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法葉與我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03 月 20 日 01:53

dscn9109.JPG

在台南市政府電子報上看到海軍96敦睦遠航訓練支隊15日訪問安平商港開放參觀的消息,而且本次參觀,是以法國製造的拉法葉軍艦為主力艦。

看到這消息,無論如何都要到安平商港一趟。拉法葉來台後勤事宜,是我在海軍服役時的重要工作;雖無緣在退伍前親眼看到拉法葉來台灣。

安平商港並不是在安平,是從離台灣古聚落安平五公里外的安平工業區內。進到安平工業區才能到安平商港碼頭。

black.jpg從海軍退伍十多年了,偶爾還會在睡夢中回到左營軍港。那一年半的歲月是一段非常有趣,無憂無慮的清閒日子。

拉法葉艦採購案是1990年代初期成案的軍購。原本與法國的草約是第一批六艘,第二批十艘,合計共十六艘。但後來第二批並沒有正式成案。

拉法葉案本來是1980年代末期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後,歐洲軍火工業遇到缺訂單的困境,各軍火商無不尋求出路。

台灣就是在此難得國際情境中突圍,向法國買到了拉法葉艦,也買到了60架幻象戰機。

正因為台灣確定買到法國戰機,1992年美國老布希總統競選連任時,遇到阿肯色州州長柯林頓的強力挑戰;老布希民調一直落後,決定要下猛藥以挽救選情。

1992年九月老布希總統迅速批准台灣多年來一直想買的F-16戰機150架,希望在戰機生產地德州的選舉人票能盡速入袋,德州是美國的大州中,民主黨、共和黨還勢均力敵,或可一拚的;加州則是美國選舉人票最大州,但向來在總統選舉是民主黨的天下。

其實當年我也有注意到,另一位候選人柯林頓也對此筆戰機交易做出回應,他說他也支持這項對台灣的軍售。

white.jpg老實說向法國買軍艦及飛機是台灣1980-2000年代建軍最大的成就,但是隨著買船艦而來的佣金醜聞,及尹清楓命案,才讓台灣外來政權時代以來的軍中貪污舞弊真相曝光。

當初那群主導軍購者及其子孫,現在卻是阻撓台灣向美軍購最力者。只因他們不再經手巨額軍購,就反向扺制軍購;不再掌權以後,蔣總統們對他們的反共訓示就當耳邊風,跟六十年來的敵人和好,反過來與台灣人為敵,台灣人要好好看清這群外來政權及餘孽的嘴臉了!

除了買船,整體後勤部份也是由法國提供基本設計,我就參與過當時的拉法葉專屬修船廠的設計。

我的工作是把法國人所寫英文的設計說明書,及基本設計圖(單線而已,但有簡單尺寸)翻譯成中文。不過當年進行初步設計工作時並未確定維修廠房的地點,一直到我退伍,這個案子因用地不確定所以處在未定案狀態。

dscn9094.JPG所以,這次登艦參觀有一個重要目的,就是想問問拉法葉艦上的高階軍官,到底後來有沒有拉法葉艦專屬的修船廠。

結果問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拉法葉艦維修還是在舊的修船廠進行。

看來有可能是因為第二批十艘拉法葉沒成案,只有六艘拉法葉,維修能量有限,所以海軍後來否決了一座新建的拉法葉專屬維修船廠。

當年拉法葉艦上武器系統當時尚未定案,原本有幾個方案,一是跟法國買原裝的,是裝在法國自己拉法葉艦上的;二是跟以色列之類的某個研發武器很厲害的小國買;三是裝我國中科院研發電戰系統及現有武器系統再組裝。

最後,拉法葉到台灣以後,是就海軍現有的自製及外購的武器設備再自行組裝到拉法葉上。

老實說武器好壞我當然是不懂,但自行組裝的武器系統,卻讓拉法葉原本簡單流線,彷彿是小遊艇放大20倍的外型失色了。這原是拉法葉原本最大特色,同時有匿蹤的功能。

以下是此次參觀的照片:

dscn9102.JPG

dscn9011.JPG

dscn9029.JPG

dscn9049.JPG

dscn9045.JPG

dscn9016.JPG

dscn9019.JPG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20 回應 針對 “拉法葉與我”

  1. 杜斯脫拉褲司機 說:

    下一步推動拉法葉軍艦正名,把”康定號”這個敵國地名正名為”艋舺號”.


    [站長回覆]:這批戰艦的名字也是我心中的痛。中國康定沒有一個人,貢獻過一毛錢稅金讓拉法葉艦成軍,結果卻取康定為名;台灣人交稅金買船艦,卻不能用台灣的地名,真是見到鬼了。
    台灣的陸海空三軍領的是台灣人的納稅錢,就該保護台灣,為台灣人而戰;過去的部隊中一群白爛還在吵為誰而戰,為何而戰。
    國軍不保護台獨更是邏輯錯亂,1949年後台灣就獨立於中國之外,台灣國軍一直在保護台獨,顯而易見的事實,這批腦筋控固力的將領卻不願承認,這種白爛將領能打勝仗才有鬼。

  2. Hydonsingore 說:

    講自立研發好像太過頭了,武器方面自製的只有雄二反艦飛彈,其他都是海軍之前就有在使用的進口貨。電戰系統確實是中科院自行開發。


    [站長回覆]:謝謝指正,我對武器系統本來就不熟(我是後勤體系的海軍建築工程官),我改成「就海軍現有的自製及外購的武器設備系統再自行組裝到拉法葉上」好了。

  3. 小威 說:

    請問版主
    能否開放RSS訂閱呢
    謝謝喔


    [站長回覆]:我應該都有開放才是,可能你沒抓到正確RSS網址
    http://blog.kaishao.idv.tw/?feed=rss2
    feed://blog.kaishao.idv.tw/?feed=rss2

  4. 啦啊 說:

    好久沒看到服役的船了喔~~
    想念它~~~~~

  5. 語言藝術與理解能力:尹案側記…

    每次新聞事件發生,總有些政媒人士發揮自己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反射式思考與態度,自曝本身半瓶水的素養與性格。…

  6. 總額 說:

    哈!
    看來歲月的摧化有用

    娃娃臉沒變,不過還是老了.

  7. 迷糊 說:

    拉法葉鑑的硬體軟體 阮攏無了解. 6/14/2007 看到瑞士將
    U.S.$ 3400 million ( 11億臺幣 ) 的非法佣金還給我們政府, 好像突然了解, ” 遲來的正義” 的意思.
    但是這消息, 卻沒有成為名嘴流口水的標題, 突然又想問: 是為蝦米 ?


    [站長回覆]:我常接觸的媒體,還是有在談此議題。例如

    蔡漢勳的看破新聞:http://taiwanradio.us/RSS/see.xml

    (PodCast RSS, 用iTune去下載,收聽方法)

    可能是你看到的名嘴,跟我常看的不一樣吧,你不幸看到的名嘴是那批處心積慮要要促進台灣崩盤,要台灣被中國直接併吞的那群,他們當然不會談這種丟臉的議題。

    拉法葉案及尹清楓案,直接證據早就全銷毀了,直接涉案人全跑了。要取得直接證物破案,比阿婆生仔還難。涉案嫌疑同路人還會笑阿扁此案怎麼破不了;有水準的台北人還會投票給涉案嫌疑人集團,然後上街穿紅衣要反貪腐咧。

    我認為尹氏家屬可能沒想通某些重要關鍵,1994年(尹案隔年),尹妻想為尹少將申冤,卻加入「中國新黨」參選台北市議員。有點概念的人,都想像得到,那個黨的選民,跟軍購貪污殺人的集團,某種程度上是重疊的,這些人恨尹清楓不識時務都來不及了,怎會把票給她,讓她有政治的權力來查這個案真相,這等於給自己找麻煩嘛!後來尹氏家屬果然落選,是當年該黨少數落選市議員候選人。

  8. 迷糊 說:

    阿婆生仔現時代已經不難哩, not long ago, a Romanian woman given birth at age of sixty six. 這樣子是否該説 : 奇蹟有可能, 原因是人為的 收集資料,研發,改革, 然後把不可能的變成可能(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 ingredient—機運 ). 李美葵女士上月對媒體說把一切交給上帝,希望她的上帝不是很忙.
    我看到的名嘴是從臺灣海外網上的, 大話新聞, 臺灣大解碼, 頭家來開講這些大卡司的, the fact is, the news is already one week old, 新聞人的規則是什麼 ?會不會是要等到選舉才來炒 ?
    今年回家, 三月八日到高雄前英國領事館看夕陽,同行的友人告知拉法葉就停泊在觀海庭的附近, 那樣灰灰的, 暗淡的. 跟它背後的故事一般陰涼.
    蔡漢勳先生的 “看破新聞” 我有聽, 6/16, two days after the news broke, 他除了説檢調早就應開記者會之外,並沒有多做分析.( 他説 11億是分十二 ( ? )次匯回臺灣).
    他發表於蔡漢勳專欄的 62 篇有關拉案的文章我都讀了. 除了他,臺灣有其他的 investigate reporter在追蹤拉案嗎 ? 很專業的一個記者.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綠色和平電台首頁link to his site. 我是經綠電的鯨魚網站到幕容理深 的站到你的站.
    謝謝你的回應溝通, 我不知道李女士競選的事,她落選於 1994,若你的分析正確, 那麼到底咱臺灣人還是聰明的. 但是我想她的落選背後原因一定有許多.
    今天比昨天少一些迷糊了. 真的學無止境


    [站長回覆]:蔡漢勳先生從尹案發生後就是此案的 investigate reporter。之後也出過好幾本書(有的書以「溫紳」為筆名),他的書我買了好幾本,說來我也是默默在贊助他辦案的台灣人之一。他這十多年來是「自由撰述記者」,不是特定媒體專任,他追蹤尹案後續已是他生活一部份。

    當初對尹案最有興趣的就是立法委員陳水扁。當年他是追打國防軍事弊案的政壇明星,他關心尹案也許是出於作秀上版面,但他當年確是花了極大心思的。陳水扁還說過「台北市長可以不選,尹案不能不破」。

    後來陳水扁去選台北市長,專心台北市長選戰,就不再提尹案;表面上可以解釋說,國防事務不是台北首都市長權限,也幫陳水扁找到當初誓言不能履行的理由;但我認為尹氏家屬以其他政黨身份角逐市議員,可能也是陳水扁不再主動幫尹家的原因。

  9. 迷糊 說:

    http://www.taiwanus.net/news/show.php?id=13223
    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70129
    以上的 link若你認為不適, please just delete it.

    因為 離開 “娘家”甚久 , 你的倆次回覆已經替我塡上很多 “臺灣政治劇台”知識上的空白. 感恩不盡.
    目前我最關切的是被強奪去的臺灣財產如何討回來, 和拉案剩下的佣金是否有指望拿回來,更有興趣的是, 拿回之後, 政府將如何使用. What do you think ? 有望嗎 ?
    On the help you have giving to Mr.蔡, was it intelligence information ? for you served in the Navy before. If it was, you are a very brave person, just like蔡先生, and anybody else who dare to take on the damn corrupted system.
    Sorry, I am very slow in typing Chinese.
    I found the easiest reading regarding拉法葉案, is the one by Mr. Andy Chang, I also heard him on 看破新聞 , it is a condensed version of all other books by Mr. 蔡漢勳 .
    謝謝你提供的場地和耐心的回應
    Have a very nice weekend.


    [站長回覆]:我當海軍只有一年半而已啦,是義務役少尉軍官(Navy Ensign),我是見過尹清楓一面,他主持拉法葉艦的整合會議,我只是坐在台下幾十個與會者之一(坐最後面),作戰系統、後勤系統、訓練系統、修護系統、接艦單位,歸拖拉庫的全到了。他主持會議作風明快,各單位之間有爭執時,他讓各方發表意見之後,馬上就做裁決。裁決之後,嘿本來有意見的單位就沒聲了(想必雙方都還接受)。就見過這一面,幾個月後就傳來他屍體在宜蘭外海被發現的消息。在媒體還未揭露前,他死訊就傳遍海軍了,因為他是造船修船出身,大概所有在艦上待過的也都認識他。

    他本人是中正理工而非海官正科班畢業的,能佔到少將缺,非常少見(據說有史以來一隻手就算完了);對海軍內部非作戰兵科中正理工畢業的學弟們是極大的鼓勵,當然會有海官正科的對他有些排擠。

    我原文是說我有買蔡漢勳先生的書,以「買書」去贊助他一直去辦案,我沒有提供過什麼可用的情報給他(我層級太低了,只是說尹案發生時,我剛好在海軍罷了,只能說,我是見過尹清楓本人的成千上萬海軍官兵之一);說實話他做為一個調查記者,他惟一收入就是稿費、版稅而已;阿扁也沒聘他做監察委員。

    Andy Chang(紅柿)的書我也有買,不過他的書並沒有發掘出新的事證,他是寫了一些符合邏輯的事件流程想像。

  10. 迷糊 說:

    No, no, 要是去當官了,不就會陷入 ”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 的爛泥中 ?

    另外一個問題很 puzzle me, 因發表 ” 臺灣自救宣言”, 被那恐怖黨關了 倆次,共 11 年多的謝聰敏先生, 似乎沒有像彭明敏先生那般 “享受”知名度 “. ( I believe Mr. 彭 is in the US now ) 我是先讀 ” A taste of freedom “, 然後讀 ” 談景美軍法看守所”.
    謝先生有參與拉案 as mentioned in Andy Chang’s book, 彭先生有” 彭明敏文教基金會”, it seems to me, one really know how to market himself, and the other just faded away. Or was I wrong ?
    有正義有勇氣的英雄到後來呢 ? Does anybody care ? 唉, 又迷糊了 !!
    I hope your weekend was a good one.
    Many thanks.


    [站長回覆]:謝聰敏是彭明敏的學生,當然是老師比較有名;彭明敏是順利逃出台灣,所以有世界級的知名度(待過瑞典、美國),彭明敏又擔任過台獨團體領導人,你們在美國當然比較常聽到彭明敏的名字。

    彭明敏在之前曾擔任台大的系主任、台灣駐聯合國團團員,本來就有國際知名度,事發後雖然被判重刑,但在國際人權組織及美國的高度關切下,只服短短的刑期就被釋放,之後才化妝逃出台灣;而謝聰敏、魏廷朝就沒有他們老師幸運了,事發時他們兩人只是剛大學畢業的少年家,沒有人關心他們,所以兩人在台灣坐了很久的牢;兩人是台灣民主化後加入政壇,魏廷朝則是在1999年過世。

    謝聰敏是1992年以國會議員(立法委員)身份,跟尹清楓等多位海軍軍官及立委一起到法國考察,所以才認識尹清楓本人,及對拉法葉艦案有了解,也使得他本人十多年來一直對此案關心。謝本人在民進黨內也不太得志,雖當過立委,後來不再續任(我忘了是不再參選?還是沒得到提名?還是落選?),2001年他退出民進黨自行參選立委,但低票落選。

  11. 迷糊 說:

    我以前的日文教授説: ”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stupid question, because the questions you wanted to ask, probably others wanted to ask too, but they also think it might be stupid question. ” , 我很感謝你沒有被我的 stupid questions煩跑了.
    謝先生的落選, 是否可以解釋為台灣人很漸忘 ? 或是文人不會膨脹,包裝自己? it could be many other reasons, dirty politics, yuk !!
    老師, 我回 “娘家” 時, 已經不會害怕幹窖政府 (要感恩多少人為我們做的犧牲 ), 但是我會擔心買東西邊走邊吃, 因為很難找到垃圾桶, 還有那個購物袋要一元的 “郝 ” 政策, 等公車時, 人,車仍然亂成一團現象, 還有………很多一些民生生活上的 bad habits, 和我28年前離開時一樣, 南部的人稱台北 ” 中國城 “, 是因為票都投恐怖黨, 或是因為很多生活習慣像中國人 ?
    鄭自才先生的畫展希望是很成功, 我是聽到 ” 看破新聞 ” 的訪問,才知道他的過去 (開畫展的前一天 ),心生敬意,看到你部落上他的畫, 更加欽佩.
    What the damn KMT did to our heroes are beyond comprehension.
    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70272
    謝謝你不厭其煩的 providing info on Taiwan Political Science.
    I promise to be a 用功的學生.
    我的日文教授另一句智慧的話— 你影響 5 個人, 5個人又個別影響 5 個人, and on and on—–當然是指正面的影響, like this Blog.
    Thanks again.

  12. 迷糊 說:

    http://news.yam.com/ttn/life/200707/20070727528629.html
    老師, have you heard of this ? are you going for a visit again ?
    Have a nice weekend.

  13. Masako Chen 說:

    法國朋友(日本人嫁到巴黎)的兩個小孩,才小學生而已,他們都知道這scandal!
    咱們家鄉的同年齡同胞有幾個人關心呢?真的很感謝溫紳(本名蔡漢勳先生)的努力,
    期盼在郝賊入・之前,能繩之以法!


    [站長回覆]:溫紳先生的書,我十年前就在看了。其實「蔡漢勳」也是筆名,上次因官司(戰哥告他)之故,才在媒體上登出他的本名。

  14. Masako Chen 說:

    我家妹說曾經在他的廣播節目裏,他自己說本姓「陳」,真的是咱們「陳」氏挺台灣的第一號代表!

  15. 阿宏 說:

    不知道凱劭兄由沒有拍艦橋的照片?我記得艦橋裡有媽祖神像,很想要一張拉法葉艦的媽祖神像照,唯一一次參觀時忘了拍。溫紳的書我也幾乎都買了,可惜此事真相似乎比所有諜報小說與電影的總和還要複雜與精彩。


    [站長回覆]:當天的動線,並沒有經過「艦橋」,所以就沒注意到,我想大概因為該次參觀對象是一般平民。而你們去參觀時身分人數不一樣,所以會開放艦橋。

  16. 小胖 說:

    好懷念喔~遠航ㄟ~但我不喜歡
    記得八九敦睦遠航我也是其中的一員(1203西寧)
    船上裝備故障率之高使我們輪機隊疲於奔命>.<

  17. 訪客 說:

    昨天去安平港參觀拉法葉戰艦 因為我是門外漢 所以提出起點問題來問問各位專家
    個人覺得拉法葉有啥攻擊武力呢? 外觀上 魚雷發射器 四枚懈樹飛彈 八枚雄二飛彈 一座方陣快砲
    兩座艦砲 花著麼錢 養這麼多人 船那麼大 個人覺得很浪費錢 所以試問拉法葉在法國他的武裝有差別嗎?
    另外聽說在國內 因為法國沒賣我門隱形特殊漆 所以現在台灣的拉法葉都漆著沒有隱形功能的台灣漆
    且一些武裝也都暴露在外 所以也沒隱形的功能了 這是真的嗎?感覺就覺得拉法葉很像一做海上防空砲塔
    而已…


    [站長回覆]:武器系統等於是台灣自己配的沒錯;跟法國自己的拉法葉戰系系統不一樣

  18. 忘塵 說:

    十多年?那您當時是在戰系廠還是哪裡工作??
    看到這篇…令人點滴在心頭,許多的往事又再浮現~


    [站長回覆]:我沒說我跟這船有關啊。

    我只是拉法葉還沒來台灣前,參與過翻譯過法方所擬定的拉法葉維修廠的土木建築基本設計書罷了。

    那時預定的修船廠址,據我所知後來也改了;法方當年列出來的也只是最基本的維修動線圖,並沒有細部。最後拉法葉修船廠蓋成什麼樣子,我早退伍也不知道了。

  19. 忘塵 說:

    回樓上的話:它是定義為MOP,也就是一個多用途載台,載甚麼?就是反潛和遠程反艦飛彈,上面搭載的直升機不只是配合前者,也是配合後者的重要工具,可惜的是,沒人使用!
    至於武器系統,雖然整個武器系統的反應與邏輯是以防空為主,眼睛能看約200浬(不含link加入後的能力),但感覺就是手短打不到,因為一再修改之餘,它的硬殺武器僅定義為self-defence~
    加上沒有3D的SEARCH,在TWS的能力上不足,也削短了很多的能力~

  20. 醫沒有 說:

    你講到我心坎裡的話要保持沉沒還真困難!這些老粗軍痞不但沒有知識還十分兇惡,動不動就凶性發作對善意建言人以流氓手段抱復!好可怕!數十年來藉勢殺人把法律當擦屁股的衛生紙用殺害善意人手從未軟過!可惡到極!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