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留言簿

留言儘量跟隨相關適當主題文章之後。若留言內含圖片多媒體檔案,請直接寫email:

寫下你的留言(Leave an Entry)

172 留言 at “訪客留言簿”

頁次: « 1816 15 14 13 12 [11] 10 9 8 7 61 » Show all

  1. 102
    David 提到:

    最近看到一則聯合腦殘新聞,關於”撫台街洋樓”,
    網址如下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2/4857091.shtml
    內容出現一狗屁不通的句子>>
    …..撫台街洋樓約建於1910年,是當時城內罕見的獨棟式店鋪,也是日據時代逃過拆除命運的唯一(清代建築)。….
    明明是建於1910年日治時代…這記者真的很瞎

  2. 101
    胡俊熊 提到:

    《胡志明生平考》書迴響(一)

    自《胡志明生平考》出書後,越南國內,法國及美國越裔社區,有相當程度的迴響。持正向態度有之,如:聯絡邀請本人到美國演講座談,要求《胡志明生平考》的英文翻譯授權等。持反向態度更有之,對本人及《胡志明生平考》諸多負面批評與詆毀。本人對上述反應,均低調沉默。《胡志明生平考》一書,也從未誇示宣傳。為避免不相應的對話,及惡意的喧囂,公開答覆旅美越裔阮維正先生,對《胡志明生平考》一書的質疑。

    問:出版《胡志明生平考》一書的動機與目的?

    答:有人質疑本人出版《胡志明生平考》一書,有著濃厚的政治動機與商業利益。因此,在答覆阮維正先生質疑之前,首先表明撰寫《胡志明生平考》一書的動機與目的。

    動機:家父臨終交代,如證據可以佐證,你叔公胡集璋是越南國父胡志明的身分,仍有必要將家族三代口傳「胡志明秘辛」真實地寫出來,還給你叔公身分的真相,免於因長期失蹤而註記死亡的遺憾。

    目的:證實1890年~1932年的胡志明是越南共產黨創黨領袖阮愛國;1933年~1969年的胡志明是來自台灣的共黨國際人士胡集璋。提出胡志明生平的新論述,還給歷史一項新證據,對越南國父胡志明身分真相,重新作出歷史的解釋。

    問:阮先生質疑《胡志明生平考》一書的出版社,是名不經傳的私人出版社,可信度不高。作者也非歷史學的教授,不過是大學歷史系畢業的玄學家罷了?

    答:《胡志明生平考》一書,白象文化出版社承印出書。白象文化是自費出版的領航者,出版過相當多優良讀物,遠見雜誌曾評比報導為優質的出版社。至於本人從未自稱或刊載為歷史學的教授,本人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服務公立學校30年的老師,自上大學開始即追蹤胡志明生平歷史。

    問:阮先生質疑《胡志明生平考》書內,所謂「家族秘辛」的說法不可靠。判定:「台灣的胡集璋,即是越南國父胡志明的身分。」其證據力牽強,不足深信。

    答:《質疑之文》,摘自《胡志明生平考》書中的四點引證:一、「台商友人兩次告知本人,胡志明是台灣苗栗銅鑼人的傳聞。」二、廣東客家籍的國民黨胡姓黨務人員,問家父:「胡志明是你的什麼人?」。三、堂兄告知:「六0年代曾到台北外交部,探詢胡志明(胡集璋)在越南的下落,及其身分相關的問題。」四、大陸來台的何姓醫生告知:「1945年,他隨國民黨的部隊至越南河內。私下聽聞當地一位賣豬肉的販商告訴他,胡志明是來自台灣苗栗銅鑼人。」

    《質疑之文》依據上述四點引證,認定本人家族口傳的秘辛:「台灣胡集璋即是越南國父胡志明的身分」,其證據不足,很難令人相信。上述阮先生列舉的四點質疑,乃《胡志明生平考》代序中的引言,作為鋪陳《胡志明生平考》一書的肇端,並非聯結家叔公胡集璋即是越南國父胡志明的身分證據。確認台灣胡集璋與越南胡志明身分的關鍵,應從《胡志明生平考》,列舉二次從中國大陸傳回苗栗銅鑼家鄉的胡集璋訊息,作為判定「胡氏家族密辛」的史料參考價值,論證台灣的胡集璋是否是越南的胡志明身分真相。

    一、胡集璋1929年赴上海,參與「共黨國際泛太平洋貿易聯盟」的工作後,有二次胡集璋的訊息,從中國大陸傳回苗栗銅鑼家。第一次在1932年期間,胡集璋託友人拿錢回家,友人告知胡集璋的父兄:「1931年夏,胡集璋因共黨國際遠東局主管『牛蘭』逮捕案的波及,其任職的太平洋職工會組織遭破獲,乃從上海南下竄逃廣州,中共安排女黨員,假扮「妻子」的身份,掩護胡集璋在廣州過著逃亡的生活。有人密告胡集璋的日本身分,乃遭國民黨特務逮捕,關進廣州的監獄。在中國共產黨營救下,乃從監獄獲得釋放,現避難於暹羅、兩廣山區。」

    這件胡集璋1931年夏,遭國民黨監禁「廣州監獄」的事件,確可清楚證實胡志明(胡集璋)與越南阮愛國是否是同一人的關鍵證據。阮愛國於1931年6月6日至1932年1月6日被監禁「香港監獄」,是世界眾所皆知的事實。故而,證實胡志明(胡集璋)於1931年夏,監禁「廣州監獄」,即證實胡志明與阮愛國是不同的二個人。畢竟不可能有人同一時間,分別監禁在不同的二個地方。本人在《胡志明生平考》書中,論及胡集璋遭監禁於廣州監獄的證據:1、2004年《鄭超麟回憶錄》一書,談到:「傅大慶於1931年夏,在廣州監獄遇見胡志明,胡志明拜託傅大慶向中共黨中央傳話,設法營救他出獄。」胡志明監禁「廣州監獄」事件的訊息,才被流傳開來。2、2004年梁益新在中國大陸《人民文摘》月刊第12期發表《胡志明與林依蘭的生死戀》一文。內文記載:「1930年蔣介石命令各地加緊搜捕共黨份子,廣州也不例外,胡志明就在這個時候到達廣州的。廣東地下省委,通過陶鑄安排中共女黨員林依蘭和胡志明假扮夫妻作掩護,避開國民黨的追捕。」同時記載:「由於叛徒的出賣,胡志明被捕了。不久,在中國共產黨的營救下,胡志明才得被釋放出來。」。3、1946年有“台灣文藝之父”美譽的吳濁流,在台灣國華書籍出版《胡志明》日文小說。書名即是『胡志明』,主角亦是『胡志明』。吳濁流在《胡志明》日文版自序開頭有一段發人深省的話:「世界如今又變成灰色了,如果探索它的底流,不一定沒有隱藏可怕的事吧!」在其小說【淑春】、【幽禁】、【越獄】等章,夾藏有主角胡志明在中國大陸被關押監獄,及逃亡的片斷史料,見證歷史的紀錄。吳濁流與胡集璋是舊識,與其弟胡集養乃莫逆之交,同為日據時期台北師範前後期同學。4、《台灣日日新報》在1938年11月12日報導:「胡集璋曾被關押在廣州‧南石頭監獄」,曾在兩廣山區開礦,曾任職南方實業公司礦石精煉所分析技師。

    從胡集璋關押「廣州監獄」的事件,切入「胡志明生平」的歷史脈絡,將會清楚發現1929年~1932年,歷史記載的胡志明生平,有阮愛國與胡集璋兩人重疊的影子,顛倒著歷史的印記,越南官方刊物清楚的記載這一事實。《胡志明全集》第5集,在胡志明撰寫的《我黨》一文中,清楚記載:「1929年阮愛國同志返回中國,與各代表在香港召開會議。在場的七位代表中,『除了阮愛國同志和我』,只剩下胡松茂同志、鄭廷久同志與傘英同志,其他同志在八月革命前,早已為黨轟轟烈烈的犧牲了。」

    二、第二次胡集璋從中國大陸傳回台灣苗栗家鄉的消息,時間在1939年間。自1932年第一次傳訊息回家鄉後,直到1938年末,不曾有過胡集璋的任何訊息,家人還誤以為胡集璋已死於異鄉。1938年11月12日在台灣發行的日文報紙《日日新報》報導:「胡集璋任職於廣州川口部隊,被選派為日軍駐廣東軍區最高指揮官小笠原太尉的通譯。」而後《日日新報》有四次報導胡集璋的訊息,報導中說:「胡集璋精通多國語言,是各國軍隊極力爭取的瑰寶。」消息傳開後,當時任職日軍駐香港海軍艦隊通譯的胡集養,乃從香港到廣州與兄長胡集璋會面。胡集養解除兵役返家後,乃向父兄報告胡集璋的近況,並特別轉告胡集璋交代說:「他將前往廣西,轉至越南發展,沒有成功,不會回家,要家人不要再去找他。」從台灣1938年11月~12月《日日新報》的報導,比對1939年中國大陸印行的《湖南岳陽游擊幹部訓練班通訊錄》,是可確認胡志明與胡集璋身分、年齡的真相。

    問:阮先生質疑《胡志明生平考》書中,有關胡志明身分、年齡的問題?

    答:《質疑之文》說:胡志明一生化名很多,與胡集璋沒有必然的直接證據。又說《胡志明生平考》一書,胡志明引杜甫詩,人生七十古來稀,質疑本人論述胡志明(阮愛國)七十九歲與胡志明(胡集璋)六十九歲,兩人年齡虛歲相差十一歲非常錯誤。就此二點質疑,說明如下:

    一、《質疑之文》說:胡志明與胡集璋,沒有直接證據證實為同一人,卻又從不言明《胡志明生平考》書中,本人所舉證的胡集璋、胡光與胡志明的身分關係聯結,實有故意忽略關鍵證據的嫌疑。《胡志明生平考》書中,舉證胡志明1934年~1938年在蘇俄化名「P.C.林」、「里諾夫」。自莫斯科來到中國後,1939年~1942年的化名胡光,追隨葉劍英在湖南衡山開辦南岳游擊幹部訓練班,從事敵後抗日工作。1942年改名胡志明,1943年寫下《獄中日記》,1945年發表《獨立宣言》,「胡志明」之名,乃傳揚國際。這以上,都是《胡志明傳記》公開報導的史實。

    1939年胡志明在南岳游擊幹部訓練班,登記在《同學通訊錄》的小冊子,公開的身分,記載胡光年齡「38歲」;《台灣日日新報》1938年11月12日刊載胡集璋年齡「38歲」。胡志明(胡光)與胡集璋年齡同為「38歲」而非越南阮愛國年齡的「49歲」。南岳游擊幹部訓練班《同學通訊錄》,與《台灣日日新報》,都是當年1939年前後的原始資料文獻。從原始文獻身分、年齡的記載,清楚證明胡志明與阮愛國是不同的二個人。南岳游擊幹部訓練班《同學通訊錄》刊載:「胡光籍貫廣東,年齡38歲,職務新聞台少校台員,嶺南大學畢業。」與《胡志明生平考》舉證,《胡集璋家譜》記載:「胡集璋1901年10月11日生,祖籍廣東長樂。」正好與南岳《同學通訊錄》刊載的籍貫、年齡完全相符。更且,《同學通訊錄》記載,胡光的職務為新聞台少校台員,通訊錄名冊前一列登載,中校台長陳子英,日本帝國大學畢業;後一列登載,上尉台員蔣雪影,留日學生。從其職務、學歷背景研判,胡志明當年從事的工作為監聽、搜集、翻譯「日本」的軍事情報,這與越南阮愛國的身份、任務極不相符。從1939年南岳游擊幹部訓練班《同學通訊錄》名冊,清楚地符合胡光與胡集璋的身分,唯一不符合則是胡光廣東嶺南大學與胡集璋台北工業學校的學歷,這也是共黨國際、中共、越共、以及胡志明自己,千方百計避開胡志明與「日本」有任何淵源關係,避免暴露身分的真相。再說,托洛斯基派中共元老《鄭超麟回憶錄》談到:「胡志明在廣州監獄遭監禁的證據。」與《台灣日日新報》報導「胡集璋在廣州監獄遭監禁的證據。」吳濁流為何急於1943年在台灣撰寫《胡志明》日文小說。這些難道不是胡集璋與胡志明的原始關鍵證據嗎?

    二、《質疑之文》又說:杜甫詩:「人生七十古來稀,今年,我剛好七十九歲,已經是“從來少”的人了。」認為,遺囑敘述七十九歲,並沒有錯,並而否定胡志明六十九歲的年齡。本人認為從中文語法觀察,七十九歲是有矛盾之處,但並非以此作為唯一證據,論斷胡志明的身分年齡。本人深感好奇的倒是,1933年後的胡志明,如是道地越南人,為何在壽終前四年1965年,要預先寫好「漢文本」的《胡志明遺囑》草稿,交與貼身秘書武齊保管。

    問:質疑《胡志明生平考》書中,胡志明相貌的問題?

    答:《質疑之文》說:「《胡志明生平考》書中,陳列的胡志明照片,都是公開過的舊照片,根本提不出胡集璋與胡志明不同的照片。並且說法國密探曾比對胡志明的照片,認為阮愛國與胡志明的相貌是同一人。因而據此認定《胡志明生平考》中,舉證胡集璋與胡志明的關係是完全錯誤的。」
    本人公佈的胡志明照片,僅提供一張胡集璋的父親與胡志明留著相同山羊鬍子的相片外,其他都是翻攝他人的舊照片,並且註記照片翻攝來源與出處。同時說:「從相片的外貌分辨人的身分,乃個人主觀的認定,人的臉型外貌,雖會隨著時間而有變化,尤相隔20年的相片,要分辨阮愛國與胡志明是不同的兩個人,實有困難,特別是西方人觀察東方人,更是不容易。」 《質疑之文》,既可根據法國密探比對胡志明的照片,認定阮愛國與胡志明是同一人。本人倒要反問,為何越南提不出阮愛國1922年以前的照片,比對1934年後的胡志明的照片。1919年~1924年阮愛國在法國、蘇聯期間,除美國威廉‧杜克教授提供一張1923年在法國拍攝的照片,為真正阮愛國本人外。在蘇聯的阮愛國照片,研判都不是阮愛國原始的照片,乃依據1934年胡志明被理個大光頭變造修飾的照片。此乃,共黨國際主管越南事務處的負責人維拉‧維西列娃在相貌辨識上,企圖將胡志明移花接木為阮愛國身份的傑作之一。

    1932年前的阮愛國與1933年後的胡志明,在穿著打扮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杜克教授比對阮愛國打領帶的照片後,在其大著《胡志明傳》中說:「胡志明和朋友聲明,他這輩子從未打過領帶。」杜克教授認為胡志明的聲明在說謊。當確認阮愛國與胡志明是不同的兩個人後,杜克教授還會不會認為胡志明的聲明在說謊呢?阮愛國蠻注重穿著打扮,與胡志明樸實的土氣,非常不一樣。維拉‧維西列娃的女兒告訴蘇菲‧昆法官的敘述:「阮愛國穿著十分整齊時髦,常配戴一條顏色鮮艷令人注目的領帶,而且身上散發出濃濃的香水味。」《胡志明和他的中國夫人曾雪明》一文,附有一張印有「晚年的曾雪明」的相片,在相片鏡匲前的相框,有一張阮愛國1920年代打著領帶的照片,在鏡匲上方的牆壁上,掛有一張胡志明1950年代的照片。曾雪明與阮愛國朝夕相處了一年,離散20年後,從這二張相片,竟也無法分辨阮愛國與胡志明的相貌,因而誤認兩人為同一人。本人在《胡志明生平考》第五篇《婚姻戀情的悲歌》,記載著一段話:「從一張相片故事的真相,背後隱藏著胡志明無奈心酸的故事。」

    問:阮維正先生質疑《胡志明生平考》書中,胡志明「中、越文能力」的問題?

    答:《質疑之文》說:「指涉阮愛國的中文程度,不足以寫出《獄中日記》詩,不可能當眾揮毫中文書法的能力。認為阮愛國1911年~1930年間,有相當長時間,可以自修中文。認定阮愛國不懂中文的能力,太過武斷。」又說:「本人根本不懂越文,不足以評論胡志明的越文能力,認為《天上固昧》從越南的喃喃字《天上固眛》轉過來,胡志明的翻譯是正確的。」

    《胡志明生平考》書中,乃據威廉‧杜克教授《胡志明傳》與蘇菲‧昆法官《胡志明消逝的歲月─1919~1941》二書的記載,整理歸納阮愛國21歲離開越南前,斷斷續續接受私塾的『漢文』教育,前後不到3年,『越文』與『法文』的教育不到4年。這從,1925年鄧穎超教導阮愛國『中文』,1926年阮愛國娶曾雪明為妻學習『中文』,認為阮愛國至1927年時,『中文』聽、說、讀、寫的能力,都相當有限。1928年~1930年間,阮愛國遊走歐洲,肺結核纏身,在暹羅養病一年,難有學習中文的時間與環境。進而推論:「阮愛國只具備小學3~4年級的中文能力,不足以在中文報章雜誌上,洋洋灑灑發表長篇專論,不可能寫下《獄中日記》詩,更不可能用毛筆寫中文書法或用手指替代毛筆寫書法。」

    至於《天上固昧》是否從越南的喃喃字《天上固眛》轉譯過來,本人不了解,對越南文字也沒有深入研究。本人根據胡志明在廣西《救亡日報》,1940年11月15日以中文標題《天上固昧》發表的文章,甚感疑惑。《天上固昧》的「固昧」是何意思,不甚明白?而內文開宗明義說:「這是越南人的俗語『天公有眼』的意思。先前法國侵占越南,現在法國反被德國侵占,豈不應驗『天公有眼』之意!」從內文字義上推敲「天上固昧」應改譯「天公有眼」,才符合內文的標題。依據2002年版《胡志明文集》第三冊,標題原文《ÔÔNG-TRÔI-CO-MAT(天上固昧)》,很難翻譯;而《ÔNG-TRỜI-CÓ-MẮT(天公有眼)》則很明白。因而質疑是否胡志明在1939年時,對「越南文」不熟練呢?還是羅馬字母對照「越南文」,當時統一的標準尚未規格化,或者是報社、出版社誤植的差錯?胡志明在《獄中日記》詩第85首,詩題〈獄丁竊我之士的〉,也有類似的情境。「士的」是何意?很難明白。對照詩的內容,「士的」是「拐杖」之意,黃錚教授註解,「士的」乃從英文(Stick)轉音過來。柺杖的日語音(つえ),念重些也有如「士的」的讀音。為何胡志明不用〈獄丁竊我之拐杖〉卻用另人難懂的〈獄丁竊我之士的〉作為詩的標題?令人深感疑惑。特別感到錯愕的是?為何1933年以前,胡志明幾乎未用「中文」發表文章,包括1924年~1927年在中國廣州時期。為何卻突然在1938年~1939年在中國廣西,長篇大論的以「中文」大量發表文章?為何以《中國來信》的方式,寄了七篇「中文」稿到越南,再由河內《自然之聲》轉譯成「越文」發表。1942年~1943年胡志明關押廣西期間,又為何以「中文」寫下134首的《獄中日記》詩?

    問:阮維正先生質疑《胡志明生平考》書中,《獄中日記》為台灣苗栗客家人創作的疑問?

    答:《質疑之文》說:「《獄中日記》詩,客家方言轉成的獨特中文字,如“籠”“洗面”等,也是越南人的常用語。中國流傳的拆字遊戲,伯夷叔齊的歷史典故,魯迅的《自嘲》與王昌齡《芙蓉樓送辛漸》的詩,也並無特別深奧之處。據此,認為《獄中日記》並非一定要精通中文的客家人所能寫。」

    《胡志明生平考》第六篇《獄中日記》提出三大項:1. 必須熟練客家語言,客家方言轉成的漢字。2. 具備相當漢學底蘊。3. 對日本語文有相當熟悉。並列舉《獄中日記》25首詩,以及2首名人的雅詩,6首即興式的賦詩,認為必須具備上述條件,方能寫出《獄中日記》詩。《獄中日記》是阮愛國所寫?或是具備有日文底蘊的苗栗客家人所寫,就請讀者、專家公論。

    問:阮維正先生質疑《胡志明生平考》書中,中國共產黨怎可能玩弄「移花接木」的遊戲?

    答:《質疑之文》說:「中國共產黨(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人) 本身都自顧不暇,怎可能大費周章將胡志明「移花接木」為阮愛國?」認為《胡志明生平考》所做的推論是不正確的。

    證實胡志明是否「移花接木」為阮愛國,《胡志明生平考》書中,分別提出五項論證:一、偷龍轉鳳的戲曲(阮愛國的死亡與復生) 二、金蟬脫殼真假人生(阮愛國與胡志明同登歷史的舞台) 三、漂泊流浪的人生(胡志明在蘇聯與中國) 四、婚姻戀情的悲歌(阮愛國與胡志明婚姻戀情紀實)五、《獄中日記》與遺囑(阮愛國與胡志明漢文能力解析)。從其不同的歷史角度,反覆證實阮愛國於一九三二年病亡;一九三三年後的胡志明,乃是來自台灣苗栗的胡集璋。

    至於中國共產黨本身都自顧不暇,怎可能操弄胡志明「移花接木」的遊戲?簡要答覆如下:1933年~1943年,胡志明在蘇俄與中國時期,中國共產黨確實被逼迫至延安一角,沒有操縱「移花接木」的餘力。但主導全盤計畫的是共產國際,中國、越南共產黨負責配合計畫行事,胡志明本身也是聽令於「移花接木」的一顆棋子而已。本書中從未提及毛澤東、朱德有參與「移花接木」的遊戲,胡志明與毛澤東曾見過三次面,受到非常熱情的招待與禮遇。而周恩來1920年間在法國就認識阮愛國,1925年~1927年周恩來的妻子鄧穎超教過阮愛國「中文」,且與曾雪明的婚姻福證,兩家來往密切。1927年周恩來還陪同阮愛國弔祭廣州事件犧牲的幾十位越南志士,這證明周恩來與阮愛國是非常熟悉的。1938年~1939年胡志明(胡集璋)隨同葉劍英抵達廣西期間,曾與周恩來有過四次的會面。1940年周恩來從莫斯科返回重慶,胡志明親自到過重慶密謀周恩來,乃與海外黨部同仁會商,將黨中央由昆明移往桂林,奠定越南海外黨部與國內堅實的基礎。1942年胡志明在廣西遭國明黨拘押監禁,周恩來千方百計掩護其身分,營救胡志明出獄。從周恩來夫婦與阮愛國、胡志明密切的關係,難道沒有忠誠的在執行共黨國際「移花接木」的密令嗎?

    問:《胡志明生平考》書中,所謂的「家族秘辛」,根本不足採信,進而否定胡集璋即是胡志明的說法,有何看法?

    答:首先要申明,寫《胡志明生平考》,沒有任何的政治動機,也沾不上名利的好處,純粹背負族人付託的使命。《胡志明生平考》乃時間與心血交換而來,等待60年的時間,相關文獻與解密檔案的釋出,支撐「家族口傳秘辛」的證據後,才著手編寫完成《胡志明生平考》一書。家族中人沒有任何的理由與必要,去編造越南國父胡志明的身分,與「家族口傳」的秘辛?

    胡志明身分真相的關鍵解謎,首先必須確認阮愛國於1932年確實肺結核病亡。然後嚴密地檢驗1933年後胡志明的生平事蹟,胡志明歷史的真相才能重現。《胡志明生平考》特別整理阮愛國肺結核病史檔案,提供專家讀者參考。從1920年開始,阮愛國在法國就有治療肺結核病的紀錄。

    1925~1927年,越共黨員李德芳回憶:「阮愛國經常熬夜工作至深夜,咳嗽很厲害,有時還咳出血。」1929年阮愛國在泰國以中醫治療肺病一年,這是阮愛國親口告訴吳德治同志的。1930年阮愛國自己寫信告訴共黨國際遠東局:「他屈服一場肺癆病,肺很難受而且還會吐血。」1931年11月底,阮愛國寫信給藍德書同志說:「我身體岌岌可危,會習慣性的吐血,恐怕要死在獄中了。」1931年底,阮愛國被轉送至醫院,在警備下戒護就醫。法國駐香港領事蘇蘭‧泰西埃證實阮愛國得了嚴重慢性肺結核病。1932年初,英國皇家樞密院裁判釋放,在香港戒護醫療的阮愛國。1932年,英國情報員龍保羅密秘遣送阮愛國遣開香港時,「阮愛國肺病嚴重,有氣無力不停的咳嗽。」

    1932年春,阮愛國密秘離開香港後,即傳出阮愛國失蹤的消息。1932年秋,各國共產黨的機關報,如蘇聯共黨的「真理報」、法國共黨的「人道報」,相繼報導阮愛國病亡於肺結核。英國倫敦「每日工人報」,於1932年8月11日,也報導阮愛國病死的消息。莫斯科東方大學越南組的學生舉行阮愛國病亡的追悼會,法國安全警察在1933年檔案中,亦註記阮愛國「死於香港」。上述原始資料與檔案歷歷在目,都是當年歷史記錄的第一手文獻資料。也是當時 (1932年~1941年) 大家深信不疑的事實,這10年間阮愛國完全銷聲匿跡,沒有任何活動的紀錄。1941年6月6日,有位自稱胡志明的人,以阮愛國名字署名,發表《號召全國同胞書》,呼籲越南人民站出來革命,沉寂10年之久的阮愛國,乃又重新站上舞台,欺瞞扭曲了歷史。胡志明傳記作家,因無法證實阮愛國與胡志明是否為同一人,乃引用1949年胡志明以陳民先為筆名,在上海以漢文出版的《胡志明傳》的資料,銜接阮愛國香港失蹤後的人生,因而扭曲了胡志明的生平歷史,乃成為史學家反覆追蹤的謎題。越南中央主席團公告:「胡志明主席罹患嚴重的心臟病,於1969年9月3日9時47分逝世。」 這倒是蠻奇特的事,阮愛國在1932年8月傳出病死於【嚴重肺結核病】,而胡志明歷經37年後,未曾見有治療肺結核的任何病情紀錄,卻又死於【嚴重心臟病】?

    答覆裴信對《胡志明生平考》一書的評論(二)

    旅居法國的越南人士裴信先生,於2009年3月8評論本人近著《胡志明生平考》一書,有著高度嚴重的曲解與蔑視。認定本人撰寫《胡志明生平考》的目的,含有政治意圖與經濟利益;認為本人充斥昏亂的幻想,編造不實的論說,甚而污衊本人是半瘋半癲的怪胎。更為嚴重的指控,認為台灣的領導人是百分之百的正牌中國人,本人是出生台灣的中國人,居住的苗栗地方認為是苗栗民族。還扣帽子加罪本人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特別是怪罪越南領導人,放任本人胡言亂語,有意挑撥越南人民對本人的仇視。還莫名奇妙認為本書意圖灌輸中國的大漢民族思想,影響越南人民對中國的情誼,這種莫須有的政治凌遲,可說是錯誤百出離譜至極。

    裴信的評論完全偏離事實與證據,談不上一點公信。除扭曲謾罵、惡意栽贓之外,懷有濃厚的政治用心,指桑罵槐地伸張其故步自封的偏狹政治理念與信仰。我可以很肯定的論斷,裴信根本就沒有看過《胡志明生平考》一書,也完全不了解台灣的政情與歷史。僅憑書頁中的簡介,就天馬行空的羅織罪名惡性指控,甚至詆毀自己的政府與元首。也難怪在台灣的諸多越南友人,要站出來指正其囂張不當的言論,認為其帶著有色的眼光,充滿偏見與傲慢。本人認為裴信先生,仍故步自封沉醉在自己十多年前的黨國魂報《人民日報》副總編輯的夢魂之中。

    裴信的評論網路張貼得很廣,為免栽贓的流言隨意散播。在答覆裴信質疑之時,本人特別就撰寫《胡志明生平考》一書的動機與目的,先作聲明以正視聽。發表《胡志明生平考》,是本人家族三代共有的志業,委由本人負責秉筆代言而已。

    撰寫的動機:家族三代一直心傳口授「胡志明身分的秘辛」,清楚知道越南國父胡志明的後半生,就是家叔公胡集璋。尤家父臨終特別交代,證據許可佐證「胡集璋就是胡志明」的身分時,仍有必要將「家族秘辛」真實的公佈出來,還給你叔公身分的真相,免於因長期失蹤人口而註記死亡的遺憾。

    撰寫的目的:本人撰寫《胡志明生平考》的目的,非常單純。旨在替家叔公胡集璋的身分正名,無意捲入越南國父胡志明身分的爭端,更沒有絲毫藉此圖謀任何政治與商業的利益。純就歷史的事實,證明1890年~1932年的胡志明是越南共產黨創黨領袖阮愛國;1933年~1969年的胡志明是來自台灣的共黨國際人士胡集璋。本人作出胡志明生平歷史的新論述,旨在還給歷史一項新的證據,讓史家確認胡志明身分的真相,重作歷史的解釋。

    《胡志明生平考》一書,乃時間與心血交換得來的論說,等待60年的時間,當相關文獻與解密檔案逐步釋出,有力支撐「家族口傳秘辛」的證據後,再歷經五年時間審慎編寫完成。《胡志明生平考》一書的論說、任何的一句話,都是根據「家族秘辛」的口信,及深具公信的史家學者撰述的《胡志明傳》來立論,絕非裴信所言,荒唐不實,憑空幻想。本人與家族長輩沒有任何的理由與必要,去編造「家族口傳」秘辛,聯結越南國父阮愛國義士,與家叔公胡集璋的身分關係。《胡志明生平考》書中,分別提出五項論證:一、阮愛國的死亡與復生。 二、阮愛國與胡志明同步歷史的舞台。 三、胡志明在蘇聯與中國。 四、阮愛國與胡志明婚姻戀情紀實。 五、胡志明《獄中日記》與遺囑。從其不同的歷史角度,反覆論證阮愛國確實在一九三二年病亡;一九三三年後的胡志明,乃是來自台灣苗栗的胡集璋。讀者有心去對照當年相關歷史脈絡的事實,自可清楚判定《胡志明生平考》所言的真與假、對與錯。

    裴信的評論,幾乎完全偏離本人五大論述的證據,僅憑其個人政治信仰與生活經驗的常識,論斷本人的論述荒唐不實。還特別要本人答覆,如下的質疑:「1945年8月,胡伯伯回到河內後,他的親姊姊─清女士迎接他,二人一見如故,彼此就能辨認對方,胡伯伯當下即以南壇─青章地區獨特的義安口音,問候家族中很多在世甚至已離世的家人情況。清女士還仔細看胡伯伯的鼻子、下巴後說:「的確是阿宮小時候的模樣。」1957年,當胡伯伯回到金蓮村老家拜訪時,它直接從老家左邊的巷子進去,而不是從東邊的大門進去。接著他一個人到煉鐵工作坊去問候從前在此工作的長輩們,這地方是他兒時常往來的地方。」

    請教胡先生?一個生長在台灣的中國人,怎可能說出南壇土音的義安口音,而且又能完全扮演清女士的親弟弟,回到金連村陌生的地方,竟能如此熟悉家鄉的地形和人物?

    本人答覆如下:本著作第三篇《胡志明在蘇聯與中國》,〈胡志明為何不敢承認自己是阮愛國〉、〈胡志明身分為何不被揭穿〉、〈胡志明編造阮愛國復活的謊言〉等章節中,清楚地論述:「胡志明成功完成『移花接木』的身分任務,絕不是他個人的魅力,這幕戲曲集合了當年共黨國際,中、越共高層領袖合力演出。導演為越南事務處的主管─共黨國際的維拉‧維西列娃,負責設計規劃。第一主角胡志明,負責編寫劇本與上台演出。配合演員有越共高層黎鴻峰、阮氏明開、范文成、武元甲、馮世堅、黃文歡、阮良朋等人,以及中共高層周恩來、鄧穎超、李富春、蔡暢、康生、李克農等人,負責掩護包裝胡志明的身分。中、越共黨,在其列寧式的領導組織與嚴密監控體系下,為其共產黨最高利益的考量,全力掩飾胡志明真正的身分,高度嚴守胡志明身分的秘密,他們利用不同的方式相互掩護,如蜘蛛網狀地編導胡志明即是阮愛國的訊息。1945年,阮氏皇朝末代皇帝永瑞(保大)曾言:『只要證明胡志明是阮愛國,我就遜位下台。』過沒多久,永瑞就退位了,可見越共高層在掩護胡志明的身分,是非常徹底明快而有時效。」

    1957年6月胡志明走訪兒時的家鄉 ─ 義安省南壇縣金蓮村時,才正式對外公開承認自己就是越南共產黨的創黨領袖阮愛國。這時,阮愛國的雙親早已不在人世,唯一的哥哥阮生謙1950年過世,姊姊阮氏清1954年過世。哥哥姊姊曾在1945年,前往河內見過胡志明,匆匆會見一小時,隨即離去。見面的情形?談些什麼?始終是個謎團。因此,1957年胡志明造訪家鄉時,阮愛國離開家鄉已經50多年,鄉親幾乎沒有人認得胡志明不是阮愛國的身分。至於熟識阮愛國,同時又認識胡志明的人,除越共高層核心黨人外,反對陣營中的阮海臣、武鴻卿等人,業已淪落至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大陸,流浪活命算命維生。胡志明至此,才堂而皇之承認阮愛國的身分,接替阮愛國身分的秘密任務。

    深信大家有個疑問?胡志明與阮愛國既是同一人,為何阮愛國不是用自己熟悉的「母語(越語)」 創作《獄中日記》詩,而用不擅長的「漢語」來創作?為何胡志明不是以越南名「阮愛國」發表獨立宣言?以「阮愛國」之名參與普選競選總統?而用改換的姓氏「胡志明」?原因很簡單,當時環伺胡志明身邊的「越南革命同盟會」領袖阮海臣,「越南國民黨」的領袖武鴻卿等人,都清楚知道「胡志明不是阮愛國」,胡志明若冒用阮愛國之名,阮海臣、武鴻卿等人,定會揭發「胡志明冒用阮愛國」名銜的謊言,摧毀阮愛國在全國民眾擁戴的威信,依恃中國國民黨軍隊,以胡志明欺世盜名的把柄,煽動越南人民反對「越盟」,瓦解越南共產黨的力量。

    裴信所言「阮愛國與其姊見面的情形」,甚有疑惑?根據美國史學家威廉‧杜克《胡志明傳》386頁的說法:「由於胡志明拒絕談論他的過去,並且依然堅持他是一個長期效忠國家的『愛國老人』,所以少有越南人知道他們的總統就是共黨國際的特務阮愛國。」他的姊姊阮氏清在二次大戰出獄後,就一直住在金蓮村附近。當她得知胡志明身分後,阮氏清前往河內北宮短暫會見胡志明。年底,在金蓮村當教師的胡志明哥哥阮生謙,也到河內與胡志明會面,他們在市郊的房中秘密會面。」阮生謙於1950年過世,四年後阮氏清也去世了。又根據英國蘇菲‧昆法官《胡志明消逝的歲月1919~1941》21頁的記載:「法國殖民政府於1920年春,找到胡志明姊姊、哥哥後,他們告訴殖民政府,阮愛國在童年的意外中有一隻耳朵受傷。阮愛國左耳上方的傷疤,乃成為法國保安局辨識阮愛國身分的關鍵。」

    本人答覆裴信的質疑很簡單,「讓證據來說話,不要憑恃個人常識論斷。」裴信引用的資料可能是《胡志明編年叢書》或《輕瞥/胡志明生平》二書的文件,這是胡志明連結自己是阮愛國的「自傳」,越南官方的說法。本人認為胡志明與其兄姊的會面,應是公開頌揚的報導,為何如此秘密見面?答案很簡單「胡志明不是阮愛國嘛!」。裴信陳述胡志明與其姊見面的情形,乃是越南官方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包裝講法。至於阮愛國左耳上方的疤痕,足以證實胡志明1945年前的相片,耳朵被修飾很奇怪。威廉‧杜克教授提供1923年在法國拍攝的阮愛國照片,為真正阮愛國本人;1934在蘇聯莫斯科拍攝的胡志明(胡集璋)照片,為真正胡志明本人除外,所有胡志明1945年以前的照片,在蘇聯、中國存檔的照片,都經過刻意修飾剪接,特別是在耳朵。尤阮愛國與其兄姊感情濃厚,常有金錢的接濟與書信的連絡。請教裴信為何胡志明1945年與其兄姊見過面後,就沒有再聯絡,也沒有再見面?1957年胡志明造訪家鄉後,幾乎就沒有再回家鄉,也沒有在家鄉過年,也不在家鄉過生日。反倒是常在華僑家庭過年,或遠赴中國南寧、廣州過年、過生日,這又如何解釋?再說,曾有聽過胡志明《獨立宣言》錄音帶的越南義安人親口告訴本人,胡志明《獨立宣言》錄音帶的家鄉口音太重太濁,不像是義安口音。更有旅居中國的華僑告知,早年越南共產黨員告訴他,胡志明和阮愛國的相貌差異甚遠。這些人都還活著,腦筋都還很清楚,只不過不方便公佈他的真名罷了。

    裴信先生輕率的發言,常有耳聞。譬如,裴信認為,胡志明的「明」 字,可能出自他懷念阮氏明開的「明」字;亦有可能來自原配曾雪明的「明」字。胡志明曾取過一洋名Lucius。Lucius 為拉丁文的男性名字,Lucia為女性名字。兩字皆源自「Lux」,意為光輝、光明。以後阮愛國取名胡光或胡志明,可能源出於此。此外,胡志明曾在一部題為《邊走邊說 》( Vừa đi đường Vừa Kể Chuyện ) 的自傳著作中取筆名為T. Lan ,Lan是蘭,T在越文拉丁字母是Thương的縮寫,Thương即是愛憐之意。質言之,T. Lan便是愛蘭。可能是來自阮氏明開在莫斯科的化名潘蘭( Phan Lan ) 的名字。根據裴信先生提供的資料,胡志明還有幾宗與女人有瓜葛牽連的小小情愛故事。當年胡志明在巴黎革命活動時曾與一位法國女人出入成雙的情人;在廣州之時,他亦曾愛戀上鄧穎超。裴先生寫道﹕「按照法國的資料,胡志明年輕時,在巴黎當攝影學徒,與一位名叫瑪麗畢艾 ( Marie Bière ) 的洋姑娘相愛……」 , 又按蘇菲亞女士的敘述,胡志明在中國華南活動時遇上鄧穎超,還迷愛著她。對於維拉華斯麗艾娃夫人,胡志明亦曾與她發生過一段濃情厚意的愛情故事。維拉華斯麗艾娃夫人的女兒對蘇菲亞說過,那位年青人阮愛國穿著十分整齊時髦,常配戴上一條顏色鮮艷令人注目的領帶,而且身上亦散發出濃濃的香水濃味……。

    這以上裴信的發言,在越南流傳的資料,確實少有人這樣解讀,而且解讀得蠻離譜的。《胡志明生平考》婚姻篇中,這幾位胡志明的配偶與情人,都有清楚詳細的記載。如果硬要將阮愛國與胡志明等同為同一人,去解讀胡志明的婚姻,真是歷史的悲哀。舉證如下:1935年第七屆共產黨國際會議,胡志明當時化名P.C.林。這時胡志明、阮愛國、黎鴻峰三位男士與阮氏明開女士,都同時在莫斯科參與這次的大會,接觸頻繁,常在一起生活。黎鴻峰與阮氏明開會議結束後,在莫斯科地方辦事處,公開辦理結婚登記,正式結為夫妻。如果胡志明是阮愛國,這場婚姻豈不是大亂局,難怪蘇聯史家批評:「胡志明職業生涯中,對偶發風流韻事的嗜好,只要不妨礙到他政治目標就好。也可能胡志明一開始與阮氏明開的婚姻關係,視為一段速食感情。」這種批評是對阮愛國國父、黎鴻峰總書記、與肝膽血性豪氣干雲的阮氏明開女士,簡直是人格的污衊與侮辱。裴信先生,如您真愛自己的國家,敬重您的國父,好好去研究檢視這段歷史,還給他們在烽火戰亂下可歌可泣的婚姻戀情故事,替阮愛國、阮氏明開昭雪其聖潔高義的婚姻真相。

    裴信也引述:「胡志明愛戀上鄧穎超」,更是荒唐聯想。1926年,阮愛國與曾雪明結婚,是鄧穎超、蔡暢牽的線,同為媒人與證婚人,主持了婚禮。婚後阮愛國常往周恩來家跑,鄧穎超還為阮愛國織送毛衣,二家來往密切。事隔一年,蔣介石集團瘋狂圍剿捕殺共產黨人,阮愛國倉皇潛回莫斯科,中斷與曾雪明的連絡,夫妻彼此天各一方。1930年10月,阮氏明開擔任阮愛國的助理,二人產生情愫展開熱戀,1931年春辦理了婚宴。戰亂烽火無情,4月阮氏明開被捕,6月阮愛國被捕,更為不幸地隔年8月,阮愛國病亡莫斯科。1935年7月阮氏明開與黎鴻峰在莫斯科登記結婚(當時阮愛國已經病亡3年),阮氏明開與當年化名P.C.林的胡志明,乃是師生之間的關係,黎鴻峰、阮氏明開、P.C.林 三人間彼此常有連絡。1950年代,胡志明常與中國女友在廣州相會。1958年廣州醫務界傳出胡志明婚姻的雙胞案,有人指證曾雪明與胡志明的婚姻關係不可信。引動全國婦聯主席蔡暢親自平息雙胞案的鬧劇風波。曾雪明多次寄信越南大使館,未能得到任何的回復,曾雪明亦曾提出申請前往河內與胡志明會面,均遭到當局的拒絕。從阮愛國與曾雪明的婚姻、阮愛國與阮氏明開的婚姻與胡志明與中國的戀人,明顯清楚地證明阮愛國與胡志明是不同的二個人。而鄧穎超與蔡暢清楚知道胡志明不是阮愛國,知道胡志明背負婚姻十字架的無奈,因而常起鬨調侃胡志明的戀情,留存有胡志明擁著鄧穎超與蔡暢,在山徑間笑得人仰馬翻的照片證明。胡志明與鄧穎超「同志加上姐妹」的情誼,因而造成裴信的誤判,認為胡志明愛戀上鄧穎超。至於胡志明常配戴顏色鮮艷的領帶,身上散發濃濃的香水味,是1923年間記載阮愛國的穿著裝扮,根本不是胡志明的風格,只不過共黨國際將二人連結在一起而已,這不也是胡志明與阮愛國不是同一人的證據嗎!

    至於胡志明的「明」,胡光的「光」,與阮氏明開的「明」字,曾雪明的「明」字,根本毫無瓜葛。這些化名怎麼來?我的了解是這樣:「1938年,當時化名P.C.林的胡志明,從中國延安到達廣西桂林,在康生、李克農等特務頭子的安排下,執行共黨國際的密令。胡志明乃滲透至廣州日本軍區,探究日軍支持越南共黨的可能性。因而得以與其弟胡集養在廣州見面。胡集養告訴胡志明(胡集璋)其未曾見面兒子的名字,名叫胡曙光。胡志明為思念兒子,乃又將P.C.林,改『胡光』作為化名,而P.C.林的『林』字,應是胡集璋懷念在台灣妻子林桂妹的『林』,而P.C.則不知是何意?1941年5月越南共產黨中央第八次會議,在北坡成立『越南獨立同盟戰線』,8月改名為『胡志明』以明志決心,前往中國重慶與周恩來會商大局,被嫌疑有『日本身分』,遭中國國民黨拘押審訊調查,乃以中文寫下《獄中日記》,『胡志明』的名字,乃流傳國際。

    裴信先生評論的文章,十分之八都在借題發揮,彰顯自己的政治信仰與主張,詆毀越南領導人與政府,他那是在意「胡志明身分」的真相。歷史的請交還給歷史,政治的問題,奉勸裴信先生去重讀鮑寧(Bao Ninh)的戰爭文學《青春的悲愴The Sorrow of War》,徹底省思越戰幕後的深層意義,好讓為越戰犧牲生命的靈魂得以安息,替走出戰爭陰霾的越南人民福祉想一想,放下偏狹的政治理念,別在國外大放厥辭而不慚愧。

    ※附上裴信越文原稿

    “Hồ Chí Minh Sinh Bình Khảo” của Hồ Tuấn Hùng: Cuốn sách hoang tưởng gây nhiễu loạn

    Bùi Tín, HCM sinh bình khảo, HỒ Chí Minh

    Tác giả Bùi Tín Một nhà “nghiên cứu lịch sử ” tên là Hồ Tuấn Hùng người TQ sống ở Đài Loan, tháng 11-2008, cho ra cuốn ” Hồ Chí Minh Sinh Bình Khảo“ (Nghiên cứu cuộc đời Hồ Chí Minh), dày 342 trang, chữ Hán, đưa ra nhận định giật gân, độc đáo là: ông Hồ Chí Minh từ Trung quốc về nước năm 1941 lập Việt Minh, rồi lãnh đạo Cách mạng tháng 8-1945, trở thành chủ tịch nước VNDCCH, chết năm 1969, không phải là ông Nguyễn Tất Thành ở Việt nam hồi nhỏ, rời VN năm 1911, không phải là ông Nguyễn Ái Quốc ở Moscow năm 1924-1925, sau đó về Hoa Nam hoạt động ở Quảng Châu – Hong Kong. Ông này đã chết vì bệnh ho lao từ năm 1932.
    Tác giả chứng minh rằng ông Hồ Chí Minh sau đó là một người khác, gốc Trung quốc 100%, người dân tộc Miêu Lật ở đảo Đài Loan, tên là Hồ Tập Chương, đã đóng giả Nguyễn Tất Thành – Nguyễn Ái Quốc rất khôn khéo, trọn vẹn, đội danh Hồ Chí Minh cho đến khi chết ngày 2 tháng 9 năm 1969 ở Hànội.Theo tôi đây là một chuyện dựng đứng, bịa đặt, hoang tưởng, không có gì là nghiên cứu khoa học nghiêm chỉnh cả.

    Tôi đưa ra vài dẫn chứng : sau khi ông Hồ về ở Hànội tháng 8-1945, bà Thanh chị ruột ông Hồ ra gặp ông, 2 người lập tức nhận ra nhau, và ông Hồ trở lại nói hoàn toàn giọng Nghệ An, với âm sắc riêng của vùng Thanh Chương – Nam Đàn, hỏi thăm rất nhiều người trong họ đã chết và còn sống.Bà Thanh còn nhìn 2 tai ông , mũi và cằm ông, nói :” đúng là 2 tai, mũi và cằm của thằng Coong thời trẻ”.

    Rồi năm 1957, khi ông Hồ về thăm quê cũ ở Kim Liên, ông đi ngay vào ngõ bên trái nhà ông khi xưa, không đi vào cổng mới làm sau này, sau đó tự ông sang lò rèn phía trái để hỏi thăm các cụ ở lò rèn xa xưa, nơi ông thường qua lại khi còn bé. Làm sao một người Tàu quê ở đảo Đài Loan lại có thể nói tiếng Nghệ An, lại theo thổ âm Nam Đàn, và nhập vai trọn vẹn là em ruột bà Thanh, và về quê Kim Liên xa lạ, lại am hiểu địa hình và nhân vật làng quê cũ xa xưa thuần thục đến như vậy !

    Xin giáo sư Hồ Tuấn Hùng lý giải cho tôi được thông suốt..

    Để cố tô vẽ một điều hoang tưởng thành sự thật, nhà xuất bản Đài loan khoe rằng tác giả là nhà nghiên cứu lịch sử nghiêm chỉnh(!), có 30 năm là giáo sư ở Khoa sử Đại học Quốc gia Đài loan, người cùng dân tộc Miêu Lật với ông Hồ Tập Chương ( là ông Hồ giả), đã nghiên cứu kỹ các hồ sơ của Anh, Nhật, Trung hoa, Việt nam trong nhiều năm trời…

    Họ làm như thế để làm gì ? Để bán sách? Một giả thuyết nữa, hay là những người có tư tưởng bành trướng Đại Hán bên Tàu muốn chuẩn bị tư tưởng cho dân Việt để – trong một tương lai gần hay xa, Việt nam sẽ “tình nguyện” một cách cưỡng bức thành một tỉnh của Trung quốc, với một lãnh tụ vốn dĩ là một người Trung quốc đặc sệt 100 % chánh hiệu(!).Trên đời vẫn thường có kẻ nửa khùng nữa điên, kỳ quặc như thế.

    Đây là sự xúc phạm rất ngang nhiên và tuỳ tiện ông Hồ, coi người lãnh đạo đảng CS Việt nam không ra gì, nhưng nhóm lãnh đạo ở Hà nội cắn răng chịu đựng, không thấy me – sừ Lê Dũng mở mồm . Chỉ khôn nhà dại chợ ! Còn chuyện Hồ Chí Minh là người dân chủ – cộng hoà (Domocrat+Republican) chứ không phải người cộng sản ? Cũng chỉ là đảo ngược sự thật !

    Trong cuộc hội thảo tại Hà nội từ 5 đến 7 tháng 12-2008 mang tên ” Việt nam – Hội nhập và phát triển”, một “học giả ” Nhật bản làm một cuộc khảo cứu để đi đến kết luận rằng Hồ Chí Minh về cơ bản là người yêu nước chứ về cơ bản không phải là người Cộng sản (!), rằng ông Hồ là người theo chủ nghĩa cộng hòa hơn là theo chủ nghĩa cộng sản.Không có gì sai lầm hơn ! Không có gì trái với sự thật hơn ! Đó là sự lầm lẫn bản chất với hiện tượng, lấy mặt nạ làm mặt thật, lấy mặt thật làm mặt nạ.

    Trước khi từ Anh sang Pháp vào khoảng 1918, Nguyễn Tất Thành còn có thể là người theo chủ nghĩa dân tộc. Sau khi gia nhập đảng Xã hội năm 1920, rồi đảng Công sản Pháp, ông là người cộng sản. Từ khi sang Nga – 1924 – ông được huấn luyện, đào tạo có hệ thống thành một cán bộ cộng sản nòng cốt, từ đó ăn lương của Đệ Tam Quốc tế cộng sản. Ông sùng bái Staline, sùng bái Mao Trạch Đông sâu đậm, cho cả đến khi tệ sùng bái Staline bị Đại hội đảng CS Liên Xô lần thứ 20 lên án năm 1956, xác Staline bị đưa ra khỏi lăng ở quảng trường Đỏ, cả sau khi Mao dựng lên cuộc cách mạng văn hóa vô sản điên loạn hồi 1964 – 1967…

    Người ta dễ nhầm lẫn vì bản chất ông Hồ rất khôn ngoan đến mức có thể gọi là “xảo trá “, khi chủ trương ” lạt mềm buộc chặt “, chiến thuật rất mềm dẻo, nhưng lập trường cộng sản rất kiên định – mù quáng, dễ đánh lừa thiên hạ. Nhà triết học và nghiên cứu chính trị Pháp Jean François Revel Từng viết bài “Hồ Chí Minh – sự tước đoạt lòng yêu nước” ( HCM – le Détournement du Patriotisme) chứng minh rằng HCM đã lợi dụng lòng yêu nước của dân Việt làm công cụ phục vụ cho mục tiêu cộng sản của Đệ Tam Quốc tế Cộng sản.

    Điều này rất rõ, trước khi chết, trong di chúc ông đắn đo kỹ, và mong sẽ được về theo cụ Mác cụ Lénine của ông ta, chứ không về theo cụ Lê Lợi hay Trần Hưng Đạo, hay là Nguyễn Trãi.

    Xin mời các bạn nghe lời giải thích về lời trứ danh nhất của ông Hồ ” Không có gì quý hơn đôc lập tự do ” của Học viện Nguyễn Ái quốc – nay là Học viện Chính trị Quốc gia HCMinh – rằng : “ý Hồ Chí Minh khi nói tự do là Tự do cho dân tộc, chứ không phải tự do cá nhân tư sản đồi truỵ” . Cho nên ông Hồ không chút quan tâm đến Tự do của người công dân cá thể, cho nên dân quyền và nhân quyền bị chà đạp là quốc sách của đảng cộng sản; tự do báo chí, tự do tôn giáo, tự do kinh doanh tệ hơn thời phong kiến, thực dân; không một người dân nào có hộ chiếu xuất cảnh, đảng CS một mình một chiếu, độc quyền ngự trị xã hội không có ai kiểm soát. Ông là ông trùm thủ tiêu Tự do.

    Sự lạc hậu, lỗ hổng tệ hại về tự do, về quyền sống công dân kéo dài, đày đoạ xã hội ta hơn nửa thế kỷ, cho đến tận hôm nay, là một đặc điểm ” đặc sắc ” bi thảm nhất của thời đại Hồ chí Minh, khi đảng cộng sản lộng hành với đường lối toàn trị dai dẳng. Phải chăng trước sự phá sản của chủ nghĩa CS ở Đông Âu và đặc biệt là ở gốc gác Liên Xô, phải chăng khi chủ nghĩa Cộng sản bị cả liên minh Châu Âu lên án nặng nề không kém gì chủ nghĩa phát xít, khi một nước cộng sản cũ như Balan công khai đặt chủ nghĩa CS ra ngoài vòng pháp luật, nhóm lãnh đạo đảng CS Việt nam vội vã nghĩ đến chuyện gỡ tội, chạy tội cho lãnh tụ của họ, và cho chính bản thân họ ?

    Rằng họ chỉ là những người yêu nước, dân chủ, cộng hoà !
    Chậm quá rồi, các người ạ !

    Bùi Tín . Paris. 8-3-2009.

  3. 100
    joni 提到:

    那麼多天了! 到底誰是郭冠英阿???
    是他嗎?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237050195.A.32B.html
    我的部落格分享: http://tw.myblog.yahoo.com/joni-huang

  4. 99
    kayan 提到:

    http://test.shandinglu.org/blog/old-houses-of-kaohsiung

    站長可能有興趣看看

  5. 98
    鄭宗琳 提到:

    凱劭
    我是你的高中同學, 在翻查彰化歷史相關文獻時, 無意中發現你的網站. 你的文才真好, 學問淵博更是令我佩服. 我有ㄧ個很好的小學老師蘇秋女士, 她曾拍攝許多台灣的紀錄片, 也得過金鐘獎,她對於台灣的歷史, 地理, 有相當的了解, 也有相當獨到的見解. 我在想, 如果你們可以認識的話, 那就太好了.

    祝 平安喜樂!

    宗琳

  6. 97
    coolchet 提到:

    最近竟發生這樣的事:

    救救明德新村婦聯會日式眷舍!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30931

  7. 96
    bwhouse 提到:

    黃玉珊導演的”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和”插天山之歌”,將於公視經典電影院1/11日,1/18日播出,向隅的朋友請別錯過囉!

    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

    播映時間:98/01/11(日)12:30–

    公視介紹網頁: http://www.pts.org.tw/php/mealc/masterpiece/index.php?XPAGE=VIEW&XMAENO=1396

    插天山之歌

    播映時間:98/01/18(日)12:30–

    公視介紹網頁: http://www.pts.org.tw/php/mealc/masterpiece/index.php?XPAGE=VIEW&XMAENO=1397

  8. 95
    南方論壇 提到:

    歡迎轉寄轉貼*發揮網路力量*

    原文:南方快報南方論壇
    http://www.news100.com.tw/viewtopic.php?t=10198&postdays=0&postorder=asc&start=0

    統派媒體的雙重標準

    這篇文章,是要寫給我有緣無緣的台灣鄉親。
    各位鄉親啊,你可以從來沒喜歡過民進黨,你可以討厭阿扁,但是,你不可以讓台灣沒有是非啊!你不可以讓台灣失去公道啊!

    一樣是政黨輪替執政,
    綠營是歹命子不值錢,做對做好不會加分,沒犯錯時弄個假議題來玩玩,犯小錯時無限上綱,犯大錯時鋪天蓋地要乎你死,管他什麼人權正義。
    藍營是框金又包銀,有事沒事包裝美化,犯小錯時淡化放水,犯大錯時會硬生生幫忙擋下,全力築起防火牆,維繫其政治生命。

    如果馬英九是民進黨員,媒體一定樂不可支,因為有太多材料可以萬箭穿心釀成風暴:波士頓通訊、邱小妹人球、sars風暴、東星大樓、建成圓環、龍山寺地下街、忠孝東路公車專用道、三中案、國發院土地案、東森小巨蛋案、魚翅富邦北銀合併案、北市醫聯合採購案、綠卡、自焚的老國民黨員、貓纜地基流失、颱風天游泳、王永慶的萬言書、、、等等。

    一樣是死忠的支持者,
    阿扁有國務機要費案,挺扁就是挺貪腐,讓支持者抬不起頭,操弄切割。
    宋楚瑜有興票案,挺宋就是不離不棄有情有義,拱他參加兩次大選。
    馬英九有黨產和特別費案,挺馬就是給台灣一個希望。

    一樣是集會發生流血衝突,
    民進黨嗆陳圍城,是暴民、暴力黨、暴力小英。
    按照統媒的角度,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拋頭顱灑熱血,緬甸紅番花事件,也是暴民。
    國民黨兩次大選選後抗爭,衝突更激烈甚於嗆陳圍城,沒有媒體貼上暴民暴力黨的標籤,定調是作票造假、官逼民反。
    紅衫軍倒扁紅潮,是正義之師、沛然不可擋。

    一樣是民眾攻擊事件,
    李登輝剛卸任時被退役上校潑紅墨水,是李登輝助長台獨撕裂族群,老兵看不過去,咎由自取。
    胡自強參加陳雲林晚宴被吐口水,是綠營支持者沒水準、民主蒙羞。
    蘇安生踹陳水扁和許世楷,是國慶大典貴賓。

    一樣是用廣播號召群眾,
    王定宇是公然聚眾滋事首謀,8天起訴。
    紅衫軍用電台指揮群眾,是新聞自由、很單純的電台商業行為。

    一樣是執行勤務有爭議,
    紅衫軍時,倒扁婦女被憲兵摀嘴抬走,憲兵高層數人遭到懲處。
    嗆陳圍城時,侵門踏戶的局長高升,打民眾的警察沒事,調派有軍人身份的替代役站第一線的下令者也不動如山。

    一樣是社會各角落,
    阿扁當家,頭條新聞天天是自殺、燒碳、車禍、溺水、卡奴、偷搶、吃餿水、逞兇的飆車族、共吃一碗麵的單親家庭、吃不起營養午餐的學童、破口大罵火車誤點的旅客、快要活不下去的百姓、凍死的遊民、滿街跑的流浪教師。
    馬英九當家,媒體開始注重社會責任,卑微辛苦的小人物一夕之間全部不見了,祥和有禮的新聞多了,吃飯時不用配屍體和裸體。

    一樣是法官的心證,
    阿扁陳明文蘇治芬,可能會逃亡,上手銬羈押限制出境。
    辜仲諒六案纏身,已經逃亡兩年,基於人道考量,不用羈押和限制出境。

    一樣是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
    綠營的是不認罪、無恥、毫無悔意。
    藍營的是不計毀譽、捍衛自己的清白。

    一樣是辦大案的檢察官,
    許阿桂是忍者桂、不畏強權、司法女藍波。
    陳瑞仁是司法英雄、有道德良知。
    侯寬仁是法匠、十個版面的追殺。

    一樣是企業的捐款,
    捐給綠營的是賄款、髒錢。
    捐給藍營的是政治獻金。

    一樣是司法守則,
    人人平等和法律無假期,是在辦綠營時說的。
    無罪推論和偵查不公開,是在辦藍營時說的。

    一樣是教育工作者,
    莊國榮評論馬英九父親,是有辱師道、不應續聘。
    同一學校的李桐豪呼籲全民槍殺陳水扁,是反應人民心聲。
    劉兆玄在冷水坑夜會女主播,是討論國事、無損師道。

    一樣是說了×這個字,
    莊國榮是爆粗口、怎樣教小孩。
    馬英九競選時說×得要死,是突破自我、貼近中南部選民。
    競選文宣用趕羚羊和草枝擺,是創意。

    一樣是說了人這個字,
    白冰冰說謝長廷不是人,媒體說是可以理解的。
    江霞說投藍藝人不是台灣人,媒體說是可惡,江霞的後果用膝蓋想就知道。
    馬英九說會把原住民當人看,媒體說是口誤,不會把這句話炒得人人朗朗上口,高金素梅也沒有帶人來出草。

    一樣是面對媒體不說話,
    陳幸妤是結屎面、沒有家教、傲慢。
    周美青是酷酷嫂、省話一姐、惜口如金。

    一樣是說出對媒體的看法,
    呂秀蓮認為大話新聞對她不友善,快,SNG立即連線。
    林懷民認為聯合報不要那麼藍,唉,沒幾個人知道。

    一樣是發表不同意見,
    綠營的人卡粗魯,標題是嘲諷、痛批、砲轟、回嗆。
    藍營的人卡高尚,標題是回應、表示、呼籲、語重心長。

    一樣是誠信,
    媒體用誠信兩字來掐王世堅,草螟弄雞公,不,是雞公弄草螟,弄得你不得不跳海。
    媒體不會用誠信來掐馬英九,因為要掐的話掐不完。
    李明博有夠倒楣,為了政見跳票要道歉兩次,還要撤換整個內閣。

    一樣是罪不及妻孥,
    三不五時去堵陳幸妤,最好是拍到她失控發飆的畫面。
    前農委會主委蘇嘉全青菜一把5元的談話,去堵他身心障礙的岳母,讓他難堪。
    雄雄想到就去堵李遠哲,問他後不後悔挺扁。
    改朝換代後,媒體謹守本份,不會動不動就去堵官員的家人。
    所以,不會因為毒奶風波去堵劉兆玄在食品工業研究所上班的老婆,也不會去堵周美青和馬唯中,問她們馬英九民調下滑的感覺。

    一樣是丟雞蛋抗議,
    北社要向陳雲林丟雞蛋,是強暴侮辱罪。
    中日斷交時,馬英九丟中日本特使,是熱血青年、英勇愛國、表達嚴正立場。

    一樣是白米詐彈客楊儒門,
    因為抗議的對象是扁政府,所以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是為弱勢發聲的英雄,引起各界聲援。
    如果楊儒門抗議的對象是馬政府,一定是危害公共安全的偏激份子,造成人心不安,引起各界撻伐。

    一樣是八掌溪事件,
    發生在綠營執政,無限上綱,中央級官員下台負責。
    如果發生在藍營執政,媒體一定定調是地方層級的疏失,中央變成是震怒者和危機處理者。

    一樣是黨內不同的聲音,
    李登輝執政,把趙少康塑造成政治金童,來進行政治對抗。
    阿扁執政,抓幾個人當棋子,塑造成開明改革青壯派,給他們很大的發言空間。
    馬英九執政,壓制雜音,完全鞏固領導中心。

    一樣是蓋棺論定,
    偉大蔣公的功過是非,從以前到現在,討論了三、四十年。
    王永慶曾振農過世,生前的事蹟,媒體報導洋洋灑灑,長達數日。
    唯獨一人,不能擾他在天之靈。

    一樣是颱風造成人財損失,
    綠營執政,是人禍、官僚殺人。
    藍營執政,是天災、全球氣候異常。

    一樣是斷橋,
    民進黨當家,高屏大橋斷橋,大罵民進黨。
    國民黨當家,后豐大橋斷橋,還是大罵民進黨。

    一樣是重大建設,
    高鐵高捷雪隧,得不到祝福,一有狀況SNG馬上到。為了一片破玻璃,可以連線報導一整天。
    北捷通車一延再延、貓纜地基流失,小case啦,不會變成風暴,更不用誰下台。

    一樣是萬言書,命運大不同。
    澄社給阿扁的萬言書,媒體如獲至寶,原文刊出再加特稿再加社論再加讀者投書。
    王永慶給馬英九的萬言書,謝謝指教。

    雙重標準,讓是非被扭曲。
    雙重標準,讓見解被操弄。
    雙重標準,讓情緒被撩撥。
    各位鄉親啊,這樣的雙重標準,非國家之福啊!非人民之福啊!

    台灣人真悲哀啊!
    台灣人要覺醒啊!

  9. 94
    Michalle Wang 提到:

    成功大學共產黨案

    連戰、吳伯雄、江丙坤、善驥、李紀珠涉嫌通匪;劉揆說,他也可以去中國大陸,意圖通匪極為明顯。

    台灣人權報告書1

    1971年12月,成功大學、淡江大學學生和中少尉軍官共十九名,被調查局逮捕,首領是成功大學學生蔡俊軍、吳榮元,有組織,有鍾俊隆草擬的成立宣言,因此,以意圖顛覆政府著手實行罪,次年三月移送警總軍法處。六月宣判:蔡俊軍、吳榮元處死刑;鍾俊隆、吳俊宏無期徒刑;刁德善、林守一、林擎天、吳錦江、黃文珍、沈寧怡等八名處十五年徒刑,鄧伯宏等七人交付感化教育三年。

    本案由於被告年齡只有19至24歲,少不更事,何以在大學和軍校接受教育之後思想轉變,傾向共產黨?引起立法委員質詢及美國的注意。看守所極力說服不敢聲請覆判的被告,明示聲請覆判的意思。1972年12月,國防部很快發回軍法處更審。一九七三年二月,更審結果,死刑的改判無期,無期的改判十五年,十五年而聲請覆判的改判十二年。

    李鈞震:

    1. 連戰、吳伯雄、江丙坤、善驥、李紀珠涉嫌通匪;劉揆說,他也可以去中國大陸,意圖通匪極為明顯。

    2. 1971年,當時代只要栽贓別人通匪,就有大筆獎金還可以升官,因此有很多人無辜被冤枉,被屈打成招;但是這時代,的確有人光明正大地通匪,喜歡跟共產黨打交道。

    3. 這個時代還是有人用「栽贓的方法」賺錢、升官,例如電視名嘴、邱毅、聯合報的記者,有時候檢察官也繼續幹這種事。

    4. 這種栽贓抹黑的模式,在選舉的時候就會變成口水戰,財大氣粗的政黨就會買通媒體記者,進行全面性的抹黑攻擊。例如,馬英九為了幫呂國華輔選,竟然公開在新聞媒體上說陳定南賄選,結果賄選被抓到的是黃俊英,還有馬英九自己的競選後援會長陳松柱,被抓到賄選判刑。

    5. 1971年時代,負責所有的政治犯的頭頭,就是蔣經國,他因為成功地栽贓了很多人,所以,所有的國民黨派系每一個人都怕他,沒有人敢廢話,所以他順利地當上行政院長,後來又當上總統。蔣經國最得意的門生有二人:李登輝與馬英九。

    6. 馬英九最偉大的政績是,貓空纜車、邱小妹妹。

    7. 蔣經國最偉大的政績:讓台灣西半部所有的河川全部死亡,這個生態浩劫,到現在政府花了上兆的金錢也沒辦法彌補,這個「社會成本」是十大建設也彌補不來的,整個西半部河川水系生態遭到破壞、死亡。

  10. 93
    Michalle 提到:

    張學良故居啟用

    三言兩語1293

    (中央社 黃彥瑜 新竹縣)12.13.2008摘要

    今天是西安事變72週年,總統馬英九前往新竹縣五峰鄉為張學良故居,開館剪綵。馬總統表示,張學良是最安靜、最沈默的歷史人物,從不曾開過記者會也沒聽他抱怨,那一段西安事變的功過是非、恩怨情仇,隨著當事人退出人生的舞台,也將被淡忘。

    新竹縣長鄭永金表示,張學良對中國近代史發展深具關鍵,有鑑於兩岸學者和觀光客對張學良在五峰13年的幽禁歲月,深感興趣,加上馬總統上任後兩岸關係更好,並在擴大內需政策中經援張學良故居重建、山洪防治、資料調查、環境整理,終於讓張學良故居順利完成。

    李鈞震:

    1、張學良,因為脅迫蔣中正參加抗日,後來蔣中正答應。之後,蔣中正把張學良抓起來囚禁。

    2、蔣中正部隊被中共打敗,敗逃到台灣,苟延殘喘,卻仍然軟禁張學良;蔣中正死後,蔣經國跟張學良沒有恩怨,卻仍然軟禁他。蔣家父子共同欺負張學良40幾年。

    3、台灣民主化之後,張學良終獲自由,移居夏威夷。

    4、馬英九希望,他以後非法囚禁的政治犯,都學張學良,窩囊一輩子,要當安靜、沈默的歷史人物,不可以開過記者會,也不可以抱怨。

    5、馬英九非常崇拜蔣經國,勝過於崇拜馬鶴凌。

    6、其實鄭永金完全不了解當地人的想法,我們當地人都認為,蔣介石囚禁張學良,非常殘暴,沒有人性,張學良非常可憐無辜,現在,開放張學良的房子給別人看,就是要所有人記得,蔣介石跟蔣經國父子殘暴不仁,子孫會遭報應。

    7、我們客家當地人都認為,女兒寧可嫁給河洛人,也不要嫁給外省人,因為外省人會殺人。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earthk/3/1311498783/20081213230748/

頁次: « 1816 15 14 13 12 [11] 10 9 8 7 61 » Sho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