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出賣的台灣》中的懷特公司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09 月 17 日 03:04

認識林炳炎學長以後,我對台電、日月潭工事、懷特公司等等台灣近代的重大工業建設發展史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三個月前,無聊拿起十年前買的《被出賣的台灣》出來重看一遍。

我看的是漢文版,陳榮成譯;前衛出版社出版。

這本書八月底因為三立電視台大話新聞介紹導讀,全國本土電台串連響應,據前衛林老闆接受訪問所述,已加印數萬本,還供不應求,訂單接到手軟,台大附近台灣e店每次到貨就有人在門口把貨整批用現金「搶」走。

在《被出賣的台灣》書中George Kerr 寫到,「懷特公司」(二戰結束後,承包美國對台灣援助各種事務的工程顧問公司)竟然在戰前,就來過台灣!而且,為的正是台電的日月潭發電工事!在不認識林炳炎學長之前,這本《被出賣的台灣》有看過,但我沒有特別注意到書中出現的「懷特公司」幾字。

而「懷特公司」在戰前台灣這段歷史,查林炳炎學長的書(林炳炎學長正是美援史、日月潭工事、台電史的專家)並沒有提及。於是趕緊把發現向林炳炎學長報告。林學長也深入查證現有資料,但沒有進一步的確定事證。這個歷史,留待有緣的學者再深入考證;但有時運氣好時,史料自己會被相關的人無意發現而出土。

依 George Kerr書中所述,「懷特公司」並不是日本植民政府主動邀請,也不是來包纜工事;而是受美國著名金融公司摩根公司(J. P. Morgan & Co.)的委託,派員來台灣評估日月潭發電工事的可行性,檢查建設預算,及預測日月潭發電廠完工後可能創造的價值,甚至評估日本植民政府還款能力,做為「摩根公司」發行公債額度的參考。日本時代的台灣其實很國際化了,我們可以發現,台灣有德國製的發電機及徠卡相機、英國製的鐵橋、美國的鉅額貸款、法國蘇聯有台灣留學生、美國土木水利專業雜誌曾鄭重紹介台灣的八田壩(Hatta Dam)並譽為亞洲偉大工程等等。

George Kerr 是沒寫「懷特公司」派員來台的時間;但依工程習慣,公債當然是在工事之前,所以應該是在Stone & Webster(戰前承攬日月潭發電工事,近年承包台電核四廠的美國老牌電力工程設計承包公司,2000年被The Shaw Group Inc.購併)來台灣之前。

被出賣的台灣原版(英文版)網路下載版本,PDF格式:

http://www.tzengs.com/FormosaBetrayed_GerogeHKerr.pdf

第 153 – 154 頁,試翻譯為漢文:

幕後的危機?

事實很明顯,在1941-1945之間,支那人對台灣經濟的財富與其複雜性沒什麼了解;是美國對台灣的研究引起了支那對台灣的注意,終於刺激了他們分贓台灣戰利品的興趣。大戰期間,宋子文偶然會到華盛頓來,他的爪牙和手下讓宋子文對台灣的情形很清楚。不過終戰後的支那,經過一段相當的時間之後,在重慶、南京、上海,才慢慢發覺原來他們劫收的台灣是個「金銀島」。

戰前台灣的大宗外國投資只有摩根公司(J. P. Morgan & Co.)為日本植民政府發行2500萬元公債,用以建造日月潭的第一個水庫和發電廠。原來由懷特公司(J. G. White Engineering Corporation)先 做測量,並把發電的潛能作成報告,再寫成白皮書交給摩根公司,以促成這件工程。在二戰末期,宋子文是支那(重慶政府)的外交部長,可能是美國方面要他保 證,萬一台灣的主權易手,美國在台灣的投資不受侵犯。這並非不可能。假設事實確是如此,那麼宋子文在台北早已有了準備。難怪幾天之間,懷特公司就派了一組團隊去台北調查電力情形,並提出工業潛力的調查報告。

在支那,沒有一件祕密是能夠保持長久的。我們必須假設,早在1946年初,就有不少人知道懷特公司的第二次調查報告書的內容。五月一日,支那政府從重慶搬回南京。大約在同一時期,我在上海被一群銀行經紀和大商人邀去吃喝,他們個個都急於和我討論台灣的情況。他們提出的問題和評論,清清楚楚地反映出他們對台灣的高度興趣,同時對台灣的經濟歷史及目前在陳儀統治之下的諸多問題也表示關心。

George Kerr早在1937-1940就來過台灣,他是在「台北高等學校」(Taihoku-Kotogakko,校址是今台灣師範大學)擔任英文教師;辜寬敏 是他學生,林宗義(林茂生博士之子)是在台北高校就讀,雖沒被George Kerr直接教過,但林知道這個老師。

George Kerr是在日本真珠灣攻擊前就離開台灣。後因日美宣戰,George Kerr以他在日本、台北的經歷,使他在戰時進入美軍任職,在對台日作戰情報部門服務。種種跡象顯示,George Kerr 根本就是個美國派來日本與台灣的間諜,以教書為掩護,專門在蒐集台灣的情資。George Kerr在台北及美國防部的經歷,相信看過很多外界不知的情報資訊,都展現在此書中,甚至對孔宋勢力在戰後對台灣的覬覦有所著墨。

他這本《被出賣的台灣》,簡直可以說是林炳炎學長《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的前傳。《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寫到的某些事件,在《被出賣的台灣》可以找到伏筆;在《被出賣的台灣》書中提出的疑問,有的在《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找得到解答。

在戰後George Kerr以軍職再度來台,擔任美國駐台領事館副領事。終戰後林茂生博士也離開台南工業專門學校(成功大學)北上,在台北的台灣大學任教,與George Kerr多有來往;林茂生博士與美國副領事過從甚密,即可能是林茂生死於228的原因之一。《被出賣的台灣》英文版,即由林茂生博士公子林宗義博士作序, 追念這位父執長輩及未曾教過他的老師。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17 回應 針對 “《被出賣的台灣》中的懷特公司”

  1. ak47 說:

    > 無聊拿起十年前買的《被出賣的台灣》出來重看一遍
    原來版主這麼早就這麼先進了!!!

    偶也買了一本中文版
    有空時和網路上下載的英文版做個對照
    英文版(中文版沒有)有林宗義博士(Tsung-yi Lin)寫的序很貼切
    有空大家可以去看看

  2. scot 說:

    (Taihoku-Kotogakko,校址是今台灣師範大學)擔任英文教師;辜寬敏 是他學生……..
    ———
    我在綠色和平電台蔡漢勳先生聽到訪問
    被george kerr教過的現還在執業的張寬敏醫師
    不知以上是否有出入 ?? 還是巧合?


    [站長回覆]:辜寬敏(辜顯榮子,企業家),張寬敏(前輩醫師)兩位前輩,都是Kerr在台北高校學生。你講這段我也有聽(Internet收聽),蔡漢勳先生還講到,辜寬敏先生似乎不愛提到他這位英文老師Kerr,倒是張寬敏老醫師比較愛提起。

    我Blog下一篇會寫張寬敏先生提及的金關丈夫教授(台北帝大醫學部教授,1948年引揚回日本)與Kerr的故事。

  3. 蛋黃酥 說:

    這位Kerr先生,邱永漢書裡也有提到過。
    邱永漢也是台北高校校友,這大家都知道。
    沒記錯的話,當時他是從台北高校尋常科(中學部,讀四年)讀起,
    然後直升高等科畢業,共在台北高校待了七年。
    據說尋常科比高等科更難考。

  4. 逸峰 說:

    之前我們討論過有關Kerr是否和狄寶賽會過面,其實有你這段查證,我的問題已經不重要了。
    講句大膽而沒根據的臆測,懷特公司內部一定有CIA的成員,當年美國對蔣介石其實監控是相當嚴密的。很可惜台灣人戰後沒有密切與kerr保持關係。當時也沒有網路,否則蔣介石政權的欺世謊言,會提前解構。

  5. wf_chn 說:

    原来美国人想把老蒋搞下去,也没能得逞啊
    老蒋还是有点本事的嘛


    [站長回覆]:美國總統杜魯門討厭蔣介石,本來也已放殺蔣介石了。蔣才會下野,由李宗仁接任,國民黨軍才會兵敗如山倒。

    蔣介石逃亡到台灣後,陸軍全是殘兵敗將不堪一擊,海空軍則還有國共戰爭末期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實力。所以1949年底到1950年初,中國東南沿海的制空、制海權還算在蔣介石手上,蔣介石在這時還三不五時派蔣軍空軍到上海、福建亂炸一通,派海軍去騷擾福建浙江沿海;解放軍雖然接收一批蔣軍海空軍投降將校,但毛澤東不敢用,毛也怕派這種飛機來打台灣時,直接向蔣介石投誠。

    蔣介石並沒有什麼大本事。1950年救了剛逃到台灣的蔣介石的最大恩人,是毛澤東!

    毛為了證明自己存在,與世界各大國平起平坐,於是發動朝鮮戰爭(順便把國內的舊蔣軍部隊消化掉)。

    是因為韓戰才救了蔣介石!使得台灣重回美軍保護傘下。這就是台灣被美援,台美軍事結盟的背景。

    蔣介石是軍事低能(李宗仁說的),日華戰爭也不是蔣打贏的,是美國打贏日本,蔣可沒有打贏日本。

  6. 路人甲 說:

    “蔣介石是軍事低能(李宗仁說的),日華戰爭也不是蔣打贏的,是美國打贏日本,蔣可沒有打贏日本。"

    這句話,太具歷史意義了!
    日華戰爭依世界史看,是美國麥克阿瑟打贏日本,而投降的…
    蔣可真沒打贏日本。
    然後.蔣軍開始貪婪的接收…
    蔣介石只會讓出土地給日本…偶而才抓人家一下養…;
    如果沒日本的偷襲珍珠港;
    就沒有美國麥克阿瑟的打贏日本;
    那中國東部全部沿海現還全受日本統治;
    藉由日本人的水準.改造腦殘.天天鬼叫"民族主義"的中國;
    中國沿海人民的生活搞不好已全面改善提昇喔!
    現我都感覺..
    提昇第三世界國家的生活水準(如:黑色非洲.尤其中國)
    只有靠最有力的殖民地模式..
    才能改善生活水準
    不然那些地區全都是貪婪的軍閥.惡紳…
    再加思想教育的腦殘…一句話…沒救;
    (實際的國際現象也是如此發展!!)


    [站長回覆]:我也是這麼想的。大東亞共榮圈的理想,遠比蔣毛任一個去搞中國都還好。

    台灣繼續被日本植民,1950年代就可能有議會政治了(1935年就有初步地方選舉),台灣本島人與日本內地人的差距會消失。雖然沒有像現在百分百民主及自由,但看不出日本植民統治會比蔣幫國民黨在台灣獨裁、白色恐怖還差。

    這不是推崇植民或軍國主義,而是指責日本軍國主義的同時,別忘了蔣介石、毛澤東更是標準的軍國主義者,更是恐怖植民者。日本不打中國,中國一樣會因內戰死了數千萬人!

    戰後列強退出非洲,讓各國獨立,六十年來,非洲很多國家的生活並沒有進步,一樣是內戰連連,飢荒遍野。

    又日本的珍珠灣事件(中譯:珍珠港),並不是日本想佔領夏威夷、美國本土、美洲,日本也無暇也沒有能力打敗美國;日本的策略,是以戰逼和,希望以閃電戰術,讓美國損失慘重,日本並沒有要美國賠$或割讓領土,日本要的只是「日米停戰協定」、「日米互不侵犯條約」罷了。如果美國跟日本簽下這種外交合約,就等於美國承認日本在大東亞戰爭期間的亞洲勢力範圍。

    這是日本打珍珠灣之最終目的。不過歷史的走向並非如此,美國的戰略是力戰日本到底,不與日本談和,太平洋戰爭就此展開,最終結局就是日本吃兩顆原子彈。

  7. ak47 說:

    日本的策略,是以戰逼和,希望以閃電戰術,讓美國損失慘重,日本並沒有要美國賠$或割讓領土,日本要的只是「日米停戰協定」、「日米互不侵犯條約」罷了。如果美國跟日本簽下這種外交合約,就等於美國承認日本在大東亞戰爭期間的亞洲勢力範圍。


    感謝版主
    日本轟炸珍珠港的目的
    也困擾了我很久
    經您這麼提醒
    也覺得蠻合理的
    其可能性真的很高


    [站長回覆]:前陣子看雲程先生的823文章,推論就是當年共匪砲擊金門的目的,不在佔領或戰勝(我也不相信蔣介石、郝柏村所說的823是他們勝利的鬼話),而在於透過砲擊來逼美國表態,測試美國反應,甚至逼美國官方出來跟共匪簽「停戰協定」之類的外交文件。1958年的時空,共匪與大多數西方民主國家還沒有正式邦交,共匪是以砲擊事件來逼西方國家與牠對話。

    雲程的雙魚鏡:視野下的八二三(全)

    事後發現共匪並沒有佔領金門的作戰計劃,而且打下金門極可能反而切斷蔣介石與中國的聯結互動,可能會逼蔣介石在台灣法理獨立(實質已獨立於中國之外)。毛澤東顯然不是腦殘笨蛋,勝過蔣介石太多,但兩個都是混蛋。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停戰協定」的妙用跟本不在停戰,很多時候反而是促成對話,或承認目前勢力範圍!

    「日本真珠灣事件的目的在促成日美停戰協定」,非我獨見而創獲,但我個人也同意此觀點的。詳見:

    http://www.epochtimes.com/b5/4/10/31/n704927.htm

  8. ak47 說:

    [站長回覆]:前陣子看雲程先生的823文章…


    感謝站長提供更多的資料,受益不淺!!!

  9. 吳宏銘 說:

    《被出賣的台灣》座談會
    主講人:陳榮成教授
    日期:2007年11月4日(週日)早上10:00~12:00
    地點:圓山大飯店10樓-國際會議廳(台北市中山北路四段一號)

  10. 梅花神仙 說:

    你好,我看了您的文章,有一点问题,是您真的觉得民族独立不是那么重要么?我觉得日本的大陆政策是有很强的殖民色彩的。我并不是替共产党说话,但是我觉得日本殖民政策是以一个重商主义为原则的政府主导型经济政策,这种经济政策最后一定会引起殖民地的反抗。

    简单来说,我觉得日本的战时经济是很薄弱的,如果没有美国,甚至灭掉蒋军,我也很怀疑他能不能支撑很久。


    [站長回覆]:「民族獨立」是毛澤東教你們的概念啦,是民族主義的一種。

    從歷史上來看,1940年代的日本,起碼還有現代國家的法治概念,也有一定的科學文明基礎,比蔣毛二人來領導中國都好太多。

    我們才不管那麼多,誰能給我們自由、民主,好日子。今天就算美國日本來管台灣,台灣人七成都贊成,都比被中國管好太多。

  11. 訪客 說:

    >>>我并不是替共产党说话,但是我觉得日本殖民政策是以一个重商主义为原则的政府主导型经济政策,这种经济政策最后一定会引起殖民地的反抗。

    殖民政策的統治形式本來就都有一個共同的定數,那就是遲早都會結束.
    但是,殖民者的撤離,不必然是因為殖民地的反抗,而是由於利益的減少.
    撤離不僅僅是被統治者的希望,也是統治者的希望…

    相較於歐洲各殖民者前輩,新起的日本,在殖民思想上反而比較偏重在法政
    然而,當落後國家的政治經濟政策在之後出差錯時,一定會規責於以前的殖民政府.

  12. cato 說:

    >當年共匪砲擊金門的目的,不在佔領或戰勝(我也不相信蔣介石、郝柏村所說的823是他們勝利的鬼話),而在於透過砲擊來逼美國表態,測試美國反應,甚至逼美國官方出來跟共匪簽「停戰協定」之類的外交文件。

    吳祥輝「驚喜挪威」一書有提到此觀點。


    [站長回覆]:這其實只要用一點腦筋,再上一點國際情勢邏輯,就可以得到的結論。就跟「台灣地位未定論」一樣,不過是國際常識罷了。

    823時美國等西方主要民主國家並未在外交上承認共匪,但因為823砲戰能讓共匪的外交代表與美國外交代表坐下來談,就算沒談出結論,就是共匪外交上的大勝利。

    無奈台灣白癡還很多,不少人以為823砲戰保護了台灣這種詐騙的觀點。

  13. HILLROAD 說:

    真高興著本書可以在台露臉﹐此書剛出版時我讀後很震撼﹐可是在台是禁書﹐我已過世的姐夫於一九九零年來美暗度陳倉的偷渡一本回台在同伴之間傳閱﹐閱讀此書後無人不恍然大悟臺灣當時的事實的真相﹐因為我們都讀他們的歷史地理聯考考他們的歷史地理﹐坦白說 來美數十載 臺灣的城鎮都搞不清楚 ﹐更談不上臺彎歷史﹐有時還被兒孫訕笑 ﹐真是汗顏。

  14. 0.0 說:

    http://blog.udn.com/blackjack/4258688

    奮青對翻拍電影的批評很有趣

  15. 北投埔 說:

    清水美里さん送我《台灣電力資料目錄》,目錄14頁 『6.日月潭發電所建設ニ關スル書類』。
    番号 1 標題 「フオート技師招聘ニ關スル 大倉商事ヨリノ文書」S5.8.8
    這進件文書可能解決J.G. White Co. 何時來台灣之問題。她也送我這資料影像檔,我拜託大前輩吳國安幫我解讀。

    這信函稿紙是大倉商事電氣係,日期是1930(昭和5)年8月8日,信紙表頭是「アルゲマイネ電氣株式會社 日本總代理店」
    信函要旨一、台灣電力水車關係フオート技師之件

    1930年8月8日
    臺北出張所,以下:
    謹啟:一、臺灣電力水車關係フォイト技師之件
    Xxxxに關し,xxxxxxxxxxxxx確xxxx通り拜誦候なり。早速當地レイボル商館齊條氏と打合せ侯たるに,フォイト社水車專門技師は日下東京に在るも,今月二十日より朝鮮松興に用事あり,朝鮮滯在は三週間の予定に有之從って臺灣へ出張致し得るは九月中旬過ぎに御座い侯う。此件は松木社長と前記齊條氏と親戚關係有るやにて,齊條氏より松本社長に日月潭水車も長日月經てる故,幸ひ本關技師來朝したれば一度內部を詳細に調查せしめていと申出で,社長も其申出を受けられ次回上京の折親しく打合すべしとの返事を受けたれば,齊條氏は社長の御上京を御待ち,前述技師の出張の日取等御話致す考へなりし為書面等の御問答差控へ居りしとの事に御座侯う。
    專門技師出張の費用としては汽船、汽車賃の外に日當として約卅五圓位頂戴いたし度き樣で居り侯。調查滯在の日數は十日間位にて十分ならんとフォイトにては觀測致し居り侯依つて取り敢へず別紙即ち返事差上置侯。
    此紙御xxの上台灣電力と御打合せ (敬具)
    朝鮮の後直ちの渡台せしむべきか御緊電差上侯。

    根據在 New York Times、Wall Street Journal、Los Angeles Times檢索 J.G. White Co. 會發現,這家公司與菲律賓有很濃厚的關係,積極發展亞洲的業務。
    1. 『MANILA ELECTRIC R.R. & LIGHTING』Wall Street Journal (1889-1922); Sep 17, 1919;
    2. 『FILIPINOS DESIRE TO HOLD ROAD ROY C. BENNETT.』Los Angeles Times (1886-1922); Mar 17, 1922;
    3. 『SEEK TO GET STOCK IN MANILA ELECTRIC』New York Times (1923-Current file); May 6, 1925;
    4.『MARCONI PREPARES TO TALK OVER PACIFIC』New York Times (1857-1922); Feb 6, 1913;
    懷特工程公司與馬尼拉電力、鐵路都有密切的關係。第4篇 Marconi 無綫電報公司建太平洋兩邊的電報站計劃。

    在《台灣日日新報》檢索「フォイト社水車」、「フォイト社」、「フォイト技師」、「フォイト」等名詞,結果是0。
    在《台灣日日新報》檢索「モルガン」、「モーガン」、等名詞,結果後者是0,前者與日月潭有關者10條如下。 
    21. 1930-05-12『日本政府の外債賣出 モルガンシンジケ-トで』
    22. 1930-11-02『日月潭外債は モルガンで引受 大體確定した模樣』
    23. 1931-06-27『肩を入れて吳れた モルガン財團の好意 幸運を齎したフーバー景氣』臺灣電力。
    24. 1931-06-27『肩を入れて吳れた モルガン財團の好意 幸運を齎したフーバー景氣/機會を』
    25. 1931-06-27『肩を入れて吳れた モルガン財團の好意 幸運を齎したフーバー景氣/酬いら』
    26. 1931-07-30『モルガン氏 ロントン著』
    27. 1933-04-21『大統領の措置は現狀で最上手段 モルガン氏が聲明書』
    28. 1933-05-26『モルガン商會のからくり暴露 リンドバーク大佐 財務長官らも關係』
    29. 1933-05-27『モルガン商會の脫税に 米の諸名士が關係 元大統領ク—リツヂ氏や 財務長官の身邊も危い』
    30. 1933-05-30『ウ財務長官が進退を一任 ルーズベルト大統領に モルガン商會問題で』

    這樣其實還是無法證明1929~1930年間(J. G. White Engineering Corporation)是否來台灣替摩根公司(J. P. Morgan & Co.)做日月潭的可行性做調查,但其可能性很高,而且要派員來,就近從亞洲派員來台灣。

  16. 清水小姐的回應與SC兄的回應 說:

    東京外國語博士班研究生清水小姐的回應:
    フォイト社是德國的公司Voith
    不是美國的懷特公司,
    所以我們的調查需要重新開始,

    北投埔原本以為替George Kerr 著作:Formosa: Licensed Revolution and the Home Rule Movement 1895-1945 (Univ. press of Hawaii, 1974) 提及 的事,找到一個支撐,沒想到一下子就變成泡影,日本人不用英文字母來表示外國公司或人名,對於外國人想回復歷史真相,產生很大困難。

    所以,SC兄的回應,Civil Affairs Hand Book, Taiwan(Formosa) Economic Supplement, OPNAV 50E-13, Office of the 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 Navy Department., P.91, 上面有關Jitsugetsutan的參考資料, 並沒有談到J.G. White替JP Morgan作Survey的參考文獻,也間接否認George Kerr 著作之精確性。

    日月潭水車確實是德國的Voith公司產品。

  17. 北投埔 說:

    終於又回頭來看,懷特 J. G. White與日本時代的關係,J. G. White與Stone & Webster在1941年前,都在菲律賓有事業版圖,因此,這2公司派員來台灣是輕而易舉。

    至於會有何結果,要時間去挖

    葛超智應該是有所本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