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留言簿

留言儘量跟隨相關適當主題文章之後。若留言內含圖片多媒體檔案,請直接寫email:

寫下你的留言(Leave an Entry)

172 留言 at “訪客留言簿”

頁次: « 1817 16 15 14 13 [12] 11 10 9 8 71 » Show all

  1. 112
    go 提到:

    站長是台南人嗎?


    [站長回覆]:我祖先是屬「台南州」沒錯。

  2. 111
    scl 提到:

    中鼎最大股東 中技社與蕭淵源深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un/7/today-fo3-2.htm
    中技社董事長劉維德
    劉維德曾任中山大學校長>>劉維琪曾任中山大學校長
    劉維德>>劉維琪
    張冠李戴!

  3. 110
    叶宁 提到:

    我存有黄宝瑜先生1948年(戊子灯节)为我父亲叶锦章(字紫开)刻的一对图章(寿山虾青冻石),非常精致!如需要,我可以拍图供参考。我父亲时为中央大学助教会主席。

  4. 109
    小花 提到:

    陳先生

    我花了幾天的時間 看了約近一半的文章
    很感佩您如此大力宣揚台灣意識
    痛擊匪區的流氓強盜行徑
    過去我們腦袋裡被植入太多的中國意識
    導致都沒機會好好認識自己的家鄉
    我也是最近這一年下決心要了解台灣史與台灣文學

    另想請問
    台灣威權時代有所謂的職業學生監控青年的行動
    那麼在西方有類似的做法嗎
    (一般知道的是秘密警察之類的而已)


    [站長回覆]:國安系統、情治系統在最民主的國家一樣有;但西方國家並不會針對「政治傾向」去監控,因為政黨會輪替;即使有監控,也頂多作成記錄而不敢後績動作,在西方民主國家,傳出情治系統為特定政治傾向服務是天大地大的醜聞,西方國家的校園內也不會有政黨黨部;,西方國家頂多就是監控有沒有人在預謀犯罪行為,或者出自一般公民檢舉,例如在學校實驗室裡製造毐品;做汽油彈等等。

  5. 108
    小花 提到:

    你的文章又知性又幽默
    我還蠻愛看你跟讀者的對答
    謝謝版主帶來的樂趣
    我把你的blog推荐給好友了

  6. 107
    COOLBILL 提到:

    To 版主:
    HERETIC學長的BLOG中那篇關於台中市綠川西街旁的建築文章,當中提到有關宮原氏眼科那棟建築,在下把那棟建築落敗的原因貼上去了,敬請版主前往賜教

  7. 106
    HANAKO 提到:

    友人紹介幾個好BLOG給我。希望透過貴BLOG得知台湾的現状以及交流。謝謝。

    http://japan-peony.blogspot.com/

  8. 105
    胡俊熊 提到:

    吳濁流《胡志明》小說的秘辛

    吳濁流經典大著,日文版《胡志明》~漢文版《亞細亞的孤兒》小說,歷經甲子的歲月,仍吸引學子的捧讀,學者的研究。所發表的宏論不勝枚舉,被文學界推舉為台灣文學經典的首席之作。2007年日本大學河原功教授,仍撰著吳濁流《胡志明》研究一文,普遍深入重作檢視,系統歸納論述。就1945年出刊日文版《胡志明》,各冊(篇)成書時程,作了仔細的考訂。第一冊脫稿於1943年4月22日,第二冊脫稿於1944年9月16日,第三冊脫稿於1944年12月1日,第四冊脫稿於1945年4月3日,第五冊脫稿於1945年6月2日。

    本人拙著《胡志明生平考》一書,論述「越南胡志明即是台灣胡集璋」,引證吳濁流老前輩《胡志明》小說,作為聯結的關鍵證據之一。自《胡志明生平考》出刊後,接獲不少台灣讀者的電話,特別就越南胡志明與《胡志明》小說,其間的關連性,提出相當的好奇與質疑。顧及吳老前輩一生的清譽,及《胡志明》小說的歷史價值,乃撰寫本文,提供大家參考。

    一、吳濁流前輩與本人家族的關係
    1、撰稿《胡志明生平考》時,曾於2004年夏,拜訪李秀鵬校長,請其引薦前資政鍾肇政大老。請教吳老前輩有否告知:「《胡志明》小說主角人物,胡志明的身分關係?」電話中鍾資政告知李校長:「小說主角人物,胡志明是真有其人,或是虛名寄託,不很清楚;但小說故事的背景,吳老前輩曾告知,是描寫苗栗銅鑼胡姓家族的故事。」《胡志明生平考》成書時,再度隨同李校長拜訪鍾資政,報告成書詳情,並請求序。鍾資政驚嘆而言:「越南胡志明即是台灣胡集璋,真不可思議!吳老前輩從未談及,與胡志明之間的關系。」

    2、吳濁流前輩於1922年~1937年,任職苗栗四湖國小、五湖國小,長達十五年之久。正巧與胡集璋1921年台北工業學校畢業,1929年赴上海參與共黨國際勞工組織,賦閒在家的8年時間相重疊。五湖國小位置在西湖鄉的東南端,與銅鑼西北端的胡集璋北牌尾老家,正好緊密相鄰。據家父說,胡集璋時常至烏眉溪與友人共同垂釣會面。烏梅溪離五湖國小與胡集璋家只有幾里路遠,走路約半小時,開車只要幾分鐘。又據家中長輩說,1922年日殖民政府將私人釀酒收歸專賣,祖父輩經營的酒廠被迫歇業,頓失生計。胡集璋乃自製醬油販賣,兜售附近機關學校。本人雖未聽聞胡集璋認識吳老前輩,但從時間與地緣關係推斷,胡集璋在離開家鄉時,與吳老前輩應該相當熟識,祇不過當年沒把握住探問的時機而已。

    3、胡集璋親弟弟胡集養,台北師範畢業,是吳老濁流前輩的學弟,也曾任教五湖國小,彼此相熟。1938年11~12月間,台灣日文報紙《日日新報》報導:「胡集璋在台灣接受日本的特務訓練,派往廣州工作,因身分被識破,關押在廣州的監獄。」胡集養得知兄長胡集璋的消息,乃前往廣州見面。返家後向父兄報告胡集璋的近況,並特別轉告胡集璋交代說:「他將前往雲南,轉至越南發展,沒有成功,不會回家。」確信家叔公胡集養應有告訴吳老前輩:「胡集璋在中國大陸的訊息。」

    4、胡集璋親妹婿劉英漢,日據時期是苗栗郡農業科科長,掌管全郡糧食米穀。與苗栗聞人劉闊才、黃運金皆為莫逆之友。吳前輩在《台灣連翹》中說:「他在1942年從南京返回台灣,暫時悠閒無所事事,恐被徵調南洋服役。乃積極活動,幸虧友人介紹,在米穀納入協會就職,擔任苗栗出張所主任。」吳老前輩這份閒差,即是胡集璋親妹婿劉英漢介紹的。1941年時,吳老前輩與劉英漢曾在朋友介紹下,在屏東潮州購買了塊農地。1947年吳老前輩將農地賣掉在苗栗三義轉買製茶工廠,居住在銅鑼;而我姑丈爺在潮州買的田地,目前表叔仍居住潮州。

    5、胡集璋的姪女婿羅祿春,我的親姑丈,台北師範畢業,亦是吳老老前輩的學弟,較胡集養晚一期,早年曾任職銅鑼國小校長,與吳老前輩交往甚密。姑丈的兒子羅英彥,親口告訴我:「1960年代的暑假,經常看到吳濁流前輩夫婦,在他家作客。」
    這以上的敘述,旨在說明:「吳濁流前輩與我家族關係密切,非常清楚家族長輩們的動態。吳老前輩《亞細亞的孤兒》一書筆下人物,很多是在素描家族中人的特寫。尤其刻畫「胡志明」生平,集合吳老前輩自己與胡集璋七位兄弟的化身。」

    二、吳濁流《胡志明》小說,成書的時間與動機
    1、越南國父胡志明,有學者統計其一生,曾用過52個化名。其中最為世人所熟悉的二個名字,一是阮愛國,另一是胡志明。胡志明這個名字,是較晚出的名字,也是普遍世人最熟悉的名字。吳老前輩《胡志明》小說的「書名」與「主角」,皆冠以「胡志明」來命名,其用意為何?從未有人知悉,也沒有人作這方面的研究。吳老前輩生前從未透漏,為何要將小說命名為《胡志明》?主角人物採用「胡志明」三個字?

    2、越南「胡志明」這個化名,是在1942年8月開始使用的。8月27日胡志明在廣西被捕,拘禁監獄14個月,以「漢文」寫下133首的《獄中日記》詩。國際媒體競相報導胡志明被關押,以及中、越共黨營救胡志明的訊息。美國記者安德路‧羅思記載:「胡志明在1943年,被當作『日本間諜嫌疑犯』,為中國當局逮捕。」“胡志明”這個化名,就在這時候開始傳揚世界。

    3、吳濁流前輩與本人家族的關係,上文已清楚敘述。當然有關胡集璋在廣西被關押的訊息,族中長輩應相當程度與吳老前輩交換意見。以吳老前輩任職記者的視野廣度,應該非常清楚胡集璋1942年改化名「胡志明」,1943年在廣西被遞解13個縣,拘押18個監獄的事件。大堂兄胡俊鷹曾和我講,他小時候常聽到長輩談論胡集璋被遞解關押的事情。準此推論,吳老前輩會急於1943年撰稿,成書《胡志明》小說,其動機是在留存「越南胡志明即是銅鑼胡集璋」的資料印記。特別在《胡志明》日文版自序開頭,吳老前輩寫下一段發人深省的話:「世界如今又變成灰色了,如果探索它的底流,不一定沒有隱藏可怕的事吧!歷史常是反覆的,歷史反覆之前,我們要究明正確的史實,來講究逃避由被弄歪曲的歷史所造成的運命方法。所以,我們必須徵諸過去的史實來尋求教訓。」還特別強調:「原來胡志明的一生,是這種被弄歪曲的歷史的犧牲者。」這不很明顯吳老前輩企圖隱喻保存「台灣胡集璋即是越南胡志明」的目的嘛!
    1942年8月改名胡志明,1943年胡志明被關。吳濁流前輩急於1943年撰稿《胡志明》,時間為何如此巧合?吳老前輩又為何以銅鑼胡家為中心,作為《胡志明》小說的背景?又為何要選用「胡志明」作為書名?以「胡志明」擔綱主角呢?

    三、吳濁流《胡志明》小說主角人物胡志明,誰在扮演?
    《胡志明》小說中的人物,是實?是虛?胡志明是真有其人?或是虛名寄託?各有不同的說法與見解。就我理解:「《胡志明》小說中呈現的人物,在現實中確有相對應的人。祇不過小說中的某個人,不會永遠對應在現實中某一特定對象。」當熟讀吳前輩《亞細亞的孤兒》、《台灣連翹》、《無花果》三本大著後,我更肯定吳老前輩撰寫《胡志明》小說確有深意,及其「書名」與「主角」為何要冠與「胡志明」的名字。《胡志明》小說的主角「胡志明」誰在扮演?我說:「乃吳老前輩自己以及胡集璋七位兄弟共同扮演。」這種說法,或許誇張,讀者會不以為然。畢竟吳老前輩已蒙主寵召,也沒有胡集璋家族兄弟背景可資佐證,也只有各憑各人的認知了。

    吳老前輩在《胡志明》小說中,刻畫主角「胡志明」這一人物,蘊涵相當深刻的思量。既要突顯「胡志明」之名,又不願「胡志明」被連結某特定人士。因而虛幻地製造一「綜合性」的「胡志明」,鋪陳《胡志明》整體小說的脈絡。《胡志明》小說,主角「胡志明」誰在扮演?就中文版《亞細亞的孤兒》作藍本比對,簡要提出我個人的認知,提供讀者參考。

    第一篇:〈濁流〉、〈內藤久子〉、〈苦鬥〉、〈暴風雨的季節〉、〈幻滅〉等章節,吳老前輩自己扮演「胡志明」這一角色。對照吳老前輩《台灣連翹》、《無花果》二本大著,很清楚看出是吳老前輩的自傳。

    第二篇:〈無可救藥的人群〉、〈庶子〉這一章節,主在敘述胡集璋工業學校畢業後,求職的困難、心情的苦悶,以及對人生理想的絕望,當然更是吳老前輩針砭殖民政府不公義的統治,日據時期台灣理想青年普遍的困境與悲哀。〈友情〉、〈田園風波〉、〈大陸的呼聲〉則藉由胡集璋家族分產的紛爭,描寫日據台灣初期,社會普遍不安的狀態。

    第三篇:〈淑春〉、〈示愛〉、〈愛的復活〉、〈淑春的轉變〉、〈狂歡之夜〉、〈狂飆〉、〈幽禁〉、〈越獄〉、〈再會吧大陸〉等章節,就我的認知,吳老前輩鋪陳的素材,旨在夾藏「胡集璋在廣州被關押監獄」的秘聞。

    第四、五篇及散見各篇章節:胡集璋兄弟扮演「胡志明」的素材,則很模糊、片段、割離,穿插敘述。例如:「胡志明到日本住定之後,開始準備功課,並且進了補習學校,準備投考台灣留學生甚少投考的物理學校。」指的是胡集璋的大哥,當年留學日本物理學校的生平事蹟。

    「你想到我農場做事?你真的願意來嗎?胡志明再三表明心意。黃先生鄭重說,現在農場缺少會計,你肯來幫忙,真是太好了!」指的是胡集璋的二哥,即我祖父,家族酒廠關門,頓失生計,任職農場擔任會計的故事。

    「志達對聚集胡家大廳的族人,講述法院判決案件的事情,…主張一向合併在一起的胡家祖傳的祭祀公產分開管理。」指的是胡集璋的三哥,他當年任職台中法院的書記。

    「胡志明所有思維都崩潰了,腦海裡充滿異樣的渾沌的感覺,他失魂落魄似地,暈暈噩噩衝出屋去。」指的是胡集璋的四哥,當年失志後的精神狀態。

    「胡志明望著默默無言的志南屍體,似乎控訴他的痛苦。弟弟的死使志明決心徹底解決某項問題,弟弟是死於非命的。」指的是胡集璋的大弟,台北工業學校機械科畢業,遇外死亡的事故。

    「胡志明所屬的部隊逮捕八名抗日暗殺的嫌疑犯,…審問的時候由胡志明擔任翻譯官…,審訊完結!一律判處死刑。」指的是胡集璋的么弟,台北師範畢業。曾在香港服役,任職日本第五艦隊的通譯。
    ※這以上凡「胡志明」字樣,在中文版《亞細亞的孤兒》載名為「胡太明」。

    四、結論
    《胡志明》小說的研究,專家學者留下不少宏論,其歷史價值的定位也很清楚,本人自不敢多所置啄。本文旨在提供背景資料,增多一份研究的素材,證之《胡志明》小說,能更精確的被解讀。誠如《胡志明生平考》,〈布幔落下沉思〉所言:「自認掌握有所謂『胡志明秘辛』的筆者,更不能私藏史料,不公諸胡志明生平史實。即使與胡志明流有相同的血液,即使囿於證據力不足的壓力,也得拋開令人非議的疑慮,真實公開「家族秘辛」的口傳。將「胡志明秘辛」的史料,公諸於世,讓學者專家進一步研究,解讀胡志明真確的人生,還原胡志明生平歷史。」秉此立場與態度,留下〈吳濁流─《胡志明》小說秘辛〉一文,共同探究。

    1947年之前,胡志明從未在公開場所,承認自己即是阮愛國。甚至解散越南共產黨,積極拉攏美國尋求奧援,爭取越南獨立民主。在胡志明內心深處,期待越南獨立後,台灣隨之盟軍托管,也能獲得獨立。如此,胡志明即可風光返回台灣,實現對家人所言:「不成功不回家的諾言。」然而,天不從人願,日本殖民政府離去,國民黨軍隨之進駐台灣。走了個強盜,來了個抓他的土匪,胡志明想回台灣故鄉的夢,永遠回不來了。應驗友人吳老前輩的暗喻,真正成了「亞細亞的孤兒!」。

    本人出刊《胡志明生平考》書後,認為家族交付的使命已經完成,應可以輕鬆回到自己喜好的「命理思想」研究。沒想外界對本書的爭議如此的複雜,甚至惡意喧囂謾罵。親族要我澄清辯駁,我總認為歷史的解釋很困難,還是交給歷史讓時間去證明。自己條件有限,低調面對則好。在此情境下,乃布建部落格,抒發心聲。倖遇陳凱劭學兄,幫我了個大忙,給我在部落格上作了聯結,因而點閱率突然大增。也因此知道凱劭學兄最近發表有《吳濁流戰後初期出版日文小說封面》一文,乃激起寫下本文,貼在凱劭學兄部落格上,讓諸網友對吳濁流《胡志明》小說,更加了解,對《胡志明生平考》一書,「越南胡志明即是台灣胡集璋」有更精確的研判。

  9. 104
    Wongrl 提到:

    有關越南國父胡志明一生的傳奇,前半生是越南共產黨的創黨領袖「阮愛國」,後半生是來自台灣的共黨國際人士「胡集璋」,兩人共同締造的經歷、共同成就的人生寫照。

    1890年~1932年的胡志明是越南人阮愛國。
    1933年~1969年的胡志明是台灣人胡集璋。

    博客來書籍館有賣「胡志明生平考」這本書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19950

    由於我以前對越戰相當關注,所以對越南國父胡志明是來自台灣的「胡集璋」,感覺相當新鮮與好奇,剛好我家隔壁有一位來自北越的越傭,找機會和她聊胡志明的事,順便把一篇越文的資料給她看。

    http://www.gio-o.com/hochiminhsinhbinhkhao.pdf

  10. 103
    胡俊熊 提到:

    《胡志明生平考》迴響(四)
    自《胡志明生平考》出書後,引起相當程度的迴響,從國外延燒到國內。國外質疑的聲浪蠻大的,但亦有認同的聲音。因而,藉由理性的討論,結交不少外國朋友,特別是越南的朋友。我到越南多趟,在中、越邊境來來回回、尋尋覓覓。雖找不到有力的文獻資料,但對越南人民勤儉奮發的精神,非常感佩,尤對居住在廣西龍州的越南朋友,有種特別的親切感。至於論證台灣的胡集璋是否是越南的阮愛國,其中最重要的關鍵,在於阮愛國是否確定於1932年死亡。有越南友人質疑說,阮愛國雖在1932年肺結核病嚴重,但也有醫治康復的可能,你為什麼這麼武斷認為阮愛國病亡?接替阮愛國的人,就是你的叔公胡集璋?當然,會有此質疑?自然是合情合理的。《胡志明生平考》一書,論證阮愛國肺結核病亡,只是五項論證的其中之一。其中病亡的論證,就當年1932年秋,英、法、俄等國的媒體,確實陸續發布阮愛國肺結核病亡的事實,莫斯科東方大學越南組的學生,還特別舉辦了追悼會。今就阮愛國是否病亡於肺結核的事實,舉證如下,簡要答覆各方的好奇與質疑。

    阮愛國「肺結核病亡」的真相
    阮愛國長年罹患肺疾,1931年6月遭香港警方逮捕,移送監獄醫院戒護治療。1932年初,在香港傳出失蹤,7月~8月間媒體報導病死於肺結核。這些消息都是當年世人普遍的認知,當時香港、英國、法國、蘇俄的報紙,皆報導阮愛國從新加坡遣返香港後,不明原因失蹤,然後病逝。莫斯科東方大學越南組的學生還特別舉辦了葬禮與追悼會,共黨國際並派員哀悼致意。法國安全警察在阮愛國1933年的檔案中,亦註明阮愛國病亡。甚而歷經10年以後,法國情報員向殖民政府報告說:「阮愛國在中越邊境活動。」政府回電:「無聊!那個神經病提供這無聊消息,阮愛國早在1930年代初期,就死在香港了!」。上述原始資料與檔案歷歷在目,都是當年報導記錄的文獻,是第一手的歷史資料,是當時 (1932年~1941年) 大家深信不疑的事實。阮愛國這10年間,完全銷聲匿跡,沒有任何訊息在歷史舞台。這10年間,所有阮愛國任何活動的紀錄,都是有位自稱是阮愛國的胡志明,事後追述補足的資料。

    阮愛國「肺結核病」的文獻記載
    1. 1920年1月,有位化名福北(Phu Bay)的法國特務艾德華(Edouard)的報告:「阮愛國、潘朱貞( Phan Chu Trinh 越)這些人都深受支氣管炎和肺結核病之苦,他們沒有辦法有健康和舒適的生活。」(蘇菲‧昆《胡志明─消逝歲月》一書28頁)
    2. 1920年7月,阮愛國替「人性」寫文章,他在8月時住院阻礙了他的政治活動,當時他右肩上有一個膿瘍而接受治療,這是否為結核病感染的第一個跡象並不明確。(蘇菲‧昆《胡志明─消逝歲月》一書30頁)
    3. 1921年初,在圖爾(Tours)會議後,阮愛國證實他不僅關心世界革命的成敗,也在意自己國家的命運。2月的時候,阮愛國疑似有肺病住院,在醫院治療一陣子。(威廉‧杜克《胡志明傳》一書173頁)
    4. 1924年9月前後,阮愛國獲派於共產國際擔任一個臨時職務,空閒時撰寫中南半島情勢的文章刊登於《洲際通訊》。此時他因不知名的疾病在黑海沿岸的克魯姆(Crum)附近的伊佩托利亞(Eppatoria)恢復中心靜養。(威廉‧杜克《胡志明傳》一書147頁)
    5. 1924年9月25日,阮愛國的報告及寫給沃伊斯基 (Voitinsky) 的信,談到阮愛國的中國之行,可能因健康因素而延後,九月五日他在克里米爾的療養院待了好多天,接受肺結核的治療。(威廉‧杜克《胡志明傳》一書598頁)
    6. 1925~1927年,在廣州的近九百個日日夜夜,阮愛國的工作堆積如山,他用超乎尋常的努力,征服了這座山。李德芳的回憶錄:「當時胡伯伯經常從早上五點工作到深夜二點,身體不好,咳嗽很厲害,有時還咳出血。」脫險回到莫斯科後,不得不回醫院治療。(中國前駐越南大使 李家忠《越南國父─胡志明》一書123頁)
    7.1927年底,我接到共產國際為一支中南半島共產黨的成立做宣傳之指示,但我在暹羅病了超過一年,因此無法實行任何事。(蘇菲‧昆《胡志明─消逝歲月》一書163頁)
    8. 1928年的後半年,鄧文志回憶錄中報告阮愛國有一段時間研讀傳統東方醫學,他可能在找肺結核的治療方法,因為他後來告訴在香港的一位越南同志,說他在泰國病了一年以上,而且「無法從事任何事」。類似病況在163頁有類同的敘述。 (蘇菲‧昆《胡志明─消逝歲月》一書129、163頁)
    9. 1929年,據藍德書表示,有謠言指出阮愛國在德國健康不佳。(蘇菲‧昆《胡志明─消逝歲月》一書143頁)
    10. 1930年7月3日至9月2日間,阮愛國寄了六封信給遠東局,其中9月2日的這封信,他解釋 8月13日自己屈服一場肺癆病,他將症狀形容為「肺很難受而且還會吐血,非常虛弱疲憊。」(蘇菲‧昆《胡志明─消逝歲月》一書177頁)
    11. 1930年9月阮愛國聲明患了嚴重的肺結核,法國駐香港領事蘇蘭‧泰西埃(Soulange Teissier)於1932年在一封寫給外交部的信中,證實阮愛國生病得了嚴重慢性的肺結核病。(蘇菲‧昆《胡志明─消逝歲月》一書194頁)
    12. 1931年6月中旬左右,法蘭克‧羅士庇 (Frank Loseby) 律師的夫人繼續探視阮愛國,看到阮愛國身體日益下降,便對丈夫說,眼前應要求當局將阮愛國送至醫院治療。(中國前駐越南大使 李家忠《越南國父─胡志明》一書200頁)
    13. 1931年11月底,阮愛國寫信給前革命青年聯盟的成員,藍德書同志說:「我身體獨健康汲汲可危,並且會習慣性的吐血,情況如此下去,我恐怕要死在獄中了,但我會在天上繼續完成我的遺志。」(威廉‧杜克《胡志明傳》一書206頁)
    14. 1931年底時,阮愛國被轉送至醫院,在警備下接受治療。12月底疆坻(Cương Đê)親王寄給他一封信,表達對他生重病的關心,親王資助他三百元的醫藥費,並建議他「看在國家的份上」好好照顧自己。(蘇菲‧昆《胡志明─消逝歲月》一書194頁)
    15. 1932年初,英國皇家樞密院開庭裁判─釋放宋文初(阮愛國),喜訊傳回香港時,宋文初正在醫院治療。歷經九次出庭後(1931年8月1日~1931年9月19日),宋文初身體過度虛弱。(中國前駐越南大使 李家忠《越南國父─胡志明》一書217頁)
    16. 1932年,英國外交部的代表龍保羅與阮愛國的對話。龍保羅說:「我奉派來協助先生出境的,請問你想到那兒去?」我要到蘇聯,阮愛國有氣無力地回答,還不停的咳嗽。蘇聯?那你最好經過上海…我說:「也許我可以陪同你到上海,到時你再決定要去那兒。」(保羅德芮肯《龍保羅日記》─《阮愛國》專文)
    17. 1932年,胡志明(阮愛國)在香港失蹤後,各方報紙所發布的消息,謂胡在香港被捕後因患嚴重的肺病而死於監獄中。這些報紙包括法越殖民的報紙,以及各國共產黨的報紙,如英國共產黨的機關報「工人報」、法共的「人道報」、以及蘇聯的報紙,都宣稱胡志明已死去。(蔣永敬《胡志明在中國》一書74~75頁)
    18. 史達林 (Joseph Stalin) 學校內的越南學生在之前得知阮愛國已死於「嚴重的結核病」一事,早已為他與於1931年卒於獄中的印度支那共產黨總書記陳富籌辦了喪禮。(威廉‧杜克《胡志明傳》一書212頁)
    19. 1933年,胡到莫斯科時,健康情形顯然很壞,仍再患著肺病,他很瘦,臉色灰白,頭剃的光光的,偶而咳嗽和痰裏帶血。由於那時沒有治療肺癆的特效藥,胡治病的方法:「生活非常有規律,嚴格遵守作息制度。每天早上起床後,都要做早操。他屋裡有啞鈴、擴胸器等體育用具。」(蔣永敬《胡志明在中國》一書82頁)
    20. 1944年末,魯道夫‧蕭 (Lieutenant Shaw) 少尉,邀胡志明一同前往昆明,胡志明和兩位年輕的同志前往,途經彝良時,被同行的同志感染了感冒,在彝良休息幾天讓胡志明恢復體力後,一行人繼續趕路。(威廉‧杜克《胡志明傳》一書287頁)
    21. 1945年3月後,在東溪地區工作結束,我們轉到春山開了幾次群眾集會,正巧這時遇到胡主席從北坡南下,我跟他同行了一段。途中胡主席又打起擺子。范越子同志用奎寧給他作靜脈注射,說這樣效果來得快。1946年我在四聯區工作,有一次打擺子,護士也用奎寧給我作靜脈注射。針頭剛拔出來我就昏過去了,幸好周圍的同志給我一陣熱敷才醒過來。後來問醫師,才知道靜脈注射奎寧十分危險,以前范越子給胡主席靜脈注射沒有出事,實在是胡主席的大幸,也是全民眾的大幸。(黃文歡《滄海一粟 革命回憶錄》180~181頁,北京放軍出版社1987年版。)
    22. 1945年7月,武元甲 (Võ Nguyên Giáp越) 描述:胡志明從靖溪回到中南半島途中,再次生病,連續好幾天發高燒,昏迷不醒,請岱族的一位懂得配置退燒藥方的老先生調劑土方,給胡伯伯喝下,一天喝二至三次後病情持續好轉,燒退後他開始繼續每天的工作。但美國方面的紀錄卻不一樣,其中一位空降這一區域的美國戰略中心官員是個護士,診斷胡志明得了一種瘧疾和痢疾的組合性疾病。(威廉‧杜克《胡志明傳》一書301~302頁)
    22. 1950年中共統治中國後,大陸文獻資料,亦有多次記載胡志明常到中國醫治疾病的報導,卻不曾出現有治療肺結核的相關病情。
    從以上阮愛國與胡志明的病情紀錄研究,阮愛國病死於肺結核病絕對性是非常高的。1933年前的病情紀錄與肺結核有密切關係,正符合阮愛國於1932年夏病死於「肺結核」的事實。而1933年後,卻幾乎見不到胡志明有肺結核的病情紀錄,最終1969年9月胡志明是病死於「心臟衰竭」而非「肺結核病」。雖然在第19條,1933年的記載,有胡志明到莫斯科時,仍患有肺病咳嗽帶血的紀錄。但這條資料的來源,乃北越教育部副部長阮慶全 ( Nguyễn Khánh Tuyền越) 的回憶記述,非1933年病情記載的檔案。其目的明顯為胡志明順利接續阮愛國越南獨立革命的事業,故意將剛剛病死於肺結核病情的阮愛國移轉給胡志明,企圖將結核病史作為兩人聯結的謬誤。越南中央主席團特別公告:「胡志明主席患嚴重的心臟病,於1969年9月3日9時47分逝世。」這倒是很弔詭,阮愛國在1932年8月傳出病死於【嚴重肺結核病】;而胡志明歷經37年後,未曾見有治療肺結核的病情紀錄,卻又死於【嚴重心臟病】。本人雖不是醫生,但從常理判斷,1932年這麼嚴重的肺結核病,能醫療痊癒嗎?沒見有任何治療肺結核病的紀錄,歷經37年後,胡志明卻是病亡於【心臟病衰竭】?

    阮愛國病逝的秘聞
    阮愛國病死莫斯科的秘聞,只有共黨國際掌握此一訊息。故而共產黨媒體作了獨家報導,越南留學生在莫斯科籌辦阮愛國葬禮與追悼會。原本阮愛國的病亡,隨著媒體的報導後,就此落幕。為何歷經10年後,1941年傳出阮愛國復活,重登歷史舞台的消息?原因在共黨國際遠東局聯絡員胡集璋,於1933年秋從上海抵達莫斯科後,因涉入1931年,中共李立三執行共黨國際「六大」會議路線的偏差,接受共黨國際的調查。審訊期間,共黨國際認為胡集璋與阮愛國,工作任務重疊甚密,二人同時參與越南共產黨的創建籌備工作,胡集璋又精通中、日、英等國語言,非常適合當前共黨國際與越南的任務需求。共黨國際乃命令胡集璋替代阮愛國的身分,繼續參與越南共產黨的獨立解放運動。

頁次: « 1817 16 15 14 13 [12] 11 10 9 8 71 » Sho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