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01.23普渡大學與成大合作典禮及陳誠校閱學生部隊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10 月 24 日 02:02

1956.01.23,台灣省立工學院(同年8月才改制為省立成功大學)舉辦與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合作儀式典禮,及開放展覽及軍訓總閱。

此次由副總統陳誠(1897-1965),南下成大,擔任大閱官。教育部長張其昀(1901-1985)、台灣省主席嚴家淦(1905-1993)、台灣省教育廳長劉先雲任陪閱官,當天亦有南部縣市長及各界來賓觀禮者,共約500人。成大與普渡大學合作是當天主題,駐台灣美國援助台灣機構,駐台美國外交官、美軍軍官多人,亦南下觀禮。

這段副總統來成大的歷史,在成大校史有記載,我也曾聽建築系資深教授提起,手上有張陳誠站在建築系館前的照片(距離成功操場極近),不過他並沒有給我看過。

這段五十年前的史料,原本已靜靜躺在圖書館裡,及成大老校友記憶深處。曾親身參與本事件者,年長者早已過世,最年輕在操場被校閱踢正步的成大學生,也近七十歲了。

最近,由於我成大建築系學長林炳炎先生數年前從美國帶回一捲由1949-1957年,美國援助台灣的主要技術顧問公司,懷特公司的駐台經理狄卜賽先生,在當年台灣全國各地上山下海拍的台灣真實情況,與他參加各式活動的電影膠捲。

影片裡有極近距離拍蔣介石、宋美齡、蔣經國、陳誠、嚴家淦等當年政府大員(過去蔣幫國民黨拍的記錄片裡,這些大官多刻意有距離與角度上的威嚴);也有總統府國慶閱兵、凱達格蘭大道、中橫公路、各地工廠、電廠、電力設施、港口等設施;也有台灣市街平民活動影像,也有布農族、魯凱族等台灣原住民聚落,美濃客家山城及生活情形,也有狄卜賽先生與蔣經國去蘭嶼、綠島出遊的影片。

赫然發現其中有一段正是1956.01.23,狄卜賽經理隨著美援駐台單位各級官員,一起南下成大成功操場所攝的當天情景!時間約兩分鐘。

特別說明的是,1956年,還沒有無線電視台(台灣第一家電視台台視是1961年才開播,開播前幾年都還是黑白的),當年也還沒有彩色寫真攝影技術;狄卜賽先生私有的彩色攝影機,應該是拍電影用的,在當年台灣還是非常先進罕有的。那個年代台灣官方拍的記錄片都還是黑白的。不過狄卜賽先生拍攝時並沒有收音,只有影像。他看到什麼就拍什麼,沒有剪接,沒有要作假,沒有要做文宣,純粹是給自己做紀念,他呈現的是1950年代真實的台灣。

這套影片及狄卜賽文書史料,在帶回台灣後,委由「國立台灣大學圖書館」成為「國科會數位典藏應用服務分項計劃」的計劃之一。

此為首度有正副元首級人士參訪本校成大。一直到台灣民主化後,李登輝總統與陳水扁總統亦多次蒞臨成大,李登輝總統曾參加成大舉辦的國際大學校長會議致詞及1992年六月畢業典禮;陳水扁總統曾參加2002年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的創系典禮(邀請他的是他台南一中的同學林瑞明教授)。此外,前副總統連戰亦曾於1999年,依規定花錢租用成功大學中正堂,從他家鄉出發(奇怪,他落選兩次以後,家鄉地點就改了),舉辦盛大的宣佈參選2000年總統的誓師演說大會。

至於蔣姓總統們、嚴姓總統,則未曾以總統身份來過成功大學。蔣經國曾在1975年以行政院長身份來過成大畢業典禮致詞,我相信是鄭自才學長在1970年紐約意圖行刺蔣某未成後,使得蔣某突然對以理工起家,原本毫無政治意識可言(不會搞怪)的成功大學,投注更多注意。他在刺蔣案之後,連派兩位軍人(軍校)出身的博士來擔任成功大學校長(王唯農、夏漢民)。全台灣的國立大學除了軍校以外,似乎沒有像成大這麼榮幸,連續派了兩個軍人來管理校務。

以下是此次影片中的片段:

受校閱的學生們,在成功操場上集合,等待陳誠的到來。後方木造宿舍是女生宿舍,早在1980年代初拆除改建為生物系館。成功操場(田徑場),也在1998年功成身退,成為新總圖書館建築用地,成大亦在新校區設有運動場地。

攝影者在成功操場臨時司令台(面向西,與後來的RC造正式司令台不同),拍攝操場上的學生隊、樂隊、旗隊,正在等陳誠到來。

陳誠駕到!陳誠一行人是從行政大樓(本館)方向過來。陳誠旁那位高個子為張其昀(當年教育部長,一綱一本偉大教育理論發明人,中國文化大學創辦人),禿頭者為嚴家淦(省主席,當年省立工學院為省立,所以嚴家淦是本校直屬首長)。

來觀禮的美國官員。可惜沒一個認識。應有外交官、軍官、美援經建單位官員等等。司令台是臨時搭的(搭在操場東側),不是後來的鋼筋混凝土司令台(操場西側),後來成功操場司令台也在1997年因為要建總圖書館而拆除。

陳誠站上司令台,校閱官主位。下方建築物模型,是美援(包括預算及設計指導)勝利校區新建僑生宿舍。台下其實有兩座模型,另一個只看到一點點,看來像現在還在的勝四舍。綠的這座在勝利校區游泳池畔,與台南一中二部對望,所以我1983年還天天坐在窗邊在看此宿舍;1980年代末拆除,改建為十層樓的勝利六舍。

說明同上張。陳誠的右手邊是嚴家淦、張其昀。直挺立正穿軍服者,可能是成大總教官。

學生大隊長,向陳誠敬禮。後方木造宿舍是女生宿舍,早在1980年代初拆除改建為生物系館。 女生宿舍後方有矮牆,牆外是未拓寬的小東路,當年是10M左右寬的鄉間小路,兩旁是木麻黃,過小東路以北(現成大醫學院校區),當年是軍營。

學生大隊長,號令全體學生稍息(或立正)。後方木造宿舍是女生宿舍,早在1980年代初拆除改建為生物系館。

陳誠走到學生面前,舉帽回禮。

同上,這張照片看的是旗隊及樂隊。注意樂隊手穿的是軍服,可能是從成大四周軍營徵調而來。當年成大東、北、西都是軍營,後來都成為成大新校區。一般而言,軍隊裡都會養一支小型軍樂隊,吹奏國民黨黨歌、黨軍軍樂、起床號、熄燈號等樂曲。畫面上的黑衣人應是陳誠帶來的保鑣衛隊。注意旗隊裡有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團旗,可見得1956年,蔣經國仿蘇聯共青團的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已深入高中大學院校。當年救國團台南市團委會主委,是建築系系主任朱尊誼教授,目前大學路上救國團台南市團部及禮堂,也是建築系教授金長銘、助教李濟湟、曾東波設計的。

陳誠再度走回成功操場司令台。

陳誠要走回司令台,穿軍服那位有可能是成大的總教官(少將),因為他一路上指引陳誠行路方向,從動作來看是在地的陪同官,不是陳誠的副官;看到這位高階將官服裝,終於恍然大悟,原來「大學服」(本次校閱大學生所穿)就是源自1950-1970年代卡其色「軍常服」(目前卡其色軍常服剩海軍還在特定月份在穿)。陳誠後方半邊臉的是校長秦大鈞。左方禿頭者是省主席嚴家淦。後方似有一位美軍海軍陸戰隊的高階軍官。

學生旗隊,後面學生隊,準備要踢正步經過司令台。遠方建築物是「學生交誼室」(操場南側),沒多久後就拆除了,那一帶建了工科中心、學生活動中心;連學生活動中心也早就拆了。

旗隊經過司令台,踢正步且有背槍。注意其中的校旗(校徽是來自日本時代,台南高等工業學校校徽,有鳳凰花瓣),及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團旗。

學生隊來了。帶隊的那位兼發開始踢正步口令。

學生隊背槍經過司令台,老實說正步踢得真爛,動作不一,訓練不紮實。站長我絕對有資格說他們踢得爛,因為站長我在1987年10月10日代表成功大學踢正步經過總統府

連女生也要踢正步,接受陳誠校閱。老實說,踢正步是軍事獨裁國家才會玩的動作,只有校閱的元帥會有快感,也透過此畫面炫耀軍事。不過,正步踢得再好,也跟戰技戰力沒有直接幫助,只是浪費團體時間罷了,不如用來做腦力訓練(現代戰爭越來越不靠體力了)。要練踢正步,要花數星期時間排練,這批大學生恐怕當年停很多課,或利用早晚時間,來練習操演,就為了這短短十分鐘。相信當天為了副總統蒞臨,全校恐怕也花了數週在打掃整理環境、各系配合展出教學成果。

來觀禮的台美貴賓。據史料,當天有多位南部縣市長出席。

普渡大學來成大的首席顧問徐立夫教授,與校長秦大鈞。推測是共同宣佈普渡大學與成大交流合作事項,及紹介成大校內美援的硬體設施云云。

成大與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交流合作,也是當年美援台灣的項目之一。普渡大學以工學院聞名,該校工學院近半世紀以來,都在全美前十名內;不過該校有土木系而沒有建築系。

說是交流,其實是普渡大學單方在援助成大,該校選派十數位教授,遠渡重洋來到台灣,進駐各系,擔任教學及校務顧問,連校舍建築設計、課程教材全由他們審定;此外普渡大學並捐助成大圖書儀器,提供獎學金名額讓成大優秀畢業生去深造,現任教授赴普渡大學短期進修(一人一年);勝利校區西北角有十棟美式宿舍(2000年左右拆除),就是給他們住的。在同一年八月,成大正式從「省立工學院」昇格為「省立成功大學」。成大接受普渡大學的援助,象徵原本走德意志+日本混血路線的高等工業學校(類似專科),在終戰後改為美式大學。

普渡大學來成大的首席顧問徐立夫教授與校長秦大鈞。陳誠坐在台上。

陳誠致詞總結,他後方就是秦大鈞校長。前面建築模型是美援的勝利校區僑生宿舍(位於勝切校區游泳池東側,已於1980年末期拆除重建為勝六舍)。模型當然是我們建築系的師生製作的。僑生宿舍設計可能是葉樹源教授主持(因為同時期立面屋頂長得與本宿舍很類似的建築系館是他主持),但都有經普渡大學顧問審定修改。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40 回應 針對 “1956.01.23普渡大學與成大合作典禮及陳誠校閱學生部隊”

  1. 蛋黃酥 說:

    校閱學生部隊,這玩意是對獨裁國家最喜歡的。
    現在中國大專院校也很流行這個,校長站在看台上,大概就以為自己是解放軍總司令吧。

    還有,當時成大的操場邊樹木還真多啊。
    那時操場的位置也是跟現在一樣,在台南後火車站對面嗎?


    [站長回覆]:後火車站這個操場及校區(光復校區),是1967年才由國防部轉給成大,原先是軍營。

    是本文這系列照片(影片)拍攝十一年後的事了。

    成大最早日本時代只有一個校區,學制類似「專科」(全台灣只有台北帝大是大學),校名叫「台南高等工業學校」。創校七十年後,總校區校地向四周擴張了五倍,因為四周原本都是軍營;這可能也是全台灣各級學校絕無僅有的記錄。

  2. zinklink 說:

    美國人看到大學內還搞那閱兵,會不會懷疑自己是否跑到軍校? 教官這種不符時代的東西早就要廢除了。
    有人可以介紹一下,當時的”人二室”是啥東西? 沒經歷過那個年代,只知道是個監視思想的單位


    [站長回覆]:理論上美國人若到正常國家,看到這情景,是該覺得奇怪。不過,1956年,蔣幫國民黨與美國都認為台海兩國都在戰爭狀態,台海兩國之間還有零星的空戰、海戰,就在前一年,大陳島全島萬餘難民被蔣幫國民黨綁架來台,前一年還有太平艦被共匪擊沈,在成大也有獻艦復仇(捐獻$啦)的行動。而在兩年後,共匪向金門發動823砲擊。

    人二室是獨裁恐怖時代監控單位內教職員生成員的單位,他們會收買很多爪耙仔(當年檢舉匪諜後,檢舉人可以獲得被檢舉人財產的一部份),考核單位內員工思想、行為。基本上這套機密考核資料,是從你小學一路到當兵、進公家單位。上面會有歷年來對你特別行為的註記及人二單位主管評語,甚至註記你老兄家屬是政治犯、228受難者、有前科(所以要特別監控)。這套資料成了你錄用、昇遷、能否出國的重要參考。也就是,一路對蔣幫國民黨忠貞者才能昇遷。

  3. 包子 說:

    難怪.我當兵時..被列為黑桃排行榜 第一名!
    原來是..眾家 抓爬子ㄉ抬愛..讓我眾望所歸!
    最不爽.抓杷子.肖想選總統!

  4. 達書 說:

    請問站長:
    這批影片要從哪裡取得?我觀察了好久,也不見台大圖書館有公開的時間表。


    [站長回覆]:這我也不清楚。照「國科會數位典藏應用服務分項計劃」的精神,這數位典藏是有以國家資源協助典藏數位史料(史料數位化),有促進研究及史料流通之目的;但此計劃也有「加值(創造附加價值)」、及產學合作的目的在。所以呢,不能苛求他們把數位史料,完全任意自由公開(不過我想親自去台大圖書館一趟,應該在館內視聽室看得到)。也許台大圖書館,有在等待數位史料轉為商業出版的機會。

  5. 蛋黃酥 說:

    對了,成大有沒有計畫跟台南市交涉,
    把隔開各校區的道路收歸為校地,
    使校區連結成一大塊?


    [站長回覆]:1980年代成大確實有計劃,把這些道路「地下化」,讓地上校區可以連起來。可是地下化成本極高(一段200M地下化的$可以蓋兩三座大樓),附近居民又大力反對,當時台南市一堆地下道又是漏水、下雨積水的事故。最後計劃就放棄了。成大雖有近兩萬師生,但選票可能不到3000,附近居民可都是選票,市府會站哪一邊用肚臍想也知道。

    倒是成大附近軍營一個個變成校地,是蘇南成當市長時,主導都市計劃變更的功勞,當時連郝軍頭都反對軍營變校地,但蘇南成夠聰明,知道直接去找蔣經國去喬這種事(民間一直盛傳蘇是蔣的乾兒子),才壓得下軍頭的反對。成大是該考慮頒給校友蘇南成一個榮譽博士學位才是,蘇南成對成大的貢獻恐怕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校區被道路切割也不是壞事,道路可以停車,也讓外來者不必找停車位再走很遠。成大變成綜合大學以後,學系單位眾多,也不一定要統統在一起。歐美很多古老大學,在成長過程中,也不是單一完整校區,而是校舍與民宅商店混在一起變成一個大學城。

  6. 阿宏 說:

    那張陳誠坐在台上,秦大鈞校長在中間,還有一個站著的美國人,若我沒記錯,那個美國人應該就是普渡大學教授顧問群的頭,徐立夫(Norris Shreeve),化工系的,在美援結束後,他還以個人名義捐了點錢在普渡設獎學金,繼續讓成大老師申請去普渡進修,一直到1970年代初期為止(他於1974左右過世)。最後一批去進修的成大老師包括土木系徐德修教授等。
    另外,這些照片可否借我在成大叩門講普渡這段故事時用一下?


    [站長回覆]:阿宏老師,這批照片歡迎取用。這篇文章本來也是為你們寫的啦!(再加上林炳炎學長的鼓勵)

    我本來猜測與秦大鈞校長站一起的美國人,是傅利爾(土木結構專長,曾是普渡在成大首席顧問),但我有找傅利爾教授的老照片來對照,發現完全不像,所以才不敢確定他是誰。因為當天到場的美國駐台官員、高階軍官不少,所以我才會猜可能是當天南下的駐台高階官員。

  7. 在地ㄚ晟 說:

    好經典的畫面ㄚ

  8. 膺懲暴支 說:

    請問站長老大,
    您說張其昀是“一綱一本“的發明人
    不知有何出處?


    [站長回覆]:你去看這部紹介張其昀其人其事的影片,此由張氏子孫監製,我相信內容皆有所本:台灣教育的舵手 影片

    在第二分鐘五十七秒時,提到他「發明」了一綱一本偉大教育理論,還尊稱渠等為「台灣教育的舵手」。

    張被尊稱為「台灣教育的舵手」,是一位「偉大的教育理論家」。他後來所精心創辦的學校是「中國文化大學」,想必此校為我國頂尖名校,海內外學子夢中之歸趨。

    張其昀先生,除了是「台灣教育的舵手」之外,尚有多個頭銜及職位,詳: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C%B5%E5%85%B6%E6%98%80

    1.中國國民黨總裁辦公室秘書組主任(1949年-1950年8月)
    註:留在偉大領袖身旁,做領袖的耳目,執行領袖交付的祕密任務!

    2.國民參政會(第二、三、四屆)參政員(1940年12月-1946年)
    註:此會曾推出領土條列時不含台灣在內的數種中華民國憲政草案,尤其張其昀先生是中國地理專家,對此應該沒有輕忽。

    3.革命實踐研究院主任(1958年-1972年)
    註:哇!這就是進去要寫自傳交心,交待留美期間對黨重大貢獻的那個單位!

    4.中國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部長(1950年3月-)
    註:宣傳黨的各種政策,統一口徑黨的正式發言與黨史(此應該就是「一綱一本」的先行理論!),功不可沒。

    5.中國國民黨中央改造委員會秘書長(1950年8月-)
    註:張先生可能起草了,並現場恭聆蔣總裁「中華民國已經亡國了!」的訓示!

    6.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1952年1月-)
    註:顯見張先生為「古之吳敦義」是也。

  9. uni 說:

    綠色的建築,看起來也神似勝四舍,成大校方難道沒有紀錄?


    [站長回覆]:綠的確定已拆了,當年是兩棟一模一樣的(因為在我入學前就拆了,所以宿舍編號不詳)。綠的宿舍(模型)的現址是十層樓的勝六研究生宿舍。

    你講的勝四舍(還在),跟綠的約略同期的(1950年代末),但跟綠的有點像但不太相同。當天其實司令台前有兩座建築模型,另一座只出現一小部份而且不到0.3秒,所以我沒辦法擷取出影像,那個應該就是你講的勝四舍。

    至於勝五(H型平面,近年做過成大書城文具部),則是1960年代初期,由營繕組長賀陳詞設計(CHT賀陳旦董事長的父親)。比上面提到的勝四、綠的都略晚一批。

    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勝利校區的好幾座宿舍當初都叫「僑生宿舍」,這應該是當初美援時,美方規定的名稱及用途。顯然台灣1950年代僑生招生政策可能是美國的建議。美國利用台灣做為東南亞華僑人才培育中心,做為圍堵共產勢力的準備。

  10. 阿宏 說:

    “顯然台灣1950年代僑生招生政策可能是美國的建議。美國利用台灣做為東南亞華僑人才培育中心,做為圍堵共產勢力的準備。”這話說得一點也不錯,在美援的教育計畫檢討(中文版)中說僑教的主要目標有五點,第一點是”鼓勵海外僑生返回自由祖國就學,以免被誘進入匪區。”普渡教授給成大的建議報告書中也提到僑生招生政策,而成大接受美援應用的成果檢討(中文)中也說成大在僑教計畫項目下,獲得美金23013.44元,及新台幣21776175.7元,其中新台幣部分的79%用於建築房屋,所以「僑生宿舍」大概都是用這些美國人的錢蓋的。


    [站長回覆]:1950年代的東南亞情勢中,南朝鮮、南越、高棉(柬埔寨),都在跟共產黨對峙或內戰中;馬來西亞、印尼也有被共產黨滲透的可能;香港、澳門則是面對中國的第一線,所有源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些東南亞國家地區有大量華僑,美國看上台灣,做為這些東南亞、東北亞華人子弟人才訓練後備基地。做為圍堵共產黨的尖兵。當然美國也大方在台灣設立獎學金及預留名額,鼓勵台灣人才到美國留學,培養親美的高級智識份子,甚至學成後留在美國為美國效力。

    我看成大1950-1960年代畢業紀念冊,粗略印象是,成大的僑生比例大概在四分之一。

    一直到我唸書的1980年代,都還有15-20%的比例。台灣的僑生教育政策,源自美援,但美援結束後仍一直在執行。我大學時代,台灣本地生常會抱怨僑生佔去資源,可是從歷史來看,1950-1960年代高等教育的「額外」資源(而且是豐厚的資源),可以說是拜僑生之賜帶來的。

  11. WANG1967 說:

    這個123是不是什麼自由日?
    以前好像在這天蠻常辦活動的。
    選在這天校閱可能不是巧合喔!


    [站長回覆]:123朝鮮戰爭中國降兵來台事件,那些人其實只是中國抗美援朝大軍的一小部份而已。他們大部份是1949年蔣幫國民黨的舊部隊,他們被毛匪澤東派去朝鮮做炮灰,心裡很賭爛,所以才會被盟軍俘虜後,表明要向蔣幫國民黨投誠,也有一部份是受到蔣幫派到南朝鮮的特工在俘虜營內煽動作騙刺字反共標語表明心跡。此事件是1954年的事,是這一天的整整兩年前。

    但我看這一天的活動,因為沒有聲音,所以不知道當天致詞的各界來賓講了什麼。也不能確定跟123自由日有沒有直接關係。自由日大會活動,也是數十年來慢慢演變,後來變成「世界反共聯盟」、「世界自由聯盟」、「支援被奴役國家」之類的活動。

  12. 蛋黃酥 說:

    請問版主
    前一陣子有機會到成大,
    看到某個校區隔著條路(恕我路不熟不知路名),
    對面似乎是已廢棄的軍眷宿舍,方位我搞不太清楚,不過好像可以看得到鐵路。
    那塊廢棄宿舍區也會成為成大校地嗎?


    [站長回覆]:那塊地並沒有被台南市都市計劃劃為大學用地。所以一直還是軍方的。

    沒錯,那上面有幾排四層樓的軍眷宿舍,那種型式是宋美齡的婦聯會蓋的(婦聯會的錢是向台灣人民額外勒索的,不是正式稅負),樓梯間漆成紅色的,全台灣到處都有同一套設計圖蓋的。就我所知那種型式宿舍是當年是空軍優先住的。那塊地似乎廢棄了沒錯,未來如何發展可能是地主國防部在主管。

    下圖黃線圍起來的街廓就是你講的:

  13. 林炳炎 說:

    感謝凱劭花相當長的時間將影片做說明,讓大家能了解.相信成大歷史系那群做普渡大學與成大合作的研究員們,看到會很高興,那天在邱課長家沒有太多時間細看.謝謝你協助我們了解那時代。

    我從美國帶回1949-1957年懷特公司的駐台經理狄卜賽先生,在當年台灣全國各地上山下海拍的台灣真實情況,與他參加各式活動的電影十一膠捲。當轉換成DVD後放映時間約100分鐘,這2分鐘的影像我看過4~5次,只有今年在台南與凱劭等一群朋友看時,凱劭最先發現是母校的閱兵。這段會放進我剪裁的DVD。

    台大剪裁下的DVD,其實是非歷史的,因為王作榮想在李國鼎之後把戰後經濟發展成果掠奪過去,一群吃相難看的大官。王作榮在狄卜賽文書的寫真集內並未出現,他怎麼能說第一期四年經濟計畫是他搞的。

  14. 曹欽榮 說:

    多謝凱紹深具歷史宏觀/微觀的觀點
    配合影片的說明
    要向林炳炎學長及凱紹致上敬意
    我準備12月之後時間許可
    開始整理成大/南部白色恐怖的相關資料
    228之後50年代南部校園
    以成大師生為首的地下反抗運動
    必須好好整理其中包括許多外省籍師生
    這段隱埋的歷史反映當時南部傳統人文精神和成大樸實校風對日後的影響關係有待詮釋

    1975年蔣經國來成大是我畢業那一年
    應該有同學拍到照片
    1971-1975就讀成大期間校園發生了幾次重大學生運動
    其中1972年活動中心學生會長胡添培等在校園長期消失
    1971年才發生成大學生蔡俊軍等19人被捕
    蔣之後來成大是否與這些連續的學生白色恐怖事件有關 不得而知
    前述蔡案/胡案
    應該是成大學生除了台大哲學系事件之外
    在白色恐怖學生集體秘密被捕的最後案例


    [站長回覆]:1975年,就是先總統 蔣公公(請稍息!)屎掉的那年。那年,光復校區新建的大型力霸式鋼架體育館完工,欣逢 蔣公公過世,所以取名為「中正堂」以資紀念。

    蔣經國以「青年導師」的自稱(當年蔣的身份是中國國民黨領導人,兼台灣地區行政機關領導人)來到成大畢業典禮致詞,自然在當年受到盛大排場的歡迎,相信 曹學長 也是當年在校門口歡呼迎接的洗腦無知青年之一吧。那次喔,我看史料,青工會主委王唯農,當天有跟著蔣經國下來,一年多以後,這位原本栽培要研發核子彈的軍校卒業生,來擔任成大校長,再兩年多後,王校長在任內因肝癌過世,王校長與層峰關係匪淺,從他任內爭取成大校舍預算及發展計劃遠超幾位前任校長(羅雲平、倪超都是校內資深教授,不是空降)或可看出。

    至於1970-1975之間的成大白色恐怖事件,我略有所聞,但沒有看到完整史料,就請曹學長多費心了。我想,這應該與1970鄭自才學長紐約刺蔣都有因果關係,使得蔣經國、情治特務機構,對成大投下更多的「關注」。

    印象中,有位叫龍應台的成大外文系卒業生,她1980年代末寫文章很有名,在當年的大陸時報吹捧下成為暢銷作家。她被提名為1980年代末期的成大傑出校友,但她拒絕親自回來領獎,我記得她說,成大1970-1975年代被捕的學生(應該都是她認識的同學)沒有平反前,她不會回來領獎。龍某講的事件,應該就是曹學長講的這幾個案子。

    只是,時序進入2007年的今天,龍應台不曉得還會不會出來關心這些事件。

  15. Masako Chen 說:

    站長你好
    你們建築系沒重蓋以前,那附近有好多棵蓮霧樹,當時我唸公園國小,常常跟同學和妹妹去摘!
    每年回台南,都會去找尋「過去」回味一下。
    自然也跟我兒子在我畢業的舊系館前照相。
    請問你那片原有美式房舍的空地,要做甚麼用途?


    [站長回覆]:我們建築系最早1944年在機械系、電機系中間的木構造二層建築物(原是機械系的車場),約1956年,也是美援的幫助,在工學大道末建自己系館,在王唯農校長時代,爭取到預算在光復校區西北角建了新的系館。

    位於勝利路、大學路交叉口,「窮理致知」牌樓附近的美式花園宿舍,是2000年左右拆除。在美援停止後,那批宿舍是繼續做教授宿舍,當然住的是本國教授了。

    拆除後那塊地是要做學生宿舍大樓,是國內首創的大學校舍採用BOT(BUILD, OPERATE, TRANSFER)方式,成大出校地,台南幫(台南紡織統一食品)的太子建設大成工程與成大簽約,他們出錢來蓋。蓋好以後,一、二樓可能會是統一的7-ElevenStarbuck及他們自己招商的商店書店餐廳等等;三樓以上就做學生宿舍。因為施工的錢是台南幫出的,在一定年限內,這批學生宿舍的住宿費有一部份會被台南幫收走。年限期滿後這批宿舍就全歸成大所有。

  16. Masako Chen 說:

    天啊,又是政商狗結的BOT嗎?想想住宿費任憑調漲,那利益剝削太可怕了!
    能否由你們建築系主導發起由國內外成大校友來”持分認股”或一般公開上市
    來蓋!

    真的台南幫、統一食品形象水準太差了!成大簽約的代表者是哪些人?
    是不是有拿到「好康」?學生代表有人參加嗎?契約內容可從哪裡瀏覽?


    [站長回覆]:我沒參與此事,也不知合約有沒有公開。不過我所知道的是,宿舍住宿費用,校方有最終主導權,不是台南幫自己就可以決定。但這宿舍生活機能、位置、設備都比其他老宿舍好,收費是會比較高沒錯。

    BOT不見得就是官商勾結,監督制衡力量有出來就可以。例如台灣高鐵自己沒有票價班次最終決定權。

    當初合約有個精神是,你台南幫想從此BOT案營利,你自己從宿舍裡的商業設施自己去努力,而不要從住宿費用去營利。你環境做得好,自然營運很好,那裡做得好,也有可能校外人士進去消費。那附近不到100M就是勝利路育樂街商圈,台南幫也不致於笨到亂提高價格。

    台南幫統一集團也有去標台灣國道高速公路的休息站,台南幫標到的福爾摩沙高速公路台南縣東山休息區,經營得都不錯,環境也很好,招商似乎有經過審核,一定水準的商家才能進去,當然裡面最好位置留給自家的Starbuck及7-Eleven;反而像其他財團標到的古坑休息站、關廟休息站,裡面沒花錢去做商業空間設計,引進的商家東西又難吃,連我都懶得進去。要查官商勾結,應該先查這些爛的休息站,不過他們生意遠遠不及東山,自己也吃到苦頭了。

    成大想蓋宿舍,但預算只能從中央來,成大自己不會賺錢。校友摹捐其實是不可能任務,成大是有很多高科技業的有錢校友沒錯,他們可能捐與他們產業有關的研究中心,他們恐怕對捐宿舍沒太大興趣。

  17. Masako Chen 說:

    「持分認股」並不代表「募捐」的,聽你解釋後,希望是一樁成功的BOT,
    不要像台灣高鐵,政府還是有投入財力支援,到底殷琪挺會周旋於KMT與
    DPP的牆頭草!
    預祝新的宿舍早日順利完成!
    P.S.十幾年前台南紡織創立者往生,他大小老婆的小孩爭遺產一事,該是
    笑話一則。
    台南公園內統一集團「東施效顰」所蓋的慈xx石橋,真夠煞風景吧!


    [站長回覆]:您講這些笑話,比較偏「台南紡織」(台南幫最早的發跡的公司)的另一個創辦者。

    1950年代,紡織業是蔣幫國民黨政權牢牢控制住的產業。牠們控制原料、技術,也是美援重點產業。

    1950年以後,台灣幾家紡織廠都是1949逃亡來台中國人(蔣介石同路人)的特許業。台南紡織卻是其中少數台灣人從事紡織的特例。

    我認為台南紡織的發跡不是他們有經營管理長才,我認為關鍵是蔣幫國民黨要籠絡吳三連(台南幫第一代大老,台北市第一任民選市長)。台灣在1980年以前的大財團企業家,全是蔣幫國民黨特許的!沒有一個是白手起家。

    一直到1990年代台灣政治、經濟自由化以後,這種特權才消失。

    當年,有民意基礎的台灣人政客,蔣幫軟硬兼施,想辦法控制住你。台南紡織既是籠絡,也是人質。你吳三連在政治上若想有異見與舉動,嘿,蔣幫國民黨動幾根手指頭,台南紡織隨時可以關門,這等於是LP被夾住了(很像今天的許文龍,LP被中國夾住了)。

    我自己也住台南幫太子建設建的房子(20年了),這家建設公司雖不是頂級的,但跟一般黑心建商好太多了。

    吳修齊先生也捐給成大蓋一座大樓給文學院用。成大送他一個榮譽博士學位。

    至於台南公園內吳老先生(前年過世)捐的設施,他自認為在做善事,只是跟公共空間應由公共決定有所矛盾。我有一篇文章在寫這件事: http://blog.kaishao.idv.tw/?p=621

    殷琪確是狠角色,她吃定執政者(2000年以前的KMT,2000年後的DPP)不敢放著讓高鐵死掉,一定會出手救她。

    不過台灣高鐵去坐過好幾次了,品質與日本新幹線不相上下。

  18. Masako Chen 說:

    不知呉先生捐的文學院大樓請誰設計的?
    家妹(建築製圖專科)曾在有名建築師事務所服務過,有關台南販厝建築底細還算清楚!她十幾年前
    就專業於代書工作,辦過成大舊圖館附近(台南首家)麥當勞的工程營造申請執造、營業許可證件
    等行政手續。由於performance口碑為佳,後來也辦了其位於中正西門分店的工作。
    話說去年紅衫亂中國城,龍女士為他,馬的捉刀,談些五四三時,就知道她完全出賣靈魂了,她沒有知
    識人的良心立場,她只有身懷「龍種」的傳宗接代使命,根本不配做台灣人,倒是十足的中華民國的
    中國人!
    贊成把中正廟拆掉,至今還沒去過,因為它蓋的太俗又太醜!我卻去過美國的Jefferson和Lincoln
    紀念廳!
    去年11月中專程帶日本朋友回台去捧場高鐵,惜沒搭成。下次回台一定要乘坐。


    [站長回覆]:1.吳修齊先生寄付的「修齊大樓」,是林博容建築師設計。建築師是捐贈人指定的,營造廠也是捐贈人指定。吳先生並不是捐現金給成大自行運用,整個營造過程的採購幾乎都是台南幫的相關企業提供。

    2.你講的大學路麥當勞,是我大學時代完工的(大概是1990左右)。是黃永洪設計的(1970成大畢,美國耶魯大學碩士,澳門僑生,台灣著名設計師,但沒有建築師執照),當年開幕時黃永洪有來咧。黃永洪公司開在台北,原來在台南跑執照是您妹妹跑出來的。

  19. jinishin 說:

    講一個跟成大有關…不過跟凱劭大大這篇文章比較無關的東西…
    今天總統去成大參加成大校慶…
    結果樂生聯盟的學生跑去鬧場…
    坦白說…我個人是非常支持樂生療養院應該全面保留的…
    不過這些學生的行為…已經模糊焦點了…
    我只覺得會造成反效果…
    這些學生雖然很敢衝…但是今天這麼做…
    不但不會讓我同情他們..反而會覺得就是因為有他們這些人…
    會導致樂生療養院的古蹟保存…蒙上陰影…
    搞社運不是這樣搞的…
    如果以為這樣做就會獲得認同…那我覺得他們實在是太天真了…


    [站長回覆]:樂生的訴求我是很同意的。不過那群樂生青年作法我是很難苟同。

    樂生保存最該去嗆的是台北縣、台北市政府(捷運局),這兩單位才是關鍵。他們應該以嗆水扁兄的規格去嗆台北縣市政府才是。

  20. Masako Chen 說:

    站長
    完全贊成你對樂生療養院的古蹟保存的看法!要嗆聲的當然是腦殘的中國城市政府
    加上上山捉狗出名的台北縣!

  21. Masako Chen 說:

    有關大學路的麥當勞之事,我問了家妹,她說是營建包商找到她
    請她承辦營建包商辦理工程驗收的代書工作。
    個人納悶為何沒建築師執照的人,能開設計公司,是不是借執照呢?
    題外話,最近常被日本朋友問,台灣的政客為何同時能持有ROC和
    數本外國護照?我也搞不懂。想請教你從何找解答。


    [站長回覆]:當然是有「借」執照的啦,但此人很早就出名,業務是業主慕名而來的,所以建築師簽證事宜,有時是業主自己去配合的;後來,這位大師的弟弟考取了台灣的建築師執照,所以他們「公司」還是有個常駐的正牌建築師的。

    「提供」設計構想,也不一定要有建築師執照;

    就像我根本不是律師,也提供過朋友打官司的法律見解及攻防要略啊,但我不可能穿律師袍站在法庭裡幫朋友辯護,但那場官司結局,就是照我的分析去走的。朋友也沒有請正牌律師,法庭上就自己為自己辯。

    又:打官司不一定要請律師,你自己懂法律也可以自己為自己辯,請律師是因為他們比較專業專心;但我國的規定是,二審以後就一定要請律師了。

    我想您妹妹是去跑建築物的使用執照事宜。

    台灣法律是「不排斥」雙重國籍的。亦即,取得外國國籍者,在台灣這邊不必然會取消。

    世界各國對「雙重國籍」態度不同,也有國家是堅決反對雙重國籍的,亦即該國人民一旦取得外國國籍,同時就失去本國國籍。

    台灣重要的政治人物本身應該沒有人有雙重國籍的(有的話早就爆了),但國民黨這邊政治人物,家屬有雙重國籍的很常見。馬英九的姐妹們、女兒都有美國國籍;宋楚瑜、張昭雄之流亦同。

    一般平民並沒有國籍認同的問題,只要移出國同意,那是各人的自由;但政客沒有此自由。

  22. Masako Chen 說:

    謝謝你對國籍一事的解答。
    家父也不是律師,只是天天看日本律師小說家寫的推理偵探小說,他的最愛是西村京太郎!
    自己兩度上法庭,你大概知道台南地高兩院的法官與他,馬的Tsai守訓之流KMT走狗的類
    同者為多,家父都贏,但都被要脅以和解了事!
    很欽佩站主俠義救人的精神!

  23. 林炳炎 說:

    >>>1950年代,紡織業是蔣幫國民黨政權牢牢控制住的產業。牠們控制原料、技術,也是美援重點產業。
    >>>1950年以後,台灣幾家紡織廠都是1949逃亡來台中國人(蔣介石同路人)的特許業。台南紡織卻是
    >>>其中少數台灣人從事紡織的特例。
    >>>我認為台南紡織的發跡不是他們有經營管理長才,我認為關鍵是蔣幫國民黨要籠絡吳三連(台南
    >>>幫第一代大老,台北市第一任民選市長)。台灣在1980年以前的大財團企業家,全是蔣幫國民黨
    >>>特許的!沒有一個是白手起家。

    棉花與紡織在狄卜賽文書內有相當數量,希望年輕朋友好好利用那堆資料,改寫台灣紡織史,狄卜賽跟我提過為什麼在那時候紡織是重要的,短期內我無法再回來玩美援史–戰後台灣紡織史.

  24. 紅豆湯圓 說:

    1975年我在成大旁做兵(軍團重砲兵),那時只記得我們營舍旁邊就是成大女生宿舍,其他的一概沒印象了。三四年前曾到成大附近一遊,可惜已無法認出當年做兵的地點了。今天看了此篇,當時駐地可能就是現在成大醫學院校區了,記得好像叫做四分子軍營(三分子好像是砲校)。


    [站長回覆]:你那時還沒有開闢「長榮路」,所以你營區有可能是「成功校區」東側,現在是「自強校區」。

    女生宿舍除了本文照片那棟,還有另一棟是東西向的,與小東路平行的南側。

  25. 紅豆湯圓 說:

    謝謝站長的Google地圖,好像是成大勝利校區和後甲國中中間那塊(自強校區下方)。我們那時是二軍團獨立砲兵營和整個大營區師砲是不隸屬的,所以我們只使用西側門,側門出去好像就是成大的校園內。我記得那邊有成大女生宿舍,因為我們露天洗澡她們都看得到。

    下次到台南一定要去緬懷一下。

  26. 北投埔 說:

    紅豆SAN
    你們那時候的行為,依現在的法律, 可能違反性騷擾法哦!!露天洗澡她們都看得到,這是犯法的證據!!只是現在的性騷擾法無法追究露天洗澡那個歷史事件!!

  27. 紅豆湯圓 說:

    謝謝林桑提醒要注意法律問題。砲兵專長就是會算仰角,所以當時部隊在兩造之間修築了一道比腰部稍高的小矮牆,正好讓敵方無法看到重點目標。還有,如違反性騷擾法,那些女生會被抓去關多久呢?

  28. masako 說:

    不會啦![牠,馬的]團隊的”私”法官不會抓那些女生的,若是女法官搞不好還拜託她們告知哪個角度可看得更徹底!
    想想摸女受害者的胸部十幾分都被判無性侵嫌疑,無罪定論了,何況這還是”空”望”遙”想?!!

  29. ncku.net newsroom 說:

    學長您好:
    學弟目前正服務於成大校友中心,拜讀了學長的「美援普渡‧成大計畫特展2009.01.19開幕」以及本文,我們非常感動能有如此珍貴的資料、記憶以及評論。
    我們希望能夠將您的這篇文章(或是整個部落格)作一個連結到
    ncku.net/index.php…-02-46&catid=69
    也許版面不是那麼得明顯,但是卻能夠讓需要的校友們有更多的寶藏可尋覓!
    因此想徵得您的同意;如果您覺得不妥,學弟也會立刻把您的連結移除!
    謝謝學長!


    [站長回覆]:單純作聯結,依著作權法的精神,是不必我同意的,我也沒資格反對。
    聯結放在母校校友會是我的榮幸。
    不過你們聯結不知何故,HTML語法錯誤,我們網頁的聯結,等於沒有聯結。

  30. 沒有 說:

    站長請問
    從下往下數,第5張照片,中央淺綠色衣服的人
    他的頭怎麼看起來怪怪的,戴了個套子嗎?


    [站長回覆]:當年台灣應該還沒有塑膠套(台塑才剛成立,台塑的創立與狄卜賽先生亦大有關係),那可能是保護頭形的細網。

  31. 紅豆湯圓 說:

    小時候住台北松江路樓下一樓都租給美軍家庭,記得在1960年以前到樓下找阿兜仔玩已有看到電視播放彩色卡通節目,那時駐台美軍已有自己的電視台了。

    另外我家右邊隔壁就住著老蔣專用攝影師—胡崇賢。

  32. Guo 說:

    哀悼台灣人民的救星–狄卜賽先生
    感謝狄卜賽先生團隊當年為保衛大台灣的偉大貢獻
    ”凡認真做過事必留下痕跡”
    並譴責無能的國民黨政府一再捏造歷史欺騙台灣人民
    感謝林炳炎先生無怨無悔不懈的努力
    探索這麼重要的歷史真相
    台大圖書館的表現也是令人不意外(還說是世界百大大學之一
    憑這點就是學術大減分)
    天下雜誌說的台灣戰後經濟史大多不必採信
    這是研究台灣經濟史的學者必要的基本功夫
    凱劭兄雖非經濟學博士
    但拆穿詐騙集團的經世濟人大謊言則是令人噴飯…

  33. 訪客 說:

    > 從下往下數,第5張照片,中央淺綠色衣服的人
    > 他的頭怎麼看起來怪怪的,戴了個套子嗎?
    那正是塑膠頭套!應是防雨用
    1956.1.23或是陰有雨 氣溫低多人穿大衣外套
    戴頭套者為美國女性 想是美國時髦產品 與台塑無關


    [站長回覆]:感謝補充。

  34. 林炳炎 說:

    請進入北投埔林炳炎

    Cherish the memory of Mr. Valery S. de Beausset (懷念與追思狄卜賽經理)

    幫我寫些文字:懷念與追思狄卜賽經理
    謝謝

  35. 游貴湘 說:

    我永難忘記在旭町營房(現成大校區)當學兵的年代,因聽不懂班長的口令,被打得掌心浮腫,無法進食,當時真恨不能拿鎗把那混蛋幹掉。

  36. 訪客 說:

    不倫不類!
    一個七十多歲的老男人,要怎麼談他的性愛經驗,如何意淫談論雲雨,都是他家的事,他人聽不下去,頂多罵聲噁心、老不羞就罷了;但是,職司風憲的監察院長王建煊,竟在監察院大談「性愛知識」,還比畫形容「性愛姿式」,直把柏台當巫山雲雨的陽台,不但角色錯亂,更不倫不類!

    飲食男女,人之大慾,當然能談,但是,談性事要看場合、角色是否適宜?敦倫時屁股墊高,干監察院什麼屁事?行房時「那話兒」塗油可減低疼痛,又干監察院長什麼鳥事?

    監察院長王建煊在國家最高監察殿堂大談性事,不但有虧職守,更讓司風憲的監院玷污蒙羞,實在太不入流!

    如此監察院長,直把柏台當陽台,令人懷疑監院職司的不是「風憲」,而是「風月」;如此監察院,乾脆改名為敦倫院、性愛院、風月院好了,以名實相副,讓王院長可以去做愛做的事,管他愛管的性事。

    但是,王建煊身兼監院院長及性愛專家兩職,腳踏兩條船,兼管性事風月與官箴風憲,忽而談官箴、忽而談性事,令人分不清那是監察院或是性愛院,這樣成何體統?簡直角色錯亂、體制蕩然!

    既然臨老那麼愛管性事,王建煊何不辭掉監察院長,改行當「性愛專家」,去傳授他那半吊子的性愛知識、姿式、技巧?領納稅人大把血汗錢,卻不務正業,撈過界去管自己做不好、做不來、卻沒自知之明的性事,誤人誤己、誤國誤民,實莫此為甚。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aug/25/today-f1.htm

    .

  37. liau 說:

    所謂的中正堂, 十年前我比對1875年法國人畫的台南府城地圖, 是菲律賓來的西班牙人牧師蓋的天主教教堂

  38. 訪客 說:

    西班牙人牧師>>神父?

  39. 老校友 說:

    美援台灣的項目之一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與成大的交流合作,培養了不少國民黨外省人.
    讓國民黨外省人獲得美國先進的工程科技,得以順理成章的統治台灣人.

    比如剛上任的華航董事長張家祝,1973成功大學土木系畢業後,因為高級外省人背景(父國大代表),被送到普渡大學1979獲得博士學位。

    扁政府時代張家祝消極抵制,後來領十八趴退休.馬英九復辟後,外省人紅得紫,張家祝不但復出,而且扶搖直上,從月薪40萬的中鋼董事長,到今日華航董事長.

  40. Nan Chan 說:

    想請問有沒有考古學的八卦,之前不是說要成立「水下考古研究所」,後來怎麼又改成成立「考古學研究所」。這個研究所應該是建築系的師長與中研院的研究員努力籌畫的嗎,還是怎樣呢,ㄎㄎ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