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分(1911-1999)

本文發表於 2016 年 12 月 11 日 00:27

許分之子許肇峰(1934- ),與筆者合影;2015.11.15撮影。

許分(1911-1999),台灣嘉義朴子腳人。許分是我外嬤的親弟弟,我要叫他舅公。

許分年少時曾到日本內地居留,吸收到社會主義思想,有反抗威權意識;回台灣後,曾參與台灣農民運動,與楊貴(楊逵,1906-1985)相熟結為好友。戰後,許分對來台臨時佔領的陳儀政權感到失望,尋思應有所作為。1947年228事件時,許分曾攻擊崙背、西螺、二崙一帶警察局或派出所,取得槍枝子彈武器設備,後在雲嘉南山區建立武裝游擊基地。

許分是屬於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1946-1952;簡稱省工委)系統;許分與張志忠(1910-1954)、陳纂地(1907-1986)、簡吉(1903-1951)、李媽兜(1900-1953)等人分進合擊,和國民黨武裝對抗。但1949年後,蔣介石國民黨敗逃來台灣,首先1950年捕獲省工委的頭目蔡孝乾(1908-1982),之後台灣省工委會系統逐步瓦解後,底下各分支各自逃亡躲避國民黨特務追捕;1951年,許分因住在嘉義市老家尚就讀嘉義中學的長子許肇峰(1934- )先被捕,為救兒子只好下山向國民黨自新自首(投降)。許分本人雖然免於牢獄,但後半生仍被監控直到戒嚴結束,而長子許肇峰被關六年。

許分年少時曾到日本內地求發展,結識到一些在日本內地留學及發展的台灣本島人智識份子,亦在日本內地觀察到明治維新後近現代社會和當年流行的思潮,於是具有左派社會主義意識,也對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反感。他在1930年代,認識了楊逵、簡吉,時有往來;並同時參與了1930年代台灣農民組合的農民抗爭運動。

戰後,許分協助楊逵創刊《一陽週報》後,回到老家嘉義市開設「一陽書局」。日本時代的「書局」並不只是賣書賣文具,其實是有出版功能;甚至是從事社會運動或懷抱改革理想者的聚集基地。「一陽」二字便是楊逵在戰後初期經營定居的「一陽農園」相同的名字,是楊逵在日本時代末期到戰後初期的住家農場,它位於今之台中科技大學三民路校門對面。日本時代初期,台中商業學校、台中一中與台中公園之間,是農業改良場(日本時代中期,農業改良場再南遷到今之國立台灣美術館處);東有水道水水源地和野球場、田徑場,東北有二代目的台中神社;一直到戰後初期,這一帶都還是台中市北郊的田野。

楊逵在台中市一陽農園,約1948年。黃榮燦(1920-1952)版畫;洪維健提供。日本時代末期到戰後初期,許分經常去台中一陽農園找老友楊逵。

台北市龍口町台湾教育会館,與黃榮燦版畫中的楊貴合影。2014.06.21撮影。

戰後初期的許分,很快與張志忠接上線。兩人同是嘉義同鄉,目睹到戰後來台灣接收的陳儀佔領當局腐敗貪婪。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張志忠在嘉義聯繫地方反抗人士台南李媽兜、斗六的陳纂地,與嘉義的許分等人,組成「台灣民主聯軍嘉南縱隊」(後稱「台灣自治聯軍」),張志忠任司令員,簡吉任政委,陳纂地、蘇建東、許分、李媽兜任副司令;下轄朴子、北港、新港等八個支隊。許分是進攻崙背、西螺、二崙一帶的警察局和派出所,取得部份槍械武器。

這一個由張志忠領導的游擊性質的武裝組織「台灣自治聯軍」,是二二八事變當中,有別於「二七部隊」(由謝雪紅鍾逸人黃金島、蔡鐵城等多人領導組織),是另一個在雲嘉南(日本時代的台南州)山區建立的武裝游擊組織。

戰後許分與謝雪紅曾有幾次會面,但兩人並沒有組織上有橫向、縱向關係,亦無深交。228之後清鄉,使得「台灣自治聯軍」的活動轉向地下低調,但仍積極發展組織人員。1948年底,隨著國民黨在中國的戰事一路潰敗,蔣介石宣佈下野,百萬以上中國難民和蔣軍逃亡來台灣,數以萬計的蔣幫特務也來台灣。

1947年,以台大、台師大的戰後來台中國籍師生為主體的「麥浪歌詠隊」組成,1949年起在全島大城市巡迴演出;黃榮燦正是帶隊者;許分的家屬曾去觀賞演出。麥浪歌詠隊1949年2月到台中巡迴時,楊逵一家曾與歌詠隊、黃榮燦互動。一般相信1949年4月的「四六事件」之後的大逮捕,極可能就是趁著小爭端卻藉機擴大打擊面,打壓台大、師大的學生運動和島內其他列冊監控中的活躍份子。

1949年1月楊逵執筆的《和平宣言》,被中國上海《大公報》轉載,觸怒臺灣省主席陳誠。而在四六事件期間,楊逵遭到逮捕。許分曾在楊逵被捕後,親赴楊逵家中,探視安慰葉陶及其子女。結果此時國民黨特務正好到楊達家中巡視監看,楊逵之子楊建年紀尚小,但知來者不善,馬上向許分使眼色做動作;許分得以迅速從後門逃走,並假裝路人農人,與特務擦身而過離開。許分若此時就被捕,以他在228之後曾經武裝游擊對抗的資歷,極可能和「台灣自治聯軍」其他要角一樣下場,被判死刑槍決。

1951年11月18日,中央日報刊出勸降中共地下黨自首名單。其中李媽兜排名第二,陳纂地排名第四;許分排名第六(報紙誤作「許芬」)。而,倒數第三位楊斌彥(1926-2011;台大化工畢業,四維膠帶集團創辦人,網協理事長)亦是我的姻親長輩,他僅是參加讀書會就被通緝,後曾被關在綠島數年。出處:是追求光明,還是國家的敵人?──李媽兜的革命人生(鄭光倫)

自1949年5月起,陳誠宣佈戒嚴。並開始肅清台灣島內的中共地下黨組織;1949年底,張志忠妻子季澐被捕。1950年1月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被國民黨破獲,書記蔡孝乾等被捕,張志忠等奉命進行組織重整,但工作日益困難。5月,張志忠、簡吉等人先被國防部保密局逮捕。此時國民黨大致掌握組織概況及相關人員;許分在山區逃亡躲避追捕,並曾在此段時期,安排偷運偷渡不少中共地下黨員逃到中國。

因許分是張志忠的左右手。在張志忠被捕之後,許分、陳纂地等人列名重要待追捕的要犯。許陳二人遭遇類似,都是在雲嘉南山區躲藏逃亡,於是國民黨特務轉向其家屬親族下手。兩人家屬老家都不斷受特務騷擾,羅織罪名,許分、陳纂地最後只好分別各自下山自首投降。

許分之子許肇峰(1934- ),彼時正在嘉義中學就讀,剛滿十七歲可受刑事追訴之際,就被逮捕,罪名是「知匪不報(明知父親是匪諜未予檢舉)」和恐嚇林金生云云等罪名。後輾轉被關在東本願寺(今台北市西門町獅子林商業大樓)、軍法處(今台北喜來登大飯店所在的街廓)、新店安坑國防部新店監獄(今法務部矯正署新店戒治所)等監獄。

許分的白色恐怖檔案史料略述。出處:政治受難者 數位資料庫:PRID=2234

許分因兒子被捕,最後決定結束逃亡,向國民黨投降自首。國民黨當局為表示寬大為懷,既往不究,於是經過自首自新程序,將許分無罪釋放。但兒子許肇峰並未同步釋放,亦未被減刑,關好關滿六年才出獄。

許分自首之後,仍被特務管區嚴格監控數十年;故後半生並未有正式長期固定工作,曾輾轉在高雄、台南一帶從事建築營造業。後來因兒子許肇峰決定移民到巴西做生意,許分亦曾隨兒子許肇峰到巴西居住。

許分在巴西期間,仍值台灣戒嚴時期;許分曾從巴西出發,私自到中國北京數次參觀訪問。

許分之子許肇峰的白色恐怖檔案史料略述。出處:政治受難者 數位資料庫:PRID=10381

因許分的上級同志張志忠、季澐等人被中國共產黨追封為「烈士」,地位崇高,故許分到中國,受到極高規格待遇;許分也曾在北京會見了1950年代由他安排偷渡從台灣逃回中國的中共地下黨員同志;這些人在中國具有向台灣統戰樣板功能,所以當年在中國都還有不錯地位名器。

許分終生信仰左派社會主義,反日反美反國民黨,反資本主義與帝國主義,具中國情懷。許分因為投降自首,得以倖存,活到921大地震前夕才過世;與他仝級數的其他地下黨革命家,幾乎都遭到死刑判決。許分因自首自新,未被重判,未入獄;所以在過去討論台灣白色恐怖歷史中,未曾受到注目;他生前僅有藍博洲曾去訪問過他,在藍博洲書寫楊逵、張志忠時,會提及許分。

許分是失敗的革命家。他和老友楊逵不同;楊逵終生就是拿筆與威權對抗;但,許分最後走上武裝游擊革命對抗之路;投降自首亦結束了他革命之路,後半生在戒嚴殖民體制下的台灣亦載浮載沉。

許分的同志戰友李媽兜(1900-1953)之墓。台北市六張犁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紀念墓園;2016.11.14撮影。

許分的上級張志忠之妻季澐(1921-1950)之墓。台北市六張犁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紀念墓園;2016.11.14撮影。我表姨(許分的女兒)還曾在1950年代初,在嘉義市某國小,教過張志忠、季澐的兒子楊揚。

許分的女兒許麗珍(1936- ),參加2016年8月楊逵家屬在台中文學館舉辦的野菜宴,與楊建(楊逵之子)合影。2016.08.28撮影。

台北市凱達格蘭大道,白色恐怖紀念碑(李俊仁、王立甫設計)、台灣總督府、台灣總督府LOGO旗;2015.11.25撮影。

許分的同志戰友簡吉。「簡吉與台灣農民運動國際學術研討會」,簡明仁致詞。在簡吉母校台南大學(台南師範學校)舉行,2011.11.13撮影。

台北市立228紀念館前,由簡吉之子簡明仁所種的「簡吉與台灣農民組合運動特展栽種紀念農作物-甘蔗」;2015.11.25撮影。

雲林縣古坑鄉的228紀念碑,2010年啟用。主要是紀念許分的同志戰友陳纂地醫師主導參與的濁水溪畔古坑的228革命;2017.01.26撮影。

延伸閱讀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