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鐵人楊傳廣在美國洛杉磯過世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01 月 28 日 15:28
dscn4540.jpg

台中市國立台灣體院體育場入口壁畫裡的楊傳廣,顏水龍作,1961。

有亞洲鐵人之譽的台灣阿美族人楊傳廣(阿美族本名Misun,根據現行的阿美語拼音原則應寫為Maysang),於美西時間2007.01.27下午五時三十分因日前腦部中風的病情惡化,在加州寓所與世長辭,享年七十四歲。

楊傳廣(1933-2007 )是台灣台東馬蘭阿美族人,從小具運動天份。1958年在東京亞運獲得十項金牌、跳遠及百公尺跟牌得到「亞洲鐵人」的稱號。

楊傳廣後來到美國UCLA繼續深造訓練;1960年羅馬奧運會,楊傳廣與在UCLA的同門師兄Johnson(代表美國)一路纏鬥,最後以些微差距輸給師兄 Johnson,拿下奧運十項運動銀牌。

這段緊張的過程,及比賽過程中兩位同門師兄弟抱在一起互相鼓勵加油的鏡頭(既競爭又相互扶持),及後來獲得銀牌的喜悅,是當年台灣人共同的記憶。

雖然楊傳廣沒有拿下金牌,但這面銀牌已是我國參加奧運第一次得獎牌,意義非凡。

1960年的楊傳廣影像:

user-20040901105517.gif408170436869.jpg9601287h.jpg

his-spt-5.jpgckyang.jpg

1960年楊傳廣參加羅馬奧運的鏡頭(美國LIFE雜誌攝影)

c

h

d

e

f

g

i

楊傳廣頓時成為台灣的民族英雄,回台灣時受到熱烈歡迎,就我所知,台東有條路就命名為「傳廣路」,當年的政府還撥了一筆錢給楊傳廣在台東蓋了一棟房子,並做楊傳廣紀念館。

dscn4531.JPG

不過,很少人知道,楊傳廣得到奧運銀牌的同時,台灣有座大型有看台的體育場,入口上方大型壁畫裡,也出現了楊傳廣。

顏水龍(1903-1997)設計製作台中台灣體育學院運動場入口大型馬賽克壁畫(上圖、下圖),完成於1961年,但構思與草圖是1960年就開始。

既然以運動為主題,把1960年當時的「民族英雄」楊傳廣做壁畫的主角,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圖中這位擲標槍者,就是以楊傳廣為主角。

楊傳廣會出現在壁畫中,其實另有隱情。楊傳廣與拿到這座體育場新建工程業務的建築師關頌聲更有淵源。

點選圖片可以放大看壁畫細部

關頌聲主持的「基泰工程司」,原本創立於中國天津,隨著蔣介石到過南京、逃亡到重慶、最後流亡到台灣台北。下圖為高而潘建築師演講時,所放的關頌聲介紹:

dscn4531.JPG

基泰共有三個大老闆。1949年,一分為三;關頌聲(1890-1960,畢業於MIT)因具中國幫派黑道洪門弟子身分,故隨蔣介石流亡來台灣;朱彬(1896-1971,畢業於U of Penn.)則到香港開業;楊廷寶(1901-1982, 畢業於U of Penn.)在新中國成立後繼續為新中國萎大建設效力。

關頌聲狹著與蔣介石夫婦的特殊關係,在台灣承接許多業務,成為當年全台最大的建築事務所。關頌聲因對體育有興趣,擔任田徑協會理事長、下場擔任田徑裁判,擔任奧運代表專領隊,並認養多位運動員,捐助其訓練生活費用,楊傳廣就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位。

關頌聲雖然對楊傳廣等運動員的訓練出錢出力,1960年還帶楊傳廣一起到羅馬參加奧運盛會,關頌聲倒也不是純粹義務付出。關頌聲在台灣也拿了很多「體育設施」的案子。

dscn4531.JPG

例如本座壁畫所在的台中省立體育場(今天的國立台灣體育學院體育場),台北敦化北路的台北體育場,這都是當年台灣少見的大型建築業務,關頌聲捐助楊傳廣的費用,跟賺到的設計費,其實只是小數啦。

因為體育場建築師關頌聲與楊傳廣的特殊淵源,這座壁畫之所以會出現楊傳廣,就是出自事務所內實際負責此案的高而潘建築師(1947-1949受業於顏水龍教授)與他老師顏水龍討論壁畫內容構圖時的建議。

關頌聲在1960年去羅馬看奧運後就過世,此時體育場尚未完工,壁畫也尚未開始製作;事實上當年負責事務所設計、施工實務的,就是事務所內第二號人物高而潘。後續的事務都是由高而潘與顏水龍接洽。

1968年,楊傳廣(1960奧運銀牌)與紀政(1968奧運銅牌),到陽明山關頌聲墓園致敬(關頌聲已過世八年);站者的是關頌聲的太太(取自文建會國家文化資料庫,此為當年新聞圖片)。

延伸閱讀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36 回應 針對 “亞洲鐵人楊傳廣在美國洛杉磯過世”

  1. 大盜 說:

    楊傳廣好像是支持台獨的。我看過以前獨盟的一些傳記,好像說國府曾經綁架過楊傳廣的雙親去監視他在海外的賽程。深怕他申請政治庇護之類的。詳情我有點忘了。你如果清楚可以補充。
    另外,他也代表過民間選過立委,後來也當過廟公。


    [站長回覆]:這說來話長。

    首先是國民黨綁架其雙親去海外監控他比賽,這應該是真的,萬一楊傳廣在東京起義投奔中國,蔣幫國民黨的臉就不知擺哪裡去了。把他雙親綁到現場,萬一楊傳廣要變節,在第一時間、第一現場,可運用「親情的呼煥」再把楊傳廣拉回來(先拉回來,接下來就要殺要剮了)。過去蔣幫國民黨就常幹這種事,台灣人當年不容易出國,蔣幫國民黨為了怕某些名人出國後居然向中國投誠,於是在台灣把其家屬形同軟禁或監控。

    楊傳廣是在1960年羅馬奧運會,與同門師兄Johnson(美國UCLA大學)搶金牌,後來以極小差距輸了,那時Johnson是最顛峰,年紀也比楊傳廣大,拿到金牌後就走下坡,我記得前九項楊傳廣總分數與Johnson互有輸贏的,小輸一點點,但最後一項的1500公尺賽跑,是楊傳廣強項,但無奈兩個人幾乎同時到終點,最後總分當然輸了,也有人在亂猜可能楊傳廣放水給同門師兄,因為師兄的運動員生涯到頂了,希望拿下金牌終生紀念,而楊傳廣還年輕,來日方長。楊傳廣2007年過世時,這位師兄Johnson特地拍電報致哀。

    後來楊傳廣竟然在1963年美國的一項運動賽中刷新十項運動的世界記錄;眼看1964年日本東京奧運,金牌已在望,非楊傳廣莫屬。

    當年十項運動並不算是很普遍的運動項目,畢竟很難有人既會跑跳又可以擲遠(這兩種根本是不同體型及專長),既非田徑場上明星項目,選手也不多,所以競爭也沒有很激烈。楊傳廣這個東方人竟能打破世界記錄,也導致後來西方人主導的十項運動計分方式重新修正,讓西方人比較強的項目加重,後來的古金水、李福恩不能繼承楊傳廣的霸業,跟計分方式改變也有關係。

    沒想到,1964年日本東京奧運,楊傳廣表現大大失常,連獎牌都沒拿到,那次他跟第二代鐵人吳阿明一起參賽。

    我國中時,有個中國時報的記者跑出個獨家新聞,就是訪問到楊傳廣,問他為什麼在1964年東京奧運失常,楊傳廣是說有個「打手槍」的代表隊成員,對他很好,見到楊傳廣都會拍拍肩膀,鼓勵他為國爭光;就在賽前,這個「打手槍」的選手,送了一瓶飲料給楊傳廣喝,第二天楊傳廣就軟腳了。

    經查台灣奧會網站記錄,1964年的確有個叫馬晴山的「快射手槍」(打手槍)選手,此人是1949逃亡來台的中國人,雙親身陷匪區,當時有軍人身份(手槍選手當然有軍警身份才有場地器材讓他練);在1964年東京奧運時,此廝向東京的共匪東京商務辦事處投誠,如願回牠的祖國。我看楊傳廣講的就是這廝了。詳見台灣代表團參加東京奧運會成績這篇。

    我另外在網路上查到一篇作者不詳的文章,這篇文章證實了楊傳廣的雙親的確參加了1964年東京奧運會,但這篇具有中國人優越感的文章,認為楊傳廣兩個土包子阿美族雙親,到東京才導致楊傳廣第二天的賽程軟腳。這裡也有另一位老體育記者的證言,證實楊傳廣父母有到東京看他,但記者不認為楊傳廣被下藥。

    楊傳廣於是在東京奧運會後宣佈退休。

    楊傳廣不喜歡蔣幫國民黨應該是確定的,他跟紀政一樣都當過國民黨的立委,但後來代表民進黨選台東的縣長但落選,是很早期民進黨創黨初期的事。

    他本來就連漢人都不是,他是南島語系民族,他應該書唸得不多,當然沒有被蔣幫國民黨那套教育洗腦。在蔣幫國民黨戒嚴時代,會支持台獨民主運動的人有兩種,一是超聰明的人(因為有反思、觀察的能力),一種是沒受過蔣幫國民黨教育的人(因為沒被蔣幫國民黨洗腦)。

    今天他過世了,竟然有台灣的親中敗德電視媒體說「楊傳廣是華人第一位得奧運獎牌者」,我聽了快吐了。楊傳廣不但不是中國人,連華人、漢人統統都不是。

  2. 大盜 說:

    楊傳廣一定有阿美族本名。
    民進黨應該幫他正名一下。


    [站長回覆]:楊傳廣本名 Misun。楊傳廣不但不是中國人,連漢人、華人統統都不是。

  3. 站長 說:

    看這篇:
    http://www.ncpfs.gov.tw/museum/museum-1-1.aspx?No=125

    楊傳廣(Misun)得銀牌的1960年羅馬奧運會,國際奧會居然強迫要以「台灣」為名呢!
    台灣就是台灣,蔣幫國民黨及徒子徒孫常在國際上要仿冒中國,無恥至極!

  4. ak47 說:

    > 會支持台獨民主運動的人有兩種,一是超聰明的人(因為有反思、
    > 觀察的能力),一種是沒受過蔣幫國民黨教育的人(因為沒被蔣幫
    > 國民黨洗腦)。
    ———————
    哈哈!
    偶是屬於第三種: 被洗腦腦殘後, 仍有求生意識逐步自覺,
    並拜讀各位先進大作後,邏輯昏迷指數由3回復到正常中…

  5. philia 說:

    >>哈哈!
    >>偶是屬於第三種: 被洗腦腦殘後, 仍有求生意識逐步自覺
    ———————-
    偶也是,記得被洗到,每一篇作文結論就是要反攻大陸解救苦難的大陸同胞。(不管作文題目是什麼,我真偑服當年的我)

  6. 中国人 說: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这点不用质疑(這點不用質疑)。我们坚决不会让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我們堅決不會讓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你有本事给我把日本分裂成N块(你有本事給我把日本分裂成N塊)。


    [站長回覆]:人類萬年歷史裡,台灣曾是中國一部份才清帝國200年;照這比例來看,你媽自古以來是我的還比較有可能。

    台灣早就從中國分裂出去了,你再堅決也沒三小路用。

  7. 哈拉 說:

    小時候曾經在市立體育場見過楊傳廣, 大概是在台北體專任教吧?!
    他那時走路已經不太方便, 當時還跟他比過手掌大小, 體格真是大的嚇人!!
    那次回想起來他給人的感覺就是”不得志”!!

    現在年紀稍長, 可以理解他的心情應該是….
    單純想為了台灣爭光, 卻被中國人用政治手法玩弄!!
    不過, 他在我心中永遠是台灣的民族英雄!!!!!

  8. JasonW 說:

    讀了凱兄第一篇留言, 突然有一點不解, 既然楊傳廣有台獨意識, 為什麼老蔣會害怕他投奔中國?

    我只知道 228前的老台獨因為國際形勢而被中國吸收, 如今成為統派的比例非常大, 白色恐怖時代以來的老統派反而生出非常多量的死忠獨派.

    楊傳廣是走過228的年代, 但是以他的成長環境, 我真看不出他會投奔中國, 這一點, 請凱兄多做說明, 謝謝.

    選舉的時候, 馬九連原住民話都要來幾句, 公民提問的時候, 原住民的問題好像比國防政治議題還要多. 辯論的時候, 主持人也是原住民, 選舉後, 原住民集體消失了?

    其實 如今原住民只是被拿來當作省籍衝突的隔熱板而已, 馬九, 什麼時候認真對待過原住民?


    [站長回覆]:1950年代,由於蔣政權與毛政權太過於懸殊(土地、人口、軍事實力),蔣幫國民黨是非常害怕在台灣的人(無論是原始住民或逃亡而來的新住民)倒向中國的。所以是蔣幫國民黨採取鎖國、封閉資訊,斷絕與中國任何往來接觸。

    蔣在軍閥時期、滿洲國成立後、日華戰爭時期,都沒有這麼堅壁清野。我相信所有的出國的人,都受到監視,運動員只能團體活動,不是只有楊傳廣一人被監視;但楊傳廣太有名,所以監控楊傳廣的人手,花的精力比較高;我不認為楊傳廣會有叛逃到中國之想法。

    那時任何台灣的重點人物,叛逃到中國,都有豐厚的獎金,安排工作的啦。(反之亦然,才會有「反共義士」一詞啊)

    至於楊傳廣的「台獨意識」,是楊傳廣晚年才表現出來的;他年輕時我猜他頂多只有「我不是漢人」的意識罷了。

    楊傳廣在1947年228時,只有14歲,住在台東馬蘭部落裡,他恐怕不知有228的事情發生。(228主要是發生在大城鎮,受到日本教育較深的地方;台灣鄉下離島山地對228事件所知不多)。

    馬先生自始不承認有「台灣平埔」的存在,他的台灣民族概念是「98%的中華民族+2%山地原住民」,他認定台灣人98%都是從中國來的,他渾不知目前定居在台灣的人,50%以上有平埔血統存在。在台灣因為「中國人」三字在本土化二十年來有區隔化,所以馬的也不敢用,他現在都用「中華民族」。

  9. 大盜 說:

    馬英九的原住民觀應該就是跟這次帶團到北京去的那個查某差不多,叫做『中國邊疆』少數民族,

  10. JasonW 說:

    大盜, 所謂原住民代表, 不一定要親自表演, 看樣子高金小姐是白忙了.
    http://tw.myblog.yahoo.com/antired-newspaper/article?mid=16608&prev=-1&next=16607
    56族.. 全部由漢人包辦, 大家都很團結.

    馬九說他最懷念的事是在成功嶺被蔣經國授精 不 是授槍,

    同理, 我這輩子最驕傲的事是跟台北仁愛國中到國父紀念館前喊蔣總統萬歲…. 不過..
    我們班級名稱係 – 新竹縣中學代表.


    [站長回覆]:台北馬先生之前講的成功嶺神話,是「宣誓」,並將誓詞呈給蔣經國咧,後來我們才查出他僅僅是「授槍代表」罷了,唸誓詞的另有其人。

    UDN劉永平無意中戳破馬英九成功嶺授槍變宣誓謊言
    http://blog.kaishao.idv.tw/?p=1130

  11. 紅豆湯圓 說:

    中國人果真造假成性,一個奧運開幕就有那麼多的「欺騙」,共產黨政權也不怕你掀牠,反正死不承認以後大家就忘了,支那人也會體諒的說這一切都是為了奧運能替中國人爭光。支那人的愚蠢不是我們台灣人所能想像的。

    1970年代中期KMT在台北市南京東路體育館辦的全球僑胞參加雙十國慶晚會(小蔣主持),很多嚨嘛是阿兵哥假裝的,哪有那麼多剃三分頭不到20歲,會後跑到軍營卻不回旅館的華僑?KMT確實是支那來的外來政權。

    還有,台中體院壁畫怎知道最左邊擲標槍者是楊傳廣?我覺得除了棒足球員外,其他的會不會都是楊傳廣呢?我以前看過一張楊傳廣運動照,很像右邊那位。


    [站長回覆]:壁畫裡的人物左一是楊傳廣,是得自顏水龍生前的祕書所述。雖然只是轉述,但我很早就知道這座體育場的工程背景,一聽就明白,就知可能性是100%。

    理由:1.壁畫創建的年代確是把楊傳廣當民族英雄的年代。2.壁畫所在的體育場,建築工程的設計者關頌聲建築師(擔任田徑協會理事長,奧運代表團領隊級人物),更是資助楊傳廣的重要恩人,文中所提到的另一位建築師高而潘是關頌聲公司的第二號人物,剛好是顏水龍的學生,也是促成此壁畫的重要人物。

    至於構圖時是請多位台中體專的學生做各種運動動作,中間跳舞的奧運火把女郎是以顏水龍的女兒為本,然後再把最左一個面孔以楊傳廣代入。

  12. 路过 說:

    强烈支持台湾人民把蒋帮及其徒子徒孙赶下台去
    哦,对了,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不是蒋帮及其徒子徒孙在位啊
    怎么台湾要打着中国台北的旗号???
    为什么不打台湾的旗号???


    [站長回覆]:這是蔣幫國民黨(蔣經國時代)立下的慣例;這群滯台中國人要跟你們裡應外合。

  13. JasonW 說:

    “路過”基本上就是非典型支那人(SARS), 這樣不成熟的邏輯也想要為祖國統一做貢獻, 不
    如貢獻你的童真給溫寶寶還快一點.

    想到奧運開幕時56族小朋友都由漢人假扮, 然後支那發言人還說不要這麼吹毛求屁,
    我在想, 不要說美國找一個白人畫成黑人來遊行, 就算新加坡找個支那人假扮印度人
    來倡導民族團結, 那就不知道要死幾個人了.

    感謝高金祖媽的貢獻, 支那要說他們是57民族了.

    說到馬九, 我就覺得實在是很扯, 當總統出國旅遊, 美國不爽他, 不願他搭空軍一號, 直
    說就算了, 也不是什麼大事, 一定要把自己說成”節約省錢”, 然後還要包機到南美, 說難
    聽一點, 洛杉磯沒有飛南美的班機嗎? 想省錢就一路省到底.

    馬九為什麼堅持搭民航? 除了老美不爽以外, 和一飛機的老百姓同機, 也算是達到老百
    姓保護總統的目的, 台灣怎麼會選出這麼貪生怕死的總統?

  14. 路过 說:

    [站長回覆]:這是蔣幫國民黨(蔣經國時代)立下的慣例;這群滯台中國人要跟你們裡應外合。

    公元2004年不是民进党的陈水扁在位吗
    他也是蒋帮的?


    [站長回覆]:他沒有在這個方面著力。1976年,加拿大蒙特婁奧運會,本來就要叫我們「台灣」,是蔣經國不准的,「中國台北」也是蔣經國拍板的。蔣經國嘴裡最反共,其實最反台。看來你們也會喜歡他的。

  15. 路过 說:

    “路過”基本上就是非典型支那人(SARS)

    事实上,支那人这个词只有早期侵略中国的倭寇有资格叫
    可惜他们叫的太早了,个人觉得应该在彻底瓦解中国之后再叫
    这样,现在的中国就不会有人抗议日本那边某些右翼分子还用这个词了


    [站長回覆]:「支那」是自稱,不是別人稱。

    你去查你們的「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的著作,裡面也都用「支那」一詞,出現幾百遍。

    既是自稱,怎麼會變成日本人的「蔑稱」;恐怕是支那人自己不識字兼嘸衛生吧。

  16. 路过 說:

    我没有说支那一词是日本人发明的
    他们还不配
    支那一词早在梵语中就有了
    不过汉字的词性是会发生变化的
    在孙文那个时代,日本尚未大肆侵略中国
    支那一词仍是中性的,孙文当然可以用,并无丝毫的蔑称的意味
    不过在日本侵略中国之后,这个词的词性就发生了变化
    至于为什么,台湾的网络如此发达,google一下肯定会有答案的

  17. 無心 說:

    支那一詞本來只是梵語的音譯而已,日本拿來稱呼當時的中國也只是剛好而已

    支那在你們心中會成為貶義詞跟日本侵略中國沒有關係,而是由於當時的中國人有太多的民族劣根性,日本人稱呼的時候就帶上了輕蔑的語氣

    所以根本就是中國人自己的問題,不願意承認本身的民族劣根性,只會要求人家換個稱呼,否則就是污衊中國。依我看來中國人是自卑,但還是不肯從根本去改變,所以只能做表面功夫,改了”中國”這麼一個膨脹自我的名字出來(暗指其他地方都是蠻夷?),不過是一種精神勝利法而已

  18. 路过 說:

    民族劣根性的确是原因之一,之前日本那边称中国为汉国,但在日本侵华后,中国国民的劣根性,让日本人觉得不必再用汉国这一词,所以只能用支那一词,这不算是污蔑,但可以算是侮辱吧
    当然原因之二是因为,China在英文排序中排在Japan之前,像韩国,之前叫做Corea,但现在叫做Korea,就是日本人的功劳,而Khina发音不对,所以日本人只好用Sino来替代。
    所以,如果单纯的说,这只是为了批评中国的民族劣根性,似乎把日本人想的太好了点。

    支那一词之所以带上了污蔑的意思,是因为时代不同了
    中国早就不是那个可以被海岸线上的一两座大炮征服的国家了
    即便有些民族劣根性依然存在,但绝对没有人可以肆意侮辱我们
    日本现在还敢瞧不起中国吗???
    日本虽然有宙斯盾舰,但它所有的军港都被美国人所控制,在军事上算不上一个独立的国家。
    在政治上更不用说,小泉一直谋求使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可惜他以为不来讨好中国,就能成功,简直是做白日梦,我方不高兴了,常任理事国的扩编就此破产。
    不给日本挑刺了,其实现在中日之间很友好,日本代表团在奥运会入场式中手持中日两国国旗是我一开始都没想到的。


    [站長回覆]:日本稱「支那」很久了,跟侵華沒有關係。

    而且不是只有日本稱支那,全世界的地圖都寫China, Chine。孫文在民國成立以前的文章都自稱「支那」。

    「中國」是1912年以後才有的名詞,不要搞混了。

  19. 路过 說:

    [站長回覆]:他沒有在這個方面著力。

    看来陈总统很让台湾人民失望啊

  20. 路过 說:

    站長回覆]:日本稱「支那」很久了,跟侵華沒有關係。

    而且不是只有日本稱支那,全世界的地圖都寫China, Chine。孫文在民國成立以前的文章都自稱「支那」。

    「中國」是1912年以後才有的名詞,不要搞混了。

    在日本民众普遍使用支那一词前,日本称中国为汉国,支那一词那时候在日本也有用到,不过比较罕见,只有学者们采用,而且根本不是贬义,相反,还是敬称。

    我说的是在侵华前后,这个词的词性发生了变化,从一个褒义词转成贬义词(如果不懂什么叫词性,当我什么都没说过,没讨论的必要了),带有愚昧无知的意思,所以现在的中国抵制这个词


    [站長回覆]:詞性發生變化,也是這個詞自身的形象所導致的。

    在台灣,三十年前,我們台灣人看到Made in Taiwan,避之惟恐不及,那是便宜貨、濫貨的代名詞。很多台灣人要的是Made in Japan, Made in USA,多花點錢無所謂。

    現在,我們台灣人去賣食品,電腦週邊,一看到Made in Taiwan,就買了,也不管是不是比較貴。因為台灣人對自己產品有信心,對別國的產品反而沒信心。

    Made in Taiwan詞性發生了變化,但這是自身所致,並不是什麼違背市場的力量去導致的。

    「支那」會變貶義,那是你們中國人不爭氣,東亞病夫,那要怪誰啊?

  21. 路过 說:

    [站長回覆]:詞性發生變化,也是這個詞自身的形象所導致的。

    在台灣,三十年前,我們台灣人看到Made in Taiwan,避之惟恐不及,那是便宜貨、濫貨的代名詞。很多台灣人要的是Made in Japan, Made in USA,多花點錢無所謂。

    現在,我們台灣人去賣食品,電腦週邊,一看到Made in Taiwan,就買了,也不管是不是比較貴。因為台灣人對自己產品有信心,對別國的產品反而沒信心。

    Made in Taiwan詞性發生了變化,但這是自身所致,並不是什麼違背市場的力量去導致的。

    「支那」會變貶義,那是你們中國人不爭氣,東亞病夫,那要怪誰啊?

    诚如你所说“「支那」會變貶義,那是你們中國人不爭氣,東亞病夫,那要怪誰啊?”
    不过这句话里有一个问题,应该说是那时候的中国人
    近代中国的确是落后,的确是挨打过,我们没有怨别人
    挨打,被辱骂,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知道痛了,才知道努力,才知道发奋
    当代中国已傲然于世界强国之林,还有谁敢说我们是东亚病夫呢
    我想在即将闭幕的第二十九届Olympic games上,中国的金牌数雄踞第一,几乎是没有悬念的吧


    [站長回覆]:中國至今還是東亞病夫沒錯啊。中國的公共衛生只比非洲某些國家好而已。

    SARS(中國肺炎)、禽流感、肺結核,實在是不寒而憟啊。

    北韓、蘇聯解體前的東歐,也有很多體育明星啊,嘿,又如何呢?

  22. 路过 說:

    [站長回覆]:中國至今還是東亞病夫沒錯啊。中國的公共衛生只比非洲某些國家好而已。

    SARS(中國肺炎)、禽流感、肺結核,實在是不寒而憟啊。

    北韓、蘇聯解體前的東歐,也有很多體育明星啊,嘿,又如何呢?

    东亚病夫这个词现在也就只能出现部分人的私人blog上,如果哪个国家的官方报道敢这么写,那它得好好掂量掂量。
    至于你其他的话,我不想说什么,既然你认为对就对吧,我本来就是路过而已。

  23. 小黃 說:

    誠如你所說「「支那」會變貶義,那是你們中國人不爭氣,東亞病夫,那要怪誰啊?」
    不過這句話裡有一個問題,應該說是那時候的中國人
    近代中國的確是落後,的確是挨打過,我們沒有怨別人
    挨打,被辱罵,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知道痛了,才知道努力,才知道發奮
    當代中國已傲然於世界強國之林,還有誰敢說我們是東亞病夫呢
    我想在即將閉幕的第二十九屆Olympic games上,中國的金牌數雄踞第一,幾乎是沒有懸念的吧

    那樣子繼續叫支那有什麼關係嗎?
    支那被污名化是當時的當時Chinese 本質就差。辭本身沒有什麼問題。要說支那是貶義,那China, Chino 都不能說了。那又何苦。

    另外…..現在中國人給全世界的人印象有比較好嗎?也許除了Olympic 之外(本屆的Olympic 本身就很多爭議),你不知道還有很多人無時無刻在幫你們做形象吧。 日本新聞裡面的中國黑幫,教育程度低下但是全世界都有的福州人,造假名牌包包出名的溫州幫,大學裡面殺人的學生,在韓國抗遊行抗議鬧事的大學生。。。

    是阿,也許哪天Chinese 因為這些人也變成貶義詞了,再來如何呢?改國號?改成people republic of Zhunguo?然後對全世界大喊你們不準再用Chinese 這種歧視性的用詞來稱呼我們!!

    人必自辱而後人辱之,沒有人會無聊到指著冰島那群維京海盜的後裔說你們是北海病夫。動不動就喊別人歧視的人,充其量也不過是美國國內那些Loser 黑人一樣的等級罷了(黑人就怕人講Negro)

  24. JasonW 說:

    “路過”為426的光榮還真是拼了小命…

    其實支那人不管是敬語還是非敬語, 一點關係都沒有. “支那”的翻譯來自”契丹” 漢人避免認賊作父 硬要強調支那來自”秦”, 反正沒根據的事, 自己爽就可以.

    反而是支那人所稱的倭寇, 血統純正大和民族大概只有10%, 朝鮮人10%, 爭氣的支那人就有70%.

    支那人殺支那人, 那可是一點都不會被倭寇比下去, 真正要認祖歸宗, 支那人應該認倭寇當祖先才對.

  25. 就是腦殘 說:

    日本的中華拉麵裡不是都有放筍乾嗎
    日本人管這筍乾叫「支那竹(sinachiku)」跟「支那畜」同音
    日本人超愛吃的

    有一些慷慨一點的店家會免費讓你吃到飽吃到爽為止 d(≧∀≦)b

  26. 路过 說:

    China一词在英文排序中在Japan之前
    即便在日军侵华时,这个词仍然没有侮辱性的意思。
    因为那时候日本是用Sino来和支那挂钩
    其用意不言而表
    幸亏当时日本没能侮辱到China这个词,不然今天真的要叫People’s Republic of Zhongguo 了。

    还有,那个脑残,谢谢你提供证据演示了这个词的词性是怎么变化的。

    你们爱叫东亚病夫,爱叫支那,随你们,这里是一个私人blog,更何况中国不是世界警察,对一个中国人来讲,只要外国的主流媒体上,没有这个两个词就足够了。

    再to JasonW,仔细看看开幕式,有哪些国家是手持中国国旗入场的。
    有些东西要靠实力争来,不是吐点口水,就能解决的。

  27. JasonW 說:

    路過, 你這個426, 標準答案不是這樣回答的, 當心你拿不到薪水了.

    拿地主國的紅旗, 跟地主國打好關係, 好爭取主場優勢, 主場, 當然就是實力.
    支那人知道如何打好關係, 全世界都知道支那人喜歡講裙帶關係, 這就是馬英九說的軟實力.
    哈 吐口水 是沒辦法解決一胎化的問題,
    解決一胎化是需要射精 一個沒有蛋的支那男人, 連做愛都要跟領導報備, 426 果然優秀….

  28. Yang Sui-yuen 說:

    Hello,

    My father loved Taiwan. His accomplishments in sports were do in part by the support of the financial backing of the KMT. He was also a member of the Amis, which like several of the aboriginal tribes of Taiwan believed that Taiwan belongs to the Taiwanese. The Han that live in Taiwan are also Taiwanese. Taiwan is a beautiful land, it has a democracy now that shows the world that the people in Taiwan are free, productive, and should be considered a model on how a great Asian country is run. Taiwan needs a two party system. Right now it’s the KMT and the DPP. My father saw the good in both parties.

    Yang Sui-yuen


    [站長回覆]:感謝楊氏後人來此留言。有空回台灣台中,跟我聯絡一下,我帶你去看有你阿爸在內的這座大型馬賽克壁畫。

    我也是台灣原住民,我有平埔血統,我不是漢族。台灣的漢族其實比想像的少很多,大多數台灣人都有平埔血緣,與你們Amis(阿美族)一樣都是南島民族。

    Thank you, Sui-yuen. I know Sui-yuen means World Games (Taiwanese called Olimpic the ‘World Games’ before 1970s ).

    If you come back to homeland Taiwan, Maybe you can email me, I will take you to the Taichung’s great mossaic wall (finished in 1961), your father was the left one.

  29. 紅豆湯圓 說:

    Mr. Yang Sui-yuen是否就是楊傳廣先生的長子楊世運? 楊傳廣先生是台灣人的英雄台灣人的共同記憶,記得他紀念奧運而把長子取名「世運」。


    [站長回覆]:對,沒錯。

    http://www.epochtimes.com/b5/7/2/9/n1618484.htm

    維基百科-楊傳廣,也有楊世運先生的英文名字。

  30. Yang Sui-yuen 說:

    Thank you!

    I am planning on returning back to Taiwan someday. Taichung is one of the places that I want to visit.

    Yang Sui-yuen

  31. Wongrl 說:

    Hello,

    My father loved Taiwan. His accomplishments in sports were do in part by the support of the financial backing of the KMT. He was also a member of the Amis, which like several of the aboriginal tribes of Taiwan believed that Taiwan belongs to the Taiwanese. The Han that live in Taiwan are also Taiwanese. Taiwan is a beautiful land, it has a democracy now that shows the world that the people in Taiwan are free, productive, and should be considered a model on how a great Asian country is run. Taiwan needs a two party system. Right now it’s the KMT and the DPP. My father saw the good in both parties.

    Yang Sui-yuen
    ====================
    此文表達楊傳廣Yang Chwn-Kwan、楊世運Yang Sui-yuen父子二代,對於台灣的關懷與期待,寫得非常好,令我深受感動。

    This article shows Yang Chwn-Kwan and his son Yang Sui-Yuen’s care and expectation of Taiwan. It is well written and I was deeply touched. Thanks to Mr. Yang.

  32. 站長 說:
    TSUBASA 的台東苦悶筆記:鐵人之家

    楊傳廣獲1960奧運銀牌後,政府在台東市蓋一座「鐵人之家」給他。此文有台東市鐵人之家的現貌。

  33. Marco Martini (Italy) 說:

    This year Italy is going to celebrate 50 years from the Olympic Games held in Roma. In a book about the 1960 Olympics, I wrote an essay about Yang Chuan-kwang that has already been read and approved, but now the publisher has asked me a photo of Yang clad in his daoist “tang-ki” robe.
    Can you help me?

    Yours sincerely
    Marco Martini


    [Admin Reply]: Replyed to your email.

  34. Batu 說:

    的確~楊傳廣不但不是中國人,連華人、漢人統統都不是。
    他是臺灣原住民族的榮耀~也是臺灣的榮耀~
    我們共同生活在這個島嶼~
    但在臺灣社會這個現實的大環境之下~
    原住民族的環境仍處於劣勢~
    需要的是機會~
    楊傳廣是臺灣原住民族的榮耀~也是臺灣的榮耀~
    但可習晚年並不~

  35. 北投埔 說:

    運動場工程 審計部同意 工信營造廠承建 議價三三八萬元

    【本報訊】
    北市綜合運動場工程,係由名工程師關頌聲所設計,在投標之先,關工程師所估計底價為新台幣三百四十三萬六千六百零八元,根據市工務局所估底價為三百三十九萬二千八百八十二元,審計部低價為三百一十八萬零八百二十六元,四日議價由工信營造廠以三百三十八萬元的最低價承建,但仍較審計部底價高出十九萬九千多元,其原因係該項工程必須於八十個工作天完成,并要求合乎世界標準。在工程中使用混凝土的模板至少須一英吋厚,普通模板可用五次,每次卸板時間須隔二十天,但該運動場建築,為了趕工,只能用三次,要多用模板三分之二。故審計部代表劉松培經關工程師解釋後,重行審核,始予同意。以與工務局底價相近的三百三十八萬元由工信營造廠得標承建。
    【1956-04-06/聯合報/03版/】

  36. 北投埔 說:

    1. 國立科學館 昨中午破土 半年內可建竣
    【中央社訊】
    國立科學館卅一日中午十二時舉行破土典禮,此一大規模之科學館,係由名建築師關頌聲設計,預計在半年以內建築完成【1955-01-01/聯合報/03版/第三版】

    2. 基督教台灣療養院奠基 俞揆主持 奠基典禮 藍欽亦曾致詞

    【本報訊】
    由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創辦之台灣衛生療養院,於昨日午九時三十分舉行奠基典禮,由行政院長俞鴻鈞主持,到來賓有蔣夢麟、美駐華大使藍欽等百餘人。俞院長於典禮中致詞,代表中國政府對於安息日會在台設立療養院之服務精神,表示歡迎與感謝。藍欽大使亦致詞,祝賀該院成立,並對該會本基督精神為世人服務,深表敬佩。並表示此種精神實為民主國家所不可或缺者。深信由此療養院之建立,更可增進中美兩國友誼。該院籌辦人基督復臨安息日會華南聯合會會長羅威,設計師關頌聲等相繼致詞後,十時由俞院長主持奠基,旋由台灣三育書院聖歌班合唱聖歌,台灣安息日會台灣區會會長柯爾義祝福後禮成。
    【1954-06-12/聯合報/03版/第三版】(台安醫院的歷史)

    3.發展新工業區 建廳設立五人小組 縝密計劃俾便推行
    【本報訊】
    建設廳所提議設立的「臨時工業新鎮發展計劃」已奉省府核准設立工業新地區發展計劃五人小組,聘請省府顧問關頌聲,輕安會工業委員會委員嚴演存,台大教授陳紹馨,建築師虞日鎮及前台北市工務局長胡兆輝等五人為小組委員,關頌聲為召集人,以上五人業經建設廳廳長連震東發函聘就,對本省今後工業新地區之發展,必可提出縝密計劃以供省府之採擇。
    【1953-10-14/聯合報/05版/

    4.陳納德銅像 昨上午揭幕
    這個銅像是由關頌聲設計,楊英風雕塑模型後,送到日本鑄造的。據陳長桐說,共計用去新台幣約十三萬元,都是陳納德生前友好的捐款。
    【1960-04-15/聯合報/02版/第二版】

    補一些關頌聲的新聞!!


    [站長回覆]:國立科學館應該是盧毓駿的設計,不是關頌聲(應該是記者寫錯了,不過當年重大工程都被關頌聲包了沒錯)。倒是科學館東側的復興大樓(農復會)是關頌聲設計的。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