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教授之奇文:心牆高築如何治國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03 月 15 日 19:37

cks_site.jpg

最近看到一篇「數學系教授」的文章,令人訝異的是,這位教授的邏輯之錯亂,對「常識」之無知,已到好笑的程度。

先看此人之原文:

心牆高築如何治國

台大數學系教授陳金次 2007.03.07 03:32 am

一個曾出錢出力支持黨外民主運動,原本極端反藍深綠學者的反思???

牆有兩種,有形的牆和無形的牆。有形的牆,肉眼就可以看得到。無形的牆,悄悄地在心中築起,無形無影,不易察覺。

有形的牆,因需要而建。無形的牆,因意底牢結(ideology)而起。有形牆,可以阻止外人穿越。無形的牆,能夠蒙蔽人性的光輝。有形的牆,無繁殖力,隨時間的推移,逐漸傾頹衰老於歷史長河中。無形的牆,具感染力,可以匯聚成河,載舟覆舟,億萬生靈,家破人亡。

在德國,曾經有一道種族主義的牆,造成猶太人的悲劇與德意志民族的大浩劫。

在中國,曾經有一道階級主義的牆,把同胞分成紅與黑,造成億萬人頭落地與中華民族的沉淪。

世間有兩種力量莫大無比:愛與恨。愛是生,恨是滅。愛能使人性發光,無怨無悔。恨能使人性抓狂,玉石俱焚。真愛無界,無分別心,不能用來築牆;無形的牆,築於人心,既能成牆,必不是愛。

如果只看到中正紀念堂開放式的圍牆,而看不到台北賓館莫測高深的圍牆,此人內心必已抓狂。

如果只在意中國帝王式的牌樓,而無視於殖民者象徵權力的高塔,這樣的人必定是政治騙子。

我成長於戰後困頓歲月,對國民黨的貪汙腐敗和特務統治深惡痛絕,我不齒的同學,一個個變成國民黨的知青,年輕的我就和國民黨劃清界線。心中築起一道厚厚的牆,能量很高。

我曾出錢出力支持黨外民主運動,國外留學時,常寫文章修理國民黨的特務,打得特務臉色發青。

三十年過去了,強人也走入了歷史。台灣人執政也已超過十八個年頭,新的執政者給人民帶來什麼?

過去所反對的,有多少更勝於過去?今天的台灣,還能維持一片榮景,難道不是前人的遺澤?

那些在美國留學時被我修理的特務,許多人回到台灣,在各個領域奉獻所學,作育英才,他們多半是外省人,心繫國家,並沒有留在美國享受人生。

我為什麼會去打這樣的人呢?我常反省,想到國家目前的困境和年少的輕狂,不禁熱淚盈眶。

牆,未必都是障礙。帝王的牌樓,未必都是孽種。殖民者的高塔,未必都是罪惡。歷史如是走來,無不留下痕跡。緬懷過去,開創未來,才是健康態度。滿清入主中國,並沒對明十三陵動手。日本殖民台灣,並未毀壞布政使司衙門。這是一種胸襟,一種智慧,也是自我信心展現。只有對自己沒信心的男人,才在乎妻子婚前的男友。

北京,因拆除城牆,今天懊悔莫及。平遙,因保存城牆,而成世界文化遺產。平遙城怎能和北京城相提並論呢,一時偏見,造成無可挽回的破壞,殷鑑不遠,為政者不可不慎。

或許有人認為,開放性空間看起來舒暢。我相信這個人,一定沒到紀念堂池畔沉澱靜思過。我曾經立志不進中正紀念堂,但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來到紀念堂,心想強人都已作古了,何不進去看看。於是來到國家戲劇院旁的水池邊,但見青杉林立花木扶疏,奇石錯落,曲橋影蕩鴛鴦情深,蝶影翩翩。心想風景何辜!我為什麼要拒絕它呢?於是在池畔選一塊石頭坐了下來,只見池中白雲飄飄,錦鱗游泳,悠哉悠哉,塵俗盡忘。忽然間遠處傳來京胡的聲音,好似四郎思母。抬起頭來,夕陽掛在國家劇院的飛簷下,與園內的青杉一紅一墨,相映如畫。

啊!台北市區竟有如此美好的地方,我辜負它了!是什麼樣的人,有此才華,留此妙筆?我想當初庭園的設計者,一定考慮到圍牆的必要,才能營造這樣的氣氛。設若無此圍牆,喧囂盡入,幽靜盡失矣。

民進黨的朋友啊!你們見識這麼淺,心胸這麼窄,頭殼又發燒,如何治理國家?

中正廟是公共的公園,任何人都得以自由進出;台北賓館不是公共場所,是原總督官邸,目前為總統府及外交部所專用,等於是總統官邸的延伸。兩個完全不同功能的場所圍牆根本不該類比的,不知這位數學教授的邏輯在哪裡。

台北賓館該不該有圍牆,跟這位數學教授住家該不該有圍牆才是一樣的。全世界即使是落後極權的國家,其公園都是沒5米高的圍牆的。

我去找一個衣索比亞小學生跟這位數學教授一起去考一份小學級數學試題;嘿,試題是用衣索比亞文寫的,想當然耳衣索比亞小孩有可能會考0-100分,而這位數學教授一定只能考零分,因為這位陳教授一個衣索比亞文也不認識,他只有拿零分的份。那麼我結論就是陳教授的數學程度一定輸給非洲落後國家的小學生。嗯,我是照這位數學教授的邏輯去思考的。

這位數學教授認為中正廟公園裡的開放空間活動太美妙了,這個前提成立的話,那麼中正廟本體(藍白的那棟)整個拆掉,更可以容納更多美妙的活動。他渾然不知美妙的活動發生在「空地」裡,與蔣介石沒有啥小關係。我們這些反對中正廟的人,也沒有人想去動那塊空地、沒有人要改那座廣場、沒有人想去砍小森林。

至於這位數學教授認為圍牆阻絕了噪音,他可能不知道阻絕噪音的是「樹」及「距離」,他看到那些美妙活動的地點,已離道路上百公尺了;那座牆阻絕噪音的功效還不如前兩者。

至於這位數學教授自稱與蔣幫國民黨特務職業學生對抗,好啦,我也沒辦法證明,暫時當做有好了。

不過他說蔣幫國民黨特務學生歸國貢獻所學,作育英才,可否舉幾個例子來看看?是在家裡強暴菲傭的馮赴降呢?還是捏造九二共識的輸起呢?

最重要的是,這批特務職業學生,不能再幹傷天害理的事,不再做獨裁蔣幫國民黨的幫凶,原因是二十年來「台灣民主化」了啊!是蔣總統們一去不復返了啊!是大環境讓這批人不能為害台灣人了,可不是他們改過向善咧!

就像把槍擊要犯關進牢房裡,當然就讓此人不會再從事「警匪槍戰」的行為了;把老虎牙齒全拔了,牠就再也不能「咬」死人了;大停電的晚上,就不會發生電線走火的意外。這麼簡單的邏輯因果關係,我都懂,怎麼這位特別需要有邏輯概念的數學教授不懂呢?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24 回應 針對 “數學教授之奇文:心牆高築如何治國”

  1. 昆蟲 說:

    那些特務都在台灣安排好了職務(像馬英九),靠著黨國系統,機會比在美國好太多了,自然都回去了。

  2. 鉑鎂鑼 說:

    我分不清那個教授比較好笑還是凱劭兄比較好笑

  3. WANG1967 說:

    >帝王的牌樓,未必都是孽種。殖民者的高塔,未必都是罪惡。

    好好笑,我再加一句:
    數學系的教授,未必都是腦袋清楚。

  4. zinklink 說:

    在大學教授這個圈子內,有這樣被”毒害”思想的人不在少數,李家同之流也屬之,這些人是所謂的”高階知識分子”如但所事實之所悉而不如一般人,真可悲。

  5. 站長 說:

    我剛去Google了一下這位數學教授,

    發現他以前還跟楊維哲教授、李鴻禧教授一起組過布袋戲的社團「西田社」,看來他說他以前是本土派應該是可信的;我不懷疑他年輕時,真的曾跟蔣幫國民黨特務學生對抗。

    但是,為什麼他現在會寫這篇沒有邏輯的投書咧?

  6. 鉑鎂鑼 說:

    因為馬英九的關係吧

  7. wf_chn 說:

    个人认为,那个教授在宣扬无原则的博爱
    似乎看破红尘的意思,实则很迂腐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既不蓝也不绿(虽然他最后还是很直接地骂了XXX,但也不能说明他就属于ZZZ)
    可惜啊,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想置身事外偏偏被各方指责

    真觉得他可怜可笑,但联系到自己身上,其实又有谁不是身不由己的呢?即便看似非常自由,还是会受到各方约束的,只要你和外界和其他人发生了联系

  8. 杜斯脫拉褲司機 說:

    1.反對國民黨,是任何未被洗腦的正常台灣人的必然反應,不代表這樣的人腦袋跟邏輯就一定清楚。所以,實在很討厭一些為當初極權統治說話的文章,要先聲明自己”當初是支持黨外的”。喂,就算是好了,也不代表你現在講的話更有份量好嗎?

    2.對抗極權政權特務,也是任何未被洗腦的正常人的正義動作,不因為這些特務日後的任何作為,而否定了對抗特務的正當性。這根本是無關的。一直到今天,歐美仍不時有發現一些慈祥的老先生,當初竟然是殺害猶太人的納粹兇手,你要不要原諒他們隨便你,但是如果有抗納粹志士宣稱,因為這些老先生很慈祥,所以他們當初對抗特務是「年少輕狂」,因而「熱淚盈眶」,那別人一定認為他是神經病。

    3.「他們多半是外省人」,這句話實在搞不懂是怎樣。本省人拿得到「中山獎學金」嗎?他們多半是外省人,也會讓這位教授感動半天,到底是怎樣?

    4.「…但見青杉林立花木扶疏,奇石錯落,曲橋影蕩鴛鴦情深,蝶影翩翩。」「…白雲飄飄,錦鱗游泳,悠哉悠哉,塵俗盡忘。忽然間遠處傳來京胡的聲音,好似四郎思母。抬起頭來,夕陽掛在國家劇院的飛簷下,與園內的青杉一紅一墨,相映如畫。」姑且不論這位教授的空間品味如何,如果這些空間意境就可以合理化這種個人崇拜的行為,那,假設李登輝身後我們也來蓋一座一樣大的「李登輝紀念堂」,堂中也是「…但見青杉林立花木扶疏,奇石錯落,曲橋影蕩鴛鴦情深,蝶影翩翩。」「…白雲飄飄,錦鱗游泳,悠哉悠哉,塵俗盡忘。忽然間遠處傳來京胡的聲音,好似四郎思母。抬起頭來,夕陽掛在國家劇院的飛簷下,與園內的青杉一紅一墨,相映如畫。」那是不是這位數學教授也認為這是件對的事呢?

    5.是不是建築物只要蓋成古色古香,不管年代再年輕,就不應該拆除,以免「一時偏見,造成無可挽回的破壞」呢?還拿北京城跟平遙城的例子類比,這樣的比喻實在不倫不類。建築物的「形式」跟「年代」是兩回事,就算不是學建築的,這樣的簡單邏輯應該懂吧?

    6.「啊!台北市區竟有如此美好的地方,我辜負它了!是什麼樣的人,有此才華,留此妙筆?我想當初庭園的設計者,一定考慮到圍牆的必要,才能營造這樣的氣氛。設若無此圍牆,喧囂盡入,幽靜盡失矣。」照這位大教授的邏輯,那建議台北市政府都發局,今後規定「凡公共建築及公共空間,一律設置圍牆,以阻絕喧囂,維護美好幽靜空間品質。」

    7.這樣邏輯不通,思考莫名奇妙的文章,到底是登在什麼樣水準的報刊上啊?真好奇。


    [站長回覆]:這位好笑的數學教授,恐怕不知道大家反對中正廟是在反對什麼部份。

    中正廟有25公頃,其中有兩廳院,有大廣場,有長軸,也有綠樹水池(其實這部份佔最少,去看衛星照片便知)

    沒有人反對有綠草、樹、水池,沒人反對首都市中心有大廣場(可以容納各種活動),也沒有人要去拆兩廳院。

    大家反對的是,用那麼大的藍白色量體在紀念一個渾球殺人魔王兼說謊者。

    這位數學教授避開了大家反對的部份(藍白中正廟本體)不敢談,卻大談特談大家根本不反對的部份(開放空間綠地、活動)。

    這位數學教授若不是自己笨,就是把讀者當笨蛋。

    我是主張中正廟拆掉的,但只要拆那藍白的紀念堂部份及長軸道(起碼改為林蔭道),改為滯洪水池。

    一個中正廟放在那裡是浪費,但改成水池,起碼可以在靡爛的台北市政遇到水災時,還有個消化大量雨水的地方。夏季時又可降低都市熱島效應,比一個藍白色的靈堂,對台北都市微氣候更有貢獻。

  9. 鉑鎂鑼 說:

    是ㄚ,刊登在哪裡呢?


    [站長回覆]:我也不知登在哪裡,我是收到轉寄email的。

    我猜若不是統一報(United Daily News),就是大陸時報(China Times)。

  10. 鉑鎂鑼 說:


    我google到了
    刊在統一報三月七日民意論壇

  11. Tenky 說:

    『只有對自己沒信心的男人,才在乎妻子婚前的男友。』這個說法真好笑,如果陳金次他妻子在家裡還擺著掛著前男友的遺跡,看他在乎不在乎、多有信心。

  12. Masako Chen 說:

    這位教授的「維德」不終,極為一大諷刺!
    我是到「今天」為止,都還沒去過!!
    建議把它剷平才對,然後把當時威權下充蔣廟的不當土地還給原主。

    P.S. 不過,曾經造訪華盛頓特區的林肯與傑佛遜記念館,
    電視上首次看到這怪物建築出籠時,只能形容:它是超濫的摹仿品!

  13. greatcsm 說:

    還記得國中時,明明是要去陽明山「校外教學參觀」(其實就是要去玩啦),
    偏偏學校還搞一個名堂叫做「慈湖謁靈」,硬是排出一小時去慈湖看蔣介石的棺材
    回來後,寫作文,題目就是「慈湖謁靈」,還要故意寫的像是專程去謁靈,陽明山
    只是順道「小」玩一下
    現在回想起這些事,都覺得可笑。
    「中正路」、「中正堂」、「中正國小」、「中正國中」、「中正高中」、「中正大學」、
    蔣介石陰魂不散,無所不在。
    古代帝王,又有那一個比得上他?
    中正廟,不但名字要換,裡面那個死人銅像都要撤掉

  14. 宜平 說:

    >>>我曾出錢出力支持黨外民主運動,國外留學時,常寫文章修理國民黨的特務,打得特務臉色發青。

    若是如此,陳先生沒被暗殺,已屬萬幸…若連黑名單都沒上???就是奇蹟

    >>>那些在美國留學時被我修理的特務,許多人回到台灣,在各個領域奉獻所學,作育英才,他們多半是外省人,心繫國家,並沒有留在美國享受人生。

    還要感謝,這些特務學生的用心,讓許多其他留學生上了黑名單,不用回國供獻,留在美國享受人生。
    這些特務學生–馬英九,關中,趙怡,趙少康……真是勞苦功高,感謝!!

  15. Cookie 說:

    中正廟與中國這兩個神主牌位,是中國黨一切論述的基礎,如果這個沒了,很多路就走不下去了。而且,過去很多案件會被翻舊帳,他們被迫要台灣化,他們所擁有的一切主動也都變成被動,所以中國黨的智囊當然要設計任何行動來死賴、活賴。而宮廷政治會成功的另外原因之一,就是他們還會有豢養一群笨學者捍衛他們,造就他們。所以,才會有文天祥、始可法這類的笨人,臨死還捍衛這些腐敗的政權。

    另外,看看三國東吳的學者,曹操還沒來時,他們每個可能都主張打!到曹操來時,每個都主張投降!幾千年沒有進化的中國文化,醜陋不堪!

  16. 阻街男 說:

    我讀了他的大作後,心情鬱卒,在我已經封存的 blog 上寫下:
    心牆高築 如何治國
    2007-3-9

    新竹的朋友捎來臺大數學系陳金次教授以這個為題所寫的文章,我問自己:是誰在築高牆?是誰在治國?

    蔣家廟的圍牆一定要推倒,芻像一定要搬走。我沒有去過蔣家廟,臺北的、桃園的,我不會去。不如陳教授,我吞嚥不下。寧靜?腥風血雨。

    我沒有陳教授所堅持的年輕知識份子的風骨,年少輕狂的歲月竟然無法承襲我兩百多年前,自泉州渡海而來的祖先所操持的勤儉的家風、助人的傳統、包容的傳家訓示?罪不可赦。

    我沒有努力的做中國人?是誰在築高牆?是誰斷送了我在新竹的大好前途?是什麼心態在作遂?是誰在他、他們狹隘的心田裡築起高牆?

    我們家的兩代人和中國人通婚:我的小姑姑嫁給河南商寨的中國流亡學生,至今僑居舊金山已將近五十年;我的大妹嫁給生長在屏東林邊,卻自稱是北平人的假中國人、政治大學畢業的高級知識份子妹婿。六十年來,教育、通婚,我們在蔣氏王朝的淫威下茍延殘喘、在共匪武力威脅的陰影下生存奮進,依然無法淡化這五十年日本殖民統治的文化隔閡?

    血濃於水?誰跟誰的血?臺灣人和中國人的血?還是,亙古不變的,中國人和中國人的血?

    是誰排斥?是誰分隔?王院長終究還是屈膝於中國人之後。

    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英國光榮革命的主角。英格蘭國王查理一世 (King Charles I) 被處決,他的頭被砍下了以後,Dr Thomas Trappam 在西敏寺的院長 (Dean) 住處的廚房裡的桌子上,把重要器官摘下,鋸開頭顱,拿掉腦子,放完了血,再將頭給縫了回去。克倫威爾看到了查理一世的屍體,喃喃的說:Cruel necessity。必然的殘酷。

    1658 年,克倫威爾因瘧疾併發腎炎去世,他的兒子 Richard 繼承卻在 1659 年遭罷黜,而查理一世的兒子查理二世即位以後的 1662 年四月,查理一世罹難日,克倫威爾的屍體被從西敏寺的墳地裡挖出來羞辱,他的頭被剁了下來,插在西敏寺外圍的圍籬鐵桿上,日曬雨淋、餐風露宿 (?),一直到 1685 年才輾轉被葬於劍橋大學的 Sidney Sussex 學院 (克倫威爾是劍橋大學畢業生)。他的屬下將軍 Major General Thomas Harrison 比他更慘,沒有病故而被判處施以絞刑。但是 General Harrison 幾乎是被緩慢凌遲至死,當繩子才剛套到脖子上時,下體便被割掉,接著開膛剖肚後,腸胃丟到火裡去燒。頭砍下、心挖出來了以後,行刑的劊子手還高舉著讓圍觀群眾歡呼。(摘譯自:Jeremy Paxman, On Royalty, Penguin, 2006)

    不過,英國畢竟是個高度民主化國家,克倫威爾的銅像還是立於西敏寺廣場 (見圖 from Wikipedia)。

    告訴我:我應該做什麼選擇?我應該選擇當什麼人?

    二等臺灣人,低等美國人、低等日本人都行,吃土都行 (您們要看過電影 “日本怪談” 才曉得這個喻意),低等中國人卻不能是選項。

  17. hy 說:

    這篇文章是寫于政府想要拆掉中正廟的圍牆時寫下的,而你所提的是後來發生的事, 你把兩見識放在一起了


    [站長回覆]:你有眼無珠,文章不會看(閱讀能力障礙症候群患者)。

    我也只針對這位教授的意見做回應,我沒提到後來發生的事啊。

  18. 訪客 說:

    這位教授只提到德國及中國的錯誤,他有提到國民黨過去的白色恐怖及族群岐視的錯誤嘛?這樣的人跟我們講他以前是多支持黨外運動,修理國民黨的特務,我們會相信嘛?現在國民黨的本質有變嘛?黨產有歸公嘛?陳雲林來的時候台北戒嚴是誰搞的,選舉買票有改善嘛?如果不是有反對黨及一些西方民主國家監督,你有把握在國民黨的統治下,臺灣不會再回到過去戒嚴時代?一個過去被陳教授看不起的國民黨特務,現在因為在臺灣的各行各業有成就就會被陳教授看的起?這些人在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會效忠於國家而不是效忠於國民黨而扯民進黨政府的後腿嘛?你相信嘛?會當國民黨的職業學生,人格即有問題而陳教授要我們去相信這些人,這在西方民主國家可能嘛?你會相信在Nazi手下當過特務的人嘛?我不相信.


    [站長回覆]:我文中就有提到,當年特務學生後來不能再作威作福,就是台灣已民主化的結果,並不是他們悔悟。

    這位教授是數學系教授,邏輯應該清楚,竟倒果為因。

  19. 訪客 說:

    國民黨的特務何其多,會滲透於各行各業,包括本土社團及政黨裡面.

  20. 訪客 說:

    陳教授何不公佈被他”修理”過的國民黨特務名單,讓臺灣人民選擇該不該信任這些會當國民黨特務的人.這些人既然會選擇在國民黨專制時代當特務,我們又如何知道他們現在不會當國民黨特務?

  21. 訪客 說:

    發現他以前還跟楊維哲教授、李鴻禧教授一起組過布袋戲的社團「西田社」,看來他說他以前是本土派應該是可信的;我不懷疑他年輕時,真的曾跟蔣幫國民黨特務學生對抗。

    更多内容 http://blog.kaishao.idv.tw/?p=788&cpage=1#comment-32818
    這一段有意思!!

  22. 訪客 說:

    原來講經個的親生母是叫毛福沒
    卻庇蔭了毛邦初毛瀛初毛高文毛治國

  23. 台灣頌 說:

    藍色朋友傳來這篇感動讓她感動文章
    幸好我讀到陳凱劭老師的評論
    否則看到這樣「學富五車」「才高八斗」的數學教授都「痛改前非」了,
    我們這種平庸小市民竟然還「死不悔改」,實在惶恐惶恐!
    感謝陳老師仗義直言!

  24. 中立者 說:

    或許顏教授所提及的那兩個人在私德上不值得讚許,但比起已經動搖國家本源的賣國者,前者的惡行其實不算什麼。國之不存,哪能讓顏教授抒發己感?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