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建立台灣人民經濟史觀才是根本

本文發表於 2001 年 02 月 14 日 03:02

按:這篇文章是站長的友人Simon在2001年所寫,發表在網路論壇。為免原文湮沒,特別轉載之。紅字是少許無礙結論的錯別字,由站長改正,並加上一些照片。

建立台灣人民經濟史觀才是根本──從張忠謀知識經濟演講與李登輝、戴國台灣論論戰談起

台灣經濟奇蹟”是撕裂台灣歷史後,獨裁者創造出來的神話史觀。

“台灣經濟奇蹟”全民耳熟能詳,這是統治者史觀,是造神運動,也只有因為如此,獨裁特務統治的國民黨外來政權才能在”對台灣經濟有功”的謊言欺騙下,執政五十多年,到現在還維持國會多數席次。

不提戰後劫收的當年百億美元的日產跟龐大物資,不談當年的良善基礎設施,不談當年台灣現代化程度﹔之後台灣在經國民黨政權蹂躪後,還能靠在日人糖米經濟及工業化基礎下,度過五零六零年代。

其間還接受全求人均最多美援,連續十年光無償經援就佔進口金額的一半,及長期享受美國開放市場及優惠關稅諸多因素﹔不提何以台灣在國府統治下所得變成日本的三分之一,…這都是李登輝跟熟悉台灣經濟發展史肯定日本治台史觀的,與大中國意識的最大的差別。

“台灣經濟奇蹟”是把台灣真正歷史撕裂後創造出來的神話,方便統治者鞏固統治地位及其正當性,連同後續所謂十大建設,擴張黨國資產,掌控產業關鍵地位,藉五鬼搬運分配利益便於收編民間大企業為其所用。

這整個統治者史觀到現在不止在政治上影響台灣,歷史觀劣幣驅逐良幣,也使得經濟發展觀點變得非常畸形變態,從多數媒體跟工商界或股票族支持核四,可見台灣在此史觀下要永續發展跟走知識經濟有多困難,忽略台灣過去經濟發展階段的島內外總體客觀條件,面對全球化時捉襟見肘,只好到反現代化走後門講關係的中國去投資。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2/12在總統府報告知識經濟之迷思,引起各界廣泛報導討論,深究其內容與台灣財經主流思想大相逕庭。

張忠謀說:

「在走知識經濟這條路之前,我們還有許多別的路要走。」

張忠謀他說:

「台灣的教育還滯留在舊經濟時代;社會習俗,還停留在農、工業社會之際;銀行、股市制度,相當於美國六、七十年前的情形;台灣的環境、生態,遭受到大量的破壞;民主政治尚未成熟;社會核心價值,所剩無幾;我們尚未建立足夠的社會安全網. 教育改革、金融改革、政治改革、倫理建設、法治建立,這些,都不是旦夕可成的事;但是,如果我們要經濟更上一層樓,這些倒是我們必須要走的路。這些事做好了,知識經濟將會水到渠成。」

很遺憾的,這些不是旦夕可成的事,不是絕對的至少也是與同時期世界相對的,日據時期都比現在好,名目的數字不如人,原有累積的無形社會資產卻花費殆盡﹔反思平常號稱專家的媒體寵兒, 特別是對經常上主流廣電平面媒體的名人,就拿張忠謀來檢驗他們說的話:

1.經濟的歸經濟,政治的歸政治., 張忠謀說把教改、金融改革、政治改革、倫理建設、法治做好了,知識經濟將會水到渠成。

2.新政府太注重社會福利,影響經濟發展.. 張忠謀說台灣尚未建立足夠的社會安全網,要學習歐洲先進國家的做法,誰對呢?更何況台灣的社會福利集中在增加少數族群軍公教的嚴重不公。

3環保規定太嚴妨害企業競爭力,但是張忠謀卻說過去對環境、生態的大量破壞,要建立社會價值倫理(對土地也是其一)。

4.教育改革,教科書充斥著荒誕不經的中國文史地,以及兩蔣的權威神話﹔張忠謀所說的教改搞幾年了?成效何在?曾治朗還說工作已完成?

5.他們說宋楚瑜A錢案檢察官洪泰文已不起訴應就此落幕,白色恐怖的正犯共犯還享尊榮,受膜拜當資政顧問,配豪宅領豐俸。張忠謀說的倫理法治得以建立嗎?

6.他們經常說守憲護憲,但大而無用的中國五權憲法體制壓在台灣,這算張忠謀說的政治改革嗎?

何以台灣的主流社會讓這些不入流,反現代化的人物當道?台灣由於過去屢遭外來政權的統治,人民的思想往往受制於統治者基於其自身統治利益的強迫灌輸”統治者史觀”,這當中以中國歷朝操控史觀,思想荼毒遠甚於西荷日本諸國。

台灣雖經解嚴總統直選,部份民間自覺反醒,但整體中華民國體制操控的史觀並未有太大的改變,勉強來說,只有前總統李登輝接受日本媒體的訪談,像司馬遼太郎外來政權說,以及近來小林善記《台灣論》,反映出有別於大中國沙文史觀,但也因此招致統派的猛烈攻擊,媒體文化界以台制台,戴國一生反兩蔣在台灣從來沒這麼出名,卻在臨終前後因統派的吹捧而大大出名,這毋寧是歷史的諷刺。

李登輝肯定日本殖民台灣的治績,阿扁總統說任何的殖民統治都不值得肯定,要看李登輝與統派史觀差距,從戴國1983年在深根雜誌與民間歷史學者楊碧川《後藤新平-台灣現代化奠基者》的論戰,以及戴國《晚清時期台灣社會經濟研究,試論日人治台史》,就可以清楚看到。

李登輝的台灣史觀未盡全然正確,特別是肯定兩蔣及華人漢移民後裔,李肯定日人治台政績遭致統派圍勦並不奇怪,但是所謂中生代台灣派的,民進黨或國民黨擁李派的,又不敢或不能與統派對談或辯駁,跟缺乏現代社會台灣人史觀有很大關係。

事實上肯定日人殖民統治的不是只有台灣,先提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幾年前時說過的一段話:

「日本的成功帶給東南亞國家極大的自信,如果沒有日本二戰出兵東南亞的成功,相信歐美殖民支配全世界會持續到現在。」、「如果真的要追究日本的戰爭責任,那麼過去歐美非人道殖民搜括的責任又該如何追究起呢?日本人的來到不僅將我們從殖民統治下解放,還帶來現代化。有些人要日本一再道歉,反觀他們如何要求那些歐美殖民國家呢?」

李登輝說的如果不是日本殖民治理台灣,台灣今天大概還像海南島一樣,這是非常可能的﹔馬哈迪可以公然肯定日本帶來現代化,李登輝跟馬哈迪都是有自己的史觀,而不是屈服在統治者史觀,才能如此自信地篤定地對殖民者加以肯定。

事實上有些統派中國人也是肯定日本治績的,蔣介石當年派彭孟缉協助白團訓練軍官,蔣介石告誡彭孟,日本確實有一套,我們沒有打敗日本,是美國兩顆原子彈否則中國還是被日本佔領,你們要跟日本人拜師學藝,不要把白團當成日本戰敗國……

7

八田與一技師主持的嘉南大圳工事,火車是針對工事運送建材所築,完工後就拆除;取自日本時代《南進台灣:國策記錄映畫》

五零年代前考試院長賈景德訪珊瑚潭烏山頭水庫,對嘉南大圳之規模,及當年日本人工程師八田與一讚不絕口,他說不管人家是侵略者還是殖民者,對人民造福民生,有利百姓福澤的,我們都應該肯定。

是現在統派人士今不如昔?還是台灣派的心靈,已被國民黨統治史觀桎梏了?

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是否為台灣帶來現代化?後藤新平-台灣現代化奠基者?

戴國煇的中學時候就感覺到他外婆為平埔蕃原住民,問他父親還挨耳光,二十年前他的研究當中也提到1662鄭成功軍民五萬人以下,並說當時台灣原住民二十萬人 ( 對照荷蘭人據台時期台灣原住民,平埔加高山約四十萬人),農經出身,對無饑荒地自然人口出生率應該有所理解,何以無法進一步研究下去,人類學遺傳學等等日新月異,戴國煇還一直自居出身台灣客家系中國人?如果說漢文化的侵蝕性跟戴國煇中國情結,嚴重影響他的史觀跟學術成就應不為過。

戴國煇先生,舉出劉銘傳開山撫番,貿易實績清賦等等,稱劉銘傳台灣資本主義開發先驅,覺得對後藤新平溢美之詞乃陷入統治者史觀.…..現代化等同於資本主義化,戴國煇對這定義表示並無異議,但是他強調 現代化奠基者 不應由後藤新平 獨享,言下之意他承認後藤新平對台灣現代化有功,但不應獨享,不過可以看出他對是否陷入 統治者史觀非常在意。

現代化的層面包羅萬象,教育、衛生、水利、農田、交通、法制、官箴、社會信賴、能源電力、貿易等等…..世界上除了華人社會外,對於日本治台成就高於其他殖民母國,都持肯定態度,戴國煇不能從殖民母國與殖民地土地及人口相對比較,殖民動機、殖民型態,當時東亞列強地緣政治整體思考,又沒有對所謂現代化林林總總的基本要件進行研究比對。

戴國煇試圖為劉銘傳在台灣的治績尋找歷史定位,他說他不像某學者那麼沙文,說劉銘傳早把台灣現代化起來,他也承認劉銘傳在台灣的事業未能成功,有些是因中國官僚恩怨…. 劉銘傳是想在台灣推動富國強兵,這就像亦訢王、李鴻章甚至康緒變法,不過那不是現代化,連中國人都承認洋務運動失敗,用現在的說法只重硬體不重軟體,重形式不重總體官民創新跟生產力。

真正帶台灣現代化的是日本,戴國煇如果不囿於中國情結,能多吸取西洋跨專業的功力,以他的勤奮,對殖民、壓榨、不公的深刻批判,應能對台灣史的研究更博大精深,他的歷史地位會好多了,中國情結限制了他理性評價能力的發揮。

他對劉銘傳當時台灣蔗糖業的基礎極為稱許,認為日本人是在此基礎下才能發展,但日據投入大資本規模經濟,並經新渡戶稻造培育引進多種品種,其效益還是不能與爪哇糖抗衡?日本國內地買台灣糖純為進口替代節省外匯支出。

戴國煇文章提鴉片戰後,洋商從越南及呂宋泰國輸進米到中國,倒致台米在中國賤售,商為虧本歇業,可見當年台米競爭力較差,反觀日據桃園大圳嘉南大圳後灌溉面積超過二十萬甲…又一個有效需求的數千萬人口日本市場,優於當年四億人口的中國。

戴老先生到博士止都攻經濟,對韋伯資本主義論述絕不陌生,又何以對”三年清知府 十萬雪花銀” 的清國時期,淮軍劉銘傳鞏固中國東南七省鎖鑰,加強國防硬體的“船堅砲利 ”的洋務運動稱為現代化?

不要說 2、30 年代西洋列強對日本殖民台灣成就的刮目相看,即使當年中國歷次(1915福建農校、1936陳儀)到台灣的考察團也高度讚許﹔戰後學者張漢裕等人也指出自後藤新平才使台灣在二十世紀初逐漸現代化。

從自來水、醫療、縱貫鐵路、公路、義務教育、桃園大圳、嘉南大圳、日月潭發電廠等,特別是嘉南大圳台灣不僅是年產一百多萬噸稻米的穀倉,1939台灣已經進入工業化國家,二、三次產業產值大於農業,在此基礎成南進基地﹔不止在有形的建設,連無形的社會軟體也都是現代化程度。

從守法、治安、衛生、信賴、文化,法制等等,與中國都是天壤之別,難怪陳儀 1936 日本始政四十年時叫台灣人民珍惜成為日本國民的幸福。馬哈迪可以肯定日本殖民貢獻,蔣介石、賈景德可以肯定昔日殖民者的能力與在台灣的貢獻﹔李登輝當然有權力肯定,台灣人更沒有理由因為偏執統派人士的責難而嶜噤若寒蟬,因為這是台灣民眾真實的生活經驗,不容統治者抹煞。

除非他已經全盤接受”大中國統治者史觀”,失去客觀理性評價的能力或是自認為奴才,不能像中國人賈景德那般,平常心地肯定日人治績﹔日本確確實實地讓台灣現代化,中華民國來台後,反倒是很多方面都使得台灣相對落後。

戴國煇自己非常厭惡 ”統治者史觀”,但他自己卻忘了因為清國時期對台灣的國內殖民,乾隆末期起,藉租稅懲罰等等欺凌手段,蕃籍改正生蕃變熟蕃,熟蕃變社蕃,再賜漢姓入漢籍,今天台灣多少自認所謂河洛人、客家人,實際上是「漢化祖」變「開台祖」的過程,所謂「原鄉」來自唐山、中原等等意識,跟乾隆之後清領一百多年被建構的”統治者史觀”是否有很大的關係?

戴國煇只從劉銘傳的洋務運動看,卻忽略了現代化是根基於廣大人民的庶民生活,遂而美化劉銘傳,是不是也因為中國情結而掉入了”統治者史觀”?同樣的,戴國煇認定清國時代對台灣的統治是國內殖民,以他對日據殖民時期台灣的警察制度與不任用被殖民者台灣人為官僚的中央集權體系有諸多批評,他也指出兩蔣就是利用此基礎,更方便奴役統治台灣,那兩蔣政權實質上也是殖民政權,李登輝跟陳總統都不該肯定兩蔣政權。

台灣的人均所得直到 1965才恢復 1936當時水準,整整一代人的努力付之一炬,二戰後國府接收當時台灣百億美金資產跟兩百多萬噸糧食,日後又接受有史以來最高人均美援﹔昔為日本國,今日所得為日本三分之一,其他方面像張忠謀說的:「環境生態大量破壞;民主政治尚未成熟;社會核心價值,所剩無幾;未建立足夠的社會安全網,教育改革、金融改革、政治改革、倫理建設、法治建立等等。」也都螳乎落後。

在兩蔣威權下的統治者史觀就是要人民服從權威,失去對政績的正常比較能力,台灣人民如不能建立起現代化史觀,繼續相信“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的”,那就無法達到張忠謀所說的水到渠成﹔如果我們繼續接受大中國統治者史觀,離自由創新的現代化社會越來越遠,如果我們不敢肯定日本治台真實的成就,那台灣如何保持其主體性面對中國?扭曲自己不敢把事實說出來,又如何贏得尊重?肯定日本治台政績,馬哈迪可以,陳儀可以,八十四年前的福建教師可以,台灣人為什麼不行!

February 14, 2001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4 回應 針對 “[轉貼]:建立台灣人民經濟史觀才是根本”

  1. 慶離 說:

    凱兄~如可以的話請貼出出處.讓我們可以看他的其他論述


    [站長回覆]:我這個朋友,既不是學者,也沒寫過書,他是企業界退休人士,他的文章都散見各網路討論區,及投書報社,他並沒有自己的網站部落格。

    我會轉載我這位朋友文章,是因為他以前發表文章的網站,有可能關閉或停站或讓舊的資料庫散失。為避免他的文章消失在網路上。我才特別轉載。

  2. Z君 說:

    文中提到嘉南大圳, 又不得不想起八田與一, 上週日我帶著特地從日本來台灣指名看八田與一銅像的岳父母大人與妻小去了一趟烏山頭, 每次去都充滿了感謝之意, 很快明天5月8日就是他的忌日, 去年的這時候, 馬統受嘉南農田水利會之邀也跟著跑去參列, 憋著嘴角一付動容到不行的假先模樣, 讓很多純潔的台灣農民誤以為馬統也是認同台灣, 唉! 有一就有二, 明天他應該還是那張表情, 又要去利用八田與一來騙台灣人了.
    ps.
    官田村有一間慈聖宮, 有信眾捐100萬元在廟的二樓成立了一間八田與一展示室, 版主有空可以轉過去看一下!

  3. 氫酸鉀 說:

    這篇強力推推推

  4. gx 說:

    在1895年前不久平埔族與高砂族對抗滿清都還比後來對抗日本來得激烈
    用詞(China: 孫逸仙常用支那, 牛頓TIME辭典譯為中共, 瓷納的音義都接近瓷製容器)
    (Mid Kingdom: 中國, Flowery Kingdom: 有人譯種花民國)

    在福爾摩沙的新麻煩 (紐約時報 1875.4.5)
    官方高層報告2月12日在福爾摩沙的南部住民與瓷納軍隊暴發衝突,後者被擊潰並且損失了數百人。這次衝突發生的地點在前日本人居住地點北方6英哩的香港村。一個令人驚訝的事實是在日本人離開前,他們完全贏得當地住民的信任與喜愛,並且對於他們的撤離感到悲傷,而長久以來對於瓷納的恨意,現在則是比以往更加強烈。

    福爾摩沙的騷動 (紐約時報 1889.12.27。轉載自倫敦時報)
    最近由瓷納傳來福爾摩沙住民發生嚴重騷動的新聞,這些當地住民在消滅了一支由巡撫親戚所率領的400人瓷納軍隊後不久,該部落隨即派出特使到其他的部落,力勸他們把握這個機會掙脫瓷納的壓迫,其中6名密使被擒獲並且立即被斬首。許多部落的代表在一場莊嚴的祭典會議中,以人頭骨飲用小麥酒誓師,要發動殲滅戰爭。在同時,瓷納軍隊以重金收買當地人引導他們越過叢林與險道,持著火把與刀劍進入了動亂的住民部落,據報導該部隊立即被擊潰,指揮官在剁成碎片後被吃掉。許多年來福爾摩沙大部份地區都長期處在暴動狀態,各部落已開始感受到不斷增加的瓷納移民人口壓力,因而增加了強力自主的戰爭傾向,所以他們經常由部落據點四處侵襲瓷納的殖民地,以及放火殺戮。接著瓷納軍隊就向本地村落進行報復,所以爭鬥就年復一年的繼續下去。在前一陣子有略為平靜,但是現在又暴發了衝突。

    福爾摩沙的暴動 (紐約時報 1890.3.10)
    由比利時號(Belgie)汽船從瓷納傳來的消息指出,福爾摩沙住民聯合起來一致對抗試圖鎮壓福爾摩沙暴動的瓷納軍隊,這支部隊的指揮官在200名手下被引入叢林並被消滅到僅剩10個人之後,已經放棄了這次對抗暴亂的軍事行動,而開始採用友善的和談。當地人在得到大幅讓步的保證後,同意減低對瓷納官方的敵對態度,但搶劫仍然很猖獗。

    在福爾摩沙屠殺瓷納人 (紐約時報 1890.4.20) 轉自倫敦時報
    從瓷納傳來有關一支瓷納軍隊在目前動亂中的南福爾摩沙被當地住民所殲滅的信息,這些住民或被稱為未開化的民族,在獲得很多半(?)的協助下策畫了一次襲擊,他們將草鞋前後反穿,留下許多前往特定地點的足跡,然後到最近的瓷納兵營傳遞報發衝突的訊息,並請求支援,據說部隊出動時,指揮的軍官們都墊在非常後面,途中會經常出現一些假扮被襲擊的受傷者,當到達了足跡處後,士兵循著足跡前進而步入陷阱,除了極少數之外都被殺死,離開營區的200名中只有10個人逃脫。據報導這是福爾摩沙歷史中,第一次所有的族群都團結起來,有組織系統的行動。南部的18個不丹(Bhotans)族(高砂?)總共約有五千名戰士參與了這次的突襲,這件慘劇後不久,瓷納公告懸賞每枝槍10元以尋回事件中丟失的槍枝,接著瓷納將軍開始了談判,但是由於他先前的多次失信於當地住民,因而遭遇到阻礙。最後,在對其保持高度警戒下,安排了會談,在許多人的參與且對頭目們做了更多承諾下,暫時達成了和平。過去的事將一筆勾消,而住民們將與他們的瓷納鄰居和平相處。但是後續的消息卻指出,在島的南部已暴發了比先前更激烈的衝突。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