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稻田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6 月 25 日 13:36

這是父親生前所耕作的最後的稻田,稻穗已經結了,但主人飄然而去矣。

這塊田是父親三、四年前買的,買下這片田其實也是宣誓著退休後專心務農的決心。父親務農並不是為了賺錢,因為每年結算耕作收入,再減去天災及成本,甚至常是負數。

父親退休後返鄉耕作,其實是出自孝心,陪八七高齡的阿媽(父親的阿母)照顧土地。阿媽一生務農,從未享受過什麼現代生活的樂趣,父親陪阿媽耕作,使得阿媽至今還身體健康,印象中從未住過病院。父親飄然而遠去,最傷心的是阿媽了。

父親裝的抽水機:

稻穗:

主人不在三星期,雜草就長出來了:

稻浪:

父親架設的路邊鐵絲網:

最後的稻田: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27 回應 針對 “最後的稻田”

  1. 鉑鎂鑼 說:

    凱劭兄加油!
    您父親也在幫台灣人加油!

  2. 林炳炎 說:

    期望你早日走出喪父之痛

    田是令尊耕種的最後之土地, 它不會因主人往生而消失
    只是要變更經營的方式, 我想阿媽還會繼續耕種, 只是
    要請人協助

    人生就是前人把棒子交下, 後人接棒繼續向前行

  3. Masako 說:

    周圍的日本朋友也利用周末去鄉下老家種稻,維繫著長輩們對於腳踏實地”活”的執著。

    期望你”元氣”出來,想像令尊臉上該有著心滿意足的微笑,動手收成吧!

  4. ma 說:

    我母親今年九十多歲 記得她七十多歲時我一大早跟她下田鏟秧苗給工人插秧的情形 如今已機械化耕作了
    想當年非常辛苦 現在老家農地都在休耕中
    等稻子収成時 你們想必更感念父親的苦心 他的精神代代傳承下去 讓我想起幼時哥哥姊姊常唸
    農夫種稻 種稻辛苦
    我們吃飯 謝謝農夫 ~~~~共勉之

  5. Guo 說:

    吳晟先生的農婦就是像你阿媽
    您父親也是和吳晟先生一樣
    只為了陪侍阿母而親自下田…
    這份樸拙的孝心令人感動
    台灣人的文化根底
    就在農村的淚水和汗水中

  6. 菲桑 說:

    啊接下來有沒有打算怎麼辦呢?有要自己下田嗎?
    看來已經該收割了嘍,稻穗已經彎下來了捏。
    穀子放過熟了反而會不好吃呢。

    青井家世代都是「兼業農家」,我公公除了當中小學的教員之外(已退休)、插秧、巡田水、收割也都的兼著做說。
    雖然沒住在一起,每年五月還是得回去幫忙插秧,我家吃的米都是「自己」種的。

  7. Jon 說:

    剛從花東縱谷回來,看到令尊的稻田又讓我想起那邊的金色稻浪。稻子是上天給我們的恩賜,希望這些稻子們能夠繼續在令尊的土地上生生不息。

  8. scl 說:

    追尋過去
    展望未來
    思索 思索 再思索
    力行 力行 還是立行
    土庫是根

  9. Jesuisunchat 說:

    那片稻田 令人想起梵谷的麥田
    我想回應一張照片 但不成功
    只好用寫的

  10. Greenland 說:

    很感動
    同為鄉下小孩,做過農事出身,
    那片稻田,親切!!

  11. Aidaiwan 說:

    這就是對台灣本土之愛!!

  12. IrisWen 說:

    很感動
    請節哀
    加油!!

  13. s8inch 說:

    沒想到坐在辦公室吹冷氣的我
    思緒卻掉到夏日午後稻田旁的樹蔭下
    耳邊聽的到稻禾沙沙聲響
    鼻息間一股淡淡的禾穗香氣
    ……這塊稻田真漂亮

  14. HANS 說:

    父親是我們心中永遠大樹
    失去親人的傷痛是難以撫平
    但這路
    還是得勇敢走下去

  15. 迷糊 說:

    老師

    還有很多親人 朋友跟你一齊走以後的路的
    好人 永遠都不會寂寞

  16. 哈米斯 說:

    凱劭兄,請節哀。

  17. Lily 說:

    最近兩個星期為了我父親的病也一直待在成大醫院,我可以感受到你的不捨和傷痛. 請好好照顧自已和家人的心情,有一天一定會在某處與父親重逢.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f.

  18. 上天的考驗還沒開始 說:

    凱哥:
    節哀順便~

    加油…人生就是這個樣子…
    令人感動的地景,在於她曾經被注視過…
    我們遇見了最美麗的她…

  19. 水瓶 說:

    凱劭兄,長期潛水看你的部落格,總覺得沒有說話的餘地,
    看了這一畝田,我想講的是,
    你筆下的人物都經歷過這個階段,
    你要是能夠超越,相信往後你會有另一番的昇華。

  20. Johnny 說:

    凱劭兄,一口氣看完您為令尊建立的紀念部落格,我也墜入對家父生前點滴以及4年前去世料理後事的回憶。

    去年清明,我回到嘉義大林掃墓,就在祭拜將近結束時,發現四周一波接著一波、隨風起伏的稻浪,往遠方無止境地延伸…。當時內心的激動,已不復返,卻在看到您這些最後的稻田時,全部在我腦海重現。

  21. 鄭自才 說:

    凱劭,
    我無上網的習慣,今日才在你的blog讀到令尊往生的消息,
    心裡真難過。善後,請繼續打拼。
    自才

  22. 美西台僑 說:

    陳先生

    同為台南人,常看您的文章才知道自己身邊事物的過去,這些都是那個邪惡政權一直不願意讓我們知道的,謝謝您的付出與分享.
    因為我本身也是極黏雙親的人,所以上次看到令尊過往的消息之後,實在不知如何表達對您的慰問之意.

    謹此提供一首英文歌曲In my daughter’s eyes的部分歌詞,雖然歌詞寫的是女兒,但涵義是相同的,希望您能稍獲慰藉:

    In my daughter’s eyes, I can see the future. A reflection of who I am, An’ what will be.
    An’ though she’ll grow an’, some day, leave, Maybe raise a family,
    When I’m gone, I hope you’ll see,How happy she made me,
    For I’ll be there, in my daughter’s eyes.

    http://www.minibite.com/parenthood/daughterseyes.htm

  23. 劉曜華 說:

    小時候總是在阿公留下來的375減租六分地徘徊,念國中的時候,自告奮勇幫阿爸戴肥料到田裡施肥,個子太小,竟然摔到水溝裡。至今記憶猶新。如今375減租約滿的地已經被地主收回拍賣了。七十多歲的阿爸只能偶而騎腳踏車到田裡抽根煙,看看別人的土地。稻穗還在,雜草誰來整理呢?

  24. 草地思想家 說:

    陳先生,

    無意間路过此地, 拜讀大作, 了不起! 了不起!
    丧親之痛, 非身遭其故者, 不知其痛…
    請節哀…
    我, 一亇陌生人, 感受到你的丧親之痛, 請節哀…
    天祐你!

    草地思想家

  25. 站長 說:

    本站網友FRLT1800
    提供梵谷梵谷生前最後所居住小村Auvers-sur-Oise的麥田寫真
    遠處可看到他畫過的小教堂,他和他弟弟就葬在附近的公墓裡

    我第一次看到梵谷麥田的真實影像,是在黑澤明(Kurosawa Akira)的電影「夢」(1990)

    這部電影有八個獨立的「夢」,YouTube有找到梵谷的這段:

    http://tw.youtube.com/watch?v=VG6ddwi9ABg

  26. Jesuisunchat 說:

    黑澤明片中的日本畫家在看畫時 想像自己跑到了法國南部亞爾城(又譯為阿萊城Arles)附近去找梵谷 那時梵谷剛自己割了耳朵的樣子 用布包著 仍拼命作畫

    然後日本畫家又跑過幾幅畫中世界 有在南部畫的 但也有北部的 想必是為了畫面美感與變化的選擇配置

    倒是最後那有岔路的麥田 梵谷是在Auvers-sur-Oise畫的 但黑澤明是在哪裡取景就不確知了 看起來比Auvers的小丘開闊許多 還照著畫佈置了麥田中的路 刻意留下stylistic的痕跡

    我第一次去Auvers-sur-Oise時 麥子已割下 在有岔路的麥田實景前 真的看到不少又黑又大的烏鴉飛起

    我很樂意自愚一下地想像那就是當年同一批梵谷所見的烏鴉

    空空的麥田上還插了個牌子 忘了是支持或反對馬斯垂特的公投 這就讓那個地方顯得既連接過去又完全處於當時史事的變動中(我也喜歡被提醒 如詩如畫的風景也處在現今生活與歷史中)

    隔年第二次去 拍了上面那張麥穗金黃的照片

    看到梵谷和他弟弟非常不起眼的簡單兩塊墓碑 只寫了名字 長滿了長春藤 把兩個墓連接起來 蟲子在藤間活躍地穿梭

    忽然可以感受到他曾真的活過 離我們好近

    也好像忽然可以體會他一生的悲苦

  27. 說:

    很感動!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