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庫舊街

本文發表於 2006 年 07 月 12 日 23:58

楊英風(1926-1997)畫,土庫舊街,1955:

1955.JPG

土庫舊街(中山路)照片,土庫某寫真館老闆所攝,約1956:

DSCN9659.JPG

令人訝異的是,這張素描與老照片, 角度視點幾乎完全相同。

這條起自清末,在日本時代免於「市區改正」之彎曲人行老街,在1960年左右,以「進步」為名拓寬為十五米的街道。素描與老照片都成了歷史。這條老街雖是1960年被拓寬消失,但在當年全台灣已很少見屬於清末創建,且有商業行為的街道。土庫鎮民極為保守,相傳縱貫鐵路及車站原本有機會經過這裡(因為清末土庫比斗南、斗六還熱鬧,虎尾只是五間厝而已),但保守土庫仕紳聯名反對,怕破壞風水;糖廠原亦有意設在此,亦以機器破壞風水拒絕。因此土庫一直到日本時代結束仍保有這麼一條清式商業老街。

為什麼楊英風先生,會在1955年跑到土庫來速寫呢?

楊英風先生,1947年入省立師範學院(今台灣師大)美術系第一回就讀。楊英風之父母本是台灣宜蘭富商,日本時代到中國東北、北京作生意,楊英風中學隨父母在北京就讀;當時在北京的台灣人同鄉互有聯絡來往,楊氏兄弟還曾拜當年在北京的郭柏川教授學畫。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成立,楊英風父母在北京未及逃出,只得與楊英風先生相隔兩國。楊英風先生因已結婚成家,遭此巨變,頓時失去依靠,只得休學。

楊英風需負擔家計,經著名水彩畫家藍蔭鼎先生(亦是宜蘭同鄉)介紹,到美援的農業復興委員會(後來改制成今天的農委會,地點在台北市重慶南路與南海路交叉口)底下的一本介紹台灣農業現況的雜誌《豐年》擔任美術編輯,負責畫封面、插圖。楊英風先生在買下一座位於重慶南路的房子,作住宅及工作室用。這房子後來因重慶南路拓寬削去一邊,1985年楊英風重建為七層的「靜觀樓」,做為工作室及展示之用。

楊英風在那本雜誌待了近十年。 這農復會經費薪水都很充裕。 因美術編輯之需要,所以也常出差到台灣全國各地,找尋農村意象,做為插圖的參考。

1955年的某一天,楊英風來到了雲林土庫。 在目前中山路的老街上,他畫下了這幅速寫。

楊英風繪畫創作非常多元,早期他做版畫,也畫油畫,也留下大量速寫。他最著名的公共藝術彫塑則是1960年以後的事。

這張土庫老街速寫,想必是楊英風現場畫好,再帶回去做進一步處理(可能發展成油畫或版畫)。但目前只查到這張速寫,並沒有查到楊英風有後續的畫作。

註:筆者曾把這張老照片寄給寬謙師父(楊英風先生之女,在新竹法源寺出家,曾至成大建築研究所進修),並詢及這張速寫由土庫文史工作者引用的可能性。寬謙師父說楊英風先生的創作已是台灣人民共同資產,他家屬並不反對「非商業性(公益性)」的引用(當然商業性的大量出版發行應用還是要楊氏家屬同意);當然,出處、著作人格權,是引用者應該有的禮貌。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5 回應 針對 “土庫舊街”

  1. 燁子 說:

    凱兄這速寫及照片真是太點題了!

  2. △○i 說:

    真是難得一見的照片!

    這條街道雖然拖到1960年代才拓寬,不過著片上所出現的水溝(下水道)跟道路的舖面等,的應該是在日本時代被「加工」過的,已經不是清末的原樣了吧。

    道路兩側可以看到一些近代建築和「亭仔腳」,而「亭仔腳」的規定也是在日本人訂定的呢。

    另外,有一點不解的是,照片右邊可以看到一間有中國南方型式屋頂架構的房子(白衣白褲男人在過去點那間),到了楊英風的圖時,那個屋頂的結構看起來卻很像是杭架耶(改建了???)。

    有沒有可能照片的拍攝時間,其實是比楊的畫還要早的呢?


    [站長回覆]:這條街當然在日本時代五十年有修改過鋪面水溝之類的,甚至街上有少數幾棟「洋樓」顯然已經是日本時代改建的,不過呢,重點是街道的寬度、空間尺度、街道彎曲的樣子,基本上還是清式的。並沒有受到「現代汽車文明」污染的。

    這條街道日本植民政府竟然「忘了」去做市區改正,或者有什麼特別因素沒有去拓寬,或許是個有趣的題目,因為喔,這條街不是小巷子,是全土庫鎮最熱鬧的商業街道。會撐到1960年,真的是很晚的特例了。

    至於你說的穿斗式屋架,為什麼楊英風畫的是西式屋架,我猜是楊英風速寫時摸魚啦,西式的線條少,好畫。

    楊英風1946年曾投考成大建築系(當年沒有聯考,各校獨立招生,全台只有成大有建築系;當年全台沒有美術系,第一所大學級美術系是師大美術系,1947年成立),但因為楊英風在考前得肺炎不能參加考試,他曾寫一封信給當時成大校長,希望讓他先進去成大旁聽,如果第一學期表現良好,就讓他變正式的。他理由是,當時楊英風曾唸過戰前「東京美術學校建築科」一年,還唸過北京輔仁大學美術系一年,中學待過北京,北京話流利,又己經有素描訓練的基礎,他已不是普通中學畢業生;他如果沒生肺病,準時來台南成大考建築系,說不定楊英風會是成大建築系榜首級的人物(因為當年有考素描,也考北京話國語)。那時成大建築系的美術老師是顏水龍,還不是郭柏川;顏水龍1949離開,郭柏川1950才進來,郭柏川就認識楊英風了,他們在日華戰爭時的北京就認識了,還有師生之誼呢。

    後來成大校長批示說,既然楊生根本沒來考試,說什麼都沒有用了,就算楊生是不世出的英才,但沒來參加考試,依法當然不能要求什麼。所以就回絕了楊英風的請求。那封楊英風手寫的信及校長王石安的批示,在成大的校史室還有典藏呢(因為楊英風變成名人,所以幾十年後整理校史公文檔案時就特別抽出來),我手上有影本呢。也寄給楊英風女兒寬謙師父看,她看了非常感慨,她從未聽她父親提及有此事,想必1946年的少年楊英風接到成大校長回絕的信,就隨手撕了扔了,這種不順的事,當然不會特別講。

    她十年前本有意來成大建築碩士班進修(她是淡江建築系畢業), 但遇過不少波折,她選甄試,但規定大學在校成績必需是某個排名等級以上,她就只差一點點,連甄試的資格都沒有,而且,大學成績對她而言是20幾年前的事了,並不能代表她當時的能力實力。

    後來是成大這邊開了「碩士在職專班」,這個班資格比較寬,會審核在業界的成就;才有機會進來。她直說她父親的歷史竟然五十多年後在她身上又重演。
    後來呢,他楊英風隔年考上師大美術系第一屆,一進去,他年紀比其他新生稍大,也已經唸過兩個大學(但都各唸一年),所以在同學間表現很突出,據說被很多老師指定他為教學助手,幫忙帶其他同學呢。

    對了,白衣白褲男人站的地方,是一個廟埕。所以街屋到他那裡,就不連續了。

  3. 夷希微 說:

    我覺得AOi說的:有沒有可能照片的拍攝時間,其實是比楊的畫還要早的呢?很有可能說。

  4. bwPingu 說:

    這張楊先生的作品,和攝影作品的對照真絕。

    個人的想法,這可能是符合兩人美感的最佳角度,因為街道從這個角度如同一條蜿蜒的河流。

    兩幅都是佳作!!

  5. yuliman 說:

    好棒的照片
    真的很難想像戰後還有這樣的街景存在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