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蔣案37週年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05 月 22 日 23:39

dscn5620.JPG

台北市228和平紀念公園內的228紀念碑主要設計人,左為王俊雄建築師,右為鄭自才。

兩人都是台南市人,1949年進入成大附工建築科,1955年一起考入成大建築系,1959年畢業。兩人合作參加1994年的228紀念碑競圖。

兩人2003年8月25日接受筆者訪問,正在看我帶去的一些成大建築系史料,鄭自才明白,在某些年份的成大建築系史料,他是被蒸發的。

刺蔣案37週年了,這件事對台灣的歷史產生了莫大的影響。這一槍雖未打中蔣經國,但蔣經國心中一定在想,為什麼兩個留美高學歷台灣人,沒有前科,溫文儒雅,會放下美好前途,到紐約來向他開槍。

不過,事發後蔣幫國民黨在台灣的獨裁統治並未縮手,綠島依然門庭若市,政治良心犯絡繹不絕,國會依然終身職老賊當道。蔣總統死了,後來的KMT黨主席及總統還是照樣姓蔣。

dscn2404.JPG

右圖為鄭自才、王俊雄等人設計的228紀念碑,攝於2006年1年21日。

培養鄭自才十年的成功大學(從附設高工到大學),原本是一所培養理工人才的學校,照理不會有什麼政治意識。刺蔣案發後,蔣經國親自指定兩個軍人出身(軍校畢業)博士連續到成大當校長;一是王唯農,二是夏漢民。

鄭自才畢業的成大建築系,派來了一個保防特務情治系統出身的職員,他用心地觀察系上的所有人事,巡視教室,按時寫成報告,那是他惟一的任務。此人在我唸書的1980年代末期,還在系上。

鄭自才與黃文雄的故事,很容易在網路上找到。在此就不抄錄了。最近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刊物「共和國」,製作2007年5月號刺蔣案37年專輯,裡面有不少新文章:

此外,刺蔣案另一位主角黃文雄的父親最近過世(按:黃文雄之弟黃政雄建築師,亦為成大建築系1967年畢業),請看他寫的懷念文章: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7 回應 針對 “刺蔣案37週年”

  1. Harrison 說:

    您好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
    無意間看到”台灣總督府台南中學校”
    從那時起
    我就深深愛上這裡的每一篇文章

    目前最喜歡的是 “連戰家是危樓“那篇
    不但見解精闢 而且連我這個不是學工科的人
    都看的津津有味

    想請問版主
    是否有 陳菊所寫的 “是的,我真的見到了黃文雄” 那篇文章的電子檔
    Google 了好久 一直找不到

    很想看看那篇文章
    了解當時的時空背景
    還有
    陳市長有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中”他鄉遇故知”
    特別是這麼一個如同在人間蒸發二十幾年的神祕人物

    Harrison


    [站長回覆]:陳菊見到黃文雄,是是1992年發生的

    那是在1994年Internet在台灣開始商業用途之前就發表(之前兩年,Internet只在國立大學校園有人使用),除非有心人把它一個字一個字打進電腦並送上網路,不然它只會放在圖書館某個儲藏角落。

    它在自立早報及本土派雜誌出現過。以前新潮流有個網站,會放他們成員歷年的一些文章,現在派系解散,該網站也收起來了。本來最有可能出現該文的就是那裡。我也是只見過該文章標題,沒看過內容。

    基本上,黃文雄在案發後二十年消失,到底他躲在哪裡,由誰在幫忙「窩藏接濟」他,黃文雄一直沒有公開這段歷史;那可能涉及追訴期還沒過,或幫助他的人擔心被報復等原因。

    倒是鄭自才有出書詳述他案發後20年的過程。

  2. 鉑鎂鑼@Blogger 說:

    1998年,母親生病,鄭先生與哥哥的幾位朋友到和信醫院探訪,並一同吃了晚飯,那時他忙於政治,其實我心裡是心疼的。
    他應該已經忘了這段往事,因為原不熟識且一別九年,我已中年、他亦花甲,但我真的很高興,我很幸運曾經跟鄭先生吃飯,希望他一切安好。


    [站長回覆]:1991年,我在做畢業設計,鄭自才闖關偷渡回台灣,成為報紙的新聞,我把報紙貼在成大建築系大四教室的公佈欄,我們這批KMT完全洗腦教育長大的,沒有其他同學知道鄭自才係啥米碗糕,跟我們有啥關係,所以也沒引起什麼注意。

    1993年,鄭自才參加民進黨台南縣長黨內初選,因為他的經歷,地方派系願意支持他(鄭去國多年,跟基層黨員們都不熟),於是他拿到初選第一名,當時的僑選立委陳唐山是第二名。

    不過,鄭自才因為偷渡違反蔣幫國民黨的國家安全法,需入獄,他出獄時間晚於台南縣長正式競選時程,於是他無法登記參選;初選第二名的陳唐山後來在台南縣長選戰勝出。

    後來鄭自才仍有意參與政治,他曾試圖爭取不分區立委,但沒得到人頭黨員、派系、黨中央的支持。於是鄭自才漸漸淡出政治選舉領域。

    鄭自才近年設計的花蓮大興村土石流紀念碑:

    http://tour-hualien.hl.gov.tw/data/photo/bp_20046458428.jpg

    花蓮六十石山景觀設施:

    http://hoher.idv.tw/gallery/albums/album31/DSC7460.jpg

    http://b.blog.xuite.net/ba/c9/11910634/blog_2853/txt/3849385/3849385_7.jpg

  3. jinishin 說:

    還記得我剛進大學的那年…
    一進去老師們就警告大家千萬別去參加學運…
    否則就是殺無赦─死當…
    結果班上有個同學就問老師說如果是自己的時間呢??
    一開始老師還說自己的時間他不管…
    但是…….如果被他知道了…還是殺無赦…
    那個時候我就在想…這是什麼世界啊….
    果不其然…之後就常常看到教官們偷偷摸摸的…
    都已經是1991年了…國民黨還搞這一套….
    讓我不爽的結果…就是隔年跟著去參加總統公民直選大遊行…
    那個時候我還記得…
    胭脂馬還跳出來反對…說這樣子不符合法統…
    還跟當時的立法委員陳水扁來了一場大辯論…
    想當然爾胭脂馬一定是敗下陣來…
    十幾年過去了…陳立委經過二度的公民直選變成了陳總統…
    胭脂馬卻每天把民意啦…直選啦掛在嘴邊….
    也不想想十幾年前他不是極力反對嗎???
    既然反對…又幹麻參加一個他非常反對的選舉呢??
    真是沒品沒種沒格調的胭脂馬….

  4. kensyu 說:

    >既然反對…又幹麻參加一個他非常反對的選舉呢??

    我想他也沒違反初衷
    他的團隊都說了
    胭脂馬選的是~台灣地區領導人~

  5. 許維德 說:

    版主你好,

    好有心的一個專輯. 謝謝你的努力!!!

    陳菊遇到黃文雄的故事, 可以在以下這本書的文章中找到:

    陳菊,1993,二一年生死兩茫茫:喜見刺蔣案黃文雄志士,見陳菊,黑牢嫁妝:一個台灣女子的愛與戰鬥,頁91-97。台北:月旦。

    謹此

  6. Masako 說:

    數次重看這段歷史,那心情的沉重正如李教授的:

    >我忍不住一陣犬儒式的悸動而熱淚盈眶。

    永遠感謝他們的犧牲和他們家人的奉獻!活著的一天我也要為母親台灣奮戰!

  7. Lechin 說:

    Designer Mr. Wang jun-shiong has passed away in 2010.


    [站長回覆]:其實我跟王俊雄學長不熟,只是見過一面聊過天,不過我對他作品還算熟悉。願他安息。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