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大測量造船系館換皮了

本文發表於 2006 年 08 月 08 日 19:28

dscn5273.JPG

成大測量造船系館,是楊逸詠教授1980年代初期,拿到東京大學博士學位後,回到成大建築系任教初期,在成大設計的建築作品。

當年這塊基地上,還沒有「醫學院及醫院」的計劃,只是一塊剛從軍方收回的新校地。 當時台南市長是成大校友蘇南成,運用市長權力,圖利母校,主導修改台南市都市計劃,將成大四周軍營改為文教用地的大學用地。雖然所有權尚未移轉,但已註定國防部未來只能把軍營土地賣給成大了。

測量造船系館,是這新校區上第一組建築物,看得出是想複製成大最老的成功校區工學大道上的合院。兩座L型建築,當初計劃是將來要增建圍成四合院的,是希望「延續工學大道的氣氛」的。

第一張照片是該校區模型。灰白色是成大醫院及醫學院(建築師:許常吉,1987),右上:科技大樓(建築師:李灼明,1981),右下:測量造船系(楊逸詠、浩群,1980),這次三座紅的都一併換面磚。

這兩座建築物,在醫學院成立後,大概是1990年中期,改為醫學院的護理、復建系館。

dscn0898.JPG當初楊教授設計這兩座系館時,先選好面磚,然後用一個納入面磚尺寸、厚度、灰漿、勾縫等既有因子,去歸納出一條公式。建築物所有開口、長寬尺寸,都必需配合此公式計算尺寸。

最後的結果,就是整個建築物面磚只有「全塊」及「半塊」兩種, 不會產生那種 0.368549998塊、13/97塊由工地現場切割的不規則尺寸面磚。

我以前常帶大一、大二學生到這裡,就是讓小朋友看什麼叫面磚計劃,開口部模矩。

2006年暑假,醫學院因為讓測量造船系館與1987年完工的醫學院能視覺一致,而且二十多年來不少面磚已脫落,就把測量造船系館的面磚,換成跟醫學院一樣灰白色系的。

當年楊逸詠教授苦心的計算公式、面磚計劃也順硬毀了。七月底楊教授在台北國賓飯店宴請千千岩力博士時,我有向楊教授報告此事。楊老笑笑,他說那時年輕,有點鑽牛角尖;建築其實還有更多重要好玩的事可以做,隨著人生歷練,他覺得當年獨見而創獲的面磚公式是枝微末節了。

雖然成大少了這地方可以看「面磚模矩計劃」,但成大還是有另一座用這種方法做面磚計劃的,就是成大管理學院(前面有火車頭的那座),也是當年楊逸詠教授主導下的作品。

第二張照片:測量系館遺照:攝於2005.10;其實這張遺照,我拍的其實是校園雕塑啦,建築物只是背景。這座建築物連入口階梯級高級深尺寸,都是用面磚模矩算出來的,聽說常有人跌倒咧,因為當年要將就面磚模矩,用的並不是一般人熟悉的尺寸。

2006.06,舊面磚全敲掉了

dscn4203.JPG

2006.08,新面磚貼上去了,新面磚跟舊面磚單元尺寸不同,也不再有以前那麼精準了。

dscn5266.JPG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4 回應 針對 “成大測量造船系館換皮了”

  1. hellotom 說:

    其實我是成大的學生

    印象中
    你描述的那棟建築物
    是護理系館

    造船系改名叫做系統細 在自強校區
    測量系現在在成功校區


    [站長回覆]:你講的當然沒錯,但我寫的也沒錯。我的年代它是測量系館(我還去那裡上過測量學的課呢!),它當初是依據測量系的空間需求去設計的,我原文也有提到它後來變成護理系館。當年這個校區本來是要做工學院的延伸,當時醫學院連影子都還沒有。所以測量系館與醫學院(及醫院)兩者的空間關係是很尷尬,沒有交集的。

  2. 雲程 說:

    我忘記在那個日本節目上看到,一位日本非常著名的建築師,在與同事討論磁磚時,就拿起事務所磁磚樣品敲成一半,解釋說,切面並無上釉,所以與睡會從這地方滲漏進來,從而造成建築物漏稅或者產生白化現象。
    原來如此,這就是要求精準後永恆的報酬。台灣的建築師,可能沒有幾個人會這樣堅持,更遺憾的是,可能沒有幾個人像凱邵兄一樣會提醒這些。
    「在細部可以見到神蹟」,建築就是這樣子!

  3. prokenny 說:

    磁磚計畫這玩意 依我粗俗的認識
    只知道全由營造單位來規劃
    我也被操過 也有規劃的公式可套用
    並且需在訂制鋁窗之前規劃好
    全然不知還有這樣細心的建築師
    我知道與接觸過的建築師
    馬的 都是負責喝酒 打高爾夫球

  4. scl 說:

    當時台南市長是成大校友蘇南成,運用市長權力,圖利母校,主導修改台南市都市計劃,將成大四周軍營改為文教用地的大學用地。
    從這小段文字,可見校友對母校的回饋貢獻。蘇南成校友此舉關係成大發展甚鉅,也是台南府城雙贏之大事,值得大書表彰。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