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德親中媒體長年偽造民調

本文發表於 2006 年 12 月 10 日 15:45

dscn7960.JPG

台灣媒體從1980年代以來,就先後成立「民調中心」,我記得當年曾是校園民歌手的大學生吳統雄,是建立聯合報民調中心的始祖。

在平面媒體之後,1995年以後有線電視達到七成普及率,一家家新聞台冒出頭來,好幾家媒體也跟起作民調的風氣。

媒體除了為選舉投票做民調以外,還經常性針對政治事件、民生社會事件做民調。

以選舉民調而言,投票結果一出,就驗證了這些敗德媒體長期以來,根本都在造假。

以實際投票結果及這些媒體公布的民調差距如此之大來看,有兩種可能:

  • 這些敗德媒體偽造民調,為特定政黨、特定國家(甚至是敵國)服務。
  • 這些媒體民調過程雖未作假,但明知民調技術有盲點,卻故意不調整,仍製造並公布錯誤的民調。

無論是這兩種任一種,都不可原諒!即使是第二種,仍無異於造假!

從2006年高雄市長民調結果誤差率來看,敗德第一名是「年代電視台」,就在選舉落幕當天,該台的電視節目主持人還問現場觀眾,你認為民進黨有沒有反省?是的,民進黨應該反省,但你偽造民調的年代電視台更該關台以示懺悔!或者滾回你中國去!

敗德第二名則是「TVBS」,敗德第三名「大陸時報」,敗德第四名「東森電視台」。

在此要表揚自由時報。它是所有民調中最與眾不同的,但卻是最精準的!與結果最接近的!

這些媒體民調中心負責人不可能不知民調技術的變數及盲點。

從過去幾次大選的選前民調及選後結果也都可以驗證,但這些敗德媒體不知從這些經驗去反思民調盲點並苦思修正之道。主持民調的人早知,特定政治立場的候選人應該加權,但他們沒有加權,就放結果出來。

退一萬步來講,如果「民調」做不出選民真正意向,我國就應立法嚴格限制永遠不得發表民調,別拿三小言論自由出來擋,我國法律可是有明文規定詐欺、詐騙、毀謗都是違法的。或者像法律有限制總統副總統選前十天內不得發表民調(因為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是獨立法規,所以有特別規範)。

所謂民調技術缺陷,首先就是拒訪率過高。平均有四成(甚至衝高到五成以上)是拒訪的,這些敗德媒體的民調中心,經常故意不公布拒訪率。道理很簡單,拒訪率一公布,理論上拒訪者應加到「不知道、無意見」那組裡。如此一來,做出來的民調,以兩雄相爭的市長候選人為例,可能各自只有不到15%的支持度,其他七成以上是「無意見、未決定」。讀者會感覺這個民調有做等於沒做。這就對了,拒訪率太高的民調,就等於是無效的民調。

需注意,拒訪是一開始就拒訪,並不是訪問到最後才說「沒意見、未決定」。這成功訪談後答以「沒意見」的人,是會呈現在最後民調結果裡的。

台灣人近幾年被中國打來的詐騙集團騙怕了,一接到民調電話就掛了。除了怕是中國打來的電話詐騙集團,還有一種是本土派選民一聽是泛紅媒體,就罵一聲幹就掛電話。當拒訪率過高時,這份民調根本沒有參考價值,尤其拒訪者呈現出非均質的分佈時!至於「沒意見」的訪問樣本中,還有不少是本土派選民,由於長期白色恐怖經驗,不願輕易表達政治立場。

相反來說,親中國的選民,他們原本就是白色恐怖、族群歧視的既得利益者,他們從小就勇於對政治表態(他們高唱捍衛早已不存在的終華民狗、不可能的任務:蔣總統們萬萬歲、反攻大陸解救同胞),所以他們接到電話不會怕,他們勇於表達自己立場,這也是今年八至十月,台北街頭的紅狗蟻如此猖狂,可以在親中媒體的煽動之下可以聚集數十萬人的原因。

我常想,我今年七月為九族文化村辦的小展覽,如果五家電視媒體24小時來轉播誰來看展覽,天天讓我上鏡頭,免費送我超過十億的轉播時段做廣告費,我絕對相信參觀人次早就衝破100萬人次。台北那群紅狗蟻全是媒體製造出來的。今天的施明德早已淪為媒體中才存在的虛擬人物,比白雪公主、唐老鴨都還不如,真是嗚呼哀哉!

台灣親中敗德媒體政治性民調,一向是失真的,主持民調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們就是厚著臉皮不願意修正。他們不但不修正,還拿民調做政爭工具。

再來,各大親中敗德媒體至今仍以「市內電話」為訪問樣本母體。殊不知台灣人除了植物人、嬰幼兒、國小低年級生以外,百分之98都有行動電話。精確訪查應以「行動電話」為樣本,若以市內電話,只會訪問到特定的族群,學過民調基本理論就知道,民調抽樣若能越均勻,就越能呈現真正結果,越不均勻就越會有誤差。

2006.12.10自由時報:

dscn7958.JPG

上面提的是高雄市長選舉民調;而敗德親中媒體在台北市長民調一樣臭不可聞。親中媒體選前,一般而言,郝龍斌在45%-55%之間,謝長廷在15%-20%,宋楚瑜在5%-10%之間。

這群敗德媒體目的很簡單,告訴他們的讀者,宋楚瑜是扶不起的阿斗,郝龍斌遙遙領先,謝長廷無關緊要。

最後票開出來,郝龍斌的得票率約等於民調,但謝長廷票開出來是41%,足足上漲200%。這恐怕是世界報業史上的奇蹟!

這裡面最活該的就是宋楚瑜。宋楚瑜從小就是厚黑權謀高手,自新聞局副局長、局長、文工會主任一各走來,最擅長的就是控制媒體。他二十年前以職位之便刻意培養了一批中生代媒體人,這些人在他2000年選總統時全已是媒體單位主管級人物。在媒體刻意報導下,這位宋先生成為一個仁民愛物照顧百姓的大善人,一直到他總統落選後,陸續發現宋某任內創造不少蚊子館,媒體還是不忍報出主嫌根本就是宋楚瑜。

宋楚瑜長年以來享受媒體光環,享受媒體的厚愛。他的帥哥手下,還不惜出賣肉體,晚上與女記者約會,以爭取女記者們、寶寶們對宋楚瑜的「善意」。

這次選舉,宋楚瑜看到民調後,氣急敗壞,說媒體在刻意打壓他,讓他變成被放棄的一方。廢話,親中敗德媒體找到新共主馬英九以後,你宋楚瑜早就是棄婦了。

宋楚瑜因操控媒體而起,也因媒體作弄反噬而退出政壇。這是2006年直轄市長選舉結果,最令我高興的一件事。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16 回應 針對 “敗德親中媒體長年偽造民調”

  1. WANG1967 說:

    我一直想寫一篇像這樣的文章。
    你既然先寫了,我就用力給你推。

  2. 中國台商 說:

    我是在中國台商
    不過我心裡很明白台灣越獨立對我越有利
    中國官方越需要討好我
    只有腦筋秀逗外省的台商會高唱統一
    不過以這些媒體跟中國的關係深厚,資金往來密切
    他若依據電話簿打電話到我家
    等於有我電話號碼又有我名字
    我又回答支持台獨候選人
    難保他們不會把我的資料報回去給他們祖國存參
    想到這裡真是不寒而憟

  3. 杜斯脫拉褲司機 說:

    說到民調,統媒其實還是也有少數功勞。1998年台北市長選舉扁馬對決,tvbs事後得意洋洋地發布了模仿美國的”出口民調”,也就是說,在投票口出口作的民調,同時宣稱當時就知道馬英九贏了,因為數據與開票結果非常接近。
    統媒常常以模仿美國而揚揚得意。當然,除了裡頭充滿了中國人愛造假的內容之外,形式上的確是很像的。
    可是,這份一開始讓tvbs很神氣的民調,事後tvbs卻再也沒有提起過。為什麼呢?
    因為事後發現,裡頭有一個「省籍」的大問題。這個部份他們忘了造假美化就公佈了。
    該份民調裏頭有一個「省籍」的選項。結果顯示,本省籍人士,投扁馬的比例差不多;可是外省籍人士,投馬的超過九成。馬英九是贏在這裡。份民調在選後的媒體上都有刊登,不過「省籍」的解讀都被有意無意地忽略了。
    這份民調是台灣史上第一次實際數據顯示外省人士的族群投票傾向,它證明了是誰在做族群動員,也就是說,有人一方面在大叫:「台灣人在搞族群對立!」而真正默默地在實行的卻是自己。
    當然,以後再也們有人敢搞什麼出口民調了,挑撥族群的大帽子誰也擔不起。真正在搞族群動員的人,只會做不會說。

  4. 優娜 說:

    發表這篇文章ㄉ人是真ㄉ太有智慧ㄌ!!致敬!!

  5. 蛋黃酥 說:

    現在這個大陸時報報系的工商專業報,
    也幾乎天天用大篇幅「打預算老虎」。
    記得有一天也在報蚊子館的專題,
    通篇看不到前省長的名字,
    只看到某些他們所不喜歡的人名、黨名。


    [站長回覆]:其實任何媒體要看緊人民荷包,多去報導這種預算浪費的事實都值得鼓勵。

    不過呢,這些媒體偏偏不去追根究底,探討蚊子館真正的原因

    (依我看蚊子館95%是藍的該負責,綠的該負責的只有5%)

    只是煽動讀者仇視當今的台灣民選政府。

    我也看過統一報在報某個鄉下河濱公園,說都沒有人去用去活動;這就是記者無知了,公園的目的是提供綠地、綠肺,提供大自然,有沒有很多人在那裡活動是次要的,這位記者以「都市公園」的角度去批評鄉下的公園,是沒有道理的。

    此外有些以本土文化為展示目的的館,是很少人去看沒錯;但很少人去看不代表這種館沒有存在價值。就像一個山上的國小即使只有30個學生都應該儘量讓它辦下去。

    蚊子館百百種,有的是投資浪費,有的是沒有必要;像宋神長在位時省政府推動的全省鄉鎮停車大樓計劃,現在發現是沒必要的工程,還不如讓那塊地長雜草長樹。

  6. 吳統雄 說:

    陳先生好!
    我是吳統雄,聯合報-也是全臺灣-選舉民意調查的創始者。
    我是民歌手,也是終身學生。

    先說幾句廢話:
    1.我是「老黨外」,也可能是史上「威權時代被禁」最多的民歌手。請參見:

    我,被禁唱的民歌手

    2.我不僅為聯合報開創民調,也為「自由時報」開創民調。為了我強調自由時報並沒有干預調查,還曾被中央日報民調人員強烈懷疑與批評。請參見:

    1992立委多席次選舉預測

    3.在319事件後,為了中研院「有作票」的研究,我曾在包括中國時報的各媒體上,為民進黨辯護、指出該研究的問題。請參見:

    吳統雄:斷定作票結論 非常危險

    說廢話的理由,是期望您不要以為我有立場而說以下的建言:

    民意調查的準確性,與調查者的「知識」「能力」「倫理」有關。
    但與「立場或意識型態」沒有一定正向、負向的必然關係。

    我覺得您的評論有些十分具有知識性(如行動電話部分),甚至是某些只以調查為職業、而不創新的人員,所不會想到的。

    但如果您能夠把「親什麼、親什麼」放到旁邊的話,您的見識可能更能幫助他人。如果您一直抱住這個前提,也可能最後會遮住您的眼睛。

    很抱歉,直言不諱。
    如有興趣,歡迎來:
    http://tx.liberal.ntu.edu.tw/txcomm/index.htm
    走走。

  7. 大盜 說:

    >民意調查的準確性,與調查者的「知識」「能力」「倫理」有關。
    但與「立場或意識型態」沒有一定正向、負向的必然關係。

    發表民調的單位未必和民調者本身是一體的。
    被委託者做出來的民調,送到發佈這之後就已經不是他的問題。
    也就是說手上拿到的民調是一回事,但要不要照事實發表是另一回事(民調如果自己更改數據又有誰知道?所有民調都只能後驗),最後發表的詮釋又是另一回事。
    在台灣這種統媒民調基本上要把它當泛藍選舉文宣看。
    這篇文章重點就是這樣。沒有人在懷疑你吳先生什麼。
    看得懂不必反應過度。

  8. 站長 說:

    吳統雄先生的確是台灣媒體民調的先驅者,他應該是因為我文章開頭提及了他的名字,所以他用Google查自己名字時,找到這裡來的啦。

    講到台灣民調發展會精準地提及他名字恐怕不多(台灣人的歷史邏輯,在蔣幫國民黨精準地訓練下,在地球上算是極落後的);也許是這樣,吳前輩才會花了一些時間對我晚輩指教。

    吳統雄前輩親自花時間來此指教,晚輩我敬謹接受。

    他曾是校園民歌手,輩份極高,但他沒有像其他校園民歌手般,後來走入商業唱片出版,而是專精在他所學領域(後來才知道原來是他的歌曲被禁一堆);所以我們21世紀在談1970-1980台灣校園民歌懷舊時,並不會提到他的名字。

    他是台灣民調先驅者,但後來走入學術研究領域,並沒有在主持實務的民調工作。

  9. 吳統雄 說:

    陳先生好!

    我會有上封留言,是因為我認真看了你的網站,發現不但有知識性,也有「找證據」的認知(如美國警察記錄、博覽會館建造時間…等),這是一般評論網站少有的;加上你對我的回應也非常有禮貌(這樣說,有點倚老賣老,不好意思),所以我覺得你並不是要走漫罵網站的路線。

    但人類的本性是不認真的,大部分人不會這樣看。若你經常戴著「親什麼」的帽子,會讓別人誤認為你是走漫罵網站。我看了站上的一些對談,覺得雙方本來沒有什麼惡意,甚至本質上的差異都很小,但因為雙方的帽子造成衝突,反而使核心問題失焦。

    我覺得相當可惜,所以才(又)來廢話。

    又:

    1. 我並非「並沒有在主持實務的民調工作」。

    我確實「沒有在作商業委託民調工作」。

    早期很少人會作民調,不論聯合報或自由時報,對我都非常尊重,從來沒有干預調查的實務與數字。

    但民調普及後,變成商品。委託人(不論政府、政黨、媒體、個人)有時會暗示、明示他們想要的,令我非常困擾。我就不作-同時,他們也不找我作-商業化民調了。

    請參考:(尤其「選舉前禁止報導民意調查」節)

    民意調查與選舉新聞-新聞學與術.pdf

    但是,我其實仍在很辛苦的取得一些純研究贊助,依然對「選舉行為的知識」持續研究,包括本次2008總統選舉。請參考:

    2008總統選舉預測的感想

    也更可以說明我對「民意調查」知識性(非現象性)的追求。

    2.我雖然評論了你的「熱情」,但也要自我評論,我的「溫和」是否真正正確。

    -第一代的民歌手中,其實不只是歌手而已,很多是社會運動家。但胡德夫、楊祖珺等選擇街頭,我卻轉進從文化上推動。

    -1980年中正堂落成前夕,我曾主編了一個專輯,以「帝王崇拜不必,公共空間供需得宜」的觀念為核心,表達了我們反對和贊成的部分。在當時一片歌功頌德聲中,這是唯一柔性反對的記錄。(當然,很「自由中國」(早期黨外雜誌)式的委婉)

    -很多的想法很好,但作法沒有跟上。我覺得自己是個很努力的學生,積極學習力行一致。結果產生「葉公好龍」效應,反而變成特立獨行、遊走邊緣。請參考:

    教改‧我先走了三十年

    從歷史的軌跡來看:我會留下一些作品,不論是科學的(如民調後面的數量化模式)或人文的(如音樂、美學論),只有在我身後,如果幸運的會被已經沒有利害關係的人看到、評價,屆時才能知道:我的選擇是對?還是不對?

  10. 藍色伎倆 說:

    >>但如果您能夠把「親什麼、親什麼」放到旁邊的話,您的見識可能更能幫助他人。如果您一直抱住這個前提,也可能最後會遮住您的眼睛。
    吳統雄


    偶認為 版主這種立場分明的寫法非常好
    就是有很多年輕善良的學子
    因為沒有搞清楚更高層次的立場問題
    結果只在專業裡打轉
    最後落得因沒有資源所以也沒有專業了
    (這一段的推論邏輯複雜,先不解釋了,簡單來說就是沒了資源)

    很多場合立場問題凌駕於專業
    版主加油…

  11. 逸峰 說:

    http://www.520.tw/blog/?p=309
    所有的預測都可以自己講,我提出一個看法參考一下。

  12. PP 說:

    從這點更可以證明,陳菊真的是作弊選上市長的,法定競選時間都結束了,還出來開記者會,真是骯髒!(別忘了08年總統大選前兩天,謝長廷還說他的民調追上馬英九了呢)


    [站長回覆]:最髒的是你啦。陳菊在選前一天舉發的走路工事件是真的,相關人等都被司法判刑確定了,又不是陳菊自導自演;揭發有何不可。

  13. 正義魚 說:

    寫得真好 我也覺得大家都因為統媒操作資訊而盲目跟從
    那些藍黨政治人物都被包裝得好好的
    綠黨不管做什麼都被罵得狗血淋頭
    大家都不去正視事情本質的是非對錯
    而是依顏色去分辨該支持哪一方
    一堆喊簽的人真的是盲目到沒救了
    等他們自己被賣掉時早就後悔都來不及了

  14. FreeSkate 說:

    個人覺得
    各大媒體的民調
    只是各方政治勢力的操作罷了
    可信度低到不行
    台灣媒體的亂象
    使一般民眾不敢再相信媒體
    儘管還是有很多東西是正確的
    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還是當做沒看到
    各個媒體還是亂的依然故我而且變本加厲
    台灣政治都是操作出來的
    為了理想走政治這條爛路的人
    頭腦都太簡單了


    [站長回覆]:你這段感言應該去問無恥的詐騙集團中國時報,為何要造假民調還攻擊別人民調作得準的。

  15. 冬瓜瓜 說:

    版大的好,很多人都讚許,我也很認同,就不再贅述。

    但舉的這個例子,各大報都是差12~14,
    只有自由相當『精準』的預測出票差,
    這讓我有不好的聯想,當然要作假可能什麼都可以吧?
    民調可以,選舉似乎也不無可能!

    換個想法,在發生那件事之前,也許黃的民調真的贏陳也說不一定?
    誰知道呢??所以‧‧‧‧‧阿彌陀佛~


    [站長回覆]:目前台灣選舉可以造假的話,那我也會懷疑你不是你爸的子女啦。

    再說一次:高雄市長選前走路工事件是確有其事,這件事是國民黨的侯選人競選團隊搞出來的,這要怪抓到的人?

    此外,這幾家媒體都很會做民調來自圓其說,為何不在事後做一個民調去證明選前事件對選舉有啥影響?

  16. 小小的學生 說:

    路過這裡看到這篇文章
    有個小小的想法

    姑且不論民調的真實與否
    若論媒體的政治立場可能導致民調的偏誤
    那麼或許就看自由時報對於其他藍營當選的選舉預測值
    是否也是在各媒體中差距最小的呢?

    希望我們的媒體都能將真實擺在首位。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