實互動極少。

當時成大學校內的台灣本島人教授很少,一隻手就算得出來,他所知道的有電氣化學科(化工系)的賴再得(成大現任校長賴明詔的阿伯),潘貫(在終戰後與林茂生一起轉到台大,在化學系任教,是李遠哲學生時代的台大化學系主任,是第一個台灣人獲中研院院士者),到終戰前還有建築學科的顏水龍(台灣國寶級畫家)等人。學校的學生中台灣本島人也是少數,日本內地人學生與台灣人學生比例大概是五比一。我告訴老前輩,我們1944終戰前一年創立的建築學科,第一回學生中也差不多是這個比例。

入口門廳

他印象很深刻,林茂生第一次上他們課時,林茂生一上講台,就在黑板上寫了一首漢文詩,唸給學生聽。老前輩說,林博士寫什麼他早就忘了,也不確定是一首漢文古詩,還是一首林茂生自己創作的漢文詩。但內容大概是寫一個被放逐或被罷官的人失意的鬱卒心情。

因為那一天是學校開學日,林茂生原本有機會被選上學校的校長,但最後還是宣布由另一個日本內地人教授 佐久間 巖昇任(佐久間 巖是台南高等工業學校第二任校長;第一任創校校長是若槻道隆)。只因為林茂生不是日本內地人,是台灣本島人,無論智識學問高低,就無緣了。

我一算,這應該是1941年(昭和16年)秋天的事吧,初代校長若槻道隆任滿就定年退職,回日本內地去了,所以要由上級指定新任校長;老前輩說他戰前就卒業了,算起來1941仍在學沒錯。

林茂生博士的學經歷在當時就算當上台北帝大(今台大)的校長都夠格,也不輸給終戰後來接收台大的傅斯年。林茂生博士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博士,師事杜威。 中國著名文人胡適也是這個學校的博士,也是杜威學生。

胡適家比較有錢,父親胡鐵花(1841-1895)是當過官的,曾任清帝國佔領台灣時期,到台灣台東做直隸州知州,雖然娘什麼,老子都不老子了,但胡適求學還算順利,沒有跌股,三十出頭就拿到博士。那個時代留洋拿到學位的關鍵在經濟能力,而不是智商。林茂生比較曲折,先到日本東京帝國大學拿到學士,是台灣人第一位拿到東大學士學位的人。

老先生跟我說,林茂生簡直是天才狀元郎,學什麼都很快。語言、哲學都難不倒他。甚至剛到日本,日本人同學覺得台灣人應該都還是高砂族(生蕃)聚集之地;日本內地人以為台灣來的人,個個是打赤腳、紋面、穿戴飾物,動不動就出草的高砂族人;高砂一詞是1895年後日本對台灣的別名,台灣學生在日本的學寮(學生宿舍,這詞台語還有),都叫「高砂學寮」。

日本人同學很得意地彈鋼琴向來自台灣林茂生炫耀,結果三天之內,林茂生竟然苦練一番後,竟也可以表演鋼琴獨奏回敬那幾位日本同學。

我自小學過鋼琴,所以知道,在三天內,從根本不會,練到演奏一首曲子,難度是非常非常高的。不只智商要高,手指與大腦的協調能力,也要超凡入聖才行。這個小故事,也看出林茂生博士超人不服輸的毅力。

林茂生博士生前照片及介紹

這座90年的老教室,有著閩式木構造,及西式的木窗。這是西方基督教長老教會到南台灣宣教時,西式宗教建築本土化的結果。

林茂生東京帝大學成之後回台灣,先到母校長榮中學任教,後來拿到日本政府的公費,並獲得台南的基督長老教會長老劉瑞山等地方仕紳資助,再到美國唸博士。所以林茂生年紀雖較胡適略大,但拿到博士學位比胡適晚了十二年。

林茂生博士學成後回到台南,出任他出國這段期間創立的台南高等工業學校教授。

因為林茂生是台灣本島人,薪水及昇官都不如日本人(日本人教授有配官舍,薪水還有加給);林茂生一直仍有漢人民族意識,一直持續讀漢文書,也有很多漢文書畫作品。

1945年8月終戰,這很可能是林茂生一生中最興奮的日子,台灣回到他心目中「祖國」懷抱,不必再受異族的欺負了。

林茂生於是全家離開台南,轉到台北帝大後來改制成台灣大學的文學院任教。並參與恢復民報。

來劫收台灣的中國官員與軍隊,顯然完全出乎台灣同胞原先預料,無論是操守、政策、專業素養,竟比同是殖民台灣的日本人是天差地遠。終戰後不到兩年,228事變發生,林茂生沒有做錯任何事情,沒有犯任何罪,竟被他一生所期待的祖國所殺。

我向這位老學長提到,我們共同的母校成功大學新建的總圖書館(建在原成功校區運動場),地下室有特設一間館史室,內有林茂生博士的半身銅像,我還告訴他,這座銅像是1994年左右由當時的連戰行政院長與林茂生公子林宗義博士,在舊圖書館的樓梯間揭幕的。

成大總圖書館地下室館史室(平時未開放),林茂生教授胸像,1994年由連戰與林茂生公子林宗義博士共同揭幕。

林茂生博士胸像下方,由眾門生立的「林茂生教授事略」:

我刻意加重「連戰」兩個字語氣,老先生聽到我講「連戰」名字,乾笑了兩聲。

我當然知道老先生的心思。

於是我直接問他,連震東與228的關係;我說,有很多人對連震東在228的角色是懷疑的。其中最早向連震東開火的,是寫台灣連翹、無花果、亞細亞孤兒的台灣客家文豪吳濁流。吳濁流在1947年228前後,在台北的台灣新生報工作(總經理是另一位228受難者阮朝日),吳濁流是那個時代的目擊者。吳濁流把歷史事實、所見所聞打散到自己創作的小說中。

老先生回答的也不是很乾脆,他說他不知道。

大概是歷經過228及白色恐怖的台灣人的特色,遇到一個陌生人(我),也稍有防衛之意,不見得會說出完整的真心話。

但老先生說了,228事件,連震東沒有站在台灣人這一邊,老先生在鹽水南榮工專的幕後大老闆黃朝琴也沒有。我說,這點應該是確定的,黃朝琴與我外公是從小認識的,所以我對黃朝琴的生平也有了解。有很多口述歷史中,228受難家屬曾提到,在家人被捕入獄時,透過關係向同鄉故舊那些半山們求救,但最後都沒幫到忙。

連震東到底在228是不是加害者或告密者,老先生也不敢向我確定,畢竟老先生根本不是當事人,只能從當年的社會情況去推測。

不過我與老前輩都確定,這些終戰後回到故鄉台灣的半山仔,是228屠殺台灣精英後的得利者,因為大屠殺把台灣本土的菁英殺得差不多了,等於為這些半山掃除了競爭者。

老先生提到,林茂生博士的公子林宗義博士(1920-2010),是唸台北高等學校(今台灣師範大學校址,是進入日本各帝國大學的預科先修班),應該與李登輝先生約略同時,兩人可能在校就有認識,至少是前後期校友。

林宗義博士在解嚴後推動228紀念平反運動,曾上書老同學李登輝,並獲李登輝接見,促成了台北市新公園228和平紀念碑(由成大建築畢業,刺蔣案主角的鄭自財、及王俊雄建築師設計)設立,及日後的平反、道歉與補償。

老先生提到,228只是一個歷史上的一瞬間,接下來台灣長達三十年的白色恐怖影響更深遠,牽連更廣。他在永康的台南高工教書時,底下有幾位老師莫名其妙被牽涉思想有問題;他本人也被扣薪水及約談。

老先生說,日本時代是殖民,也是外來政權,但都沒有這麼過份,日本統治台灣,起碼還有現代國家及法治概念。日本人執法嚴苛,也沒有給台灣人民言論、也沒有思想自由與真正民主。但是,起碼日本人是講道理的,日本人不會隨便把一個沒做錯事的人羅織入罪,日本時代制度設計,不至於有人可以公報私仇,濫殺無辜。

跟這位前輩聊完後,走出林茂生紀念館。若有所思。歷經苦難的台灣人,為什麼在2004年的總統選舉,還選得這麼辛苦。外來政權流亡統治集團的殘餘份子,還能在台灣呼風喚雨。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14 回應 針對 “林茂生博士紀念館開幕”

  1. 吳宏銘 說:

    請問成大總圖書館地下室館史室,什麼時候有開放。


    [站長回應]:成大圖書館地下室館史室並不是開放的空間,平常是鎖住的房間。

    我是去請圖書館的一位中高階職員拿鑰匙開門讓我進去參觀的。

  2. 吳宏銘 說: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仇恨可以原諒,但歷史不能忘。

  3. kensyu 說:

    學長好

    從沒有這麼認真的看完一篇篇的文章

    只能說太棒了、太爽了、太滿足了

    今天拜讀了這篇林茂生博士的故事 讓我深深的感覺 在一個獨裁不講道理的時代裏、懂是非明事理的人、特別是有墨水的文人、總是粗暴掌權者的眼中釘、恨不得除之而後快(是否也有摻雜一些族群之間猜忌與怨恨、我不知道)

    有一個網頁一直在我的最愛裡、一個叫做「鳳木会」(學長可能知道)

    http://www4.ocn.ne.jp/~fujii-1/ttc.html

    版主是在基隆出生讀過台南高等工業學校以及台北帝國大學叫藤井一的日本人(年齡應該很大了、據他的自傳、他在要引揚回國時有個叫李登輝的青年跑去跟他要書)他招集了同是台南高等工業學校電氣工學科卒業的同窗組成了鳳木會定期與成功大學這邊做交流、在自傳裡(台南高等工業學校時代篇)、有提到哲學科出身的林茂生教授、雖然没有直接受教於林教授、但有去聽林教授所開的特別講義「真善美」一課、另外文中也提到林茂生教授曾經幇助過他一些事使他至今對林教授的恩義無法忘懷、之外對於林教授在終戦後因為228的事件而犧牲而感到痛苦。

    這一群林教授的日本學生曾經到台灣敦促台灣政府恢復林教授的名譽以及與台灣的校友一起促成了在成大圖書館豎立林茂生銅像。

    林茂生博士的事蹟、永存台日兩國後輩學子的心


    [站長回覆]:「鳳木会」我當然知道的啦。

    它是1931-1945教過、唸過台南高等工業學校的日本籍師生,回到日本後,組成的校友會組織。裡面最幼齒的成員,大概是1945年入學的(約18歲入學),算一算,也80歲了;所以,絕大部份的鳳木會成員應該都已過世了,鳳木會的刊物及聚會可能已接近尾聲了。鳳木会的組織、成員當然是以日本人為主,活動也都在日本;但台灣本島人學生只要住址聯絡得上的,也都有列入通訊名錄裡。

    1945年以前待過台灣的日本人,回到日本後,在日本組了一個「台灣協會」,成員數萬人,幾乎每年都有辦聚會,成立各地支部,發行刊物,製作通訊錄。這個大型組織還往下分各種地域的會,例如住過台南州的日本人,組一個「台南會」,住花蓮的有花蓮的會;唸過台南一中(今台南二中)的日本人有組一個「南中會」(台南中學校會),讀過台北工業學校的,待過電力公司的,唸過成大(台南高工)的日本人,當然各有各的會;過去六十年來,這些組織常辦返台之旅的活動,不吝回饋母校或出生地。

    鳳木就是鳳凰花樹,它不是台灣本土樹種,日本植民政府引進大量種在台南市街,台南舊市區道路兩旁種了不少,台南市叫鳳凰城就這麼來的(什麼台南市形狀像鳳凰的講法根本是唬爛)。大概在1970年代末期,被蘇南成市長以交通及樹根會破壞路面為由幾乎全數砍光,這個砍光台南市鳳凰樹的傢伙卻辦最多以「鳳凰」為名的活動,真正是奇哉怪也。成大1931建校當然也有種鳳凰花樹,也種很多油加利樹、樟樹、椰子樹。

    台南高等工業學校的校旗、校徽就是鳳凰花瓣,是由1931年創校時,東京美術學校(今東京藝術大學)的著名美術教授和田三造設計;成大目前的校旗雖不再是日本時代那個,但依然是修改過的鳳凰花瓣。請看我寫的文章:台灣總督府 台南高等工業學校的校旗

    1980年鳳木會出版的建校五十周年紀念刊物,有邀請到在福岡退休的千千岩助太郎教授,寫他創成大建築建築系的經過,請看:頁一頁二

    鳳木會組織可能快成絕響了,沒想到還有位唸電機出身的成大老學長,製作網頁把這些個人史料公諸於世,真令人感動。

  4. 劉松平 說:

    林茂生教授早我祖父劉青雲兩三年到日本京都同志社中學留學(1907?,1910),林教授去日本留學前與其父林燕臣牧師是租屋在我曾祖父劉瑞山隔鄰劉主安家,林茂生與劉青雲公都是受到巴克禮博士鼓勵而到日本基督教同志社中學讀書,1912年,巴克禮博士曾到京都探望台灣留日學生,我家有當時寫真…..,林家經濟較普通,無法負擔林茂生留日費用,是由我曾祖父贊助學費,家中長輩曾說,劉瑞山每次寄學費到京都都是寄兩份,一份給長子劉青雲,一份給林茂生.青雲公與茂生教授情同手足,祖父過世後,我在家中遺物找出七張他們留日的團體照或家居照,因林家都沒有這批相片(是否和228有關?),我已加洗給林茂生基金會,並已於紀念館展出,但是這些珍貴的相片,展出單位並未註明是劉家提供贈呈,是有些失禮之處,現在這些相片陳列於長榮中學原校長是公館二樓林茂生紀念館內,可與校方約定參觀時間.


    [站長回覆]:感謝劉兄補充。

    2004年我去參觀長榮中學這個林茂生紀念館時,館內的人就說其實這只是暫時的展覽館,長榮中學會再找一個永久的空間紀念林茂生博士。我這幾年沒去長榮中學逛逛,看來他們是找長中原校長公館做紀念館。

    大家都比較知道林茂生博士遇難時是台大的教授,比較少人知道他其實在我們成大待了十幾年,而在台大才兩年不到。

  5. 北投埔 說:

    記得鳳凰花樹的日語是ほおぼく,但最近一直在找日語的表示法,問很多人都沒有結果。ほおぼく是我家使用的名稱??不知道目前台南是否還有人使用ほおぼく?


    [站長回覆]:日語表示法: ホウオウボク。音是對了。另詳:ホウオウボク(鳳凰木)

    此樹屬熱帶樹種,在台灣冬季幾乎葉子全掉光(原生於赤道附近的熱帶植物,對台灣冬季十幾度的溫度也受不了);日本內地恐怕很少見鳳凰木,恐怕只有最南端的領土沖縄県還種得活。

  6. 北投埔 說:

    謝謝!!總算可以貼與ホウオウボク有關的題目了 沒有問對人!!在網路有沒用對方法!!也沒問沖縄人!!

  7. 紅豆湯圓 說:

    二二八將台灣菁英消滅,沒死的也鬱悶終身。林茂生博士的死應該要調查到水落石出,是誰列出名單?是誰下令逮捕?是誰審判?是誰執行?這些文件都要公諸於世。謊言是國民黨的絕活,道歉是交叉手指說的假話,我們要求國民黨完全公佈屠殺文件,要完全的「認罪」。道歉是國民黨發明的伎倆,還故意拖拖拉拉博取笨台人的同情。

    台南縣鹽水鎮的南榮工專雖說是黃朝琴創建,不過實際處理創建事務是沈水德,黃朝琴出面比較好辦事。創校初期黃朝琴、我祖父、沈榮、沈水德常常開會討論校務。


    [站長回覆]:那年代能創辦私校的,百分之八十是有軍系、政治背景的中國人;剩下百分之二十給有政界背景的台灣人,例如實踐家專(謝東閔)、南榮工專(黃朝琴)、南台工專(吳三連)、台南家專等等。

  8. DLowe 說:

    原來賴再得是賴明詔的阿伯 !

    我還在學校時, 賴再得就已經是退休教授, 他很關心大一新生, 有時到分析化學實驗室和不認識他的新生聊天, 最忌諱學生用中譯本。感慨!現在的學弟只能看到他的半身銅像了。

    賴再得是 1934 年應用化學科第一屆畢業生, 那一屆畢業生 17 人 9 個日籍 8 個台籍, 1993 年曾經做過調查, 當時僅 6 人在世。電氣化學科算是應用化學科分出的科系,到 1942 年才有第一屆畢業生


    [站長回覆]:陳凱劭的BLOG » Mac user賴明詔院士當選成功大學校長

    賴再得在戰後一直是全成大最資深的教授,也是出身本校在本校任教第一人,但一直到退休仍無緣做成大校長(原因跟林茂生類似,賴再得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他這位侄子,算是幫他阿伯做了成大校長了。

  9. scl 說:

    沒當選院士也是遺憾之一!

  10. 過路客 說:

    我懷疑林茂生是被傅斯年勾結陳儀殺害的。

    林茂生想當校長,恐怕他也不太瞧得起傅斯年。十幾二十年前台大教授陳定國也想爭取當商學院院長,但那個職缺為「總統府」秘書長戴某的女婿視為必得,結果是陳定國「死」得很難看(被媒體鬥到體完膚)。


    [站長回覆]:林茂生不排除是台大高層勾結陳儀所害,但不會是傅斯年,他是1948年底,228後一年多才流亡到台灣;當時台大校長叫陸志鴻,這廝任內把台籍的院長級教授全部排除了。

  11. domine 說:

    不對哦!南榮工專是台籍國大代表沈榮出面創辦,背後是他的小弟沈醫師出力。沈榮生七個囡,他小弟生七個囝。黃朝琴只是其中一位董事。股份主要是在沈醫師手中。前任董事長是沈榮的大囡子,就是沈光遠的老母,沈光遠承母姓,他的前妻就是黃韻玲。學鋼琴的。現任的董事長是沈醫師的第四個囝。

  12. domine 說:

    說林茂生看不起傅斯年,就是污衊林茂生,林老師的為人和氣,是不隨便看人無。傅斯年在學術上的成就是不比林老師較差哦。


    [站長回覆]:林茂生應該不認識傅斯年。1947年3月林茂生死後一年半,傅斯年才到台灣接台大校長。

  13. 訪客 說:

    1966南榮工專成立當初,相信每個董事都盡心盡力想為台南家鄉做些事.黃朝琴.我祖父.沈榮.沈乃霖.沈水德(第二任董事長)等人算是主要發起人,其中沈乃霖.沈水德可能輩分較低,所以實際運作是這兩人.我也在想我祖父可能幫忙找校地,黃朝琴的思園住宅也是我祖父幫他找地的.

    1971我祖父去逝前,把南榮工專的股份全部賣掉,過兩年黃朝琴去逝前應該也賣掉股份,或許是賣給沈榮兄弟.

  14. 米國紅豆湯圓 說:

    >>>當時台大校長叫陸志鴻,這廝任內把台籍的院長級教授全部排除了。

    我父親當時從醫學校直接轉入台大農學院,他說從中國來劫收台大的老師(教授)都是用日語上課的,因為學生對中國語都是鴨子聽雷.我立刻查陸志鴻校長的團隊名單,果然除了主任秘書陳兼善(留英)以外,都是留學日本的.

    http://zh.wikipedia.org/zh/%E9%99%B8%E5%BF%97%E9%B4%BB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