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一中講堂

本文發表於 2006 年 12 月 20 日 21:41

dscn7968.JPG

剛修復完成的台南一中講堂(小禮堂);國立台南一中,為日本時代原台南州立台南第二中學校。

講堂為昭和3年(1928年)所開工興建,負責為台灣總督府營繕課。

當年台灣第一批中學校是由總督府籌備,之後因台灣籌備台北帝國大學、台南高等工業學校、台北高等商業學校、台北高等學校等更高級的教育設施,才將中學校交給「州」等級管理。

南面的迴廊,且正好接到本館的玄關。講堂北面沒有迴廊,原因是台灣正北面幾乎不會有日照:

dscn7996.JPG

迴廊上的門:

dscn7997.JPG

講堂的講台。我1984.09-1985.04,全班都沒去昇旗典禮,在這裡練唱歌。我們班是以合唱團組成的一個特別班,來自高一各班音樂課成績優良者,班上同學臥虎藏龍。我們下一屆就無此編制了:

dscn7982.JPG

講堂的講台。回復到日本時代原貌,孫文像、蔣幫國民黨黨旗就丟掉也好:

dscn7992.JPG

從講台看下面。為慶祝講堂整修完工,舉辦台南一中校友陳錦芳博士(1936- )畫展:

dscn8004.JPG

陳錦芳博士(1936- )畫展:

dscn8006.JPG

西面的山牆,「仿羅馬」建築特色:

dscn8041.JPG

「仿羅馬」山牆。台北帝國大學圖書館也是此西洋建築特色。

dscn8000.JPG

這次整修讓這花窗重現天日(或仿舊照片重製?),是美好的重現。我唸書時,這窗被填起來,畫上蔣幫KMT(Kill Many Taiwanese)的十二道光芒醜惡黨徽。

dscn8001.JPG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34 回應 針對 “台南一中講堂”

  1. WANG1967 說:

    以前那棟舊的美術館被拆掉了!
    那棟很爛,好像是KMT來之後,金龜榮後建的,常漏雨。
    請問這建築物的建築師是誰?


    [站長回應]:那叫「藝術館」,我當然有印象,它約略與科學館同期,是1960年前後作品,它是接著紅磚的本館蓋,好像間隔才離兩、三公尺。但與紅磚本館視覺上毫無關係。一樓工藝,二樓美術,三樓音樂(我因為合唱班的關係,去這座建築的次數大概是你五倍,天天都要去)。那房子外觀是噴水泥砂漿的;可惜我不知建築師是誰。

  2. WANG1967 說:

    我是說小禮堂的建築師或者是高三紅樓的建築師(日本人)?
    比州廳晚吧?


    [站長回覆]:比州廳晚。其實,日本時代是沒有「建築師」這個行業(民間自由業)。公共建築物、都市建築物是由具官方公務員身分的建築技師、建築技手設計,至於農舍三合院、廟宇並沒有特別管制,由民間自理。

    所以大部份日本時代建築物的設計人大部份是「無名英雄」。在談日本時代建築物的設計人,通常我們是以當時的主管(課長)為名。那些建築物最後、最大的簽名欄是那位主管沒錯;但我們很難去探究,這位主管在設計過程是全程主導(甚至細節),或者只是屬下設計完圖畫完後,主管簽個名而已;但無疑的,這位主管負最後責任,所以我們通常以這位主管之名,當做這日本時代建築物的建築師。

    當初台灣全島中學校是由總督府籌備,建好後才交給各州管理(台南第一、第二中學校當然交給台南州)。國立台南一中講堂(小禮堂)是總督府營繕課負責的,當年的營繕課長是井手薰。我文中指出它與台北帝大(台大)部份校舍長得很像,台北帝大也是總督府負責的,跟台南一中禮堂(1928開工)約略是同時。

  3. 孟宗 說:

    高三的時候看那面山牆上的「倫巴底飾帶」看了一年,後來讀李乾朗老師的那本古蹟入門時記得特別清楚。:)

  4. 無尾熊 說:

    1.若能向校方或其他舊校友借舊照片比對更好
    2.當年的名字好像就叫閱覽室,就是K書的地方[沒人會告訴你這建築物的由來…],兩旁牆上的確貼著一些亂七八糟的標語….。不過我倒是很懷念閱覽室北側的小花架…..
    3.足下當時唸書的校長好像是STANDING吧


    [站長回覆]:我跟Standing同一年進台南一中(所以我就沒遇到李安的爸爸李昇了)。

    張逸群老師當年是Standing帶進來的(據說是Standing的學生,兩位都是公民科,Standing的名字當年列名在公民課本編輯委員),現在張逸群老師都做校長了。

    我那時是做閱覽室沒錯(夜間自修室,白天好像沒什麼作用);我畢業後它變成老師辦公室。南一中因為後來有蓋新的禮堂(本部、二部各有一座),所以這個老講堂就沒再做集會堂功能了。

  5. Richter 說:

    本來的屋頂是什麼材質呢?
    總覺得整修後的屋頂很奇怪。


    [站長回覆]:它現在用的不是日本時代常用的日本文化瓦。至於原始屋頂面用什麼材料,我可能要查查看。
    戰後1980年代它一度用的是紅色鋼板,這次整修把亂加上去的拿掉了。

  6. lulu 說:

    好親切 我也是這裡出去的
    以前高三15班的教室就是正對這棟建築 還有那個被圖掉的黨徽
    高一的時候這裡是看報紙的地方 角落是一中青年社的地方
    後來 變成老師辦公室
    常在這裡找林周彬老師問物理
    其實 高二那年 這棟建築傳出要被拆掉
    後來聽說是台南地方的人 還有校友會的反對才被保留
    只有整修裡面 變成辦公室
    應該是幸好吧

    聽說 台灣第一個醫學博士杜聰明創辦的高醫原本的舊三棟歷史建築也要被董事會拆掉
    知道的人或建築界可以瞭解一下
    或對校園發展與歷史建築的融合提出意見嗎


    [站長回覆]:高雄醫學大學想拆創校的校舍,我耳聞了。

    基本上,那幾棟校舍並沒有建築上的美學價值(並不是很特殊的建築物),但對高醫的校友有歷史上的價值。

    現在是民主時代,高醫又是私立學校,除了高醫自已,沒有外力會想去拆那三座創校老校舍了。

    所以,高醫校舍保存100%是高醫師生、校友、董事會自已要去面對的問題了。話說回來,高醫的董事會若有文化水準的話,不會輕易拆掉的。

    一個事業有成的校友,回到母校,發現他當年的空間還在,常是會毫不猶豫就掏$寄付母校的;反之,如果回母校發現什麼都不在了,面對的是一群不認識沒感情的晚輩,通常是連回去都懶了。

    希望高醫的董事會不至於這麼笨才對。

  7. Tony 說:


    我們是同一屆的嗎?
    好久沒聽到Standing這稱謂了….

    我記得我們念書時
    小禮堂的屋瓦是黑色的銅片吧?
    但奇怪的是這次整修似乎沒有恢復原樣?

    趁這幾天回台南
    到一中逛了一下
    天阿
    整個校園的景觀真是慘不忍睹
    新蓋的大樓一棟比一棟醜
    施工也相當粗糙
    一中真的需要一個好的校園整體規劃
    而不是找到空地就亂蓋一堆建築物
    再看看整修中的紅樓
    硬要加上一個莫名奇妙的璧畫
    匠氣且又突兀
    好像是某個校友的大作吧?
    真是讓我聯想到台南公園的念慈亭
    且在 歷史建物上加添非原風貌的結構
    應該是有問題的吧?


    [站長回覆]:我1980年代印象中講堂的屋瓦是水泥瓦,看起來黑色可能是久了髒污了。

    就我對歷史建築古蹟的了解,屋瓦是老建築物幾乎都會換過的東西,甚至有些百年建築可能換過三、五遍了,原因是構材爛掉會漏水,導致每二、三十年大概就有一次找包商把屋頂結構重做。有些學校馬馬虎虎,新換上的屋頂鋼架竟然與原比例不同(例如1980年代台南師範本館),有的學校還亂換屋瓦,換上了靈骨塔、中正鬼廟、殯儀館在用的琉璃瓦(例如1980年代台南師範本館,後來又重修回來真正原貌了),這群中國人簡直是美學觀爛到爆。

    台南一中講堂屋頂現況,我相信事前有所考證,並經專家學者審查,我相信是有回復最原始原貌,只因為大部份滿南一中人沒看過原貌,所以去看時覺得怪怪的。

    你講的校內牆面浮雕我也是很感冒,我幹的不是浮雕本身(雖然我也不喜歡那個作品),而是浮雕的位置,竟然放置在一面很漂亮的紅磚牆上。當時沒有美學觀的校長,及浮雕作者恐怕要負一點責任。浮雕可以放的地方很多,也可以做到感覺不錯的,南一中那種作法是錯誤示範。作者是校友沒錯,畢業後去考國立藝專,目前是專業藝術家。

    又台南公園念慈亭,可以看我另一篇文章:龍應台一定贊成拆中正廟

    現在要做南一中校園規劃來不及了,恐怕要等三十年後現有的醜建築物逐一淘汰後,再來重做了。南一中校史上最重大的校園計劃,是史振鼎校長時代(我唸書那時代),委託台灣省住宅與都市發展局做的那次。因為1983年豐原高中禮堂倒塌死了三十多位新生,政府下令所有省立學校校舍設計不委託一般建築師及顧問公司,收回由省府下屬工程設計單位設計,那批公務員設計的美感及創意都不好。

    這位史校長不知怎麼的,那麼喜歡大興土木,拆了舊劍道場(圖書館),把整個學校配置都變了,據說本來紅樓本館要加高到三層(後來是沒做),紅樓優美的木窗被他換成很醜的鋁窗。

    那次校園規劃把二部搬回來本部,本部南北向操場廢掉,二部變宿舍及運動場(全世界罕見的東西向運動場,真是靠夭到沒力)。

    台灣的學校校長,在戒嚴時代都是一群外來政權人士,這些人是來做官不是來辦教育的,是來洗腦教化你們台灣人的,終生職校長甚至與此校完全沒有感情,來你學校是為了昇到另一個志願更好的學校。來了常亂拆校內重要的象徵,這些人根本沒有能力欣賞日本時代美好的事物。

    台中一中比台南一中更可悲,他們創校紅樓,早在1970年就莫名其妙拆了,說它是危險教室絕對是騙人的,跟台中一中同時代幾所中學校的本館紅樓,至今三十多年後還活得好好的。如果創校時的建築物有美學上的意義,本來就該再加入歷史意義,而去保留它(如果創校建築物沒啥特色又醜,拆了我倒沒有意見),不然你校友回校,景物不再,我相信這種學校不會有啥校友向心力,也不會成為一流學府。

  8. Tony 說:

    記不記得以前藝術館的前面
    還有一座日式風格的水池
    以及一座石燈
    不曉得被哪個豬頭給整個的拆除了?


    [站長回覆]:應該是藝術館(音樂、工藝、美術教室)拆掉改建大樓時,整個拆除的。

    那個日式庭園很漂亮,我記得美術課要畫水墨畫(以前叫見鬼的國畫,外國畫風竟然叫國畫)時,老師(蘇振焜)帶我們去見識那些石頭,原來水墨畫中怪異石頭、奇特山景的畫法,都是有本的,不是單純繪畫的筆法技法,而是真有石頭長那個樣的。

    那本來是生活美學最好的教育場所,就活生生毀了。

    本來建築物拆掉重建是正常循環,再正常不過了;可是,毀掉美的,新建的卻是醜的,這就很Orz了。

  9. Lacumbre 說:

    難得在這裡找到一中的一些消息–更何況也是來自
    跟我差不多同時期待在一中的校友….

    我是1983-1986在一中, 畢業超過20年了,有時很難相信
    是真的..一眨眼就20年了….一中校景變化很大了, 我心中的記憶還是二部
    的小高一, 過了地下道的高二高三….還有藝術館 游泳池…

    是啊, 如果回去已無熟悉的建築,怎麼說服自己當初真的待
    過這ㄦ呢…?

    一中校友們… 加油….也為板主對抗泛藍一些惡搞的
    行為表示感佩!!


    [站長回覆]:您好,您跟我是同屆的。我們跟Standing是同一年入校。我們都沒見過李昇(只聽過有老師提起其名)。

    不過我知道李昇退休後的宿舍是我們高二3班圍牆外。,教室是L型轉角,牆外的路也是L型轉角,他宿舍就在轉角處。印象中他家門口有塊石碑放在門柱上,上刻「泉廬」二字。

  10. Tony 說:


    我晚兩位學長一屆
    不過空間的經驗確是一致的

    記得以前還有一位拉教官
    有一次高一上游泳課
    我還在更衣室滑倒


    [站長回覆]:拉教官是我們那一代南一中人的集體記憶,相信很多人懷念他。

    以前還有位二部老教官丁明清教官,大概十多年前我在救國團台南學苑(不是成大光復校區對面那間,是在富農路)有遇到他,他在那裡做管理員,有跟他問好。

    還有一個很帥的憲兵教官陳貴彥(那時是尉官),後來轉去慈幼高工,十幾年前我在當海軍少尉狗官時,從台南開車去左營(我當時就開車進營區了,所以後來陳致中開車到海軍總部根本沒啥了不起,他比我還晚七、八年),經過慈幼時,看到他在維持交通秩序,我穿海軍卡其色軍服,還開車窗向他打招呼咧,大聲叫他名字。

    南一中時代有位上尉還是中尉教官陳慶霖(據說是輔大歷史系畢業),他後來再去政戰學校進修,目前在成大做主任教官,應該上校了,我回到成大做老學生,遇到他還向他問好,他見到我這個二十年前南一中的學生也很高興。

  11. Tony 說:

    離題一下:

    我一直納悶鶯料理為何不能被成功的保存下來?
    以一個全台僅存的日據時期的料庭及飲食空間的意義而言
    即便現況很差
    但應該有其保存的必要性吧?
    以臨近的柳屋料理為例
    都能夠重建復原
    就技術上或歷史建築意義上
    我想不透鶯料理的問題究竟出在哪?
    更何況鶯料理的規模似乎還不只有那兩棟木造建物….
    版主知道其中緣由嗎?
    其實若能被好好保存
    鶯料理可以作為台南的飲食博物館….
    不解


    [站長回覆]:你沒有離題。鶯料理是我們台南一中的校產。

    它本來是來台日本人的私產,戰後,所有日本人私人不動產、日本人建設的公共不動產,統統被蔣幫國民黨政權劫收了。有的納為公產(例如總督府、郵便局、州廳等等),有的被國民黨吞了(太多了,幹),當然有的被劫收大員(有的是中國人,有的是半山,幹)登記成他自己私產了。

    戰前,台灣重量級畫家廖繼春本來在長榮中學(長老教中學)任教,1942年轉到州立台南二中(今台南一中)任教,戰後,校內的日本人教師紛紛回國,廖繼春是台灣人且是資深教師,就在那段空窗期,不知是他志願出來,還是留下的老師公推的,他就擔任代理校長。

    他是台中州豐原人,但戰前在台南住了十幾年(基督長老教會的長榮中學及林茂生博士聘他來任教)。他知道台南市內有十幾處原日本人私產,當時算已是無主的不動產,於是他在代理校長期間,把十幾個等於是無主的日本人私宅、私產,搶先登記在台南一中名下,給台南一中使用,重點是,私產沒有進他私人口袋。等到中國人校長來正式劫收台南一中時,廖繼春就離開台南,回到家鄉附近的台中師範了,後來228後,再去台北台灣師大任教到過世。

    我們南一中人,除了戰前戰後那段時期的老學長會知道,絕大部份都不知道國寶級畫家廖繼春曾是我們的代理校長,南一中校史也沒把廖繼春當做是正式的,甚至有些校史檔案文件記錄根本沒提起他。

    戰後來劫收的那群中國人,最擅長把日本時代的歷史銷毀,功勞變他自己的。別說是廖繼春,我們台南一中日本時代創校校長,我相信全校現有師生裡,能說出創校校長名字的,不會超過五人。理論上校史室、校長室內,會擺放歷任校長玉照的,戰後很長一段期間,台灣在日本時代創立的老學校,不會擺日本時代的校長進去,日本時代校史仿佛人間蒸發了一樣。

    最好笑的是,台灣第一學府,台灣大學,一直到1980年代,還有一群校內神經病中國人教授堅持,創校年代該從終戰後才算起,日本時代的台北帝國大學不算。這種腦殘的中國豬,連簡單真實歷史都不敢認定,你想他們造了多少假,編了多少騙人的學術成就。

    鶯料理成為台南一中校產後,就分配給台南一中的老師住。期間有多少人住過我是沒研究,就我所知,最後是給一位我們唸書期間早已退休的中國人老師(故不詳其姓字)在住,就這樣讓此人住到死。

    為什麼鶯料理不修復?就我所知,當初去審查的學者專家,觀點是:它本身已殘敗不堪,若要修復,不能算是「古蹟、歷史建築」修復,而等於是「重建、新建」了!鶯料理該如何處理,當初的學者專家沒有定見,但反對它列入古蹟或列入歷史建築。

    如果所有權人(台南一中),市政府,願意花幾千萬,把它修復(其實等於是新建了)到原貌,那群專家學者並不反對。他們有意見的是,古蹟的指定不能太浮濫,不能把一座只剩兩片牆壁的殘蹟,列入古蹟,再花大錢重建新的。當初霧峰林家在921後重建,這派學者專家也是持此立場,認為倒成那樣,不應再以古蹟名義去修復重建,林家有錢,政府有錢,要照原樣重建新建,學者專家並不反對,但反對納入古蹟的領域內。

    那群學者專家並不反對以「新建標本」的方式,去建一些「新」傳統建築(只要錢夠多,市府當然可以自己決定該怎麼花,所有權人當然可以自己決定),他們只是反對這樣新建的處理手法,與古蹟保存混為一談。他們的邏輯也很清楚,並不是任何一座老房子都該無條件留下來,不然人類就無法進步了,都市就凍結在某個時間點。建築物的不斷拆建循環本來就是人類文明的一部份。該保留的,值得保留的,原貌尚存的,才留下來。

    以上是當初決策時的想法。不過感情上,我個人是支持以公部門預算,花大錢去「新建」鶯料理的。

  12. Tony 說:

    http://www.wretch.cc/blog/Tonycwwang&article_id=1953745

    這是05年拍的一些鶯料理的照片
    不知現況是否已被拆除?
    因之前聽說登革熱的事件鬧得沸沸揚揚


    [站長回覆]:我很久沒到那一帶,所以不知現況。下回有經過再報導一下。

  13. Tony 說:

    其實我覺得爭議點就在此
    在現今的文資結構下
    沒有被指定為歷史建物或古蹟
    就表示很難要得到經費去修復

    我當然贊同審查委員的原意’
    但這樣的標準是否因地而異
    或作法是否反而毀了一棟可能很具指標意義的庶民建物?
    畢竟這樣的一棟料亭
    在台灣建築史上有其獨特性 且放眼全台也沒有類似殘存的個案
    更何況 他在都市的紋理上還扮演著饒富興味的銜接角色

    北投公共浴場當年坍塌的狀況
    可能不會好到哪裡去
    但現在的景像卻頗令人欣慰

    我想當年許陽明堅持列入古蹟 是一種不得 已的技術性策略吧?
    對照吳園中的柳屋
    為何會有兩種不同的標準呢?
    論規模或獨特性 以及庭園的豐富度
    鶯料理規模及精彩程度遠高於柳屋

    以下是一則剛剛找到的新聞…..
    殘念….不知學長是否有法 “槍下留屋”?

    中國時報 2007.09.11 
    天壇同意 認養鶯料理
    趙家麟/台南報導

    結構嚴重傾頹的日治時期酒家建築「鶯料理」,環境衛生問題一直無法獲得具體改善,十日市議員洪玉鳳出面協調,首廟天壇答應拆除舊建築後,將對周遭環境進行認養。

    然而,對於「鶯料理」建物終將面臨拆除的命運,許多文化界人士聞訊後,仍感到十分不捨。他們說,不必拆房子,環境衛生也可以整頓好,兩者不相衝突,部分人士決定再做最後努力,找天壇洽談認養方式與修繕保存的可能性。

    昨天,洪玉鳳邀請相關單位協商,「鶯料理」管理機關台南一中表示,學校行政會議已決定拆除,並且盡可能在最時短時期內執行。由於台南一中與市府對於「鶯料理」的土地,未來還有「以地易地」方案,在管理機關移轉前,環境管理維護問題,仍是協商的焦點。

    最後,在台南一中同意,與市府以地易地都市計畫程序未完成前,將無條件讓天壇協助拆除該古厝,並進行後續維護管理,里民惡夢終於能夠消除。


    [站長回覆]:我想那群學者專家的想法基本上沒大錯,鶯料理如果要修復(應該說重新建),台南市政府(主管單位)、台南一中(所有權人)自己要想辦法,不該動用古蹟、歷史建築的預算。

    不過,台南市的古蹟預算,也是仰賴上級政府補助,市政府自己不太想用自己的錢。

    許陽明副市長也離開台南很久了,看來鶯料理可能整個不保了。球還是回到市政府手上。

    我小時候遇到搶救古蹟的事也是熱血膨湃,年長後,倒是比較看得開了,正常建築的汰換循環本是人生常態,古蹟歷史建築指定也應該有一定的邏輯標準及程序。

  14. Lacumbre 說:

    好不容易又有點時間回到這個網站, 更仔細看這個網站的文章,
    感謝版主的用心!!!

    前面文章提到一些教官及美術老師(蘇振焜), 我都還有印象.版主
    很厲害,竟然還能找到他們的下落! 蘇老師還是我當時高一十班的導師,
    後來畢業多年後(好像是民國8X年?)聽說他車禍往生了…陳貴彥不知
    是否還像當年那麼帥?? 😛 小禮堂我也很有印象,因為我是高三十七班,
    就在小禮堂的斜對面. 以前的武道館(? 圖書館)也是很可惜,我記得那時
    會在它的後面面對游泳池的那面牆上看報紙副刊….

    我個人大學畢業,服役,出國念完碩士後就回國待在新竹園區,一轉眼也十來年了.
    有機會回台南經過成大, 如果時間許可,都會再回去一中走走.有時當然
    有些感慨,因為同窗多已星散,音訊杳然, 多年不見了.

    對我這種即將步入4字頭年紀的人來說, 開始感覺人生不像想像中的那麼
    長. 做很多事開始有些時間的迫切感–或許像這種走入青春尾巴的人,
    會有一些最後殘餘的多愁善感吧.

    祝所有年紀相仿的一中校友,在我們漸漸不再那麼年輕後,能讓自己人生
    越活越精采,自在,快樂!

  15. 蛋黃酥 說:

    在下所讀的高中也很離譜,
    操場蓋個新講台就命名為「中正台」;
    新體育館就叫「中山堂」;
    新圖書館落成就叫「百齡圖書館」,理由是啟用那年正逢老蔣百年冥誕,不知是真是假。
    把一個地方、二流、無足輕重的中學搞得像中央政治學校一般。
    其實都是那鍋將近屆齡退休外省老校長的聖旨。1980年代晚期的事情。
    如果他現在還活著,很想問他,
    對當年(差不多二十年前)幾乎每天訓示我們要「為反共戮力」的這句話,
    現在要不要收回來改為「兩岸和解一家親」「”祖國”真美好」。

  16. Peter 說:

    我大概是難得高中換三個校長
    其實我國中也換了三個校長 哈! 殺手
    我1982入南一中 校長李昇(李安 李崗的父親)
    高二時教室 就是閱覽室南面迴廊對面那一棟(現在不知還在否)從樓上可以看到李校長宿舍 偶而可以看到兩兄弟回家
    高二是史震鼎 校長
    高三 忘記了校長名字 只知道他那時帶來自己人當總務主任兼我們的物理老師 不夠聽不懂 因為跟南一中風格不搭
    有點懷念
    舊劍道館(圖書館)我在那混了三年因為是軍樂隊 都在那練習
    四大金剛還在否
    高三教室剛好可以看到那KMT logo 樓下的梅花樹長到二樓高還採過梅子(那時候想 台南還長梅樹?)


    [站長回覆]:你高二、高三校長是同一人啊,就是愛演講的Standing

    Standing帶來的總務主任姓許,第二個字我忘了,第三字是「仁」。是教物理沒錯,我沒被他教過,但我知道這位老師。

    南一中現任張逸群校長,師大公訓系畢業,其實他也是Standing帶來的(Standing是教公民的,他列名一綱一本公民課本封底頁的編輯委員,不知你有沒有發現),那時張逸群校長大概三十出頭,印象中他是從台南市的一所國中調過來的,當年是帥哥一個,現在也還是啦。

    你畢業後那年,劍道館就拆了(拆時我高三),正在拆時我還跑去憑吊,跑進拆一半的建築物內,突然陸戰隊的拉He仔教官出現,本來以為他要罵我不顧安全,結果他問我是不是去憑弔,我說是,他就笑笑就走了。

    四大金剛在我們那個時代,剩下林光滿(據說是台大化學系畢業)還在,他專門教高二、高三社會組化學(他們聯考不考這科,但仍要教)及工藝。

    (四大金剛是指四個教化學的老師,名字中間合起來有「仕大金光」四字,那是1960年代的事了)。

    梅樹有好幾種啦,南一中種的那棵是在熱帶還勉強能活的品種;就像櫻花也好幾種,台灣開的櫻花跟現在日本在開的櫻花其實品種不一樣,台灣當然是熱帶的山區勉強可以活的。

  17. 不太乖的學生 說:

    我那時候的校長是李昇,我還記得他在畢業典禮致詞時說:他教出來的南一中學生都乖乖的巧巧的,這是他最感到驕傲的成就。

    他快退休時,就在高二教室圍牆外的一塊空地〈還是舊屋?忘了〉蓋校長宿舍。這是當時那個年代的慣例嗎?還是他背景比較特殊〈聽說他是蔣經國的人〉,待遇比較好?

    對了,我又想起來,高三紅樓一樓穿堂旁有一間神秘的小房間,好像是安全室,好像是管校園思想工作的。


    [站長回覆]:李昇校長退休後,是搬出學校原有的校長宿舍,就是住進你講的那宿舍,在高二3,4班旁的宿舍。

    近年來,因為李安的電影揚名世界,所以台南市長有意成立李安電影紀念館,這才發現,已過世的李昇房子是市有地。

    房舍興建的過程,恐怕是有奇怪的過程吧,就算有付錢「租用」市有地,那為啥一般人不能租用咧?

    至於李昇是蔣經國的人馬,可能性不低。依李安的自傳,他們一家是1951年才來台灣。這引起我極大興趣,1949年底,台中兩國就不相往來了,不通商、不通航、不通郵,兩國海岸都建立承綿密的海防部隊,實施海岸戒嚴。李昇一家為何可以1951年才來台灣,極可能代表他們是國民黨的特務黨工,才讓他們上岸的。(馬英九父親也是韓戰爆發,美國挺台灣蔣幫國民黨底定,台灣終於又有老大哥力挺,才全家從港九跑來台灣的)

    又李昇是江西人,蔣經國待過贛南,確有地緣關係。

    喔,那時台南一中豈止有管思想的專責單位,明的有教官、保防單位,暗的抓耙仔老師也一堆。1983年我新生訓練時,還有個老師在台上報告說,我們台南一中以前有很多匪諜,不安定,抓了以後才平靜下來,這老師我忘了是誰了,幹,想必是白色恐怖劊子手。

  18. Grass 說:

    林光滿! 哈….
    詞不達意, 吞吞死死, 化課兩册, 乱说一通, 瞎子摸象, 不知所云, 誤人子弟…
    他以前教理工班, 騎一輛50塊錢的老爺車, 但却有一付约500元的鎖鏈. 教科習包在布巾裏…
    唉, 这种詞不達意, 吞吞死死, 不知所云, 頭脑混鈍, 誤人子弟的人, 30年前早該解雇18次了…
    誤人子弟…誤人子弟…誤人子弟!!!!!
    哈….no mercy!

    =============
    [站長回覆]:你高二、高三校長是同一人啊,就是愛演講的Standing

    Standing帶來的總務主任姓許,第二個字我忘了,第三字是「仁」。是教物理沒錯,我沒被他教過,但我知道這位老師。

    南一中現任張逸群校長,師大公訓系畢業,其實他也是Standing帶來的(Standing是教公民的,他列名一綱一本公民課本封底頁的編輯委員,不知你有沒有發現),那時張逸群校長大概三十出頭,印象中他是從台南市的一所國中調過來的,當年是帥哥一個,現在也還是啦。

    你畢業後那年,劍道館就拆了(拆時我高三),正在拆時我還跑去憑吊,跑進拆一半的建築物內,突然陸戰隊的拉He仔教官出現,本來以為他要罵我不顧安全,結果他問我是不是去憑弔,我說是,他就笑笑就走了。

    四大金剛在我們那個時代,剩下林光滿(據說是台大化學系畢業)還在,他專門教高二、高三社會組化學(他們聯考不考這科,但仍要教)及工藝。

    (四大金剛是指四個教化學的老師,名字中間合起來有「仕大金光」四字,那是1960年代的事了)。

    梅樹有好幾種啦,南一中種的那棵是在熱帶還勉強能活的品種;就像櫻花也好幾種,台灣開的櫻花跟現在日本在開的櫻花其實品種不一樣,台灣當然是熱帶的山區勉強可以活的。

  19. Grass 說:

    你第一段顯示校長方針調整了…哈! 他曾說(憑我的記憶) “16, 17歲的年輕人, 兩個月不換一双球鞋, 表示动力不夠, 將來難有出息…”…

    哈, 他家老二(二中的)就常换黑球鞋…(一中是白球鞋)

    ===========
    不太乖的學生 寫道:

    2008-09-19, 8:38 pm
    我那時候的校長是李昇,我還記得他在畢業典禮致詞時說:他教出來的南一中學生都乖乖的巧巧的,這是他最感到驕傲的成就。

    他快退休時,就在高二教室圍牆外的一塊空地〈還是舊屋?忘了〉蓋校長宿舍。這是當時那個年代的慣例嗎?還是他背景比較特殊〈聽說他是蔣經國的人〉,待遇比較好?

    對了,我又想起來,高三紅樓一樓穿堂旁有一間神秘的小房間,好像是安全室,好像是管校園思想工作的。

  20. Grass 說:

    第一張相片, 背景巨大的那一柱, 使畫面变了有些那亇喔…

  21. KUROHAGI 說:

    我念一中的時間
    是1987~1990
    如果印象沒錯的話
    我們應該是最後一屆使用二部教室的
    教室來說
    還是日本時代建的教室最舒服
    尤其是高三紅樓
    高二那棟教室 冬冷夏熱
    我們同學還常往李昇的住家丟粉筆
    因為聽一些老師說李昇的事
    如退休前花大錢去整修他退休後要住的那棟宿舍
    對他印象不是很好
    至於史振鼎
    聽我們導師說 其實他實際年紀早就過了該退休的年紀
    都是虛報出生年 少了好幾年 才會這樣在校長任內掛掉
    掛掉的當時 還有跟史振鼎不和的老師要在學校內放鞭炮慶祝

  22. masako 說:

    虛報出生年 少了好幾年,
    是KMT’s中華民國的專利。還有他,馬的賊頭郝小一群專賣文憑製造印刷廠。


    [站長回覆]:1949年以前的中國是落後國家,連戶口制度及身分證件都沒有。並不是戰亂才丟掉或毀損,也不是沒帶著逃來台灣,而是根本沒有。

    他們來台後,出生年月日學歷是自己說了就算,即使有證人(保人),證人隨便說也無法查證。

  23. KUROHAGI 說:

    >>>我們南一中人,除了戰前戰後那段時期的老學長會知道,絕大部份都不
    >>>知道國寶級畫家廖繼春曾是我們的代理校長,南一中校史也沒把廖繼春
    >>>當做是正式的,甚至有些校史檔案文件記錄根本沒提起他。


    我應該是從廖繼春的兒子廖述宗老師那邊知道這事

  24. ggsadventure 說:

    在這裡看到好多自己故鄉台南的建築與故事, 真好.

    我找了一下,好像沒看到講忠義國小的武德堂(?)與太平境幼稚園,氣象局的18角樓的故事,還有台南女中紅樓…….還是我漏看了?


    [站長回覆]:我這部落格是生活隨筆,不是特定主題介紹。你講的這些我也都知道都去過,不過若沒有特別的獨家內容,我就沒寫了。

    太平境教會我就寫沒人寫過的設計建築師,請看: http://blog.kaishao.idv.tw/?p=198

  25. 訪客 說:

    看了好多關於台南一中的東西
    我是97級的小學弟
    很多東西真的都是畢業了之後才去回憶和珍惜
    我才剛畢業一年就好想回去一中的生活
    一中真的是個很棒的學校

  26. Henry Wu 說:

    請問你有你上一屆的合唱班(二年三班,導師是林安生教官)的聯繫(人)資訊嗎?出國十幾年回來誰也找不到了


    [站長回覆]:我不知道你們聯繫人是誰,不過現在Google這麼發達,你想得起多少名字,都丟給Google,會有令人滿意的結果。我以前開唸過學校的同學會(鄉下學校的),就是用這招,同學們也不是什麼名人。

    啊你若連名字都不記得了,就自己去撞牆吧。

    我幾年前有遇到輔仁大學吳濟聰教授

    http://www.im.fju.edu.tw/Chweb/Teacher/TeaDetail.asp?TeaID=T19

  27. 說:

    我是超級一中畢業
    因為我當初在成大當研究助理(洗瓶子).
    所以都會比較早到校
    我還是超級一中的工讀生.(開大樓樓門與所有的辦公室)
    我記得在靠近育樂街(舊兵仔市)這邊的餐廳
    我有次吃飯偷望出去有個小公園
    有日式流水燈座
    請問~這還在嗎或有整修嗎


    [站長回覆]:攝於2005年2月11日。這裡記得原本是凹下的,記得還有一棵椰子樹,近年填平了。

  28. smvv 說:

    看到了這篇文章,讓我產生了一些疑問想問問版主,到底國民黨在1949年來台後,對於台灣的古蹟保護是抱持怎樣的態度與作為?實際上又是怎麼做的?通常我們都會罵政府拆這拆那,但似乎都不會注意到國民黨的意識型態對於古蹟是怎麼的看法,包括日治與清代的這些古蹟,到底在49年後遭遇了如何的命運….?


    [站長回覆]:1980年以前,普遍沒有史蹟概念,除了國民黨政府1949後有意消滅日本統治遺跡之外,一般人民也不見得有此概念。舊建築物被認為是破爛的,不合時代的,拆了建新的叫進步。

  29. 不藍 說:

    1981-1984美好回憶,82-83年二年四班合唱班.班導是魏教官.難道合唱班的導師都是教官?高一時李昇當校長,高二時遇到史校長.還是懷念李校長的溫文儒雅,感覺父子三人的氣質相近.台灣不要分藍綠,只要分「藍」與「不藍」.

  30. 訪客 說:

    藍的人只投藍的票
    不藍的人就是選人不選黨

  31. ARSER 說:

    站長…你也是住台南學苑的喔!! me too!
    我是新台南學苑一蓋好就住進去的第一批(1984),
    在那裡住了兩年, 高一住611, 高二住311…
    丁教官是在第二年進去當管理員的, 我跟他很熟
    因為高一在二部時,他就是我們班的教官!!
    拉西教官當然大家都記得, 也很欣賞他
    後來主任教官好像是沈鐵民…..

    新的台南學苑, 在第二年以後, 一中的人就不多了!!
    那時丁教官也常找我談,希望我們能守規矩一點
    因為他時常幫我們擦屁股….
    真的好懷念他


    [站長回覆]:我不是住新台南學苑,我忘了去那裡所為何事,但遇到了丁明清教官,如此而已。

  32. JW 說:

    1981-84 怎麼沒人提起馬面 馬教官


    [站長回覆]:我們這一屆的沒遇到他。

  33. TTL 說:

    我是南一中1979~1982, 李昇校長很認真, 史校長沒遇過,但聽大學同學說他在竹中最愛砍樹蓋房子,後來果然. 管思想的是夜間部主任魏道崇, 他教我班公民,上課時就特別交待”如果發現那位老師講話怪怪的就向他報告” . 我導師就是當時南一中五虎之一的張福山, 數學名師,上課超有趣,虎爛30分再講課20分就可把課教得很完整又精闢, 他也是我的民主啓蒙老師, 超敢駡KMT. 那個短胖眯眼以笑非笑的魏老師來教我班好像就是針對張老師來的. 因時隔日久,記憶將愈模糊,趁機與大家分享,也請大家幫忙記住有這些事.

  34. 訪客 說:

    之前看到一橋大學的兼松講堂,便有種似曾相識之感,想說好像在哪邊建過類似的建築,後來才想到是在格主這裡介紹的台南一中禮堂,很喜歡這類型的仿羅馬式的建築呢!感謝格主的介紹~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