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卜賽文書台灣公開典禮(Open Presentation of V. S. de Beausset’s Collection)

本文發表於 2007 年 05 月 15 日 11:07

據台電林炳炎學長來信,2007年5月15~24日,離開台灣50年的狄卜賽先生(V. S. de Beausset)的兩個女兒Indira(在印度出生)及Lee-Tai(在台灣出生)兩姊妹要來台灣。

她們將代表其父親狄卜賽先生,參加狄卜賽先生拍攝1950年代台灣影片首映。

關於狄卜賽文書,詳見:

2007年五月狄卜賽先生(V. S. de Beausset)的兩個女兒台灣行程如下:

5/15 21點西北航空到達台灣桃園機場

5/16 9點去拜訪Ms. Lisa Chen,晚餐在永康街(林炳炎先生會參加)

debeausset.jpg5/17 14:00,台大圖書館地下一樓國際會議廳;Open Presentation of V. S. de Beausset’s Collection

5/18 太魯閣

5/19 台東

5/20 台南,14:00,「美援台灣與狄寶賽先生」 0520舉辦影片放映座談會,國家台灣文學館(原台南州廳),Open Presentation of V. S. de Beausset’s Collection,。主辦:國家台灣文學館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籌備處主任吳密察教授,為台大圖書館狄卜賽文書典藏計劃主持人)

5/21 台中東海大學,參觀東海校史館(沒有公開影片放映儀式),狄卜賽夫人(兩位姐妹母親)為東海大學創校董事之一。

5/22 早上8點西北航空回底特律

台大圖書館為狄卜賽文書做的狄寶賽先生特輯網頁。又5/17 14:00台大圖書館地下室國際會議廳,文書公開典禮需報名,欲報名者請洽:5月17日14:00狄卜賽文書公開典禮報名網頁

林炳炎先生建議請朋友做一次民間網路歡迎會,大家可以在他所看到的聲音影像做一番記錄,然後貼在網路上,為了讓de Beausset家族能夠了解,請先用英文然後補上北京話,標題就是『Open Presentation of V. S. de Beausset’s Collection』;北京話副標題就是『狄卜賽文書公開典禮』,台北這場請怡宏報告,台南就我地頭蛇去一趟;林炳炎負責5/16拜訪Ms. Lisa Chen這場。最後,我們送光碟給Lee-Tai與Indira (宏都拉斯大學教授)!!!

林炳炎先生請朋友們要讀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中的『王永慶帝國的誕生』、『狄卜賽夫婦在台灣』『民營化事件–為外省人留些飯碗』三章,才能大致了解de Beausset家對台灣與台灣人的貢獻。在序言提到Lulu唱的To Sir With Love那是有2層意思。

又:我的blog網站目前沒辦法讓一般人在上面貼圖,請各位朋友把相關資料先放在自己blog或個人網站相簿,文章網址(或圖檔網址)先回應在下面。

或者把數位照片寄給我;我再貼在本欄。

5/17 14:00,台大圖書館地下一樓國際會議廳

Open Presentation of V. S. de Beausset’s Collection,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Taipei City

寫真與影音提供: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王雅萍

現場兩段影音:

mms://medias2.nccu.edu.tw/wm3/952/10000458/Lee-tai01.wmv

mms://medias2.nccu.edu.tw/wm3/952/10000458/Lee-tai02.wmv

5/17 14:00,台大圖書館地下一樓國際會議廳

Open Presentation of V. S. de Beausset’s Collection,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寫真提供:inosen

入口處的海報

01.JPG

台大吳聰敏教授發言

台大副校長致詞

03.JPG

台大圖書館長項潔致詞

04.JPG

台大館方致贈紀念品給狄氏家族

05.JPG

光啟社莊清廉神父發言

06.JPG

狄氏子女致詞

07.JPG

林炳炎夫婦與狄氏子女合影

08.JPG

林炳炎先生發表感言

09.JPG

首映會後座談會

10.JPG

座談會上投影

11.JPG

國科會陳東昇處長

12.JPG

報到處布置的錦旗

13.JPG

報到處布置的錦旗

14.JPG

進入會場的報到處

15.JPG

會議廳布條

16.JPG

會議廳旁海報

17.JPG

5/20 14:00,國家台灣文學館(原台南州廳

Open Presentation of V. S. de Beausset’s Collection, National Museum of Taiwan Literature,Tainam City.

寫真:陳凱劭

狄卜賽姐妹,在台南市國家台灣文學館的留言:

狄卜賽姐妹在報到處簽字:

狄卜賽姐妹在報到處簽字:

狄卜賽姐妹在報到處簽字:

講堂:

狄卜賽先生當年拍的照片(按:應是屏東三豬門的魯凱族)

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籌備主任(位於國道一號永康交流道附近),台大歷史系吳密察教授(狄卜賽文書數位典藏計劃負責人)致詞:

狄卜賽姐妹:

會場:

會場,由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籌備主任吳密察教授致詞:

狄卜賽姐妹:

狄卜賽姐妹:

狄卜賽姐妹:

狄卜賽姐妹:

會場,由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籌備主任吳密察教授講評:

光啟社負責本記錄片的導演,致詞。

東海大學歷史系陳計堯副教授提問(註:狄卜賽夫人為東海大學創校董事會董事兼榮譽祕書):

東海大學歷史系陳計堯副教授與狄卜賽姐妹: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69 回應 針對 “狄卜賽文書台灣公開典禮(Open Presentation of V. S. de Beausset’s Collection)”

  1. 「美援」以後、「日本政府開発援助(円借款&無償)」及「日本輸出入銀行貸款」。

    日台断行以後、日本政府開発援助停止、但日本輸出入銀行(現国際協力銀行)的貸款継続(相当大的金額)。

  2. 膺懲暴支 說:

    是的!戰後六十年來,中國與台灣都跟日本拿了很多金援及貸款。
    我認為中國目前的仇日跟本是共產黨高層煽動的,目的是向日本勒索更多的¥!
    南京在事變後確有屠殺,但怎麼砍也砍不到1980年代,中國南京市「開會決定」的30萬數字。
    日華戰爭的中國軍民死傷,怎麼算都還遠比不上二戰前中國內戰,比不上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的大饑荒及殺戮。
    靖國神社要供奉誰,是日本人他家的事,日本人自己去決定的事,不干支那人的事,拿這事小題大作,分明就是要勒索更多貸款!

  3. Joe 說:

    網路歡迎會?
    是指在部落格寫一篇文章,然後大家連結在一起嗎?
    (de Beausset是法國人的姓嗎?他是法裔的嗎?)


    [站長回覆]:

    Who is V.S. de Beausset?
    http://home.kimo.com.tw/pylin9/vsdeb1.htm

    依我看,de Beausset是世界公民了,不屬單一民族或單一國家。

    這次是台電林炳炎課長,希望這次狄卜賽先生(V. S. de Beausset)的兩個女兒,到台灣旅行時,經過幾個重要地方,可以有朋友幫忙以影像記錄行程。

    暫時先以我這裡為聯絡、資料集中基地。

  4. >日本輸出入銀行(現国際協力銀行)的貸款継続

    (1980年代)我知道的方式是所謂「Suppliers credit」。簡単地説、輸銀⇒輸出企業(日本)⇒台湾企業。同時、後面有「通商産業省管掌的輸出保険」。

    比如説、台湾電力公司日月潭抽水発電所、長栄公司的「大艦隊」・・・。

    現在我(事実上)已経離開総合商社業務、但推量「台湾新幹線」也是上述的方式。

    <参考>
    ★台湾史もぐら叩き参照(第36項)
    http://home.sailormoon.com/ymita/bunko.html

    注:純粋日本民間企業的貸款也有、但金額当然不大。

  5. 王祥熙 說:

    厚 ! 再也不必受中國豬高高在上、恩同再造的鳥氣了 !


    [站長回覆]:台灣能有經濟奇蹟,我認為應歸功三項:

    1.台灣人民勤奮冒險性格;2.日本在台灣五十年的基礎建設經營;3.戰後美援。

    放眼世界,被美國、日本兩個強國經營過的國家非常少見。

    1945-1949來台中國人貢獻當然不是零,但與上面三項比起來不成比例。但他們常對台灣人民洗腦,讓台灣人民以為功勞是他們的。

    請見本Blog的:西螺大橋,這個橋明明是日本與美國在不同時期出錢出力所建成,但流亡來台中國人卻在橋上刻「中美合作」。

  6. 遊客 說:

    沒想到臺灣除了美援外,也曾經接受過日援…,謝謝!!受教了!!!m(_ _)m
    一個 歹人(HOLO) 敬留

  7. 鉑鎂鑼@Blogger 說:

    日本援助中國已達3兆日幣,光看數字不多,但時間拉回70、80年代,對比窮困落後的中國,其實那時是很可觀的金額。中華民國放棄向戰敗的日本求償,但日本卻把錢都給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再把錢拿去增強軍事力量跟援助其他國家,威脅台灣的安全及外交。好悲情喔,中華民國!

  8. >沒想到臺灣除了美援外,也曾經接受過日援

    日本的学者諸君也「不勉強(ふべんきょう」、没学習。
    我好幾次告訴他們我願意教我知道的部分、但没有人来。
    我三十五年在総合商社(大貿易公司)的海外管理部門工作、所以個別的営業は不知道、但、制度、関連法令・・・的一部分は詳細に知っている。

  9. <参考>
    1970年頃の日本外務省の報告書(一部分)。
    関於(対中華民国)日本政府開発援助(ODA)等
    QOT
    (ニ) 政府べースの資金協力については,1965年4月日本政府は1億5,000万ドル相当の円借款供与を約し,1971年12月末現在1億498万ドルが支払われた。また電信電話拡充計画,砂糖工場,製塩工場のプロジェクトについて新規円借款2,624万ドルを供与することを1971年8月9日付交換公文によつて合意した。

    民間べースの資金協力については,民間投資(証券投資)が1971年3月末現在359件7,290万ドル,延払い輸出が1970年度で170百万ドルとなつている。

  10. pylin 說:

    這幾天比較忙,所以沒有在此回應!!

    先回應三田裕次樣,日本援助台灣的事在《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429頁有提到以貨易貨的對日貿易,那時台灣的美援無還沒有完成是否進入,1949在台灣極度缺乏外匯的情況下,以貨易貨讓台灣能買到機械設備!!

    de Beausset是法國人的姓嗎?
    是的,但他是Russia人,Russia革命後在1918年逃離Russia,戰爭與和平這本書在第26章法國皇宮總監de Beausset謁見拿破崙皇帝的故事。

  11. pylin 說:

    非常感謝網上的朋友幫忙!!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出版後,在台灣根本不受重視,由於有陳凱劭兄在此介紹,總算有了能見度,三民書局終於來電叫書,這是出版後第一次,自己搭乘地鐵前往(牽手說搭太可惜去,但是賣不出去的自費出版的書,已經虧損,當然要節省些),原來很熟悉的重慶南路書店街,變成陌生的街道!!

    再次感謝網上的朋友幫忙!!

    如果貴校還沒有買此書,請教授們向三民書局訂購《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

  12. 葉雪淳 說:

    大家好

    三田裕次先生來電吩咐——
    1. 電腦故障 無法上網
    2. 本月23日到30日 將去西班牙一遊
    以上

  13. pylin 說:

    底特律的擁抱
    回到台灣,迫不及待的想跟大家報告這一趟底特律之行。從入境的海關開始就很驚奇,前面2個女生,一個被請入房間去問,另一個也好不到那裡,接機的狄卜賽夫婦依照45年前習慣在出關口等。心想要如何解決眼前的問題,當把護照遞交,開始述說此行的目的,關員說:你是作家嗎?稍微遲疑一下,趕緊應:Yes!關員就開始打印。沒有辦法用英語說工程師如何進入這可笑而沒有我的地位之歷史界遊戲。
    在狄卜賽家,他的電腦在女兒麗泰的準備下,已經能讀big-5碼,可以展示我的21章草稿,由於我的指導教授,一個新竹高商畢業,靠自修學英日語的戰中派的朋友,很嚴厲的檢視文稿,在草稿上只要畫線,然後標誌「有必要嗎?」那一段只好修改。漸漸的「我」不見了,只有史料。揚棄歷史學者的建構方式,史料沒有的東西皆在拒絕之列,換句話說,1960年以後的文字自傳都進入不了文章,寧可殘缺也不勉強去建構,沒有想要一個人把所有問題解決,雖然如此,還是寫了超過17萬字,在最後修改後可能有18萬字。
    解釋封面的英文標題:「狄卜賽的景星勳章V.S. de Beausset’s Brilliant Star Order」,然後指著景星勳章,告訴他這是你所得的勳章,書僅在用史料談這件事,我告訴他,big-5碼看不懂沒有關係,看參考資料,他非常驚訝的看到他的名字比別人出現次數多,他終於了解,原來他的名字藏在史料堆中成為outcrop。告訴他如何從紅毛土發現這礦苗,因我想知道德日的混凝土技術如何在戰後與美國技術戰鬥的在霧社戰場纏鬥。
    康妮用看她們家收藏1950年代在台灣拍攝的彩色電影,那影片深刻激動鄉愁。康妮很用心的經營此次接待的節目,從菜單、影片到客人。禮拜五,她召請10多人來欣賞她丈夫親自拍的影片,有北投、橫貫公路未開通前、東西輸電線路也有好茶部落,甚至於火燒島的政治犯,家父正是那群蔣經國稱為「日本戰犯」的一員,激動的心無法自己,取回影片成為心中的使命。
    禮拜四,麗泰把歡送酒會留影及簽名紀念冊掃瞄,並將列印給我,洗澡後我開始看,發現怎麼缺少K.T. Li,又下樓去找狄卜賽,他說有參加,第二天麗泰就把缺的那2張交給我,讓心中石頭落下來。
    禮拜五,外面飄著雨,下午轉成下雪,狄卜賽先生拿出一本書,問我讀過沒有,著者是K.T. Li,書名是『The Evolution of Policy Behind Taiwan’s Development Success』,我問他,書中有沒有J.G. White、 de Beausset?他沒有回答,我說一本書我會先看索引,如何沒有這2者的書是不值得我去讀,發現確實沒有,我只好把書退還,沒有想去翻翻。我告訴他,費驊遺孀如此對年輕歷史學者說:「他怎麼可以如此,把所有功勞往自己身上攬?」
    因下雪關係,原本要由麗泰送我,最後狄卜賽夫婦還是決定親自送行。狄卜賽夫婦與女兒丹尼絲,一直問一個問題,花那麼多錢跑這麼一趟,值得嗎?我說有關狄卜賽夫婦部分我認為寫不好,他們笑說那部分沒有史料可用。在底特律機場,麗泰終於開口說「我決定用擁抱來送別」,然後張開雙手。狄卜賽夫婦也一樣用擁抱來送別。此行我又取得9本相簿與數百張寫真。

  14. pylin 說:

    底特律的ROMANCES

    雖然已經下飛機超過36小時,但還是沒有從旅行的興奮中回復過來。早上還是鬧鐘沒響就起來。

    自從決定要去底特律,牽手就有些不同意,她認為這沒有目標的旅行,花費太高!34000元。沒有必要。其實,是Ms. S在召喚,還有棉花與紡織沒有寫,是我唯一還能繼續使用此文獻的理由。只是此次我想找人來共同研究。

    在底特律時,除了遇到水池水結冰外,也遇到下雪。還由康妮的堂弟招待參選福特的生產線與博物館,對我這想從事技術史的人,真是上了寶貴的一課。是最近幾次訪問美國,難得有的觀光學習機會。康妮的堂弟是飛將軍,有很不錯的技術知識。

    由於我還心懷棉花與紡織,所以他們建議繼續對地下室進行垃圾搜索,原本以為上次已經很澈底的搜索,沒想到還是有所不足。在地下室還是找到一堆寶貴資料,有2kg重。其中,最令人訝異的是找到Romance of Success—J.G. White, 這是1908年New York Herald.整版的報導,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此次行前與台大圖書館特藏室洪編審連絡,有關狄卜賽經理在台灣所拍攝的電影—應該是記錄片—電子化問題,特藏室洪編審對此有很濃厚的興趣,那是反映當時台灣的影像,所以他們問我,這卷你要嗎?我說當然要。只要拿出來放映的都讓我背回來,總共有10卷小卷與1大卷,光看這些花很長時間看。由於麗泰過度擔心這些影片的安全,寫一張錦囊妙計要我交給西北航空的服務人員,要她們保證影片的安全,服務人員當然無法保證,所以笨重的影片就成為我身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更要命的是在大阪轉機(同一架飛機),我必須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帶下來。為了緊速達成電子化目標,我會要求台大提出工作計畫,並公開讓大家知道進展情形。我的朋友就成為當然監督,因為會收到報告。

    以下是2004年11月20~28日再度訪問狄卜賽經理所收集的資料,其中11卷電影影片。
    dB 994 Procession Opening in Taipei, Coal Fired, Electric Plant in Kaosung, Silo Bridge (18cm in diameter)
    dB 995 Cross Island, Taroko Gorge 2 or 3 trips put together (18cm in diameter)
    dB 996 Double Ten Procession, Ami Village Trip, Carving Temple Renovation (Location?) Bunun, School (Aug 1954) (18cm in diameter)
    dB 997 Farewell Trip with Gen.Chang Ching Kuo across island to see the VACER progress on cross island road. Toroko Gorge 1957 (18cm in diameter)
    dB 998 October 1954 Cross Island Highway, Boy Scouts March 1955 (18cm in diameter)
    dB 999 Tungmon 1954, Kor Dist. Rice 1956 Jan., Sugar+Brich 1954, VACRS 1953, Sh…1956, KASW-TF Co Feb. 1956, …. (18cm in diameter)
    dB 1000 Second Cross Island trip, Paiwan Village and Cuhing way through jungle to East side (18cm in diameter)
    dB 1001 Our Piawan Village Ceremonial Costume(18cm in diameter)
    dB 1002 Starts at Taipower Guest House, Land Slide on cross island road, Longest Suspension bridge, U.S.A Boyscouts in Taiwan—Explorer Scouts cross Island (aluminum case) (18cm in diameter)
    dB 1003 Orchid Island and Ami Tribe, Mr. & Mrs. Brent—Director of AID, Gen. Chiang Ching Kuo & wife, Ceremonial Helmet made out of silver coins captured from Japanese, Green Island where prisoner of war camp from mainland China & political Prisoners政治犯(aluminum case) (18cm in diameter)
    dB 1004…of Taiwan …(not clear enough to write. Not any paper to show the content it has. The biggest. 36cm in diameter aluminum case)

    總之,3次底特律之行,收集到可觀的資料,略述如下:人造雨研究所、狄卜賽工作報告、V.S. de Beausset《Diary》、東海大學校2大卷、狄卜賽土地買賣契約、J. G. White給de Beausset的任命及待遇、康妮的戶籍證明、狄卜賽保險單、回美國時台灣報紙的報導、活動剪報、1953.蔣介石給狄卜賽之尼克森酒會邀請函、陳誠給狄卜賽之函、工商協進會給狄卜賽刺繡及函、1953双十閱兵入場證、宋美齡函、蔣經國函、外交部函、家書、個人資料及經歷檔案、朋友不殺人之剪報、康妮的稿子、KC Wu的聲明、1950~1工作紀錄手稿、萬大壩、裕隆公司首批汽車出廠、dB188~255紡織棉花檔、藥品、K.T. Li函、橫貫公路、天利輪事件432、、、、

  15. pylin 說:

    訪問謝陳畹香Lisa Chen記

    早上8點多台大圖書館編審Miss H打電話給我,說她要先去旅館接Indie與Lee-tai,然後9點45再來台電大樓接我,結果時間到,她沒有電話給我,(我不使用攜帶電話的人,她也沒有給我手基號碼),一直等到10點10分,看離約定會面時間已快過去,趕緊跳上計程車趕到汐止市,比她們早5分鐘到。

    陳畹香是第三高女卒業,前總統夫人曾文惠的前輩,今年91歲。謝家在汐止,陳家在松山,恆隆煤礦在近石碇邦仔林。康妮在台灣生孩子都在台灣療養院(台安醫院),謝陳畹香到醫院去照顧她。康妮在台灣青年會教英語,也在電台廣播。謝陳畹香學水墨畫,康妮與黃君壁學水墨畫。恆隆煤礦曾申請美援,而在國史館查看美援檔案時,在檔案中發現恆隆煤礦的名字。謝教康妮日語,康妮教謝英語,後來康妮介紹她到美援會工作。

    謝陳畹香( Miss. Lisa Chen)已經坐在客廳等客人,身體明顯因時光的痕跡而顯得孱弱,聲音非常微弱,很難聽清楚,需要透過她的姪女翻譯或轉述,Indie與Lee-tai帶來她母親的關懷與濃厚的情感,這種情感隨時間與距離的增加而濃厚到無法述說。

    當我們準備要告辭時,Miss. Lisa Chen竟然一反原來衰弱的身體,提高音量,滔滔不絕的說,Indie與Lee-tai還是含淚告別。

    當計程車到台電大樓時,Lee-tai要從行李箱拿出禮物來送我,趕緊說See you at night.顯然早上接人沒接到之事,客人已經知道。為了不讓客人感到遺憾,決定參加晚上的永康街呂桑之6人聚餐。(英文版要找時間慢慢寫,只有Miss H有數位相機,14:30)

  16. 站長 說:

    陸續會有新照片加入。

  17. 葉雪淳 說:

            似たもの夫婦

            Indira and Lee-Tai

      

  18. pylin 說:

    狄卜賽影片首映會

    有關狄卜賽文書的入藏經過,台大圖書館的網頁所寫的與事實不符,可以check雙方的往來電腦記錄,我的部分全部保存。更沒有說,DHL的運費是狄卜賽付的,那是比一個人的機票貴(998美元)。整個入藏經過,相關作業沒有英語版,對不起捐贈人。

    有關第一期4年經濟計畫的內容,沒錯,有使用狄卜賽文書內的報告的封面(但沒有說是狄卜賽寫的),dB58 V.S. de Beausset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f Taiwan(Formosa)FY1952-FY1955》The J.G. White Engineer Corporation,Nov. 1951,66 pages。這本 J. G. White出版品是在紐約出版,從寫至出版要半年以上,沒有標示這是狄卜賽文書的內容。第一期4年經濟計畫的定稿版是1954/11/01送美國國務院,詳拙作。這次被剪裁進入影片的內容,缺狄卜賽先生與White先生談及他的長期計畫內容(這是台大圖書館告訴我的)。如果各位去讀翁之鏞所寫的Blue Print System,抱怨此讓工作難以快速進行(便宜行事),諸位就知道當時的官僚水準。接下來王作榮的說詞,狄卜賽的功勞完全化為烏有。

    當初台大圖書館影片強調只能掺水10%,其餘90%要使用狄卜賽文書(寫真與11卷影帶),但結果不是這樣,掺入很多不應該有的,如1935台灣博覽會影片一段(觀眾指出),以及受訪談人,他們根本沒有看狄卜賽文書,完全不理美援的脈絡,除王昭明講話尚稱持平;王作榮的說詞簡直不敢領教;紡織研究所那位勉強把狄卜賽拉進來,根本不理狄卜賽文書厚厚的棉花紡織資料,用虛詞來填充空間。我要質疑為什麼不訪問台大校友李前總統?不訪問Ms. Lisa Chen?

    至於吳聰敏教授過度誇張韓戰與美援的關聯,那是錯誤的。 西北航空公司首航台北事發生在1950/6/5,在韓戰發生前21天首航,新聞如此報導「西北航空公司董事長亨特,在開闢這條東京臺北馬尼拉航線前(四月底),適在東京,曾往訪麥帥,徵詢麥帥對開闢這條航線的個人意見,回答是,放心的去開闢吧!」這說明什麼? 詳拙作。

    為何不用雙語溝通?不用學術慣例邀請真正看過與擁有狄卜賽文書的Ms. Lee-Tai參加討論,使用Isolate policy,將Ms. Lee-Tai與我隔離在研討會外。

  19. pylin 說:

    Dear Ms. Indira & Lee-Tai, Ladies and Gentlemen:

    Wellcome Ms. Indira & Lee-Tai, after leve Taiwan for fifty years, they can return to Taiwan.

    First, I think Taiwan University is a Nanational well know University,speaking English for two way communication is a polite way for our VIP guest. Please do it.

    Today I can site there, an academic place, is Mr. V. S. de Beausset give me this chance. In open situation, I try to approve the connection between the notebook and Mr. V. S. de Beausset. No Mr. V. S. de Beausset in Taiwan, no plastics in Taiwan, now no notebook in Taiwan. Do you think so? Alomost all the Taiwannese can not think so. Because before my book published, there no any one book talked something about the set up of Formosa Plastics Corporation, like my book chapter 12” The Wang Yung-ching’s Emper”of “V. S. de Beausset’s Order of Brilliant Star”. In this chapter, I used Collections of de Beausset and materials in Academia Historica to write how Mr. V. S. de Beausset help Formosa Plastics Corporation, from begging, bugget, builded the plant, manufacture, sale Plastics.

    In Collections of de Beausset, it has 11 volumns of film shot by Mr. de Beausset. Those films let me have very strong nostalgia. One of the films, showed Mr. de Beausset take watwer airplane went to Green Island (Fire Burned Island). A group of people sit on the chair, Chang Chen-kou told Mr. de Beausset: Those people are Japanese war criminal, one of those war criminal is my father, acturaly they are all political prisoner.(When we watched this film at Mr. de Beausset’s home, he told me those.)

    In this place I try show the Collections of de Beausset, almost not one piece of material appear in Taiwan library. So, when research of U.S. Aid in Taiwan or CUSA, this Collections are the most important materials.

    Thanks your attention.
    Pin-yen Lin 2007/5/17 announce in National Assembly Room of Taiwan University Library.

    After my speking, one Taiwan University student answers this. “If we use English for two way communication, we are going to be boring.” (Speaking English)

  20. pylin 說:

    After Reparture 50 Years

    2007/5/16 morning I ask a leave for call on Ms. Lisa Chen. The person of Taiwan University Library, she told me, first pick up Ms. Indira & Lee-Tai, then I at 9 o’clock 45 min. The time over 10 o’clock 10 min, I did not received any telephone from her, so hired a taxi to Ms. Lisa Chen’s home.

    When Ms. Indira & Lee-Tai came, they are late 10 mins. Ms. Lisa Chen sat on the sofa, waiting Ms. Indira & Lee-Tai, she let everyone to sit on the sofa, ate papaya, len-wu, chocolate cake, cheese cake, drink Paou-cheng tea (groth up at Taipei). Talking voices are very small. Ms. Indira & Lee-Tai took the Ms. Lisa Chen hand, said, how their mother Connie miss Ms. Lisa Chen so much.

    When the time is up, we must say good bye to each other. The voice of Ms. Lisa Chen beame a little bit loudly, can not stopping the talk. Ms. Indira & Lee-Tai has tears on the eyes.

  21. >頑張れ

    葉画伯
    画画児的好!

  22. pylin 說:

    The Evening Dinner

    2007/5/16 evening, Ms. Indira & Lee-Tai, Ms. H and her husband, my wife and I met at the same restaurant—Alumi San (Japanese sound) restaurant at Yuang-Kang (Chinese sound) Street, an Gi-Rang (Taiwanese sound) style Taiwanese food. My wife prepares gifts for Ms. Indira & Lee-Tai, and gave them befor the dinner. We ate very happy. Food are so wonderful, everyone are satisfy this restaurant foods.

    After the dinner, Ms. Indira & Lee-Tai gave gifts to my wife and me. Gifts are 2 big volumn deep sea oils, wood box, chocolate, wooden o’clock, the painting of Fomosa Ran-inting Temple (Sen-Kong Bio) and muffler. Ms. Connie still remmember I went to Detroit buy chocolate and sea oil as gifts back to Taiwan. Thanks Ms. Connie is so kindly and knows I love the painting of Fomosan Ran-inting Temple too much, when I was child Ran-inting’s painting often attract my eye attention on it. My wife and I like those gifts very much. After my head had 4 times surgical operation last year, my brain’s remember became not so good enough for me to write my feeling in use English. If not use the correct words, forget me.

  23. pylin 說:

    Open Presentation of V. S. de Beausset’s Films

    The Open Presentation try to isolate Ms. Indira & Lee-Tai and me, is not a polite way. Ms. Indira & Lee-Tai represent her father and mother, Mr. V. S. de Beausset and Mrs. Constance de Beausset, the donator. I think at the other country never happen this kind unpolite and unfair to the donator. Library of Nation Taiwan University need try hard to correct this. Include in the Web, it need to use English to write down the donate tetail like DHL fee pay by Mr. de Beausset let them can understannd Taiwan University work so hard and dellet the other uncorrect film parts and persons in this film.

  24. WANG1967 說:

    我也貼了個很簡單的心得在我blog。
    I will write more personal comments about this issue tomorrow.

  25. pylin 說:

    Sorry, I forgot to report my wife’s speaking in The Open Presentation, she told the most important key person, that let this Open Presentation become possible. Dr. Adam Schneider holp me to contack with Professer Nick Cullather, who teach at History Department of Indiana University and wrote two notes about J. G. White and Mr. de Beausset and ever called on Mr. de Beausset, then I can wrote a letter to Dr. Nick Cullather, he gave me the address of Mr. de Beausset, I wrote to Mr. de Beausset. I am just a small potato in Taiwan Power Co. So, Dr. Adam Schneider wrote a letter for me to help me. After the Open Presentation, Ms. Indira & Lee-Tai told me, before the leaving they are going to meet us again.

    I think I need use this chance to show my feeling when I watched the web of the Library of Nation Taiwan University. I am so angry and try to boycott the invitation from the Library of Nation Taiwan University. My friend and my wife agree my opinion. But I still hasitate until the May 16th, the day call on Ms. Lisa Chen. After the evening dinner, my wife and I think, we cannot let Ms. Indira & Lee-Tai feel too sadness in this visiting. Mr. V. S. de Beausset’s family and my family have a strong connection, even I can not use correct English to communicate, and can understand each other feelings.

  26. inosen 說:

    先寫一下初步感想
    我不得不說 ,光啟社影片拍的實在很不怎樣 ,但是那些原始的影片真的很不錯 .

    我覺得一個夠格的紀錄片,應該要能夠把真正的事情來龍去脈說清楚,也不要只是文字描述,應該要有整個事情的客觀數據分析,此外也應該找不同立場(立論有據)的研究者討論,這齣片看到後來竟然讓我有政績宣揚片的感覺 .看到最後有一段差點沒睡著.

    本來美援跟狄卜賽這些東西是可以用來戳破國民黨神話的最好利器 ,現在光啟社拍的這部倒是又利用這些國民黨官僚又淡化美援的重要

    整個會竟然成了感恩大會,而且感恩的對象竟然主要成了國民黨官僚,真是令人覺得莫名其妙

    剩下的下次再寫

  27. pylin 說:

    In the web, it has a special man that I need to write some words to introduce him. He is a Taiwanese, a Shin-Chu habitant, when he studied at Geology Department of the Taiwan University, he is an exteemed student of Dr. Hayazaka Ichiro (One of the very famous professor of Pre-Taihoku Emperial University). At 1950, he was catched in his research office Room 131 in the school, due to he has social right concern in his mind and discuss with his friend. He was sent to Fire Burned Island (Green Island) and stayed Fire Burned Island 15 years for remodeling his brain or thought. At that time, the controller of Fire Burned Island, an army, he treated them as slavery and try hard to oil-press every Japanese war criminal, cut down their food fee, only use dry-cure white radish to feed them, everyone were malnutrition.

    He use Yabe as his name and sign in his 5 computer paintings in this web, now. He is a famous computer musian, too. He is a genius and cannot develop his genius in this social.

  28. 站長 說:

    狄卜賽夫人(Mrs. de Beausset),跟我和林炳炎學長共同的祖師爺顏水龍(1903-1997)竟然也有交會!顏水龍是狄卜賽家族直接幫助過的千千萬萬台灣人之一。

    http://blog.kaishao.idv.tw/?p=553#comment-2381

  29. DLowe 說:

    我介紹一位女同事看這一篇

    昨天她跑來找我說 : Lisa Chen 是她的姨婆 !

    真是巧合

  30. pylin 說:

    In this place, I try to refute the words that Mr. Wang Tzuoh-Rong said in the Film produced by the Library of Nation Taiwan University. I often said, one thing is happen or not only the document that can support it. In the document that hold by all Library as Academia Historica, Institute of modern History of Academia Sinica, Taiwan Library, ect. I found the most early document about Four Year Plan is dB58 V.S. de Beausset”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f Taiwan (Formosa) FY1952-FY1955”, The J.G. White Engineer Corporation, Nov. 1951, 66 pages. This note published at New York, it need over six months time to prepare manuscript to publish. November the first, 1954, Secretary Philip M. Davenport mail the 894A.00-FOUR YEAR/11-154 to U.S. Senate. Please read my book. In the Four Year Plan, even K.T. Li did not appear. At 1950, Mr. Wang Tzuoh-Rong still a young boy, 30 years old. What things he can do? Mr. Wang Tzuoh-Rong please shows me a piece of First Four Year Plan materials to show you are a VIP not a small potato at that time.

    This film produced by the Library of Nation Taiwan University, it seem to song the absolute monarch ruler, all the industrial plan was done by the absolute monarch ruler, we need say THANKS to the absolute monarch ruler. Long live the absolute monarch ruler.

  31. pylin 說:

    Mrs. de Beausset寫給我的信(2007.04.27):

  32. Kyle 說:

    實在是太感謝您介紹這本書了。

    前幾天在博克來網路書局訂到此書,正在閱讀中。

    才閱讀一部份就覺得看到了不同的視野。

    感恩………

  33. IVY CHANG 說:

    對這群熱忱關心臺灣歷史的熱情人士 除了感動感激外 再要致上
    無窮的謝意 但願天祐我臺灣人 早日覺醒 免于匪類的壓凌 威嚇
    也對曾對我臺灣施以援手的友人 致以萬分的感謝

  34. pylin 說:

    珍重再見

    5/22整天一直思考在這次Ms. Indira & Lee-Ta代表 Mr. V. S. de Beausset夫婦與家族,一個遠從哥斯達黎加,一個遠從田納西州,先聚集在密西根底特律附近的大島,她們的家,然後搭西北航空飛台北。(如果細心的朋友曾經在底特律國際機場進出,就會體會到西北航空對台灣的友善)。她們姊姊此次如此不遠萬里而來,作為此事發生的啟動者,有沒有扮演應該要有的角色?沒有。我是被刻意隔離在此歡迎會之外,不管是公開的還是私人的。

    下午一點半,打電話給東海大學歷史系陳老師,她們還在吃午餐,他將電話交給Ms. Indira,她肯定的告訴我要來寒舍,我邀請她們共進晚餐。在晚上8點多,她們才到而且要在1小時內吃晚餐、去我家、say goodbye。由於抵達台北時間無法確定,無法預定餐廳,只能在我家附近新開日式蘋果小火鍋店簡單吃。一路吃很多台灣料理,日式蘋果小火鍋對她們非常新鮮。

    4樓寒舍之狹窄,用來接待貴賓是過度寒酸,但讓她們體會到我們努力的真面相。牽手將她從手工業推廣中心(她們媽媽康妮協助創立的)買的台灣製造有台灣味的禮物一件一件的介紹。美好而甜美的時間是短暫的,我們都已經超60的老人了,要再相聚是很不容易的事。Ms. Indira & Lee-Ta眼睛含著淚水,數次與我們夫婦擁抱告別。我們夫婦一直送她們到車子離開。

    在談話中,我提到最近幾年台灣許多單位都在慶祝成立50周年,像我開刀住院的台安醫院、東海大學等等,有些是接受美援同時改名(原台灣療養院),有些是接受美援而創立,如東海大學、台塑公司等。

  35. pylin 說:

    Frarewell

    At 22nd, May, I began to feel nervous and cannot sit on the chair steadily. After dinner and nap a while, I think I need to do something for this wellcoome activitys. I call the tellphone of Dr. Chen, who is a Profeesor of History Department of Tung-Hai University, he gave cell phone to Ms. Indira, we talked something about tonight meet again in my home, after this she gave the phone to Ms. H, that she told me the possible time schedule to arrive Taipei.

    At 22nd, May, about 10 min 8 o’clock PM, their car arrived just before the small Japaness style shabu-shabu ( this slice of beef or chicken or meat or fish or ram and vegetables cooked portion by portion in boiling water on the table) restaurant. We ate shabu-shabu hapilly.

    After the dinner, we all went my very small apartment, sat a little while. My wife show the the handicrats baught from Taiwan Handicraft Promotion Center to Ms. Indira & Lee-Tai, I added this, when set-up this Taiwan Handicraft Promotion Center your mother Mrs. Constance de Beausset gave a big hand to help.

    The happy and sweet times often very shot. We must say good-bye to each other. Ms. Indira & Lee-Tai hug me and my wife and eye with tears, both.

    My wife and I saw the car went far away until disappear in our sight.

  36. 站長 說:

    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王雅萍老師提供兩段台大圖書館的影音:

    Please click following links for video about the speech by Indira and Lee-Tai at library of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Taipei) in 17th, May, 2007.

    mms://medias2.nccu.edu.tw/wm3/952/10000458/Lee-tai01.wmv

    mms://medias2.nccu.edu.tw/wm3/952/10000458/Lee-tai02.wmv

  37. Adam Schneider 說:

    It is wonderful to see this exciting project come to fruition. Lin Pin-yen has been indefatigable in his efforts to throw more light on the modern history of Taiwan, and I’m glad that Indira and Lee-Tai were able to attend to see the results of their valuable collaboration. I’m only sorry that I could not have been there myself as well.

    -Adam Schneider

    This response was wrote by Dr. Adam Schneider, he got his Ph.D degree from Harverd University, research the biggest one company in Taiwan during 1936~1945, Taiwan Taku-Syoku Co(Kai-shao Chen’s note: 台湾拓植株式会社). He live in England, now.

  38. pylin 說:

    狄卜文書的取得與捐贈台灣大學圖書館之細節

    1988年3月車禍嚴重骨折,左腳與右手皆折斷,躺在家裡養病。那時的社會運動風起雲湧,像快要爆炸一樣,極權統治者的力量已經無法壓制民眾要求改革的訴求。閱讀228事件成為養傷重要的活動,發現失蹤二叔的名字—林木順(台灣共產黨創黨書記),開始在出版品尋找,甚至於在台北師範看到他的註冊。在追尋二叔失蹤之迷,查閱1922年《台灣日日新報》,在2月27日的頭版廣告上,看到火山灰廣告。

    1993年春完成《飛灰矽灰高爐爐石用在混凝土中》一校後,拋下一切俗務赴日觀光,讓京都的古禪寺、櫻花雪月洗除累積的壓力,過著閒雲野鶴日子。在東京拜訪台灣文獻守護神張良澤教授(共立女子大學),他以畢生心力收集台灣文獻。知道我的來意後,叫我依年代查閱他整理好數十大冊書籍文獻摘要檔案,從大正11年往前往後查,在1926年檔案中,發現「火山灰」3個字,我像阿基米德一樣心中喊出「找到了,找到了」,他從書架上取下《台灣地質礦產地圖說明書》,在第222頁第三節火山灰中,發現了令人非常驚奇的事,它是一節完整的試驗報告,其內容竟然與現代的水泥砂漿試驗方法相類似,後來我發現此文出自藤澤國太郎,蔡寄椆 “台灣產火山灰試驗報告” 第1號, p25~35, 1922.2.比1937年ACI 33屆年會Davis等4人的飛灰研究報告早16年。

    1998年7月關西大學博士班研究生北波道子,研究台電與台灣經濟關係,在南港研究院近史所檔案室發現一筆資料:「35/25/19/270/45.8~48.3 台電公司飛灰試驗計劃及利用問題等」,我迫不及待的前往檔案室,在莊樹樺小姐的協助下很快找到,此資料內容計有4筆:1. 台電公司飛灰試驗及使用情形卷;2.台電擬增收集飛灰設備;3. 台電飛灰利用問題;4.台電購置運灰船。參加演出單位有行政院、行政院經濟安定委員會(工業委員會)、台電公司、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the Interior Bureau of Reclamation(墾務局)、台灣矽酸工業公司籌備處、The J.G. White Engineering Corporation(JGW)、經濟部、聯合工業研究所、行政院美援運用委員會、工礦計畫連繫組等互相行文之公文,構成一幅精彩的政商網絡圖。透過小小的飛灰爭奪事件,可以窺見當時政商運作的片段。這資料會吸引人是,國家政府單位墾務局的飛灰試驗報告要送給民間的懷特公司狄卜賽經理,完全與常識相左。

    經過一番努力,在美國朋友Dr. Adam Schneider的協助下,找到曾拜訪狄卜賽與使用他所收藏資料的印第安那大學歷史系教授Dr. Nick Cullather。終於與狄卜賽先生取得連繫,並於2001年11月前往美國拜訪。在此之前,曾告訴國內外研究台灣史的朋友們,特別是在政府機關工作的朋友,前往了解並關心此批資料。其中包括在安娜堡攻讀博士學位的朋友;一個民間資料電子化公司經理(我有他拜訪狄卜賽家的英文報告信);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籌備處主任(Mr. Hung Wu-Chong)有信函與狄卜賽往來(2001/9/27),甚至於籌備處還要求我去報告懷特與狄卜賽;國立台灣海洋科技博物館籌備處主任孫寶年博士信函與狄卜賽往來(2001/8/27)…族繁不及備載。

    狄卜賽先生對來訪非常高興,答應影印資料及製作檔案目錄。但想影印的資料實在太多,如果影印,影印機會壞掉。狄卜賽先生看出困難,答應借用,用後再寄回。但經過兩分鐘後,他說,就全部給你帶回去。我承諾用完後會捐給相關典藏單位。夫人為此事與丈夫爭吵,怎麼可以將寶貴資料送給陌生人?但他沒有改變想法。包裹後送郵局,為了怕途中遺失,決定用DHL方式運送,我忍痛地從口袋掏出美金準備付款,但狄卜賽經理堅持要付款。

    2003年11月感恩節又去美國拜訪他倆,報告《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V.S. de Beausset’s Brilliant Star Order》寫作概況,包括封面所想使用的圖案。將相贈的資料,依日本人方式,命名為『狄卜賽文書』(V.S. de Beausset’s Collection)。夫婦兩對著述達18萬字的情形極為滿意。要離去前一天,他把《The evolution of policy behind Taiwan’s development success》讓我看,我問書中有沒有狄卜賽與懷特,他沒有回答,翻開書後索引,沒有看到這2名字,我說沒有這2名字的書不值得讀,把書闔上還給他。

    2004年11月感恩節又去美國拜訪他倆,牽手說書出版也已DHL方式運送,你還有什麼理由可以去?我心中有一個Ms. S(秘密小姐),那是前面2次在他們家看狄卜賽拍的影片,其中有一段是火燒島關著日本人戰犯(狄卜賽告訴我的,至於影片檔案標題與此不同,觀眾可以自行去判斷何是何非),眾多戰犯中的一個會是家父,他是政治犯,在網路敲下他的名字,會發現他的事蹟,一個農夫政治犯。

    由於我有『承諾用完後會捐給相關典藏單位』,但美援中有一非常重要項目「棉花與紡織」還沒有寫,會先結束是狄卜賽家一直在催促我。所以到2004年還沒有決定『捐給那一典藏單位』!2005年10月7日又發生第二次腳踏車車禍,才開始思考給單位那一典藏,由於台大是我最常使用圖書館,考慮使用方便,才選擇台大圖書館,想在死亡前完成捐贈,整個捐贈過程的寫真,台大圖書館都有送我copy。沒想到會發生如此與國際慣例不同的結果。

    整個捐贈過程與資料處理,我知之甚詳,台大圖書館應該面對錯誤,勇於改正。

  39. 站長 說:

    台灣著名的鐵道史專家洪致文助理教授,也有參加台大圖書館的典禮。
    是現場唯一呼應林炳炎而改用英文發言者。在他的Blog有記錄:
    Valery S. de Beausset and U.S. Aid to Taiwan
    http://www.wretch.cc/blog/hungchihwen&article_id=7531132

  40. WANG1967 說:

    這個狄寶賽先生不知是否認識George Kerr?
    還有如果可以採訪他對當時台灣的政治觀察想必很珍貴。


    [站長回覆]:狄卜賽先生來台時,George Kerr已離開台灣,所以兩人在台灣沒有交會;回美國後有沒有遇到就不知道了。

    至於狄卜賽先生對台灣政情的觀察心得,應該在林炳炎先生的腦子裡,林老大也有把某些事情記在他書裡。

  41. 三田裕次 說:

    >George Kerr

    請看<三田の一口コメント>第1項
    http://home.sailormoon.com/ymita/index.html

  42. pylin 說:

    最近幾天有反省我在這裡寫的文章,吳聰敏教授的發言除韓戰一事外,他是參與的討論者最稱職的一位,特別在有觀眾提到「4萬元換1元」的事,但因為是即席回答,他沒有指出這事在經濟史上有無第二例,也沒有說出此行為是否類似搶劫;但以台上4人而言,他的表現應該給予最佳等級。

    我曾經在清華大學STS讀書會(後來發展成為約300人討論網)以及台灣大學歷史研討班接受歷史學的教育,雖然這2單位可能都反對承認這樣一個學院外的人是與他們同夥,因為常唱反調。在台大這邊我收穫最大的是「批判性的閱讀」,在STS面對的也是批判。後來,我發現,說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不必對史料去追根究底,選擇自己喜歡的那一邊進行批判。康乃爾大學酒井直樹教授要求批判,要有相近2個例子進行批判,他的一次批判是批判李前總統登輝在京都大學當學徒兵與越戰黑人士兵,嘗試進行批判的比較。

    台灣的歷史學界習慣於批判戰前殖民地時期,但對戰後也是殖民地時期就視若無睹。有人會問《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是否有批判?有的,只是可能沒有讀出味道。

  43. 訪客 說:

    請大家告訴大家!!我在6月2日發現

    台大圖書館已經把網頁上目前放在本頁的連結框刪除!!
    台大圖書館已經把網頁上目前放在本頁的連結框刪除!!
    台大圖書館已經把網頁上目前放在本頁的連結框刪除!!
    台大圖書館已經把網頁上目前放在本頁的連結框刪除!!

    那麼重要的史料(台大圖書館自己說的),怎麼沒幾天就下??
    怎麼不多放幾天??驚什麼????


    [站長回覆]:我想可能沒那麼嚴重,是台大圖書館首頁的圖案聯結刪除
    他們大概想,活動結束了,首頁的「活動廣告」可以撤除了。

    而狄卜賽的網頁還在
    http://www.lib.ntu.edu.tw/General/events/debeausset/

  44. 站長 說:

    台南場的漏網鏡頭(取自錄影、パイワン族背心)

  45. pylin 說:

    非常感謝網上的朋友幫忙!!

    《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出版後,在台灣根本不受重視,由於有陳凱劭兄在此介紹,總算有了能見度,三民書局終於再度來電叫書,出版後第三次, 這是短短一個月發生的事,陳凱劭兄的Blog的宣傳力真大。這次要50本,約40公斤,相當重,裝3紙箱,只能搭乘Taxi去。

    再次感謝網上的朋友幫忙!!

    如果貴校還沒有買此書,請教授們向三民書局訂購《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


    [站長補述]:《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一書也可以從博客來網路書店也可以訂得到(這書店比較多人有買書帳號)。也可以用台灣郵政劃撥帳號:10310514;戶名:蔡雪幸;定價500元

  46. pylin 說:

    在台南那場有兩位小姐,是「成大博物館」的館員,抓著導演問說「知不知道成大與美援的歷史」,導演當然不太清楚這種細節。

    她們應該問我!!狄卜賽文書內有成大與普渡關係!!
    1. dB 45 R.N. Shreve,W.I. Freel 《Comprehensive Report to Taiwan Provincial Cheng Kung University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dministration》 Purdue University,1959,164 pages。

    2. dB 47 《Chemicals in the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f Taiwan》one file,include letters of IDC,JG White,Americ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Engineers, Purdue University,Cheng Kung University,University of Minnesota,manuscript,1957~1958。

    3. dB 725《Purdue University to Val》Aug.5,1958,1p.

    Val是男主角,dB是男主角名字,45,47,725是狄卜賽文書我編的流水編號!!

    希望母校不要再說,她們自己去狄卜賽家取得!!

    我很後悔選台大當捐贈對象!!

    讀者諸君如果有疑問,想要點「歌」,如上述問題,可以在網上問。

    「知不知道成大與美援的歷史」這是問的人要下工夫的地方,我只能給我知道的檔案去找,如果有興趣,再給武林秘笈!
    pylin

  47. 林炳炎 說:

    在電腦檔案又找到這個,請各位好友欣賞!!

    在台大圖書館的公開典禮上,吳密察老師好像沒有看到我,或者我是完全與此事無關的冒失者跑進禮堂。最近正在思考如何寫一篇「解剖吳密察老師」,大家可以期待香味四溢,也才能體會大學閥之威風。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林炳炎”
    To: “Kai Yiu Chan” ; “darkbeer” ; ; ; “李XX” ; “sakizaya” ; ; ; “楊XX ” ; “黃XX” ; “王XX ” ; “石XX ” ; “吳密察老師1” ; ; “邱XX ” ; “劉XX ” ; “蔡XX ” ; “ju-ch” ; “XX ” ; “Sun” ; ; “Rwu” ; ; ; “lamb” ; “d87” ; ;
    Cc: ; “陳XX” ; “sai” ; “李XX” ; “‘hip'” ; ; “XX進” ; “李 XX” ; ; ; “XX如” ; “X兒” ; ; “X人 sato” ; “X骨” ; “X子” ; “Ch Hu” ; ; ; ; “鄭XX” ; “XX琴” ; “pons ” ; “XX智 ” ; “陳XX” ; “曾XX ” ; “Doix” ; “Joelt ” ; “林XX ” ; ; “黃XX ” ; “XX如 ” ;
    Sent: Thursday, June 01, 2006 8:51 AM
    Subject: Re: ***SPAM*** 第六次台灣史讀書會報告

    > 狄卜賽文書之歸宿
    >
    > 去年10月的自轉車禍讓我下決心要儘速把狄卜賽文書送出去。加上台大圖書館洪編審的熱心,原本預計分3次來提取,沒想到1月去台安醫院,就把它改成2次。在台大圖書館的努力下,終於把狄卜賽文書與寫保衛大台灣的美援所收集資料全部送交台大圖書館,現在就等待台大圖書館整理與開放。
    >
    >
    > 1月去台安醫院開刀使我缺乏耐心,很多事情都要從頭學習,包括寫字、打字、走路。目前已經恢復80%。迄今除神經外科主任是我的主治大夫外,心臟科在2禮拜前也加入。所以5月30日除與神經外科主任約會(出院後第1次),讓他審視,再約3月後見面,同日依心臟科大夫要求作運動心電圖,才知道開刀後難以恢復過來。
    >
    >
    > 簡單向各好友報告。

  48. pylin 說:

    7月27日我們有一群人對狄卜賽原汁影片有興趣的朋友聚集在台南,觀賞原汁影片。成大校友、老師、在校生有8人外共有11人與會。當大家看到一群學生在接受閱兵典禮,典禮台上放著建築模型,首先認出模型是成大建築系館(舊)的是陳凱劭兄,大家洋溢著歡欣,在座有2位老師暑假要去普度大學去挖掘美援時期,成大與普度大學的援交史(援助與交流),普度大學對成大的影響深遠,它將原是臺南高等工業學校(德意志系統)改造成美規的大學。我們在學校讀的教材全是美國大學的教材,其他的難得上講堂。如先修ACI 318後,再讀日本混凝土,格格不入,無法接受,中了美國大學的教材的毒太深。一直到我開始學習STS(Science, Technique & Social)時才發現學術不能夠在偏見中存在,在紅毛土歷史的追索中,發現美規的紅毛土規格的落後性,它竟然在日本以進駐軍的優勢要求以美規作為交易的標準,這是技術落後殖民技術先進的例子,從此日本就成為美國學術的殖民地,沒有反省的能力。

    狄卜賽夫人康妮美麗的身影在台灣的原野中穿梭、與原住民交流、上山下海,留下紀錄。由於影片是狄卜賽拍攝的,所以影片很難看到狄卜賽的身影。

    7月27日我們很愉快度過週末,期望年輕的朋友去挖掘狄卜賽文書內的台灣史。尋找失去的影像。

    如想研究戰後美援棉花與紡織史,狄卜賽文書有豐富的史料。

  49. 站長 說:

    林炳炎先生整理,狄卜賽文書編目(344K,M$ Word格式):

    http://kaishao.idv.tw/PICS/2007/08/20/de_Beausset.doc

  50. Dean 說:

    PYLin大大︰

    Mrs. de Beausset的信紙太漂亮了,可以讓我引用嗎?


    [站長代答]:PYLin老大願意公諸於世,就是希望各界能重視、研究、討論那段歷史。直接引用,或「網址引用」應無妨,註明出處也可讓你的讀者回到這裡看到更多資訊。

    此外,PYLin老大自己的Blog也開催了,請多留言指教。

    http://pylin.kaishao.idv.tw

  51. Dean 說:

    謝謝。

    我會註明出處,並附註完整連結網址。

  52. 林炳炎 說:

    2007/01/04三民書局打電話到我家,告訴牽手說《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 》已經沒有書了,要我把家裡所有書送去,原來以為還有30本,一算結果只剩20本。

    感謝凱劭及網路上朋友熱情廣告與贊助,讓我總算有2本書能賣完(另一本是《飛灰、矽灰、高爐爐石用在混凝土中》1993自費出版,沒有想要2刷),保衛大台灣的美援(1949-1957)已經在2刷中,可望在1月底前出書。

    作者在書出版後,書本身就有其命運,不管是貶或褒,我都接受讀者的看法。

  53. Masako 說:

    唉!學院派閥就是禁不起像林先輩真才實料的挑戰,更不用提會讓您和當事人de Beausset的兩位女兒們來敘述 “inconvenient facts” 內幕。NTU的圗書館有kmt風思維模式待貴賓如是,難怪至今仍進不了國際殿堂。

    先輩好友三田さん說的對,他們日本人很多學校教授也一樣。我抱怨台灣今日身分的不明,日本過去植民”お親方”的無責任放棄!當然錯也錯在咱們台灣人昏迷指數太離譜了!

    下次先輩還要去Detroit找資料時,請告知一聲,樂意幫忙運搬東西!當然自費哦!

  54. 林炳炎 說:

    NTU今年的大事是「80台大 前進百大」呢!以前台灣大學只敢說60或50,從來不敢承認戰前的歷史。經過多年的煎熬,在今年終於認為80比60大,也就是說歷史悠久,應該給予鼓勵一番。問題是80台大對嗎?台灣大學內的台大醫學院就被排除在外,理由應該是這台大醫學院由台灣人所組成(只有極少數外國人),它的業績讓人眼紅。個人的感覺是台灣大學如不含台大醫學院,那台大醫學院應該獨立出去才對。問題是台大醫學院一獨立出去,那台灣大學不知道要以什麼來展示?以台灣大學歷史系做為學校代表嗎?

  55. 北投埔林炳炎 說:

    今天下午1450時台大圖書館特藏組洪淑芬編審打電話給我,談從我將狄卜賽文章資料移轉給台大圖書館特藏組以後,她們從不讓我知道的,也就是說,台大圖書館在網頁所展現不為人知,包括我也不知道的事,但是那麼久到現在都不讓我知道,如今有求於我(我不知道是什麼內容),既然那麼久都不讓我知道,時效已過,我當然不想聽,何況她還有很多允諾還沒有依諾言實現之前,後續的動作是無法啟動,門是關閉的,如果台大圖書館特藏組或洪淑芬編審有任何要求,都應該公開在網路上向全國的朋友以及狄卜賽家說明清楚。這件事是全國的朋友的,已經非我所能自己辦理了。

  56. masako 說:

    林先輩您好,
    您一定要堅持您ee要求!!加油!

  57. 林炳炎 說:

    2009/1/21晚飯後照例前往師大運動或寫日記,運動與寫日記後回到家,牽手還在吃晚飯,顯然與她的台語吟詩朋友群講電話延誤晚餐。但她說台大圖書館特藏組洪淑芬編審打電話來,電話是牽手接的,太座告訴她說每想到那件事就掉淚,被她欺騙很忿怒!!洪淑芬編審說她的為難處,也談到她們不讓我知道的內幕,但我不想聽!!

    其中提到凱劭blog上有關美援的狄卜賽文書影像問題,她可能沒有詳細閱讀2007年7月底左右(我有習慣在網路公開我的日記)我在台南邀請了幾個朋友來吃便當並幫助我解讀影像的內容發現凱劭的閱聞實在太廣博了,當他發現成大閱兵那2分多鐘的影像時,我懇請他把它寫來,心得當然要讓全世界有要知道的朋友知道包括狄卜賽經理本人!!所有他發現的內容,我都做同樣的請求。換句話說,我授權他使用狄卜賽文書影像。

    自從20070517狄卜賽文書在台大圖書館公開後,台大圖書館特藏組洪淑芬編審先關閉與我談狄卜賽文書之事,我無法與她談。她關閉在先,沒道理要求我做什麼事,我倒是很想在網路上看,台大圖書館特藏組如何公佈她們如何處理狄卜賽文書的詳細始末,包括預算的支用。在此我是以每年納稅約30萬的納稅人在看這件事,發揮納稅人監督功能。

  58. masako 說:

    林先輩
    您讓ks老弟來揭發接承探討咱們台灣歷史復原的真相–「美援救台灣」是對的選澤,他做事絕對比NTU審慎!
    看他住家書房所藏資料,那真是個「貨真價實」的私人圖書館。


    [站長回覆]:呃,您上次看到的只是我兩間書房的一間而已….電腦網路時代,我比較少買書了。

  59. masako 說:

    數量是其次,書的書名和內容才是本位!
    祝今年有更多網友來看清覺悟kmt的「中華民國」的國父是啥碗稞!
    祝家庭和學業順利平安。

  60. 訪客 說:

    Hi, Mr. Lin

    I am a Ph.D. graduate student at X Univers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I
    graduated from Y University in Taiwan.) I am interested in your
    collection of de Beausset’s documents. These documents will be a great
    assistance to my dissertation research.

    In my dissertation, I plan to analyze how US aid and UN aid were
    working together to shape the technology and the technical culture in
    Taiwan during the Cold War. As such, I am very interested in V. S. de
    Beausset’s documents. I haven’t seen the documents collected in NTU
    library, but I read your book and fascinated by your detailed work in
    this field.

    I also took Naoki Sakai’s course before. When we were talking about my
    project last spring, he suggested that I should talk to you. Professor
    F at B University also made the same comment. I just came back to
    Taiwan a while ago for my dissertation research, so that I have not
    got a chance to introduce myself to you. I am very glad and honored
    that now I got a chance to write to you. I am very interested in how
    analog or digital calculations were handled in Taipower Company. Oh!
    Naoki Sakai also wanna expresses his gratefulness to you since he
    received your books whenever you published one.

    Thanks for your time for this lengthy letter. I look forward to your
    reply regarding V. S. de Beausset’s documents. I also hope to meet you
    in person in the future if you will have some time. Thank you!

    Sincerely,
    XXX


    [站長回覆]:林炳炎先生也有他自己的Blog了,可以去他那裡留言。

    http://pylin.kaishao.idv.tw

    私信與林炳炎先生聯絡: http://pylin.kaishao.idv.tw/?page_id=550

    在我這裡是不一定要留真名及學校名,但既然想與林先生見面,留下你Eamil是基本禮貌,方便我們主動聯絡,我也沒把握你會不會回來看我的回覆,我這裡Email是不會顯示的,只有站長看得到。

  61. 林炳炎 說:

    這個朋友很有趣,沒有留下姓名或其他資料,在跟我玩捉迷藏。但留下酒井直樹教授的大名,讓我非常開心(已經開過腦,那能再開心),不過在『狄卜賽文書公開典禮』上留言,不必看內容就知道是想看「狄卜賽文書」,我會e-mail給Lee-Tai知道,讓狄卜賽家去傷腦筋,用英文寫有關「狄卜賽文書」是狄卜賽家最開心的事。還有,我答應狄卜賽家寫英文版的《消失的景星勳章》,也是迷人的課題。

  62. masako 說:

    先輩您好,
    上星期特地去買了一張謝卡,裏邊另外又夾了一封信寄給了Mr.& Mrs. de Beausset, 現在期望他(她)們能對NTU圗
    書館有所”行動”。

    若您開始動筆寫英文版的《消失的景星勳章》時,請務必讓愚晚能出點力,如校對或其它…
    (P.S.最近承蒙本市市長推薦,完成幾件”日翻英”的本市國際邀展公式網介。主事者的太太是美國白人,但他不能用自家人,所以我得以有機會表現了一下。)

    事實上在台南時曾經幫專業翻譯社,做了好幾件NCKU內別系的英文簡介(20年前)等,還有別校(國立教育大)教授的昇等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