蕃薯仔哀歌:白色恐怖的日子又將來臨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9 月 09 日 01:36

蔡德本老師1925年出生於台南州嘉義附近的樸子腳(朴子)。朴子公學校卒業後,前往日本留學。自東京都名教中學畢業,回台任教於朴子東國民學校。1946年入學新成立的師範學院英文系(今台師大英語系),卒業後婉拒留在大都市,回到家鄉東石中學任教。

1953年,蔡德本考取公費赴美留學一年,歸國後一個月,旋即被朋友牽連而入獄。歷經13個月的冤獄後始得釋放,之後繼續任教於入獄前的東石高中,後轉到台南一中任教。

站長在台南一中就學時,就知道這位老師,但沒被直接教過,亦不知其悲劇的前半生。1990年蔡德本自台南一中退休。

1991年蔡德本開始用從小熟悉的日本語寫作《台湾のいもっ子(蕃薯仔哀歌)》。蔡德本老師自小隨兄長到日本內地唸書,所以日本語是他從小熟悉的語言。他用當年日常生活及思考使用的語言來記錄當年記事,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這本書內容,大部份是蔡德本老師自己的真實故事,小部份或許因記憶模糊或讓情節可以連貫,加進了一些小說體裁情節,來描述這段白色恐怖的自我經驗。

本書1994年在日本由集英社出版,受日本重量級《文藝春秋》、《每日新聞》、《週刊新潮》、《週刊文春》 等日本著名文學刊物紹介推薦,也讓日本人震驚:台灣人原來在終戰後脫離日本植民統治,竟有過這段被チャンコロ(台語:Changoro)高壓統治的悲慘歲月。

tsai

《被出賣的台灣》一書漢文版譯者陳榮成博士,為蔡德本老師戰後初期在朴子國校的學生。此為2007.11在台北圓山飯店,陳榮成博士回國演講會,陳榮成特別紹介親臨現場的蔡德本(在2分38秒);陳榮成稱恩師蔡德本是「台灣的大仲馬(Alexandre Dumas)」。點圖可見YouTube當天錄影。

1995年此書漢文版,在台灣問世,由遠景出版社出版。惟十多年來,人事已非,遠景出版社與台灣出版界奇人沈登恩(台灣嘉義人),均已成為台灣歷史,此書在市面上已遍尋不著。

2008年3月,台灣前衛出版社彷彿預先知悉台灣將再度進入白色恐怖的年代,重新再版這本自傳小說。本書之出版,預先讓當代台灣人,預習白色恐怖的生活經驗。

自從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以後,經過數十年的白色恐怖,不知多少有理想、有志氣、有民主信念的台灣人與滯台中國人,在台灣受盡滯台中國人的迫害,被捕、被關、被刑、被殺,這段悲史罄竹難書。

2008年,歷史開了台灣人一個玩笑,讓一個白色恐怖組織餘孽及職業學生出身政客,出任中國台北地區領導人。

蔡德本先生用日文寫出他那個年代的經驗,表達出受外來政權迫害的人們的勇氣、悲淒和無奈。

蔡德本老師舊宅(目前租人開咖啡簡餐)

訂購本書及簡介

日文原書

台湾のいもっ子

日本語で書かれた戦後台湾本島人(いもっ子)の隠された悲劇

中国国民党の支配下で、赤狩りのいけにえとなり、獄中につながれる蔡佑徳。拷問、裏切り、友の死…。そこには外部から伺い知れない世界があった。実体験をもとに描いた台湾の知られざる現実と悲劇。日本集英社出版。

延伸閱讀: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42 回應 針對 “蕃薯仔哀歌:白色恐怖的日子又將來臨”

  1. ty1019 說:

    美通電外館 不得稱台灣為ROC
    更新日期:2008/09/11 04:09
    自由時報〔駐美特派員曹郁芬/華府九日報導〕美國政府最近通電所有美國駐海外使領館,除規定所有美國政府人員不得出席台灣的雙十國慶活動,也再次強調,美國不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美國官員不能以「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在台灣」稱呼台灣,只能以「台灣」稱之。

    Yahoo 奇摩新聞

    還是可以正名為 Formosa ?


    [站長回覆]:這則新聞我一點也不驚訝,1978年以來,美國的政策就是如此。

    台灣要叫啥小名字都可以,世界上改國名的國家多的是;但就是不該取一個仿冒中國的名字。

  2. mt 說:

    原來還有這樣的故事,謝謝你的分享。蔡老師是我高一上學期的英文老師(1988-89)。開學第一堂進教室就用英文和我們嘰哩呱啦講了好久,總是面帶微笑,感覺是個精神抖擻的老先生。他特別注重英文的發音,他的音標講義我還留在家裡,也記得他發明的一個有點好笑的口訣:打破大牛排(break great steak, “ea”發音為ε的三個例外)。但是他上課絕口不提政治,如今看來他這種兩袖清風的飄撇真令人羨慕。

  3. 酥餅 說:

    Dear 凱劭兄,

    我被派任務特別來邀請你參加9/27台北場的網聚,活動公告與報名表在下列網址,希望你能來參加。

    酥餅。

    http://blog.roodo.com/subing/archives/7163519.html

  4. 逸峰 說:

    哈哈!酥餅和你我都是南一中畢業的。
    蔡老師我跟他訪問過好幾次。他的案子是被李水井的案牽涉到。

  5. Jack 說:

    說起這位蔡德本老師…..讓我心中印象甚多。

    我跟站長一樣都是75年畢業的,我很有幸的被蔡老師教英文,
    除了「打破大牛排」、「野狼、女人、胸部」等等強化記憶的技巧之外,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蔡老師總是面帶笑容的走進教室來上課。

    我記得有一次,我在一篇週記上面「奉勸」我的班導師(葉麗水老師),寫道:
    「希望老師以後上課能像蔡德本老師一樣,都能面帶笑臉,不要老是愁眉不展的,
     我想人家蔡老師就是經常面帶笑容,所以到現在頭髮還是黑的,可是老師您的頭髮卻已經很白了...」
    我收到週記的時候,葉老師在上面寫了一句話,但是又劃掉了--
    他寫道:「蔡德本老師的頭髮比我還要白。」
    當時的我根本不相信,我認為一個笑口常開的人,怎可能頭髮比那年齡相仿又愁眉不展的人還要白??
    (我當然知道頭髮應該有染色過,但是原本應該也沒像葉老師那麼白吧!)

    大約十幾年前,我的同班同學在SOGO的日文書專區看到了蔡老師的這本「台湾のいもっ子」,
    見到了書皮封底內頁作者的簡介和照片,才確定這竟然就是教我們英文的蔡老師,而不是另一個同名同姓的人。
    由於我的同學不諳日文,所以我就跟他借來「試著閱讀看看」
    --無奈我日文功力的確太淺,有很多地方不是看不懂、就是讀得很吃力,弄得只知大概而未明細節。

    但是,那當時給我的震撼實在是非常大,
    我根本想不到一個滿臉笑容的人,竟然有著那麼悲慘的過去--無辜被株連入獄,又差點被拖去槍斃...這種境況早就足以將正常人給逼到精神耗弱、抑鬱而終,可是蔡老師卻讓我們這些當學生的看不出他曾經有過這麼悲慘的遭遇。
    我那時終於相信當時葉麗水老師所說:「蔡老師的頭髮比他還要白」
    而這讓我對蔡德本老師...除了尊敬,還是尊敬。

    之後也曾經在報紙的副刊看過有關這本書被翻譯成中文版的消息,但是當時也只是「著手階段」的消息,
    什麼時候會出版還不知道.....

    而今看到站長的介紹,我真的很高興恩師的作品能讓更多台灣的讀者看到,
    我這次一定會去買來詳加拜讀---感謝站長提供了這個消息!!

  6. Shirley 說:

    今夜風雨交加
    我無法回台南與我親愛的尊敬的老爸共渡中秋
    卻在網路的世界裡邂逅老爸昔日的學生
    蔡老師今年已83歲了
    身體尚稱硬朗
    謝謝各位!


    [站長回覆]:感謝光臨,並祝蔡德本老師愉快。我在校時知道蔡老師,但沒被他教過,我英文老師是戴憲夫、王金霈、蔡西鎮三位。

    我只記得蔡德本老師提公事包的身影。

    此外,我母系的母系先人來自朴子腳,說不定我與你們蔡家有親戚血緣關係喔。

  7. 慶離 說:

    我ma是不負鄭成功e ***不過我是闇時生*
    ok****我店以前在巷子裡*隔壁鄰家的父親陳老師(王育德妹婿)跟蔡老師是同學*陳是蔡老師進入南一中的保證人*蔡老師是政治犯.當年陳可以站出來保證他..確實要勇氣*那一天陳去世*師大的學生齊聚捻香*竟相擁而哭**並訴說那大時代對於他們班上的迫害*其實國民黨跟他們這一班幹上.聽說早在6.4事件上..(以上是鄰家口述)
    有一次許雪姬老師在一個場合說..他不知道蔡老師是政治犯他都到他家補習*他會知道也是到日本看書才知道**臺灣人知道中國屎太多*對隔壁或親近的人卻太少*
    目前蕃薯哀歌.目前我擁有3種版本.中.英.日..好像日文版資料較詳盡*其實如果有人出台文版.應該更加有紀念價值..


    [站長回覆]:蔡德本與柯旗化兩位是同班的,但不是同一個白色恐怖案件。

    這兩位逃過過四六事件,卻在教書生涯時還是遇到了。

    1949年,有150萬中國人流亡來台,這裡面大概有50萬單身軍人(中低階軍士官),80萬是公教及國民黨特務(大部份有眷屬),平民商人大概20萬。

    小小一個島裡,塞了數十萬個情治機關特務,密度大概是正常國家的一百倍。他們為了證明自己不是無用,不該被裁撤,當然要製造冤獄,寧可錯抓一百,不能漏一人,這句話講的可不是認真抓匪諜以保障台灣安全,而是他們自力救濟保障自己工作權。

    這些白色恐怖劊子手,沒有一技之長,在台灣民間言語又不通,放到台灣民間等於比流浪狗還不如,當然就是用力亂抓匪諜來證明他們存在之必要。

    南一中的通關密語還有「心存纜轡成親志,腹滿經綸祭祀才」

  8. 王逸峰 說:

    『心存纜轡成親志,腹滿經綸祭祀才』
    馬的早知道就問你。
    我前些日子還一直在想前半句。
    後半句我還記得。
    那個體育館好像拆了吧?


    [站長回覆]:二部的體育館還在啦,只是我二十年來沒再進去過,不知這對聯還在不在。二部這個定位是「室內體育館」,而「禮堂」的功能在本部新建一座,大概是15年前蓋的,位置是原操場南側(東寧路側),近十年如果過年有在台南,初三都會回去晃一下,拿一些紀念品可以見到一些同屆的同學,也遇見過張旭成、蔡同榮回去;每年也都還有日本時代的老學長到台前唱一次日本時代校歌。

  9. taoge 說:

    站长,你的RSS輸出怎么不是全文輸出,只能看個summary ==’


    [站長回覆]:網路上95%以上的RSS輸出都只有摘要啊。

    有某些處理RSS及閱讀RSS的程式網站,僅能處理大概500K的大小而已,所以強制每篇文章只有Summary進到RSS去。

    如果沒有把Blog文章硬拆成摘要及全文,那麼RSS就會很肥大,就失去了RSS的意義了。

    有些部落客單篇文章都很短,可能不知這個關鍵吧。

  10. 劉松平 說:

    蔡德本老師我於民國58年暑假到他家補習過英文,確實是滿臉微笑.當時我也不知道他是政治受難者,當時南一中來自中國大陸的老師很多,教國文,歷史,地理,軍訓……難免有一些特殊任務的老師,蔡老師有戒心,當然不方便談政治.我在初中及一中也被王金霈老師教過,他住我家附近青年路巷內,喜歡西洋文學,古典音樂,歌劇,經過他家門口,必定聽到古典音樂,他教書有一套,喜愛好學生,對成績不好者很嚴厲,他於66歲左右因病早逝了,算蠻年輕就走了.蔡老師的大作,一定要買來看!至於葉麗水老師,和我同一教會,十多年前已搬到台東,不知近況如何?

  11. 說:

    雖然我是參加「非政經組」,
    但很榮幸和您一起參加「2008台灣部落格大獎賽」,
    為您投下1138票,
    希望部落格的分享,常在您我心中,
    黃義在此真誠的獻上祝福:
    祝您得獎!心想事成!
    黃義 敬上

  12. tw 說:

    旅居美國的[老古板]板主年過90歲
    曾居住雲林虎尾
    應該也有許多陳年故事可講
    http://tw.myblog.yahoo.com/raukoopan/article?mid=907&sc=1#909

  13. ts 說:

    旅居美國的[老古板]版主已年過90歲
    曾居住過虎尾等多處地方
    應該有許多陳年故事可以請教
    http://tw.myblog.yahoo.com/raukoopan/article?mid=907&sc=1#909

  14. 二中人 說:

    沒想到這裏有人提到這本書! 我家有日文版(我爸爸買的)

    我是二中人,當然沒有被蔡老師教過。但我在忠義國小時,被黃老師教過(蔡老師的太太)。
    我當時當然不知道,一直到,我看到蔡老師的書(日文版),裏面有黃老師姓名與照片。

  15. 林炳炎 說:

    金恒煒的文章對台灣的法治之看法, 有其獨到之處, 特貼出來共享!!!

    「黨國」特務要橫行到幾時?! 金恒煒
    自由時報2008/9/16言論廣場

    請詳讀《台灣慰安婦報告》所貼

  16. Masako 說:

    站長
    我很高興15日當天午前好友Shirley和她頭家James親自送我自台北YH後,她就來看你blog也留言了。
    (本是13日回日本,颱風的影響,延遲到16日。藉此,再次感謝Shirley和James接納招待我們母子。)
    這次回台是拼台灣經濟、懷鄉訪親之旅,參觀了總爺文化中心及顏水龍紀念公園收穫甚多。

  17. 許正輝 說:

    也可推薦「金石堂網路書店」,它賣的比較便宜一點,我比較過很多網路書店,金石堂算是比較經濟又實惠的。
    這本書在這裡只賣415元,便宜很多哦!請參考:

    kingstone.com.tw/b…ornado&partner=


    [站長回覆]:謝謝補充,我加進去了。

  18. Jerry 說:

    首先請 Shirley 幫我轉達我對我的恩師及師母的問候之意,願他(她)們健康愉快。

    我是在一九六五年至一九六七年在台南一中就讀的,高一時的校長連面都沒見過就死了,由高世輝老師代理校務,後來由金樹榮(金龜)當校長,台灣人就是無法當校長。蔡德本恩師我高二高三時都有幸受教於他,並且也在他家補習英文,看到前面的那張照片中那個滿臉笑容,戴著眼鏡的老師就讓我想起高中時受教於他的情形。我跟本不知道他有這段辛酸的經歷隱藏在他滿臉笑容的臉上,作為他的學生我此刻體會深深,因為我也有類似的經歷。

    大學畢業後一九七三年負笈來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唸工程碩,博士學位,與陳文成博士算是舊識,也因此當時在校的三位蕃薯仔留學生被校園特務(就是趙寧,趙怡,趙靖這三位惡名昭彰的趙家三兄弟,大惡不赦的外省垃圾學生,他們根本沒資格到這間高等學府就讀,但他門是這個地區的惡棍頭頭) 打小報告給台灣警總,將我們列入黑名單,不讓我們回台,甚至不時的打報告給學校說我的護照已經被吊銷,沒有資格再領博士研究獎學金等等,最後還殺害了台灣人的精英陳文成博士,至此學校方才知道國民黨在美國的”反共愛國聯盟”是一個監控蕃薯仔留學生的特務組織,其行為與希特勒的SS納粹武裝親衛隊毫無兩樣。我來美求學這段期間可說和蔡老師書中所說的白色恐怖的迫害有異曲同工的感同身受,即使我父親過世也不讓我回台奔喪,只不過我沒有在美國被捕、被關、被刑、被殺的痛苦,但白色恐怖的可怕我可以想像出來。因此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在陳博士過世後就向美國聯邦調查局檢舉”反共愛國聯盟”,逼令趙家三兄弟限時離境,這是校長親口告訴我的。

    順便一提那個下流的”反共愛國聯盟” 是馬英九、丁守中、李慶華、蘇起、張京育、關中、鄭心雄、魏鏞、趙少康、趙寧、趙怡、趙靖等人發起,她們都是拿著台灣人的血汗錢-中山獎學金來美國幹這種卑鄙無恥的抓耙子工作,這些垃圾學生幾乎都是讀(中國)文史科的,因為台灣人在海外出名的都是理工科的。他們本身對台灣蕃薯仔恨之入骨,打小報告不准人家回台,卻每個人都擁有美國綠卡,每個人都有在美國銀行開戶,在台灣吃香喝辣地蹂潤台灣人,以反共之名卻幹的是通中國人的事實,這難道如蔡老師說的”蕃薯仔的哀歌”嗎?小心!我也覺得第二次的白色恐怖的日子又將來臨。

    最後祝各位萬事如意!!


    [站長回覆]:首先感謝老學長拜訪學弟Blog。並歡迎多多發言。我Blog有一分類是台南一中,也許可以勾起您某些回憶。

    1980年,台灣發生了「葉XX匪諜案」,是一個在台南出生的中國人眷村漂亮女生,去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深造,回台灣後,在高雄生命線與崑山工專任職;她被指控在美期間與中國駐美人士來往,家裡搜出共匪刊物云云。

    這是我國小時的新聞,我依稀記得報紙有登過照片,氣質有三分神似今之台灣第一名模林志玲

    市井傳言,此案是你上述職業學生聯盟中某成員所舉發。李敖亦有述及

  19. 幹=i122096061.rivernet.com.au 說:

    你很靠杯!!! 我幹 呸“


    [站長回覆]:原來澳洲的チャンコロ水準這麼低(i122096061.rivernet.com.au),沒有論述能力。

  20. 荷風 說:

    我以前認為這種職業學生 打小報告的事存在於80年代以前
    台灣民主化以後應該就沒有了

    我 錯 了

    我三年前還在美國唸書時,一位外省同學在聚會上大喇喇得跟大家說
    在他出國前情治單位有找他,做職業學生還有薪水可拿
    不過他”婉拒”了 因為他畢業後打算到中國工作 這樣對他以後”不方便”

    這真的是價值觀混亂極至!
    台灣所謂民主化 所謂民進黨主政 結果國家情治還是這群已經打算把我們送給敵國的人把持

    不要以為白色恐怖離我們很遠
    我們真的生活在一個很不正常的國家

  21. Jesuisunchat 說:

    我則懷疑特別在藍的那邊
    有些人就是習慣打小報告 有無利益可拿也不一定
    但好像不這麼作不行似的
    不然怎會有那麼多銀行或其他公務單位的人或不知哪來的人 自動送一些消息給立委或媒體去亂報

    這種傳統的中國文化當然還是以中國最盛
    曾聽一位前輩說他朋友在中國開工廠 就三不五時有人送些自動打小報告的信來
    他很納悶 這些人彼此間又不會有薪水差異的機會 怎麼非那麼作不可 奇怪的是來偷送信的人 好像都不會撞在一起
    可見打小報告的技倆訓練有術了
    聽起來很可笑
    但也很恐怖 白色的
    想起小時一定要記住的一句話 匪諜就在你身旁

  22. Jesuisunchat 說:

    上面講的現象可以說是出自奴性
    不知在哪本書上看到二戰前曾有日本學者歸結中國民性特色之一是 有高度的猜疑性
    打小報告 迴避這迴避那 防人之心等等 都與此有關
    看看日常生活細節 就覺得這位外國人看的很精準
    結論 : 怎能不快點去中國化呢!!!

  23. 就是腦殘 說:

    像這類的澳洲チャンコロ
    不僅沒有論述能力 本身就是種病態
    估計這類的渣渣在台灣或者是支那無法生存
    有錢的爹娘把她們送到外國去自生自滅 屬澳洲最多
    每天就是上網幹詨 嗑藥 賭博 嫖妓 屬藍丁最多

    在國外看多了 跟垃圾一樣

  24. 雅克 說:

    回個和本文不相干的話
    不知道發哪能被大家看到
    就發在最新這篇了
    ————————–
    前幾天和同學聊到
    如果共黨打過來的話怎辦?
    我當然主張衝就對了
    別人打我ㄧ巴掌
    我ㄧ定回他ㄧ拳
    這是尊嚴問題
    就算結果是死亡

    但是我同學提出不同看法
    他認為當然是馬上投降
    這樣才能使經濟、各方面傷害降到最低
    不然要2300萬人跟我ㄧ起背炸彈嗎?

    不知道大家認為如何?

  25. MML 說:

    站長您好
    可否告知本書的英文書名? 因想送外國友人。

  26. Shirley 說:

    不知還買不買得到

    本書的英文書名是
    Elegy of Sweet Potatoes,Stories of Taiwan’s White Terror
    是交由台灣的望春風出版社委外發行的
    by Tsai Teh-pen. Published by Taiwan Publishing Company Co.,2002
    453 pages, ISBN 957-30457-6-1

    望春風出版社
    電話:02-8522-7530
    傳真:02-8522-7531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個人信箱:[email protected]

    望春風文化事業-林衡哲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hopeforpeace2007/

    Topics雜誌June 2003/Volumn 33 Number 6 有書評” Recollectons of the White Terror”
    by Robert Hannon

  27. 研究生 說:

    亂入回應9/22的雅克:

    就回他一句:你不想保衛自己的家園,那簡單,一人配給一艘橡皮艇、幾天糧食,看你想划去哪國就去哪國,就是別再回來。

    我的重點就是:即使不想衛國,起碼也該知道保家。降低損害是要等待侵略者來劫收得更飽嗎?

    偏偏網路上就是一堆人講什麼降低損害、台獨別拖我們一起死的說法。偽裝的真差,一看就知道是一群又一群的藍丁丁。

  28. 紅豆湯圓 說:

    七千名警力對嗆聲民眾的舉動,大家都看到了嗎!可惡的共匪和狗黨!竟然派了七千名駐台公安和武警來對付台灣人民,但是台灣人民還得付給這些人的薪水和退休後優渥的十三趴,被人家賣了還幫人家數錢,台灣人可悲啊!

  29. 北投埔林炳炎 說:

    共匪陳雲林入台是極端危險的異形入侵

    今天在師大自助餐吃晚飯, 瞄一下三立的電視新聞, 我看到非常精彩的鏡頭, 一個漂亮美眉穿極端豔麗漂亮衣衫身上插著一雙你們都知道的旗子, 一群民眾要去人民的殿堂—立法院, 但被攔下來, 暴發衝突!!人民有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 但今天被馬沒收, 真是無法無天!!馬依據的是什麼法律???自由記者在此嚴厲的譴責, 馬上滾下來!!!

    鏡頭也出現不少民眾嘗試要通過警網, 利用游擊戰採取身無寸鐵對全副武裝的軍警, 進行最原始的肉搏戰, 看到軍警的陣地被英勇的民眾突破,而緊急變換隊形.

    我向英勇的台灣人鬥士致敬!!當這些鏡頭傳播到國外, 大家就會知道原來今天上演的是極端危險的異形入侵, 而台灣人透過各種方式戰鬥!!

  30. 紅豆湯圓 說:

    我現在就在家裡遙望著陳匪雲林和江奸餅昆在101的84樓把酒言歡,燈火通明實在刺眼!今天101大樓的燈光正好紅色(從星期一開始紅橙黃綠…),是不是早就安排星期一到101呢?不過我知道絕不會安排陳匪雲林在星期四到101。

  31. > 說:

    我想到了美麗島…….

  32. Wongrl 說:

    陳雲林來台之前,馬政府已經對藍色支持者下諭「稍安勿躁」意思是叫他們不要拿國旗出來嗆陳雲林。所以拿國旗出來嗆的,馬政府認為肯定是綠營支持者,加以鎮壓拿國旗者鐵定不會搞錯對象。

    但是對於台灣的中間選民及年輕選民而言,在他們眼裡,如果連這樣單純的舉旗動作都被禁止,那麼民主開放、言論自由的台灣,和前陣子失言女警口中的「上級」,又有何差異?

  33. Aileen 說:

    一個是盼人家稱呼他總統,結果變成”你好”,一個是來自泱泱大國的官員,一頓飯吃了8小時還送宵夜,這2個事件都上了國際新聞,真是尷尬二人組~對了!還有一位唾面自乾的留英紳士,直說自己有教養不與對方計較,可能被呼巴掌,他還會謝謝對方幫他臉部按摩,促進血液循環咧~

  34. 紅豆湯圓 說:

    昨天晚上到立法院聲援,經過濟南路中山南路口看到一排警察堵在路口,想到這群「台灣公安」這兩天如何欺侮台灣人民,一時火大就從前面怒視一路閱兵,只見每個菜鳥公安(空手)都頭朝上仰角約30度不敢直視我們。倒是旁邊兩個公安主管(佩槍加無線電)一直瞪著我,一看眼神就知道兩個不是好人。在等紅綠燈時,眼睛怒視交火了數次,互有輸贏,最後綠燈過馬路才停火。我想如果兩人怒視時一人有槍又有政府加持,那勝負輸贏就很明顯了。

    台灣的軍警檢調人員雖有很多人熱愛台灣,但卻有七八成更愛中國,尤其在主管級更是高達八九成以上。部份基層人員就算愛台灣也不敢出聲,因為升遷被藍色主管牢牢掌握住。這八年來國民黨「忍辱負重」、「臥薪嚐膽」,現在「少康中興」怎會放棄這好好修理你們台灣人的機會呢?

  35. 紅豆湯圓 說:

    這次陳雲林事件完全是警方執法的偏差,從搶下拆毀國旗到闖入上揚唱片,就可看到罵先生的態度了。支持學生的訴求!警政署長王卓鈞要下台!王署長的老爸王魯翹是老蔣派去刺殺汪精衛的特務頭子,王署長更要避嫌不應該擔當這種職務!

    昨天星期五到大安公園看到涼亭內有一對夫婦和一個朋友(皆約60餘歲)用台語在聊天,結果我看到一個制服警察竟在3人背後方3、4公尺路口一面值勤一面豎耳偷聽,我立刻在3人前面坐下注視該警察,他也立刻走開。不知是否我太敏感還是警察已經被指示監視人民的集會?台灣人要注意這些新廖耙子的出現,在恐怖清算之前一定會有這種現象發生。

  36. 紅豆湯圓 說:

    剛才晚上9點多到民主廣場給學生們加油打氣,對在溼冷下雨學生們仍能堅守民主信念感佩不已!

    與打氣的其他民眾聊天,所有人皆認為警察執法過當是造成圓山事件的主因,也都認為一定上級有明示警察才會這麼激烈的鉗制手無寸鐵的民眾!王卓鈞署長下臺!

  37. Wang1967 說:

    我們的創意真的不如野草莓這一代,哈哈哈!↓
    http://www.wretch.cc/blog/airline623/25199166

  38. scl 說:

    個人認為民主廣場的野草莓稀釋蔡丁貴們在立法院的能量 !
    反而是圖博的搭便車才是得利的訴求 !!

  39. scl 說:

    昨日前往立法院前和自由廣場
    這樣的活動豈不讓人看笑話
    要說”歹戲拖棚”

  40. scl 說:

    日前拜訪了蔡德本先生,希望能寫一篇較完整記錄,尚未完稿。

  41. scl 說:

    拜訪蔡德本先生

    特地到”台灣e店”去買了一本蔡德本先生著《蕃薯仔哀歌》(草根版),用心讀過一遍後,又特地摘錄書中提到林曙光多處。

    p.19 『一九四九年春,他又與林曙光等籌組「龍安文藝社」擔任社長,以師大座落龍安街而命名,希望可讓師大師生有發揮的園地,提供一個新文學發表的所在。《龍安文藝》創刊號,封面是其同伴楊英風設計的龍柱木刻,內容有社員及對外邀約的作家作品,計有蔡德本(短篇小說〈雞塒〉)、林曙光、林亨泰、蕭翔文、子潛、小兵、謝哲理、歌雷、謝冰瑩、龍瑛宗…等人。奈何,碰上「四六事件」的發生,為恐被株連,就把剛印妥的創刊號在印刷所的後面草地,一本不剩的全部燒毀。』」

    p.22 『難怪林曙光先生〈難忘的回憶〉(刊《文學台灣》第九期)稱蔡德本先生是台語劇運動的先驅。』

    p.23 『尤其「橋」第二O三期(一九四九年元月二十二日)大幅刊載〈天未亮〉演出的座談會,出席者既有歌雷、龍瑛宗、鄭嬰、陳雲程、蔡德本、林曙光、朱實、宋承治、鄭鴻溪、涂麗生、黃昆彬…等人,在戲劇的改良、台語文的表現、以及戲劇教育的多重面向,有過深切的探討。

    p.548 『大學時代,最知己的好友─林曙光君常鼓勵我們多寫文章,又替我們把日文意程中文在報刊上發表。他所翻譯的我的作品〈啤酒〉、〈苦瓜〉在新生報副刊發表後,他對我說:「你要繼續寫,寫了十篇我叫你『台灣的莫泊桑』。」此與不過說說笑而已,不過此語給我莫大的鼓勵。淡寫完第四篇時,四六事件爆發,個人走個人的路。當時第三篇〈雞塒〉已登在《龍安文藝》創刊號上,卻不得不自己把全部在倉庫的書搬出來燒掉不可。已經流出的一百多冊也不約而同,被保有者燒毀掉。第四篇〈消失的項鍊〉還未經林君翻譯也被人投入坑內消失。繼〈天未亮〉即將上演的〈甲午遺恨〉還未完成劇本就告終,真是令人遺恨。眼看朋友一個各被抓走、被槍斃、被判重刑入獄,又沒有可登日文作品的空間,那還有心情寫作。於是我們就被諷為「文學逃兵」了。』

    想到如果能拜訪蔡德本先生,或許可以知道更多不為人知的在師院時期的林曙光。

    蔡德本老師與家長兄師院同學,在與胡月嬌姐敘舊時,她提到蔡德本當年曾到我家。公開上網表示有意拜訪蔡德本先生,是否知道如何拜訪蔡德本老師?承凱劭學長惠示 :有一子在台南開牙醫診所,有其一女可聯絡。一次赴台南台灣文學館,經過一蔡姓牙醫診所幾有衝動要動問!

    終於,我們在2009.2.28上午首次見面。

    在兩個鐘頭中,先請蔡德本先生在我帶去的《蕃薯仔哀歌》書扉簽名留念,如同簽書會場面。家人都一一介紹,在蔡先生受難期間獨自承擔家庭維護的蔡夫人全程陪我們一起暢談。許多年來,蔡夫人透過與蔡先生夫妻間的交談,對家長兄早有深刻印象,尤其是在90年代恢復聯繫,曾多次一起過訪天鵝湖大廈,與車禍受重傷復原後的家長兄及大嫂談論。

    這次拜訪,主要想知道林曙光當年在師院情形以及印證若干說法。

    蔡德本先生特別提起當年林曙光中文程度很高社會關係好,可以幫他翻譯以日文寫作的小說成中文,投稿報紙副刊登出,領稿費打打牙祭不無小補;《龍安文藝》創刊號出版費用也大都是林曙光的關係募到款贊助。據我所知,林曙光在公學校期間就自幼兼習漢文多年,回台就擔任高雄國聲報助理編輯,上師院時兼任採訪記者,還有駐台北特派員頭銜。

    蔡德本先生印象最深的是林曙光見識豐富、觀察力敏銳,又敢直言批評同儕,有人受不了頗有反感,卻因言之有理只能私下抱怨。

    至於何以逃亡多年,至休學兩次以史地系三年級下學期退學,蔡德本先生只認為以當時氛圍,確實險惡,事後難以論斷決定的對錯。個人則深深以為林曙光雖似逃亡成功,未被殺害、未進牢房、未被抓,但是,不僅是逃亡期間之辛酸困苦, 數年後事過再得林瓊瑤、陳啟川庇蔭,得以在三信高商風光至車禍後退休,內心對於未能完成大學教育,乃至家人受到牽連影響,真所謂活罪難受,並非外人所能理解。

    當天中午蔡德本先生女兒已安排家庭聚餐,只得匆匆領受簽名贈送的《蕃薯仔哀歌》日文版、英文版以及一本重刊再現《龍安文藝》創刊號的《文學台灣》第46期(2003.4)道別,回去好好咀嚼回味當年情景。(scl 2009.3.5)

  42. scl 說:

    林曙光著作

    高雄人物評述 三輯
    打狗滄桑
    打狗瑣譚
    打狗採風錄
    打狗搜神記
    高屏地名物語
    打狗歲時記稿
    打狗風情畫(完稿待出版) 林曙光 著
    郭國基追憶錄(完稿待出版) 林曙光 著
    郭國基傳(完稿待出版) 林曙光 著
    日本語方的手解 林曙光 1986.9
    譯作:
    日本國家之起源
    戀愛小論
    台灣文化展望
    動亂中的王妃 / 李方子撰 ; 林曙光譯. (原版日文,後亦載於文學界)
    均由陳坤崙主持的春暉出版社印行
    春暉出版社
    高雄市苓雅區正義路3巷8號
    電話 : 07-761-3385
    劃撥 : 0406-2209
    林 迦翁行狀 1973.1
    塩埕廟開基二二0週年紀念特刊
    三信六十週年誌 林曙光 主編 1978.10
    發表文章
    林曙光:〈評葉石濤的「進步」〉,《新生報》「橋」副刊版 ,第 161 期,1948 年 9 月 8 日。
    林曙光,〈台灣文學的過去、現在與將來〉,《台灣新生報》「橋」副刊,第102期,1948.4.12
    《龍安文藝》創刊號,1949.4 主編
    林曙光〈台灣光復初期日文寫作的回顧〉,《文學界》第10集,1984.5。
    楊逵與高雄 林曙光 《文學界》第十四期,1985年4月。
    林曙光,〈實至名歸〉,《台灣新聞報》1991.11.23。
    林曙光〈相逢何必曾相識——回憶投稿上海《文藝春秋》〉,《文學台灣》第2期,1992.3。
    林曙光〈不堪回首話當年〉,《文學台灣》第4期,1992.9。
    林曙光〈烽火彰化邂逅楊逵〉,《文學台灣》第5期,1993.1。
    林曙光〈一逢永訣呂赫若〉,《文學台灣》第6期,1993.4。
    林曙光〈滄海遺珠王白淵〉,《文學台灣》第7期,1993.7。
    林曙光〈文史雙棲楊雲萍〉,《文學台灣》第8期,1993.10。
    林曙光〈難忘的回憶–記臺語劇運先驅蔡德本〉, 《文學台灣》第9期 1994.1。
    林曙光:〈長江後浪吳濁流〉《臺灣文藝》第143期,1994年6 月。
    林曙光〈感念奇緣弔歌雷〉,《文學台灣》第11期,1994.7。
    林曙光〈白色恐怖時代的見証—介紹兩部日文傷痕文學著作〉,《文學台灣》第14期,1995.4。
    日本庚申信仰小論/林曙光
    金銀紙雜記/林曙光
    道教與神道/林曙光
    瀨南人(林曙光)在〈評錢歌川、陳大禹對台灣新文學運動的意見〉中,對台灣文學特殊性有精到的分析。
    林曙光〈哪吒太子是封神榜上的英雄〉,載於《關係我》雜誌三八期。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