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廖繼春為台南一中畫孫文像

本文發表於 2009 年 02 月 28 日 23:50

20070615121123243

1945年8月,日本天皇裕仁發表向同盟國無條件投降,願接受波茨坦宣言ポツダム宣言)。日本的主權將限制在本州、北海道、九州和四國以及同盟國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

廖繼春這時是台南州立二中的美術教員(今國立台南一中),是校內少數台灣人教員。

州立台南二中的學生以台籍為主,但教員以日本內地人為主(全島的學校皆如此)。日本投降後,台灣島內的日本官員軍警,限縮節制自己權力;在等待十月底的陳儀佔領當局來台之前,幾乎沒有做出重大處份命令,只維持一般的民生運作。此時島內所有日本人,都知道即將引揚歸國;也有台灣仕紳出面維持秩序;基本上這兩個多月的期間,台灣維持著安定的局面,並沒有暴亂,治安也算平靜,並沒有無政府狀態裡常見的搶劫偷竊殺人放火。

州立台南二中學生以台籍學生為主,學生們需繼續上課;不像州立台南一中(今國立台南二中)學生是以日本人子弟為主,僅有少數台灣本島人學生,戰後校內宛如空城般。

廖繼春這時是州立台南二中校內資深台灣人教員,在無派令的情形下,代理了校長一職,以帶領學校渡過這段空窗期。廖繼春除了要安定學生心情,尋覓師資來教華語、中國史地等課程;也以代理校長身份,把台南市區一些日人不動產(日人在台不動產不能帶走,也帶不走,全數被沒收),爭取做為州立台南二中的校產。

就在此時,廖繼春以美術老師及島內重要洋畫家身份,為學校講堂畫了一幅孫文油畫像。廖繼春在1945年底,中國人校長來接收之後,就離開台南、離開台南一中,全家搬回故鄉台中,在鹿港人洪炎秋擔任校長的台中師範任教。

這張廖繼春的孫文畫像,我聽說很久了,我也知道這幅孫文畫像,後來消失了。消失的可能有兩種,一是被識貨的校內相關人士取走或變賣(廖繼春因為有蔡萬霖的國泰集團支持,他的畫在1960年代就是同輩畫家中高價);二是被無知的校內相關人士丟棄,再落入古物商之類的資源回收者之手,有可能在某個收藏家家裡,也有可能早就成歷史灰燼了。

經由台南一中張力中老師告知,在一個共匪網站艺术中国网,看到這張1945年廖繼春為今台南一中畫的孫文油畫像。

這個共匪網站上蒐集不少廖繼春油畫的檔案;不過,網站並沒有說明,這張1945年廖繼春的孫文畫像,目前在哪裡。

本站資深站友,紅豆湯圓兄的父親及叔叔,當年一定有看過這張油畫;說不定還見證過廖繼春教授作這幅畫的實況呢。

延伸閱讀: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89 回應 針對 “1945年廖繼春為台南一中畫孫文像”

  1. 逸峰 說:

    只有一個感慨:台灣人對自己的文化資料的保存與重視還輸給共匪的情報庫存。
    台灣人不能脫離植民輪迴可說其來有自。

  2. 紅豆湯圓 說:

    寫信給凱劭兄卻被封鎖,不知何因?這件事我會和父親問清楚。

    他曾說過台南一中(台南州立二中)沒有台灣人老師,廖繼春和呂清波(應該也是日本名字)都是日本籍不是台灣人。這點先給凱劭兄參考。


    [站長回覆]:廖繼春先生在日本時代各種文獻上的名字都是「秋永繼春」,他是認日本內地人為養父而取得類似日本內地人身份沒錯。

  3. 李景光 說:

    廖繼春與李梅樹1902同年生屬虎,共同與陳澄波、楊三郎等於1933創立台陽美術協會,比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時間更久,早年一直受到尊敬與重視。戰後台灣行政長官公署立即委由李梅樹繪製孫文及蔣介石戎裝肖像油畫各一幅。1946(民國35年)7月2日行政長官公署派員攜帶公文及”材料費”台幣壹拾萬元現款至三峽畫室。1946.05.22首次剛以日圓等值發行台幣通貨,最大面值為拾元。台幣壹拾萬元的十大綑現鈔放滿一桌,兒時震撼,記憶猶新,公文至今保存於李梅樹紀念館。可惜多年來未能找到那兩幅畫作下落,連資料像片都找不到。在此請凱劭兄代為尋找,也請先進、網友們代為打聽。多謝!


    [站長回覆]:不知當年梅樹先,有沒有把拾萬花掉(或買不動產)?如果當年梅樹先珍惜領袖的賞金,一直存到1949年,就慘了;就四萬換一KO了,實得2.5元。

    梅樹先那兩幅畫,我猜有可能送到南京去了,也許用在某空間做佈置,也有可能暫存某倉庫;如果送到南京,最後下場是被共匪燒了最有可能。

    如果沒送去南京,因為1946年10月,蔣介石主席(尚未行憲,蔣的頭銜是國民政府主席)來台灣視察,這時總督府修復完竣(錢主要是霧峰林家出的),總督府重新命名為「介壽館」(這名字一直到阿扁第二任才廢掉),等於是蔣介石在台灣專用,沒有其他單位敢搬來這裡。這兩幅畫也有可能用來佈置修復完成的介壽館,蔣介石夫婦就住介壽館裡。

    原本總督府大廳,有兩幅壁畫,是李梅樹、郭柏川、顏水龍的老師岡田三郎助專程來台灣畫的兩幅壁畫,以總督府被炸的慘況來猜,可能在米軍爆擊就毀掉了。

    我若有看到一些歷史照片,會幫忙注意。

  4. 燁子 說:

    劭兄,在下有一書請參考

    李梅樹畫的蔣公


    [站長回覆]:這一期應該是蔣介石屎掉之後的慶祝特輯吧。

  5. scl 說:

    看到李景光請版主代為尋找,就想到可否請版主指出史語所新購二二八史料古物商先po的20頁在那裡可以看到?


    [站長回覆]:通常古物商在拍賣網站賣東西,若東西成交後,相關資料就會移除了。

    相關資料應該去問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可能比較快,不過那批史料尚待分析研究,他們可能到時才會公開(可能會部份略作隱藏)

    金恒煒訪問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長許雪姬談最近出土的228機密史料,也可一聽。
    http://blip.tv/file/1824846

    (按左上角一個小小的PLAY符號)

  6. 紅豆湯圓 說:

    這張「1945年廖繼春為台南一中畫孫文像」現在應該存在著,才會有此圖檔。

    此畫基本上所有權不是台南一中就是廖繼春,所以擁有者不敢出面吧。


    [站長回覆]:此畫目前去向是個謎,可能有段難以啟齒的過程,我也懶得寫信去問那個共匪網站到底檔案怎麼來的。

    以廖繼春的八位數畫價來看,它最適合的地方是南一中校史館…….

    當年的台南一中也真是的,拿一張價值不到10元的濫印的孫文像印刷品(通常底下會附有其遺囑,但一定會刪去宋慶齡與汪精衛簽名),就把一幅價值千萬的畫作換掉了。

  7. 紅豆湯圓 說:

    經詢問家父及阿叔,他們也看了此篇文章,可惜對這幅畫都沒印象,沒辦法幫上忙。

    會親將此畫請教廖繼春之子,廖繼春當代理校長時,他已從日本回到台灣,或許知道這件事。

  8. ENCOLPIUS 說:

    不知大家有沒有這種感覺

    孫中山還蠻帥的!


    [站長回覆]:1.這是畫的,畫的不見得準;

    2.不過孫文算是帥的應無問題,不然怎麼去吃幼齒的。

    孫中山的4個妻子:向日本秘密夫人求婚時 女方僅14歲

  9. 竹園岡張力中 說:

    台南一中校史館2009,3,11親訪光復時任教本校的呂清波老師
    九二高齡的呂老師聲明
    他從未貪圖日本殖民政府的配給而加入日本籍
    廖繼春先生從來沒有代理過台南一中校長
    歷史對就是對,非就是非
    不可歪曲
    因此
    南一中校史不會採納記載廖氏為校長的偏頗說辭
    雖然我們承認廖老師在美術上的成就
    也尊重各界對廖老師的感情投射


    [站長回覆]:感謝回應。

    「廖繼春曾於戰後初期代理南一中校長」一事,首見於廖氏自傳,那是他自己的講法;他當年沒有任何派令也是事實,算是自願出來服務的,他自認為在當年校務空窗期他做了「校長這一職位該做的事」,那是他的感受。

    基於沒有派令,當然南一中校史室也不必把廖氏放到校長的位置上;不過校史室也不是只介紹歷任校長,重要的老師校友都是該介紹的,例如李安沒做過校長,甚至考大學落榜(嘿,考不上大學的人,算是南一中的敗類呢),但基於他是南一中校友中惟一有世界知名度的,校史室中介紹李安的篇幅若比他父親李昇校長還大,相信李家、南一中師生校友,也不至於有太大意見的。陳水扁選上8年台灣總統,即使他後來被判刑,也都該在校史室內介紹有過這個校友。

    至於呂老師當年有沒有皇民化家庭或入日籍,那是本站某網友基於常識的推測,因為當年會進入台南二中任教的,除了日本內地人外,本島人中未皇民化的幾乎沒有機會,那只是推測,呂老師說沒有那就沒有。

    而廖繼春當年因為認日本內地人養父而有類似日本內地人的待遇,有日本姓名(秋永繼春),其實研究台灣美術史的早就知道了,因為戰前的文獻很少有「廖繼春」這三字,多是「秋永繼春」。

  10. 竹園岡之狼 說:

    呂清波老師的講法也怪怪的
    廖繼春沒有做過代理校長
    那麼那段日本投降後期間校務是誰做主的
    說出一個名字 勝過大家在亂猜亂想 卻也不說
    大概是南一中當年有發明出諾貝爾獎級的先進機器
    可以讓南一中校務在日本老師遺返後可以校務自動運作
    學生有老師可以教 講台會有人發聲 作業有人可以改

  11. 竹園岡之狼 說:

    我是台南一中60級的
    我大學時代還去看過廖繼春畫展
    跟廖教授講過話
    那時他身體似乎不太好了
    一直很欣賞廖先生畫作
    到這裡來看版主老弟文章才驚訝地發現廖先生曾在南一中教過書
    他在校史室有沒有放在校長其實也不重要
    因為有些校長 例如綽號叫金龜的
    就是典型令人厭惡的外省仔
    廖繼春跟這種人放在一起簡直是侮辱了這位台灣大畫家

  12. 竹園岡張力中 說:

    竹園岡之狼校友
    1`闕聞置疑`這句話你總該聽過吧
    日本投降後期間校務是誰做主的?
    本人回答你:芝原仙雄校長啊!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芝原校長和日籍師長仍留守南一中,
    到最後一刻才北返日本,期間,校務照常運作,
    一直到蘇惠鏗校長12月14日到校交接為止(所以,南一中校慶是十二月十四日).
    你認為芝原校長會容許秋永繼春氏僭越嗎?當時南一中會有兩位校長嗎?
    是誰亂猜,是誰橫生枝節誤會呢?
    請你明說吧!

    2呂清波老師說:他在大戰時到東京考試通過,獲得日本文部省頒教師許可證.
    我親眼看到那證書上寫著`(臺灣)呂清波`幾個漢字.
    呂老師說:當時日籍教師薪水比同級台籍教師多百分之六十,
    恩師河合(KAWAI)先生建議呂老師加入日籍,但是,他謝絕了.
    呂老師說:光復那年的八九月時,大家搶佔產物,
    廖先生帶著他也曾做了些不足為外人道的事情.
    廖繼春老師的話題就打住吧,免得有傷前人光采,你同意嗎?

    3你身為校友,卻以情緒語言詆毀前輩的金校長,
    這樣夠`厚道`嗎?
    不覺得這樣會損傷你和竹園所有善意第三者的形象嗎?
    本人很客氣詢問你:
    是否你可以改一改發言的風格,以展現一中人能持平論事的典範;
    否則,言行請自便施為,
    但是,別透露出你與一中的淵源,萬分感謝!

  13. 紅豆湯圓 說:

    「廖先生帶著他也曾做了些不足為外人道的事情」
    這句話就詆毀傷害了廖繼春先生的清譽.

    今天已拜訪了廖繼春先生的公子,明日將說明一些事情。

  14. 紅豆湯圓 說:

    昨日拜訪廖繼春的公子廖述文先生,廖先生平時未使用電腦上網,所以我並未將網頁其他人討論的內容告知,僅希望能得到較客觀的事實陳述。

    關於廖繼春為南一中畫孫文像

    廖述文先生並沒親眼看過廖繼春畫這幅畫。但在多年前廖述文夫婦曾在台北某聯合畫展看到這幅畫的展出,是屬於某畫廊所有。當時廖繼春已過世,所以夫婦倆就沒繼續查問該畫的來源。廖述文說那張畫畫的極漂亮(每個人皆認為),不是一般人能畫出來的,言談間雖說不能百分百確定是他父親所畫,但也透漏是他父親所畫的可能性非常高。

    關於廖繼春南一中代理校長

    當我提起此事,廖述文先生說對啊!他父親代理校長之後,全家就搬到校長宿舍去住,宿舍非常大,比其他一般教職員宿舍大很多,當時我叔叔借宿在廖家也是住在那裡(原先以為我叔叔住在高砂町那間美術社樓上)。廖述文先生說在那裡住了有好幾個月。

    廖繼春離開南一中到台中師範

    1946年洪炎秋擔任台中師範校長,找了原在北京任教回台的林朝棨教授(後來台大地質系教授)當教務長,廖繼春是林教授的姊夫,所以林教授就請廖繼春回到故鄉台中師範教美術。

    根據以上,個人有些看法:

    那幅孫文像如是廖繼春為南一中畫的,應該是已有國民黨先遣部隊在指揮校務(例如已進駐教育局),並拿孫文照片給廖繼春畫,否則當時廖哪知道孫文長得是圓還是扁?還有為何這畫會流落到外面?說不定南一中校史館應該好好的問呂清波老師,他沒離開過南一中應該知道,或許知道也不敢講。

    本篇討論是代理校長不是正式校長,所以不是廖繼春就是呂清波。廖1902年生足足比呂清波1917年生大了15歲,又是台灣美術界很有名望的老師,哪有請呂當代理校長的可能性。南一中校史館應問呂清波如果廖繼春沒有代理,那是哪個人代理?

    另外張桑提到芝原仙雄校長直到蘇惠鏗校長來才離開,這也不一定芝原仙雄校長都還在主持校務呀,說不定早就被喝令不許動了!也讓出校長宿舍給廖繼春住了。校史館如果不太會查這些細節,網友有很多高手可幫忙的。

    廖繼春先生是一個非常木訥老實的藝術大師,一生只沉浸於繪畫的世界,不善交際應酬也不爭權奪利,在一些廖繼春學生對老師的評語皆是如此。唯獨廖的晚輩呂清波有所異議,實在匪夷所思!

    廖家兄弟姐妹和我父親與叔叔都健在,南一中校史館應該登門拜訪尋求真相。只詢問呂清波就當成歷史,有失研究歷史的風範。

    南一中校史館的人讓我有種感覺就是拼命找理由想要證明廖繼春沒有代理校長,這種方向跟社會期待背道而馳。廖繼春教授是台灣之寶,應該也是南一中之寶,珍惜啊!

  15. 竹園岡張力中 說:

    1拚命找理由想要證明某人代理過某職務,這種方向跟歷史求真的原則不符。
    2如果執意「熱鬧」,那就請所謂「很多可幫忙的高手網友」搜查:
    廖氏「校長宿舍」那一段記憶,
    宿舍地處何方?屬於哪校產業?廖氏以何種方式入住?查明了,也許事件就平靜了吧!
    3不敢不負責,善意方擁有多位人證物證等史料;但是,也已經為前人隱諱許多了,大家還看不出來嗎?
    4呂老師率真,據實直言(承認也做過某些悲歡哀樂事),此等個性與器量,請各位多加禮敬。
    5真愛護廖老師,那就請各位不要再多說了。

  16. 北投埔 說:

    >>>>拚命找理由想要證明某人代理過某職務,這種方向跟歷史求真的原則不符。

    請問這句話的理由是什麼???

    既然在網路公開, 造成傷害可能難免!!但為何開始沒想到這點, 當大家都想知道時, 又說不要再多說了。有些奇怪!!

  17. 大盜 說:

    >拚命找理由想要證明某人代理過某職務,這種方向跟歷史求真的原則不符。

    怎會不符?
    廖老師有沒有代理過校長只有兩種情況:有或沒有。
    年代久遠,多訪談其他人才是重點,不能只根據一人的講法。
    扯其他的東西都不是重點。也跟主題無關。

  18. 紅豆湯圓 說:

    首先本人聲明,廖繼春教授子女及家屬至今都不知本篇文章的存在,也從未要求南一中(州立二中)列入代理校長為校史記載。本人親訪時也未告知,所以部份說明為本人之想法,與廖家毫無關係。

    廖繼春教授代理南一中校長應是凱劭站長根據「文建會」與雄獅圖書公司策畫出版的《色彩.和諧——廖繼春》中的紀錄而寫出此篇文章,「文建會」是國家文化的最高權責單位,所有的出版都有經過審慎的查核與公信力。此文是很多人呼籲南一中能正視此一歷史,呈現南一中日治時期建校以來完整的史實。
    張桑提出:『廖氏「校長宿舍」那一段記憶,宿舍地處何方?屬於哪校產業?廖氏以何種方式入住?查明了,也許事件就平靜了吧!』、『不敢不負責,善意方擁有多位人證物證等史料;但是,也已經為前人隱諱許多了,大家還看不出來嗎? 』、『真愛護廖老師,那就請各位不要再多說了。』。此三段文字真是博大精深落落長,簡單講就是指控「佔用校長宿舍」吧!

    簡單回應:校長宿舍地處台南州台南市,屬於台南州立第二中等學校產業,廖氏以代理校長方式入住,交給中國人蘇校長後屁股拍拍就走人。

    廖繼春教授有變更宿舍為自己名下嗎?離職有拒搬走或拆掉宿舍帶到台中嗎?「芝原仙雄校長直到蘇惠鏗校長來才離開」是你說的,如校長在廖教授如何能住到校長宿舍好幾個月呢?

    廖繼春教授離開台南未曾帶走不屬於他的東西,包括那張孫文畫像,所以住在師大宿舍仍舊很貧窮用畫作堵住屋頂漏水,但1996年廖家卻慨然捐出父親7幅30號以上的名畫作給全體台灣人民。這樣的簡單敘述大家對廖繼春先生人格還能有任何質疑嗎?

    92歲呂清波老師大家要尊重,但107歲廖繼春教授卻是台灣國寶,榮耀不止於南一中,全台灣人民都非常敬重。前日訪談廖述文先生,他並沒有任何呂清波的印象,也沒有聽過他父親提過呂清波這個名字,不說東道西或許就是廖繼春教授最受人尊崇的人格之ㄧ。上述呂清波老師「率真據實直言」之言,或許也是話太多言多必失的恭維話吧。

    請問南一中校史館有任何一本廖繼春教授的書嗎?有研究這位曾當過南一中美術、國文的老師嗎?我先告訴你七幅捐贈名畫是「有香蕉樹的院子」「有椰子樹的風景」「蓮花」「院子」「花園」「林中夜息」「龜山島」,如想學更多,我會樂意協助的。

    如果廖繼春教授家屬知道南一中校史館目前的態度,就算大家再努力,相信家屬們也不會樂意接受的。

  19. 紅豆湯圓 說:

    其實回想起來,從南一中拿走孫文畫像的「小偷」,說不定也是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如果那幅被廖繼春教授帶到師大宿舍,說不定孫文就要負責去堵屋頂漏水了。

  20. 竹園岡之狼 說:

    我大概看懂一些事情了
    廖繼春教授當年是在日本投降後
    自願 或者被口頭邀請出來主持學校的運作
    等到正式的新校長來了以後 就結束了

    所謂 代理 就代表不是正式的
    南一中校史不把他當歷任校長之一 其實這個理由也很充份
    不過以廖繼春在台灣美術史的地位 既然在南一中教過
    校史介紹一下有此等人物 是幫南一中增加光彩而已
    南一中不是只有陳水扁王金平 陳由豪拿出來做校友門面
    多幾個藝術家 學者 文學家做傑出校友 總比這些有昇有降的政客商人好多了

    至於佔住校長官舍一事 既然日籍末代校長還在
    怎能眼睜睜看著廖繼春去佔住呢
    是否有可能是 日本校長自願讓出並請廖繼春去住 比較有邏輯?

  21. 竹園岡之狼 說:

    陳水扁南一中同班 鄭鴻生 幾年前寫了一本書
    青春之歌:追憶1970年代台灣左翼青年的一段如火年華
    http://www.linkingbooks.com.tw/basic/basic_cart_default.asp?ProductID=63010

    他與陳水扁在南一中就沒在一起
    去台大也沒來往 四十多年來也沒來往 當然也不曾欣賞過他
    這本書提到了邱義仁 林瑞明 林載爵 鄭梓
    也講到台大哲學系事件 保釣事件
    書裡面有我們南一中共同回憶 金龜校長
    書裡對他評價極低 我的同學們裡也沒有人對金龜校長有好感的

    對一個人有好感 有惡感 是言論與思想的自由
    不需要任何理由與解釋
    只有杜撰未曾發生且有害名譽之事 才是毀謗

    我這一代南一中回憶裡 還有會收香腸的音樂老師
    也有仕大金光 就是四大金剛
    我出社會這麼多年來
    覺得李昇校長算是那個極不正常教育大環境下一個還算可親的長者

  22. 竹園岡張力中 說:

    致竹園岡之狼校友:
    說不得,說了也是無用.
    本來已懶得向塵世中人回應,
    但是,
    感謝你君子風範,雍容大度,能以氣和詞婉的方式論事衡理,
    且為校友報告如下:
    1廖氏住的大宿舍並非我校官舍,…暸解了嗎(再說則有所不便;真想知道,歡迎寫信私下來問)
    2對官方的文獻不思辨而全加採信,這極可能是陷入了訴諸權威的邏輯錯誤,文史研究要:是則是,非則非,以科學態度交叉比對資料,不能「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探討真相而不夾雜一絲感情,也許不討某部份人喜愛,但是,卻是學術基本規矩;況且,也比較不會因臆測而犯錯、鬧笑話.舉例說,這一萬個日子裡,最高層級的總統府說辭和文稿能無條件採信嗎?
    3校方定調是:廖繼春氏沒有代理過台南一中校長.沒有就是沒有啊!芝原校長又不是放任底下人在校內胡作非為的石膏像校長.所謂「個人宣稱代理校長」的謎團爭議.此事已問過多位耆宿,水落石出,可以結案了.
    4學校辦學勢必有未盡完美之處,當然歡迎責備指正的意見.但是,任何人對竹園老老少少大大小小非善意的攻擊,為了學校名聲,我們無法默不作聲.
    5看孔雀要從正面看,何必繞到孔雀的背面看它髒兮兮的屁眼.若是嚴格檢視,你我身邊的父母、師長、妻兒、至交,乃至自身,誰不是千瘡百孔?若是寬容,世界又是美麗可人.你身為校友,大夥有緣是一家人,我建議你多正視每一隻孔雀開屏之美,否則,十有九人皆白眼,南一中歷任十五位校長中(含一位代理校長許昭仁校長),你大概有得罵的了!其實,在言論自由的時代,也不是不能諷刺他們,但是,由竹園人出手動口,總非倫理分寸,這是我前次發言的心意.
    6人都是凡夫俗子,哪會是一輩子都沒有惡行瑕疵?年輕時走岔,壯老若能改正,那是鐵錚錚有血有肉的男子漢,也不愧於天地了.若是他或他的信徒死不認錯悔改,想當聖人、想拱人作神,恐怕會是求榮反辱,老天也不會收容這魂魄了.
    7「眾好之,必察焉;眾惡之,必察焉」,青春之歌的作者鄭鴻生、邱義仁、林瑞明、林載爵、鄭梓等人,他們的調性為何?是有趣且值得思索的問題.推估他們代表了當日約三千分之5+n的意見,不論比重多少,也是可以留意的學生心聲,可是,就此蓋棺論定金校長功過,合適?不合適?就由大家各取所需,自行判斷了.

    竹園岡之狼校友,
    想來你我都在這次討論中長了見識,很高興你的督促與寬容.
    南美會前郭總幹事、新化康老師校友也提出很寶貴的看法,我都聽了進去.
    目前是謝老師和我做多少算多少,有愧!
    不過,八月一日校內上下有大更動,
    我心也老了,該退了,行政工作一棒接一棒,
    我會把狀況交代給繼任同仁,或許新人新氣象,你願得以全償.

  23. 紅豆湯圓 說:

    To「竹園岡張力中」桑,在2009-03-15 12:43 PM您曾發表說「3不敢不負責,善意方擁有多位人證物證等史料」。

    關於此點,請將您所稱握有「物證」一事麻煩陳站長私下轉交給我參考。如果此證可信,本人會立即在此篇正式道歉,如果無法佐證,則請您也在此篇正式道歉。

    事關廖繼春教授名譽,不可不慎!

  24. 紅豆湯圓 說:

    To「竹園岡張力中」桑,

    經過漫長三天兩夜等待,只看到您給站長一則私密流言,並沒等到任何陳站長寄來「物證」,真是非常的失望。

    再次提醒您,「物證」一定要符合法律的規範範圍內,例如被起訴過等等。還有從您幾篇的發言中可看出都在強調呂清波老師的「人證」部份,記得要先問呂老師是否願意在指控「廖校長侵占官舍」文件中簽名蓋章以示負責。不然到時他臨陣逃脫,卻讓您卻拿到一顆空包彈,這不就「獅桶開花」代誌大條了!

    呂老師是要尊重,但是否他會因前輩廖繼春教授的藝術偉大成就而感到心裡上不平衡的心結,這是大家要特別注意的可能現象。

    另外,本篇的主題「孫文畫像」被發現流落在外。不知南一中曾否因失竊向警局報案、製作筆錄?如無這些紀錄,那麼內部就有人(或一群人)脫不了關係了喔!希望不要因為這件事,讓大多數潔身自愛南一中的教職員工蒙受社會大眾異樣眼光的看待,這對他們是非常不公平的。

  25. 竹園岡張力中 說:

    語之而不知,雖捨之可也.

  26. 紅豆湯圓 說:

    語焉不詳,汝所言是蝦米碗糕?

    只要求拿出「物證」即可。

  27. 說:

    紅某
    Still your fingers on your lips, I pray.

  28. akl0916 說:

    進了一中以後只是每天上學放學,
    完全忽略了學校的本身。
    (被資本主義同化!?)
    附註:我是”一百級”的南一中學生


    [站長回覆]:這跟資本主義沒啥洨關係。國民黨過去60年在台灣教育非常成功,他們成功灌了台灣人一套他們編的歷史,然後同時訓練台灣人不會去追尋自己的歷史。你只是六十年來典型成果之一。

    邏輯教育也是過去六十年刻意在教育體系裡拿掉的,台灣人民一旦有邏輯概念那就會質疑國民黨的種種了。

  29. Max Chuu 說:

    站長您好:

    我將本文轉給廖繼春老師的兒子, 在芝加哥大學Ben May癌症研究院任教的廖述宗院士觀看, 他非常的高興, 以下是廖老師的回信:

    Max:

    Thank you. I distinctly remember my dad was painting this picture. I destinctly remember and like this painting, especially the contrast in Sun’s face was very unique. It was definitely the one I saw. I saw this painting was hung in the largest meeting room. I remember my Dad also painted Chiang KS in military cloth but the color was completely dark brownish grey and very ugly. This might represent his preference. I never remember Lu. He may be one helper working in the teachers office room. On Yu-Teh was the one my father invited to teach Han Ji and he was the Top person helped my father to manage the school. The school master’s house was a very temporary arrangement. After the war, we were in the Tainan Divinity school president’s house sharing with Ng Chion-Hui. We were in the section which my father used his paintings to stop rain. I was the oldest son in Tainan at the time. My brother was not there until later time. May be Chia-Ying (or Max) can write and respond.

    S. Liao


    [站長回覆]:感謝幫忙。

    我看過顏水龍教授1942年結婚的照片,地點在台南神社(那時植民政府鼓勵重要儀式在神社舉行,如婚禮、始業式、結業式等等)。有注意到廖繼春穿中學校教員的制服,就坐在新郎顏水龍旁邊,這場婚禮,金美齡也有參加,她只有八歲,因為新娘是金美齡的阿姑。

    廖院士提到的 On Yu-Teh 係 王育德博士,他名字正式拼法係 Ong Iok-tek ;我也仰慕這位不曾謀面的台南一中老師很久了。

    而Ng Chion-Hui 應該係 黃彰輝牧師,不過黃牧師是1947年才回到台灣,這時廖繼春教授應該剛歷經228屠殺事件後台中師範解散;省立師範學院隨後在台北高等學校校址成立。

    我幾年前因緣際會去參觀台中雕塑家陳夏雨住家,他的公子告訴我說廖繼春在1946年台中師範任教時就住他家隔壁。陳夏雨的弟弟陳夏傑當年也在台中師範作他哥哥的助教,陳夏傑後來在台南一中教工藝至退休。

  30. Max Chuu 說:

    感謝站長的回應 我有轉給廖老師了
    至於竹園岡張力中暗示 廖繼春老師是侵占日本人的房舍
    我必須說 http://blog.kaishao.idv.tw/?p=2634
    這一篇報導 是由廖述宗老師親口說 跟我和莊佳穎討論過後 由莊佳穎寫好稿件投稿給自由時報
    莊佳穎之前在我們lab擔任研究助理 我則是廖述宗老師帶的最後一個畢業的博士班學生

    廖老師說過 他爸(廖繼春)很有原則 當初日本人撤離 一堆房子空著
    當時從中國來的中國人(外省人)開始陸續侵占日本人的房舍
    廖繼春跟他兒子廖述宗說 我們來去貼封條 把房子留給台南一中(當初的二中)
    別讓別人佔走
    所以廖老師跟他爸爸兩個人寫了一堆封條 親自去貼 這就是現在台南一中的宿舍
    如果廖繼春有想要像那些中國人(外省人)侵占日本人的房舍的話 他們早就有一堆房產了

    很多人想要用金錢或房子換取廖繼春的畫作 都被他拒絕
    廖繼春留下來的畫作 最好的一些 都由廖述宗老師兄弟們 捐給台北美術館
    當初廖繼春的一些畫作 其實是廖述宗幫忙簽名的
    廖老師雖然是攝護腺癌和男性荷爾蒙受體的專家根中央研究院院士
    但是也是個有藝術天分的人 他的四個女兒中的老二 也是個藝術家 應該來自遺傳

    廖繼春跟廖述宗老師的人格都可以被信任 而非像某些人一樣想要影射會中飽私囊之類的

  31. KUROHAGI 說:

    有幸
    數年前我也跟廖述宗老師聊過
    更蒙他送了一些廖繼春的畫作資料
    對我來說 廖老師是個可敬的長者
    如果要在網路上這樣子地暗示廖繼春作了什麼
    這難道是竹園崗的人所當為的嗎?!
    我也是南一中畢業的 看到這我很不以為然

  32. Max Chuu 說:

    我把站長的回應轉給廖老師看了之後, 廖老師的回應如下:

    Max;

    Rev. Ng was in England but came back to Taiwan and go back and forth
    before ’47. The whole Tainan Divinity School’s dean’s mansion house
    was next to the divinity school in East Gate area in Tainan. It had 2
    wings and we 2 families knew each other well. In Taichong, 台中, 陳夏
    雨 lived behind our house not far from 台中師範. There were many
    stories about the school, its establishment, and especially during
    228, Hsieh Shieh-hong and Wu Chin-wu etc. were there. I was 16 at the
    time. Hong yen-chiu was president and my uncle (later Prof of geology
    in NTU) was Chiau-wu Chan. My the other uncle was teaching there. They
    all came back from Tonpei and Paijin Univ. If you are interested, I
    will tell you next week when you have time.

    S. Liao

    =========================================================

    Kurohagi兄替廖老師說話廖老師應該會很高興, 因為當初廖老師的確跟Kurohagi兄相談甚歡


    [站長回覆]:呃,如果晚輩我有幸與廖院士一聊,希望也會相談甚歡..

    廖院士提到的Hsieh Shieh-hong(謝雪紅),詳我Blog: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謝雪紅在台中足跡。228時謝雪紅佔領的是建國工專(在台中州圖書館旁,日本時代一位日本工藝家創立的工藝學校),這所學校跟台中師範一樣,在228後被勒令解散。我的台南一中工藝老師陳夏傑(陳夏雨之弟),是戰前此校卒業的。

    廖院士提到的Wu Chin-wu,應是指吳振武,是金蕉大王吳振瑞的弟弟;他是極少數大日本皇軍裡的台灣籍尉官(因為他去唸日本軍校之故),終戰時在中國海南島,我阿公也是在海南島,但大東亞戰爭時台灣本島人像我阿公,其實是做軍伕(軍屬),地位比大日本皇軍的二兵還不如;吳振武在戰後他成了海南島三萬個台灣人的領袖(因為階級最高)。吳振武原本在228事件中被推舉為台中地區軍事起義的領導人,但在228事發前受槍傷所以沒出面。後來吳振武被桂永清請去訓練蔣軍的海軍陸戰隊;這件事我過世的阿公也跟我講過,我想他與吳振武應該不熟(階級差太多),但我阿公把他當做自己老朋友一樣跟他孫子炫耀。

    Chiau-wu Chan=教務長,即廖院士阿舅林朝棨教授

    我在我們成大建築系的史料裡看到,郭柏川教授1950年來成大任教時的保證人就是洪炎秋、林朝棨、張我軍(張光直之父)三人,他們當年都是戰前一起在中國北京的台灣人。郭柏川教授是接顏水龍1949年辭職後的空缺,與廖繼春一樣出身台北師範、日本東京美術學校,相信廖院士對這位父執輩也很熟悉。

  33. 站長 說:

    Max Chuu兄:我有寫私信到你留的Yahoo.com信箱,請查收一下。

  34. 紅豆湯圓 說:

    1945年8月15日二戰結束,10月5日「長官公署」首批八十多人(包括黃朝琴李萬居)搭美軍機抵台,10月17日國民黨軍一萬兩千多人搭三十多艘美軍艦抵基隆港,10月24日陳儀長官搭美軍機抵台受降,12月14日中國人蘇惠鏗接收台南一中。

    廖繼春帶著三子廖述宗院士張貼南一中校產貼紙可說是在11月初到12月中之間,因為那時才有大量中國人湧入搶佔日人房舍。

    廖述宗先生有目睹父親畫孫文像,但是他二哥廖述文與借住廖家我的阿叔並沒有看到,兩人當時都是終戰後由日返台,所以孫文畫像可能早在八九月時完成的。

    個人判斷孫文畫像大概是根據1911年孫文的照片來畫,下列網站有各時期孫文照片,其中以1911年兩張照片最像。
    http://news.china.com/zh_cn/history/photos/11025921/20050307/12151425_11.html

    廖述宗先生來函中,好像廖繼春教授亦為南一中畫了一張獨裁老蔣,說不定這是南一中另一個意外的收穫。加油!把這兩張大師畫作都找回南一中!

  35. KUROHAGI 說:

    我是台南一中79級畢業校友陳振暐
    目前在Cornell University擔任博士後研究
    我想請教張老師
    在發言中暗指廖繼春氏侵佔官舍
    此一發言是否代表母校?
    因為同一發言中
    張老師亦提及母校對於代理校長一事已經定調
    所以我們是否可以把整個發言當成是代表母校?!
    請回覆 謝謝

  36. 竹園岡張力中 說:

    現任張逸群校長在行政會議上兩次裁示:
    廖繼春老師未曾代理過南一中校長,
    南一中校史不會採納不符合歷史事實的說法。

    南一中校史不會採納記載廖氏為校長的偏頗說辭,
    雖然我們承認廖老師在美術上的成就,
    也尊重各界對廖老師的感情投射。
    ……
    以上發言,不算是母校立場嗎?

    所謂廖繼春氏侵佔官舍一事,乃旁涉枝節,與我校校產無關,
    校方無公開意見,也不想
    主動
    表示看法。
    廖氏「有」或「沒有」做甚麼事,那是他和上帝的事。

    美國林肯總統曾經說過的一段名言:
    「你可以一時欺騙所有的人,
    你可以永久欺騙一部份的人,
    但是,你不能永久欺騙所有的人。」

  37. KUROHAGI 說:

    所以那表示是張老師個人的意見了?!
    如果張老師這麼篤定
    我想要求張老師拿出證人跟證據出來證實
    我先提醒一點
    張老師是指控方 理當必須拿出證據
    而不是要一個已經過世的人其家族拿證據證明自己先人的清白
    這是一般的法律常識
    拿一些名人的格言堆砌成指控言論在法律上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法律要的是證據!!

    張老師提到過去南一中校長們時
    會訓示人說必須要如何的呢??
    結果講到一個同樣跟南一中有淵源的知名藝術家時
    張老師是怎樣地以身作則的示範給我們南一中校友們看的
    我想在這邊是很明顯的

  38. 竹園岡之狼 說:

    我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廖院士說他們住在 Tainan Divinity school 宿舍裡
    Tainan Divinity school很多人不知是什麼學校
    是青年路 東門路中間的台南神學院
    這是一所私校 是長老教會創辦的神學校
    不是公產
    宿舍要給誰住 都跟公家無關
    二次大戰期間 台南神學院為避免日本人的干預 忍痛關校
    廖繼春教授可能是這時住進去的
    而且廖夫人是中部很元老的長老教會信徒
    廖繼春先生會到台南長榮中學任教 也是教會的關係
    林茂生博士的介紹
    廖繼春住在長老教會創立的私立學校宿舍 怎會傳成佔住官舍
    真是奇怪

  39. KUROHAGI 說:

    正如同竹園缸之狼校友所言
    廖院士說得很清楚
    他們當時住的是
    the divinity school dean’s house

  40. G群 說:

    秘書張老師和圖書館謝主任出身學院的文史學界,
    他們訪問R老師以及K老師後,
    得知廖繼春氏的幽黯事跡,
    那不是他們憑空捏造來誣陷前人,
    一切都是被動而非主動的提出以佐證廖氏自言代理南一中校長的謬誤。
    他們已經盡量隱諱,
    為何大家要讓他們「十二月屎桶」…盡拚?
    我不平,要說幾句話

    3月14日紅豆湯圓君寫下廖繼春兒子廖述文先生的話

    關於廖繼春南一中代理校長
    當我提起此事,廖述文先生說對啊!他父親代理校長之後,全家就搬到校長宿舍去住,宿舍非常大,比其他一般教職員宿舍大很多

    廖繼春是住過校長宿舍啊!以特殊方法入住過啊!
    廖述宗先生說他家住在Tainan Divinity school 宿舍裡,沒有錯,
    那應當是在廖氏住進州立一中(今台南二中)校長宿舍前的事。
    站長也承認:
    「廖繼春曾於戰後初期代理南一中校長」一事,首見於廖氏自傳,那是他自己的講法。
    根據站長的意見,加上「廖繼春曾於戰後初期代理南一中校長」的報導刊出惹起南一中老校友紛表不滿背離史實;這不是廖氏欺騙世人,那又是什麼呢?林肯總統的話,其實是很值得深思的。

    日本占領台灣之日,廖繼春識時務改名為秋永繼春,
    日本戰敗後,他又復名為廖繼春,偕同L氏求見接收的台南市長韓聯和,表示輸誠心意;廖氏自以為是地做了一些幽黯事,可是,上帝真的都知道的啊!

  41. KUROHAGI 說:

    這種言詞已經不是隱諱
    已經公開在講了
    怎會是隱諱?
    “你殺了人 但沒講殺了誰”這種方式叫作隱諱?!
    指控成這樣
    我們只好問
    誰看到了?? 兇器在哪??
    請問為何不去跟廖氏後人求證??
    據了解 廖氏後人對這種說法的反應是震驚

    “飯可以亂吃 話不能亂說”
    我也是出身學院科學界
    這種道理我還知道
    難不成學院文史學界
    不講求小心求證
    聽了幾個人的話就可以蓋棺論定嗎??

  42. 紅豆湯圓 說:

    南一中不能清楚交代那張孫文畫像如何流出,就已經讓人瞧不起了,現在又講一堆有的沒的誣陷,簡直是信譽掃地!

    廖繼春改日本名字不是「1895日本占領台灣之日」,而是要進入台南州立二中當教員,當教員才有比較好的收入可以養活眾多子女。請問孫文蔣介石改日本名字是為何?廖繼春的畫作沒看過簽上日本名字,想必改名這和中山樵、高野長雄是一樣心情的。這和後來國民黨控制升遷是一樣的。

    之前我有提過,長輩說「州立二中沒有台灣人老師」,廖繼春已改日本姓氏當然沒問題。請問呂氏真的是正式教員嗎?他有辦法能當二中教員嗎?我父親與廖繼春兒子皆沒聽聞過此人。我有一個合理懷疑,呂氏是廖繼春在那混亂時幫忙從低位階扶正的。如果讓我看到當時教員名單有呂氏,或有照片(如學生畢業照),我才會相信同時道歉。

    「偕同L氏求見接收的台南市長韓聯和」這句話更驗證了廖繼春當時是代理校長,否則能去見市長嗎?當時來台接收的台南市長召見,誰敢不去呀?怕被殺頭當然不敢不去。請教呂氏,那廖繼春輸誠了些什麼?輸誠得到何好處?呂氏您有沒有輸誠呢?

    有空就下去找張逸群校長說清楚,講明白。

  43. KUROHAGI 說:

    這就是我一直想搞清楚
    這些無關廖氏列不列入校史的發言
    代不代表母校??到底有多少可信度??
    (我的訴求是慎重其事
    問了兩個人就要鞭屍了 這會不會太輕率了??)
    今天廖繼春氏沒必要去攀南一中這個關係
    已是知名的藝術家
    母校校方就算不想攀廖氏的知名度
    也必須慎重其事
    結果還搞小動作
    這令我覺得
    我們校友是否也該小心點
    要不然死後還被母校校方暴一個奇怪的傳言

    孫文畫像算是校產了
    校產外流何時發生的
    如何發生的
    這是另外的大問題
    (台南一中是公立學校
    公家財產被盜賣是嚴重問題)
    跟廖氏後人無關
    所以我不想在此討論
    以免把焦點模糊掉

  44. KUROHAGI 說:

    我一直覺得母校張老師講過的話
    都能夠拿回來打張老師自己
    問了兩個退休教師
    這兩個人是否是第一手資料?
    還是說是第二手資料 聽別人說的?
    (如果是聽別人說的 會不會是同一個來源?)
    但是結果是很明顯 全盤接受 無庸置疑……….
    “眾好之,必察焉;眾惡之,必察焉”不見了!!

  45. 說:

    雖說我是南一中門口的店家.
    但離校近20年(我是super一中.就是南一中的一會加繡s)
    我真的沒再進校門!即使車子放在守衛室旁.我也沒給他誇一步走進去瞧瞧走了3年的川堂.
    只見那古時候是黨徽的山牆.更亮麗的出現倒三角高中標誌
    ~~~~~~~~~~~~~~~~~~~~~~~~~~~~~~~~~~~~
    我記得南一中有個青年社.就是編校刊的社團
    他們每次會在校刊上寫一段校史.
    1.我記的青年社成員他們說~學校歷屆的畢業紀念冊都有保存
    2.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也有收集一些.
    僅供各位參考

  46. 訪客 說:

    >>秘書張老師和圖書館謝主任出身學院的文史學界,

    戰後的出身學院的文史學界,有那幾個說過真話???如果他們說真話,
    我們今天就不必為台灣史及前途如此努力啦

  47. KUROHAGI 說:

    我想如果母校張老師有去跟
    當時親身經歷一切的廖述宗院士求證過
    保證不會這麼篤定地講這些奇怪的東西出來
    我只能說”殘念”

  48. 說:

    `A closed mouth catches no flies.`
    The more you say, the more mistakes you make.
    Mr. KUROHAGI,
    you shall button your mouth.

  49. 紅豆湯圓 說:

    傑桑,拜託講個理由吧!或是您已有什麼重大發現或論述呢?還是您是廖繼春先生的朋友嗎?

    又不是在上英文課。「言多必失」三歲小孩都知道。但我們是在探討真相,言不多必失,你知道嗎?

    我還是對孫文畫像如何流出台南一中非常有興趣探討,誰要負責就要勇於負責。

  50. KUROHAGI 說:

    請不要打了人
    又要人不得聲張
    我想
    過一陣子
    或許可以見親身經歷一切的廖院士對此的聲明
    難不成這位身份不明的傑也要廖院士閉嘴?!

  51. Max Chuu 說:

    這位傑先生
    這裡應該是理性討論 就事論事 以事實跟證據來說服別人的地方
    而不是用來詆毀 污衊 抹黑別人的地方
    閣下針對Kurohagi兄的發言
    已經像是人身攻擊了
    麻煩提出具體有事實根據的說法
    而不是只是打嘴炮

  52. 紅豆湯圓 說:

    根據郭振祿老師2009-05-13 11:13PM 發表於《[轉貼]自由時報:廖繼春曾代理南一中校長 校史隻字未提》一文當中,關於「孫文畫像」曾有如下敘述,後面括弧是我填上時間表。

    1.郭老師奉黃炎祥校長之命籌設「竹園藝廊」但不知有廖繼春(1993.9)
    2.蓋了群英堂,禮堂變成體育館,但仍掛著該畫(1989群英堂落成)
    3.佈置「藝文沙龍」看到禮堂掛著已是複製品(1998.8)
    4.兩年後台北藝術博覽會郭金誥老師看到「孫文畫像」(約公元2000年)

    參考南一中歷任校長在職時間:
    1.蘇惠鏗(1945/12/14~1956/7/30)
    2.鄧芝如(1956/8/1~1964/12/27)任內病逝
    3.金樹榮(1965/2/1~1969/1/31)
    4.李昇(1969/2/1~1983/7/31)
    5.史振鼎(1983/8/1~1990/2/10) 任內病逝
    6.黃炎祥(1990/8/1~1998/7/30)
    7.蔡勇(1998/8/1~2001/2/20)
    8.張逸群(2001/2/21~ )

    個人認為「孫文畫像」的流失應該在史振鼎和黃炎祥兩位校長任內,尤其史振鼎校長病逝後黃炎祥尚未接任的那一段近半年的空窗期。那時不知哪位代理校長?哪位是總務主任?相信畢業紀念冊都有記載。

  53. 北投埔 說:

    5.史振鼎(1983/8/1~1990/2/10) 任內病逝
    6.黃炎祥(1990/8/1~1998/7/30)

    哈哈, 時間還很近哦, 再問總務, 這豈不是就破案了嗎.這已經不是南一中內部的事務了,
    已成為公共事務, 那些想要人家閉嘴的人要趕快提出證據 !

  54. KUROHAGI 說:

    當時代理校長是許昭仁
    我們這一屆是台南一中唯一一屆
    畢業證書的校長是由代理校長署名的
    無論如何 還是一句話 “慎重其事”

  55. 紅豆湯圓 說:

    蘇惠鏗:1945.12當時並兼任南二中校長(元台南州立一中)。

    黃炎祥:南二中校長(1984.12)→南一中校長(1990.08)→瀛海中學校長(1998.08)

    歷任南一中史振鼎、黃炎祥、蔡勇、張逸群四位校長時期的總務主任是黃文生先生,目前為台南市土城高中校長。

  56. 紅豆湯圓 說:

    蘇惠鏗:1945.12當時並兼任南二中校長(元台南州立一中)。

    黃炎祥:南二中校長(1984.12)→南一中校長(1990.08)→瀛海中學校長(1998.08)

    歷任南一中史振鼎、黃炎祥、蔡勇、張逸群四位校長時期的總務主任為黃文生先生,目前為台南市土城高中校長。

  57. Wongrl 說:

    聽「耆老口述」是據實考據歷史的方法「之ㄧ」,不是「唯一」證據。
    「耆老口述歷史」僅供參考,並不能當作絕對證據,同意有位網友所說『戰後的出身學院的文史學界,有那幾個說過真話???』
    我不是說耆老全部說謊,耆老也可能是其中一小部份是二手或三手聽來的,也可能耆老當年還是孩子,不完全懂大人心中想的、做的事,所以可能一小部份是耆老猜的,而且通常八~九十歲的耆老通常記憶較差,難保證耆老說的百分之百正確。
    就如同紅某可以猜測孫文畫像在某二位校長任內的未接任的「空窗期」流失?……,那我也可以猜說孫文畫像在還未加裝防盜鐵窗的「空窗期」的任何一位校長任內,被爬牆進來的小偷順手牽羊帶走?和哪任校長無關。
    歷史是一面鏡子,鏡子裡有不少懸案,供有興趣者去考據,但是考據出來的結果不儘相同,所以懸案還是懸案,永遠無法破案。

  58. KUROHAGI 說:

    http://www.tcjh.tn.edu.tw/principal/teaching/teaching.html
    黃文生老師應該是從1999年才開始擔任總務主任
    我被黃文生老師教過

  59. 紅豆湯圓 說:

    黃文生在南一中的經歷是根據台南土城高中 http://163.22.62.1/~quality/plan/17.doc 的文件第8/36頁之敘述。總務主任應是如KUROHAGI所說1999年接任南一中總務主任。

  60. 說:

    「問了兩個人就要鞭屍了?
    母校校方就算不想攀廖氏的知名度
    結果還搞小動作
    這令我覺得
    我們校友是否也該小心點
    要不然死後還被母校校方暴一個奇怪的傳言」

    如果不想當南一中校友,那就改說自己是其它學校畢業生吧,
    說是中山,陽明都可以啊。

    「指控成這樣
    我們只好問
    誰看到了??
    請問為何不去跟廖氏後人求證??
    如果有去跟
    當時親身經歷一切的廖述宗院士求證過
    保證不會這麼篤定地講這些奇怪的東西出來」

    廖述宗先生沒跟著去做見笑事
    他的說法是二手傳播
    也可能是子為父隱
    或年幼記憶未及全面
    張老師說
    「呂老師說:光復那年的八九月時,大家搶佔產物,
    廖先生帶著他也曾做了些不足為外人道的事情.」
    呂老師的資料是第一手史料
    沒有人會自毀自謗
    所以
    呂老師的說法可信
    依照史學方法規矩裁判
    已經沒必要向廖家子女多問
    而真假虛實就很清楚了

    「“飯可以亂吃 話不能亂說”
    我也是出身學院科學界
    這種道理我還知道」


    真的嗎
    那為什麼要說「鞭屍」「搞小動作」等情緒字眼
    所以
    莎士比亞要說
    Still your fingers on your lips, I pray.

  61. 紅豆湯圓 說:

    說到指控廖繼春教授侵占校產就「裝瘋賣傻」,請這些「出身學院的文史學界」的人拿出證據以及說明孫文畫像被誰偷就「裝聾作啞」。

    「呂老師的說法可信,依照史學方法規矩裁判,已經沒必要向廖家子女多問,而真假虛實就很清楚了」這哪是「出身學院的文史學界」做的出來的見笑事。從來沒看過這麼沒常識的說法,難怪劉兆玄說有些人沒常識。就算廖繼春教授本人跳出來說明,你也不信!對吧!

    我建議廖家家屬不必再理會這些人對教授的誣陷。南一中被這些人把持,怎麼說都沒用的。

    也請南一中說明一些孫文畫像被偷一事,「裝聾作啞」不是辦法啦!

    傑桑,再一次又丟人現眼了!

  62. KUROHAGI 說:

    廖述宗院士當時都跟在其父身邊
    請問原來這樣子是比呂還不了解
    當時他們是住在什麼地方?
    這是二手資料?!
    在一個已經過世的人身後
    傳播說他作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卻又不拿出證據
    我不可以將這種行為定義成鞭屍??
    試圖去污衊人格?!

    這位不知來歷的傑
    要出來說這不是鞭屍 請拿出證據
    而不是一直拿那些早已經被講過的話
    一再地說
    說了又說 並不會就這樣子變成證據的
    還是你是在學某些人
    說久了別人就會把謊話當真

  63. KUROHAGI 說:

    “呂老師的說法可信,依照史學方法規矩裁判,已經沒必要向廖家子女多問,而真假虛實就很清楚了”
    所以傑也是參與詢問呂的南一中代表??
    所以也是在代表南一中發言?!
    什麼叫做史學方法規矩裁判??
    呂老師拿出了什麼證據證明廖氏當時是住在州立一中校長官舍了?!
    他的口述??

  64. 紅豆湯圓 說:

    廖繼春教授的畫大約每十號畫作就值台北市精華區50坪以上的樓房。換句話說,三十號畫作就價值三棟樓房,五十號畫作就價值五棟樓房。

    這種金錢的誘惑,南一中上從校長下到工友,都不能避免大眾猜疑的眼光。

    這種推論絕對可信,依照史學方法規矩裁判,已經沒必要向南一中多問,而真假虛實就很清楚了!

  65. Wongrl 說:

    > 說到指控廖繼春教授侵占校產就「裝瘋賣傻」,請這些「出身學院的文史學界」的人拿出證據以及說明孫文畫像被誰偷就「裝聾作啞」。

    別人和你意見不同,你就用「裝瘋賣傻」「裝聾作啞」反罵,我覺得這是你辯不過別人的自卑反應。我觀察你很久,你都沒有針對別人內容一一提出合乎邏輯的說法,人家說東你扯西,要不然就是用這種高級中國成語髒話罵人。你的閱讀力看來不太好,要駁別人文章前,到底有沒有仔細看懂別人的文章內容?我很懷疑。
    建議你目光放大,心胸寬廣,不要目光如豆。據實考據歷史,考據者的智慧有高有低,出來的結果不儘相同,你紅某最好不要以為你的智慧是最高的。縱使是智慧最高的考據者,也不能用中國成語髒話罵人。
    建議你參考胡俊雄先生的回覆文章。

    >「呂老師的說法可信,依照史學方法規矩裁判,已經沒必要向廖家子女多問,而真假虛實就很清楚了」這哪是「出身學院的文史學界」做的出來的見笑事。從來沒看過這麼沒常識的說法,難怪劉兆玄說有些人沒常識。就算廖繼春教授本人跳出來說明,你也不信!對吧!

    實在看不懂你的回覆,還沒有提出合理證據回覆別人前,就什麼「見笑事」「沒常識」都掰出來。辯論可以就事論事罵人,但你這種高級髒話罵人,並不能證明你的考據結果比別人高明。

    不知道你能否看懂我的文章?

  66. Wongrl 說:

    給紅某
    你的推論「絕對可信」?考據歷史懸案用「絕對可信」者,你大概是第一人。刑事局沒有抓到小偷是南一中校長下到工友的證據,你敢用「絕對可信」?你是法官還是檢察官?
    我只能說從你的眼光及腦子裡看到金錢的誘惑,絕對可信,套用你的名言。

  67. 紅豆湯圓 說:

    「這種推論絕對可信,依照史學方法規矩裁判,已經沒必要向南一中多問,而真假虛實就很清楚了!」

    是反諷之語!

  68. LKK 說:

    請問什麼是「依照史學方法規矩裁判」?
    它的文字書寫如何?有幾個史學家使用這「方法」、「規矩」?
    做出「裁判」的例子又是那一件?

  69. Wongrl 說:

    給紅某 2009-06-15 10:36 PM的文章
    前兩段文字是你的推論,理由很薄弱,很難讓人信服。(若你有興趣,我們可以討論)
    第三段文字「這種推論絕對可信,依照史學方法規矩裁判,已經沒必要向南一中多問,而真假虛實就很清楚了!」看起來不像是「反諷之語」,而像是在強調前兩段你的推論「絕對可信」。
    如果你仍堅持是「反諷」之語,很顯然你對於「反諷」是不甚了解,以致於錯用。
    如果第三段文字不要用「反諷」之語,而改用正常語法,請你試寫出來,讓我了解和「反諷」之語有什麼不同。

  70. KUROHAGI 說:

    躲在暗處的傑 不用挖我的背景
    然後在這邊拿出來攻訐
    是要讓我害怕嗎?
    如果這是母校的老師所為
    我只能說不恥加遺憾
    如此的身教…………….

    其實早已通過管道 得到廖院士的回答
    他們沒有住過州立一中或二中的校長官舍
    當時貼完校產封條後
    他們是住在其中一棟 以保護不被侵占
    其他校產 廖氏則是請學生們輪流去住
    到了廖氏一家去職 搬回中部
    帶走的只有對台南生活的記憶點滴
    沒有任何的財產
    這跟廖氏侵占校長官舍的指控
    有很大的出入

    在這邊 指控的人拿不出證據
    只用空口說證據明確
    這豈不是讓人質疑再三?!

  71. 竹園岡張力中 說:

    1
    已通過管道 得到廖院士的回答

    當時貼完校產封條後
    他們是住在其中一棟 以保護不被侵占
    其他校產 廖氏則是請學生們輪流去住

    敬告所有朋友:
    透過KUROHAGI先生在2009-06-16 7:20 PM所說,
    我們大概已經從廖院士口中得知,
    廖氏「住在其中一棟」的事實。
    請大家不要再指責本校圖書館對老校友的訪談紀錄內容,
    圖書館只是據實直接記存,從不想主動招惹塵埃,
    謝謝。

    2
    紅豆湯圓先生於2009-03-19 7:37 AM指正說:
    「孫文畫像」被發現流落在外。不知南一中曾否因失竊向警局報案、製作筆錄?如無這些紀錄,那麼內部就有人(或一群人)脫不了關係了喔!希望不要因為這件事,讓大多數潔身自愛南一中的教職員工蒙受社會大眾異樣眼光的看待,這對他們是非常不公平的。

    謹回答如次:
    據當時圖書館主任郭老師回憶,
    發現「孫文畫像」流落在外,曾向黃校長報告,
    但是應該未向警局報案、製作筆錄。
    年代已杳,
    我們現今想了解內情,困難重重,
    有可能是
    一、當時執事不識貨,以新換舊,任意報廢藝術品
    二、學校遇到雅賊
    三、其他狀況
    無論如何,前人的作為,我們只有概括承受旁人的指教,
    雖然今天在學校裡的上上下下沒有參與毀棄「孫文畫像」的糊塗事,
    但是造成的苦痛,我們仍然感到非常遺憾。
    我們目前不知向誰追訴,況且
    刑法第八十條有明文規定,三年以上十年未滿有期徒刑,追訴權時效為十年;
    一年以上三年未滿有期徒刑,追訴權時效為五年;
    一年內的有期徒刑,追訴權時效為三年;
    拘役或罰金,追訴權為一年。
    追訴時效,在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時,追訴權時效方為廿年。
    流落「孫文畫像」的罪有多重?
    追訴時效有多久?
    實話實說,
    讓校方真的不敢有太大的信心讓該負責者擔起法律責任。
    又,查證下,
    「孫文畫像」現在由中共國家美術館收藏,
    一時之間,也追索不回來,
    竹園岡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72. 紅豆湯圓 說:

    告知大眾,就是值得肯定。

    「孫文畫像」現在由中共國家美術館收藏,這太令人震驚了。這還有討論的空間。

  73. Max 說:

    張力中先生所言錯之極矣

    首先 張先生並未親自跟廖院士聯繫
    其次 廖院士說的是 當初空屋很容易被佔領
    因此即使貼了封條 加了鎖 廖繼春先生還是拜託學生 同事 友人
    輪流去不同的房子住 造成有人使用的印象
    才能替南一中保存房舍
    之前張先生指責廖繼春佔用官舍以及居住大宿舍云云 不知證據從何而來?
    張先生只是引述Kurohagi兄的語言
    如何推論到”請大家不要再指責本校圖書館對老校友的訪談紀錄內容”
    這完全沒有邏輯可言

  74. 紅豆湯圓 說:

    本人在2009-03-13下午14:58拜訪廖述文先生時他已說過「父親代理校長之後,全家就搬到校長宿舍去住,宿舍非常大」,所以廖家「住在其中一棟」是事實。請南一中要認清「住過」並不代表「侵占」,「侵占」是要有被原屋主告訴、變更所有權、轉賣等事實才能成立。也請南一中告知呂清波老師這方面的常識,這一切都是他對「侵占」認知有問題惹出來的麻煩。

    請問南一中圖書館主任郭老師向黃炎祥校長(1990/8/1~1998/7/30)報告「孫文畫像」流落在外是在哪一年,是不是之前猜測的1990黃校長接任這一年?郭老師和黃校長都是國家公務人員,對於這種事竟然沒有照程序處置,大大失職!

    台灣還真的不設防,漏洞百出,「孫文畫像」竟然被中國國家美術館收藏,這是何等的諷刺。既然知道畫像在哪,南一中就應該正式行文給中國國家美術館,要求對方對於收藏此畫的過程有所說明。應透過正式途徑來了解此畫被收藏的經過和合法性。

    由中國國家美術館收藏比被私人收藏更有機會物歸原主。「竹園岡非常抱歉,非常抱歉」這句話應收回,還可以加油再努力。

  75. Wongrl 說:

    「孫文畫像」現在由中國國家美術館收藏,理論上,南一中可討回「孫文畫像」,實際上…….除非台灣故宮把全部國寶歸還給中國,否則南一中想討回「孫文畫像」的機會很渺茫的。所以說「孫文畫像」的未來動向,基本上沒什麼好討論的了。

    「孫文畫像」遺失的5W1H,我比較同意竹圍岡的說法:
    有可能是
    一、當時執事不識貨,以新換舊,任意報廢藝術品
    二、學校遇到雅賊
    三、其他狀況

    舉八國聯軍攻入清國北京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被盜走的例子,到底被哪個八國聯軍士兵盜走?到底被哪個盜賊偷出來賣?或者是,到底被哪個滿清官員盜賣?我想現在的歷史學者沒有興趣,也沒有精力去研究這麼詳細遺失的5W1H問題,縱使有了蛛絲馬跡,那又如何呢?

    這是回應紅某2009-06-19 1:18 PM的文章,回應其中三分之二的問題。紅某文章看似寫得理直氣壯,但又不切實際。

  76. LKK 說:

    >>>二、學校遇到雅賊

    賊就是賊!!!別替賊插花, 模糊賊的本質詢!!
    偷一元也是賊!!!

  77. Wongrl 說:

    > 由中國國家美術館收藏比被私人收藏更有機會物歸原主。

    私人收藏可以用錢買回,但是從中國「國家」美術館收回,所干涉的問題可多了。

    > 「竹園岡非常抱歉,非常抱歉」這句話應收回,還可以加油再努力。

    看不懂,加油再努力什麼?你在鼓勵小學生再加油再努力嗎?

  78. 紅豆湯圓 說:

    關於廖繼春教授是根據哪張原圖才畫出此「孫文畫像」,我找到百度百科有一張也是孫文的油畫圖片。兩張不管從各種角度或光影看幾乎是相同的。
    http://imgsrc.baidu.com/baike/pic/item/b6045da94b47eee71e17a2da.jpg

    不過,那個時代沒有彩色印刷,也不知道百度那張的來源,所以就無法確定廖教授是否以此畫出「孫文畫像」,我個人認為可能性很大。兩張合併顯示供大家參考。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20090621001.jpg

  79. 阿文 說:

    林清玄的不倫戀.品德出差錯.
    人格幾乎破產.
    沒有多少人想買他寫的書了.
    廖繼春在當代理校長和占用宿舍上清清楚楚犯了嚴重錯誤.
    最糟糕的可能是.
    他的畫作價錢會下跌.
    因為我們不是美國人.
    魔術強森睡了三千個女球迷.得了AIDS病.
    還能把他當名人堂偶像.

  80. 阿文 說:

    「住過」並不代表「侵占」,「侵占」是要有被原屋主告訴、變更所有權、轉賣等事實才能成立。真正好笑的答辯。太沒有常識,把天下人當白癡。行政院長劉兆絃罵官員沒有常識,沒想到,這裡也有像政府高官沒有常識的在「放風吹」。

    「騎過」並不代表「強姦」,「強姦」是要有被原身體主人告訴、變更身體自主權、轉賣妓女戶等事實才能成立。阿娘喂,世界要大亂了。大家「騎過」來,「騎過」去,都不算是強姦罪,天地真正要顛倒反哦。

    根據前面的反覆討論,廖繼春沽名釣譽說謊,不避嫌貪圖私利竊佔公產,形象破滅,畫作貶值,也許可以叫中共放棄收藏,把「孫文畫像」還給台南一中。

  81. 紅豆湯圓 說:

    布希住過白宮,所以布希一定侵占白宮。就是這個「阿汶」的理論。

    清清楚楚犯了嚴重錯誤?拿出廖繼春教授侵占官舍的證據,大家才會信服的。

    說出「林清玄、魔術強森、騎過並不代表強姦」,這是狗急跳牆不倫不類的比喻。

    廖氏家屬捐畫不賣畫,顯然這個「阿汶」沒做功課,只是上來吠幾聲而已。

  82. 竹園岡之狼 說:

    很久沒來這裡 沒想到吵成一團

    如果廖繼春確定是侵佔官舍的話
    那麼廖繼春侵佔回來的數十棟日本人官舍
    戰後六十多年來所有住在裡面的南一中老師
    也都是侵佔正犯了
    廖某既然只侵佔有幾個月
    那六十多年來這些老師可能罪證更大了
    歷任校長是共犯喔

  83. 竹園岡之狼 說:

    這位 阿文 是很差的辯論者
    只會重複別人講的話 再加一句問句
    看起來義正詞嚴 但沒有實質內容
    要指控侵佔 起碼法律上的定義上拿來比對一下
    看符合了什麼要件 再來論其他

  84. ENCOLPIUS 說:

    來看畫吧!

    台北市立美術館””25年典藏精粹””
    (2009/01/24-11/01)

    http://www.tfam.museum/03_Exhibitions/Default.aspx?imgTime=10&PKID=306

    介紹摺頁封面用的就是廖繼春先生”有香蕉樹的院子”耶!

    很鄉土很貼近生命的感覺

  85. 熊手 說:

    侵占罪的構成要件請見法務部網站上的法律知識漫談:
    http://www.moj.gov.tw/ct.asp?xItem=27103&ctNode=96&mp=201

    另外,妨害性自主罪現在已經是公訴罪了,只有在某些情況下屬於告訴乃論。

    好好一幅畫就這麼消失,然後出現在中國美術館的收藏之列,這中間的確不能排除公務員瀆職的可能。

  86. 林炳炎 說:

    >>>公務員瀆職的可能。
    瀆職2字太文了, 盜賣公物會比較簡明清楚!!!

  87. 訪客 說:

    吳振瑞與蔣經國
    吳庭和2009/05/24
     蔣經國清廉嗎?愛民嗎?

     一九六○年代香蕉出口是台灣最賺錢的事業,一年幫台灣賺取六千萬美元之外匯。造福農民無數,也繁榮了農村。

     許多貪官污吏都想找機會敲香蕉事業竹槓。比如蔣經國兒子蔣孝文,強要時任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的家父吳振瑞簽約,向其購買五百萬個竹簍,企圖以一個一元的利潤轉包給竹簍商。

     當時的五百萬元可不是小數目。經濟部長李國鼎也以竹簍落伍為由,強要家父與其介紹的律頓公司簽約製造紙箱。李國鼎的佣金高達兩千萬元。

     另外,大家都知道台電火力發電所需之煤炭,蔣孝勇在世時是全部經過他進口。而台灣煤炭進口價高出國際公定價格25%左右!這麼大的數量,這麼高的金額,特務頭子蔣經國會不知情嗎?為何縱容?蔣經國清廉嗎?愛民嗎?

     吳振瑞因上述律頓公司製造紙箱之契約過度苛刻,而拒絕簽約。

     一九六九年,蔣經國為了幫自己接班鋪路要鬥垮宋美齡,於是,製造一個冤案「剝蕉案」。用吳振瑞為工具,砸掉「夫人派」第一號人物徐柏園。

     案發時,日本香蕉進口商曾組團晉見蔣經國,為吳振瑞陳情,並警告:台灣香蕉可能因而失去日本市場。

     企圖奪取政權的蔣經國當然不在乎國家的外匯收入及台灣農民的生死。果然,台灣香蕉因而失去日本市場!

     蔣經國清廉嗎?愛民嗎?

    (吳庭和╱前全美台灣同鄉會會長,現為音樂老師)

    □ 〔 資料來源: 南方快報 | 引用網址 〕

  88. Akasaka 說:

    要講吳振瑞事蹟, 建議找一本之前林純美編的” 香蕉王國興亡史”, 寫的十分詳盡.

    統媒大力吹捧的李國鼎, 在吳振瑞的口中可是很不堪的

  89. 訪客 說:

    吳振瑞有誤為旗山香蕉大王,其實他是屏東香蕉王,香蕉園恐無旗山香蕉王吳基瑞(吳基福前立委之堂兄弟)之多。但或能力高強,擔任省青果社理事主席,吳基瑞擔任理事,同案受累牢獄之災,家產敗壞,真慘!!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