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自由時報:廖繼春曾代理南一中校長 校史隻字未提

本文發表於 2009 年 02 月 10 日 09:13
600_191

《色彩.和諧——廖繼春》畫冊中的年表紀事,提到廖繼春曾代理南一中校長的紀錄。(記者洪瑞琴翻攝)

廖繼春曾代理南一中校長 校史隻字未提;2009-2-10,自由時報藝術文化版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

廖繼春曾於戰後初期代理台南一中校長,但如此重要的台灣文史,南一中校史卻隻字未提,令文史界感到遺憾。校方表示,校史檔案沒有任何文件紀錄,很難列入正式校史,未來考慮將廖繼春的相關書籍、畫冊放在校史室提供參閱。

文史工作者陳凱劭表示,除了戰前戰後那段時期的老校友,絕大部分都不知道廖繼春曾是南一中代理校長,主要是國民黨政權來台接收初期,由於政治因素刻意抹滅日治時期歷史,更別說留下廖繼春相關史料檔案。

陳凱劭說,由基督長老教會創辦的長榮中學及林茂生博士(228受難者)當時曾聘廖繼春前往台南任教,廖繼春也在台南居住十幾年。在文建會與雄獅圖書公司策畫出版的《色彩.和諧——廖繼春》中,年表紀事與文章都有廖繼春一度代理南一中校長(日治時期校名為台南二中)的紀錄。而戰後原為日人私產的房舍常被寫個字條就據為己有,廖繼春為保住教職員宿舍以防外人搶占,親自逐家張貼「台南一中」公產字條。並把無主的日本人私宅、私產,搶先登記在南一中名下,這也是南一中在市區擁有眾多舊校舍的原因之一。

台南一中表示,由於沒有任何史料檔案,甚至連課表名字都看不到,只有老一輩的口傳故事,校方很難列入正式校史。如果現在記載於校史,在找不到明確佐證下,恐生後遺症。然而廖繼春是何等重要人物,無法列入正式校史當然可惜,因此校方考慮將相關書冊擺放於校史室供後輩參考。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12 回應 針對 “[轉貼]自由時報:廖繼春曾代理南一中校長 校史隻字未提”

  1. 站長 說:

    全世界所有學校,若有校友老師獲得重大成就,成為名人,無不拿來做宣傳,引以為榮,甚至推舉為傑出校友表揚之,把校友個人成就當成學校成就;甚至建銅像、建紀念碑也不足為奇。

    廖繼春是台灣美術史上超重量級人物,甚至是南一中「校長級」的人物,校史竟隻字未提,實在是說不過去的靈異現象。

  2. Z君 說:

    同樣的靈異現象也出現在台大文學院
    林茂生博士代理台大文學院院務一事
    文學院迄今也沒有把它列入正式的紀錄.
    http://liberal.ntu.edu.tw/01/01_03.htm


    [站長回覆]:成大比台大進步一點點。

    成大在1994年就在總圖書館裡樹立林茂生博士胸像。

    林茂生博士1945年因日本投降,戰爭結束,懷著興奮的心情北上台大之前,

    在成大擔任十多年的英文、德文教授兼圖書課長(圖書館長)。

    此胸像是由當年行政院長連戰與林茂生博士公子林宗義博士共同揭幕。

    http://blog.kaishao.idv.tw/?p=46

  3. 逸峰 說:

    口述歷史如果只有一人提及,那南一中這種講法還算勉強通。
    問題是,不只一人的話,不採信這個還要採信誰?
    這就跟以前很多學校不敢承認台獨人士是他們校友一樣,荒唐!

  4. 紅豆湯圓 說:

    我的阿叔是台南詩人醫師吳新榮的大女婿,也就是凱劭「彰化永靖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蹟碑」文中最後那張照片台南末廣公學校內地北白川宮官邸修學的小學生。

    我的阿叔在終戰後由日本逃難回台灣,透過當時台南一中廖繼春校長的幫忙,才得以移轉學籍方式進入台南一中就讀,並且住在廖繼春校長家裡數月之久。我的阿叔也是最佳見證人。

  5. 站長 說:

    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任內,與廖繼春教授家屬互動良好,促成廖氏重要作品捐贈台北市立美術館(市價九位數的畫作,成為台灣人民共有的文化資產);市府相對提撥基金成立廖繼春紀念獎助金(錢不是落入廖家,而是提攜後輩,效法廖繼春的精神)。

    雖然我們南一中忘了這位老校長,但總算還有一位南一中校友阿扁曾為這位短暫的代理校長做過兩件大事。

    廖繼春教授公子廖述宗(中研院院士),從小就和李遠哲玩在一起,兩人父親都是常在一起辦美術活動的前輩台灣畫家,台北師範校友,兩人也都曾在美國芝加哥大學共事。2000年總統大選,廖述宗院士是促成李遠哲出面支持陳水扁的幕後重要力量之一。賴永祥長老史料庫裡有收錄「廖述宗:在芝大50年–台獨科學家廖述宗」一文,賴永祥長老也是台南劉家的親戚之一。

  6. 逸峰 說:

    我不知道呂清波老師是否還健在?其實問老一輩的大概都知道。

  7. 站長 說:

    當初廖繼春代理校長一職,應該沒有正式派令,因為他是當年校內少數台籍資深教員,於是就被推舉為代理校長,處理校務,安定校內台籍學生心理,讓校務可以運作。

    日本投降後有幾個月期間,台灣可以說是無政府狀態,校內的日籍校長老師也準備要引揚歸國,自然是無心校務。廖氏是做事之人,不是戀棧權位之人,等到中國人校長來劫收交接後,廖氏也離開台南,回到中部老家了。

    早年沒把廖繼春列進校史裡,或可理解,因為廖氏不是正式校長。但當1970年代廖繼春氏成為台灣著名畫家時,就不該忽略了。更何況廖氏在終戰後初期幫台南一中爭取日產成為校產,光這點就該在台南一中校史上留名了。這些校產若當年沒去爭取,恐怕有些就變成KMT的黨產或者是某些半山的私產…..

  8. 站長 說:
    廖繼春護南一中校產 子投書証實

    2009.05.13自由時報台南市版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13/today-south21.htm

    被封為「台獨科學家」的廖述宗院士與父親廖繼春畫作「林中夜息」,該幅畫作鮮少公開亮相。(廖述宗提供)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台灣畫壇大師廖繼春曾任台南一中代理校長,僅於傳述而眾說紛云,但在紛亂時代,他曾奔走貼公告字條護校產,日前經本報披露,他的3子、中研院院士廖述宗自美國來信証實,也殷切期盼南一中校史有所紀錄。

    廖述宗回憶,國民黨政府接管台灣後,開始無條件侵占日人遺留財產,守法的台灣居民大多不敢明目張膽反對或效法,當時他的父親代理南一中校長,憂心先前日籍教師住宿校舍也全被霸佔,在家提筆寫「台南一中財產」字條。當時他大約14歲,還有深刻印象,緊隨著父親穿梭大街小巷,在無人居住的日籍住所門口貼字條,急急忙忙張貼近30張,這也是為何南一中現於市區擁有眾多校舍原因。

    廖述宗說,早先一家人寄居神學院宿舍時,曾有位富商一見到屋頂破洞,便指著牆上的父親圖畫,願以1棟房屋來交換,卻被父親回絕,事後母親不解疑問,父親才解釋,富商先前漠然拒絕支助任何藝術音樂活動,他也不屑出售畫作給該富商。

    廖述宗表示,父親著重啟發性教育,學習如何用自己智慧與努力開發創意,但這種「沉默教學」,不見得所有學生能體會,也是為什麼父親很少試圖修正學生對他的批評,但就根源於父親耿直正義與創意思維影響,他在癌症研究領域及致力台灣民主獨立運動,堅守「要創新,不要競爭」原則。

  9. 竹園岡張力中 說:
    文史界發聲 校史室擬陳列畫作

    2009.05.13自由時報台南市版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13/today-south21-2.htm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廖繼春在台灣美術史重要地位無庸置疑,可是他曾代理南一中校長卻一直混沌未明,引發文史界與網友正反意見討論。

    台南一中秘書張力中表示,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末任日籍校長芝原仙雄與師長仍留守南一中,期間校務照常運作,一直到蘇惠鏗校長12月到校交接為止,所以南一中校慶是12月14日,校史館曾尋訪光復時任教老師與相關史料,廖繼春沒有任何派令也就沒所謂的「代理」,校史無法偏頗紀錄。

    張力中表示,「歷史歸歷史、情感歸情感」,廖大師在台灣美術成就值得各界敬重,校方考量將廖大師畫作複製與葉石濤著作複製擺在校史室,供後人推崇他們文化成就。

    文史專家陳凱劭認為,「廖繼春曾於戰後初期代理南一中校長」,首見於廖氏自傳,當年戰亂沒有任何派令也是事實,就算是「自願出來服務」,南一中校史室不必把廖氏放到校長位置上,可是校史室不只是介紹歷任校長,重要老師校友都該介紹,例如李安沒做過校長,但他具世界知名度,廖大師亦然,校史室應有所篇幅記載。

    也有網友認為,日人撤退荒亂之際,未任校長不一定都還在主持校務,廖繼春不善交際應酬也不爭權奪利,如果廖繼春沒代理,會是哪個人代理?

    曾受廖繼春指導的南一中退休美術老師洪啟元與畫壇大老張炳堂認為,雖無正式文獻可查,但當時南一中台籍教師寥寥無幾,僅廖繼春為最年長,順理成章短暫代理校長職務。

  10. 郭振祿 說:

    在那個日本人等著撤回,國民政府未及接收的空窗期,肯定廖氏是為台南一中做過一些奉獻。如果他因為實際做了校長應做的事,但他畢竟不是校長,因而說他曾經「代理」南一中校長,此「代理」是事實行為,而非法定用詞,那麼又何必那麼死心眼非要爭個是非對錯呢?就如實將廖氏的貢獻列入校史好了,我想廖氏本人不會在乎多一個「代理校長」的頭銜,倒是對於竹園崗的學子會有一些不同於世俗的啟示!

    至於「孫文的畫像」,當我奉黃炎祥校長之命籌設「竹園藝廊」時,極力在過往的校史人物中尋找可資宣傳的連結,但仍不知南一中曾有過這一號人物。直到後來要怖置「藝文沙龍」,想要介紹第一代本土畫家,在翻閱畫冊時,看到廖氏代理校長這一段,這才開始注意其人。在一次與已故陳榮濱老師閒談中,我說:可惜學校沒留下任何一張廖氏的畫。陳老師回答我:有啊,體育館那張國父像就是他畫的。體育館是李昇校長時的禮堂,後來蓋了群英堂,原禮堂變成體育館,但仍掛著國父像。我聽了很興奮,馬上跑去見識,卻發現那只是一般的複製品。後來我又找了其它幾幅國父像,就沒有一件是我要找的,心下嗒然如失。大概兩年後,台北在舉辦藝術博覽會,介紹的資料中(可能是藝術家雜誌),赫然有一張圖片是廖氏畫的國父像。讓我驚愕不已,只是當初只知扼腕,不知或許可以採取討還行動。多年後,同事郭金誥老師向我證實,那次博覽會他有去,也看到了那張畫像。

  11. 說:

    呵呵..兩個郭老師..都是我就讀補校時的老師ㄋ..我是陳皇岐啦

  12. 紅豆湯圓 說:

    南一中對於廖繼春代理校長有上述正面的回應,這是好的開端。

    郭金誥老師看到孫文畫像的那次博覽會,廖繼春的媳婦也去參觀了,只是廖家並非擁有者,所以沒有做進一步的查詢。南一中如果能有懸掛畫像禮堂(或體育館)的照片,加上一些資深老師的證詞,說不定還是有機會討回這幅畫像。我找過舊資料,在1942年廖繼春作品「家」於第五屆府展展出,1943年作品「台南孔廟」於第六屆府展展出,之後在1947年後才有作品出現,這中間幾年只有孫文畫像流傳下來而已,真的非常珍貴呀!

    我曾想從網路搜尋出孫文畫像的原始照片或畫像,可惜未能如願,不知有哪位能幫上這個忙?

    2009.05.13自由時報廖述宗院士照片中那幅「林中夜息」,應不是大師的原作。該畫在1997年3月廖家已捐贈給台北美術館,原畫作為50號97.2 X 105.2cm。台北美術館在1997年5月出版的「廖繼春捐贈作品常設展」一書,就是以此「林中夜息」作為封面的。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P1000652A.jpg


    [站長回覆]:1.廖述宗院士寫真,背後那張廖繼春畫作,看它使用的裱框,應是「印刷海報」。

    2.台灣的油畫家,在1943-1947之間,作品趨近於零,原因是油畫使用的顏料,在大東亞戰爭末期被列為「管制品」,有錢也買不到,戰後又有一段青黃不接的物資缺乏時期。所以這陣子畫作極少。這麼說廖繼春在1945年還能畫一幅孫文畫像,可能是廖氏把珍藏家裡最後的油畫顏料拿出來用了,再不然就是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管道去取得油畫顏料的。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