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國父胡志明是台灣人胡集璋?

本文發表於 2009 年 04 月 24 日 14:16

dscn9672

台灣在國民黨的統治下,一直只與「中國」聯結,殊不知台灣是東南亞的一部份,亞洲的一部份,世界的一部份。台灣與中國以外很多國家關係更密切,美日強權是重點;越南菲律賓沖繩更是我們鄰居,南太平洋諸島國(南島語系)更是血親。多數台灣人其實也有百越族的血統,與越南也是血親;反而中原的漢族是遠親了。

台灣人對越南國父胡志明有某種熟悉(透過美帝好萊塢所拍越戰電影);但其實台灣人對胡志明是陌生的,胡志明一直到1969年死前,他的影像事跡絕少會出現在當年台灣蔣幫國民黨統治下的媒體。

最近有本新書《胡志明生平考》出版,作者胡俊熊先生,1948年生,台灣苗栗客家人,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教育行政高考及格,曾任教職近三十年,目前從事民間社團「易經五術」教學工作。著作有:《白話本.易經新詮 (武陵)》、《易經大衍占筮》、《陽宅風水》、《擇日寶典》、《兩漢命理思想簡介》等書。

這本書提出大膽的假說:1933年以後的胡志明,是由台灣苗栗客家人胡集璋所扮演。

作者雖然沒有提出直接的證據,但提出了大量間接證據。作者找不到直接證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胡志明果真是台灣人胡集璋所扮演,那麼早在扮演初期,中共、越共、蘇共、共產國際等組織,早就會把直接證據全數銷毀。所以直接證據只能靠機緣出土;但書中的間接證據之多,也令人驚駭。胡志明本人的生平,確有不少無法解釋之懸疑之處。

基本上我認為這本書的出版,只是「台灣觀點」的「胡志明研究」的開端,並不是胡志明研究的一個段落。

此書的出版,引起國內外的討論,更能刺激各種正反歷史證據的出土,這是言論出版多元自由的國家,才能享受的好處。

我也相信胡俊熊先生寫這本書的動機,不是要攀附外國的國父,不是在攀附世界偉人,而是在追尋自己家族長輩的足跡,越南國父胡志明只是追尋胡氏家族祖先腳步後的一個最可能的結果。

越南國父若是胡俊熊的叔公,對胡俊熊並沒有何好益處,苗栗胡家不可能到越南當皇家貴族,享受榮華富貴,獲得可觀遺產(無論是有形的,或無形的)。

台灣與越南往來,原本在1975年南北越統一後就斷了將近十五年,近年來由於越南勞工大量來台,與台商到越南設廠,往來再度密切;即使台灣胡氏家族出了越南國父,對胡氏家族在台灣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所以,要懷疑作者寫這本書,有什麼特別政治目的,或有什麼利益的出發點與居心,我想可以免了。我相信胡先生寫作本書,是要追尋家族中失蹤的長輩,了卻家族中一個心願。與其討論作者的居心,不如直接討論書中所呈現的各種間接證據的真偽,及邏輯合理性。

關於越南國父胡志明是台灣苗栗客家人胡集璋(1901生,1921年台北工業學校卒業)所扮演的事證推理,請直接看《胡志明生平考》一書,或到胡俊熊先生部落格可看摘要,在此就不再引述,僅取幾個圖像及大略,先與本Blog讀者分享。

胡志明的一生有不少懸疑矛盾之處,這裡無法詳述,只能簡單講一下。胡志明一生取過很多名字(連姓都換過),一次世界大戰後,胡志明以「阮愛國」之名,從事反法獨立運動。1931年被捕,關在香港,後來被釋放,但得重病,之後整整五、六年不在亞洲。越南官方的史料是說,這幾年他到莫斯科深造。

胡俊熊先生認為,阮愛國其實早已因重病而過世;但阮愛國的上級,蘇聯共產國際,認為阮愛國在越南的獨立運動已有成果,且有相當知名度,有號召力,阮愛國的突然過世,會讓越南的獨立運動歸零。於是,蘇聯的共產國際,找到了一位正在中國廣東、越南一帶活動,加入台灣共產黨的胡集璋(胡俊熊的叔公),因為胡集璋的臉型與阮愛國類似,於是訓練胡集璋代替阮愛國!「胡志明」三字是大東亞戰爭末期才在東南亞出現,一直到越南獨立成功後,胡志明才自稱數十年前著名越南獨立運動者阮愛國是他自己。

阮愛國照片(翻攝自William J. Duiker 《Ho Chi Minh》,1923年在法國拍攝)

apf2320090414101825105

阮愛國照片;1924年阮愛國蘇聯莫斯科拍攝

apf2320090413064345211

本書作者胡俊熊認為,下面這張已經是他叔公胡集璋了;照片翻攝自越南通訊社《胡志明主席賺略和事業》,1934年在莫斯科拍攝。

apf2320090414101423369

1938-11-12,台灣日日新報,介紹一位在廣東越南一帶,為台灣拓植株式會社工作的台灣人胡集璋(寫眞は胡集璋君)。此照片是胡氏家族惟一找得到的胡集璋的照片;胡集璋加入台灣共產黨後,把家裡幾乎所有檔案資料全部銷毀了。當年桃竹苗皆屬新竹州,所以報紙寫胡集璋是新竹人。

hu001

hu002

hu003

戰後1960年代胡志明的照片

apf2320090413064621489

延伸閱讀: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42 回應 針對 “越南國父胡志明是台灣人胡集璋?”

  1. 北投埔 說:

    這是很有趣的台灣史內容, 我記得還有一個與印尼關係非常好的台灣人, 但因他是台灣人, 所以就無法由他建立台灣與印尼友好關係!

    凱劭提到一個重點是日本南進政策給台灣帶來很大的歷史轉變, 讓台灣人到南洋去開拓新領域, 當然也給台灣人戰後帶來悲慘的命運!!到現在還有很多人無法冷靜的去處理歷史問題!!

    這本書我讀後, 基本上我相信是真的發生的故事, 只是作者沒有把這題材處理好. 他花很多工夫去處理翻譯, 但沒有把所抓到史料好好使用.

    Ho Chi Minh: A Life by William J. Duiker (Author) 以及 Ho Chi Minh: The Missing Years 1919 – 1941 by Sophie Quinn-Judge 這2本書都使用了露西亞國立社會政治史料館(РГАСПИ) 、露西亞國立現代史料館(ΡГАНИ)之公開 ,刷新研究的領域與結果的正確度。應利用她們2人接觸第一手史料的機會分別掌握那些史料的原貌.再補上栗原浩英《コミンテルン・システムとインドシナ共産党》東京大学出版会 2005年4月322頁。相信可以比單一本書更有力.

    盛岳教授著《Sun Yat-sen University in Moscow and the Chinese Revolution》,靜宜大學有原文,在台大可找到譯本。加藤哲郎1994《モスクワで粛清された日本人—30年代共產黨と国崎定洞・山本懸蔵の悲劇》讓大家睜開眼睛或毛骨悚然!!

    完全無視於日本人的存在那是很奇怪的!從台灣人南進的角度去看問題, 相信有助於解開迷霧.

    我聽好友成大蔣為文老師演講越南題目, 他是最適當的顧問之一.

    此外,台灣日日新報上的名詞都應該好好做歷史考察與追蹤, 如北投商人的下落…在那裡做特務訓練..為何會馬上成為日軍通譯(去過莫斯科 不危險????)…!!!


    [站長回覆]:您提到的「與印尼關係很好的台灣人」,是陳智雄先生(1916-1963)對吧?

    他曾是大東亞戰爭期間,以日本國台灣人身份到南洋從事外交工作,終戰後義助印尼蘇卡諾的獨立運動,後擔任日本廖文毅先生的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外交官;原本他是極佳的台灣駐印尼大使人選,但因主張台獨而不見容於蔣氏獨裁政權,1961年在台灣被捕,1963年被判死刑。

  2. 北投埔 說:

    我知道老兄出馬一定精彩萬分, 但給 站長 的私密留言
    残念ですね!!!

  3. 北投埔旁邊 說:

    聽說朝鮮民主共和國國父金日成也是早就掛啦 不過後來共產國際又找到ㄧ個替身 延續革命事業
    故事跟胡志明有點像….
    那個時代 朝鮮有金日成 越南有胡志明 印度有甘地 印尼蘇哈托 緬甸 翁山…
    那台灣呢????林獻堂 蔣渭水????

  4. 北投埔 說:

    台北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於98年4月30日(星期四)至5月13日(星期三)舉辦「北工映像/印象北科—點點滴滴的回憶」校史展覽,內容除了有豐富的展版介紹外,更有相關的文物展出,讓校友和全校師生們可以深入了解從日治時期到北科時期學生學習有何不同,在98年4月30日(星期四)上午十點假本校圖書館1樓舉辦校史展開幕典禮,今天在會場遇到胡的叔叔,幫他要一本《百年風華》 (再3年就100)!!也請楊老師幫忙找胡集璋學籍名簿記錄及在校成績表!!

    如果有台北工業的畢業生家裡擁有畢業紀念冊,請提供讓學校scan建立電子資料校史館。

    我不是校友!!但關心台灣史!!!

  5. 胡俊熊 說:
    胡志明《獄中日記》詩

    今日在「陳凱劭部落格」的聯結下,在 http://www.520.tw/blog/?p=312 網址,有篇「胡志明流亡中國時漢文詩」」,其中第87首,簡要提出我的意見與看法。

    胡志明《獄中日記》一書,傳世的有好幾種版本。記錄著胡志明1942年8月至1943年9月間,在廣西足榮鄉被中國國民黨鄉警逮捕時,歷經靖西、南寧、柳州、桂林等13個鄉鎮的遞解,拘禁18個監獄的日子。胡志明出獄後,深獲張發奎將軍、蕭文將軍的信任與讚譽,被選任越南革命同盟會中央委員會後補委員,並參與廣西柳州政治軍事訓練班的班務工作。居住在柳州市魚峰山小學內,是一座兩層樓磚木結構的老式建築,過去稱為「南洋客棧」,現在列作「胡志明紀念館」1943年9月至1944年9月,胡志明曾在這裡居住。在此居住時期,胡志明將分散記錄在一種土紙上的一百多首「漢文日記詩」,在中國將軍的同意下,抄記在日記本上,匯成一冊《獄中日記》詩。

    胡志明《獄中日記》詩,傳世的有好幾種版本,簡略介紹說明:

    1960年5月,越南文學出版社與越南外文出版社,分別出版胡志明詩集,書名均為《獄中日記》。不同的是越南文學出版印行的為中越文對照本,而越南外文出版社的版本為中文本,兩個版本都收錄有胡志明的一百首日記詩。

    1965年5月,中國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胡志明詩集,書名為《獄中日記‧詩抄》。收錄有胡志明的一百首詩,內容與同年越南版的《獄中日記》完全相同。

    1977年底,越南文學院成立《獄中日記》翻譯整理補充小組,對出版的胡志明獄中詩的越譯文重新進行考訂,並補充一些以前未公開發表的獄中詩。在1983年5月,越南文學出版社,推出新版本的胡志明《獄中日記》,該書共收錄胡志明的詩113首,比1960版多出13首。

    1990年5月,胡志明誕辰百周年紀念,越南文學院為迎接值得越南人民和世界人民紀念的日子,在1983年版的基礎上,增加了未發表的最後21首詩,由越南文學出版社,出版最新的版本胡志明《獄中日記》,共收錄胡志明的134首詩。

    1992年10月,廣西社會科學院的學者,黃錚教授鑒於一般中國讀者不易看到最新的版本,對一些詩中的地名、語詞難以了解,乃加以考訂與注釋後,委由廣西教育出版社印行,出版《胡志明獄中詩注釋》一書,收錄胡志明134首詩,並附加插圖與注釋。

    2003年越南人民公安出版社,出版《胡主席獄中日記與書法藝術》精裝本。內容有胡志明生平簡介與胡志明《獄中日記》原稿的部份影印,及中國書法家魯原,依據胡志明《獄中日記》以篆、隸、楷、行、草書,展現書法藝術的作品。2003年9月28日,胡志明《獄中日記》創作60周年紀念,在胡志明故居廣西柳州的紀念館,展覽廣西書法家協會組織70多名會員書寫的106幅以胡志明漢文書法作品,內容有漢文詩115首詩,其中《獄中日記》79首。於2004年3月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刊《胡志明漢文詩抄‧注釋‧書法》一書。

    胡志明134首詩歌體的《獄中日記》,大體上是用「客家話」的語詞、語意即興寫出,完全不加修飾。大半的詩篇,用客家話來朗讀,會覺得貼切易懂。詩中的意涵,有表白、有期勉、有寄情、有寫實,讀之令人感懷莫名,難耐酸楚。

    第88首《寄尼魯》

    我奮鬥時君活動,君入獄時我住籠。萬里遙遙未見面,神交自在不言中。

    【讀解】1:原詩稿「我」字,就一般讀者而言,很容易誤認為錯別字。查閱說文解字,像是古文「我」字的寫法。從原稿「我」字,似可追究胡志明身世的源頭,成長的背景。

    【讀解】2:原詩稿的「君」,指的是尼魯,即尼赫魯,印度民族主義運動的領導人。胡志明在廣西被關押時,尼赫魯亦遭英國殖民當局監禁。

    1927年12月,越南阮愛國由巴黎前往布魯塞爾參與「世界被壓迫民族大會」的會議。阮愛國與宋慶齡(中國)、高爾基(蘇聯)、蘇卡諾(印尼)、片山潛(日本)、尼赫魯(印度)等共產黨人,組織了「反帝大同盟」,支持被壓迫民族的獨立運動。此次會議,尼赫魯擔任執行委員。上述資料,證之阮愛國是認識尼赫魯的。反觀《獄中詩》的詩句「我奮鬥時君活動,君入獄時我住籠。萬里遙遙未見面,神交自在不言中。」卻明顯紀錄胡志明在寫「獄中日記」時,與尼赫魯並不相識,不曾見過面。對比之下,這證實阮愛國與胡志明是不同的二個人。

    【讀解】3:原詩稿的「籠」,指的是監牢、監獄之意。客家話稱監獄、牢房為“籠”,如“入籠”、“關籠”、 “出籠”,中文則鮮少用籠字稱作牢房。

    「詩的語言」乃是情感真實的表達,理應透過自己最直接、熟練的母語而呈現,尤其是「即興式口語化的詩」,實很難令人相信,只在少年時期,短短學過幾年漢語的阮愛國能寫成。

    134首《獄中日記》詩,幾經分析,必須具備3項條件的人,方能寫就。

    1、對中國語文有相當的程度,且對中國國學常識有相當了解。

    2、必須是客家人,特別是台灣苗栗的客家人。

    3、必須熟悉日本語文的客家人。

  6. 北投埔 說:

    1990年代與小林英夫博士見面請益,曾說我是broker,但是free 。這是指訊息的提供而言。話說,我們的讀書會來了一個香港來的漂亮美眉,她竟然要研究台灣的客家人,我提到吳濁流的《台灣連翹》與吳濁流,也提到書中去南京當大官的吳的同學。

    拿著北師同學名簿把小說讀完。到南部出差時遇到同行的學長,把名簿上認為是主人翁的念給他聽,他說是他們親叔伯。告訴漂亮美眉,如果想追主人翁可以告訴我。學長已退休,透過台電管道漂亮美眉訪問到退休學長。

    文章寫完,漂亮美眉到讀書會來報告後,透過傳話人問一個問題:「到底是退休學長擺平漂亮美眉?還是漂亮美眉擺平學長?」哈哈,要自己去讀論文啦(正式論文在去年底清華大學發表)。

  7. gaxiong 說:

    XD…北投埔林大留下的八卦可真閃目啊!…^^

  8. Wongrl 說:

    (點圖可放大)

    我從各位的相關網頁,擷取幾張胡志明臉部照放在一起好比較。

    這幾張臉部照片,涵蓋約從1924~1946太平洋戰爭結束,法、英、中勢力進入越南,越南宣佈獨立,(照片#1~#7),但中間約跳過20年空窗期都沒有照片…….到越戰時,只有一張(照片#8),這張是1960越戰當時最常出現的照片。

    從臉部的「耳朵形狀」「眼眶」「嘴唇」等三種臉部特徵,個人做下列假設,但如有看走眼,亦請大家指正。

    #1是阮愛國本尊。因為「右耳」形狀和其他的都不像。

    #2,#3,#4,#5,#5,#7是同一人所扮演。因為從臉部的耳朵形狀都類似、眼眶凹陷、嘴唇寬且有點凸等三種臉部特徵都很相似,但不是胡集璋,亦非阮愛國。題外話,這一組照片顯示二耳的耳形很怪,這歹命的耳形,看起來不像是能當上越南國父的耳形。

    #6是另一個替身。因為臉形太長,耳形不太一樣。和蔣介石在中日戰爭有幾個替身以防暗殺一樣,胡志明亦有替身是一定的。

    #8又是不一樣的人所扮演。因為#8的耳形較正,眼眶不凹陷、嘴唇不寬,且用山羊鬍鬚遮掩嘴唇特徵。從#9年輕時的胡集璋照片看起來,他比較有可能扮演#8年老時的胡志明。

    本文純從胡志明一系列的臉部照片來臆測,胡志明一生可能由幾個人所扮演,而胡集璋是其中之ㄧ。

    有關越南國父胡志明是否為台灣人胡集璋?仍以胡俊熊先生所著新書《胡志明生平考》的內容最為完整精闢。

    我的鄰居有僱用一個來自北越鄉下的越庸,我問她是否知道越南國父胡志明為台灣苗栗銅鑼的客籍人士?她說不知道,想當然爾,越南是思想控制的極權國家,可想而知,越南人討論這種議題,必會招致越南版白色恐怖,惹禍上身。

    從Google Earth上利用「胡志明紀念堂」可指向河內胡志明紀念堂(陵寢),旁邊還有個「胡志明博物館」,或鍵入「21 02 12.30N 105 50 04.73E」亦可。

  9. 胡俊熊 說:
    胡志明拔針求死─小情人遭暗殺

    中時電子報於2009/02/04轉載,梁東屏/曼谷報導的一篇短文《小情人遭暗殺─胡志明拔針求死》。有不少網友轉貼了這篇報導。貼文如下:

    流亡法國的越南異議作家段珠紅最近出了一本名為《頂點(The Zenith)》的小說,其中披露出越南「國父」胡志明當年曾經愛上小他四十歲、小名為「璇」的女子,對方並且為他生下兩個孩子。但是由於當時的越共擔心這段情史,會壞了胡志明在越南人心中神明般的形象,不惜下令暗殺「璇」,阻擋他們成婚,以致胡志明後來刻意選在越南獨立紀念日當天拔掉靜脈注射求死,對越共作法提出無言抗議。今年六十一歲的段珠紅本身曾經是抗美越戰英雄,但是一九八○年代時,段珠紅開始反對共產政權。一九九六年,段珠紅曾因寫作被監禁八個月。二○○六年,段珠紅離開越南流亡巴黎。段珠紅表示,她跟痲瘋病患及流浪漢關在一起,「我不再是黨的小可愛,我變成了人民公敵,被稱作老婊子」。如同前部著作一樣,段珠紅的《頂點》也在越南被禁,但是卻在網路上風行,吸引了近十萬讀者。段珠紅表示,她的著作是經過長達十五年研究、查訪的結果。她查出胡志明在一九五○年代愛上「璇」,「璇」先後為他生了兩個孩子。但是越共決定暗殺「璇」,以免他與胡志明的戀史曝光。段珠紅在書中指出,「璇」當時是遭亂棒打死,然後刻意佈置成是車禍死亡。段珠紅也在書中指出,胡志明至死都沒有對前述戀情透露口風,但是卻在死亡時作出無言抗議。段珠紅表示,當時已近八十歲的胡志明重病纏身,身體十分虛弱。他選在一九六九年九月二日,也就是越南獨立紀念日當天拔掉靜脈注射,目的就是要對當時的越南政權下一毒咒,越南政府高層明白胡志明的用意,於是他們刻意篡改胡志明的死亡日期為九月三日。

    這本小說,原文作家楊秋香( Duong Thu Huong),法文書名《Au zénith》,越文書名《Diêm Cao Choi Loi》,較正確的中文譯名《輝煌頂點》。這本小說,在越南是被禁止流通的。據我所知,目前只有法文版,英文版明年將出刊。關於胡志明在1950年代愛上「璇」,「璇」先後為他生了兩個孩子的故事。專研胡志明的美國史學家─威廉‧杜克教授,在其大著《胡志明傳》第九章兩次戰役之間505~506頁,有記載這段胡志明的戀情故事。注文63-660頁,註記內容引自武崇和(Vũ Sùng Hoà)《日夜之間》一書。杜克教授《胡志明傳》的記載如下:

    陳國環( Trần Quốc Hóàn) 以鎮壓反革命份子而成名,1953年被任命為公共安全部長。1955年有一名年輕女子農氏春( Nông Thị Xuân),自高平省的邊界來到河內,外貌姣好的農氏春小姐,很快就引起胡志明總統的注意,並安排她擔任其私人護士。最後春小姐替胡志明生了一個小孩,後來由他的私人秘書武棋領養。1957年的某一天,春小姐被發現陳屍在市郊的路邊,顯然是一個車禍的受難者。不久後,她在河內公寓的兩名室友也離奇死亡。一開始鮮少人知道這件事,就在幾年後,其中一名年輕女子的未婚夫,在一封給國民大會的信中,指控春小姐遭到陳國環的強暴,然後為了掩飾其犯罪的行為,就將春小姐殺了。女友的未婚夫表示,陳國環怕其他兩名室友揭穿他的罪行,所以也把她們殺了。雖然這個事件馬上就被封鎖,而陳國環也未受到指控,但這個報導還是在河內黨中知情的成員間散佈。胡志明是否得知這個悲慘事件,並不得而知,因他從未提起過這件事。

    越裔華人作家嶺南遺民在《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一文,轉載有胡志明與農氏春的戀情故事:

    「1954年7月20日,日內瓦協定簽訂後,胡志明返回河內擔任越南民主共和國國家主席。1955年,專責於中央各位高級領導人健康的中央健康衛生處選了一位來自「革命家庭 」 的山區姑娘送到河內胡志明身邊與他共同生活。這位姑娘名叫農氏春( Nông Thị Xuân儂族人,即廣西壯族的一分支,在越稱為儂。) 家居於高平省和安縣紅越社河麻村。那時胡志明年約65歲,而那位春姑娘僅22歲而已。幾個月後,春姑娘的一個妹妹名叫煌( Vàng )姑娘,以及另一個叫月( Nguyệt )姑娘,舅舅的女兒亦被選入河內。三人同住於市中的行棉街66號。為使胡志明與春姑娘的關係不被外洩,通常每次皆由河內市公安局局長陳國環( Trần Quốc Hoàn ), 原名阮景(Nguyễn Cảnh),親自出馬接送春姑娘往胡志明的居所。」

    就我的認知,從各類文獻研判。奠邊府之役,日內瓦國際會議,決定越南以北緯17度線南北分治後。胡志明的“權力”就已完全被架空,不過是發布命令的橡皮圖章,越共的領導中心操控在親蘇派黎筍(Lê Duẩn)指揮下的中央政治局。1955年,黎筍為監控親中派的政治局常委,乃藉由照顧健康之名,實則派年輕的護士、小姐監視行動。農氏春就在此背景下,被派至照顧服侍胡志明。

    有關段珠紅在書中所述:「胡志明至死都沒有對前述戀情透露口風,但是卻在死亡時作出無言抗議。段珠紅表示,當時已近八十歲的胡志明重病纏身,身體十分虛弱。他選在一九六九年九月二日,也就是越南獨立紀念日當天拔掉靜脈注射,目的就是要對當時的越南政權下一毒咒,越南政府高層明白胡志明的用意,於是他們刻意篡改胡志明的死亡日期為九月三日。」胡志明拔針求死,是否如段珠紅所言,為抗議其這段「戀情事件」。就我了解,這並非單一因素,還涉及竄改《胡志明遺囑》的內幕。恐行文太長,讀者閱讀的不方便,下回再詳談《胡志明遺囑》的內幕真實。

  10. 北投埔 說:

    看來越來越精彩!!

    八卦可真閃目啊!!不是八卦才有人看嗎??其實我是很嚴肅在推銷「吳濁流小說的研究 」。至於誰擺平誰, 那是剛好有男女才能如此八卦!!

    因為我不在學院內, 才能深刻體認到學術的霸權!!一個追求學術的人去訪問退休的老人, 這是多麼不平衡的權力關係(酒井直樹說師生關係不平衡), 關係傾斜就是權力傾斜!而學術論文寫完, 退休學長沒機會讀, 讀了也無法comment!!除非他像我一樣有blog寫comment,而且也要請論文撰寫人回應(這是強人所難), 通常不會回應的.

    話說, 作者與研究主題也是這種關係!!作者有沒有把研究主題擺平是很嚴肅的課題!!!透過網路交談, 可以抓住問題重點!!歷史書寫有一要點是拿出證據!每一句話都要有證據!這是我會把露西亞國立現代史料館(ΡГАНИ)貼在網上就是要求作者要想法取得檔案!!如果懷疑檔案被竄改也要有證據證明竄改!!你可以懷疑, 但要舉證, 才能證明你的說詞站得住腳!!

  11. 胡俊熊 說:
    胡志明婚姻戀情

    上回談到流亡法國的越南異議作家,楊秋香( Duong Thu Huong)法文小說《輝煌頂點Au zénith》一文,認為胡志明拔針求死,是對越共「在1950年代與其小女友“璇”的戀情事件」提出無言的抗議。」就我的理解,這並非單一因素,還涉及胡志明臨去世前一年的另外一段婚姻戀情故事,以及越共竄改《胡志明遺囑》的內幕。

    胡志明臨死前的婚姻戀情故事,大陸作家梁益新《胡志明與林依蘭的生死戀》專文報導,刊載於《人民文摘》月刊2004年第12期。「胡志明與林依蘭的戀情故事」,也散見在美國史學家威廉‧杜克《胡志明傳》與英國法官蘇菲‧昆《胡志明─消逝的歲月》二書的記載。《梁文》的報導,片片斷斷的敘述胡志明與林依蘭的生死戀情。其要旨在聯結阮愛國與胡志明是同一個人的目的,當然林依蘭只是個化名。摘錄相關部份,說明胡志明臨死前這段婚姻戀情的凄美故事。

    《避追捕廣州藏身》

    1930年代初期,蔣介石督師圍剿紅軍江西蘇區,並命令各地加緊搜捕共黨份子,羊城廣州也不例外。胡志明就在這個時候到達廣州的。在此之前,他因工作需要多次來粵,但這次不同以往,他在越南遭敵人瘋狂的追捕,無處容身,出於安全的考慮,他通過聯絡員向中共廣東地下省委求助,廣東地下省委通過陶鑄安排中共女黨員林依蘭和胡志明假扮夫妻作掩護,避開了追捕。這天胡志明回到客店取出行旅,找到新的住宅,一進門,他頓時驚呆了,眼前的女子,就是自己朝思慕想,念念不忘的阮清玲。他恍若夢境地問:「清玲,妳…沒有死?」姑娘困惑不解地看著對方:「你就是胡志明先生吧?我姓林,叫林依蘭。」胡志明知道認錯人了,略帶歉意地一笑:「對不起!林小姐,我失態了!」

    《林依蘭受命扮妻子》

    隨後,胡志明緩緩地講述10年前那段與阮清玲的戀情,說到動情之處,他的熱淚奪框而出,林依蘭恍若身臨其境,身受感動。接著廣東地下省委領導向胡志明介紹當地與香港的情況,說國民黨特務無孔不入,並叮囑林依蘭要保證胡志明的安全。這時陶鑄半開玩笑地說:「你們大可放心,一日夫妻百日恩,依蘭決不會丟下夫君不管呀。」一句話,把未出嫁的林依蘭羞得滿臉通紅。為了掩護胡志明在廣東、香港展開工作,林依蘭以一個妻子的身分無微不至的照料他的生活起居。胡志明感激不盡,但他擔心時機尚不成熟,怕遭到她的拒絕,始終不敢表示愛意。林依蘭在胡志明向她傾談心聲時,也早已芳心暗許,但她認為還未到捅破窗紙的時候。不久,由於叛徒的出賣,胡志明被捕了。臨別時他緊緊抱住林依蘭,用手帕是去她臉上的淚:「堅強些,別讓敵人笑我們的軟弱,好嗎?」說著取出貼身珍藏的日記本交給她,「我把我的心留下來陪妳,收下吧!」

    《患難中見真情》

    三天後,胡志明被營救出來,林依蘭盯著他又稜有角的臉孔說:「志明,你辛苦了!為什麼不等我去接你呢?」「我想更快見到妳。」說著,胡志明送上了蘭花,「送給妳,喜歡嗎?」看到林依蘭表情困惑的樣子,他又說:「看過我的日記了吧?我相信心中的蘭花永遠不會枯萎。」林依蘭接過花,情不自盡的撲在胡志明的懷裡。20世紀50年代,中國大陸解放。這時林依蘭已是廣東省高級領導幹部,胡志明也已回國繼續他未完成的革命事業。當時任中共華南局第一書記兼廣東省委書記的陶鑄,眼見林依蘭孤身一人,曾多次牽線搭橋充當月老,卻被她一一婉言謝絕。陶鑄實在摸不透她的心思,決定問個究竟:「紙捂不住火,這種事不用保密,他是誰?」林依蘭心一橫:「胡志明。」陶鑄一聽,驚異地望著林依蘭,半晌才開口:「胡志明?越南共產黨主席?他愛妳嗎?」林依蘭說:「他讓我等他。」這時陶鑄有些自責地說:「哎!都怪我當初草率行事,叫妳接受照顧胡主席的任務,致使你們兩地相思。」

    《空遺兩地相思》

    林依蘭臉上泛起幸福的笑容:「這不能怪你,我和志明彼此傾心,鴻雁傳書,總有一天會結合。何況『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我相信,愛情經得起時間的考驗。」陶鑄用力搓了搓手,他心理明白,以當時越南情況來看,這段姻緣的成功率不高。 他深感肩負重擔,稍一不慎,很可能釀成遺恨千古的悲劇。幾年後胡志明應邀訪問中國,他請求毛澤東主席安排他和廣東的老友敘舊。毛主席立即致電廣東省委及陶鑄、林依蘭等人到北京與胡志明會面。林依蘭獲悉此訊,欣喜若狂,綻放出平時少有的笑容。胡志明結束中國的訪問即將登機回國時,忽然,他看見林依蘭向他走來。當兩手緊緊握在一起時,一切盡不在言中,兩個人久久的凝視對方,激動的淚水模糊了雙眼。在飛機起飛前,林依蘭取出那本日記想交還他,他輕輕擋回去:「身邊沒有你,我很久沒有寫日記了,還是留給妳作個紀念吧!」

    《委托陶鑄牽線》

    1958年,越南河內湄公河畔,兩位花甲的老人正在舉竿垂釣,他們就是胡志明與陶鑄。胡志明神色非常鄭重地對陶鑄說:「中國有句話叫少年夫妻老來伴。我和依蘭相戀二十餘載,革命事業耽擱彼此的青春年華。如今,我兩年事已高,我想把依蘭接到河內秘密舉行婚禮,了結多年的宿願。」陶鑄回到北京後,向黨中央、毛主席轉達了胡志明主席的意思,在座的周恩來總理,及其他領導同志都非常驚訝。

    《胡志明婚事不小》

    毛主席沉吟片刻,說:「我們提倡戀愛自由,婚姻自主,我個人支持胡主席的請求,可是這是非同小可,事關中越兩黨兩國的關係,不能掉以輕心。

    《北越中央政治局會議室》

    胡志明和黎筍相對而坐,兩邊分別坐著幾位常委,所有人都默不作聲。胡志明終於拍案而起:「我受夠了!我不想在按別人的意思生活,我有權利自己作出決定,這一次你們休想說服我!」黎筍沒有動怒,心平氣和的說:「老胡,別太衝動!凡是從長計議,不可不三思而行。我這麼勸阻也是為你著想,你曾說過越南不解放就終身不娶,這句話影響很大,一旦你違背諾言,意味著我們放棄解放南方的神聖事業,這不僅有損你的國父形象,連越南共產黨也將從此名聲掃地。」黎筍心理格外矛盾,但作為越共總書記,他有責任硬著心腸干涉此事。

    《少數服從多數》

    胡志明見黎筍一言不發,咬著牙說:「依著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解決問題,支持我的同志請舉手。」胡志明舉目四望,支持和反對的雙方人數不相上下,現在就看黎筍的舉動了。這時,黎筍緩緩的舉起右手,突然又放下,長嘆一聲:「我不能毀了你呀!」令黎筍吃驚的是,胡志明並沒有暴跳如雷,相反,他只是苦苦一笑,離開坐位,踱出門外。

    《戀情悲劇告終》

    身處廣州市立醫院的林依蘭望眼欲穿,盼到的卻是胡志明一封短信,寥寥數語:「親愛的依蘭,咱們無緣再會。妳聽說過柏拉圖的精神戀嗎?就讓我們彼此的心靈永遠融為一體吧!」林依蘭把信箋放在窗台上,讓清風將它帶走。望著風中飄舞的信箋,低聲飲泣。接著林依蘭又給胡志明寫回信,信中採用白居易《長恨歌》的兩句詩:「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盡時,此情綿綿無絕期。」她把原文的「恨」字改為「情」字,實在用心良苦。胡志明與林依蘭的戀情,對林依蘭的精神打擊太大,她的病情開始惡化,1968年,她告別了人世。胡志明驚聞戀人去世,痛不欲生,淚流如雨。時隔一年,也就是1969年9月2日凌晨,胡志明溘然長逝。彌留之際,她還念叨著林依蘭的名字。這段上世紀中葉最令人矚目的戀情以悲劇告終。

    《胡志明與林依蘭的生死戀》一文,對照威廉‧杜克《胡志明傳》與蘇菲‧昆《胡志明─消逝的歲月》相關紀錄,確信真有「胡志明與林依蘭的戀情的故事」。除上述文獻記載外,筆者還聽聞家族中人轉述的一段秘辛,謂:「胡集璋1930年代初期,逃竄廣州避難時,中共曾經以女黨員受命扮妻,掩護其逃亡的故事。」這段秘辛,胡志明台灣友人吳濁流在其《胡志明》小說,留有相關的記載。

    1930年代初期,胡志明《避追捕廣州藏身》與《林依蘭受命扮妻子》,根本與阮愛國的婚姻戀情毫無瓜果。阮愛國1931年~1932年,被關押「香港監獄」,而後傳出病亡。而胡志明(胡集璋)1931年夏,被關押廣州監獄,這很清楚證明阮愛國與胡志明是不同的二個人。從《胡志明與林依蘭的生死戀》一文,可見胡志明頂著阮愛國的光環,「一日不獨立、一生就不結婚」的包袱,被壓得有多沉重。也清楚看出,中共在幫著越共掩護胡志明的身分,越南人裴信還誇張的說,我寫《胡志明生平考》是在挑起中國與越南在南海的爭端,這根本就是莫名奇妙。

  12. 北投埔 說:

    胡兄:
    我對你留言

    原因在共黨國際遠東局聯絡員胡集璋,於1933年秋從上海抵達莫斯科後,因涉入1931年,中共李立三執行共黨國際「六大」會議路線的偏差,接受共黨國際的調查。審訊期間,共黨國際認為胡集璋與阮愛國,工作任務重疊甚密,二人同時參與越南共產黨的創建籌備工作,胡集璋又精通中、日、英等國語言,非常適合當前共黨國際與越南的任務需求。共黨國際乃命令胡集璋替代阮愛國的身分,繼續參與越南共產黨的獨立解放運動。

    感到興趣, 能否將引用書的參考資料寫出來, Ho Chi Minh: A Life by William J. Duiker (Author) 以及 Ho Chi Minh: The Missing Years 1919 – 1941 by Sophie Quinn-Judge 那一本 ?書上參考資料註明РГАСПИ是那4組數字, 列出來才能找ㄚ!!

  13. 慶離 說:

    給同行林老~說同行是因為以前我做過支援台電檢測隊工作..慶離是1.10個月小娃.你叫他老兄太老了..寫字的是他老爸今年跟版主差不多…我沒專心研究過胡志明.蓋因我本身對所謂國父沒意思.我對武元甲較感興趣..雖然家裡有關胡志明的書一堆.可我一點也興趣..那天的悄悄話沒問題啦..只是說一些7掛

    其實當替身.如果是同語系的還好..要非同語系的人當~真的很難..
    有其是越語裡.更是哥哥纏~~
    台語的哥哥纏真的用的很恰當
    越南人一見面是問年紀(看!還不是名字ㄋ)
    才會叫出哥哥.弟弟.妹妹.姐姐.姑姑.伯.翁(尊敬的翁跟老人的翁)
    第二次要精準的使用出正確稱呼..否則你就沒禮貌了
    那如何假冒?姓名與年齡對比要相符ㄋ
    所以林伯用的好
    他叫慶離是老兄
    可見他跟我還沒見過面..我還沒問過阿公是幾歲.阿伯是貴庚
    如果他跟我見過面.我們一定會互相告知年紀以方便稱呼
    他現在回答錯了..那他就可以假設1.他是假的2.是沒禮貌的人.3.我們沒熟識..了嗎

    給Wongrl
    第一張是畫像.當然第八章也是畫像..第一張是找不到當年他去法國時的照片..第八張是家家戶戶要掛的.越南也信面相.當然主席不可以是短命像..所以應該是修照片啦

    有關獄中日記~在版主那篇之中我有貼一個越南記者的回覆..有詳述.不多談..這本書有點像蔣介石祕錄一般..都是人家操刀的.
    其書中押韻部份是越南音沒錯..而且有的字不是用喃字而是越南音發音轉借漢字.有的字借住上還真的是字不達辭意..有的人說這是胡志明先用漢字音寫再翻成越南文..但是我的看法跟很多越南非官方學者相同.是先越語再翻成漢字.所以才會造成獄中日記中怪怪的押韻與怪怪的字義.很可惜.世界出版社原本是書法版..現在都是鉛字版..

    有關胡志明~怪談一堆.老婆也一堆.情人一堆.大部分是中國版較多.大概是說你們國父跟我們中國有一腿ㄋ.聽聽就好..這就跟濃的夢~老爸是不是胡志強一般無聊(越南最大八卦是現今主席農德孟老爸是胡志明.但我如何作夢.都不會看出這孟跟那夢有何關聯)
    政治人物跟誰有一腿.這是正常的.你看那人格者.不是到處留種.而早就讓人看不起!對吧!還是當王永慶好.娶多少個都不會敗名沾身..

    中國書很扯的~竟然學者出書是1.網路抓.2.猜3.幻想
    請注意是學者喔!都是大學裡的叫獸喔!真看的我目瞪口呆..
    越南沒皮蛋.竟然民俗學的叫獸寫越南過年節慶吃皮蛋.
    我太太不懂.害的我去市場買來我太太不敢吃.他說他沒看過這麼噁心的黑蛋
    還有的書寫.武元甲出生在西貢.老爸是中國人.他去當流氓.殺人放火被他老爸趕出家門
    沒飯吃才去打游擊..夠扯了吧!我還以為我看到的是五毛假
    所以近來..中國書可真是薛錢

  14. 北投埔 說:

    沒錯吧!!雖然沒有問你的年齡, 看你的像, 老兄出馬一定精彩萬分, 是沒有講錯的!!

    北投埔專門留下的9卦啦(上面那位帥哥看到要笑, 不然下次不理你)剛剛北投埔 在自己家裡 台灣拓殖株式會社像蒸汽般消失 留下迷語要胡兄與大家猜測!!

  15. 慶離 說:

    炎伯(bac viem)
    你足夭壽..你發個題目.語言的遷移..
    我到現在還沒找到答案.(你的好友蔣.也未定論說).
    害我都不敢再次拜訪你那邊~逛ㄋ..
    胡大的書.我一拿到
    在廁所一口氣就將他看完
    他是粉認真的~也超厲害的
    只不過我說不出不對同的所在
    有一點金庸的感覺ㄋ
    ~~~~~~~~~~~~~~~~~~~~~~
    敢問炎伯..你看Wongrl照片四是誰(這張是盧漢應該是沒錯)
    在王逸峰哥哥(anh phong )紀錄片裡.說是盧漢.
    但是鏡頭有帶到一日本軍官跟他很像.伊是帶軍刀趴趴走ㄋ
    我想知道他是誰ㄋ(我要問的是記錄片那個跟他長很像的日本軍官)
    最近蔣在追拓殖協會
    聽說北部某舊書商把這些資料賣中國
    雖然我也是舊書商..在商研商
    但是我絕對不會如此做

  16. 北投埔 說:

    我甲你平大啦!!伯是白目兮白啦!

    P. Bellwood. “The Austronesian Dispers and the Origin of Language." Scientific American, July 91, p70~75.

    這篇小文章看未??不通問我問題啦, 愛請朋友回答, 我攏M知啦!!我兮守備範圍真小!

  17. 胡俊熊 說:

    炳炎兄

    謝謝指教、鼓勵與鞭策,囿於個人條件、能力的限制。有關胡志明1933~1938年,停留莫斯科學習再教育期間,確實未能直接掌握莫斯科原始文獻,而間接引用William J. Duiker《Ho Chi Minh》與Sophie Quinn-Judge《Ho Chi Minh: The Missing Years 1919–1941》二書的文獻證據。

    兄的留言,可謂一針見血,直接切入共黨國際命令胡集璋替代阮愛國身分的核心問題,簡要回覆如下:

    一、關於,栗原 浩英教授大著《コミンテルン・システムとインドシナ共産党》,我會盡快買到書,再行閱讀了解。

    二、關於「胡志明接受共黨國際的審訊調查。」記載在拙著第三篇《漂泊流浪的歲月〈胡志明判處死刑的真相〉120~121頁》:乃“依據蘇菲‧昆法官1992年春與蘇維埃中央委員會國際部前職員安納托利‧禾路連(Anatoly Voronin),訪談的口述資料記載。” 上這段資料,引自Sophie Quinn-Judge《Ho Chi Minh: The Missing Years 1919–1941》207頁;「註74」,291頁〈Conversation with Anatoly Voronin,spring 1992.〉

    三、有關「1931年,中共李立三主持「中國反帝國主義聯盟」會議後,胡志明涉入李立三執行共黨國際「六大」會議路線的偏差,接受共黨國際的調查。胡志明也因政治決策的需要,從事相關的工作,額外的參與中國共產黨事務的糾葛,特別是1930年那段艱困的日子。有可能胡志明涉入李立三路線的相關工作,康生對胡志明懷恨在心。」記載在拙著第三篇《漂泊流浪的歲月〈胡志明判處死刑的真相〉121頁》:乃“依據蘇菲‧昆法官《蘇菲‧昆法官《胡志明─消逝歲月》一書206-207頁的記載。” 這段資料,引自Sophie Quinn-Judge《Ho Chi Minh: The Missing Years 1919–1941》「註75」291頁,〈RC495,154,676,p37,leetr of 28 Dec.1934, signed Jos.〉。「註77」291頁,〈 see Victor Usov, ‘Kang Sheng-Chinese Beria’, Far Eastern Affairs, no. 4,1991,pp.146-7.〉。以及李思慎《李立三 紅色傳奇(上)》267~284頁。

    四、有關「胡集璋與阮愛國,工作任務重疊甚密,二人同時參與越南共產黨的創建籌備工作。」記載在拙著第二篇《金蟬脫殼真假人生〈同名解讀下的謬誤〉82~91頁》:上述文獻資料,引述的史料聯結繁瑣,不再一一列舉。主要依據威廉‧杜克教授《胡志明傳》、蘇菲‧昆法官《蘇菲‧昆法官《胡志明─消逝歲月1919–1941》二書,文獻來源於法國海外部門檔案中心─遠征軍保護服務檔案櫃的資料;俄羅斯現代歷史文件研究及保存中心138,154,494,495,675,676,686編號的資料。也有《共產國際與中國》、《中國季刊》等的文獻。
    有件文獻資料,特別值得提供讀者參考,出自於越南官方的文獻 ─《胡志明全集》,越南國家政治出版社,2002年版。在第5集547頁,收錄有《我黨》一文,其中一段話,清清楚楚的寫著:「1929年阮愛國同志返回中國,與各代表在香港召開會議。在場的七位代表中,『除了阮愛國同志和我』,只剩下胡松茂 (Hồ Tùng Mậu)同志、鄭廷久 (Trịnh Đình Cửu)同志與傘英(Tản Anh)同志,其他同志在八月革命前,早已為黨轟轟烈烈的犧牲了。」文末,註記《我黨》一文,收錄自1949年元月份,越南《內部生活雜誌》第13期。
    讀到這條文獻史料,確實吃驚一下,怎麼會在越南官方出版的刊物裡出現這樣的說詞:「阮愛國同志和我」這幾個字。這不就證明阮愛國與胡志明同時創見越南共產黨的證據嘛。乍讀之下,以為是筆誤,反覆再三將前後文,仔細讀過幾遍。判定這決不是筆誤造成,乃回頭再去查閱1929年~1930年間,越南共產黨創黨的經過背景,才豁然發現真有阮愛國與胡志明共同創立越南共產黨的事實。這句「阮愛國同志和我」,顯示了兩個意義:第一,1930年創立「越南共產黨」時,阮愛國與胡志明同時列名七位創黨代表。第二,1949年胡志明寫這篇文章時,尚未對外公開承認過自己就是阮愛國,因而不經意地,寫下「阮愛國同志和我」的字眼。越南《胡志明全集》官方編纂小組,為收集更多文獻史料,一時失查,忽略了「阮愛國與胡志明」同時出現的證據。

    五、有關「共黨國際為何要胡集璋替代阮愛國的身分,繼續完成越南獨立解放運動的任務?」關涉阮愛國是否確定病亡,胡志明是否胡集璋的核心證據。必須清楚羅列前後因果關係,及其關鍵證據,請容許些時間,再專門提出報告。至於莫斯科文獻檔案的編號,РГАСПИ那4組數字,只查有AOM, CF, HZYZ, MAE, PRO,RC, SPCE等組合。

  18. 北投埔 說:

    露西亞國立社會政治史料館(РГАСПИ)、露西亞國立現代史料館(ΡГАНИ)之公開,是有關共產國際主要2史料館。РГАСПИ (РОССИЙСКИ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АРХИВ СОЦИАЛЬНО-ПОЛИТИЧЕСКОЙ ИСТОРИИ ) 其英文對照為RGASPI (Russian State Archive for Social and Political History in Moscow)。根據胡兄所留『〈RC495,154,676,p37,leetr of 28 Dec.1934, signed Jos.〉』495是很有趣的,偷偷告訴大家,『當時只製作了495全宗的一小部分檔案微捲』是剛收到的,你們就知道是受重視的程度。但我不喜歡495。所以推測RC= РГАСПИ。

  19. 胡俊熊 說:
    阮愛國病逝於肺結核

    研究日據時期台灣共產黨史的專家,炳炎兄留言,直接切入核心要旨,問說:「共黨國際為何要胡集璋替代阮愛國的身分,領導越南獨立革命?」這確實是《胡志明生平考》立論的核心,辨認胡志明身分的關鍵。因此,論述「胡志明非阮愛國」的身分,就必須清楚說明1933~1938年,胡志明在莫斯科真實生活的動態,及其活動背景的因果關係。前提條件,必先確認阮愛國在1932年病亡,再行舉證1939年後,胡志明絕非阮愛國。如此,「共黨國際命令胡志明替代阮愛國身分,胡志明來自台灣的胡集璋。」所做出的歷史解釋,方具有歷史公信的真相。這其間涉及直接證據取得不易,證據的辨識複雜,故不敢自認《胡志明生平考》的論述,在短期內被史家接受與確認。拙著依據「家族秘辛」追蹤考據,秉持責任留下新的解釋與看法,提供學者專家研究,以待歷史真相的大白。炳炎兄留言的議題,牽連範圍廣泛,因而逐次分出章節,提供讀者參考閱讀。本篇從「阮愛國確定1932年病亡」談起,請方家不吝賜教。

    一、阮愛國肺結核病亡的文獻記載

    有關阮愛國1932年病逝「肺結核」的論述,在拙著〈阮愛國病死肺結核的文獻記載〉、〈阮愛國與胡志明的病情紀錄〉、〈胡志明辯稱自己病亡的謬誤〉、〈阮愛國肺結核病史檔案〉等章節,有詳盡的舉證,並列舉文獻資料的來源。有心研究的讀者,請直接查閱《胡志明生平考》。在此就不ㄧㄧ贅述,僅列舉關鍵證據如下:

    1、1930年9月2日,阮愛國寄給遠東局的信,談及自己屈服於肺癆病,述說「肺很難受,而且還會吐血,非常虛弱疲憊。」

    2、1930年9月法國駐香港領事蘇蘭‧泰西埃證實阮愛國得了嚴重慢性的肺結核病。

    3、1931年11月底,阮愛國告訴藍德書同志說:「我身體健康岌岌可危,會習慣性的吐血,恐怕要死在獄中了。」

    4、1932年,蘇聯「真理報」、法共「人道報」、1932年8月11日,英國「每日工人報」報導,阮愛國香港失蹤後,罹患肺結核病亡。

    5、1932年,莫斯科東方大學的越南學生,替阮愛國籌辦了喪禮並舉辦追悼會。

    ※這以上記載的證據,都是共黨國際、越南共黨,當年的第一手文獻資料。證據的可信度,絕對真確。

    二、胡志明接續阮愛國身份的謊言

    1949年胡志明以陳民先為筆名,在上海出版《胡志明》漢文傳記,一年後在巴黎出刊法文本,1958年在河內發行越文版,書名改為《胡主席生涯的故事》。研究「胡志明傳記」的學者專家,深信這是一本胡志明自編的傳記。這本傳記的要義,旨在編造胡志明生涯紀錄,銜接阮愛國1932年秋病亡的空白歲月。世人不知阮愛國另有其人,誤信胡志明的謊言:「阮愛國病亡消息的報導,是逃避法國警察追捕的煙幕。」因而相信胡志明編造「移花接木」的伎倆。簡要說明胡志明欺世手法如下:

    【阮愛國於1932年初,從香港傳出失蹤。胡志明說:「1933年初,他從香港到達廈門,在廈門養病半年。」】

    【謬誤】1、從香港到廈門幾天內可到達的行程,卻要花上一整年的時間,顯然時間上違背邏輯上的謬誤。

    【謬誤】2、廈門「養病半年」的說法,足以證之胡志明是清楚知道「阮愛國1932年秋病亡」的事證,才會編造1933年初到廈門,養病半年的謊言。

    【謬誤】3、保羅德芮肯《龍保羅日記》─《阮愛國》專文的記載:「阮愛國於1932年元月底,離開香港。登上水上飛機『中國珍珠號』,飛往上海黃浦灘頭。」因此,胡志明說:「他1933年初,從香港到達廈門的說法。」根本就是編造的騙局。

    【謬誤】4、蘇菲‧昆法官《胡志明─消逝歲月》記載:「法國告密者表示,1932年夏,廣西龍州創立海外執行委員會後,目睹胡志明與4位越南男性同住南寧,其中一人符合胡志明照片特徵。」顯見這位胡志明絕非阮愛國,阮愛國這個時刻在香港戒護就醫,肺結核病奄奄一息,哪有可能拔山涉水從香港到龍州到南寧再到廈門養病。」

    ※類如以上胡志明為接續阮愛國身份,編造從香港到廈門到上海再赴莫斯科的不實的謊言,比比皆是。足以證之1932年秋,新聞報導阮愛國病逝於「肺結核」的訊息,是千真萬確的。請參閱拙著第一篇有詳細的舉證。

    三、阮愛國病亡於「肺結核」;胡志明卻病死於「心臟衰絕」

    綜觀阮愛國的病情資料,始終有「肺結核」的病情紀錄,最終於1932年病亡於「肺結核」的事實。而1933年後,胡志明在蘇聯莫斯科、在越南河內、在中國大陸就醫的紀錄,卻不見有治療肺結核的病情紀錄,1969年9月胡志明是病死於「心臟衰絕」而非「肺結核病」。最離奇而難解的,阮愛國不抽菸,而胡志明菸不離手。請教:「阮愛國與胡志明」是同一個人嗎?

    胡志明叼著香煙與陳賡將軍研究戰情。

    胡志明一手夾著菸,一手牽著聞穎梅大夫。

  20. 北投埔 說:

    這是給胡兄的長輩看的, 說不定在國會圖書館有資料!!國會圖書館只要成年人都可以進入, 這檔案放在4樓憲政資料室
    看哦!!495, 哈哈!!其實胡兄要學我去追南方實業公司這家企業!!我自己有事無法幫忙!!

    其次給用他女兒名字的老兄, 最近蔣在追拓殖協會 聽說北部某舊書商把這些資料賣支那 雖然我也是舊書商..在商研商
    但是我絕對不會如此做

    拓殖協會與台拓關係不大, 但有些不可思議, 因為台拓資料非常龐大, 很難買賣!!單一件一點用都沒有!

    ロシア国立社会政治史文書館の分類でFond 495、opis’ 127 delo(file) 1-616の616ファイル。
     このopis’127は、日本共産党幹部からコミンテルンへの報告書・書簡等、コミンテルンから日本共産党へのテーゼ・指示・書簡等、新聞雑誌記事等をはじめとした日本の情勢に関する各種情報、日本共産党関連の出版物等が収められている。その一方、コミンテルンの各機関の会議記録等は別の個所(fond、opis’)に綴じ込まれており、このopis’中にはほとんど含まれていない。
    収録文書の期間は、1916年から1941年であるが、1916年の文書は日露同盟協約書で、実質的には1920年から1941年である。日本共産党が国内での活動を停止した1936年以降は、日本の情勢に関する各種情報が中心となる。延安の日本人に関する文書も若干含む。
    Opsi’中の全616のdelo(file)のうち、delo 1からdelo 583までのファイルは、案件ごとのファイルでほぼ収録文書の作成年月順に並べられている。それ以外のファイルのうちdelo 595からdelo 615までには、日本共産党機関紙誌等の逐次刊行物が収められている。
     収録文書は、ロシア語、英語、ドイツ語、日本語、フランス語で書かれた文書を含んでいる。日本語の文書は、刊行物以外は手書きである。日本から、コミンテルンにいる日本人に向けた書簡や報告には、日本語で書かれたものが少なくないが、それらについては、ロシア語及び英語の翻訳が作成・添付されている場合が多い。

  21. 慶離 說:

    真正被抓包!
    請問阿叔~最近與上海成交的資料是台拓還是拓殖協會..
    感恩

  22. Wongrl 說:

    現在「肺結核」有特效藥,連續吃一年半載都可治癒。

    但在上個世紀,特效藥還沒出現時,是一種會死人的傳染病,尤其「開放性」肺結核會透過飛沫傳染給別人,所以那個年代的肺結核患者大都單人獨居,以免傳染他人。

    阮愛國是肺結核患者,按理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怎麼可能到處參加共產黨組織?那時又沒特效藥,嚴重肺結核患者,會胸痛到吐血而亡,怎麼可能抽菸?

    胡俊熊先生以「肺結核」「心臟衰絕」是二種完全不同的病症,以證明阮愛國≠胡志明,聞之有理。

  23. 北投埔 說:

    >>>最近與上海成交的資料是台拓還是拓殖協會
    我不知道這件事, 待問有結果再說.

  24. 訪客 說:

    2008 第二屆台灣客家研究國際研討會 議程
    http://hakka.nctu.edu.tw/conference2008/date.html
    陳麗華
    忠義亭與聖火 —— 日治後期到國民政府初期的臺灣六堆地方社會

  25. 胡俊熊 說:
    《胡志明遺囑》

    政治領袖人物,立遺囑歌頌一生的志業,吩咐後事,應屬平常。遺囑中若無特別交代遺體的處理,黨國往往以最高規格,安置遺體,再奉厝雄偉的紀念堂。例如,蘇聯列寧、史達林,中國孫文、毛澤東,台灣蔣氏父子。遺囑中若有吩咐遺體的處理,家屬通常依照遺言交代。例如周恩來,夫人鄧穎超將之火化,骨灰灑入渤海;鄧小平的骨灰,由其夫人、子女灑向大陸沿海。這其中,越南國父胡志明則很不一樣。遺囑清楚交代,遺體火化,將骨灰分成三份,放入三個瓦罐,分別埋在北圻、中圻、南圻三個地方,不墓不塚不立碑。而越南共產黨則違反其遺囑吩咐,在胡志明逝世後,將遺體移交給蘇聯專家,進行防腐處理,存放水晶棺內。直到越戰結束,1975年陵墓落成,水晶棺才正式移入胡志明陵寢,供世人追思瞻仰。

    胡志明寫遺囑尤為特異,依據胡志明的侍從武官兼貼身秘書武棋,親身見證《胡主席五年寫遺囑》的記載:「胡主席自1965年5月10日上午9點鐘起,開始以打字機寫遺囑,至5月14日下午4點鐘簽下胡志明三個字為止,完成了《胡主席遺囑》的草稿。列為“絕密”資料,交由本人保管,爾後每年5月10日上午9點鐘,陸續修正增補遺囑草稿的內容,前後歷經5年,在1969年5月10日上午10點30分,《胡志明主席遺囑全文》定稿完成。」

    根據:《Bác Hồ Viết Di Chúc》, Vũ Kỳ, Nhà Xuấ Bản Chính Trị Quốc Gia, 2005 Tp. Hồ Chí Minh。《胡伯伯寫遺囑》武棋編著 國家政治出版社 2005年,及《Toàn Văn Di Chúc Của Chủ Tich Hồ Chí Minh 》, Vũ Kỳ, Nhà Xuấ Bản Trẻ Chính Trị Quốc Gia, 2006 Tp. Hồ Chí Minh。《胡志明主席遺囑全文》 武棋編著 國家政治出版社 2006年。仔細閱讀武棋《胡伯伯寫遺囑》、《胡志明主席遺囑全文》二書,發現這二本《遺囑書》的內容,分別有129頁、134頁,而遺囑只有1405字。武棋是何其用心在歌頌胡志明的英明偉大,並時時刻刻不忘聯結「阮愛國與胡志明」是「同一偉人」的精神象徵。

    美國史學家威廉‧杜克教授,質疑遺囑內容有幾點:「1、刪去遺囑內容有關處理遺體的部份。2、1969年公開的遺囑版本,省略胡志明削減一年農業稅的請求。3、向同胞們表示南方戰爭可能還要持續幾年的警告。」越南共產黨為何要這樣做?杜克教授並無特別說明。關於遺體處理刪去的原稿內容,可參閱前越南大使李家忠《談胡志明私人生活》一文。本人對胡志明為何要用五年寫遺囑,及其遺囑的內容,有幾點疑惑?

    1、遺囑既列為「絕密」文件,為何交由武棋保管。胡志明每年增修、刪減遺囑的內容,字字句句、武棋都清清楚楚。難不成胡志明臨死前仍得向越共中央表白交心,還是胡志明的生活行動,得要接受黨的批示監管!

    2、1965~1968年,越戰烽火緊鑼密鼓之期。為何越共政治局,每年都要批示決定讓胡志明到中國遊覽、養病、過生日?即使胡志明不是很情願(武棋遺囑書所言)。

    3、1969年2月胡志明病況危急,中國周恩來親選醫務人員赴越,治療胡志明病情。獲悉胡志明想吃北京烤鴨,特別烹調冷凍空運到河內。8月胡志明病情再度惡化,周恩來三度派國醫緊急救治。胡志明昏迷醒來,竟然想聽中國歌曲,女護士長滿足了胡志明臨死前的願望。甚感好奇,越共黎筍黨中央是怎麼看待胡志明與中國的關係?

    4、胡志明於1969年9月2日,上午9點47分,心臟停止跳動。而越共黨中央正式公佈的日期,胡志明1969年9月3日,上午9點47分心臟衰絕病逝。特別令我不解的?胡志明1969年9月2日病逝,為何病逝前1969年5月10日,就先行出版有漢文版的《胡志明遺囑》?難不成另有一套胡志明用漢文起草的遺囑?筆者在中國柳州胡志明紀念館,一進大門中央玻璃櫥窗內,看見陳列有一本1969年5月10日河內出版的「漢文本」《胡志明遺囑》。

    5、就常情而言,政治領袖除留下政治遺囑外,給家屬遺言交代後事,應是很正常的事。如中華民國國父孫文,除有政治版的遺囑外,也留有家事版的遺言。而胡志明遺囑則顯得很特殊,大部分的遺言,談黨的問題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個人的問題與希望,仍圍繞在對人民、對黨的叮嚀與期待。通篇遺囑,不曾有片言隻字對親屬家人的任何文字交代。

    6、遺囑前言有段說:「中國唐朝杜甫有句詩,“人生七十古來稀”,意思是說,人壽七十從來少。今年,我剛好七十九歲,已經是“從來少”的人了,雖然身體比前幾年差一些,但是精神、頭腦仍然很清醒。人到七十開外的時候,年齡越高,身體就越弱。這是不足為奇的。」
    從這段遺囑內容分析,筆者研判「我剛好七十九歲」,這「七十九歲」有被修正過的虞慮。從中文的語法語意解讀:「人生七十古來稀,今年,我剛好六十九歲,已經是“從來少”的人了。」如此才通順流暢。原遺囑:「人生七十古來稀,今年,我剛好七十九歲,已經是“從來少”的人了。」這顯得矛盾又不合文義。胡志明「漢文」底子通達,不可能會犯下「人生七十古來稀,今年,我剛好七十九歲。」的矛盾語病。更何況遺囑內容,歷經5年反覆的訂正核對,不可能有此前後矛盾的錯誤。故而,筆者認為,胡志明應有另份「漢文本」的《胡志明遺囑》草稿,而越南共產黨又為何在胡志明未死之前出版漢文版《胡志明遺囑》,百思莫解!

    胡志明(阮愛國)是1890年5月19日生,另一胡志明(胡集璋)是1901年10月11日生,兩人相差11歲。胡志明是1969年9月2日逝世,算算阮愛國年壽79足歲,胡集璋69虛歲。對照上文遺囑:“人生七十古來稀”立下遺囑的胡志明應是胡集璋而非阮愛國。再從《胡志明遺囑》內容分析,立遺囑的「胡志明」,那像是極左派的共黨國際使徒「阮愛國」。

    下回與讀者談:「胡志明的相貌與年齡」,敬請指教。

  26. 胡俊熊 說:

    《真假胡志明》
    一、 前言
    1、所謂「真假胡志明」,指的是有二個人,名字都叫做胡志明。一位胡志明是表裡如一的胡志明,「人與名」都稱作胡志明。另一位胡志明,名字也叫胡志明,實際是另外一個人,「人與名」相互矛盾,借用胡志明的名字,扮演胡志明的人生。

    2、越南國父胡志明,這一個名字,是1942年啟用的。扮演胡志明的人,大約使用了50多個化名,實際上只有二個人;一位是越南的阮愛國,一位是台灣的胡集璋。這是,共黨國際主導胡集璋替代阮愛國「移花接木」的身分計畫。

    3、越南的阮愛國,台灣的胡集璋,他們都是共黨國際的黨員,都曾經在1929年~1932年,服務於共黨國際上海遠東局。共黨國際、中共、越共為塑造胡志明自始至終為同一個人,將胡集璋的生平事蹟,改寫、隱藏、湮滅,同化為阮愛國的歷史。

    4、共產國際莫斯科總部,在阮愛國1932年病逝莫斯科時,並無「移花接木」的計畫,才會發布阮愛國病逝肺結核的訊息。1934年胡集璋出現莫斯科,共產國際乃興起以胡集璋接替阮愛國的任務計畫,上演「真假胡志明」的歷史舞台。

    5、共產國際為遂行其任務,中共、越共為其利益盤算,乃導演胡志明接替阮愛國身份的「移花接木」秘密計謀,欺瞞了歷史的真相。共黨國際的維拉‧維西列娃、狄米歇‧曼紐爾斯基,中共的毛澤東、周恩來、鄧引超、蔡暢,越共的胡志明本人、武元甲、范文同、黎鴻峰、阮氏明開等元老級的共黨人物,都執行掩護了這項計畫。

    6、筆者論述的每件事、每條線索,都依據文獻的記載,絕非憑空亂寫。撰寫《胡志明生平考》,旨在還原胡集璋的真正身分,留下一份「胡志明傳記」的不同解讀,讓胡志明生平歷史,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因此,撰寫《胡志明生平考》一書,沒有任何政治的圖謀及利益盤算的考量。

    二、 重疊的年代與舞台
    1929年~1932年,阮愛國與胡集璋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在中國東南沿海與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活動,前後交互重疊出現。特別是1930年阮愛國與胡集璋曾經合力籌組「越南共產黨」,1931年夏阮愛國與胡集璋在香港與廣州分別被逮捕關押,兩人交疊活動的事證非常明顯。越南《內部生活雜誌》13期,胡志明以陳勝利為筆名,發表《我黨》一文。記載:「1929年阮愛國同志返回中國,與各代表在香港召開會議。在場的七位代表中,『除了阮愛國同志和我』,只剩下胡松茂同志、鄭廷久同志與傘英同志,其他同志在八月革命前,早已為黨轟轟烈烈的犧牲了。」這證實了1929年~1932年的胡志明,是分別有二個人交互活動。然而歷史文獻皆以「胡志明」之名記載,因此,阮愛國與胡集璋走過的歷史痕跡,就被模糊了真相。透過時間、空間的比對,事件發生的前後順序,重現歷史的面貌,請讀者辨明。
    (一)、阮愛國的歷史印記
    1、1928年7月,阮愛國從義大利抵達曼谷。1929年11月離開曼谷,12月15日由青年同盟會核心成員胡松茂接引到香港。總共停留暹羅(泰國)的時間,前後有1年4個月之久。這個時候的阮愛國和共黨國際東方局完全失聯,沒有任何資料佐證,阮愛國在暹羅的歷史紀錄。胡志明傳記研究者,只得藉由越南文獻,陳民先《胡志明傳》與黃文歡回憶錄《滄海一粟》的記載,解讀阮愛國在暹羅的生活動態。

    2、阮愛國在暹羅期間,裝扮為「靜神父」,曾發行越文雜誌,組織越南僑民的互助團體,興辦越僑訓練機構,在暹羅東北烏東、那空帕儂(Nakorn Phanom)秘密活動。但從1930年,阮愛國補述給共黨國際的報告:「我在暹羅生病了一年,無法從事任何事,尋求傳統東方醫學,治療肺結核病。」可以確定,阮愛國在暹羅的生活,以養病為主,已無往日意氣風發的奮鬥意志。

    3、亞洲週刊曾報導:「泰越友誼史料館,提供一幅複製的舊照片,聲稱阮愛國1929年,在曼谷的安南佛廟「慈濟寺」出家。」這則報導曾引起泰、越學者相當爭論。越南史學家相信,阮愛國在1928年~1929年,透過梁玉瑾的遺孀在金邊與父親阮生輝取得聯繫。從阮愛國在暹羅肺結核病的沉重,連結父親1929年11月的病逝。阮愛國短期在曼谷的出家,有相當的可能,這或許就是阮愛國與共黨國際失聯的主因。

    4、1930年2月初,阮愛國與「安南共產黨」、「印度支那共產黨」、「印度支那共產聯盟」的代表,在香港足球場會議協商,將三個共產黨的組織,合併成立「越南共產黨」。

    5、1930年2月中旬,阮愛國從香港到達上海,與遠東局主任海萊爾‧諾林報告新政黨成立的結果,並堅決反對新政黨「越南共產黨」隸屬東南亞新加坡秘書處。後來,阮愛國贏得莫斯科東方局的同意,在香港設置新南方局,由阮愛國親自指揮,直接隸屬上海遠東局。

    6、1930年3月,阮愛國離開上海,轉往香港再度到達曼谷,4月間主持暹羅共產黨的成立大會。然後前往馬來西亞,參與新加坡舉辦的南洋共產黨會議,5月中旬返回香港。

    7、1930年5月阮愛國返港後,積極籌備全國黨代表會議。9月間與陳富見面,一同前往上海與海萊爾‧諾林會商黨大會將通過的決議。

    8、1930年10月,上海返抵香港後,召開中央委員會全黨代表會議,國內三個地區九百多名黨員參加。阮愛國以共黨國際代表主持會議,阮氏明開負責秘書處的工作。12月初大會結束,成立永久性的中央委員會,陳富獲選為首席秘書長(黨總書記),阮愛國仍任共黨國際南方局代表,「越南共產黨」改名為「印度支那共產黨」。

    9、1931年2月,農曆春節間,阮愛國與阮氏明開在香港舉辦簡單的婚宴,並寫信給遠東局同意他們結婚的報備。4月間,海萊爾‧諾林回覆阮愛國說,結婚需提前二個月申請。

    10、1931年6月初,共黨國際秘書處的聯絡原約瑟夫‧杜克勞斯在新加坡遭逮捕。查獲約瑟夫的聯絡簿,遂使海萊爾‧諾林與阮愛國分別在上海及香港被捕。

    11、1931年6月6日阮愛國被香港警察逮捕後,歷經香港法院九次的開庭審理,上訴倫敦皇家樞密院裁決。1932年初,阮愛國在香港獲得釋放,前往新加坡。

    12、1932年初,阮愛國在新加坡再度遭逮捕,遣返香港拘留。香港各大媒體,曾作過報導。隨後傳出阮愛國神秘失蹤,從此在人間蒸發。

    13、1932年秋,阮愛國失蹤後,相隔半年之久。蘇聯《真理報》、法國《人道報》、英國《每日工人報》傳出阮愛國肺結核病逝的報導。莫斯科東方大學越南組的學生,舉行阮愛國逝世追悼會,共黨國際派代表前往致哀。

    (二)、胡集璋的歷史印記
    1、1928年秋,共黨國際決定建立「東方受壓迫人民聯盟」,統轄馬來西亞、印尼、緬甸、暹羅、安南等地的共黨組織,聯盟秘書處設在新加坡。

    2、1929年初秋,胡集璋在三哥與妹婿陪同下,從台灣基隆搭客輪前往中國上海,參與共黨國際泛太平洋勞工聯盟的工作。

    3、1929年新上任共黨國際東方局代表庫西寧(kuusinen)與瑞爾斯基 (Rylski)等人,對新加坡附近地理形勢不熟悉。上海遠東局乃在1929年10月,派遣胡集璋化名「穆涵」,前往馬來半島繪製簡圖,提供給庫西寧等人參考。

    4、1929年12月,胡集璋以共黨國際聯絡員的身分,在胡松茂引領下抵達香港,傳達越南各共產黨組織,在未成立聯合政黨前,聽任中國共產黨的指示。

    5、1930年初,泛太平洋貿易聯盟在海參崴設立一個專職的秘書處。胡集璋被上海遠東局招募進去工作,接受為期三個月的宣傳訓練課程。黎廣達、胡松茂及其妻李芳順等越南華僑也參加了訓練。

    6、1930年4月,胡集璋參與「中國反帝國聯盟」會議。會後,奉共黨國際派駐遠東局代表,瑞爾斯基(Rylski)與艾斯勒(Eisler)委派,到新加坡參加馬來西亞共產黨大會。因為瑞爾斯基與艾斯勒都不會中文,他們非常需要居中協調傳話的聯絡員。

    7、1930年6月,東方局秘書處派遣胡集璋前往暹羅,協調中國黨員組成的暹羅委員會,與東北部的越南黨員,共同籌組一支政黨。9月暹羅共產黨成立後,胡集璋返回香港。

    8、1930年9月下旬,胡集璋與越共中央委員胡松茂、張文嶺、阮重涯、吳德志、阮愛國召開一場討論會,胡集璋提及中國共產黨同意越南共產黨為受害者募款。會議決定籌組農民警衛隊,舉辦一場全國反對運動的決定。

    9、1930年底,胡集璋與黃文歡從暹羅抵達中越邊境的龍州,與黃文樹、朱文晉、高鴻嶺等取得聯繫,建立以龍州為中心的秘密交通網。他們住在龍州鎮營街81號,華僑農人寶家。根據農人寶夫人農二大嫂的回憶:「當時,胡志明(胡集璋)為了取得一個便於開展活動的身份,還由農人寶介紹他到白沙街一個酒坊做工,時間有半年之久。」胡志明(胡集璋)離開龍州後,聯絡站的工作就由黃文樹負責。

    10、1931年6月,因萊爾‧諾林、阮愛國逮捕事件的牽連。胡集璋逃避英警及蔣氏集團特務的追捕,乃從上海南下廣州。遭人檢舉有日本間諜的身分,短暫被羈押「廣州監獄」。經由中國共產黨的營救,乃又從廣州逃竄至兩廣邊境活動。

    11、1932年期間,胡集璋經由龍州、停留南寧一段時間後,轉往曼谷,約莫1933年初到達廈門。1933年春再從廈門轉往上海,至遲在1934年初到達莫斯科。共黨國際東方局乃操作「胡集璋」移花接木為「阮愛國」的身分。

    三、 結論
    總之,1929年~1933年間,阮愛國與胡集璋兩人的活動紀錄,硬編成同一個人的故事,因而出現前後相互矛盾的說辭。研究胡志明的學者專家,明知疑點重重,限於沒有足夠的證據,證實胡志明與阮愛國是二個人,也只得藉用1949年胡志明自編的漢文《胡志明傳記》資料,將阮愛國與胡集璋1929年~1933年的活動紀錄,解讀為胡志明一個人的歷史。歷史不時告誡我們,凡修飾偽裝的痕跡,再怎麼傳神,隨著歲月流轉,必得還回原貌。堅信,所有編造不實的紀錄,真相總有大白的一天。

  27. 訪客 說:

    >>>筆者論述的每件事、每條線索,都依據文獻的記載,絕非憑空亂寫。

    你的書嚴重違背你上述的說法, 讀者無法驗證是否
    因每條線索的出處只有你知道, 無法檢驗是否都依據文獻的記載!!
    是否憑空亂寫沒有人能證明!

    >>>1929年初秋,胡集璋在三哥與妹婿陪同下,從台灣基隆搭客輪前往中國上海,參與共黨國際泛太平洋勞工聯盟的工作。

    請問他何時入黨??入那一黨?

    >>>1929年新上任共黨國際東方局代表庫西寧(kuusinen)與瑞爾斯基 (Rylski)等人,對新加坡附近地理形勢不熟悉。上海遠東局乃在1929年10月,派遣胡集璋化名「穆涵」,前往馬來半島繪製簡圖,提供給庫西寧等人參考。

    胡集璋學的是應用化學, , 買就有, 他沒有這方面專業,繪製簡圖不會比買的更好.
    所以派他去作此事是有邏輯上的問題

  28. 胡俊熊 說:

    答覆訪客:

    你的質疑,我尊重。質疑之前,請把心放在天平的中心。

    我在部落格寫的文章,大部份引述《胡志明生平考》一書,書中論述的每件事、每條線索,都引證原始文獻的出處。只因方便讀者在部落格閱讀的順暢,乃省略繁瑣的文獻註記。如你認真看過《胡志明生平考》,或看過我在部落格發表的每一篇有關「胡志明生平」的文章。再來批評本人是否嚴重違背文獻記載的引證,而令讀者無法驗證。

    胡集璋何時入黨?入什麼黨?我不確定,因此《胡志明生平考》書中,從未說他是「台灣共產黨員」。我很謹慎寫出有文獻佐證的推論,畢竟「家族秘辛」的說法,很難被認證。胡集璋「參與共黨國際泛太平洋勞工聯盟的工作」,是胡集璋友人約在1931~1932年間,返台告知:「胡集璋在上海參與共產黨的國際勞工組織」。至於誰招募?誰引進胡集璋到上海?我無從旁證,畢竟當年「噤若寒蟬」的年代,家族長輩不敢外揚,待我追問求證之時,長輩已吞聲忍氣帶進九泉之土。查閱1920~30年代在台灣的共產黨文獻,始終沒能得到答案。我推論的可能是:「1929年共黨國際遠東局成立時,中共元老瞿秋白的來台,或與台共元老彭榮有關。彭榮可能與胡集璋有姻親的關係,這點我仍在查證中。」

    有關胡集璋繪製「馬來半島簡圖」,我在部落格有附證有1930年胡集璋繪製的原始文件。從原件附圖註記的中文、英文筆跡,推論不可能是阮愛國所繪製。在貼文時,因無法上傳圖檔,而引起誤解,甚為抱歉!

    胡俊熊敬啟

  29. 胡俊熊 說:

    更正啟事:

    6月9日回覆訪客一文,一時筆誤將「中共元老」彭榮,誤寫為「台共元老」。上網閱文發現,避免以訛傳訛,耑此更正。

    經查證,彭榮與胡集璋沒有姻親的關係。親族所言的彭先生,指的是1941年在南京任職汪政權財政部的彭參議,周佛海的秘書彭盛木參議,台灣苗栗人。 特此敬告

    胡俊熊敬啟

  30. 林炳炎 說:

    瞿秋白 http://www.czlib.net/tesezhuanti/shidamingren/quqiubai/200310310021.htm
    1928年9月,瞿秋白向共產國際東方部部長庫西寧建議撤換中山大學校長米夫的職務,未被采綱。1929年夏天,中山大學舉行學年總結大會,會議是由米夫操縱下的支部局精心佈置的,目的是整中共代表團和反對支部局的一派同學。

    瞿秋白深陷莫斯科孫逸仙大學的鬥爭旋渦中ㄝ, 他那能來台灣??

    1921年第三國際成立「東方局」,在上海設立「上海分局」。這是普遍接受的歷史!!不是1929

    >>>我推論的可能是:「1929年共黨國際遠東局成立時,中共元老瞿秋白的來台,或與台共元老彭榮有關。彭榮可能與胡集璋有姻親的關係,這點我仍在查證中。」

    如此說來我推論的可能是整句話沒有對的. 使用道聽途說來寫歷史事件, 是很危險的, 它造成歧路亡羊, 達不到書寫的目的, 奉勸胡兄, 歷史書寫每一句話都要有依據!!這是很嚴格的要求, 作者要對他的顧客–讀者負責, 要有顧客滿意度的觀念, 也要讓讀者對作者的每一句話都能查證, 這是現代歷史書寫的要求!!!不然讀者是神經病, 花錢買一本不負責的書來讀??

  31. 胡俊熊 說:

    炳元兄
    接受您的指正,也謝謝您的指教。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6月5日,上網閱讀部落格的文章,發現有位訪客說:「胡集璋學的是應用化學,買就有,他沒有這方面專業,繪製簡圖不會比買的更好,所以派他去作此事是有邏輯上的問題。」我想,因為沒有貼上簡圖原件的資料,引起訪客的誤解。情急之下,立刻回文,說明不引註資料來源的原因。又因訪客問及胡集璋何時入黨?入什麼黨?我認為訪客所問,指的是胡集璋有否參加台灣共產黨?因手邊沒有可資引證的資料,憑著當時的印記,寫下:「1929年共黨國際遠東局成立時,中共元老瞿秋白的來台,或與台共元老彭榮有關。」這是我一時情急犯下的大錯誤,因而引發炳元兄的指正。
    有關「中共元老」彭榮,誤寫為「台共元老」,業以更正說明。至於瞿秋白來台與否,我當時想要說的,指上海讀書會被日警破獲後,台籍前輩共黨菁英多人,遭遣送返台,中共瞿秋白或彭榮派員到台灣成立中共台灣支部。才會說出胡集璋到上海可能與瞿秋白或彭榮有關。
    至於「1929年共黨國際遠東局成立時」,這句話也因一時輕忽少寫了一個「新」字,正確說法應是「1929年共黨國際新遠東局成立時……。」這句話在蘇菲、昆《胡志明消逝的歲月1919~1941》138頁寫到:「為解決李立三、向忠發犯下政治錯誤的方法,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派出一批新代表與中國共產黨員合作,成立新遠東局,帶領中國、日本、韓國、菲律賓及中南半島的政黨。新遠東局於1929年3月底在上海運作,局內成員有……。」蘇菲‧昆教授資料來源引自《共產國際與中國》第三冊1927~1931年,510~512頁,543~546頁。
    耑此說明 謝謝炳元兄的指教,再次與讀者說聲抱歉。
    胡俊熊敬啟

  32. 林炳炎 說:

    >>>指上海讀書會被日警破獲後,台籍前輩共黨菁英多人,遭遣送返台,中共瞿秋白或彭榮派員到台灣成立中共台灣支部。

    你肯定是瞿秋白或彭榮派員到台灣?瞿秋白在莫斯科孫大焦頭爛額!!

    彭榮派員到台灣????
    請詳
    74.125.153.132/sea…8;ct=clnk&gl=tw

    「彭榮」究竟是誰
    ——試析中共黨史上的一樁迷案*

    因「彭榮」究竟是誰還沒有搞清楚!!!

    所以ㄚ胡兄, 這樣的澄清是越來越混濁不清!!

    其實,胡兄ㄚ 台灣日日新報上的新聞寫得很清楚
    只是你故意忽略其中要項, 視若無睹, 我看人家引用資料
    那些被引用那些丟掉, 丟掉的部分有時比被引用部分還重要!!
    作者是常會這樣, 但對丟掉部分沒有交代, 對想知道真相的讀者不公平!!

  33. 胡俊熊 說:

    炳元兄

    看完王建民復出的先發主投賽後,上網見到您的指教。我知道您是台灣共產黨史的專家,有段深化銘心的台灣史研究。我對台灣共產黨史只停格在閱讀的階段,沒有專業的研究。為找出胡集璋到上海參與國際勞工組織的連結,我所查閱的資料中,從時間、人物判斷,與瞿秋白、彭榮應有相當大的關連性。適巧當時中共派員到台灣聯結,我才會解釋:「我當時想要說的,中共瞿秋白或彭榮派員到台灣成立中共台灣支部這段話。」這不是一句肯定之詞。我無意與炳源兄辯解什麼,我自己很清楚,以這段台灣共產黨史連結胡集璋與共黨國際的來源關係,沒有任何的證據力。故而,在我的著作中,從未論及胡集璋與台灣共產黨有任何的關連,我書中很謹慎寫出我所知道的證據推論,絕非道聽塗說在寫歷史事件。一時部落格的情急之言,引以為戒。
    台灣日日新報上的資料,我沒有看過,我也不清楚。我無意忽略什麼,也沒有故意丟掉不作交代,更無意欺瞞讀者。 再次謝謝炳元兄的指教

    胡俊熊敬啟

  34. 林炳炎 說:

    胡兄
    你已經把我的名字寫錯好幾次, 顯然沒有定下心來回應, 只想回應而已!!由於我一生從事的工作是品質管理, 對缺失是敏感的.

    >>>台灣日日新報上的資料,我沒有看過,
    我本來想協助你, 所以在我的北投埔blog網貼台灣日日新報上的資料, 但我發現你的書上有全部影像, 換句話說, 你是看過才會放在你書中, 如今你說:「我沒有看過。」就有些奇怪啦!!

    我是讀過心理學, 也知道遺忘的心理狀況是怎麼回事!!

    對你說:「適巧當時中共派員到台灣聯結。」這句話非常憤怒, 不知道的事, 不要隨便在網路上貼!!說得你好像在旁邊的樣子!!真不負責!!!

    我努力敲電腦真是不應該!!以後不再回應!!!!

  35. 胡俊熊 說:

    炳炎兄
    將您名字寫錯,真是罪過,絕非有意,請您見諒。
    我不懂日文,確實沒有查閱有關彭榮有關〈台灣日日新報的新聞〉。
    書中有關胡集璋的影像,是家父在世的時候,告訴我《台灣日日新報》有刊載。我在國家中央圖書館視廳室,只查閱影像及相關的漢字,才發現有胡集璋的相片。因翻印很不清楚,我兒子到台大社圖館,〈臺灣日日新報全文電子翰珍版〉,幫我傳輸回來。
    失禮之處,多所包涵。
    胡俊熊敬啟

  36. william 說:

    you can watch this on the biography of H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7kLQy_Zzb8

  37. william 說:

    ho is not Taiwanese. stop dreaming

  38. 訪客 說:

    彭榮是因為謝雪紅在台共成立時,不是核心人物,所引來的虛問題,讓一推信徒忙著考證彭榮=彭湃。問題是1928年彭湃絕非中共中央委員。謝雪紅根本不認識中共中央委員但簽名彭榮這個人,因此讀謝雪紅的口述要小心啦。

    莫斯科檔案РГАСПИ Φ.514. Οп.1. Д.461. Л.1.~16可以證明上述,此件推翻謝雪紅在台共成立時的自述。本人已經取得全文。

    歷史事件要用堅實的檔案支撐。

  39. DELLA 說:

    認同胡志明是假的,(是毛共的拿手好戲!)因為他的越語發音不準,甚至有一些詞他根本沒辦法抓住音調!典型的中國人說越語!至於死亡年份是1932或1946,有待查實!

  40. Michael Lin 說:

    Della 以"胡志明越語發音不準"支持胡集璋扮演胡志明之說,我個人認為這是有力的論調。因為在1933左右,台灣客家人胡集璋被挑選開始扮演阮愛國,以他那時32歲的年齡開始學習越語應是難逃外國腔調。且語言障礙問題還不僅是越語。阮愛國在越南土生土長又有留法背景故對法語應甚熟捻,而胡集璋雖精通漢日英語但文獻未提及他是否懂法語。若是他不懂法語,在當時越南共黨菁英圈內很容易讓人對其來路起疑。

    想請教 Della,不知指稱"胡志明越語發音不準"是否有佐證資料? 這種說法在越南是否算是普遍的認知?

  41. Michael Lin 說:

    一位老友的老公是當年逃離越南的華裔越南難民。她向她老公求證關於"胡志明越語發音不準"一說,答案是:

    “The answer is his VN language was very accurate, no accent. My husband was in the camp listen to his propaganda, that was his voice, compare to TV on his presence was the same. Most of Chinese Vietnamese has accent.”

    這個來自美國的第一手證詞,說明「胡志明越語發音非常準確」、「不似一般華裔越人有外國腔」。是 Della關於"胡志明越語發音不準"一說之反證。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