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督府醫學校校長

本文發表於 2009 年 02 月 13 日 16:44

利用去台北看剛出生的侄子之便,順便去逛兩年前完工的台北市東門游泳池顏水龍浮雕;心想台灣大學醫學院,就在北面,橫越高玉樹、顏水龍規劃的仁愛路林蔭大道就過去看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這是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創校至今的建築物。

dscn8178

想去找初代校長山口秀高、二代校長高木友枝兩位的胸像,知道他們已經回到台大醫學院,只是不知放在哪裡。

一進大廳,兩座胸像就在眼前。有幸在大廳,遇到一位台大醫學院工友職員的長者,他說兩座胸像是他去年十月左右,受命去杜聰明私宅紀念館搬回來的,還說這純石造的非常之重。

兩座胸像都是日本時代就建立,作者是當年日本雕塑家北村四海(1871~1927,Kitamura Shikai),他曾是日本帝展彫刻部審査主任(雕塑部評審主席),這個位置等於是全日本的雕塑泰斗。

這兩座胸像是有故事的,戰後中國人來劫收台北帝大醫學部後,把這兩座創校有功者胸像粗暴地取下,擺上與此校創校建校無三小關係的蔣介石像,還任憑校內仇日份子去敲壞兩座胸像的五官。

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當時的台大醫學院杜聰明院長,不忍心自己師長祖師爺的胸像受辱,眼見可能被澈底敲毀,於是把兩座胸像帶回家保存。

杜聰明博士這一帶回家裡去就五十多年,終於在2008年十月送回台大醫學院。這裡才是兩座胸像最該放置的地方。但也應該在尊嚴、忠於歷史的情境下回到台大醫學院,而不是放在院內隨意角落,甚至丟到倉庫儲存。院方將兩座胸像放在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大廳,這裡終於是最適當的地方了。

銅像物語り,尾辻国吉;台灣建築會誌,第九輯第一號,1937,P13

銅像物語り,尾辻国吉;台灣建築會誌,第九輯第一號,1937,P14

除了初代、二代校長外,還有一位第三代校長堀內次雄,他其實做得最久,做到醫學校被併入新成立的台北帝大,之後他繼續在台北帝大醫學部任教,並擔任赤十字病院院長(按:赤十字病院原本是醫學校的附設病院;醫學校併入台北帝大以後,才以總督府病院做附設醫院)。

終戰日本投降後,堀內次雄被陳儀佔領當局留用,一直到1947年二二八屠殺事件後才引揚歸國。堀內次雄校長在日本時代昭和11年(1936)也有胸像落成,放在室外,有台基、柵欄,四周有綠地,這是校內慶祝堀內校長來台四十周年,堀內校長擔任過征台戰役的軍醫,也是明治29年(1896)第一批正式來台工作的日本醫生;不過室外的堀內次雄校長胸像,由於是金屬材質關係,在大東亞戰爭期間被軍部征用報國了,基座還在但移了位置並在上方製作其他的公共藝術。

dscn8194

dscn8193

dscn8191

dscn8208

dscn8205

dscn8189

dscn8184

dscn8203

dscn8187

dscn8215

2009年初去看時,台大醫學院方已留出堀內次雄校長的空位台座,當時院方正在尋覓胸像的製作資金及適合的雕塑大師製作中。此外,杜聰明做為戰後首任台大醫學院院長,也在大廳陳列其胸像。

堀內校長的新胸像,由台南市名醫韓良誠於2009.05正式寄付給台大醫學院。韓良誠醫師之父是日本時代出道的台南市名醫名人韓石泉,他正是堀內校長的學生,受到了堀內校長的栽培與教導。

韓良誠醫師本人是戰後十數年後才入學台大醫科,與堀內校長當然沒有交集,他是代表他父親韓石泉,及他本人是台大醫學院校友身份,寄付這座堀內校長胸像。

2009年韓良誠醫師寄付其母校台大醫學院的堀內次雄校長胸像

dscf0935001.JPG

臺大醫學院112週年院慶暨頒獎典禮花絮(2009.05.01),韓良誠醫師為堀內校長胸像揭幕的寫真

http://www.mc.ntu.edu.tw/epaper/190/112-picture/DSC_7210.JPG

1934.10.09台灣日日新報的堀內校長胸像原作寫真,此胸像在大東亞戰爭末期,被日本植民政府拆下,融化報國去了。

網友encolpius兄,來函附上日本時代1936年堀內次雄校長的胸像基座現況(對照老照片是同一基座無誤),並拍下寫真給我們參考!在此感謝網友讀者與部落客的互動!

堀內校長是醫學校校長,不是醫院院長(他女婿小田俊郎,小田滋的歐多桑才是)。常德街上的台大病院,一開始不是醫學校的附屬病院,是直屬總督府的全台最大病院。醫學校的附設病院,原來是赤十字病院。

是台北帝大成立後,才把醫學校併入台北帝大醫學部,並把此病院併入台北帝大醫學部的教學附屬病院。

目前堀內校長胸像的基座,已有新的公共藝術品長在基座之上。

舊照片中的堀內校長胸像及基座

基座現況位置(靠228和平紀念公園及捷運站):



原基座現況,上有台大校方新作的公共藝術品「憧憬」:




平成26年6月撮影。原堀內校長胸像之基座

P1160583

P1160559

P1160569

平成26年6月撮影。原堀內校長胸像之基座上方1983年公共藝術的碑

P1160566

平成26年6月撮影。原堀內校長胸像之基座上方公共藝術作者是台師大美術系教授謝孝德

P1160568

延伸閱讀: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49 回應 針對 “台灣總督府醫學校校長”

  1. bbk 說:

    原來卡早80年一些mtv的場景素在這裡拍滴
    嗯!有去台北要來給它照一下cccccccc:p
    謝謝大大

  2. zinklink 說:

    以博物館似乎不能個人參觀,要以團體的型式申請,不知道要這樣,太奇怪了!


    [站長回覆]:我進去時,倒是沒注意有沒有這規定,也沒有人攔我。

  3. scl 說:

    是上班日上班時間開放,現還有魏火耀特展!
    3.14(六) 10:00中和台灣館 台灣觀光
    2:30─5:00台大醫學院人文館大廳(台北市仁愛路一段1號舉行《韓石泉醫師自傳》暨《日野原重明回憶錄》新書發表會,由望春風出版社出版。新書發表會 提前進館,因假日不開放,只能在大廳和院史室參觀
    《日野原重明回憶錄》(原書名為《我在人生旅途中學到的事物》)描述他行醫逾六十年歲月中的珍貴閱歷,對醫學人文價值的精闢闡述,以及對日本醫界的種種問題,也有深入的剖析。全書洋溢溫暖的人文關懷和智者的慧見,是一部醫學人文的學習寶典,也是一部日本國寶級醫師的智慧啟示錄,更是「活到老、學到老」的典範。

  4. 北投埔 說:

    >>>第三代校長堀內次雄,他其實做得最久,做到醫學校被併入新成立的台北帝大,之後他繼續在台北帝大醫學部任教;日本投降後,被陳儀佔領當局留用,一直到1947年二二八屠殺事件後才引揚歸國。

    戰後, 堀內次雄校長是被剝奪他校長與教授職銜的人, 因為他在台灣努力50年很認真教學與寫學術論文而得到日本帝國博士學位, 但通通不被承認, 而成為沒有資格的人, 你說不荒謬吧????而從支那來的野雞學校 , 或者偽造學歷證明的人都大搖大擺的當官, 聽說這才是正點ㄚ!!!當時流行「良心一斤值多少」, 不知現在大搖大擺的大官們, 記得這些非常光彩的歷史嗎 ????

  5. 紅豆湯圓 說:

    「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的網站上,醫療發展史部份「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灣醫學」有很多照片及說明,內容值得大家細讀與研究,來了解日本人對台灣衛生醫學的貢獻。按右下NEXT可繼續一頁頁看下去。

    http://health.edu.tw/health/portal/learning/people00/history/taiwan_03.htm

  6. ENCOLPIUS 說:

    醫學校應該還有另一棟建築物留下來,就是台大學徐州路國際會議新前面的藥學館,但被180度轉向面向會議中心

  7. ENCOLPIUS 說:

    版主應該出門繞到建築物的後方原講堂的部份,有點可惜!屋頂復原的也不甚準確!

  8. 北投埔 說:

    >>>建築物的後方原講堂的部份,有點可惜!屋頂復原的也不甚準確!

    我找到的話就寄給你

  9. 北投埔 說:

    >>>博物館似乎不能個人參觀,要以團體的型式申請,不知道要這樣,太奇怪了!
    我想zinklink さん誤解了!!!台大博物館有導覽活動, 導覽當然無法一人一人服務!!昨天進入拍寫真!!也參觀魏火曜百年推手展!!如入無人之地!有向守衛打招呼啦

    ENCOLPIUSさん說的「醫學校應該還有另一棟建築物留下來在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前面的藥學館」目前荒廢中!!!詳寫真!!

    ENCOLPIUSさん說的「建築物的後方原講堂的部份,有點可惜!屋頂復原的也不甚準確」有拍攝後方但不知道ENCOLPIUSさん說的指那一點!!復原的的 workmanship(工匠手藝) 確實非常粗糙馬虎, 與台大醫院醫師喜歡藝術的形象不符!!台大是有錢的大大, 而且有土木博士一大堆, 但幹起工程來, 卻非常外行!!(寫真就拜託凱劭代選貼)

  10. 站長 說:

    寫真:林炳炎

    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景福門圓環側)

    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景福門圓環側)

    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仁愛路側)

    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講堂(講堂的室內講台,變成外立面)

    1937台灣建築會年會,千々岩肋太郎演講:台灣高砂族之住家之系統研究,於今台大醫院講堂,此講堂講台現在變室外了。

    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講堂(講堂的室內講台,變成外立面)

    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講堂(講堂的室內講台,變成外立面)

    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講堂(講堂的室內講台,變成外立面)

    台大醫學院藥學系(院區內另一座日本時代的建築物,但年代接近大東亞戰爭時期)

    台大醫學院藥學系(院區內另一座日本時代的建築物,但年代接近大東亞戰爭時期)

  11. ENCOLPIUS 說:

    北投埔君真是有行動力啊!馬上補充照片了

    (一)我說的””屋頂復原不準確””是指””材質””和””外型”” , 用鋼浪板鐵也可以蓋很漂亮的房子,但不適合用在古蹟的修復上,總統府古蹟維修好像也適用綠色的鋼浪板,給人很廉價的感覺

    (二)根據””臺大醫院百年史(上)日治時期(1987-1945)””一書記載其中一篇”胸像”(林吉崇著/台大醫學院出版/1997年/ISBN:9570088885) 有討論到:
    A.山口校長和高木校長的胸像原本是放在”講堂”兩側,民國35年因為有人損傷雕像,當時的杜聰明醫院院長,移回他自己家.胸像的基座在民國70年蓋台大醫院東址的時候,就消失了!

    B.堀內校長的胸像在昭和14年時,因日本政府的”捐獻金屬運動”報國去了(不像八田與一的胸像幸運!),基座現在放在台大醫院西址常德街及公園路交叉口,作為雕像”憧憬”雕塑的基座(本雕塑是楊思標院長夫人張雲賓鬢女士去世時利用香奠捐出的)

    c.台大藥學館依同一本書,昭和15年學校的平面圖記載,是1937年6月20日竣工的,當時已是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時代了! 使用單位以現況大門入口車寄面向面向國際會議中心的位置左右來分(原本入口面向徐州路),左邊是”動物室蒸餾室”,右邊是”藥理學實驗室”

    d.堀內校長不是1945年與國民政府辦理交接的校長,他校長任期是1915-1936,辦理交接的事台北第大醫學部院長森於菟(任期1944年10月-1945年10月31日)


    [站長回覆]:堀內校長做到醫學校併入台北帝大而止沒錯,他是從醫學校退休,成為兼任,後來只擔任赤十字病院院長,此醫院本是醫學校附設病院,堀內做校長時就兼任此病院院長,他從醫學校退休後就專任此院院長;醫學校併入台北帝大後改以總督府病院為附設病院,赤十字病院就搬離東門,到北門了。

    森於菟是森鴎外的長子。

  12. ENCOLPIUS 說:

    山口校長及高木校長的胸像原本也是要運金屬材質雕塑,是因為雕塑家北村四海(1871~1927,Kitamura Shikai),擅長大理石才改為大理石雕塑,否則恐怕也早就””報國””了!

  13. ENCOLPIUS 說:

    若根據

    (一)臺大醫院百年史(上)日治時期(1987-1945)””一書記載其中一篇”胸像”(林吉崇著/台大醫學院出版/1997年/ISBN:9570088885) 有討論到:山口校長和高木校長的胸像原本是放在”講堂”兩側

    (二)版主提供的””銅像物語り,尾辻国吉;台灣建築會誌,第九輯第一號,1937″”照片, 似乎兩座雕像就是放在””講堂”” 三角門楣下方靠演講台側,其中以面對講台時的右邊放的應該””山口校長””的胸像, 而面對講台時的左邊放的是”高木校長”的胸像!


    [站長回覆]:「銅像物語り,尾辻国吉;台灣建築會誌,第九輯第一號,1937」裡面的內文講的是高木友枝,但是寫真用的其實是山口秀高。

  14. 鈴木 說:

    それから、後藤慕彦は、後藤「康」彦の誤字だと思われます。

    後藤康彦:

    1902.4.3 熊本県水俣町生まれ、1938.7.29中国山西省にて戦死

    本名は寅雄。1917年熊本県鎮西高等簿記学校卒業。
    1919年水俣町町袋尋常小学校長崎分教場の代用教員。
    台湾歩兵第2連隊の通信兵として入隊。除隊後、水俣町役場、
    水俣町青年学校指導員として勤務。
    木彫を志し1928年上京し、田島亀彦に師事。1931年第5回構造社展に出品。
    1932年頃「ラリルレロ玩具製作所」に参加。同年構造社研究賞受賞、会員となる。
    台湾に招かれ各地で制作。1938年応召。中国山西省にて戦死。
    1939年第12回構造社展で「後藤康彦氏遺作」が追悼展示された。

    出典: 尾崎眞人監修『池袋モンパルナスの作家たち(彫刻編)』
    東京 : 池袋モンパルナスの会, オクターブ 2007

    実は、この文章は少々不確実な部分が有ります。
    後藤康彦に関しては、更に詳しい別の文献が有って、それと照合させる
    必要があるので、Blogに掲載するのは少し待っていただいていいですか?
    ただ、文献が現在私の手元に無いので、もう少し時間が必要かもしれません。

    在東京的鈴木小姐初步幫我們說明醫學校三代目校長堀內次雄胸像的作者是後藤康彦, 但她有說明有「少々不確実な部分」, 引用請注意 ,她因最近卒業式忙, 會找時間確認追加。北投埔代貼

  15. ENCOLPIUS 說:

    更正:
    依臺大醫院百年史(上)日治時期(1987-1945)””一書記載其中一篇”校長胸像”所刊載照片
    胸像是放在兩各三角形門下(面對講台時)的””靠走廊門側””而不是靠講台側!

  16. 媒抗教主! 說:

    這是我的母校,
    古老房子的每個角落都有數不清的回憶。

    大大若移步隔棟基礎醫學大樓,
    一樓某處牆上還有小弟的相片與名字呢。

  17. 紅豆湯圓 說:

    昨天踏著陳站長的足跡也去參訪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還有東門游泳池的顏水龍浮雕。

    除了參觀之外,也順便拜訪該館的顧問歷史系張教授。張教授擔任義工從事台大醫學院的歷史研究已經十年。整個辦公室內堆滿了來自日治時期總督府的資料,因為二戰終了時,國民黨政府將很多有日文的學校資料丟棄,所以她們現在只能從總督府那邊才能找到一些台大醫學院的日治時代資料。

    張教授現在正研究台大醫學院從創校之後校地的演變過程。她碰到很多難題,因為有舊地圖但看不出是現在的哪裡。她拿一張舊校地地圖(醫學院)給我參考時,有看到小河(溪)流過,不知是否為舊瑠公圳的一部份?

    其實參訪主要是希望找出我祖父在1922年台北醫專(第二十一屆)的畢業紀念冊。結果張教授那裡最舊只有1925年的。但在那裡翻閱的『臺大醫院百年史(上)日治時期(1987-1945) 』一書有記載,1922年是台北醫專第一次印製紀念冊。

    所以說1922年是有畢業紀念冊,但不知現在還有沒有人保存?雖像是海底撈針,不過還是請教網站上各位賢拜能否幫忙找看看呢?

  18. ENCOLPIUS 說:

    “”張教授現在正研究台大醫學院從創校之後校地的演變過程。她碰到很多難題,因為有舊地圖但看不出是現在的哪裡。她拿一張舊校地地圖(醫學院)給我參考時,有看到小河(溪)流過,不知是否為舊瑠公圳的一部份?””

    我看過照片,小河應該是現在仁愛路,我也很訝異!

  19. 謝明達 說:

    如果有舊地圖(或連結)貼上來,我很願意來試著解讀看看。

    另外,台大醫學院院區在戰後也是十分精采。

    已拆除的醫學院圖書館是沈祖海所做(曾在醫學院紀念冊中見過照片)。
    現存在基礎醫學中心後方的5層樓教室+圓形會議中心,為蔡柏鋒建築師在沈祖海建築師事務所服務時期的作品。
    現存在長興街的護理學院,原為語文訓練中心,亦為沈祖海設計(曾刊在建築雙月刊中)。
    越過中山南路的區域,外科講堂是用日治時代的舊校舍改裝而成,為蔡柏鋒建築師在沈祖海建築師事務所服務時期的作品,他將原有的講堂平面中用兩片板結構加上了2樓放映室,並重新設計了入口與雨庇。
    …………………..
    大約都是建於美援時期的建築。

  20. Wongrl 說: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網頁
    http://www.med.ntu.edu.tw/main.php?Page=A1

    網頁裡面有「夏潮基金會」(China Tide Foundation)在台大辦的活動。夏潮是個統派組織,一些統派作家如揚渡、石之瑜、郭冠英…..都是夏潮的寫手。

    當大家在研究尋找日本時代的地圖、畢業紀念冊的時候,我同意,這種懷古、懷舊的思古幽情,對台灣本土意識有益。

    但是別忘了,統派的手已經伸進台大,夏潮裡的國民黨深藍與中國,正用最積極的手段,聯手對台灣最有潛力的台大青年,以消除他們的本土意識,發揚大中國、親中意識。

    我很擔心的是,當台灣老一輩的人正在思古懷舊的時候,台灣年輕人正一步一步被中國統戰。

  21. 紅豆湯圓 說:

    醫學院顧問張教授拿給我看的校區地圖是從總督府COPY出來A4大小,範圍看起來很小,也沒有寫很清楚的說明。可能是大圖分區COPY的,拼拼湊湊的確困難度高。會向張教授建議放置於網頁上,讓各位賢拜有機會能貢獻己力,幫助拼湊出台灣的歷史。

    ENCOLPIUS桑所看過的河流在仁愛路上的照片,會不會是很早以前的日治時期?在「1944年美軍繪製台灣城市地圖」上並沒有看到醫學院校區或旁邊仁愛路有河流的蹤跡。

    現在「醫學人文博物館」建築從1944和現在的不同,我裁切兩圖或許可供大家參考。
    1944年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20090411002.jpg

    2009年Google Earth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20090411001.jpg


    [站長回覆]:它削掉的部份就是「講堂」的部份,目前剩下「講堂」的「講台」,講台也變「戶外」了。詳:
    http://blog.kaishao.idv.tw/?p=2763&cpage=1#comment-27495

    這段歷史可能有些過程,因為講堂被削掉的部份,目前是草地一片,也沒有蓋新房子。

    有幾個可能:

    1.當初台大醫學院校區蓋新大樓時,是準備要把「醫學人文館」整個拆掉,但拆到一半(講堂拆完)被校內倡議該保存的止住了。

    2.當初台大醫學院校區蓋新大樓時,是準備要把「醫學人文館」整個拆掉;但校內建議要保存的聲浪佔了上風,決定要保存;但是整個校區建蔽率或容積率一算,蓋完新大樓就超過了,所以只好忍痛把講堂部份削了(新建的醫院大樓裡有很多中大型的講堂),以免超過建蔽率。

  22. ENCOLPIUS 說:

    真氣人!
    我現在找不到那張日治時期台大2號館前的河流照片
    但我很肯定我是在網路上看到的
    再比對台灣堡圖(中央研究院)
    http://gissrv5.sinica.edu.tw/GoogleApp/JM20K1904_1.htm
    近東門現在台大2號館的位置附近是有一處水池

  23. 紅豆湯圓 說:

    關於「講堂」被削掉的部份,我直接請教醫學人文館,很快的得到以下之回覆:

    「…關於您的問題 我不知道要如何正確回答,醫學人文館是醫學院的資產,當時改建?整修?存廢問題的討論,我想皆有正反兩面擁護者的理由與堅持, 一向以言論開放多元著稱的醫學院校風下的,當時在位決策者的考量,也許才是最後決定關鍵之所在。
    謹以附件一篇 當時謝院長的文章,盼能做為回覆您的解答。…」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NTU20090414001.pdf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NTU20090414002.pdf

    根據謝博生院長上篇文章中是說當初要拆除整個二號館,但先拆「講堂」後政府卻沒撥下新大樓經費,所以就停工。等後來倡議保留二號館時,原「講堂」已不存在而「講台」就在外面了。

  24. ENCOLPIUS 說:

    “”根據謝博生院長上篇文章中是說當初要拆除整個二號館,但先拆「講堂」後政府卻沒撥下新大樓經費,所以就停工。等後來倡議保留二號館時,原「講堂」已不存在而「講台」就在外面了。””

    真可怕!
    差點就和國北師一樣
    一所百年學校竟然沒有半棟歷史建築或古蹟!


    [站長回覆]:台大醫院整建計劃(在原有醫學院校地蓋新醫院)是1980年代初期定案的事,這是近百億的建築計劃;那個年代並沒有古蹟保存的意識,預算爭取到,計劃成真,高興都來不及了,哪還會想到要保存歷史。

    我記得當年是石牌的榮總先蓋大醫院,引起台灣醫院龍頭台大醫院的緊張,所以台大醫院也爭取蓋大醫院。就因為是花很大功夫才爭取到,所以舊的古建築變成枝微末節了。

  25. 哈拉 說:

    當初醫學人文館的原定計畫是要改建成國際會議廳, 形狀類似中山南北路忠孝東西路上以前的台北市議會, 採四分之一圓形建築。

    後來建議要保存的聲浪佔了上風,才決定要保存。

    不過大樓挖地基的時候, 講堂地基出現龜裂, 只好把講堂拆除了。

  26. ENCOLPIUS 說:

    以後若醫學人文館要擴建,增建在舊講堂後方是一個很好的建築設計題目!

  27. ENCOLPIUS 說:

    “”我記得當年是石牌的榮總先蓋大醫院,引起台灣醫院龍頭台大醫院的緊張,所以台大醫院也爭取蓋大醫院。就因為是花很大功夫才爭取到,所以舊的古建築變成枝微末節了。””

    好像故事不是這樣!反而是和忠仁忠義有關!

  28. Hiauhong 說:

    >> 真可怕! 差點就和國北師一樣 一所百年學校竟然沒有半棟歷史建築或古蹟!

    國語學校早期的校址在今[市北師] 吧.
    不過市北師也一樣沒有一棟老建築, 國北師至少有一棟日本時代的講堂!

  29. ENCOLPIUS 說:

    >> 真可怕! 差點就和國北師一樣 一所百年學校竟然沒有半棟歷史建築或古蹟!

    我寫錯了!我指的就是現今””台北市立教育大學””(以前簡稱市北師)

    不是和平東路的原臺灣省立臺北師專(簡稱省北師),現在已經改制為國立臺北教育大學(我自己都叫他國北師)

    國北師僅存一棟講堂被指定為””市定古蹟””及一座校工室及廁所被指定為””歷史建築””

    (一)市定古蹟:舊總督府第二師範學校大禮堂,1926年,臺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紅磚造禮堂建築類型,具拱廊立面開有拱窗。
    (二)歷史建築:舊總督府第二師範學校小使室及便所,建於1927年前後,臺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小使(校工之意)。後來小使、湯沸、浴室及物置室曾變更為琴房使用,今日延續做為工友休息室之使用。

  30. ENCOLPIUS 說:

    看壽岳章子的「京都三部曲」之”喜樂京都”第134頁

    原來推行金屬報國運動的就是當時擔任工商部大臣的”岸信介”

  31. 紅豆湯圓 說:

    517那天遊行至總督府醫學校旁在看電視牆時,有注意到景福門屋頂側有一國民黨徽,不過以為是幾十年前留下來的,只咒罵幾聲。昨日看報才知是最近新漆上去的,國民黨真是不要臉,天下無敵呀!

    為平息臺灣人之怒,郝知事最好把文化局的奴才和蠢材們拖出去斬了。

  32. 北投埔 說:

    今天puppee さん在北投埔林炳炎 未だ馴致されない芸術品http://pylin.kaishao.idv.tw/?p=715
    有關後藤康彦有精彩的貼文, 請大家參考!

  33. 哈拉 說:

    http://www.tonyhuang39.com/tony0562/20080319_03.JPG

    仔細看看這些日治時期的建築, 會發現建築整體的美感有一半是在屋頂
    但是這棟建築的屋頂, 可以看得出來只是個鐵皮屋的外皮
    看台北賓館, 監察院的屋頂都還維持原貌
    不知道在台灣是否有能力回復這屋頂的原貌?

  34. 林炳炎 說:

    未だ馴致されない芸術品
    看到堀內次雄銅像,說明說「20081027韓良誠捐贈」,但拍攝時沒有開燈,整個影像太黑。
    http://pylin.kaishao.idv.tw/?p=715#comment-2996

  35. encolpius 說:

    我終於找到台大1號館和2號館附近有河流經過的照片了!
    原來是流經中山南路不是仁愛路(我之前誤以為是仁愛路上!)
    我會把照片掃瞄傳給版主
    麻煩版主代貼

  36. encolpius 說:

    紅豆湯圓說:
    2009-05-23 21:48
    517那天遊行至總督府醫學校旁在看電視牆時,有注意到景福門屋頂側有一國民黨徽,不過以為是幾十年前留下來的,只咒罵幾聲。昨日看報才知是最近新漆上去的,國民黨真是不要臉,天下無敵呀!

    可是我記得在民國79年的時候我就看過這各黨徽了
    若從保留威權政治的歷史過往
    有黨徽才是常態,沒有的話才是奇怪!
    我覺得不但不能讓他””抹白”” 還應該特意””復原””才對!

  37. 站長 說:

    代貼:日本時代台大醫學院1 及 2號館及中山南路上的河流

  38. 紅豆湯圓 說:

    珍貴照片,要好好研究。

  39. 紅豆湯圓 說:

    在2009-04-09 11:07我曾寫去拜訪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的顧問歷史系張教授,並看到有小河流在「校區內」的地圖,和站長上面所貼「校門外」河流照片是不同。

    上面照片右邊兩棟建物就是「台灣總督府醫學校」校舍,在東門城外,1907年落成。左邊一棟建物是「日本赤十字社台灣支部」醫院,在1905年二月竣工。可見照片是1907年後所拍攝,而且可能是在那一兩年間拍攝的,當時醫學校前面的路面是斜的。後來路有整平(再參考以下照片),但仍可看到有河流的草坡。另外在1901年北白川宮大妃來台的照片,可看到東門城外是稻田一片,需要灌溉有溪流是很正常的。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20091113001.jpg

    圖片資料來源:台大醫學院「醫學人文博物館」網頁
    http://health.edu.tw/health/portal/learning/people00/history/taiwan_03_2.htm

  40. 紅豆湯圓 說:

    這張總督府醫學校及赤十字醫院前面的溪流(中山南路),非常清楚。
    http://nrch.cca.gov.tw/ccahome/photo/photo_meta.jsp?xml_id=0000554562

    明治三十一年(1898)東門城,可以見到溪流。
    http://nrch.cca.gov.tw/ccahome/photo/photo_meta.jsp?xml_id=0000611746

    東門樓上見總督官邸(台北賓館),可見到一座橋和河流?
    http://nrch.cca.gov.tw/ccahome/photo/photo_meta.jsp?xml_id=0000585736

    總督府醫學校及赤十字醫院
    http://nrch.cca.gov.tw/ccahome/photo/photo_meta.jsp?xml_id=0000561200

  41. encolpius 說:

    (一)我麻煩站長帶貼的照片是來自於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2008館藏台灣學研究書展專輯”第189頁
    (二)這本書也有站長提供的照片耶!


    [站長回覆]:是提供了幾位建築界的日本人的照片及簡介罷了。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館藏台灣學研究書展,2009年有到國立台中圖書館,現在正在台南成大巡迴展出

  42. 站長 說:

    encolpius兄早就把寫真寄給我了,一時忘了,三星期就過去了…

    encolpius兄找到了堀內校長胸像基座的現況(對照老照片無誤),並拍下寫真給我們參考!在此感謝網友讀者與部落客的互動!

    我也認同,基座現況位置不太像是日本時代堀內校長胸像原始位置。

    推測堀內校長的胸像應該是在台大醫學院校區內比較合理,畢竟他是醫學校校長,不是醫院院長(他女婿小田俊郎,小田滋的歐多桑才是)。而且,常德街上的台大病院,一開始不是醫學校的附屬病院,是直屬總督府的全台最大病院。醫學校的附設病院,原來是赤十字病院。

    是台北帝大成立後,才把醫學校併入台北帝大醫學部,並把此病院併入台北帝大醫學部。

    我個人推測,是因為新台大醫院(宗邁建築師事務所設計監造,1990完工),決定在醫學院校區興建,堀內校長胸像基座才從醫學院校區某處,移到舊台大醫院南邊,常德街側(近228和平紀念公園及捷運站)。

    目前堀內校長胸像的基座,已有新的公共藝術品在基座之上。

    舊照片中的堀內校長胸像及基座

    基座現況位置(靠228和平紀念公園及捷運站):

    基座現況,上有新作公共藝術品「憧憬」:

  43. 站長 說:

    堀內校長的新胸像,由台南市名醫韓良誠捐贈。韓良誠醫師之父是日本時代末期,戰後初期台南市名醫名人韓石泉,他正是堀內校長的學生。

    韓良誠醫師是戰後才入學,與堀內校長當然沒有交集,他是代表父親韓石泉,及台大醫學院校友身份,寄付這座堀內校長胸像。

    dscf0935001.JPG

    臺大醫學院112週年院慶暨頒獎典禮花絮(2009.05.01)

    (有韓良誠醫師為堀內校長胸像揭幕的寫真)
    http://www.mc.ntu.edu.tw/epaper/190/112-picture/DSC_7210.JPG

    1934.10.09台灣日日新報的堀內校長胸像原作寫真,此胸像在大東亞戰爭末期,被日本植民政府拆下,融化報國去了。

  44. 紅豆湯圓 說:

    貼上一張堂弟收藏的「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及赤十字病院」Postcard。醫學校改成醫學專門學校是在1919年,而其他照片1912年時期仍可看到溪流,所以這Postcard時間應是1912~1919之間,且看溪流似乎仍未填平。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taiwan_governor_medical_school.jpg

  45. 紅豆湯圓 說:

    中山南路日治當時是最美的三線路東線,西側包括總督官邸(1901)、新公園(1901)、台北病院(1912),這些算東門城內。東側就是東門城外,依序包括台北州廳(1915)、第二高女(1915)、幸町教會(1916)、赤十字病院(1905)、總督府醫學校(1907)。

    上面那張Postcard照片照相日期可能在1915~1916,因那時東門城外東側建築都陸續全部完工了,馬路整修完成也應是當時。

  46. 紅豆湯圓 說:

    1921年2月12日下午二時,醫學校初代校長山口秀高、二代校長高木友枝兩位的胸像揭幕,當時由現任校長堀內次雄的兩位千金揭開布幕。高木友枝(當時為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社長)訓勉在校生「未為醫師以前,須先造就其為人,以盡其力之所能及」。堀內博士是因為山口校長的關係,才勉強接受立像。

    當年胸像的建設局長是黃瑤琨醫師,他是台灣本島人接受西醫教育第一人,也是當時大稻埕區長中醫黃玉階(天然足提倡)的弟弟。

    黃氏1897年從「國語學校」卒業後進入總督府台北醫院「土人醫師養成所」,一年後1898年畢業。1899年台灣總督府醫學校成立,黃瑤琨編入二年級生。1902年醫學校第一屆畢業生只有三人,黃氏為第一名,另兩人為蔡章勝、蔡章德兄弟。

    黃氏畢業後在台北病院服務兩年,1904年4月20日在大稻埕中北街開業,他是台灣第一位開業西醫師。

    根據1921-02-14台灣日日新報的報導,胸像揭幕式當時,我的阿公就坐在禮堂內,他是醫學校本科四年級生。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19210214_04.jpg

  47. 北投埔 說:

    『紀念胸像除幕式』之最後一節
    尚剩8000圓,其中千圓贈與山口博士之遺族,為慰藉料。其贈與高木博士之5000圓。則博士寄附于醫專校友為獎學金。

    5000圓相當於5000美金, 那是很大一筆錢。 高木博士就因為這樣才讓我努力宣揚他 !!!

    日本時代所作的典範, 戰後杜聰明博士也承繼這樣傳統,不知杜博士之後是否還存在這傳統!!

  48. 紅豆湯圓 說:

    1901的台北市地圖。現台大醫學院人文館是在農事試驗場右邊,當時總督府醫學校是在總督官邸後方,現在的228紀念公園。台北城外則有護城河圍繞。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1901_Taipei_Map_Part1.jpg

    1897的台北市地圖。可見清國台北城由新店溪引水(河溝頭位於現忠孝橋頭處),除了作為護城河外,也引水入城內當民生與消防用水。1897年日本尚未開始建設台北城,上方城牆中間為東門,總督官邸尚未建立,台北城仍有很多空地和湖泊。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1897_Taipei_Map_Part1.jpg

    圖片來源:日治時期台灣地圖資料庫
    http://192.192.13.178/cgi-bin/gfb3/graph.cgi?o=dgraph

  49. 說:

    請教版主是否有堀內校長以前故居的照片(現址改為蒙藏文化中心),迫切需要導覽使用,謝謝協助。


    [站長回覆]:不好意思,我手上沒有。

    但我有看過堀內校長、女婿、外孫等全家福照片。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30997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