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東亞戰爭台灣人在中國海南島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03 月 15 日 21:22

chen01.jpg

我的阿公陳有信(1923-2000)與我,攝於1999年,當時阿公中風多年,意識都不太清楚了。

阿公在1943年丟下剛結婚的阿媽、1942年剛出生的父親,在日本「大人」多次來阿公家裡鼓勵說服之下,志願加入大日本皇軍,應該是做為軍屬。我阿公是個老實的農夫,典型的台灣青暝牛,沒什麼自已想法;日本人跟他曉以大義,他就丟下阿媽、阿爸出征了。

他後來被派去中國海南島。聽阿媽講,阿公是終戰很久很久以後,才回來台灣。去南洋的台灣人都回來了,也有戰死亡故的人骨灰靈位回來了,阿公卻還在海南島逍遙,生死未卜。

這段歷史,我一直沒有好好跟阿公聊聊;1993年阿公中風,2000年阿公過身,一直沒跟他聊聊。

這種被終戰後蔣幫國民黨教育下,祖孫之間語言、價值觀被硬生生切斷的代溝悲劇,在台灣人家庭是很普遍的。蔣幫國民黨教育之下成長的人,對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孟孫文蔣介石生平背得滾瓜爛熟,卻不知自己阿公的歷史。

1942以後台灣人當日本兵及軍屬,並沒有派到中國本土戰區與中國軍隊作戰任務。事實上1942年以後中國本土戰場上,並沒有什麼日華兩軍對抗大型戰事了,日本皇軍主力都放在太平洋,蔣介石的重慶政府與汪精衛的南京政府都自稱是「中華民國」,同時並存。

台灣人日本兵及軍屬,大部份去了南洋,作戰對象是美軍。像我阿公到中國海南島當兵是少數的例外,約有3萬多台灣人日本兵及軍屬及商社去了海南島。大東亞戰爭時期台灣人日本兵及軍屬軍夫總數量約在20萬人左右;共約有3萬台灣人陣亡,名單供奉在靖國神社裡。

這段台灣人日本兵及軍屬在海南島歷史,只留在這群台灣人的腦中。這群台灣人學歷低,大部份是社會低階層的農民,在戰後幾十年蔣幫國民黨統治時期,是權力上的弱勢族群,他們自已不會發聲,也沒什麼人幫他們代言;只有極少數會私下把這段歷史寫下來,目前可以考證的台灣人日本兵歷史,都是1990年代才陸續出現,1945-1990這段期間,他們是沒有聲音的弱勢台灣人。

我的成長過程中,被蔣幫國民黨用教育、媒體、電影塞滿了跟我們台灣人無關的神話故事。現在回去重讀,發現破綻處處,甚至可能是偽造變造誇大的。例如,「四行倉庫」、「南京大屠殺」、「台兒莊大捷」、「筧橋英烈傳」、「抗戰勝利」的神話故事,我幼年時甚至對阿公的海南島經歷沒有什麼興趣。

最近在林世煜.胡慧玲兩位主持的「寫給台灣的情書」部落格中,「戰火浮生─台灣人去打仗」一文裡,看到一段台灣人日本兵在中國海南島的故事,當然也會是我阿公的故事,先轉載部份如下:

戰時台灣兵和軍屬派到中國戰區的較少,海南島是個例外。那裡是銜接中國和南洋戰區的樞紐,日本人刻意加以經略。台灣總督府對海南島特別感興趣,大量派遣軍 屬和商社前往,約有三萬名人台灣在那裡。他們多半擔任通譯,或是警務助理「巡查補」,末期又被就地徵召,加入海軍陸戰隊。

海南島情勢特殊,國民黨和共產黨遊擊隊控制山區村落,和當地土匪分分合合,互相傾軋,並不時和日軍衝突。台灣通譯的角色,必須在佔領軍和土著之間折衝,性質本身就很受爭議;而陸戰隊員,經常奉命「討伐」遊擊隊,或因駐守海防班哨,不時和當地左右勢力發生武裝衝突。終戰之後,台灣人的處境更為困難。

台灣兵和軍屬與日本兵同樣被解除武裝,日本兵迅速遣送回國,台灣兵和軍屬卻被國民黨留下來。國民黨表示,台灣兵和軍屬已經回到祖國的懷抱,無須日軍或盟軍代勞,於是將一無所有的台灣兵和軍屬集中看管。戰後情勢混亂,共產黨勢力興起,國民黨自顧不暇,被看管的台灣兵和軍屬缺乏定期補給,遣送回台的承諾,又遙遙無期,逐漸陷入四面受敵,自生自滅的絕望困境。

敵意非常明顯,台灣兵和軍屬不像「同胞」,卻曾是敵人,他們無份於戰勝國的榮耀,卻飽嘗敗亡的侵略者必需吞下的苦果。落單的前通譯,被村民狠狠打殺,戰時通行的鈔票,一文不值。台灣兵和軍屬變賣有限的家當衣物,換不到足以活命的糧食,加上環境惡劣,赤痢橫行,他們在戰勝的祖國,成了最邊緣、受排斥,掙扎在生死關頭的難民和異類。

他們自己和台灣的親人都焦急如焚,有人在台灣募款,雇船前往接應;有人自行設法,駕舢板漂流海上。曾屬日本海軍舞鶴第一特別陸戰隊的郭金城,乘坐救濟總署的輪船回到高雄,被集中在壽山營區,不准自行離去。他的兄長來看他時,他已經因為嚴重的赤痢奄奄一息。他虛弱得不能動彈,卻不肯就這樣倒下,兄長幫他翻過圍牆,扶著他一步一步下山。到火車站,上車,車上的乘客擠出一個位置讓他躺下,大家說,伊是南洋轉回來,咱的人。

郭先生八十歲了,說起當時他初逢睽違多年的故鄉親情,語氣禁不住哽咽。他伸出右手臂,把左手姆指和食指圈起來,說他剛從海南島回來的時候,圈著的手指可以從手腕往上,一直穿過手肘關節。就瘦到那樣的地步,他說。

1946.10.16的「民報」,發了一則雞籠港有1613名滯中國海南島的台灣人回來的消息。

這群人回來時身體虛弱,甚至在航行過程中有九人死在船上,他們應該是沒有被蔣介石軍隊劫收做蔣軍軍人的台灣人,就被丟在海南島自生自滅。他們有不幸之處(自生自滅),但也有幸運之處,他們在終戰後一年就回到台灣,其他滯海南島台灣人甚至有人1948年,終戰三年多後才回到台灣

我所知道的是,這群在海南島的台灣人日本兵及軍屬,最後一大部份是國連(聯合國)救濟總署出面,以人道理由載回來的,蔣幫國民黨根本就放棄他們。不過,我不知我阿公是怎麼回來的。

1980年代台灣曾流行過原版廣東話「港劇楚留香」,我阿公看了以後倒常跟我炫耀說,他曾經路過香港,他在海南島也學會日常廣東會話。

蔣幫國民黨跟本讓這群為數3萬的台灣人自生自滅。老實說這群在海南島的台灣人,原本在終戰後身份應該是軍事戰俘,理應儘早引揚回日本,可是故鄉台灣已不屬日本,當然不會跟正牌日本兵一起坐船回日本去;又因身份轉換,變成「中華民國人」,但又沒有戰勝軍的待遇;也是如此,才被放牛吃草;實是歷史上悲哀的一群台灣人。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100 回應 針對 “大東亞戰爭台灣人在中國海南島”

  1. WANG1967 說:

    本來我和蔣教授準備好好整理這段:
    http://www.de-han.org/vietnam/chuliau/lunsoat/2006/ngoliennghia/index.htm

    無奈,還是慢了一步。

  2. 今後は(原則として)台湾人「軍人・軍属」と言う表現で統一して下さい。また、どうしても「軍夫」を使用したい場合は「軍属(所謂「軍夫」を含む)」・・・と言う表現が妥当。
    <三田裕次HP>
    http://home.sailormoon.com/ymita/bunko.html
    ★台湾史もぐら叩き第31項参照。

    <補足>
    1.極めて少数だが、日本軍には台湾人の士官(将校、中国語では軍官)がいた。代表的な人は呉振武海軍大尉(海南島から復員)。中国語でも「兵+下士+軍官=軍人」と思うが如何?

    2.>戰時台灣兵和軍屬派到中國戰區的較少
    「事変」の時に多数の台湾人軍属(包括所謂「軍夫」)が中国に出征しているのではないか。請Check一下。

    3.参考までに。台湾人陸軍特別志願兵(台湾歩兵第一連隊&台湾歩兵第二連隊)は南洋チモールへ(戦闘による死者は僅少と推定)。


    [站長回覆]:感謝三田先生指導。

    1.其實我也不知道我阿公是日本兵還是軍屬(軍夫),應該是軍屬(軍夫)吧,我來不及好好問他。而我們鄉下人也分不清楚軍人與軍屬的差別,都只說「阿公去做日本兵」。

    2.我知道1937年事變之初,台灣人是有在日軍裡組成「臺灣農業義勇團」、「農業指導挺身團」、「臺灣特設勞務奉工團」、「臺灣特設勤勞團」、「臺灣特設建設團」,我要講的是,這並不是大規模募集。我阿公是1942年以後大規模募集的台灣人,以南洋為主,而不是送到中國戰場;但海南島地位特殊,他不算是中國本土,連中國之一省都不是(1988年才是),它剛好介於中國與南洋之間,1942年以後台灣人是有去海南島,但沒去中國內地。

    3.對了,我們學校(成大建築系)所在的光復校區就是「台湾歩兵第二連隊」。

  3. WANG1967 說:

    請問一下當年海南島是汪精衛管的還是蔣介石管的?


    [站長回覆]:大東亞戰爭時,日軍控制了海南島的海岸線及港口,及平原城鎮重要據點。

    但山區裡有零星的親國民黨游擊隊、親共產黨游擊隊、當地黎族原住民組的武裝游擊隊;這些部隊偶爾會與日軍衝突,也會互相衝突。日軍也沒有足夠人力物力肅清全海南島的山區。

    海南島當然不算是蔣介石重慶政府的勢力範圍,不過我查汪精衛的南京政府勢力範圍也沒有包括海南島在內。

  4. >我們鄉下人也分不清楚軍人與軍屬的差別・・・

    我知道。
    但「軍人」和「軍属」是法令上的地位(STATUS)完全不一様。所以、研究者一定要「注記」。

    <参考>(一部推定)
    1.「軍夫」是元来「輜重輸卒→輜重兵」的代替。台湾軍是「守備隊」而不是「外征軍」、所以没有「輜重部隊」。「事変」的時候、台湾軍去大陸、要募集「軍夫」。
    2.関於「軍夫」、我問過「靖国偕行文庫」。在日本「内地」、法令上「軍夫」這個名称、昭和時期已経没有。
    ⇒所以「軍属(包括所謂「軍夫」)」是比較正確的表現。
    「軍属」也各種各様、林益夫(林益謙)先生是在印尼「司政官」、也是「軍属」。

  5. 葉雪淳 說:

    昭和12-13年(?)
    用『雨夜花』旋律唱
          ♪ 赤い襷に 誉れの軍夫
            嬉しい 僕らは日本の男

    「南支作戦」時
    台湾調過軍夫(搬運作戦物資)
    而戦死者的家庭
    被奉為「誉れの家」(釘在門上的木製小牌)

    「誉れの家」的「配給」比一般家庭多

  6. 三田裕次 說:

    >用『雨夜花』旋律唱

    時局歌『誉れの軍夫』
    栗原白也作詞
    鄧雨賢作曲
    奥山貞吉編曲

    (1)赤い襷に 誉れの軍夫 うれし僕等は 日本の男
    =あかいたすきに、ほまれのぐんぷ、うれしぼくらは、にほんのおとこ
    (2)君にさゝげた 男の命 何で惜しかろ 御国の為に
    =きみにささげた、おとこのいのち、なんでおしかろ、みくにのために
    (3)進む敵陣 ひらめく御旗 運べ弾丸 続けよ戦友(とも)よ
    =すすむてきじん、ひらめくみはた、はこべだんがん、つづけよともよ
    (4)寒い露営の 夜は更けわたり 夢に通ふは 可愛い坊や
    =さむいろえいの、よはふけわたり、ゆめにかようは、かわいいぼうや
    (5)花と散るなら 櫻の花よ 父は召されて 誉れの軍夫
    =はなとちるなら、さくらのはなよ、ちちはめされて、ほまれのぐんぷ
    ———–
    <参考>
    ①「台湾軍」原来是「守備隊」而不是「外征軍」、自己的輜重部隊没有。所以出征的時候、要徴募外面的民間人当「軍夫」(法令上は「軍属」の一部)。昭和期、日本「内地」部隊已没有「軍夫」制度。
    ②映画『誉れの軍夫』もあったが、概要不詳。

  7. PINGPUa 說:

    我二叔公也被調到南洋, 可是船開到香港, 日本就投降了,檢回一條命
    回台灣的時候, 全身都是蝨子
    應了民間傳頌的
    這些都是他2003年過世後, 長輩才說出來的
    真是無聲的一群人

    只有台灣獨立才能建立台灣人史觀
    奪回歷史解釋權, 以我們台灣人自己的立場來解釋歷史
    才能避免類似的悲劇再度發生

  8. PINGPUa 說:

    應了民間傳頌的

  9. PINGPUa 說:

    日本倒生蝨母,國民黨倒大家樂

  10. chaosai 說:

    這是你阿公的歌:

    台灣軍之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6SPXwCAnt8


    [站長回覆]:感謝留言。

    我阿公會吹口琴,而且小時候吹很多首日本皇軍軍歌給我們聽。

    這首台灣軍之歌我阿公有沒有吹過,已沒印象了(有聽也不會知道),惟一還記得的是「軍艦行進曲(Gunkan Koshinkyoku)」。

    他晚年中風意識已不太清楚時,有次來我這裡,我就開第四台中的日本頻道給他看,音量開很大,節目內容是綜藝還是新聞還是影集也忘了(也不重要),就讓他一直接收日本語刺激,我發現那天我阿公還滿興奮的。

  11. 小麥人 說:

    在看跳舞時代的時候阿嬤還跟著唱日本軍歌
    也許阿嬤這個年紀的女性對於政治上的意識形態不是那麼清楚與熱衷
    不過她們對於自己的生長環境與日本時代的種種
    相信一定還存有許多緬懷 ~
    我想 , 就像凱紹兄說的對堯舜禹湯背的爛熟
    我們卻不知道自己阿公的歷史…這真的很諷刺~

  12. 路人 說:

    所以一切都是國民黨的錯
    而不是日本人的錯
    到底為什麼起源,為什麼台灣人被捉去當兵….
    作者的邏輯真奇怪,
    當時國民黨的確自顧不暇,跟日本打了八年,什麼都沒有了,沒有照顧到當時台灣兵.
    那算是國民黨的不對還是時代悲劇,
    這一切,不都是日本人造成的嗎?

    明明白白的事實,這種明明白白的教訓,作者竟然也搞不清楚…
    唉!!!
    好像
    如果台灣沒被光復,繼續當日本殖民地,對台灣人是最好的選擇了,真是無言以對…


    [站長回覆]:你真聰明,這就是台灣人的心聲:一樣都是外來政權植民,日本人還比中國人好。

    我阿公他們是志願去當兵的,如果戰死海南島,心裡還不會覺得遺憾;可是戰爭結束那麼久了,卻不能回家,他很多同伴戰後卻死在當地。戰後把人送回原地有那麼難嗎?蔣介石最愛誇耀日本兵投降後迅速回到日本(其實用的是日本戰艦,及美軍的船艦),為啥這批海南島台灣人就得留在原地?明明就是蔣幫國民黨想「劫收」這批台灣軍伕去打他們國共內戰啊。

    大東亞戰爭,我阿公代表我家族,保衛台灣家鄉(他是見到美軍開始爆擊台灣才志願出征的);國共內戰干他啥小事?

    你現在才無言以對,可見你跟台灣脫節了。或者你老兄就是蔣幫國民黨獨裁植民體系的一員,一直在詐騙。

  13. 站長 說:

    我阿公生前跟我提起他在海南島有個台灣同鄉,他可能有提名字,但我當時年紀小,當然是記不起來。

    我阿公說,那個人很厲害,戰後回到台灣以後,還被請去擔任蔣軍海軍陸戰隊的教官,建立台灣的海軍陸戰隊訓練。

    註:蔣軍在二戰前根本沒有海軍陸戰隊(Marine Corps)編制兵種的,是二戰後1947年,由海軍總司令桂永清建立,訓練基地在福建馬尾,沒多久就流亡到台灣來了。

    最近看到一些史料,發現我阿公講的這個人,很可能就是 吳振武 先生。

    吳振武先生口述回憶:
    http://www.boxun.com/hero/2006/xsj12/11_1.shtml

    李碧鏘先生口述回憶(吳振武的副官):
    http://boxun.com/hero/2006/xsj12/8_1.shtml
    http://boxun.com/hero/2006/xsj12/8_2.shtml
    http://boxun.com/hero/2006/xsj12/8_3.shtml
    http://boxun.com/hero/2006/xsj12/8_4.shtml

    吳振武先生在日本投降前,官拜上尉(大尉),是正式的軍官。吳振武是在日本內地受教育,再受軍事訓練,入伍為軍官,派到海南島;當然與我阿公那種台灣青暝牛在本島志願作兵是不同的,階級跟我阿公超出太多。

    吳振武也是海南島台灣人兵裡面,階級最高者,等於是近兩萬滯海南島台灣兵的領袖,也是戰後出面交涉滯海南島台灣人回台的領導人物。

    我阿公到底是「知道」有這個人,還是跟吳振武有近身的接觸,已不能考了;也許只是「知道」有這個人罷了,我想滯留在海南島的兩萬台灣兵一定都知道吳振武這個人。

    此外,吳振武先生比我阿公早回來(應該說我阿公最晚一批回來),在台中師範教體育(校長:洪炎秋;教務主任林朝棨,吳振武本來就是學體育的),還經歷台中的228事件,由於吳振武先生有軍事領導的背景,所以謝雪紅原本要請他擔任抗暴部隊的軍事領導,但忽然腳部中槍(這也是歷史懸案)而未能。

    又:吳振武正是香蕉大王吳振瑞的弟弟。

  14. 林炳炎 說:

    在海南島的台灣人之遭遇與228或白色恐怖可以相提並論, 個人雖不是在這方面有多少接觸, 但聽多了之後, 就知道那受到「祖國」糟蹋之可悲, 蔣幫之惡劣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 它讓糟蹋之人哀不出聲. 是的, 台灣人有海南島經驗的朋友都應該要寫出來, 如此, 我們對歷史才有交代. 透過歷史的書寫, 我們才有辦法清算蔣幫之惡劣. 加油!!

  15. 陳叡劭 說:

    關於我的阿公,我做一些補充以及推測。

    我阿公讀過日本時代的小學,會說日文以及漢文,學過初級的珠算、簿記等技能,以及接觸過柔道、劍道。小時候我學小提琴,用的是「筱崎弘嗣」的教本,裡面都是些日本民謠兒歌或是世界名曲的片段,我阿公聽我練琴時,很多曲子都能跟著哼唱旋律,還告訴我教本裡那首「森林裡的鐵匠」他們以前叫做「打鐵仔歌」,還曾經用口琴吹給我聽,我聽過他吹「軍艦進行曲」。

    我阿公從軍前曾在糖廠工作,若以1947年我阿公26才來算,1943年加入日本皇軍時是22才,正值年輕,在糖廠也工作了六七年,應該是個下級領班幹部之類的。我現在當然是無從得知我阿公當年在糖廠中的表現,而日本的「大人」會登門積極遊說他從軍,可能是看上我阿公的某些特點或專業技能,而且,海南島也有日本人投資的糖廠,我還聽我阿公說過日本時代台灣宜蘭的某個糖廠設備要搬到海南島,途中被美軍擊沉。

    我阿公曾不只一次告訴過我他在皇軍中的官階相當於「少尉」,以及他在部隊中是「柔道教官」,常和日本人比賽柔道獲勝。有幾次他還去翻箱倒櫃要找出「委任狀」之類的文件,當然後來都是以沒有找到收場。

    我國中時有一次在念「蔣幫教育部編的地理課本」,我阿公看到了地理課本中的海南島地圖,就開始拿著地圖對我講故事,說他在哪邊登陸,說「三亞街」如何如何,從哪邊移防到哪邊,也描述當時的一些武器裝備,在哪裡遇到同鄉,還說當時有「毛澤東」那邊的人拿「金條」要來收買他們的人員及裝備等等。我阿公講的很精采,我當時當然沒有錄音,我目前只對一些關鍵字有印象。

    換句話說,我的阿公當年讀得懂地圖,會描述地名地形地貌、了解大致的裝備操作以及佈防狀況,會很快的吸收資訊,學習語言,音感也不錯,這應該不是一般低階士兵的「青暝牛」程度吧?當時的國府軍要吸收的就是這種有專業的士官、軍曹,正好又是台籍,可以幫他們操作日軍裝備來「剿匪」,我阿公等人可能就是因此被留在海南島。

    我的成長過程中也曾遇到「堯舜禹湯到 蔣公」、「筧橋英烈傳」等等。但是大環境中的「國民黨蔣幫的教育」並沒有在我和我阿公間造成什麼代溝,我從小到大和我阿公一直都有在互動,只是我和我阿公互動的時候,站長你是鮮少在場的。


    [站長回覆]:這些我其實也都有聽過的。只是那時大環境中的「國民黨蔣幫的教育」使得小孩子對這些根本沒興趣,左耳進,右耳出。

    對的,阿公駐地是在「海南島三亞市」附近沒錯。

    至於官階類似「少尉」應該是我們阿公唬爛的,不然就你那時年幼無知聽錯了。(隨便去問一個小學生,班長與排長誰大,小學生一定都說班長大)

    台灣人能做到「尉官」的,都是去日本內地受高等教育(例如師範學校、高等學校、體育學校、帝大)的台灣人,在大東亞戰爭末期被徵召入伍的,才有。像前文提到的吳振武大尉(是師範學校卒業),李登輝也說他從京都帝大被迫休學,入伍訓練,職銜是士官見習,但李登輝沒有上到戰場,戰事就結束了。

    所以阿公說他官階類似少尉,恐怕是你聽錯了吧(小孩子沒人能懂尉、校、士官的差別),公學校畢業的阿公,無論如何不太可能做到「類似尉官」的階級,「類似士官」級的或許有可能。

  16. 陳叡劭 說:

    我再做一些補充。

    在台南有一次我三叔租了一片日本昭和時代歌曲的錄影帶放給我阿公看,我阿公居然也可以跟著哼。後來我看過「跳舞時代」才知道,日本時代的台灣,這些曲子都是在一些料亭、娛樂場所或是名流的聚會中才聽得到(就是有留聲機或收音機的場所,或是現場LIVE的地方),一個日本時代台南州潮厝鄉下的老實「青暝牛」農民,怎麼可能有機會接觸到這些歌曲?

    我相信我的阿公是見過一些「世面」的。

    我當兵的時候(1998年夏天)某次放假去看我阿公,我阿公問我當什麼兵,我說我是陸軍兵工下士,我阿公話頭就來了,就開始對我敘述那些我從小聽過不知N次的「少尉」、「柔道教官」等等,那時候阿公身體不太好了,講起話來也是2266,但是看的出來他在談這些事情的時候,兩眼炯炯有神,很有興趣,那一次是我和他的最後一次的互動。我說陳凱劭也是「少尉」,但那時阿公的反應看起來並不像是知道這件事。

  17. hktai 說:

    我跟凱劭兄有相同的遺憾,我的外公,本名林水龍,新竹竹北人,在南洋當過軍屬,但我從來不曾問過他這段歷史,一個字都沒提過,只有我母親轉述過一次外公在南洋的艱苦,很輕描淡寫的幾句話。

    外公在1992年過世了,因為被一顆荔枝給哽到了。
    南洋九死一生,數十年後卻被一顆荔枝撂倒。

  18. 說:

    我父親為佐世堡第八特別陸戰隊巡查補(三期),駐守海南島嘉積,之後轉三亞.
    想請教陳兄或其他先進,
    1.巡查補三期入伍時間大約為何?
    2.佐世堡第八特別陸戰隊駐地為嘉積,為何轉移三亞?三亞駐軍應為第十六警備隊.
    父親在世時絕口不提海南一事,也許與228事件及白色恐怖有關.
    留下這段空白歷史實在令人遺憾.


    [站長回覆]:葉先生您好。台灣人海南島軍屬為數三萬,可能分散到上百個單位,所以大家的故事都不同。

    其本上,您おとうさん跟我阿公他們,都是戰後無聲的一群台灣人,在社會的底層,他們沒有發言權,也不懂得以回憶錄寫下自己故事,沒有人重視他們的過往;我們子孫想要知道這段歷史時,他們卻都已隨風而逝了。

    您的問題我一時無法回答,但我盡力去找,也許有一天能撞見相關史料;其實您從我這篇文章(及後續討論),也應該發現,我個人掌握的史料非常有限。

    至於您おとうさん絕口不提海南島故事,我提幾個可能,大家討論參考:

    1.可能您おとうさん在戰後海南島,被日本、蔣幫國民黨放棄自生自滅之際,或許曾短期加入、被迫加入過海南島共產黨游擊隊;回台之後,這段加入共產黨過往可能招致白色恐怖的危險,甚至可能是致命的危險,所以他絕口不提這段。當然今天來看,那是被放棄後的不得已,大時代的不得已。

    2.可能您おとうさん曾被抓進蔣幫國民黨部隊,但他後來自行逃出,自行回台;回台以後,總是顧忌這段被查出。逃兵是有可能是重罪的,不過當年蔣幫國民黨政權,沒有數字管理,也稱不上是近代化軍隊,所以逃兵一事也不了了之了,有人逃了就再附近村子再抓一個就是了;問題是戰爭結束了就該回家鄉復員,抓台灣人去打國共內戰才是莫名其妙的。

    3.或者您おとうさん當年階級不低,或者對日本皇軍而言,有戰功;戰後,一切逆轉,戰功卻「可能」變戰犯,戰後確有數十位台灣人,以戰犯被盟軍論處,在南洋為多,當然這些被軍法審判的不是軍伕軍屬,是士官或軍官階級的。這種經歷有可能被拿來做文章,或者被迫害的理由。

    以上隨便猜猜,純屬討論,請勿介意,也許都沒猜對;也許單純是老人家認為戰後待在海南島那段是慘絕人寰(有數百人在被中國、日本拋棄後病死、餓死)的往事,既然都生還回鄉,所以深埋心底即可,沒必要拿出來讓子孫知道。

  19. Lacumbre 說:

    >路人 寫道:
    >十二月 25th, 2007 at 10:58 上午

    >所以一切都是國民黨的錯
    >…略

    上面這種人不趕出台灣 他們還一直認為自己
    是台灣人的”恩人”呢….

    日本人確實比這些lousy 中國人好太多了..

  20. EyeDoc 說:

    Dear 陳樣,

    非常同意.歷史是基於人民的血淚汗,應當以此為基礎.不應只以勝利者的觀點編寫.

    您的阿公真正比我們的父親幸運.他可能還和我的二舅父在海南同事過.二舅父回台時又黑又瘦,好像變了一個人.也從不提他的海南經驗.您的Blog也補了不少空白.謝謝.

    EyeDoc于Boston, Massachusetts

  21. 戰地記者 說:

    很切身的感受, DPP執政之下的本土教育,孩子們才漸漸有了對周遭的認知, 我唸小三的兒子問我冬天的花有那些? 我毫不猶豫的說”梅花”, 我兒子說是聖誕紅, 果然..我這代被洗腦之深, 連到處可見的聖誕紅都沒想到, 卻只知課本上, 電影歌曲的梅花 ,哀!


    [站長回覆]:梅花被蔣幫國民黨下令為國花,居然是1964年在台灣的事。

    梅花做國花,於是產生了世界級的笑話!一個被指定為國花的花,在台灣絕大部份地區種不起來(或只能勉強保持不死)。

  22. 曾看過報紙說,有很多有很多從中國回來的台灣兵,一上岸,就被國民黨射殺了!

    我一位姐夫的伯父也是被日本徵去打戰,但從此生死不明,終戰後也沒回來了。

  23. 草地思想家 說:

    我很感动….

    你用心発表祖先那一段被湮沒的史蹟, 你以知識和孺慕的深情, 為我们先祖们発抒那段無声的历史, 了不起! 了不起!
    加油! 加油!

    (建言: 可能的話, 继續往前追溯祖先之历史, 往5, 6, 7代以前追溯. 也促進政府, 帮忙往前追溯. 馬英九/劉兆玄这一掛外省精英, 他们不會在乎这一串消失的历史的, 不必指望他们, 台灣子孫, 自求多福.)

    草地思想家

  24. 中国国民党大陆党员(预备) 說:

    我外公是委员长的侍卫长,虽然由于家庭困难,未去台湾,但对中华民国忠心不变,还常教育我们后辈,打倒死硬的台独分子,中华民国万岁,蒋委员长万岁。


    [站長回覆]:太悲慘了,蔣介石流亡到台灣,使台灣實質上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與中國互不隸屬,台灣中國是兩個國家,各有主權、法律、人民、領土。

    蔣介石正是你阿公要打倒的死硬對象,蔣介石真是對不起你阿公啊。

  25. Masako 說:

    那個年代台灣人的阿公縱使是小學畢業的,程度都比蔣匪逃軍裏的長官高明伶俐反應好。
    所以個人不覺得站長你們的阿公是在”法螺を吹く!”(ほらをふく。)只是官階隨「牠們」KMT搞的,文憑隨牠們填的,甚至官階也是牠們在”封”的!!

    令弟所述的文章裏
    「我阿公讀過日本時代的小學,會說日文以及漢文,學過初級的珠算、簿記等技能,以及接觸過柔道、劍道。」…

    「換句話說,我的阿公當年讀得懂地圖,會描述地名地形地貌、了解大致的裝備操作以及佈防狀況,會很快的吸收資訊,學習語言,音感也不錯,這應該不是一般低階士兵的「青暝牛」程度吧?當時的國府軍要吸收的就是這種有專業的士官、軍曹,正好又是台籍,可以幫他們操作日軍裝備來「剿匪」,我阿公等人可能就是因此被留在海南島。」

    你們的阿公應是實力級的leader。


    [站長回覆]:我當然不懷疑我阿公是有技術背景的實力派啦,不然也不會被蔣幫國民黨軍隊在戰後就地劫收繼續來用。

    不過我跟我弟爭論的重點是我阿公有沒有做過「尉官」(軍官),我阿公自己說有,但是我從大東亞戰爭時期,台灣人被日本征用做軍伕軍屬的史料法規來看,是不可能的。

    我阿公可能有被重用,但不可能授與正式官階。台灣人在大東亞戰爭能做到尉官的,大概是像李登輝這種有高等學校學歷,帝大生資歷、專門學校畢業的,在戰爭末期被動員到軍隊的,或者真的去讀日本軍校的,才有可能。

    對了,我查了資料,海南島有部份地區是潮汕的移民,所以我阿公到海南島某些地區,語言是可以稍微通的。海南島也有講廣東話的,我阿公也會一點廣東話。

  26. 發發 說:

    這裡有段當年台灣實施徵兵制的新聞片段, 不過我個人比較有興趣的是拍攝地點。
    當時這樣立派的建築物應該很好辨認, 不知道陳老師是否有高見。

    http://www2.edu.ipa.go.jp/gz/p-rek1/p-sho6/p-s45/p-244.mpg

    出處
    http://www.aoikuma.com/historyvideo.html


    [站長回覆]:其實這部影片只有建築物的一角及大門,依我猜,它很可能是目前台灣民主紀念館(原中正臭頭廟)那塊地,那裡是日本時代「台灣步兵第一聯隊」,是台北城內最大的軍營,也是護衛台北首府的軍營;徵兵作業的地點就是在軍營,也符合邏輯。

    戰後這塊地依然作軍營,曾是蔣軍的陸軍總部,1970年左右把軍營遷出,原本整塊地要開發作商業區,為慶祝蔣介石逝世,就把這京畿大塊要地改作他的紀念堂。

  27. OMAR 說:

    板主您好
    很多外省人都拿歷史資料說日本人抓台灣人去當兵,指證歷歷說有去中國戰場,然後以假戰勝國的姿態來開始醜化日本,辱罵台灣,但是實際上,台灣人真的有被強迫徵召嗎?
    據我父親說,
    1. 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實施徵兵,但是僅止於勸說,像我家是望族,伯父是里長前來勸說入伍的指標人物。但是伯父不要就是不要,並未被強迫徵兵。
    2. 日本不准台灣人幫兵,台灣人去日本軍隊,頂多當個軍伕。
    3. 真正會被徵召到第一線的,只有原住民,因為要利用他們打南洋的叢林戰。
    4. 日本仍懷疑台灣人的忠誠度,不可能派台灣兵去中國戰場。
    關於外省政客指稱強徵慰安婦,我們都已經知道從未發生。
    我想請教板主,就您的了解,日本人是否有強徵台灣兵的情事?另外我父親講的,是否有闕漏?


    [站長回覆]:我所知也大概如此。

    不過台灣本島人,與在台灣的日本內地人,要分開來。台灣本島人一直是志願的,直到1944年底才改為徵兵(戰事緊急了);在台日本內地人,則一直是徵兵的沒錯!

    1944年還有一個重點,就是徵兵的年紀擴大了(大概18-40都跑不掉),連高等學校學生、大學(專科)的男生都接到兵單了。連大學裡的年輕教授也收到單子,但不是去戰場報到,是去後勤單位。

    1944以前,台灣人去當兵是志願的,當然也有人是被洗腦、被勸說成功的。日本的警察大人也會選對象,像你家望族有指標作用,所以會登門勸導;或者有台灣少年人像我阿公,大概腦筋靈活身體漢草好的,也可能被警察大人看上,勸說去當兵。重點你講到了,1944年以前,沒去也不會怎樣。

    基本上當年的情境是,去當兵很光榮,戰時在台灣家鄉很多經濟活動都停止了,不一定能找到工作,去當兵也是另一種選擇。

    慰安婦絕大部份是志願的!(但有可能有極少數特例是被騙,例如說以為是去做看護)。那個年代,留在家鄉沒有工作可以做,戰爭期間本來就會有戰爭的職業山現。慰安婦募集單位就開在街上,要應徵的是自己走進去的。過去台灣五大家族中某幾個家族,曾被說有「代理」這個募集的業務!

    根本不會是日軍衝到你家,抓你家的女人去做慰安婦的。

    (啊!會衝到村子裡、家裡抓壯丁當兵的,是蔣幫國民黨在中國時期的乞丐土匪軍隊才會發生啦!)

    台灣很多歐吉桑、歐巴桑都歷經過那段歷史!人證也很多。但白色恐怖時代不敢發聲。

    慰安婦在戰爭期間受到的苦難是另一回事(誰在戰爭、戰場上不是苦哈哈的),這跟當初是不是志願,是兩回事。

  28. 發發 說:

    http://kohnotoshihiko.com/weblog_ja03.htm#021
    南鄉元孝, 台北人, 日本海軍中尉, 漢名不願意公開。

    家裡並不是講日文的「國語家庭」, 台北一中畢業後考上廣島文理科大學, 大二(1942年)時被徵召, 受訓三個月掛海軍中尉, 配屬海軍第3艦隊第5水雷戰隊。經歷:驅逐艦《朝顔》《春風》《夕凪》、重巡洋艦《妙高》、輕巡洋艦《五十鈴》、航空母艦《飛龍》、戰艦《金剛》、最後一次任務在驅逐艦《濱風》上, 伴隨大和號到沖繩進行菊水特攻。《濱風》沉沒後被《雪風》救起轉搭《初霜》檢回一命, 在台家人卻收到戰死公報, 戰敗之日人在佐世保。戰後回到台灣, 軍官手槍和軍刀在二二八事件時丟到淡水河、僅存“恩賜煙草”留念。

    之後進入教育界, 歷任市役所(市政府? 市公所?)教育課長, 國立師範大學及政戰學校教授日文、台灣大學、法務部司法官訓練所。

  29. 紅豆湯圓 說:

    台灣軍司令部下轄的台灣守備隊(台北)、台灣步兵第一聯隊(台北)、台灣山砲兵大隊(台北)這三支部隊駐紮在台北。台灣山砲兵大隊的駐地是是現在的台灣民主紀念館。根據下列網址的老照片,有像徵兵影片的地點

  30. 哈拉 說:

    http://www2.edu.ipa.go.jp/gz/p-rek1/p-sho6/p-s45/p-244.mpg

    徵兵新聞影片背景的建築, 右手邊那棟應該就是台灣步兵第一聯隊本部大樓

    nrch.cca.gov.tw/cc…00001-hp-b1563-i.jpg

  31. 哈拉 說:

    民主紀念館當時有三個單位的大門(依照葉書描述)

  32. 老農 說:

    抱歉 , 插開話題 , 看了本文, 再對照今天的報導 :
    ” 巴紐發現二戰國軍荒塚 外交部:會同國防部處理
    更新日期:2008/12/22 14:03 記者王宗銘/台北報導 ”
    真的有點神經錯亂 ! 國軍戰俘 ? 搞不好是我們的阿公那一輩的人俘虜的 .


    [站長回覆]:這些記者,馬英九的國防部、外交部全是神經錯亂。那些人是中國人,1949年後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跟我們台灣有啥小關係,那是中國要處理的事。

  33. 紅豆湯圓 說:

    九流偽政權就像流落在外的中華孤魂野鬼,聽到巴紐另一群流落在外的中華孤魂野鬼,當然一起鬼哀狼嚎。這些和台灣人一點都沒關係,耳朵遮掩起來就好了。

  34. 杨期望 說:

    大家都是中国人啊,加油,加油,中国一统加油,大家都是龙的传人,我们要打倒小日本,我们要永远记住这段历史,台湾也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是孩子,中国是母亲,哪有母亲不疼孩子的啊,台湾的土族人也是中国人


    [站長回覆]:你是神經病兼詐騙集團。

  35. 杨期望 說:

    我想问你一句,台湾不是中国人吗?想当初1895年你们台湾人是怎样抗击日本人的啊,难道你忘了历史了吗?请你给我一个理由好吗?谢谢


    [站長回覆]: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中國1912年成立時,台灣與中國沒有關係,1912年才有「中國」這個國家;自古以來台灣就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只有清帝國中後期那一段。

    台灣人主要人種是平埔原住民,不是漢族。你要問「台灣不是中國人嗎?」,我倒要問你「你媽不是我的嗎?」,「你愛人不是我的嗎?」。

    不屬於你的東西,你硬說是你的,我們台灣人稱這種人是詐騙集團強盜,不識字兼嘸衛生。

    1895年我們台灣人反抗日本人沒錯,但歷經過日本、中國兩個外來政權後,我們發現日本人還比中國人好得多。中國人才是未開化的廢物。

  36. 龙的传人 說:

    楼主先生 我想告诉你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块领土,大家都是炎黄子孙,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大家应为现在祖国的繁荣昌盛感到高兴,多为祖国做点实事,这也是每一位华夏儿女的职责,身为13亿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国人更应该要团结,建设大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楼主先生 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


    [站長回覆]:看到你的回覆,就知中國人不識字兼嘸衛生,垃圾國家。誰要跟你們一國啊。

  37. 北投埔 說:

    這個號稱龙的传人, 其實是虫也!!

    請虫上網去查 台灣古紅毛地 是古支那人寫的書出現的!!

    很遺憾沒有歷史知識的匪幹是沒有路用的,在這裡發言簡直是浪費時間,讓我引用歷史文獻來教訓你的無知。「台灣古紅毛地,土番雜處,鶉衣鮮食,言語不通,歷代以來,未入版籍;妖氛蠢動,每每為江浙八閩患……」(台灣府志/卷十/藝文志/記)「台,故紅毛地也,鄭氏竊據三世,…」(重修台灣府志)所以,台灣人絕非支那人(Chinese),也不是什麼炎黃子孫,炎黃子孫是虫的後代。

  38. 龙的传人 說:

    这个北投埔应该是日本的杂种,从郑成功收复台湾到现在台湾的地理位置一直印在中国的版图上,中国百家姓台湾和大陆都是一样的,台湾也是讲闽南话,一样的乡音,我不是福建人,我也讲闽南话,台湾大多数的人都是从福建移民过去的,因为战乱,所以在中国的浙江,广东也都会听到闽南话,也可叫福建话,在台湾称台湾话,有时和台湾省的朋友在交流时真的很亲切因为语言相同,一样的百家姓,一样的乡音,我是温州人在温州闽南话是第二大语系,中国这几年发展很快,虽然有的地方还很落后,因为中国太大了,发展不平衡这是必然,楼主先生你这两年应该没来过大陆吧,这边沿海一带的城市都很干净,人民安居乐业,这两年西部大开发也正在飞速的发展,大家都是炎黄子孙,我爱我的祖国我爱台湾,我母亲和现在的妻子也姓陈,请楼主陈先生三思,大家都是中国人,谢谢!


    [站長回覆]:台灣人大部份是平埔後裔,不是中國人,更不是漢人;我姓陳是因為我某個祖先被清帝國的官員強迫冠漢姓;道理就像Michael Jackson明明是非洲裔黑人,姓氏應該是阿魯巴、冷涼卡好之類的,卻有一個像歐洲裔白人的姓名。

    雜種才有遺傳演化的優勢,純種的北京狗是世界上最笨的狗;這是世界上生物學的普遍常識。全世界就剩下中國這個落後國家,不識字兼嘸衛生,還以為純種比雜種好。

  39. 大盜 說:

    很久沒有支那網特來鬧了。
    位在中國旁,豬流感真的來得比我想得還快。

  40. 說:

    給雞.豬.蛇.魚.馬.烏龜.都是的傳人(在台灣漢文好的應該不會自稱自己是xx的傳人吧)
    我也姓陳.可我是平埔族放索社.我家祖先墓碑可沒啥穎川堂號.在台灣姓陳的大部分也並非姓原來陳..因為這有的是賜姓ㄋ..多回家看書吧!難道越南姓tran的也是你媽媽媽福建廣東…共產黨那套你爸就是你公.毛主席是你阿祖..那套在台灣是行不通的..至於中國有多進步.在怎麼進步他還是獨裁的中國.
    你看過台灣的豬嗎!有空調.有自動洗澡設備.每天聽音樂.有自動餵食系統.三不五時還有人拿豬母讓他想用一下..但台灣的豬還是豬.到北京他還是豬.但你硬說台灣的豬是跟你們中國的人.過著一樣幸福快樂的日子.那我可嚇一跳了..

  41. 龙的传人 說:

    井底之蛙,你要研究历史可以到大陆来研究历史,因为你这一代的被台独熏陶长大的,说出这么无知的话也不足为怪,不过我相信大多数的台湾兄弟都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还有一点 版主 没次都说不识字不讲卫生,我真是为你的无知感到可悲,中国大陆的人才很多,现在几乎大学都普及了,很多有钱人现在都把子女送到国外去留学多学一些不同的文化知识,就比如温州,我觉的大多数温州人的生活也不见得过的比你台湾人差,市区最贵的十几万人民币一平米的房子也有人买,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应该可以算的上比较富裕,当然对生活要求上也都比较高,无知的井底蛙


    [站長回覆]:井底之蛙,中國是也。你們中國把一堆網站都封住啦。台獨不是用熏陶的,是現狀與歷史事實罷了。

  42. scl 說:

    「吳振武正是旗山香蕉大王吳振瑞的弟弟」
    旗山香蕉大王吳基瑞是當年省青果社理事是金碗冤案配角
    吳振瑞是屏東香蕉大王是當年省青果社理事主席是金碗冤案主角

  43. 北投埔 說:

    這虫的傳人喜歡硬擙, 你們支那人寫的書也不相信, 那可是白紙黑字!!!你能竄改嗎?/?

    根據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 在1928年開始執行殖民地解放運動!!而有
    一國一黨
    之規定!!台灣共產黨就因此而誕生!!台灣共產黨主張建立台灣共和國!!台灣獨立!!台灣民族!!!
    包括毛澤東與蔣介石都承認
    台灣獨立
    所以請乖乖閉嘴, 不要自討沒趣!!!

  44. 說:

    喂!給井底之—蛙的傳人
    比地價..你不網路搜尋一下嗎..地王是誰??上海.新宿.台北.紐約…都不是!!!
    是西貢胡志明市最貴每平方公尺近1500萬.還在上升中.因為越南買地是以黃金買賣..
    連人家的毛.都沾不上還來這邊吹
    越南連雜貨店.小販.工人的女兒娃兒都到外國讀書了.我認識幾乎都是(單成大就50幾個這樣背景的)
    你們還只能高幹有錢人ㄋ
    別拿小撮的人來放大比美.豆眼看世界..會被臺灣人笑的.
    (我拿越南來跟你比是因為你們自稱超美趕日看臺.我覺得好笑.連你們嘲笑的小越南都比不上了.還看台ㄋ.去司令台會比較快)
    噯!你讓我想起你們的山寨..沒錢就不要裝闊..竟是搞些有的沒
    去世界上看看吧..別老窩在溫州..我小時候就去看過雲州大儒俠了..哈哈哈~~
    (奇怪!郭台銘的故鄉.怎多出這麼一怪咖.可見他那幾億辦的學校成效不佳)
    ~~~~~~~~~~~~~~~~~~~~~~~~~~~~~~~~~~~~~~~~~~~~~~~
    靠!在台灣只有那些考不上學校的才去中國讀書..
    在台灣考不上學校的到中國啥會考竟然變精英..(統媒還大張旗鼓慶祝ㄋ.??還是嘲笑~乖乖)
    那你還叫台灣精英去.變什麼….超超菁英(請用日語發音)
    神經..誰理你!..
    我也領教過你們的學術界了
    你把中國研究邊境國家的專書拿來看
    竟然是網路下載的.看!還是叫學生去靠北地..又掛自己名..教授ㄋ(在台灣學生家庭作業拷貝自網路皆以零分計算)
    更扯的是-直接把台灣學術研討會兩本併一本出書的~~~~中國大學教授ㄋ…
    啥的..剛拿到的法律研究也竟然是抄的….看看看.還60人民逼ㄋ.
    阿!!!對不起!你說沒有…原來!你不懂外國…失禮失禮……….

  45. 北投埔 說:

    談學術要看這篇了

    評北京大學牛可博士的『美援与战后台湾的经济改造』
    http://pylin.kaishao.idv.tw/?p=631

    北京大學牛可就龜縮不敢反駁!!
    哈哈北京大學的博士輸給一個什麼都不是的人
    可真丟臉!!

  46. 臺灣是臺灣人的~不是支那國的! 說:

    噗~~~~~
    他報出來的可信度!有多高~ 高很大的勒~
    有~~~~~~天 那麼的高! 和地那麼的廣!

    那~像~你們勒………
    支那國~報出來的消息喔! 報給 鬼 聽! 鬼都不信勒! 噗~~~~~~~~~~~

    小虫虫阿~
    不要~整天的躲在地底阿! 出去地上~看看! 天和地是很廣的!


    [站長回覆]:台派就是像你這樣才越來越小,不會用事證、邏輯去辯論,只會喊口號。

  47. 剛好我父親也是經歷2戰.民國政府來台的老人XD

    對於台灣在2戰時的情況……我並不清楚
    根據當時日本政府的資料顯示(基本上日本人的老資料都是相當準確的)
    台灣基本上是做為戰時工業基地,確實不太可能在工廠尚未停擺前發生大規模徵兵的情況。
    這跟您的資料基本上是相符的

    不過對於您所謂的「事實上1942年以後中國本土戰場上,並沒有什麼日華兩軍對抗大型戰事了,日本皇軍主力都放在太平洋,蔣介石的重慶政府與汪精衛的南京政府都自稱是「中華民國」,同時並存。」
    「我的成長過程中,被蔣幫國民黨用教育、媒體、電影塞滿了跟我們台灣人無關的神話故事。現在回去重讀,發現破綻處處,甚至可能是偽造變造誇大的。例如,「四行倉庫」、「南京大屠殺」、「台兒莊大捷」、「筧橋英烈傳」、「抗戰勝利」的神話故事,我幼年時甚至對阿公的海南島經歷沒有什麼興趣。」
    「註:蔣軍在二戰前根本沒有海軍陸戰隊(Marine Corps)編制兵種的,是二戰後1947年,由海軍總司令桂永清建立,訓練基地在福建馬尾,沒多久就流亡到台灣來了。最近看到一些史料,發現我阿公講的這個人,很可能就是 吳振武 先生。」
    個人有點意見

    我父親(蔣梅孫1929~)是最後一批從南京逃出來的平民之一,曾參與第三次長沙會戰(日本稱之為第二次長沙作戰……BTW,我爸是當童兵XD)、南京會戰,並曾替白崇喜部隊斷後,並負責封鎖珠江口、建立202兵工廠、桃園兵工廠。
    他是早期自由中國的擁護者,差點被蔣中正關到監獄,在白色恐怖時期也曾被短暫監押。

    嗯……重點不是這個XD
    重點是1942年之後中國本土確實未發生任何大型會戰,但是拉鋸戰卻是一直在發生,這種戰爭的激烈程度不會輸給局部地區的會戰。不過因為那時候都是很多中國人打一些中國人+一些日本人,所以才沒有需要增加部隊數量,不過在整個東亞地區日本投入的軍隊仍是相當多的,只是沒必要加派而已。

    至於那些”神話”,我是不清楚啦……但是南京大屠殺、抗戰晚期和國共內戰之慘烈,我父親卻是親身經歷過的。
    我們家族當初在南京和湖南湘鄉有超過200人(確切人數我要翻族譜),結果抗戰結束時只剩下二十幾人(南京只剩下我父親與我祖母),到了國民政府來台後更只剩下7人(台灣5人大陸2人)

    沒有海軍陸戰隊一說更是完全錯誤,因為我父親正是海軍陸戰隊,訓練人也不是吳振武先生,訓練地點也不是在福建馬尾。
    根據我父親的說法,海軍陸戰隊是1946年於上海成立的,初設有一軍(還是一旅?我忘了XD……等等去問),成立後沒多久便準備前往參與徐蚌會戰。
    然剛到南京便得知徐蚌會戰已敗(當時資訊很混亂……晚很久才知道一點也不奇怪),於是便負責替當時會通過南京撤退軍隊(白崇喜部隊為主)斷後,並負責切斷南京周遭的所有運輸道路(南京很多被炸斷的橋就是我父親幹的XDDD)。
    隨後跟隨白崇喜部隊南下,直到廣州一帶,並搭乘軍艦來台,此時是1949年(註:最後白崇喜部隊仍在九龍被共產黨軍隊殲滅。)
    來台後海軍陸戰隊與警察大隊第二分隊(第一分隊於南京被殲滅)改組成1.2兩師,這才是今日的海軍陸戰隊(我父親改組時離開海軍陸戰隊)。


    [站長回覆]:感謝回應。

    1.我所知吳振武先生是1949年後,才被請去在台灣的海軍陸戰隊的訓練。他本人在日本的軍階是上尉,他被桂永清找去訓練海陸,頂多也只是少校。他不是海陸的重要軍官,頂多是教育訓練單位(例如可能是陸戰隊學校)的一個教戰技的教官而已。他並沒有創建什麼,也不算是1950年後台灣陸戰隊的重要人士,我原先文意也沒有這樣寫。台灣人去做日本皇軍的軍伕(軍屬),其實地位比正常基層士兵還不如,而吳振武先生是台籍卻是做軍官,這確實是異類。

    2.海軍陸戰隊的特性是使用的登陸艦及熟悉近海及登陸作戰;它重點是武器裝備與其他軍種不同。其實我蠻懷疑准海戰役(徐蚌會戰),有必要派一支陸戰隊去增援嘛?

    3.我說二戰之前國民黨軍沒有海陸,是來自維基百科–海軍陸戰隊條目

  48. 更正
    「海軍陸戰隊是1946年於上海成立的」
    應為海軍陸戰隊1946年於上海招募軍人


    [站長回覆]:其實這段我蠻質疑的。二戰剛結束,國民黨軍隊裁軍、復員、剿匪都來不及了,有必要培養(創立)一支以登陸作戰為目的之攻擊性部隊嗎?要向誰登陸呢?

    個人認為,比較有可能的是,剛好接收到一批美軍的登陸艦艇,才順勢成立一支類似陸戰隊的部隊。

  49. 嗯……海軍陸戰隊除了以登陸戰為目的之外,也是國家軍隊的象徵,並不是只要進行登陸作戰而已。
    當時根本沒有負責進行登陸作戰的(其實也用不到……逃都來不急了XD),海軍陸戰隊本身也沒有負責要進行登陸做戰(訓練到是有……只是當時沒有需求)。
    有沒有成立登陸作戰性質的隊伍嘛……這個我不清楚,不過Wiki跟我父親所述的大致相同,除了沒有提到警察大隊曾並入海軍陸戰隊一事(其實警察大隊那時也只剩下百來人……根本沒有提到的必要)。
    屬於陸軍倒是真的,因為我父親老是說”陸軍的海軍作戰隊”。看樣子他並不知道陸軍的海軍作戰隊是從海軍陸戰隊改來的= =””
    也許後來又在福建馬尾建立了一個海軍作戰隊吧= =””
    那時候的軍事編制之混亂簡直是令人無言,他們那一隊最後只剩下7人(無言……這也叫軍= =)
    而且我父親1950年初便離開了,也許是這隻舊的部隊被併入新部隊中,然後也成為黑歷史@@

    至於調去徐蚌會戰,這就是傳說中排除異己的手段啦。那時候國民黨內鬥很兇,連部隊都互不支援XD
    也許並不是所有的部隊都派去,不過我父親是有被派去啦,好像去了兩千人,有完整得工兵隊與戰車連,無重火砲。

  50. go 說:

    首先
    大陸人應該要先承認台灣有平埔血統
    但站長完全否認中國血統,實在可笑

    還有真的別太憤怒,以免中台獨份子的伎倆,他們就是要讓你放粗口,然後嘲笑大陸人沒水準

  51. 大盜 說:

    被我料到了吧,一篇洗完接一篇。
    領人工錢不得不交差。

  52. 訪客 說:

    這隻go到處流,流到來不及清,凡被流過的都變成一團爛呢,比風颱天的大水還厲害.更厲害的是還越流越下流.

  53. single army 說:

    支那血統又怎樣!?比較高級嗎!?

    支那人像蟑螂一樣躲在貨櫃shipping到各國當大航海家!?

    這麼偉大的國家,怎麼有人一天到晚想偷渡出去!?

    驅長那個想當支那人的女兒又會何最後變米國人!?真是太詭異啦!哈哈!

  54. Wongrl 說:

    九月四日的中國時報大陸版,有一篇文章,中國學者說:南美原住民的祖先,移民自中國大陸。但是詭異的是這篇文章並沒有出現在中時電子報。

    很好笑,剛好我有親友住在中美洲,從他寄回的照片裡,可看出當地原住民根本一點都不像漢人。南美原住民聽了這理論,一定會無動於衷甚至笑掉大牙,這理論只會讓中國人麻痺,假裝自己偉大而已。

    巴基斯坦與孟加拉人並不會互相指對方是有共同血統血緣;馬來西亞與印尼人並不會互相指對方是有共同血統血緣;印度與斯立蘭卡人並不會互相指對方是有共同血統;美國與加拿大人並不會互相指對方是有共同血統。

    只有中國是現今世界上唯一在操作「血統論」「血緣論」的國家。現在中共政權,藉由「血統論」「血緣論」操作「民族主義」「愛國主義」,以鞏固獨裁專制政權統一中國。如果在中國人的心目中,當「民主、人權、自由」重要,「血統論」「血緣論」不重要時,中共再也無法管束住中國人民,中國未來會不會大卸成七、八塊?

    再說一次,只有中國是世界上唯一還在操作「血統論」「血緣論」的國家。台灣人應該和世界其他先進國家一樣,不必理會中國人的「血統論」「血緣論」。Go你落伍了,你和中國人一樣落伍了。

  55. COOLBILL 說:

    要以血統論這個論點實在很可笑
    光以漢人這個族群 閩南語言區的居民 身上的血統搞不好和南島民族比較近
    和北方漢人血統差異很大 更不用說漢文化較晚進入的台灣了
    閩南一直是一個獨立的文化圈 近年來甚至有學者將閩南文化區(漳泉潮+台灣 湛江 雷州半島 海南島)
    使用的語言從中文(北京話)的方言變成漢藏語系下的一支 地位跟中文平行
    閩南文化區的語言和中文(北京話)之間的差異比英語德語還要大
    不會有人說英國人和德國人要統一吧?

  56. 我爺爺也去海南島當兵 說:

    您好 我是路人 之前有注意到您的BLOG 還自己偷偷放在我的最愛不定時偷看 最近有一陣子沒來

    剛剛在網路上搜尋海南島跟台灣人 沒想到連來連去又跑到您這裡來 所以我就很有感觸地留了言 請多多指教

    我阿公說:當初日本人有責任要帶他們先回去

    不過臺灣人長官(台灣那時候怎會有長官? 我覺得應該是國民黨人?請問有其他高見嗎?)

    跟日本人說 台灣歸戰勝國 不用你們戰敗國來管

    然後 他就在海南島等了半年以上才等到船回台灣…..囧

    根據奶奶說 他回來幾乎都不能走了 很瘦很瘦 有腳氣病

    當初他也是出國把兒子跟老婆丟下就被強徵去當兵了

    他說是志願兵 不過被強迫得還要抽籤 應該是軍伕吧?

    到底是怎樣? 我問他是軍夫還是志願兵 他說:阿都寄灣阿

    去海南島前還拍了全家福 大概有可能回不來的決心了吧…


    [站長回覆]:1944年12月以前,台灣人去做日本軍伕的確是志願的(但在台日本內地人是徵兵的),你要說他們被洗腦,或者戰爭期間留在家鄉無事可做也對,或者他們要保衛台灣也可以,要向天皇效忠也都對。當年志願當兵是要篩選的,被選上的不少台灣人是很興奮的,因為終於不是二等日本國民了。是一直到1945年1月日本植民政府才開始徵兵,但這批被徵兵的大部份都還在訓練及徵集時,日本就投降了,大部份沒到達戰場上。

    當年為什麼蔣軍沒有馬上把海南島的台灣人送回台灣,有幾個可能,一是他們想劫收這群有基本戰鬥訓練的台灣人直接做蔣軍,這群人戰力遠比蔣軍好太多了;二是當年蔣軍確實窮到沒船;大部份台灣軍伕是坐聯合國救濟總署的船回台灣,你阿公半年就能回台灣算是不錯了,我阿公是日本投降,再三年後才回台灣,真是莫名其妙至極。我阿公回台灣之前的職稱是一個蔣軍軍事據點的砲手。

    海南島的台灣人當時應該不屬陳儀的行政長官公署管,而是由廣東的蔣軍將領管。其實他們一直有到處陳情要回台灣,但廣東的蔣軍、台灣的陳儀佔領當局都在踢皮球。而日本兵早就回鄉了。

  57. 爺爺野趣海南島當兵 說:

    他不是自願的

    他說ㄧ個村裡要挑二十個人 然後他就被挑上了

    爺爺說他是被抓去的 但是他又說 那時候都攏志願的阿

    問他是自己要去的嗎 他又說 來調的啦 所以我搞不太清楚…

    個人比較懷疑是不是被強迫去”自願”?

  58. 爺爺也去海南島當兵 說:

    他不是自願的

    他說ㄧ個村裡要挑二十個人 然後他就被挑上了

    爺爺說他是被抓去的 但是他又說 那時候都攏志願的阿

    問他是自己要去的嗎 他又說 來調的啦 所以我搞不太清楚…

    個人比較懷疑是不是被強迫去”自願”?

  59. 我爺爺也去海南島當兵 說:

    板主 我查過嚕

    到後期 志願兵不一定是自願的

    很多證據說明 很多人被強迫自願

    只是名稱上是志願兵而已


    [站長回覆]:我當然相信這裡面有半強迫,威脅,洗腦。但是那個時代是戰時,物資被管制,很多平時的商業經濟活動都停了,等於說,很多男性年輕人失業沒有工作,又有家園被敵人(美國)攻打的危機,去當兵也是一種選擇,不全然是被強迫。

  60. 訪客 說:

    問題是你爺爺何時去海南島當兵
    1944年12月以前嗎還是以後
    建議你以爺爺也去海南島當兵作為主題
    好好挖掘這段歷史
    要多讀日本人出版的海南島回憶
    相信你會有收獲

  61. 我不要光復啦~~~(我也是討厭中國!) 說:

    我的家族很複雜…爸爸是爺爺買來的養子,因為他自己有個女兒.(打算讓他娶女兒);先前,我猜測因為是後戰時期(我阿公被調去南洋戰場…可能怕回不來)記得小時候她好像也唱日本軍歌給我聽…他們家以前好像是有錢人,(曾祖父有4房耶…)可是;感覺他討厭日本人. 另外,我的外公也是被徵調到南洋呂宋(媽媽說的)因為外婆在生媽媽的時候難產過世,家裡又沒大人照顧.可是;聽媽媽說外公回來的時候很瘦…很瘦…他們猜可能回不來了… 真的是造化弄人…… 雖然都不在了,希望他們在天堂都過的好,不用再承受環境和身體的折磨.
    我說的可能有點過於粗淺,因為現在都找不到遺留的東西了… 希望各位專家不要見怪.
    ***PS:推薦大家可以看看日劇”不毛之地”,
    謝謝

  62. 波特曼 說:

    凱劭兄

    請到以下的網址看該文章的回應部份,協助釐清一些事情
    http://zh.globalvoicesonline.org/hant/2010/06/01/6343/

  63. 訪客 說:

    版主好像說過,很多台灣人以為大東亞戰爭時,空襲台灣的是日本,我還以為版主是在說天方夜譚,結果沒想到,那天就遇到一個,而且對台灣史無知的程度,大概跟外國人差不多,那一瞬間,我完全相信國民黨洗腦愚民的功力。

  64. aqua128 說:

    我的外公也是早年日军驻海南岛随军翻译,后来出来在当地做生意,并娶了当地名门女子,后因共匪战火烧近,遂回台湾。听说在归途失踪。目前能和他在台湾的妹妹(我们叫姑婆)联系上,但他仍然下落未明!
    我外婆一家后来在共匪统治下,生不如死!天天被叫去审问!经常被突击搜查!后来 祖宅更是被共了产!
    我外公是原住民,他姓潘

  65. aqua128 說:

    其实 海南岛在日据时期,皇军对老百姓秋毫无犯,对军民赏罚分明,军纪严明!几乎没有皇军虐杀当地百姓的记录,相反,更是为海南岛的近现代基础建设奠定了基础!根本没有后来从大陆溃败南逃的国民党兵那么野蛮霸道,更没有共匪赤军那么惨无人道!
    幸亏我们家还是隐瞒了当年外公为日本皇军做事的历史,将他的军服给烧毁,否则,后来在文革期间,满门抄斩也有可能!尽管如此,因为我们家是台属,还是遭到严苛的刑罚和非人的待遇!全家不但财产被褫夺,所有的家庭成员更是被打入另册,不得加入公职和读大学!

  66. encolpius 說:

    aqua128 君您說:
    “”我外公是原住民,他姓潘”””

    很像是漢化的原住民(平埔族)的姓!

  67. 訪客 說:

    其實對岸大陸人也很可憐,今天的新聞:

    嚴防茉莉花革命 傳中國開始逮人
    新頭殼 更新日期:”2011/02/20 00:17″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2011.02.20 林禾寧/綜合報導

    中國網民在網路上號召星期天(20日)下午2時,在13個城市發起「中國茉莉花革命」抗議行動,消息傳出後,中國當局已展開行動,拘留了一些異議人士。

    這個由中國網民發起的「中國茉莉花革命」的遍地開花行動,計畫在今(20)日下午2時,同步在北京、上海、天津、廣州、武漢等13個主要城市舉行示威。

    在Twitter上廣為流傳的「中國茉莉花革命」,在推文中提到歡迎結石寶寶家長、下崗工人、拆遷戶等參加,同時呼籲參加者呼喊統一口號,爭取自由民主,啟動政治改革,結束「一黨專政」,開放報禁、新聞自由等。

    報導這則消息即遭到網路攻擊的海外華文新聞網站《博訊》表示,他們收到的訊息來自匿名稿件,所有與茉莉花革命有關的通知、傳聞、組織者皆與《博訊》無關。受不了大規模的網路攻擊,《博訊》19日不得不暫時關閉中文網站。

    美聯社的報導提到,有關「中國茉莉花革命」的組織者是誰,外界仍不得而知。不過,據BBC報導,19日中國最大的微博網站禁止搜尋「茉莉花」一詞。

    在訊息大量透過網路傳播後,中國當局也展開逮捕異議人士的行動。BBC報導,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對外表示,他先生被警方強行拉進一輛車帶走。

    而中國的網民也在Twitter上推文,說明中國各地異議人士遭逮捕的情況。網友在19日晚間11點多推文指出,19日當天被帶走的人士除了江天勇外,還包括滕彪、冉雲飛、李天天、劉國慧、盧勇祥、肖勇等10多名異議人士。

  68. 北投埔 說:

    今天,20110220,下午2點
    北京溫度
    攝氏零下273度
    絕對零度
    連最頑強的惰性氣體
    都不得乖乖的停止運動
    在這樣的溫度下
    那能期待茉莉花開花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呼
    阿!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是不存在的

    哀悼無法開花的死亡茉莉花

    昨天, 北投埔在blog轉貼2個多小時的茉莉花革命
    但在下午4點我就寫茉莉不開花
    臨睡前認為不兔=吐不快
    就寫上面文
    以回應我在天安門所寫的小台語詩
    寫後才能安然入睡

  69. 北投埔 說:

    有力者兮大會(舊文新貼)
    *************

    美金 日圓 新台幣
    若火共款
    在天安門頂營營飛
    保護人民兮人民解放軍
    用坦克機關槍來打火
    公義民主自由進步兮向望
    碎糊糊

    *************
    屍體倒在家自人兮戰車腳
    槍子無生目睭
    紅記記兮血
    永遠洗未淪
    閣一擺
    滿清入關 屠殺漢人
    免甲百姓悔失禮
    是二二八翻版
    *************

    學生一箇一箇倒落去
    裝甲車一台一台輾過去
    砲聲若炮子
    人血像煙火
    哮聲若伴奏
    面皮作腳踏
    這是有力者兮大會

    注:19890603~0604看電視台播出『天安門事件』,心肝不安,寫後才平順。

  70. 茉莉花革命最新報導 說:

    本週日(二月二十七日)更號召擴大在以下的二十三個城市舉行,這些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天津、廣州、南京、西安、成都、長沙、杭州、瀋陽、長春、哈爾濱、武漢、青島、吉林市、大連市、鄭州市、貴陽、太原、南昌、福州、南寧市、烏魯木齊市。

    他們提出「茉莉花革命」的特點是:無中心、無組織、無領袖。而他們喊出的口號是:不用槍,不用炮,只要每週定時到;不用喊,不用鬧,只要看到便衣笑。

  71. 飛鼠 說:

    tw.myblog.yahoo.co…=1&sc=1#yartcmt
    分享這一則我捕捉的故事~ 乾山伯的日本兵生涯

  72. Arton_scott 說:

    感恩站長這樣辛勤耕耘這塊已被台灣人遺忘的歷史拚圖

    小弟我阿公也是被徵調到南洋
    (?小時候是聽他說看過”穿鼻番”)
    後再被轉送海南島 待台灣日軍投降後 才回到淡水
    這段台籍日兵於戰爭時期的轉送過程
    並沒有在任何文獻中記述著
    可惜他已經於2002年往生 也無法追出這段當事人口述

    遺憾

    祝站運旺盛

  73. 日本台僑 說:

    大家不該把台籍日軍形容成一群無辜綿羊一般。我就親眼讀到台籍老兵的回憶錄,透露了台籍日軍在海南島做的缺德事情(強姦當地婦女)。

    台灣人占了語言便利,幹壞事比日本人更「順利」。若非拜「祖國」把台灣人當自己人,不過問台籍日軍的戰爭罪行,不然,底子乾淨的真沒幾個。

    一個日本兵對台籍士兵說過這麼一句話:「羨慕你們台灣人。日本打勝了,你們是戰勝國的國民;日本打敗了,你們還是戰勝國的國民!」台灣人,甚麼便宜都佔得到,為何還有你們這些人哭哭啼啼地在這裡取暖?

  74. 北投埔 說:

    >>>我就親眼讀到台籍老兵的回憶錄,透露了台籍日軍在海南島做的缺德事情(強姦當地婦女)。

    請日本台僑寫出這本書書名以及頁數,否則日本台僑就是騙子使用的假名,用來污衊台灣人。
    要寫這種有爭議的文字,寫的人要提供出處,讓我們去判斷真偽,同時寫這樣的回憶錄是誰。

  75. 日本台僑 說:

    這是一本訪問錄,我在國內時看到的(可能是前衛出版社出的)。受訪的,有很多台籍日兵。「台籍同僚強姦當地婦女」,是一名台籍日兵的口述。

    幾萬人都去當兵了,出幾個壞份子混在隊伍裡,一點都不奇怪。起碼我就不奇怪。我不知道你在大驚小怪些什麼?你是滿心以為去當兵的都是出凡入聖的台灣好青年?

    我覺得奇怪的是:二戰中的台灣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弱者,朝鮮人都被徵召當兵了,台灣人直到後期才輪到,打勝打敗,還都是戰勝國的一份子,就偏偏有你們這群人,哭哭啼啼比可憐。你們比誰可憐?日本戰敗後,滿州國解體,蘇聯軍到處強姦搶劫,長春市還因國共內戰餓死廿萬;朝鮮半島更不用說,一場韓戰死了幾十萬。戰後的台灣怎麼了?有什麼好可憐的?

  76. 北投埔 說:

    日本台僑
    找了2天還是沒有找到, 不知道那是什麼書???

  77. 日本台僑 說:

    你找了?我沒找。我人在日本,根本無法找。

    妳還真相信「只要是台籍士兵,就絕對紀律嚴整、不姦不殺」?

  78. 北投埔 說:

    我是不相信網路的訊息, 特別是用這種標榜的名字
    很多人用這樣的名字其實是詐騙!!
    無法查證的留言是無法相信的

    勸妳留下可以查證的名字
    這是讓人相信的基本態度

  79. 日本台僑 說:

    你放一百顆心吧,這書不難找,等我回國了,再找來給你看不遲。

    我勸你現在就準備一套說詞,以免我把書的詳細資訊都公布了,你又來個徹底否認。

  80. 日本台僑 說:

    承認在大陸戰場做盡壞事的日本老兵,出於真心悔罪,出的書不少。我手邊就有好幾本這類的日文書。

    倒是台灣兵…一個懺悔的也沒有!你若以台灣人自豪、以台灣人的品行自豪,你就介紹一本書,只有一本都行,是台灣兵出於良心寫的,承認自己在侵略軍中確實幹過壞事。讓我這個台僑對台灣人的品質還能抱著一點點希望。

    到目前為止,每個都說自己是可憐蟲,噁心!

  81. 北投埔 說:

    我沒有做過那些事, 我也沒有說自己是可憐蟲, 所以不要說噁心!

    我只是想知道你說的話能否經過考驗
    人也會犯動物性的錯誤
    是集體嗎?還是個別?

    我知道海南島的台灣人遭受到很多不人道的事
    台灣人到目前都還沒有能力研究戰爭期間的台灣人

    日本台僑應該有其優勢, 你可以透過日文去研究這類問題
    去寫一本台灣人在海南島的歷史吧
    或台灣人在南洋的歷史吧

  82. 北投埔給日本台僑的公開信 說:

    一本書上面如何敘述台灣人, 雖然是重要問題, 但這只是一個片段, 請注意只是一個片段, 不能因此說所有台灣人是如此!!!

    因此, 我才會提議請你寫一本研究台灣人如何在海南島為非作歹的書, 或台灣人在1945年在海南島的際遇, 或台灣人在1940~1945年在南洋群島的際遇, 研究你才會了解!!
    而不是只轉述一個片段!!!

    期望你寫好, 然後出版!!!
    很多號稱台灣人的人, 他們都只期望別人寫, 自己輕鬆批判, 完全不去體會寫的辛苦!!

    今年會有2本台灣史的書出版, 之前就出版3本
    今年還會協助學長出版台灣史的書

  83. RTMP 說:

    海南島也用台灣話嗎?

  84. 日本台僑 說:

    悔罪的書,是自己寫,不是人家寫。人家寫,不叫做悔罪!

    我在日本久了,覺得很悲哀,因為我越發覺得:我們是個不知反省的民族。

    我們要日本人反省戰爭罪行,我們自己反省過沒有?早在南京大屠殺之前,發生過的「通州事件」,有人悔罪過嗎?

    二二八事件,有外省老兵對自己的濫殺主動悔罪過嗎?

    有本省暴民主動對自己的任意姦殺、濫殺無辜悔罪過嗎?

    一個也沒有!

    這下可好,人家不悔罪,要我來寫書代他們贖罪,天下有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

    To:RTMP,你連台語ABC都不知道,對吧?你是真的不知道,海南也有部分說閩南話的人口?

  85. 北投埔 說:

    看了這樣的發言,北投埔認為「日本台僑」這大帽子是該摘除。這是唬人的,幹嘛掛「日本」?你想抹黑日本嗎?還是表示你高級?全世界只有支那人才有「僑」。你說林書豪是那國人,當然是美國人。

    不要戴大帽子,你如果出生鹿兒島,就說是鹿兒島人,我出生北投埔所以用北投埔當我的名字。

    「通州事件」,誰該悔罪過嗎?台灣人嗎?(我知道「通州事件」)
    二二八事件,有支那兵對自己的濫殺主動悔罪過嗎?該台灣人悔罪過嗎?

    至於「暴民主動對自己的任意姦殺、濫殺無辜悔罪過嗎?」這件事請你說清楚,明確的寫下那些台灣人在什麼狀況下「任意姦殺、濫殺無辜」,請這些人的後代出來悔罪過。不該由台灣人集體負責。

    為什麼要你寫海南島台灣人處境,因為你只因有某幾人有你所說的罪過,你要全體台灣人悔罪過,那是錯誤的。那某幾人是為何去海南島?他們是台灣人派他們去然後「集體」犯下罪行嗎?如果不是,台灣人為什麼要悔罪?

    你的說法正如某個台灣人在日本犯下罪行,要全體台灣人悔罪,這是不合理的。

  86. 日本台僑 說:

    因為我娶了日本太太、入了日本籍,叫「台僑」恰如其分。

    我說台灣人不悔罪,是因為「大東亞戰爭」、「支那」這種只有在東京上野街頭放軍歌的保皇黨、大右派才會用的名詞,你們幾個人在這裡用得爽歪歪、忝不知恥!你們和中國跳忠字舞的左派小丑們,一個德行!

    你們真該到日本看看,看看你們的同夥們是什麼形象!丟臉死了。所以被日本人罵「清國奴」,真是罵得剛剛好。

  87. 日本台僑 說:

    另外:「僑」這個漢字,日本人也用,在海外的日本人就叫做「日僑」。

    不學無術!

  88. 本日台僑 說:

    在日本有個特別的身份叫「特別永住者」, 這原本是給戰前就來日本的台灣人及朝鮮人在戰後因現實因素(原本為同一國家)被迫成為外國人, 但在生活上已經在日本本土落地生根的特別措施, 而其子孫也可繼承這個身份。這些人在日本的法律上享有非常特殊的待遇, 可隨時變更為日本人(拿日本護照), 也可以再次以特別永住者的身分拿台灣或韓國的護照。

    但是這個特別永住者目前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韓國人, 台灣人則因戰後被迫歸類為中國人而自以為是戰勝國民沾沾自喜, 但在228之後大夢初醒, 了解到故土同樣被外來政權蹂躪而被迫放棄返鄉願望乾脆直接歸化日本籍。台灣意識在沒有政治背景下只能靠口耳相傳傳給下一代。

  89. 謝明達 說:

    [維基百科]裡關於海南話的解釋:「莆田、仙遊、泉州、漳州、潮汕一帶的居民移民到海南島以後,形成了閩南語中獨具特色的海南話。以聲母特徵而言,海南話把閩南話的送氣音ph、th、tsh、kh念成擦音f、h、s、x,以至於目前海南話同閩南話完全無法通話,雖然海南話確實是由閩南話發展而來的。」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5%B7%E5%8D%97%E8%AF%9D

    關於閩南話的解釋中,亦提到海南話這一支的情形:「海南話,又稱瓊語。是說閩南話的人(有說是莆田)遷移過去之後與當地語言混合後形成的一種語言。海南話以文昌話為代表,與其他片區差別最大,基本上不能溝通。諸多語音特點和差異,如具備子音 f 等,使其歸屬於閩南語支系有些許爭議。」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6%A9%E5%8D%97%E8%AA%9E

    語言的接近性固然有,但有沒有接近到能溝通,而多出甚麼便利性? 還有待考察。就算能溝通,也不必然可以藉此做壞事,反之,想做壞事,哪還需要語言能通,比拳頭比惡勢力就足夠了。所以,關於台籍日本兵在海南島的種種,還是需要其他實證,光是語言上的推論,還不夠充分說明其行為之有或無。

  90. 謝明達 說:

    前衛出版社關於台籍日本兵相關的書,初步在網路目錄上找到,其中有一本(我不確定是否還有其他本)有提到有海南戰區經驗的。

    《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
    http://www.avanguard.com.tw/ch/CH1/1838/MD/MD0000001838001471.html
    “對台灣人而言,二二八事件是悲情的、飲恨的歷史。悲情者,台灣人脫不開被殺、被關、被彈壓、被白色恐怖統治的宿命;飲恨者,台灣人本可掙脫奴隸仔命當家作主的機會,卻失之交臂。二二八中,台灣人和國民黨軍真正的武裝交戰零星可數,最大氣魄且 稍具規模的,當屬二七部隊於埔里烏牛欄的戰事。本書就是烏牛欄戰役第一線指揮官黃金島的一生故事。黃金島,台中南屯草地出身,16歲負笈日本,本來想習醫,卻陰錯陽 差考為日本海軍運輸部派赴南洋的技術士,在海南島成為海軍特別志願兵,實地參與大日本的「聖戰」。大戰後,原台灣人日本兵的黃金島被羈於中國集中營,第一次見識到「祖國」的「厚待」,後逃出集中營,與台灣同鄉集資僱船歸航台灣,不幸遇上大颱風及中國海盜。千辛萬苦回台半年多,黃金島又躬逢二二八事件,自是奮不顧身勇敢跳入,可惜功敗垂成,換來了逃亡六年,繫獄二十四年的青春代價。本書清楚記錄二二八史書上僅寥寥數語的烏牛欄戰役實況,以區區三、四十人兵力,竟能和國民黨軍21師436團第二營七、八百人鏖戰竟日,雖不敢說是驚天地泣鬼神,至少是轟轟烈烈為台灣挺身一戰了。台灣男兒當如是。致於逃亡六年苦澀的逸趣,24年黑牢的煎熬磨難,直是活生生的現代歷史劇,見證台灣島上曾經有過這麼一位英勇聖戰士:黃金島的際遇人生。
    作者簡介
    黃金島本名黃圳島,1926年9月28日生於台中州南屯犁頭店竹圍農家。1941年留日。1942年派赴海南島受訓成為日本海軍機關助士,當年加入海軍特別志願兵,服役於橫須賀第四海軍陸戰隊,實戰於海南島戰區。戰後被中國政府軍關入北黎八所集中營。後來脫逃,組織自費回台團,海上漂流十七天。回台灣半年多,二二八事件發生,義不容辭參加二七部隊抗暴軍,站在第一線指揮埔里烏牛欄戰役,大勢底定後,在蔣家王朝特務追緝下逃亡六年,其間曾戲劇性地加入中國海軍陸戰隊,1952年在裝甲兵學校被捕入獄,先後拘禁於保密局高砂鐵工廠看守所、台北軍法處看守所、新店軍人監獄、綠島政治犯集中營(新生訓導處)、台東泰源監獄、綠島感訓監獄。1975年出獄。1979年美麗島事件後「重出江湖」。”

    另一本台籍日本兵,書介未提海南島,但不清楚內容有沒有。
    《台灣老兵三國誌》
    http://www.avanguard.com.tw/ch/CH1/1838/MD/MD0000001838001221.html
    “趙老先生在二次大戰期間當過日本海兵,國共內戰時期,則幾度在中華民國國軍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解放軍之間輾轉,歷經九死一生千辛萬苦偷渡回台後,又捲入比殺戮戰場更可怕的白色恐怖之中,先後因孫立人案、余登發案,斷斷續續被情治人員糾纏二十餘年。這樣匪夷所思的生命經歷,配合一個熟讀中國近代史、台灣近代史書籍的「職業讀書人」加以背景說明和評論,由「祭」的觀點切入,從而導引出對漢文化中「行為和行為規範相互悖離」的批判,使本書具有「是一本小說、長篇散文,是歷史、也是歷史哲學」的格局……
    作者簡介
    趙世男
      1928年生,台中縣大肚鄉人,現居霧峰鄉。日據時期台中一中、花蓮中學肄業。當過日本海兵,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台灣光復後加入國軍,於戰場上三度被共軍俘擄,每次都經歷九死一生而逃亡成功。偷渡回台後再度被徵召入伍,詎料卻數度陷入白色恐怖逮捕中……

    洪明燦
      1951年生,台中縣大甲鎮人,中原理工學院心理學系畢業。曾任和泰汽車公司推銷員,國泰人壽保險公司專員、課長、經理,也曾經營服飾業。喜歡說自己是「專業讀書人」。”

    我想還是有人會跟我一樣,好奇「日本台僑」先生所言的,倒底是哪一本書? 是一段什麼樣的記述?
    所謂「文責各負」的前提,就是清楚交代所引述的內容、及其出處,這樣或許就能清楚您所轉述、及相關推論的真確性,
    對於此事有興趣的研究者也才有跡可循,這也才是歷史研究之理。

    至於大時代下個人的悔罪、道歉,倒不是重點。能夠揭露歷史的幽微的一面,讓我們理解過去發生甚麼事情,從而理解戰爭的荒謬性與反人道,對今後的人比較重要。抓著誰對誰錯的辮子都是政客的為獲取政治利益所愛玩的把戲,無助於面對歷史與錯誤,更無從中超越,邁向一個更珍惜和平的未來。如果有需要道歉、賠罪的,一定是發動戰爭的國家、統帥。而有關戰爭中犯罪的個人,仍然必須受到法律的制裁,光靠回憶錄的道歉也是沒有用。如果法律已經適切如實的追究過其責任的,那麼在情感上就應該被原諒,才是轉型正義之塗。

  91. 北投埔 說:

    謝兄!!
    哈哈!!!2012-07-16 at 20:41我回應時就找到這本書, 只是不想替攻擊者找證據!!
    如果在網路上玩無法找到那本書, 還說話大聲, 所以就不陪寂寞的日本人玩啦

  92. 普通人 說:

    歷史專挑對自己有利的講,這樣的討論有啥意思呢?

    台籍日本兵在台灣人的眼中固然無辜,但換成你是大陸人觀點,一個台灣人幫著日本人殺自己人,事後戰敗了,還要把他當本國人照顧,請問你做得到嗎?

    二二八是國民黨軍處理不當的死傷無庸置疑,但是換成你是兵荒馬亂美俄勢力交縱的國共內戰的老蔣,相信也不會高明到哪兒去.另外台灣人也沒意識到已經換了政權,以對日本人的心態來期待國民黨軍,事實上分隔了五十年國民黨軍還以為台灣人是親日的叛民也說不定,台灣人的期待落差當然很大,各方有各方的苦處和觀點,追究這些根本沒有結果.

    往前推五十年,日本人從清朝手奪下台灣,結果前十年的整肅殺了三萬多的台灣人和原住民(在台灣人口不多的年代),日本人高明嗎?跟國民黨軍一樣一丘之貉,日本人建設規劃台灣,鐵道,台北城,嘉南平原水利灌溉,國民黨軍一樣高速公路,十大建設,科學園區.然後呢?歷史就是如此,作對自己有利的是而已.

    回頭看日本人治台初期的剿番戰爭,和太平洋戰爭的高砂義勇隊,連原住民都顯的矛盾,又何況是換過四個政權(鄭成功到國民政府)的台灣人.

    日本人有情有義嗎?,一百萬日本人的葫蘆島大遣返,南洋的日軍遣返,日本人的嘴臉難看爆了,看看遺留東北的日本人返日的待遇和悲哀,看看戰後經濟復甦的日本政府對台籍日本兵的糧餉和補償金,跟日本本國兵上百倍的差別,台灣人挺日本人是挺心酸的嗎?更別提去釣魚台捕魚的台灣人了.

    不用再提國民黨軍霸佔台灣,這跟我們祖先閩越移民侵略殺害原住民一樣不光彩,請問原住民要你歸還土地,你要怎麼凹? (美國移民殺印地安人,日本殺琉球人和北海道阿伊努族都是一個樣)

    往好方想,國民黨軍的外省人幫我們擋下共軍,讓我們不用口袋放毛語錄,三十年後可以選總統,可以質疑政府不用擔心政治迫害,其實他們也沒不是一無是處,也曾經做過好事.

    基本上我們的祖先當過侵略者,也當過受害者,有恩於人,也負於人,而我們是既得利益者的子孫,追究過去不會來榮耀,過去的都過去了,做任何事都不會還原過去歷史上的那一刻,而活著的人要向前看,避免犯錯,做好事讓你的子孫榮耀.

  93. 美西留學生 說:

    楊逵在日本時代為勞苦的大眾出聲,他屢屢得罪當局,日本人也受不了,抓他去關,前前後後,加總起來也不過幾個月,但日本戰敗,國府來台,楊逵寫了一篇「和平宣言」,為台灣動亂的時局發聲,語氣謙卑,近乎哀求,國民黨卻判他12年,中國統治政權之殘忍横霸,可見一斑!

  94. Mike Lin 說:

    原本不小心逛到這裡,很開心可以多了解到台灣的歷史
    不過上面的留言有些實在太過於偏激
    我也總算見識到極端愛台人士的言論
    仇恨大陸人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偏向日本,還是挺怪異的
    當然,這或許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吧
    不過最後,還是有看到普通人的留言,還是比較中肯的

    PS1. 感謝站長能提供那麼多台灣本土的歷史,不過還是希望言論(留言)上別那麼偏激
    PS2. 我了解這是您的個人空間,不過我也只是表達一下個人的想法

  95. 訪客 說:

    “國民黨軍的外省人幫我們擋下共軍”

    美國本來就打算把台灣納入島鏈了, 被美國停止援助的國民黨只是逃來台灣重新得到美國援助而已.

  96. 討海人 說:

    第一次到貴站拝訪、請多多指教、

    試貼文、如能順利再補貼照片、請問照片如何貼法(家父在海南島的照片)

    家父在1943年~1946年間被日本商社(竹腰生産株式会社)派駐海南島製軍服供南洋軍、

    呉振武先生当時是海南島台湾同郷会会長、家父是副会長、日本姓名是:越田洋明。

    試貼。

  97. 竹腰產業VS. 竹腰生産 說:

    瓊山地區:竹腰產業株式會社、海南制紙株式會社等5個單位,生產產品種類有:縫紉、紡織、造紙、碾米等;

    應該是竹腰產業株式會社!!!竹腰生産株式会社與伊藤忠有關!!也許戰後「產業」變「生產」。

    請大家努力寫各人的父親祖父的歷史!!!

  98. 北投埔 說:

    《台灣日日新報》內的竹腰,非常精彩,年輕朋友努力前進

    4. 1935-09-24『輸出織物類の檢查問題 台北織物同盟會から きのふ商工課長へ陳情』星加彥太郎;鈴木兵二;竹腰進一

    5. 1935-09-26『輸出織物類干對岸 内地業者陳情檢査 有阻害輸出時決定反對』台北織物同盟會;星加彥太郎;鈴木兵二;竹腰進一

    6. 1936-03-27『台北大所得者 邦人事業家多富裕 島人所得比較稀微』後宮信太郎;藤井十三;平戶吉視;吉岡德藏;紫田泰資;森力男;竹腰進一;京町;中辻喜次郎;小林德次郎;安達房治郎;赤木金太郎;關屋重德;館野コステ;飯野松十;西村武士郎;奧村常太郎;村崎長旭;村井房吉;宇口源志郎;松井豬兵衛;彥太郎;重田榮治;松木幹一郎;荒木正次郎;柏熊福太郎;平田藤太郎;松田繁義;川合良男;李延齡;延琛;春生;熊祥;熊徵;柏壽;林本源;郭鳥隆;莊輝玉;坪井卷太郎;張東華;林德旺;木村泰治

    7. 1937-02-07『東西南北』台灣苧麻紡績;津田社長;新竹;台北竹腰商店主

    8. 1937-04-06『竹腰商店組織變更』台北巿本町

    9. 1938-10-26『軍人後援會に一千圓 本紙の杜説に感激 竹腰進一氏の美擧』台北市本町;竹腰商店主竹腰進一氏

    10. 1938-10-31『ス.フの織布と製莚並に叺製造 松山郊外工場を設け 竹腰氏の企業界進出』台北;竹藤商店;國防披服會社;新東庄子

    11. 1938-12-27『竹腰進一氏が一萬圓を寄附 軍人援護會に』竹腰商會社;長竹腰進一氏;台北市役所;石井市尹

    12. 1939-01-10『新支那建設と台灣の立場(寄稿)/時局と代用品工業』作者 台北 竹腰進一

    13. 1939-03-01『熱誠あふれる 台灣島民の獻金 二月中に海軍へ十八萬圓餘』台北海軍武官室;台灣製糖會社;許丙;有田勉三郎;竹腰商店

    14. 1941-08-12『天然セメント 北投に建設の工場殆ど竣工』高雄;蘇澳;台北州淡水郡江頭;天然セメント株式會社;七星郡北投街;台灣土木建築協會;村作太郎氏;台灣煉瓦會社;芝原仟三□氏;小松吉久;竹腰巡一;□田奉資;奧村雄二;辜偉甫;陳培漢;宮內□一;黃蓬平;大畑□;羅東;台灣興業;督府工業試驗所

    15. 1943-09-19『竹腰生産會社の事業擴充』台北本町;高雄

  99. 愛台灣的草地人 說:

    站長您好
    我支持台灣獨立、而且認為日本治理台灣治得比國民黨好。
    但我還是必須說,所謂的志願,很多是名稱上志願,實際上是警察在路上問人名字要求入伍、還有的是里長到家裡施壓力。
    他們怎麼施壓力,他們會說,你的鄰居家家戶戶都派一個出去了,為什麼你們家男生就不用志願?
    日文有一個詞很貼切:「村八分」

    憑良心講,施加心理壓力雖然不是用肉體暴力拖著人入伍,但這種真的不能說是自願的。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