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巴塱阿美族祖屋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7 月 23 日 10:37

阿美族太巴塱祖屋,曾出現在千々岩助太郎博士(1897-1991)在1940年的記錄,並有專業詳細尺寸的建築測繪,及寫真。

1930年,台灣總督府公佈「台灣史蹟名勝及天然紀念物法」,1935年第二回史蹟類納入這座太巴塱阿美族的祖屋,原因是它歷史久遠,且是太巴塱部落中最重要的大型傳統住屋,在台灣高砂族住屋當中,極具代表性。

惟終戰後1950年代此祖屋逐漸倒塌壞去,無人管理無人居住。在1958年剩下的構件(主要是木雕及柱),被彼時中研院研究員、已故人類學家劉斌雄(1925-2004),帶回台北中央研究院。

劉斌雄先生有請他所熟悉的馬太鞍阿美族人協助在中研院內草地上,以帶回的木雕及柱,重建了祖屋。

但1970年代某日,國分直一教授剛好帶千々岩助太郎教授一起到台灣台北中研院民族所參觀訪問,劉斌雄先生出面接待恩師到來。劉斌雄先生正是國分直一教授終戰直後被留用時期,在台灣大學教過的學生;也是國分直一教授、金關丈夫教授等人在台灣培育的第一代本土考古人類學人才。

兩位日本教授,看到中研院草地上的阿美族祖屋復建。千々岩助太郎教授對這座祖屋是再熟悉不過,三十年後在台北又遇見這一座宛如老朋友的阿美族祖屋的部份構件,自有一些感傷。

兩位教授覺得彼時,僅由原祖屋不到10%的幾個構件,想要100%重建,但新增的部份有多處尺寸和工法與原建築不符,兩位教授當然提出了一些批評,也覺得在台北異地100%重建意義不大。

在中研院草地重建的太巴塱阿美族祖屋,後來又遇一次颱風的損害,於是決定將7根柱子入藏民族所的博物館,不再重建或修復;此後收進展示室內恆慍恆溼妥善收藏至今。

重建後的阿美族太巴塱祖屋,本站網友 波特曼愛地球 提供

千々岩助太郎博士1940年到花蓮太巴塱考察寫真及測繪記錄

中央研究院民族所研究員胡台麗博士,勸說阿美族年輕的一代於2005年重建此祖屋,民族所協助古屋重建經費,重建一年多後於2007年完成,已成部落村莊最有特色的一棟祖屋。

胡台麗博士對重建過程有影像記錄,有意剪輯成記錄片。經站長以email向胡博士詢問,胡博士答稱2008.07還在後製作,尚未完成,若完成後會跟我聯絡;胡博士也很高興看到筆者為千々岩助太郎博士所義務建立的介紹網站,當此記錄片完成後,一定會送一套到日本給千々岩家族作紀念,感謝近70年前千々岩博士為台灣土地留下的記錄,在六十多年後成為他們重建的重要參考。

重建的阿美族太巴塱祖屋

阿美族太巴塱祖屋

2012.06.07 成功大學修齊大樓,記錄片映演會

2012.06.07記錄片映演會。映画監督胡台麗博士

2012.06.07成功大學記錄片映演會。偽人類學家致詞,講述1940年千々岩助太郎博士到太巴塱阿美族祖屋調查測繪的經過

讓靈魂回家記錄片DVD;2013年4月台灣同喜文化發行

屏東瑪家國立台灣原住民族文化園區內的阿美族太巴塱祖屋複製樣本

台東縣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處本部,阿美族民俗中心內的阿美族太巴塱祖屋複製樣本

Google Map: 太巴塱阿美族祖屋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太巴塱阿美族祖屋

參考閱讀: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10 回應 針對 “太巴塱阿美族祖屋”

  1. 沒有 說:

    請問為什麼要叫「祖屋」?供奉祖先牌位?


    [站長回覆]:原是太巴塱阿美族部落裏一個富裕家族的房子(約200年前所建),1960年代倒塌就等於不存(但有部份構件被中研院帶回保存研究)。

    2005依原樣重建後,目前做該部落負責祭祀的太巴塱阿美族家族房屋(平時未開放)。

    「祖屋」是近代漢人對它的稱呼,「祖先的房屋」罷了,也不是正式名稱。

    為對阿美族人尊重,最好是以拼音方式呈現阿美族語對它的稱呼。

  2. 海防 說:

    胡台麗是外省人吧?看她名字中間有個「台」字就知道
    看到這些高山族原住民捍衛自己文化的決心,真是令我們平埔族汗顏!難怪他們不會被漢化而我們會
    我們平埔族原住民的祖先不爭氣,那麼容易就被漢人同化了,連母語平埔語都遺忘了,我個人深以為恥!

  3. 凱劭兄:
    提到花蓮才想起上週到花蓮玩,
    離開前的早上想起有一個地方只看過照片,卻從沒去過,
    於是便開車到曾是日本海軍指揮所兼神風特攻隊招待所的「松園別館」。
    四周的松樹與翠綠的草坪真的很特別,
    建築物也有特色(日本的建築總是有支那建築沒有的感受)。
    站在二樓的走廊眺望花蓮港與太平洋,
    時光不是凝結,彷彿倒流至1945年,
    我彷彿看到神風特攻隊軍官要出征前高喊「天皇陛下萬歲!」的畫面……
    很喜歡待在那兒,但時間有限,後來便離開了。
    有空凱劭兄可以去看看(也許您也去過了)。
    在美軍的花蓮港地圖中也有看到該處的標示,
    有點納悶的是,
    既然是指揮所,怎麼沒有任何空襲的痕跡呢?
    不知道有無史料可查呢?


    [站長回覆]:60多年前空襲技術並不準確,我推薦台灣守備步兵第五聯隊–打鹿文史工作室有很多美軍自拍的爆擊現場照片,看了會覺得是亂槍打鳥,美軍連農田、海邊沙灘也在炸,三合院也炸。重要軍事設施固然不會放過,但當連隔壁民宅也一起遭殃。

    松園別館還沒去過,但早就知道。查它官網的歷史介紹,從戰後換過多次使用單位,也多次修繕,若有被炸痕跡早就修補了。

  4. 是豪哥的Blog,我先前有看過,很好,3Q!

  5. 說:

    凱劭兄

    我這兩天剛重翻吳永華台灣歷史紀念物一書。
    這間祖屋,在日治時代被指定為史蹟,是在1935年第二回在台指定紀念物時
    是「國指定」的「史蹟」,名稱為「太巴朗社蕃屋」。在同一回指定還有排灣族的「佳平社蕃屋」。
    在吳永華書中有指定時的照片,與重建前吳去當地探訪的照片。


    [站長回覆]:你講的這個高砂族住家被日本植民政府指定為紀念物之事,我很早就知道有這回事,不過一直沒去找最原始出處(總督府的原始公文書)來參考。

    謝謝你指出這本書,我會去找來看;雖然它不是第一手源頭史料,但應該有原始史料的照片。

    我所知的是,這些被指定的高砂族住家史蹟,前面都還有立一個牌子之類的,當年是一種榮譽,當然這些有總督府字樣的牌子,在戰後就被毀了。

    當年千々岩助太郎博士對高砂族住家考察,是有拿總督府及內地中央政府的補助,所以他的成果理論上也要呈一份到總督府甚至到內地中央政府去。這些被指定國定史蹟(日本國)的高砂族住家,他都有去做完整的測繪調查記錄。

  6. spoonbill 說:

    學長可知這棟建築被指定成文化景觀的理由?
    是因為用舊的工法復原嗎??


    [站長回覆]:我猜申請文化景觀是中研院方面學者幫忙的,至於官方理由書,我還沒找到。

    初步來看他們是依舊的工法,且儘量依原貌(老照片,千々岩博士的寫真圖錄)去復原;而且也在原位置;此屋也是做部落的祭祖用途(平常沒開放,外人只能遠觀)。

  7. agen 說:

    申請文化景觀
    當然是有高人指點
    因為地方派系鬥爭
    有縣議員一名要查報違建
    所以才讓劉義昌幫忙
    指定這間由張誌家
    印鈔機(那時候在日本打職棒,因為老婆是kadidaan的後代)
    這一為當時的出錢
    民族所幫忙出錢給立柱以及雕刻
    要參觀可以
    可以找太巴朗的守望部落交流協會
    有老師一名在太巴朗國小任教
    有工藝家一名叫林恆智

  8. 訪客 說:

    它怎麼是族屋 一些所為專家學者本人因不是阿美族 無法了解提會阿美族自古以來食衣住行深層意涵 在地人稱
    之族祠 阿美族是萬物有靈 任何祭祀或祈福慶典都於族祠為祭拜所在 而非住屋

  9. 金秋 說:

    初次拜訪 尚不熟悉貴版 不知第一篇回應有否成功送出 我是說我手上有一本臺灣蕃界展望 是昭和十年出版的
    政大邊政系46 47 我有嘉女學姐和同窗就讀 忘了46年招生的 是第一屆或第二屆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