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把台灣原住民當人看的匪類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12 月 25 日 23:15

dscn8050.JPG

2005年,政府以社區營造的名目,補助花蓮太巴塱社區,與建一座聚會所(社區活動中心)。結果,不知何程序請來的建築師(或工程顧問公司?),設計了一座拷貝西班牙建築大師高第(Antoni Gaudí i Cornet,1852-1926)特色的聚會所。

這個設計者簡直是愧為人類,因為他不把太巴塱阿美族原住民當人看。

dscn8049.JPG

這種事情,如果出現在100年前日本時代,出現在50年前蔣幫國民黨時代,雖不能原諒,但也是理所當然,因為這兩個植民政權,有著自身的優越感,不把其他種族當做正常人。

但是,這個例子,卻活生生地在2006年的台灣出現,不但不能原諒,還要嚴厲譴責!

我想這位設計者,如果被邀請設計動物園大象的家,好歹還會玩一玩大象鼻子造型;如果設計一座狗屋,還會畫一下可愛的狗圖像。可是這廝設計阿美族的聚會所,卻完全不考慮阿美族原住民工藝美學,住居傳統,自以為上帝,賜給他們一座洋人大師的建築,我看阿美族原住民在這位建築師心中,可能還不如動物園的大象,或者他家的寵物狗;阿美族人根本不是人。

這個聚會所,使用了「磚」、「色塊」、「洗彩色石子」、「鐵雕」等等材料,這完全不是阿美族傳統文化;聚會所內部牆上的「螃蟹」鐵雕,更是不知所云。

dscn8051.JPG有部份太巴塱阿美族人,在建造的過程中,很快就發現這座莫名其妙的建築,與他們傳統文化毫不相干,曾向設計單位及主管單位反應,但聚會所的進度還是繼續下去。設計單位與主管單位,似乎不認為這是嚴重歧視。最後,阿美族人,只好在新的聚會所頂樓,自力搭建了一座阿美族傳統木棚子,意思意思一下。

什麼是新時代的阿美族聚會所?答案不會只有一個,也不一定就是要長得跟阿美族傳統住屋一樣,設計者可以有另類的想法,可以用新材料來表現阿美族人的美學。

dscn8092.JPG

可是,拷貝一個100年前與阿美族毫無關係的建築師高第的建築物,卻是最卑鄙、齷齪、無恥、下流的作法。

1990年代,台灣的憲法總算進入文明階段,將「原住民」正名,原住民可以保有傳統姓名;2000年以來,又有多個原住民族獲得官方承認。

連我也開始追尋我平埔族的根。台灣終於在形式上,接受了世界各民族一律平等的普世價值。

結果,有這麼一位建築設計者,自認為上帝,不知向阿美族原住民學習,他賞賜一座見鬼的聚會所,給原本具有豐富原住民工藝文化的阿美族,族群暴力莫此為甚。

下圖是太巴塱頭目之家,千々岩助太郎調查測繪,1940年。千々岩博士雖是植民政權統治階級的一員,六十多年前,他一樣謙卑地向台灣高砂族原住民學習建築之智慧!

taibalan.jpg

無獨有偶,中國國民黨提名競選台灣地區領導人的馬英九先生,竟然對著呼喊他「馬總統」的溪洲部落台灣原住民陳情者,講出了「你來到這個城市,就是我們的人,你既然來到台北,就是台北人。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市民看,要好好的把你教育,要好好提供機會給你,原住民的心態,要從那個地方調整起…… 來到這個地方,就要照這個地方的遊戲規則來玩……」這話的意思大概是,只有他把原住民當人看的時候,原住民才是人,不然就是動物了。這種高高在上,充滿統治心態的言論,根本就是匪類植民獨裁者!馬英九嘉言在7分20秒〜7分40秒之間。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1lkb1cF7NY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91lkb1cF7NY[/youtube]

這種中國匪類,萬一當上台灣地區領導人,不知要置我這種台灣平埔原住民子孫於何地。這種匪類的大腦裡,應該還是蔣幫國民黨洗腦的那些垃圾,他大概以為我們平埔後代,都是100%從中國移民的漢人。

相關閱讀:


後記:本文太巴塱聚會所照片皆為我成大建築系優秀學弟薛凱元所攝,這是他2006年畢業設計(全班第一名)的基地,他在這個村子裡,住了一個月。我有請他提供畢業設計圖檔,列印出來送給日本千々岩力博士(日本國台灣原住民交流會會長,其父為成大建築之父千々岩助太郎博士)參考,讓他知道六十年後,成大建築系依然有優秀的學生,跟他家族一樣,關注台灣原住民住居;並請千々岩力博士以家族名義,簽名送給我這位優秀學弟一本千々岩博士經典之作「台湾高砂族の住家(1960)」。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78 回應 針對 “不把台灣原住民當人看的匪類”

  1. jalo 說:

    真他 馬的,亂搞就算了,
    連直接COPY都拷貝成這樣,
    不必近看,就看得出工法爛成這樣,
    你馬幫幫忙,工程單位沒那個卡川也跟人家吃瀉藥,
    到西班牙看看人家一百年前的工法,砌那個什麼爛磚(石塊)。
    看看那個曲線,驗收一定有問題,查下去就會有人被關。
    你們聯手污的錢恐怕夠建築師、廠商、官員民代一同到西班牙看高第好幾回了。

    高第看到都要流淚了。
    如果要來記得找我導覽,讓我分一點餅乾屑,我還會回捐一半給太巴塱部落喔!


    [站長回覆]:其實施工的粗糙我也注意到了,不過沒時間詳談。

    在一個卡通遊樂園裡,設計一座仿高第的建築物,還混得過去;但在一個傳統造形意象強烈的阿美族部落,絲毫沒有要考慮如何與阿美族傳統呼應,只能說建築教育失敗,整個教育統統失敗。

    在這種地方長出這東西,還不如找一個花蓮在地的地下建築師,設計一個有柱有梁四周開窗的控固力方盒子,四周再塗佈一些阿美族圖案算了。

  2. pehsnuter 說: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你都可以把一個人的話歪曲解讀斷章取義成這樣,只要把整段問題與解答全聽完,任何人都聽得出來馬英九的意思是你住在哪理,就要遵守那裏的規矩法令來做事,這有不對嗎?
    還是你覺得只要我自認有理就可以不管規矩法令了?這樣正好,那綠的就不要批評藍的用二階段投票,畢竟藍的自認有理,誰管你中央訂的甚麼規矩


    [站長回覆]:你對馬英九話的詮釋,是你的詮釋;擺在眼前的就是,馬的講的就不是這樣。

    要講法律,何必牽扯到你是不是人?

    再說投票的程序,怎麼看都是一階段最正常,全世界有公投制度的正常民主國家,都嘛是公投合併大選,都是一階段領票,台灣自1935有選舉以來,無論是三合一、四合一、五合一,統統是一階段領票。

  3. EvenWu 說:

    我替樓上pehsnuter感到可惜。以他這樣的態度,到時候拆的是pehsnuter的家,到時候pehsnuter也只會跟家人說,沒辦法,住哪就是要聽該地政府的話,毫無能力保護家人權利。

    我只能說政府不見得都是對的,必須有反應的時候就該反應。基本上我替那些原住民(其實應該說當地居民,不是嗎?幹麼還要弄一個原住民的稱呼)鼓鼓掌,雖然陳情的對象有問題,但他們還有替自己家園辯護的意識,這絕對是正確的。

  4. bigburger 說:

    我整段都聽完啦
    葉武臺講的就是
    你們番人要服王化、朕就會給你們好日子過
    不要再當蠻夷了 XD

  5. littlehenry 說:

    看见电视上马营的人回应 : “…断章取义…”

    原来这个成语是用在这种时候?

    支那的男妾们,醒醒吧!

    沙猪主义已经过去了,现在只剩祖国大陆才这样搞.

    联合报政治版完全抄袭支那的人民日报.(统一报的政治记者势必有失业的危机感?)

    中国时报一直以来,假新闻不断.

    统媒妄想只手遮天,蒙蔽新闻的手法,和共匪如出一彻.

    赶快追随永远的领袖,世界的伟人,一起投靠祖国的怀抱吧!

    千里行不孤单,我们台湾人厚道,会聚集在基隆港及各机场欢送你们(每人再附赠一条彩带).

    So long……………….

  6. CHWu 說:

    平常會有人把「我把你們當人看」這句話掛在嘴邊的嗎?
    不管討論的議題是什麼,講出這句話就是非常不尊重對方,甚至比罵髒話還可惡,這根本不是斷章取義吧。

  7. Pig 說:

    「你來到這個城市,就是我們的人,你既然來到台北,就是台北人。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市民看,要好好教育你,並提供機會給你。」

    絕大多數的網站引用這段話的時候,都是把最後四句整段引用出來。

    斷章取義?整段都給你了沒什麼好斷的啦。

    如果說只是要講遵守法令的話,大可說「城市有城市的規矩,你們來這邊就是要遵守城市的規矩」就好了。結果講得好像原住民的教育和機會是被施捨的一樣。 這種「要不是XXX,你們哪有雞腿吃」高高在上的心態,才是要不得的,也是本篇討論的重點。

    如果今天一階段投票定案後有人丟出一句話對二階段支持者說要「把你當人看,把你當公民看,要好好教育你,並提供機會給你。」你能乖乖的接受然後認為這叫「要你遵守規矩」嗎?不行的話就少在那邊作賊喊抓賊歪曲解讀。

  8. gonlinaj 說:

    這跟族群暴力可能無關
    但建築特色不夠本土倒是真的

    如果說族群暴力,臭頭廟那種就是
    那很明顯的是拿自身族群的意識形態加在所有人之上
    至於像這種,他拿一個與自身無關的東西加在別人頭上
    頂多算是美學暴力吧
    至於是否是族群暴力我不曉得


    [站長回覆]:這個案子,如果是阿美族原住民自己決定的,我也沒意見。但這個案子,是非阿美族的上級長官,及非阿美族的建築師決定。

    老實說,阿美族的聚會所該設計成什麼樣子,我並沒有定論;如果建築師設計的,是一座他個人風格的新創作,我也不至於反彈;問題是出在,我們建築界的一看就知他抄的是一百年前西班牙的著名建築師高第作品(第一位留言的jalo兄,就是目前在西班牙留學,難怪他反應非常激烈)。

    這麼說好了,一個原住民運動會,佈置會場時,司令台正中央,掛著卻是畢卡索的世界名畫。畢卡索是世界級畫家,平常要收藏,要欣賞他畫作,都很好,但在一個原住民運動會場合,卻掛他的畫,而畫作內容,與此運動會毫無關係;這就會是一種「非族群間」的暴力,不承認你族群特性的暴力。

    我的看法也很簡單,要尊重原住民族的自決(自覺)。原住民族要抄襲高第、畢卡索,學小提琴演奏莫札特;只要是出自他自己選擇,我雖不很贊成,但也無話可說。但以本文的外來建築師(非阿美族建築師),與馬英九,這兩個例子,都是優越感族群,對其他族群的暴力。

  9. 謝明宗 說:

    Dear pehsnuter,

    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格友看,要好好的把你溝通,要好好提供互動機會給你,泛藍的心態,要從那個地方調整起…… 來到這個格,就要照這個格的遊戲規則來玩………

    我只是希望你當個人 遵守這裏的規矩來發言 請你也不要把我的話 歪曲解讀斷章取義ㄡ…

  10. Masako Chen 說:

    「要好好教育你」還虧他,馬的說的出口!教育本是國家的義務責任,不是
    下三流政客的「施捨」籌碼!還有那「馬」總「桶」順口溜真厲害,的確
    那娘們有需要受啥是民主選舉稱呼候選人的教育必要!

  11. Masako Chen 說:

    那種造型太「恐怖」了,的確很不尊重同胞的文化根源遺產。
    留著它是「世界觀」兼「不鎖國」的世紀大傑作喲!
    幸好沒蓋在我家鄉,否則我會去控告竊他人的作品權嫌疑,可恥!


    [站長回覆]:我可以理解你的憤怒,不過就著作權法的實務面:

    1.高第已死「超過」五十年了,著作權已消失。

    2.要告侵犯著作權,是原著作人(或繼承人)出來告才算數,其他人都不行。我們都不是高第的子孫,所以只能震怒、取笑、譴責,沒辦法用著作權法去對付他們。

  12. 鉑鎂鑼 說:

    “我把你當人看”這句話這麼白話,大家都沒有能力歪曲解讀斷章取義。
    因為除了支那人是人以外,其他都是夷狄、狸僚、蠻、猐、猺、倭寇、洋鬼子、台灣狗


    [站長回覆]:族群平等是普世價值,中國與台灣兩國的憲法,很早就都有寫入這個精神喔(有沒有實踐是另一回事)。

    別的不說,「中國」這個「中」字,就是最自大的表現!自以為是天下中心。

    此外像「族群融合」這四個字我也很反感,「族群融合」的結果,經常是大的吃掉小的,小的消失。應該是「族群相互尊重」才對!

  13. kent 說:

    馬英九:『我把你當人看!我教育你!你的基因沒問題!我給你機會!你要按照我的遊戲規則走!』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10767
    http://www.rti.org.tw/News/NewsContentHome.aspx?NewsID=94281&t=1

    ——–
    如果在歐美國家講啥麼 基因說 我把你當人看 ….之等等
    挑起種族歧視早就暴動了
    12月8日的新聞台灣媒體竟然不敢報導
    原民要爭氣點……


    [站長回覆]:你原先的網址太長了(你用的是Google的搜尋結果),我幫你改成短版(原始網頁)的,以免URL太寬破壞網頁畫面。

  14. 職業學生 說:

    “告” 當然是把我們當人看囉, 不然 “告” 會把我們當狗看嗎? 難不成那些護 “告” 心切的, 都已成為狗了, 難怪這麼喜歡汪汪汪……
    呵呵, 真是護 “告” 心切的打嘴砲, 忠貞也! 頒發一等護狗勳章!
    老說人家斷章取義, 我看 斷背山 看太多了! XD

  15. pyl 說:

    >>>1.講出了「你來到這個城市,就是我們的人,你既然來到台北,就是台北人。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市民看,要好好的把你教育,要好好提供機會給你,原住民的心態,要從那個地方調整起…… 來到這個地方,就要照這個地方的遊戲規則來玩……」

    哈佛大學怎麼教出這樣的人,他還有臉選總統??真不要臉

    >>>2.設計了一座拷貝西班牙建築大師高第(Antoni Gaudí i Cornet,1852-1926)特色的聚會所。

    COPY西班牙建築大師高第的作品是土匪行為,希望能公布這不要臉的建築師,讓它丟臉!!!


    [站長回覆]:只能說,這位參選台灣地區領導人的馬英九先生,在哈佛沒在認真唸書吧!時間全花在當抓耙仔,監控其他台灣人吧。

    我這選區也有一位自稱是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博士的立委參選人高思博先生(這也是不錯的學校呢!),我也很奇怪他到底有沒有去美國唸書咧,到底有沒有去過美國咧;如果真的有去過美國,不知有沒有帶眼睛去咧。

    如果他在美國住過,起碼也知道美國的公民投票是與大選合併舉行,美國的投票所領票是一階段,甚至美國的大選票還曾與公投票印在同一張咧。這個立委參選人,卻跟他同黨的,主張世界首創的「大選不該綁公投」理論,及「投票領票應該二階段」的政治理論咧!發明這種獨見而創獲的理論,應該去競選搞笑諾貝爾獎,在台南市選立委太浪費這位人才了。

    至於太巴塱阿美族聚會所設計者是誰,我再去查查看,我有聽朋友說,似乎不是正式建築師(那一帶的建築物可能類似農舍,不需正式建築師設計就可申請建照)。可是知道會抄高第的建築,應該也是大學建築系畢業,看過一些世面吧。

    我是認為抄襲外國大師是其次的,設計者對阿美族傳統造形文化的強暴,才是最痛心的。

  16. 鉑鎂鑼 說:

    講到族群,國民黨比共產黨落後、野蠻,國民黨還在普遍看不起台灣人、原住民,請看中國的少數民族

    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3-01/21/content_700050.htm

    像馬桶這麼無恥的,真的是很可惡


    [站長回覆]:說到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區別。例如說,共匪在1930年代,被蔣介石剿匪躲到陝西(他們自稱說是長征)。共匪流亡到當地後,都還懂得採集當地動人的陝西民謠編歌曲做共匪的「革命歌曲」。例如「東方紅」就是。

    看吧,一樣是流亡,共匪還比蔣幫國民黨懂得「本土化」呢!還知道,要運用當地民族的特色呢!

    不過,共匪也太愛「少數民族」了吧,愛到跟共匪沒關係的外國少數民族去了。

    中國上海博物館某展區,一進去赫然看到達悟族的船,真是怪了,這跟他們有啥小關係?

  17. Masako Chen 說:

    贊成樓上網友的提案,請公佈天下大抄的建築師。建議:
    寧可去除曖眼破壞自然景觀,留著它是世界笑柄!甚至是
    侮辱阿美族同胞先祖先賢的原鄉美感技術。

  18. pc 說:

    高思博啊,本來不覺得怎樣的,但是昨天我莫名其冒手機收到一封簡訊,是說啥高思博民調支持度高於賴清德,
    賴清德賄選被人抓到之類的廢話,我可以合理懷疑,批評民進黨用澳步的國民黨反倒是用這些澳步用得很高興,
    我們要強烈呼籲台南市民用選票給國民黨一頓毒打!!

  19. E 說:

    PC大 手機簡訊先不要刪啊
    快提供給賴清德 當作對手抹黑坳步”意圖使人不當選”之確鑿罪證


    [站長回覆]:那簡訊我也有收到。不過很難告得成。他唬爛他自己民調超前並不違法;再來他說賴「疑似買票」也不敢講很確定。此簡訊是大量散發,賴總部的人說不定也有收到。

    台南的中華日報(原蔣幫國民黨劫收日產為黨產),早就被他們高家買下,幫忙處理國民黨產啦;這家報紙原本十年前是大台南第一大報,目前在台南閱讀率大不如前了。

  20. ivonQ 說: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有水流經過的地方人不能住在那裡,可是咖啡館卻可以蓋在那裡?
    也不知道溪洲這群民眾有哪裡沒有遵守到台北城的規矩了〈是異族不得進入台北城嗎?〉,
    不過,肯定的是 Dear pehsnuter,
    「要不是凱劭大,你哪有這個格可以上?所以,你要有自信,你的基因沒有問題,是機會的問題。」
    你應該不會把我的話歪曲解讀斷章取義吧?
    謝謝指教。

    另外,凱大,你寫太快了,高爺爺〈1852~1926〉死了80年了喔!
    〈你應該不會因此不把我當人看吧 @[email protected]”〉


    [站長回覆]:我寫太快,我意思是他高第死超過五十年,因為著作權的年限國際通例,是作者死後五十年內。

    再者太巴塱這個聚會所,是拷貝高第的元素再自行組裝,並不是整座建築物照抄。

  21. Aidaiwan 說:

    「我把你們當”人”看」

    這句話不管只講一句,還是接了上下文,
    在許多人看來,牠就是講了「完整」的一句話。
    表達的上位心態,無須諸多解釋。

    恭維「我們的**總統」..
    是請願沒錯,可惜沒見到真正的民族覺醒。

  22. das 說:

    我把你當人看 = I treat you as human beings 意思其實是說原住民不是人.
    雖然你們不是人,但我心胸寬大,把你們當人一樣看待

    如果有一個美國總統參選人對黑人說: I treat you guys as human beings.
    美國鐵定暴動,而且這個總統參選人根本不必選了.
    不但不必選,大概這輩子只能回家退休養老,連當公眾人物的資格都沒有.
    不過在台灣,像這樣的一個人還是被泛藍媒體擁戴.
    像這樣的一個人,還是有可能會當台灣總統.

  23. 哈米斯 說:

    凱劭兄,好久不見。

    寫得好!!!

  24. 台灣人悲哀 說:

    陳兄 能否把這段影片 傳給大話新聞
    這些沒良心支那霉體
    欺辱一位日本出生台灣婦女(真的看到受不了)

    日本人以上に日本を大切にしている台湾の人たち
    http://jp.youtube.com/watch?v=BHoWz2TipDk&feature=related
    看看這位 中天主播說什麼
    http://jp.youtube.com/watch?v=G2_XVzrBiQs

    為何那些住台支那人能說 現每天打壓台灣土地中國歷史
    而出生在日本時代 台灣人
    只是把她們生在日本時代感受 說出來
    就得忍受如當年二二八般 圍剿(況且是老年人)
    又看馬用如此手法 看低原住民

    真的讓出生在這塊土地人
    感到相當XXX

    出生在日本時代台灣人
    就不能輕鬆暢談它們時代事嗎


    [站長回覆]:我沒有偉大到與大話新聞製作單位可以有管道聯絡,現在選舉正熱,我也不知他們有沒有空插入這件幾個月前發生的事。

    一樣是植民,對台灣老一輩人來講,感受是一面倒的,日本植民比蔣幫中國人植民好太多了。其實1945年日本剛投降時,大部份台灣人也是很高興異族走了,也沒有喜歡日本人;之後產生對日本的懷念,是經過比較的結果。

    可惜的是,戰後的語言政策,讓祖孫語言溝通有代溝,很多年輕人不懂得阿公阿媽的感受。

    這群中國人媒體,當然不能忍受這種事,自己爛不檢討自己,反而用來攻擊台灣人。還好現在那群中國人也只能在媒體上說嘴,沒辦法像他們老祖宗蔣介石那般屠殺。

    很多台灣年輕人不知這段歷史,我們應該大聲講出來。台灣人不出聲,就是那批中國人媒體猖狂、扭曲歷史的原因。

  25. joe228 說:

    陳大哥
    個人平時有常收看NHK
    昨晚(12/28)看過NHK福田首相訪中記者會
    其中 最爆笑
    就是中國方面 官方翻譯員
    故意硬把 福田回答 翻成 中國要的答案
    尤其是 在台灣問題方面

    雖小弟日文不是強到那
    但福田大概只回應到
    會去尊重 當年日中上海聲明
    不在公開場所表示贊成台灣獨立

    但 中官翻譯官
    故意把它 凹到公投與台灣獨立上
    許多準備好翻文
    硬梆梆翻成~ 福田強烈反對~~
    可見 中國人如何 誠實

    也可見明日(12/29) 台灣一些支那霉体
    一定會拿 這些翻官翻文 大作文章


    但剛上網 就看到日本YAHOO重要新聞(可見日福田內閣對此事重視)
    産経新聞 : 「誤訳」で福田首相の顔色一変 日中首脳会談
    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071229-00000904-san-pol

    直後の共同記者会見で「台湾独立」に対する表現をめぐり、福田首相が顔色を変える一幕があった。
    「(独立を)支持しない」という福田首相の発言を温首相が説明。
    これを会場で日本語に訳した通訳が「独立反対を表明した」と強い表現に「誤訳」したためだ。

    「親中派」と言われる福田首相だが、言葉の使い分けにはこだわってみせた。*親日感情が比較的強い台湾と日本は長く良好な関係にあり*、欧米諸国とは事情が違う。日本は昭和47年の日中共同声明以来、「台湾が中国の領土の不可分の一部であるとの中国の立場を十分理解し、尊重する」と表現するにとどまり、**「独立反対」の言葉は慎重に避けてきたからだ**。

    首脳会談後、**外務省の佐々江賢一郎アジア大洋州局長は記者団に「『支持しない』と『反対』とはニュアンスが異なる。強度に違いがあることは日本人なら理解できるだろう」と話した**。

     台湾の陳水扁総統は来年3月の総統選と同時に「台湾の名義での国連加盟」の是非を問う住民投票を計画している。米仏は「反対」の立場を鮮明にしているが、**福田首相は「反対」とは口にしなかった。ただ、中国外務省の劉建超報道官は会談後の会見で「日本が台湾問題で行った立場を評価する」と述べた**。

     「質問を受けた以上のことを申し上げたかもしれないが…」。福田首相は会見の最後にこうとおどけてみせたが、日本の首相として最低限のラインは守った。

    這新聞麻煩翻日文較強朋友翻一下並在媒抗那貼出
    作為 對抗台灣支那報 USO

  26. liau 說:

    台灣人要強硬起來!◇轉載

    沒多久,忽然一個六十歲左右的婦人跑過來,對著電視機指指點點的大罵:『這個民進黨垃圾步、奧步、不要臉….』,他跑到我們旁邊來,想加入聊天,大概是看到我這個比他年輕的歐巴桑,不像他們以為的一高二低沒水準的民進黨支持者的樣子,我看了他一眼,繼續跟身邊不認識的歐吉桑聊:『我們應該支持十八趴,支持全民領十八趴!』歐吉桑說:『對啊!大家都要十八趴!』我接著又說:『應該全民來領終身俸!』另一位歐吉桑知道了我的用意,就說:『對啊,應該大家都來領終身俸,怎麼可以只有少數人在領呢!』那婦人就瞪大了眼睛,激動的大喊:『 憑什麼!憑什麼你們也可以領?』知道年輕歐巴桑是綠營的,馬上知道歐巴桑是非我布爾喬亞族類,是一高二低類….

    http://www.wretch.cc/blog/liautiamding&article_id=20630209

  27. Student 說:

    白木怡言 http://www.yubou.tw

  28. Masako Chen 說:

    joe228桑,事實上福田先生有提「臺灣住民投票」有”違”(i.e.危及)「中國核心利益」,
    親耳聽到他說「核心利益」。日本有句「八方美人」(i.e.雙方討好,雙方不得罪)。
    日本人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生活裏充滿曖昧語言文化是常識!
    日本人是看穿中國貪婪的野心!

  29. 祖靈 說:

    傾聽弱勢 馬應該蹲下來

    從電視新聞中,知道馬英九對原住民發言不當的事件。仔細聽完當時的整段對話,雖可以感受到馬英九並無惡意,但仍不免聽出他以漢人為尊的心態。雖然,後來,我也聽到了馬英九的道歉,但也聽出了馬英九自覺的委屈。

    在此,我要鄭重的對馬英九說,你所受到的攻擊並不嚴苛,你應該慶幸攻擊你的人,都是些原住民中最不適格的人。

    溪洲部落的問題已經存在卅年,歷任原民會主任委員難道都沒有責任嗎?前主委陳建年和現任立委陳瑩父女倆,從國民黨跳到民進黨,始終擁抱統治者;溪洲部落拆遷問題是在蘇貞昌主政台北縣時的決策,時任原民局長的現任主委夷將,難道不該負起更大的責任嗎?還有,呂秀蓮副總統在三年多前敏督利颱風過後,要「原住民移民到中南美洲」、「原住民不是台灣原始祖先」等不當言論,也屢屢顯露出統治者歧視原住民的心態。

    連日來,媒體輿論聚焦在「我把你當人看」這句話,或許有些過度斷章取義,可馬英九必須體認,原住民幾百年來被壓制、被統治的歷史。當馬英九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反射出的,正是長久以來原住民不被當人看待的情境。

    「要好好的教育你……到這個地方來,就要照這個地方的遊戲規則來玩」。是的!自從外來政權到台灣後,所有的規則都以統治者的需求來設定,即使違背了台灣這塊土地的自然法則,無論是非也要原住民聽從。就拿現在的一些生態保育法令來說,都遠遠落後於原住民族傳統上與生態共榮的倫理。到底誰應該教育誰?誰應該照誰的規則來玩?

    如果,馬英九對失言風波感到委屈,那麼他必須了解,原住民長期以來累積的悲痛和憤怒,已經像是一堆易燃物,惡意的丟擲汽油彈是可惡,無意的丟擲火柴棒,也會造成同樣的結果。

    馬英九,當你坐上大位後,希望你能夠蹲下來,多聽聽弱勢族群的聲音。

    2007-12-30╱聯合報╱第15版╱民意論壇╱莫那能∕排灣族盲詩人(台北市)


    [站長回覆]:你如何證明「你應該慶幸攻擊你(馬英九)的人,都是些原住民中最不適格的人。」

    你後半段的文章,也沒有原諒馬英九的言論啊。

    再說,蘇貞昌與現任主委夷將當時的政策,是維持現狀,這正是目前溪洲部落的呼聲啊,他們沒有要拆聚落;今天的問題出在現任台北縣長要拆。請問前任縣長要負啥小責任?你知道你講話沒邏輯嗎?

    誰講錯話,就該被罵。你要幫馬英九緩頰,還不如不出聲。

  30. 祖靈 說:

    原住民問題不該再扯進藍綠惡鬥

    —高金素梅看馬英九失言風波

    三年多前(2004年),馬英九先生在中國時報發表一篇近三千字的長文「感念飛魚雲豹的故鄉」,這篇文章有系統性的敘述了本是台灣這塊土地主人的原住民族,被移民族群殖民的過程,他在文章最後說到:「原住民未來的遭遇,將決定台灣歷史正義的真偽」。這是目前政治人物中,第一個較全面的反思過去台灣四百年史的一篇著作。

    但很遺憾的,日前,馬先生「我把你當人看」的失言風波,不自覺得透露出他的漢人中心心態。這當然是一個錯誤的發言,不過,至少他道歉了,我們也難再繼續苛責。一個在漢民族教育體系下成長的社會菁英,究竟很難脫胎換骨。

    相較於馬英九的道歉,同樣在三年多前,呂秀蓮女士以副總統之尊,竟然在水災過後,要受到土石流災害的原住民移民到中南美洲去。當時,呂副總統一連串的不當言論,引起原住民的群情激憤,並引發了「出草」事件。但呂副總統始終沒有道歉。綜觀民進黨執政八年來,從來沒有完整的台灣史中原住民族主體地位的論述,反而是不斷的操作福佬沙文主義,把原住民族的主人地位模糊化。

    馬英九失言後,陸續有民進黨籍原住民立委和歷任原民會主委表達抗議。馬英九的確該道歉,但為什麼呂副總統失言時,這些人沒有要求她道歉?如今,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的馬英九一失言,就立刻跳出來抗議。很顯然,這不是基於原住民族立場,而是藍綠惡鬥之爭。

    原住民族的立場和尊嚴,不應捲進令人厭倦的藍綠惡鬥。


    [站長回覆]:呂秀蓮三年前的風波,你高金素梅就有叫她道歉了啊,還出草咧,怎麼會沒人要她道歉。

    我也有罵呂秀蓮根本是不懂台灣史的白癡兼笨蛋,不知山地開發情況的笨蛋(她還自認對推動山地觀光很有功勞)。

    只是當年我還沒有Blog,文章寫在別的網站。

    不對的事就該罵,只有我才始終如一。我也是平埔仔,我台灣原住民血統說不定比你高金素梅只有二分之一還高咧。

    你高金素梅還不夠格講別人在「藍綠惡鬥」,妳一樣是身陷其中啊。

    妳也去向馬英九發出草令,妳才有資格講不要藍綠惡鬥。

  31. eslite12 說:

    我有四分之一的血統在清嘉慶年代就定居在台北市(這還是只算直系的漢人譜系),我也一直把外省人當人看(我的好友外省人一直比人口比例高很多),因此依馬先生自己的標準,馬先生也得聽我的話照我的遊戲規則是這樣嘛?

    那麻煩把黨產吐出來還有不要再戀屍(套用水果報的詞)也不要再露奶了!

  32. pyl 說:

    以下是自由時報刊登的內容: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5/new/sep/5/today-fo8.htm

    〔記者花孟璟╱光復報導〕花蓮縣光復鄉太巴塱部落內的「東北社區活動中心」,經改建即將在兩週後完工,由原先平凡的水泥屋,變成一棟具有濃厚西班牙建築師高第風格,但頂上卻又加蓋阿美族傳統茅草亭的建物,因為西班牙味道還多於阿美族傳統感覺,在部落引起爭議,惟主導的東北社區發展協會表示,有信心讓族人都能接受這棟建築。

    光復鄉太巴塱部落的東北社區活動中心,屋齡已有二十二年,今年四月底以花蓮縣府城鄉發展局「縱谷特慢車」計畫三百八十四萬元,以不拆解原活動中心結構的方式,進行外觀重建。

    上月初,建築雛形慢慢出現,部分族人才發現,新的聚會所的建築風格,已從原先平板的白色、統一式樣的村落活動中心,變身成為一棟有西班牙風格的建築。

    它正面外觀式樣類似歐洲中古時期城堡,四根大柱子外表為紅磚,但造型並非平整的圓柱形,而是不規則曲線的圓柱,每根柱子扭曲的角度都不同,上面還預計添上西班牙式瓦頂;正中央有尖形牌樓,中央三角形有太巴塱的螃蟹圖騰;至於城垛也是不規則的波浪曲線;原有牆壁也都打掉做成尖拱門,內部牆壁多數打掉,樑柱都是不規則曲線,天花板的燈飾也是螃蟹造型,優點是四面通風、採光良好。

    太巴塱部落頭目王成發對新聚會所充滿「異國風格」不以為然,為此村人在八月十日召開村民大會投票,當時村人以五十票對六票,贊成聚會所繼續興建,但條件是在屋頂上加蓋一座傳統的茅草聚會涼亭,聚會所內部也要多放一些太巴塱的圖騰。

    因此八月初起,建築師修改設計,在屋頂加蓋一座阿美族傳統的茅草亭,昨天該部落最年輕的「拉帝優」年齡階層,出動近十人,由熟悉蓋茅屋的老一輩族人指導下,把成束的茅草綁在竹製屋頂結構上,象徵部落的傳承。

    對於聚會所有「異國風情」,部落至今仍有許多意見,東富村長羅金元認為,聚會所蓋成這個調調,一方面和阿美族有點差異,另一方面,他則擔憂活動中心本身的結構問題,因為幾乎已經到使用年限;太巴塱國小教師楊進國覺得,當初只希望新建聚會所,但沒想過外觀會是這樣。

    另一名族人Moli表示,起初他覺得風格「怪怪的」,因為老一輩會認為,應該要蓋成傳統的茅屋,但理解建築師的想法後,他愈看愈覺得不錯。

    曾任東華大學講師的Kati表示,阿美族房屋傳統建材是木頭、茅草,但現代化之後,什麼樣的房子才是阿美族風格的房子,仍在形成當中,而未來聚會所的使用,仍該以族人為主體,由族人慢慢來凝聚共識。


    [站長回覆]:從這篇報導來看,當地阿美族人反彈並不激烈。我想最大原因是,聚會所的預算,是花蓮縣政府撥下的;太巴塱人恐怕也擔心預算收回取消,或者怕「上級機關不高興,以後就不撥錢下來了」。

    也就是,太巴塱人不知自己是主人,不知聚會所該長什麼樣,是他們天生該有的權力。

  33. 林秉宏 說:

    96.12.26 總統令:制定「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條例」
    http://law.moj.gov.tw/fn/fn4.asp?id=45802


    [站長回覆]:台灣原住民的傳統智慧財產需特別保護,早在十多年前著作權法有明示。

    不過十多年來,只有一句標題,沒有實質內容,亦即沒有把這個施行細則、條例、罰則寫出來。使得空有照顧弱勢原住民的美意,卻沒有具體辦法。

    這次是依「原住民族基本法第十三條」才制定。

    不過,本文的例子,倒是與「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條例」沒有正相關。

    有正相關的例子:台灣民主紀念館,蔣匪介石像前那個達悟族舟的風吹,被風吹設計者(公共藝術創作者)拿來用,創作者有得到政府委託報酬,理論上就該依本條例,與達悟族商談授權事宜;例如,某電腦展的海報,用到排灣族的木雕圖像,也適用本條例,使用者需與排灣族商談授權事宜。

  34. joe228 說:

    TO Masako Chen

    看看這篇
    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75090

    其中 最讓台灣人省思一句話
    如先去思考如何清算中國國民黨那個反日、反動勢力的存在才對!
    因為國民黨反對入聯公投、獨立,就是日本政府及民意不敢進一步支持台灣獨立的最大綁腳石。
    ***其實歷史上面對中國勢力時,一直最軟弱的是台灣人**,
    不是早就建國(比中華民國還早)的日本人!

    再看看 這位研究台灣論壇會長 永山英樹(台湾研究フォーラム会長)
    日本の命運は台湾にあり・3-1
    http://jp.youtube.com/watch?v=_bH5EPL0iKg

    當台灣意識被遺毒或是過去七年民進黨無力或扁錯誤(至少中資霉體過度讓步)
    面對中國方面各種軟硬手段以
    台灣真的很需要來自各方助力
    外加自方努力

    純屬感想 請多指教

  35. 杜斯脫拉褲司機 說:

    這件事情讓我最驚訝的是,在原住民議題上,馬竟然連扯謊都不扯.

    台灣政治人物有族群歧視的絕對不在少數.不過像這樣直接說出來的,大概只有我們的小馬哥了.

    是因為他太蠢,還是太白目嗎?不可能.小馬哥雖然呆呆的,但還不到蠢的地步.至於白目,從小就知道如何討大人跟當局歡心的小馬哥,最不會做的事情就是白目.(論白目,搞革命的人才敢白目.)

    “政治正確”的道理小馬哥一定清楚.這件事情顯示出,小馬哥”真的”不知道這樣說是有問題的.

    這就有點兒像30年前,小馬哥在波士頓通訊上頭寫的那些支持警總,質疑陳文成的言論.表示當時他”不知道”這樣說是有問題的.今天你要他同樣的話再說一次,即使他心裡還是支持當年的警總,也絕對不會說真話.

    所以,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在於,小馬哥恐怕還要再過30年,才知道這樣說是有問題的.

    更大的問題是,許多台灣人對於”小孬孬”,”哭著回家找媽媽”的言論反應非常激烈,卻不覺得小馬哥這樣說有什麼嚴重.這是讓我最沮喪的地方.

  36. tokiwa midori 說:

    直後の共同記者会見で「台湾独立」に対する表現をめぐり、福田首相が顔色を変える一幕があった。
    「(独立を)支持しない」という福田首相の発言を温首相が説明。
    これを会場で日本語に訳した通訳が「独立反対を表明した」と強い表現に「誤訳」したためだ。

    之後(在會談後嗎?)在共同出席的記者會上,針對「台灣獨立」一點(的翻譯),日相福田的臉色有了改變。
    其原因為,針對日相福田的「不支持(獨立)」之發言,與會之日文口譯人員將其「誤譯」為語氣較強硬之「表明反對獨立的立場」

    「親中派」と言われる福田首相だが、言葉の使い分けにはこだわってみせた。*親日感情が比較的強い台湾と日本は長く良好な関係にあり*、欧米諸国とは事情が違う。日本は昭和47年の日中共同声明以来、「台湾が中国の領土の不可分の一部であるとの中国の立場を十分理解し、尊重する」と表現するにとどまり、**「独立反対」の言葉は慎重に避けてきたからだ**。

    雖說日相福田為「親中派」的一員,但仍在其語彙的選用上有所堅持。*對日本抱有較強之親切感的台灣,長期以來一直維持良好關係*、與歐美各國的狀況相異。日本於昭和47年發表日中共同聲明以來,一直僅守「尊重並理解,中國視台灣為中國領土不可分割之一部分的立場」的立場、**應已慎重迴避了「反對獨立」這樣的語彙使用方式****

    首脳会談後、**外務省の佐々江賢一郎アジア大洋州局長は記者団に「『支持しない』と『反対』とはニュアンスが異なる。強度に違いがあることは日本人なら理解できるだろう」と話した**。

    在首腦會談後、**日外務省的亞細亞大洋洲局長佐佐江賢一郎面對記者「『不支持』與『反對』是不相同的。其強度上的不同,就算是日本人也能夠理解的吧!」做了以上發言。

     台湾の陳水扁総統は来年3月の総統選と同時に「台湾の名義での国連加盟」の是非を問う住民投票を計画している。米仏は「反対」の立場を鮮明にしているが、**福田首相は「反対」とは口にしなかった。ただ、中国外務省の劉建超報道官は会談後の会見で「日本が台湾問題で行った立場を評価する」と述べた**。

    台灣的陳水扁總統計畫明年3月總統大選的同時,推動「台灣名義入聯」公投。雖然美、法兩國已明確表明「反對」的立場、**日相福田並未將「反對」二字說出口。但中國外交部的劉建超報導官卻於會談後的記者會上做出「日本對台灣問題表示立場」的發言**。

     「質問を受けた以上のことを申し上げたかもしれないが…」。福田首相は会見の最後にこうとおどけてみせたが、日本の首相として最低限のラインは守った。

    「說不定對問題做出了過當的回答…..」。日相福田於會見的尾聲開玩笑似的說了這一句,但以守住作為一位首相的最底線。

    小女子不才,翻譯的很糟,還請諸方大德多指教。

  37. Edoms 說:

    可以查一下是不是跟斗六的一家”摩爾花園”的建築師有關,蓋得好像,真是亂搞!

  38. 路人甲 說:

    不ㄧ定在阿美族地方就要建築像阿美族的建築特色

    未免包融心太窄了一點


    [站長回覆]:人笨就看不到重點。

    是不見得要有阿美族特色;可是拿一個百年前半個地球外的西班牙建築大師高第來抄,卻是錯得最離譜的一種處理方式。

    再說阿美族文化是快消失的少數民族文化,你嘴裡講包融外來文化,無異於消滅他們文化。

    這座建築樣式並不是阿美族人主動要的(若是如此我也無話可言),上級政府有心補助絕不該抱持外來民族的觀點!

  39. 218-162-139-82.dynamic.hinet.net 說:

    外省人與外省後裔,佔台灣人口比例不到三成
    自民進黨主政以來幾時將我們當作人來看過?
    外省人又何嘗不是少數?
    我們又何嘗不被逼著跳入「是不是台灣人」這個爛遊戲規則裡面玩?
    嗆扁系列中 只要有外省血統或是曾經加入KMT
    所說出來的話一概被批的像屁一樣
    就算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只要反對政府就是中共同路人、不愛台灣
    那種高高在上唯我獨尊心態
    只為了版面好看才補一句:「現在是個自由民主的時代,我們不會計較」
    又有何資格判斷人家有沒有歧視原住民?


    [站長回覆]:「自民進黨主政以來幾時將我們當作人來看過?」。對的,你們的確不是人,而一直是「人上人」

    你在社會福利上一直是貴族,福利可沒取消過。你們在戒嚴獨裁時代作的壞事從未有一人被追究過。你們以前就是在分族群,我們現在也只能口頭講講。

    不知道感恩就算了,還在我這裡繼續說謊,幹!

    在台灣就是台灣人,這怎會是「爛遊戲規則」?在英國當然是英國人,在非洲就是非洲人,再正常自然不過的事,就你們這種怪人才會想半天。1949年也有近百萬中國人逃去香港,他們想都不會想就學當地語言,自稱香港人,從來沒有認同的問題,他們是移民、難民,就你們這種怪族群明明是難民卻自以為是來植民的。

    馬英九這種話,本來就是你們的心聲啊,難怪你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也不需要自我反省。

    外國牧師神父來台灣住幾十年,都毫不猶豫就認同,就你還不能認同。

    你這種貨色就是中國同路人,沒有錯怪你啊。

  40. Adrian 說:

    終於找到了這位設計者的blog:
    http://tw.myblog.yahoo.com/jujy777/
    顯然他做什麼設計都樂於拷貝高第的語彙

    他在這裡有留下對自己這個作品的意見:
    >>>>jujy 提到…

    >>>>要聊這個聚會所阿~呵呵
    >>>>我是這個案子的設計師
    >>>>簡單說..
    >>>>美就是我們追尋的目標
    >>>>台灣的建築太醜..太功利

    看起來非常”自我感覺良好”
    真是令人火大

  41. 訪客 說:

    續上兩樓:
    看到我的意思被誤解成這樣子
    不知道該感到好笑還是悲哀
    是哪個政黨挑起族群仇恨?質疑我們不是台灣人?
    質疑不在台灣出生有沒有資格選台灣中華民國的總統?

    而「你們以前就是在分族群,我們現在也只能口頭講講。」
    又是一個在跟以前比爛的說法,甚麼叫做只能講講?
    族群的仇恨已經漸漸平息又再度提出來不是更加的不該?

    不論問哪個有水準的學者 對於戒嚴時期、白色恐怖、228
    都會指出是其歷史背景與時空因素融合獨裁的暴政所造成的結果
    在有些老兵心中的蔣介石絕對不是好人
    一群人得隨他漂洋過海 而絕大多數的人沒有你想像中的好過
    終身俸 就算是台灣出身的軍人也一樣享有
    18% 軍公教一律享有
    如果不是農地改革、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 或許現在台灣還有為數不少的佃農與高高在上的地主
    事情不能看單方面,也不能完全否定一切的價值,我支持討國民黨產,我支持抓國民黨貪污、買票
    但我也支持「做不好下台」

    如果用國民黨以前不好,現在就不能選的觀點來看
    現在多數人民眼中的民進黨,是貪污不比國民黨少、執政失策、用才不當、不肯認錯又硬拗的政府
    若是今年政黨輪替了 難道4年或8年後民進黨就沒有資格再執政?
    這根本是單方面自視而產生的謬論

  42. 膺懲暴支 說:

    挑起族群的當然是外省人 1945年一直到今天
    不然請你舉一個福利的規定是圖利本省人的來看看
    我隨便舉就一大堆圖利外省人規定制度

    軍公教裡當然有本省人 但外省人幾乎都在軍公教圈圈裡

    白色恐怖受害者本省外省都有 可是加害者清一色是外省人!!!

    土地改革是在削弱地主的實力
    原本的佃農可沒得到什麼好處
    肥料換榖你們外省人一定沒聽過 舊佃農的所得一樣被外來政權完全控制 而不是自由市場
    更不用說後來的犧牲農業來扶植工業

    民進黨是有貪污
    但我怎麼看都還沒有到以前國民黨的程度
    恐怕百分之一都還不到
    不過我不放心把政權交給有殺人獨裁前科心向敵國的外來政權

  43. NIA 說:

    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
    都要求選元首的積極資格是在當地出生
    這是世界慣例
    不知道有什麼好靠夭的
    移民第一代沒資格 但第二代有資格
    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台灣反而才是反常

  44. 不把你们原住民当人看你又能怎样 說:

    谁叫你们原住民是垃圾人又黑又丑,你们人种的低劣是显而易见的,跟汉人相比,你们当然只能算是人,不管你把中国字中国文化在这里用得多好(我很佩服你对中文用语的运用,貌似说得高深有理,但这只能更加显示中文的伟大,还是跟你们原住民无关,你有本事不用中文,以后都不用,你有胆吗,也许你可以说用英语或是日语等等,哈哈还是很好笑,悲哀的民族!!!),你们被人看不起,怪得僚谁。再说你们原住民是少数人口,跟更多的汉人或是有原住民基因的汉人相比,你们当然不会被重视,政府本来就只需对大多数人负责,像你们野蛮的原住民还是一边凉快吧。受了汉人的恩惠,一天吃饱了没事干,别有用心的挑起事端,令台湾恶斗不止,你们原住民功劳真是不小。你叫我们支那人,我们是无所谓的,畜生叫唤还能放在心里吗,不会跟你们计较的。

  45. beckett 說:

    幹!樓上的支那豚。
    你們貴國雪災是不是也是你們支那豚的功勞?
    當然囉,假如你罵的原住民是像高筋素梅那種人的話,那我是沒意見的。

  46. 「哈哈还是很好笑,悲哀的民族」

    中華民族、中華民族、千秋萬世、直倒永遠。

  47. 乡民 說:

    相信台湾人也不会把你当回事
    就如你自己说的,畜牲叫唤还能放在心里吗?
    快回去找你的党妈妈吧

    果然天朝多做孽,大共皇朝以来尽出浑球
    俺们中国人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48. shufan 說:

    那位支那豚是在反諷吧!?
    露骨得好笑! 哈哈哈!

  49. 鄉民 說:

    陶淵明要五斗米才折腰
    黨媽媽不過拿出五毛他就趴了

  50. chaos 說:

    “台灣地區領導人”?????
    你居然稱呼我們總統為”台灣地區”領導人
    讓人無法相信你是台灣人
    台灣不是地區
    是個國家
    另外
    下面推文中有一位居然用簡體字說”我們台灣人”
    用簡體字稱自己台灣人 你害臊不害臊

  51. dumas 說:

    很誇張離譜的建築,感覺很不尊重部落。在我們家鄉有一個部落周圍的入口意象,聽說竟然還有蝴蝶和螃蟹的圖騰。

    真的很被看不起耶!


    [站長回覆]:原本文化應該是多元包容的。可是台灣的高砂族原住民傳統文化,已在危急存亡之秋了,已經躺在加護病房了,要保存原貌,要以傳統為基礎來創新,都可以;但就是不該用這種直接抄襲外國特殊文化的。

    前面提過了,建築師幫台北市動物園設計熊貓館、大象館;都還有動物的意象呢;但這個建築物卻無視阿美族文化的存在!

  52. 花蓮沒有人才了嗎? 說:

    他們就是主張把蘇花高的經費挪去
    完成洄瀾夢想聯盟所謂的”縱谷特慢車”的同一批學者
    這個活動中心是他們執行文建會之「縱谷特慢車地方產業啟動計畫」的傑作之一
    這叫我們花蓮人怎麼放心把不蓋蘇花高的錢交到他們手中?


    [站長回覆]:這阿美族活動中心的設計者,本來就是擅長這種高第風格的,他設計了很多這種風格的餐廳。他「只」會做這種風格,也認為這種風格美極了,帥呆了,才會一再用在自己的案子。

    這種風格做在私人商業餐廳,我倒沒有意見,私人的空間有它創作自由。但在阿美族這個有極強烈地方風格的地方,是公共空間,我們有納稅;在阿美族的傳統美學快要衰亡的時候,在一個阿美族部落的公共空間,搞這種花樣,只證明這位設計者心靈的貧乏,無視阿美族特有文化,這種人就是植民心態,征服心態,不懂得謙虛向原住民學習智慧!

    有些人是植民心態,但會用自己文化去壓迫別的民族;問題在於,這位設計者居然是拿外國人的文化去植民別人。

    我是不曉得這個設計者是如何被選來主持這個案子的,也不知此案與你講的專案的關係,是不是能多談一些?這都是應公開的資訊,我們納稅人也有權利知道。

    如果鼓吹花蓮觀光的學者是這種抄外國知名建築風格,不識花蓮最珍貴的本土遺產貨色,真的花蓮就完了。

  53. 花蓮沒有人才了嗎? 說:

    我剛找到了這篇

    好慘,還不是只有一個地方被惡搞

    記憶主體檢視與認真看待環境規劃權-移民地景誰來改造?

    [站長回覆]:真是慘。太巴塱阿美族聚會所工程的「原貌」,雖然貧窮蒼白,但沒有強加什麼異國文化。改成現在這樣還比沒改還慘。

    請看我另一篇:阿美族太巴塱祖屋

  54. Masako 說:

    花蓮沒有人才了嗎?桑

    我也去看你提供的「記憶主體…誰來改照?」資料照片,
    奇醜無比!”牠們”真的太不把”同胞”當「人」看了。
    你們有權站起來憤怒。
    不知那些東西是請西班牙人的子孫來觀看,還是來刺激提高你們要懂得接受”世界觀”?!
    唉,設計者的品格正如他,馬的不要臉,抄襲王!
    最不要臉的是批准讓抄襲作品聳立在那神聖之地標上!可恥。


    [站長回覆]:我若去日本,看的一定是日本的傳統特色,日本自己才有的東西。

    像日本的迪士尼樂園(ディズニーリゾート),我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就算它做得比美國自己的還好,我也不會想去。這種地方是給日本人自己去玩的,日本人自己去體會異國文化卡通童話特色的。

  55. kunst 說:

    真好!! 遇到同好了!
    身處花蓮的我 常感到孤立無援…
    有這麼犀利的討論
    真令人激賞!

    此案涉及太多私授內幕..
    我不便細談內容
    我常常為花東地區的區域文化 被無形黑手主導著 感到難過與不捨
    但很高興有人站出來針對阿美族的傳統聚會所價值 進行討論
    希望有機會能與您多交流
    再次感謝您讓我知道這網站…

    翁基峰的部落格
    http://kunst2008.spaces.live.com

    我其實不太會用電腦 但仍歡迎多多指教


    [站長回覆]:剛一查才知道,我有買你寫的透視古根漢一書喔。

  56. 花蓮沒有人才了嗎? 說:

    我是花蓮子弟但是出外唸書及工作多年,不熟地方恩怨
    這個案子奇怪的是不論是包案子的或是批評的都是用德文名字
    是不是門生故舊之間茶壺裡的風暴不得而知
    重點在於請把原住民當人看,好嗎

    不過第一次看到自由時報的報導中,當事人不但遮遮掩掩而且以德文藝名接受訪問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5/new/sep/5/today-fo8.htm

    曾任東華大學講師的Kati表示,阿美族房屋傳統建材是木頭、茅草,但現代化之後,什麼樣的房子才是阿美族風格的房子,仍在形成當中,而未來聚會所的使用,仍該以族人為主體,由族人慢慢來凝聚共識。


    [站長回覆]:這位Kati是胡說八道。什麼樣的房子才是阿美族的房子,早就有定論了。

    當然,新時代的阿美族房子,我同意可以有新意,可以納入現代化的生活,甚至可以是完全創新的樣式(但應該由在地的阿美族人自主來創造)。但本案是一個與當地沒有關係的外來設計者,抄一個100年前西班牙怪人高第的特色,這高第與這塊土地毫無關係,這就是負分的設計了(比零分還低);這個案子根本沒有思考,沒有邏輯,只有拷貝,只有植民,只有粗暴。

  57. Masako 說:

    給人(觀光客)看的是文化財產,要賣的也是民族的神話故事。看四不像現代的東西,倒處是有,那KMT執政者是”無心”把乖民當同胞看或者是牠們”有意”地教育啥是國際建築。

    居住日本十六年,站長提的東京迪斯尼樂園一次也沒去,美國LA的去兩次。我孩子有自知之明,他老媽是台灣城市平浦族後代的蕃婆,也慢慢了解蕃媽的品味!現在高一,跟我去過大峽谷,看了那ㄦ最早的一棵原始蘋果樹還有當地印地安人遺跡。

    旅遊時是找當地的旅行團隊,往往成員是只有田中家是日本人而已,其餘是各國人士。去過三個不同州的印地安人遺跡,完全沒有雷同處,各有特色。最近聳恿日本朋友儘量去花蓮台東高雄旅遊,避免去那狗眼看人低的中國城,特色太少了。

  58. Masako 說:

    順著站長貼的「設計者」,去看了他的大作!完全認同他自己所言的:
    「欠缺美感、理念,似乎是社會的通病!」

    最讓我”極”為驚訝的是那「改造計畫」竟然投票時50幾對6票,太懸殊荒謬了吧?!!
    難怪他設計圗畫的很辛苦。
    有創意的天才是順手拈來都是inspiration,
    抄襲他人撿現成的就得處心積慮步步算,不可太「似曾相識」了。

  59. Masako 說:

    kunst桑,
    拜訪你的blog,眼看耳聞你的努力,的確那是值得永續拼的天地。加油哦!

  60. kunst 說:

    首先感謝 Masako 的鼓勵,我會繼續加油的!

    另外回應: 花蓮沒有人才了嗎 先生

    「這個案子奇怪的是不論是包案子的或是批評的都是用德文名字

    是不是門生故舊之間茶壺裡的風暴不得而知…」

    1.用德文名字只是碰巧 剛好我們都曾留德而已

    2.我與Kati先生既非門生也非故舊,我想請教 就算在台灣 恰巧剛好大家都念成大,同學間的理念與想法也不會都一致

    吧!個人認為理性討論不應歸納為茶壺裡的風暴,所以提出一點小小的修正。

    3.在花東真正嚴重的課題–不只是誰把誰當人看而已,也不只是那一棟媚外的太巴塱聚會所而已,有太多嚴重的區域發展困境,如果大家對原住民的文化資產保存有興趣的話,請去找找這兩三年花蓮與台東的重點部落計畫,北從花蓮秀林,南到台東南田,東部境內不論是阿美族、太魯閣族、噶瑪蘭族、撒奇拉雅族、布農族、排灣族、卑南族…只要申請重點部落計畫的部落,都在蓋複製型的茅草屋,一大堆部落客廳、部落餐廳、部落廚房、部落招待所、部落民宿,缺乏部落生命記憶、土地紋理、遷徙路徑等基礎調查,加上操作”縱谷特慢車”的同一批人,在背後扮演評審,又扮演東區輔導團隊去”輔導”部落,造成部落內部汲汲營營要資源、重產業輕文化的急功好利傾向,再透過所謂的”雇工購料”(雇在地工、用在地料)方式,用掌握資源之手去強迫部落模仿一種表面的文明進程與虛假的成果展現,還要部落學習服務接待(用奇觀化、秀場的方式去經營部落)造成不同族群忽略了最根本的底層文化,表面的均質化與一棟棟的茅草屋,(現在在花東一遊,幾乎只要看到茅草屋就知道原民會所輔導的重點部落到了,到底是那一個族群住在那裏、為何存在?反而顯得不重要了…)這才是原住民部落傳承與區域文化自主最大的隱憂。

    4.不好意思!我無意在此隨意批評,只是有感而發罷了! ,對於 花蓮沒有人才了嗎 先生 沒有任何想要挑戰您的意思,我對於對花東還抱持期待的朋友們致上由衷的敬意,如果言語有些冒犯,還請多包含。

  61. 花蓮沒有人才了嗎? 說:

    kunst先生,先向您致歉

    身為花蓮子弟,每一次回鄉對熟悉的景物遭到恐怖的破壞常瞠目結舌

    品質低劣的公共建設令人不想出門以免傷心

    我仔細看了您的部落格,除了感動您的付出,也令我汗顏

    謝謝您守護著我的故鄉

    幾年前參觀花蓮石藝博物館除了對於館藏搖頭不已

    尤其是整個二樓寶貴的展場空間被挪用做行政辦公室

    可見後山主事者的風格,但是氣歸氣,只放在心裡

    佩服您的直言無諱

    Kati先生我在網路上看到他大力鼓吹將巴里島成功的觀光發展模式引進花蓮

    直接吸引外國高消費力的歐美觀光客

    不需要改善花蓮對外公路交通賺粗鄙消費力低的國民旅遊的錢

    我小時候花蓮的觀光願景就是建設一個東方的夏威夷(還真的一個遊樂區以此命名)

    請教諸位先進,為什麼外國觀光客大都停留在北部,鮮少來花蓮


    [站長回覆]:我其實是反對蘇花高的,我是傾向改善台鐵的班次及服務,甚至台鐵多開幾班可以運汽車的列車。甚至推動藍海公路(台北港到花蓮,或基隆到花蓮),用這個來改善花蓮的交通。

    花蓮的交通跟花蓮本身觀光文化資源是齊頭並進的,是可以分開討論的。對這些學者的奇特概念實在是很搖頭。

  62. 花中三十九屆生 說:

    版主反蘇花高不令人意外

    如果我不是花蓮子弟,從一些片面的資訊來看這個問題

    我也會反蘇花高

    來看看北迴鐵路吧,以下官方資訊提供您參考:

    臺鐵系統路線容量及利用率–民國95年

    http://www.iot.gov.tw/public/Attachment/710516272171.xls

    北迴鐵路蘇澳新到和平的路線利用率達107.56% 僅次於基隆松山間的133.18%

    這種超限利用的鐵路,不但在管理鬆散的台鐵之營運之下容易發生事故

    而且今年的台鐵大改點,路線容量不足的限制下

    新購入的太魯閣號列車全數投入,只能取代原有的列車班次

    而不易有增班的空間

    而且太魯閣號只能以八列車廂編組,只有380個座位沒有調整空間而且又不賣站票
    (比韓制pp自強號少145個位子,柴油自強可擴充編組,莒光號可加掛車廂)

    反而讓花蓮的座位減少,更加一票難求

    更不用說您所主張的火車馱運汽車的班次有沒有辦法安排

    台鐵的汽車運輸車RCK100型一輛只能陀運3-4部小汽車

    要滿足運輸需要一天要幾列火車?

    還有許多朋友主張東砂西運改以火車運行

    一輛35噸的石斗車一日又需幾列才能滿足需求

    最後解決問題要再拓建北迴鐵路

    這恐怕又是一個十年的大建設,還是得面臨挖長隧道的問題

  63. kunst 說:

    花蓮沒有人才了嗎? 先生,您好!

    您無須向我致歉啊..

    我們素昧平生,您會有些臆測與質疑也屬正常

    對於您所說的 品質低劣的公共建設令人不想出門以免傷心

    個人也深有同感 剛來到花蓮時 那兩三年真是感到難以久留

    但後來我覺得與其一味批評 不如起而行 動手先從自己身邊改變做起

    雖然我們影響力有限 但我深信總有一天

    一定會影響區域內的人們與執政者的…

    Kati先生的言論 個人不予置評 我尊重他的想像與選擇

    但我唯一無法忍受的是…

    他總是以他的主觀強加於別人身上(透過政策與預算強迫弱勢族群屈服)

    這是我努力想改變的(但以現在的政治現實好像更難了)

    最後你提出,為什麼外國觀光客大都停留在北部,鮮少來花蓮

    我想提供一份數據 供您參考

    花蓮縣政府最近一次的施政滿意問卷調查分析 顯示

    吸引觀光客到花蓮縣觀光旅遊的因素:

    在不提示可複選的情形下,

    花蓮縣的好山好水、風光景色是最吸引觀光客到花蓮縣觀光旅遊的主因(佔57.4%)

    其次則是欣賞花蓮空氣好、無汙染的環境(佔18.8%)

    對花蓮的遊樂設施感興趣(佔7.5%)

    對花蓮的觀光活動感興趣(佔6.6%)

    希望多瞭解花蓮的民情風俗文化(佔5.2%)

    也有為了探訪親友而來花蓮順道觀光(也佔5.2%)

    從上面大項數據多少可以瞭解

    自然山水一向是花蓮的強項 但歐美或中國有特色的大山大水更是多的不在話下(所以單一的吸引力,或許是外國觀光客興趣缺缺的因素)

    另外,對花蓮的遊樂設施感興趣,大多是衝著海洋公園來的,西部人消費西部習慣的都會娛樂,對於認識花蓮與增進地方就業機會,說實在沒啥實質幫助。

    再談花蓮的觀光活動就更令人氣餒了,花蓮的觀光活動大多是為了平衡地方派系,展演給自己人看的(所以都不收門票),對於顧客(外部體驗者)的體驗需求,通常都不是優先的選項。
    不管是文化局、觀光局、農業局…等所辦的各種主題活動,同常都有一定慣例,就是設置一堆攤位(流動夜市?),不管策展主題為何,最後一定是請一堆原住民來跳舞(樣版?刻板印象?)想像能力低到令人難過。

    其實還有許多細項數據 但受限於時間,我無法一一陳述,只能例舉一二…

    花蓮既沒有像台北擁有國際級的故宮,也沒有台中想做的國際文化接軌企圖,更沒有台南故友的文化古城(資深文化資產)資歷,

    所以 能夠吸引多少 外國觀光客? 可想而知

    最終 還是必須回歸到個人的立場

    個人深信 文化(深耕)始終須凌駕於觀光(利益)之上,才不會隨波逐流 成為失根的蘭花…

  64. 花蓮沒有人才了嗎? 說:

    Kunst前輩

    謝謝您不計前嫌,也謝謝您提供這項問卷資料

    可惜並沒有針對外國遊客做調查

    英國維京旅遊保險公司在2007年做了一份旅遊問卷調查,花蓮的太魯閣國家公園被選為世界十大旅遊景點的第五名。根據觀光局的統計,2007年來台旅客人數有371萬6千人次,可惜太魯閣的峽谷風光有那麼高的評價,卻沒有反應在來花蓮旅遊的歐美旅客人數上。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我們從習慣自助旅遊行的歐美觀光客角度來看,花蓮其實是一個不容易造訪的地方。不但抵達桃園機場之後沒有轉機到花蓮的航班,陸上交通方面,蘇花高的興建仍在未定之天,完全沒有公路客運行駛北花之間。想要搭火車,一票難求的北迴鐵路,讓外國朋友很難在兩個星期前就能在國外買到票,會不會因而遊興大減,裹足不前?

    常常有朋友舉巴里島發展觀光的成功經驗來證明沒有蘇花高,花蓮的觀光一樣有出路。這個餅畫得又大又美,可是為什麼現在沒有蘇花高的花蓮淨土,歐美觀光客稀少?

    從您的文章來看,花蓮正在一步步拋棄自己的文化的特色,而進行一些想像中可以吸引觀光客的媚外文化的移植,太巴塱如此,七星潭何嘗不是如此,後山的縣長頻頻出國考察,不是帶給我們希臘天空的想像之七星潭漁村新風貌.

  65. 路人~~ 說:

    呵~呵~
    你說的一些話是不是有點….不好ㄚ!!
    切~~說一些不堪入耳的話!!
    真的會讓人很火大喔~站長!!ˋˊ
    而且你我覺得你個人的因素….把人說的話而扭曲是不好的喲!!
    我看了影片發現有些話都是站長瞎掰的吧= ^ =
    讓人看了很火,因為我覺得如果你因為這樣的事情,而去說這些沒有經過大腦而說的話那你跟他們有什麼兩樣嗎!?
    還有如過你絕得她們做不好,那你自己去做做看阿!!ˋ ^ ˊ
    看你是不是說的比做的還來的輕鬆!!= ˇ =
    別因為自己的理智斷了現,而說一些步堪入耳的話!!
    以上是這過路人所說的話,要聽不聽隨你囉!!
    抱歉我有一點人格分裂!! > O <


    [站長回覆]:你說我有些話是自己瞎掰,這是很嚴肅嚴厲的指控。

    要指控別人,要有確實證據,不是用形容詞就混過去。

    請你三日內提出說明,到底是哪一段瞎掰。

  66. 失溫魚 說:

    站長太MAN了…

    這位心虛的路人可能會被嚇到銼賽

    要去中正廟領件馬的短褲收驚了…

  67. 暴民鄰 說:

    匪類一向自以為介高尚,以為搞個西班牙建築就很有水準,殊不知高第一直以身為加泰隆尼亞人為榮,創作主軸就是發揮本土意識,就好比有些聽莫札特音樂的匪類,聽老半天聽不出莫札特創作的基調—自由,我想體現這兩位大師的精神,參加圍城,回家後就變成暴民。

  68. Tarus 說:

    哈~看來這裡的熱血青年很多ㄋㄟ~

    小時候我也跟大家有相同的熱血
    在學校裡被灌輸了很多做一個設計師應該要有的基本態度
    如果高弟聚會所十惡不赦
    那滿街幫建商蓋出毫無風格或是非常有風格的透天厝的建築師更是該死
    那些蓋出有損國家顏面公共建築不管是機場還是火車站的建築師簡直就該下十八層地獄不得超生
    當大家在拿101當作台灣的驕傲的時候,其實呈現了,台灣普遍公民對於公共參與的階段性能力
    建築師,在這樣的普遍性結構下,哪裡有什麼可為之處?

    鄉下部落的活動中心,都也是那種平時門關起來養蚊子的公共建築
    我看那個長得很像麥當勞造型的高弟
    撇開造型上的爭議
    他好像把牆都拿掉,變成開放性空間
    這一點倒是很可取
    很符合聚會所的功能性—為什麼聚會所需要管理人員拿開門才能用?

    談居民參與與尊重居民依舊都是從建築師為本位出發看問題
    高弟麥當勞站在那邊
    其實根本不是形式的問題
    而是部落自己能不能在過程中重新整合與獨立自主的問題
    部落要面對高弟建築師很簡單
    拒絕政府的補助經費
    把過去的水泥活動中心打掉
    自己去砍茅草找木頭蓋傳統聚會所
    不要去管原來活動中心財產年限報廢的問題
    也不需要去管傳統茅草屋能不能通過消防拿到建照使照
    另外一種是
    部落有辦法在國家的行政法規體制中
    運作出一棟合法茅草屋出來

    高弟站在西班牙,映照著現代化的醜陋
    高弟站在太巴塱,逼迫部落面對如何獨立於國家之中的課題

    建築人在此間沒有什麼做為主體的空間


    [站長回覆]:你好像沒看懂我的文章吧。

    一座高第式的建築長在大都會裡台北101旁邊做餐廳,我不會有意見。

    但阿美族太巴塱是面臨自我文化快被滅種的村子,這種地方,在21世紀,還用公權力把絕對弱勢者的傳統文化斬草除根。

    我也沒有要阿美族聚會所採用傳統的仿古建材與形式,但萬不該拿一個著名的異國風格來直接抄。阿美族的新建築該是如何,是可以討論,有無限可能,但是抄高第的就是零分。

    此外,此案在設計過程中,村子裡有極大反彈意見,設計者有機會修改,反而是設計者依然故我,自我感覺良好。

    這是設計者要負最大責任,他躲在公部門後面,狐假虎威,自以為是賞賜這筆預算的大臣,不把當地居民看在眼裡。

    此外,這是一座1970年代RC盒子去改建的,不是新建的。原本這個活動中心,就是很Open的。

  69. Tarus 說:

    峇里島我有去過,感嘆之餘上網查了他的發展過程
    搞半天,在70年代找了法國人從國際觀光的角度開始投資相關建設
    花蓮縣政府與所有的政治人物,都還在蘇花高解救花蓮的想法中
    花蓮的民調,也還在沒有蘇花高花蓮沒有明天的階段
    那花蓮的建設怎麼有可能是瞄準國際觀光客的角度在投資?

  70. Tarus 說:

    站長大人
    就是因為看懂了你寫的文章
    才叫你熱血青年啊
    可惜你不是生活成長在部落中
    你很難明白你的伸張正義的切入方式其實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

    趁著過年,我去找了鄰長阿姨,她有參加當年的那一場投票
    她轉述說
    其實是頭目認為一定要蓋茅草屋才行
    可是,那個舊的活動中心要鄉公所進行報廢
    可是鄉公所的承辦人員不肯簽文給鄉長
    顧問公司以及縣議員都去幫忙協調也沒有用
    因為承辦人員認為結構完整的活動中心要報廢
    以後政風查起來若質疑報廢的必要性他要倒楣
    再來,縣政府也表明
    因為活動中心周邊緊臨房舍,如果是茅草屋他們不敢發建照
    後來也有很多老人家說
    過年期間年輕人都喜歡玩沖天砲
    萬一著火誰要負責
    頭目在會議上聽了這些的看法之後
    決定就茅草屋或不是茅草屋進行表決
    現場部落的人到了超過一百位
    結果只有六位贊成茅草屋
    頭目就宣佈按照原設計進行
    因為沒有機會蓋茅草屋的話長成什麼樣子就不重要了
    在開這個會議的時候,活動中心的進度是進行到牆都敲掉而已
    那個時候也沒有人會知道最後變成什麼樣子
    表決完畢之後
    由發展協會理事長負責帶領部落的人參與改建工程
    包括二樓的茅草頂,都還是年輕人參與蓋出來的

    所以站長阿
    雖然很感謝你這樣打抱不平
    但是你說的跟鄰長阿姨說的出入很大

    而且講坦白
    部落本來就有兩大政治派系
    歷年來大家都想要改建活動中心作為政績
    這些紛爭
    其實都是基於有派系鬥爭的脈絡的
    我看了相關的新聞
    新聞報導上面不同看法的意見
    其實都故意跳過表決這件事情
    因為受訪者是表決輸掉的那一派

    過去活動中心確實都是上鎖的
    我們要使用都還要去看村幹事的臉色才能開門
    這也難怪,平常開的,青少年的破壞能力可強了

    不管長得哪一國風情
    現在晚上國中生要練舞
    都可以自由使用
    空間通透也沒有什麼陰暗的角落躲人
    這個地方卻實在改建之後變得公共起來

    我去問這些事情倒不是要潑你冷水
    部落的主體性關鍵真的不在於你說得建築師的態度
    這次的過程至少是由部落居民自己表決要不要茅草屋
    表決輸掉的一方就負氣不再參與
    也對於不蓋茅草屋要蓋成什麼沒有意見
    如果部落主體性真的夠強
    表決之後不管誰輸誰贏
    都要能夠繼續攜手合作
    可惜現階段的部落還沒有那麼成熟
    若有
    就可以做到我之前說的
    不鳥政府打掉自己蓋

    現階段部落的頭頭們怎麼可能會去做沒有政府出錢的工作?
    怪東怪西還不是自己檢討
    外面大家喊說部落文化要滅種了
    於是我想要把家裡的圍牆打掉換成箭竹的籬笆
    爸爸阿公打死不肯說會有壞人闖進來
    這就是真實的人生阿!

    不過我有個問題想要請教站長
    誠如許多新聞呈現的
    有人對於聚會所變成高弟不滿
    那這些人回到家之後
    為什麼沒有對於他自己的家是RC+二丁掛表示不滿而去改建?
    我們要怎麼思考這個問題?


    [站長回覆]:一開始這個聚會所案子,就不該是「茅草屋」與「RC構造」兩者去二選一。

    我從頭到尾並沒有要21世紀的阿美族太巴塱村民繼續使用傳統的建材去蓋房子(無論是他家或者公用的聚會所)。我當然知道傳統建材的茅草屋恐怕拿不到建照,壽命也只有5-10年。

    可是用現代的建材依然有能力表達傳統的意象。

    南投縣水里鄉民和國中
    http://blog.kaishao.idv.tw/?p=1201

    南投縣信義鄉鄉潭南國小

    南投縣仁愛鄉親愛國小

    阿美族自己有豐富的傳統造型元素可以發揮,何必挑一個跟這塊土地文化毫無關係的外國元素來拷貝拼貼?

    日本的神社,當然不會是一成不變,可以有創新部份(日本時代台北建功神社就很創新啊),但從來沒有人想說去拷貝羅馬的萬神殿來做日本的神社。

  71. masako 說:

    上面的留言解答了多年kmt為何能在台東花蓮甚至南投得那麼多的票!

    怎麼思考為何[…沒有對於他自己的家是RC+二丁掛表示不滿而去改建?]
    應是部落自個ㄦ要深思的教育改造,哪個才是真正永續的家園造型!
    而不是以kmt漢人來把我們”當人看”,等待被施捨的”機會”,自己先把roots抓準吧!
    難道要外國客人”馬”不知臉長的小強”漢人”來教尋根的神話嗎?!

    P.S. In your grandpa’s grandpa age, there was no burglar at all!

  72. 這群畜生不但如此糟蹋原住民
    也糟蹋了少為人知少為人提起的另一群人:日台後裔

    一道命令
    拆散多少家庭,製造多少人倫悲劇!!

  73. 深受重點部落荼毒的人 說:

    經由kunst的解說才知道,原來就是這個單位~郁華國際有限公司~在惡搞我的故鄉,
    上網查了一下 http://www.indigenous.com.tw/top02c.asp
    才知道是高*尚那一票人在糟蹋台灣僅存的淨土,
    他是前立法委員陳*惠的老公,
    綠色執政就是喜歡搞些政治分贓的把戲,
    也不好好的治國,
    難怪…部落總是很可憐,
    已經很弱勢了,這些有權有勢的原住民還欺負原住民。

  74. kunst 說:

    回應Tarus

    我回到凱紹兄這裡

    才發覺你有相同的問題

    就是隨意讀別人的文章 卻又不真正用心去體會

    與其一直聽別人轉述 或是看網站文字

    不如親自去走走 不僅進行田野訪查 也應該看原計畫與現實的執行差異 與分年觀察紀錄

    才能算對得起自己的故鄉

    我可是一年在花蓮十三鄉鎮 走上上百趟審查計畫與調查分析

    而不只是關在研究室 拿研究數據與天馬行空的想像 來進行評論的

    社造本來成功關鍵就在人

    空間營造也一樣 所以你說的都對

    但這兒談的是公部門的城鄉風貌改造案

    他關係到預算與合約、計畫書執行內容檢視

    以及正確的人文地景示範

    他們並不是做私人商業空間工程

    照他所寫的計畫理想

    與該案所執行的結果

    其行為跟詐騙集團無異

    另外我想報告凱紹兄 關於

    記憶主體檢視與認真看待環境規劃權-
    移民地景誰來改造?這篇文章的內文我做了一些增添 而且分為上下篇

    移民地景誰來改造?(上)

    移民地景誰來改造?(下)

    有興趣的人 請自行參照

    還有 也回應一下 深受重點部落荼毒的人

    重點部落計畫 執行至今已有四個年頭

    我所談的部落文化複製課題

    是指 前兩年 有所謂的「學術權術黑手」配合中央補助的「權力分配」

    將部落當成未開化民族 在訓練其「文明化、馴化」的訓練

    加上公部門經歷政策摸索期、立法院擱置預算惡鬥期、提供的經費補助逐漸下降、以及公部門對部落自負盈虧的期待,而各族群在重點部落裡最大的挑戰,就是依照國家政策的引導方針,原住民族主體發展模式,受到嚴格預算分配制約外,與形式要求的考驗。但因執行時程的倉促,與公部門向來需要看量化成果來展現「業績」,無形中這類具有「恩澤性」的補助,反而為部落帶來更多糾結的檢視自我不足,與外在環境植入價值與部落發展現況混淆的議題,當代化與產業化的訴求衝擊與回溯永續的族群歷史文化,形成了重大的考驗。

    我有一篇論文 有研究相關現象 有機會再節錄與各位分享

    而現今(後兩年)的輔導團隊 郁華國際 反較沒有用主觀立場去強迫部落 這點倒是值得鼓勵

    最後感謝 凱紹兄 每次來您這 都獲益良多

  75. kunst 說:

    剛剛寫太快 忘了留名字

    記憶主體檢視與認真看待環境規劃權-
    移民地景誰來改造? 這篇文章 增添之後有較多來龍去脈的對照

    希望提供各縣市城鄉發展重要的借鏡

  76. Tarus 說:

    『就是隨意讀別人的文章 卻又不真正用心去體會與其一直聽別人轉述 或是看網站文字不如親自去走走 不僅進行田野訪查 我可是一年在花蓮十三鄉鎮 走上上百趟審查計畫與調查分析』
    老師,你是委員,真正的八卦我想你在審查會或是自己的調查中不會知道的。

    我在問阿姨的過程當中發現幾個重要的訊息,
    第一是,既然翁老師你是委員,那為什麼同樣是縣政府城鄉局建管課對於茅草屋的建照有疑慮的時候,不能用委員的身分與專業去說服城鄉局?這樣至少有個可以蓋茅草屋的空間出來,那很多問題不就解決了嗎?其實部落很多東西需要的是行政上的鬆綁,但是這方面的問題很少有人會去處理。

    既然傳統的茅草屋不能蓋,阿姨說後來的蓋的就是由發展協會理事長帶領工班與設計師一起做出來的,
    你也沒有去訪問理事長,你怎麼有辦法知道過程是如何?
    我有認識幾個做陶藝的姊姊說,她們還幫忙燒那些你說長得很像高弟球體尖頂上的球球,
    她們覺得陶藝可以這樣運用是她們過去沒有想過的。
    她們說:『既然不能蓋茅草屋,那就好好給她漂亮一下有什麼關係,有人說那個向麥當勞,那是酸葡萄的批評,我們聽到的時候直接回說,才不是麥當勞,那個叫蠟筆小新的屁股,哈哈哈~』
    當然也有阿姨說,那個高起來的磚頭柱頭,很像火葬場的煙囪
    此類造型上面的想像與類比不勝枚舉
    可是,這些都無助於理解這個工程對於部落真正的影響

    如果翁老師你比較了解部落政治生態的話,包括頭目以及報紙上的受訪者,
    其實都是同一個政治組合
    (這是個無奈,因為頭目要做事情沒有經費,一定要要有政治上的合作,但是這也造成頭目這個角色在這類公共議題的立場被質疑)
    這個部份的意見與爭議,在居民投票的6比100就已經結束了。
    另外支持續建的100的部份,以及實際參與的理事長等,我想你都沒有去訪問過。
    十多年來,改建這個悶死人的方盒子活動中心都是選舉期間的重要政見,可是卻從來沒有實現過。
    理事長以及他帶領的工班在頭目主持的部落投票之後出來做這些事情,
    如果你理解部落內部的特性,你應該知道這是有多難得的改變,
    絕非表面上說部落遭受收回工程款的威脅。
    理事長後來因為做了這些承擔,也順利選上了村長,不就是居民對他的肯定?
    因為這個工程,部落真的變了一些,有公共建設的辯論,有衝突,有承擔,
    比起過去莫名其妙就出現的入口地標進步太多了不是嗎?

    我發現,
    從部落的角度看問題,
    以及從專業圈後來推動的民眾參與或說社區營造角度看問題,
    誰才是主體?還是有很大的差別。
    這也是我為什麼會在這邊發表意見的原因
    見諒了

  77. 森林裡的孩子 說:

    原住民~!!
    何必為了這種是~!!生氣~!!
    這樣蓋了又能怎麼樣??難不成阿美族會從地球上消失嗎???
    傻呼呼~!!
    就當他是文化交流不是很好嗎??
    頭目只不過是個((智慧))
    頭目能賺錢嗎??養的活全村嗎??
    拜託你們~先去學會((接受))在去學((事實))??
    上帝不是常常說~(((要懂得感恩)))???
    要珍惜~!!因為我們村莊??門都沒有^^~但我很珍惜~!!彼此~!!


    [站長回覆]:這哪是文化交流?這是消滅少數文化。文化都消滅了,阿美族還能存在?你還真能說笑。

    此外,村莊怎會有門。

    再者,這個活動中心早就有了,本案是「改外觀」的計劃。有錢改外觀,卻改一個不尊重既有文化的外觀。

  78. 1/2少數名族 說:

    無意間看到這文章順便留言 XD
    上面照片中的聚會所設計不像太巴塱少數民俗風格
    類似這案子很明顯部落有人寫文案
    政府同意才會撥出款項補助建蓋聚會所
    很明顯設計師設計不好
    在來部落的人有無知道此事
    村長因該很容易知道此事
    也沒招集或讓村民投票選喜歡的聚會所
    既然蓋了就只能靠部落想辦法維持
    ————————-
    我非常不同意馬統(馬總統的簡稱)這樣說法
    他的言論回答並不貼切
    反而更讓村民更討厭馬統
    馬統因該好好說明河川帶危險性告知村民
    既然村民不怕死要求把河堤蓋高
    馬統要好好說明人民繳的稅錢並不是隨便使用
    就算把河堤蓋高一點能否抗天災大洪水的危險性
    如果可以擋洪火就蓋吧
    河川堤防的水泥能擋多久不清楚
    抽水站規畫也是重點
    建議村民遷移是否先規畫遷移地點
    建設好遷移點房子蓋完成才好讓村民遷移
    搞清楚事情辦法是人想的
    不是一張嘴叫人遷移或動用警員強迫驅離
    —————————–
    台灣政府不是我不嫌氣
    是沒有正真的人導正政府做事情的方式
    出言不遜反而毀了這位馬統先生
    只能等待真正替台灣人著想的好總統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