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退步八十年

本文發表於 2011 年 04 月 19 日 11:48

2011年4月,高雄市立美術館「藝漾眷戀:莫迪里亞尼與他的朋友」

高雄市立美術館,在2011年4月時,展出了收費特展「藝漾眷戀:莫迪里亞尼與他的朋友」

其中,有一幅莫迪里亞尼經典作品,是三點全露的抽象裸女畫「瘦長的大裸女像(1917)」,原先被高美館拿來做本次展覽的文宣、海報、看板、廣告的主題意象。只因為有高雄市有幾隻家長,向高美館表達了不妥意見,高美館於是在開幕急撤此畫的主題廣告

這幅畫,在近百年前的法國,1917年莫迪里亞尼一生惟一的個展展出時,也曾被當年的法國政府取締,導致畫展結束。

2011年的台灣高雄,竟然還像近百年前的法國差不多一樣思想落落後保守,真是春雷遲來 ,冷涼卡好

瘦長的大裸女像(1917),莫迪里亞尼


我們回頭檢視台灣美術史,遠在將近八十年前的昭和8年(1933年),顏水龍在台灣台中州台中市的台中州立図書館舉辦留歐畫展,邀請霧峰林家林獻堂家族成員十人,浩浩蕩蕩坐火車從霧峰專程來台中市內觀賞。

昭和8年(1933年),台中州立図書館,顏水龍留歐畫展

顏水龍穿上正式洋服迎接,與恩人林獻堂家族合照紀念;林獻堂此行並買下顏水龍在巴黎沙龍入選的油畫。這代表著林獻堂對青年才俊顏水龍一貫的支持愛護。

台中州立図書館,平成27年(2015年)2月27日撮影

P1220545

顏水龍自然也非常感謝林獻堂對他這個出身台南下營糖廍蔗農之子,多年來經濟上的支援與精神上鼓勵;顏水龍晚年定居在霧峰,正因這裡是義父林獻堂的老家,林獻堂對他的照顧,遠超過顏水龍早逝的雙親。

顏水龍在巴黎羅浮宮美術館內的真跡前所臨摹的安格爾畫作

那曾在巴黎沙龍現身的台灣美術史上重要畫作,六十年後林獻堂的後人賣給台北市立美術館做永久典藏,已是台灣人民共有的文化歷史資產。

大合照寫真可以看到霧峰林家盛裝出席,像紀念團體照一樣慎重。不過我想請各位讀者注意的是,寫真中,後方牆上展出的顏水龍最右一張留歐畫作。

安格爾(Ingres, Jean-Auguste-Dominique, 1780~1867)的1856年名畫The Source 原作

將近八十年前台中舉辦的顏水龍留歐畫展裡,展出了一張安格爾(Ingres, Jean-Auguste-Dominique, 1780~1867)的1856年名畫The Source 之臨摹作。

那是顏水龍在巴黎羅浮宮美術館內的真跡前臨摹的。此畫真跡目前已從羅浮宮移至1986年成立,由舊火車站改的奧塞美術館

這是接近攝影的寫實的三點全露女性裸體畫作,但八十年前台灣台中可以公開展覽它的臨摹作。寫真裡還看得到,林獻堂家族裡還有個五、六歲的小孩到現場看畫展。

看完八十年前台灣就曾在台中州立圖書館展出了這樣的寫實三點全露的臨摹洋畫,再回頭看2011年在台灣高雄展出莫迪里亞尼這幅畫,幾乎連討論是色情還是藝術都不必,它已是抽象的畫法,而且比它具象的裸體圖象,在當今生活上到處都看得到。

看完這則新聞,實在是令人感傷。某個三流的高雄市民家長,再配上四流的高雄市立美術館長或文化局長,湊成這部鬧劇。只因為怕事,怕引起爭議,怕上新聞,於是就臣服一個莫名其妙高雄市家長的意見,撤下畫作,不以它為主題宣傳畫作。

美術館長這麼怕事,平白損失一次社會美術教育的好機會,平白損失一次討論藝術與色情分界的機會,已經不適任了。

高雄市政府這麼尊重一個匿名家長的意見就撤下裸女畫作,那麼我花一塊錢打電話給高雄市政府叫美術館長、文化局長下台,花媽也該照辦乎?

高雄市立美術館對此事件的回應,自由時報2011.04.19自由廣場
有關《瘦長的大裸女像》

◎ 高雄市立美術館

「藝漾眷戀:莫迪里亞尼與他的朋友特展」四月十日起在高美館展開,民眾反應熱烈,其中更以《瘦長的大裸女像》最受關注與討論。

此件作品除了帶出了莫迪里亞尼創作時代背景,無法見容於近一百年前的巴黎民風之外,重要的是這件作品可以觀賞到莫迪里亞尼對女性身體的詮釋,是喜愛莫迪里亞尼的觀眾不能錯過的一件精彩作品,更遑論這幾年他的作品在國際拍賣市場中屢創新高(去年十一月紐約蘇富比一件《坐在床上的裸女》成交價約二十億新台幣)。

《瘦長的大裸女像》可以在台灣展出,得之不易,因此開展之初,基於宣傳效果,本館曾考慮以此作品作為文宣重點,期將輸出圖放置於市街要道,但為免於作品關注度過高,市街交通要道影響用路人安全,才改換其他作品圖像輸出,但館內展出至今皆未撤下這件作品,特別在此說明。也歡迎投書的潘西對先生及全國民眾南下參觀、見證《瘦長的大裸女像》之藝術價值。

延伸閱讀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14 回應 針對 “台灣退步八十年”

  1. ajou 說:

    「這幅畫在近百年前的法國,1917年莫迪里亞尼一生惟一的個展展出時,…瘦長的大裸女像(1917)。」
    館方年代搞錯、畫名搞錯,這幅畫不是完成於1917年,而是1918年,畫名也不叫《瘦長的大裸女》,而是《躺著的裸體》,原文可能是nu(=nude) allongé,allongé是躺的意思,但同時也有拉長的意思,譯者選錯了;但那個「『大』裸女」之「大」就不知從何而來了。館長認為此畫的價值在於曾在唯一一次個展(1917)展出過,但這是莫氏於1918年上半年的產出,此時他又畫了一系列裸女。
    http://www.theartwolf.com/exhibitions/modigliani-bonn.htm
    ouest-france.fr/ac…576-1023413_actu.Htm


    [站長回覆]:感謝補充指正。

  2. A-Jay 說:

    學長, 高美館撤廣告一事,上週跟館長碰面後,他也是非常無奈與氣憤,但這事會變成這樣的結果,是因為有女性市議員在議會質詢時施壓,導致最後只好妥協,以上是我側面的瞭解!! 唉,真的是全民都需要再教育….


    [站長回覆]:女市議員介入我事後也聽說了。市議員水準低這大家都有共識,但官員挺不住,不敢訴諸媒體社會一辯,那乾脆讓其他有擔當的人去做好了。

  3. Onkell Wang 說:

    是哪個女議員? 說出來, 以後不選她。

  4. 雲程 說:

    小時候,北美館展出謝孝德的《禮物》,就是裸女腳上綁著紅絲帶。當時好像有吵,但沒被禁。我想,要注意台灣從現代或工業時代的法治退為前近代或農業時代的德治趨勢。

  5. 沒有 說:

    如果原來是在放馬路旁,那可能真的會引起交通安全問題

  6. Ting Shan 說:

    東方人跟西方人對這種東西接受度不同,只能這樣講了


    [站長回覆]:也不全是東西方的文化差異,我原文就寫八十年前台灣就可以接受寫實裸女畫啊。

  7. 過路人 說:

    我讀了下列官方的公告, 覺得還好啦. 拙見覺得不將輸出圖放置於市街要道, 但館內展出未撤下這件作品, 這是對的作法.
    至於判定藝術和色情之公民教育, 可以從很多方面循序教育(a lot to do), 大可不必把這名畫掛上街頭. 街頭上, 有小孩子, 有青少年, 有紳士, 有無賴, 有知識之士, 有販夫走卒, 弄個大裸体在大街上, 想藉之去教化判定藝術和色情之公民教育, 搞不好卻毀了藝術的清譽, 殘害無辜喔. 這應該不是退化吧, 是成熟負責的作為喔.

    只是拙見啦.

    ——–
    《瘦長的大裸女像》可以在台灣展出,得之不易,因此開展之初,基於宣傳效果,本館曾考慮以此作品作為文宣重點,期將輸出圖放置於市街要道,但為免於作品關注度過高,市街交通要道影響用路人安全,才改換其他作品圖像輸出,但館內展出至今皆未撤下這件作品,特別在此說明。

  8. TMD 說:

    感謝分享
    Thanks for sharing

    必讀的文章
    沉默共業的代價
    http://drmichaelfu.blogspot.com/

  9. Jim Hacker 說:

    當初北美館展出謝孝德的《禮物》,不僅僅綁著紅絲帶的問題,當時掛畫的正反也是問題。
    至於這次是在一向反對言論、新聞、出版鉗制的民進黨執政市府,讓人有某種今非昔比的感受!


    [站長回覆]:本次問題出在國民黨籍的高雄市議員向高雄市立美術館施壓,而不是高雄市政府主動撤廣告。本篇指責的是高雄市府沒有肩膀不敢抗拒愚蠢勢力。

  10. 白癡也看的懂什麼是色情什麼是藝術…
    更何況是經營美術館的館大…
    選圖尺度該怎麼拿捏也都知道…
    我看是那隻家長
    每天尻AV尻到見牆就想魯
    才在無銀三百兩的展現他擁有超凡脫俗的清高罷了…….

  11. 平八郎 說:

    最近在回顧站長的文章,逛到了這篇,突然有些問題想請教。
    這件新聞中的莫迪里亞尼的畫作,似乎是只有被撤下文宣部分,畫作本身是沒有被撤掉的。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apr/19/today-o10.htm
    當然藝術的自由性是不能被限制的,更何況是如此珍貴的畫作,所以撤下畫本身是不可能的。

    但是這幅《瘦長的大裸女像》可以看出,其描繪的女性似是有一些性的意象在裡面的,包括她的姿勢和眼神,這不會因為抽象而減少。我想只要稍微有感受性的孩子,只要對性的概念還不成熟,難免不會胡思亂想。因此我認為當作公共空間的宣傳意象可能是比較不適當的,但不表示可以以色情為由加以撻伐。描寫色情當然也可以是一種藝術,拿《巴黎最後的探戈》和A片比較就會很清楚了。
    另外安格爾的《汲泉女》是模仿巴洛克風格的作品,描寫的意象比較像是身體曲線和形而上的意涵,相對而言是較健康的。我認為要拿寫實風的繪畫作比較,哥雅的《裸體的瑪哈》或許是比較好的對照吧,雖然我好像有印象這幅畫也被拿來做文宣過…
    題外話,我還記得高中時美術老師放過一片有關高更的電影(片名不詳),裡面有很激情的描寫,於是在我們這些煩惱纏身的高中男生眼中,關注的完全是不同於片中內涵的東西。或許真的要教育小孩及早了解色情與藝術之分界,讓孩子親眼看看這幅畫當然是好的,但是將含有性意涵的作品大量的作為宣傳放在醒目的公共場合,除了強迫接受的問題,說不定反而扭曲孩子對性的認知。
    以上是我個人的小意見,有錯還懇請指教。

  12. 爛台灣 說:

    愚蠢的台灣人,ㄆㄆ~~

  13. Anonym 說:

    陳先生您好:

    我非常喜歡顏水龍的工藝作品,尤其是他為Smoca作的一系列廣告畫。今天在網路上看見了您為顏水龍網站上所寫的文章,真是令人嘆為觀止。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做研究及查訪才能得到那些資料,又遑論將它們整理成稿!還有那些有關千千岩的資料。。。。。。只能感佩,衷心感謝,還好臺灣還有像您這樣的人。

    每次看見跟日據時代有關的臺灣文物,心便有戚戚焉。我跟您是同樣時代出生的,我外祖父外祖母都到日本念書,所以小時有時會聽見他們彼此用日語交談(如果不想旁人聽懂的話)。所以我對日本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切感,只是長大後卻念了別的科系,沒能學會日文。透過您的文章,讓我對臺灣日治時代又有更深一層的了解,也慚愧自己沒有為臺灣做些什麼。現在我人在德國,都說我是臺灣人。有趣的是,老一輩的德國人(如果教育程度較深)都叫臺灣Formosa福爾摩沙!

    我是高雄土生土長,父母分別是雲林北港和水林人。所以對您特別感到親切。

    再次謝謝您,臺灣有您真好!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