嚎啕大哭的千千岩博士

本文發表於 2006 年 07 月 27 日 22:54

dscn4939.JPG

1986年,九族文化村完工前夕,九族文化村邀請千千岩博士來台指導。

當年九族文化村園方、施工單位、設計單位;早就風聞千千岩博士要求嚴格。

千千岩博士戰前在台北工業學校(戰後台北工專)、成大任教共二十二年,1986年在台灣還有一些在工程界的學生,千千岩博士的個性不難打聽。

本來大家都臉皮繃緊,準備接受千千岩博士的指教。

dscn4940.jpg

為了緩和一下氣氛,並表達歡迎之意,九族文化村請來一群高砂族原住民在現場跳舞歡迎。

千千岩博士到現場,下車,一進到園區,看到高砂族熱情歡迎,一棟棟高砂族住家樹立在園區,竟然就近找棵樹坐下來,嚎啕大哭起來。

一時間大家傻眼,也不知該怎麼辦,大家就等著千千岩前輩哭完再圍上去安慰。

原來千千岩博士是喜極而泣。

本來,千千岩博士以為台灣高砂族建築只能在他夢中追尋了。

1980年代,台灣原住民部落的傳統建築物幾乎都消失了。

dscn3368.JPG

千千岩博士到了九族文化村竟然可以看到夢中的情景再現,當然是高興得大哭一場。

原本大家以為千千岩博士是來嚴格驗收的,要來「教訓」施工的錯誤的,沒想到是喜劇收場。

大家圍著千千岩博士,一棟一棟看,聽千千岩博士講他年輕踏查高砂族部落的故事。

dscn3399.JPG

千千岩博士家屬曾告訴我,顏水龍教授安排老友千千岩博士來台灣做九族文化村,讓千千岩博士多活了好幾年,讓千千岩博士人生最後幾年充滿著喜悅與充實。

千千岩博士家屬都衷心感謝顏水龍教授細膩的友誼。

對千千岩家族而言,顏水龍教授原本是千千岩博士的部屬,戰後兩人成為好友,顏水龍後來又變成千千岩家族的重要恩人。

顏水龍教授可以說是「人格者」,讓朋友快樂,照顧老朋友。我們年輕後輩在兩位老仙身上看到珍貴的情誼。

dscn3328.JPG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