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謝雪紅在台中足跡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5 月 09 日 18:09

最近受網友之託,拍了一些有著謝雪紅足跡的台中市照片。上圖是水源地與台中放送局東側,綠川上游的鄭氏梅鏡堂,謝雪紅脫離童養媳身分以後待過的地方。

先點播一首共匪們唱的「英特納雄耐爾」(國際歌的啦),這條歌大概是世界上最多人會唱的前幾名的歌吧,共匪+俄寇及一堆東歐國家,加起來就20億人會唱;但台灣知道人極少。不好意思,我國中時躲在棉被裡收聽匪波就會唱了。若看不到播放器,直接點下方聯結。

英特納雄納爾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並參考網路所載,謝雪紅的親密愛人同志楊克煌遺稿,楊翠華整理的:

水源地與台中放送局東側,綠川上游的鄭氏梅鏡堂,謝雪紅脫離童養媳身分以後待過的地方。目前為於都市計劃「體二」用地,台中市政府正準備做都市更新,此宅可能不保。這老宅主人姓鄭,戰後做律師,老宅因為距離台中一中很近(直線約500公尺),所以屋主把老宅出租給台中一中學生做學寮,林懷民在台中一中唸書時就住過這老宅。

  • 鄭氏梅鏡堂

日本時代,在台中公園東側的トモエ酒家(巴酒家,日人開設)是終戰後初期謝雪紅等人領導的人民協會的辦公地址,即後來的大華酒家址。現有建築物依建材式樣,研判是1970年代重建。

  • 人民協會(大華酒家)址:

  • 人民協會(大華酒家)址與台中公園的關係,右大樓是台電中區營業處,左高層停車場是原公會堂址:

  • 人民協會(大華酒家)址與台中公園的關係

自由路遠東百貨(建於1970年代,已養蚊子多年),地址是日本時代榮町昭和皇太子行啟紀念館,戰後初期被蔣幫國民黨的三青團接收劫收。228時謝雪紅等人曾佔領這裡。彰化銀行在228發生時,陳儀的行政長官公署財政廳長嚴家淦剛好出張到此列席彰銀董事會,當時彰銀董事長是霧峰林獻堂;而彰銀臨自由路小花園裡有林獻堂銅像

  • 遠東百貨(左),彰化銀行(右)。

228發生前後,謝雪紅據有的基地,即謝雪紅擁有的建國工藝學校,為日本時代中期,在台中商業學校(此校戰後台中商專,今筆者兼課的台中技術學院)教廣告畫、美術工藝的山中公先生,所創立的「山中工藝所」,後改名台中工藝專修學校;此校是私人學校,校地設備資源遠不如公立學校,但仍是台灣本島惟一一所工藝傳習的學校。

  • 2006.01,台北228紀念館,「二二八事件中部檔案」展,展出建國工藝學校老照片

終戰後山中先生引揚,就頂讓給台灣人,再轉手到謝雪紅等人。我台南一中工藝老師陳夏傑,是戰前在此校卒業,所以他並沒有遇到過謝雪紅;228後此校被解散,人間蒸發。台灣前輩漆藝家王清霜曾任教此校,賴高山卒業此校。

  • 建國工藝學校址(左13F大樓),台中州立圖書館(右合庫)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28 回應 針對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謝雪紅在台中足跡”

  1. CIH 說:

    什麼時代了
    還在用”共匪”一詞


    [站長回覆]:您好!經查,「共匪」一詞為蔣介石所獨見而創獲者,非獨台灣人民所發明。

    你們チャンコロ,至今也還在用一些他蔣介石發明的詞彙啊!

    例如「大陸」(美洲大陸?南極大陸?非洲大陸?海南島算不算大陸的一部份?)、「閩南語」(1950年前從無此名)、「竊據」(人家是光明正大打敗你們)、「民族救星」(霍元甲?李小龍?)、「民主長城」(蔣總統們死前皆從未實施民主制度)、「世界偉人」(經查大英百科全書,無蔣姓世界級偉人)、「兩岸」(巴士海峽兩岸?)、「對岸」(淡水河對岸?)、光復(為何光復之後台灣人過更艱苦的日子?)云云。

    這些你們都可以用,我為什麼不能偶爾一用蔣介石發明的語彙「共匪」咧?再說,牠們是匪,我也覺得沒錯啊。

  2. 菲桑 說:

    哈哈〜
    我還以為「英特納雄耐爾」是在說誰咧,想了半天才突然開竅~

    那個「阿水師」聽說是向前行的林強家裡耶~


    [站長回覆]:日本與台灣,大概是全世界對國際歌最不熟悉的國家。

    美國即使是麥卡錫主義最盛行的1950年代,在美國街上有人唱國際歌,也不會怎樣;法國、英國、德國也不會怎樣。日本在戰前是極端反共,戰後一樣反共;台灣是超極端反共,不過現在來看,蔣幫國民黨其實只是把「反共」當獨裁統治的藉口罷了。

    照片中「大華酒家」舊址裡的「阿水師豬腳大王」,店主其實是林強父親的結拜兄弟;林強父親開的另外在台中市漢口路二段19號之2 (青海路口) ,一樣是「阿水師」店名,林強家的加註「林強家分店」,但兩邊互不隸屬;兩邊的廣告裡,都沒有把對方列為分店,但都還維持結拜兄弟的交情就是了。你去問台中公園的這家,店主當然點頭說林強是他晚輩沒錯,但會強調不是兒子。

    林強在自己網站有寫文章,講到他家的豬腳店及自由路太陽堂餅店;這林強,竟然公然偷用我拍的照片!不過我不會跟我偶像計較就是啦。

  3. 嘿嘿嘿 說:

    請問站長,國際歌與謝雪紅或台中有什麼關係?


    [站長回覆]:我雖不識謝雪紅本人;但謝雪紅、林木順、楊克煌他們都一定會唱國際歌,我相信也愛唱。

  4. 林炳炎 說:

    哈哈!!

    共匪+俄寇在屠殺人民足以稱匪, 史無前例!!

    社會主義運動是很重要的, 農工階級在資本主義社會下討生活就要有::團結真有力!!!之觀念.
    謝雪紅在台中之足跡還有

    台中頭汴坑的基地

    不知有無70歲以上前輩知道此事此地???

  5. 逸峰 說:

    她好像有一間書店。


    [站長回覆]:對,開在台北,從莫斯科回來台灣時開的。叫「國際書局」,據說招牌上還畫一顆紅星呢。

    這「國際」二字當然是刻意的,也因為謝雪紅開書局才被日本植民政府逮捕入獄。戰前日本與蔣幫國民黨,雖然在打仗,但兩者都是很反共的。

  6. 站長 說:

    本Blog網友楊燁兄寄來收藏的戰後初期,台中彰銀總行寫真。燁兄阿公是彰銀老行員,日本時代就進去了,所以彰銀史料老照片一直是燁兄收藏的重要目標。

    老照片還可以窺見彰銀左方昭和皇太子「行啟紀念館」(今遠東百貨)的面貌;右側花園,今有戰後首任董事長林獻堂像。

  7. 站長 說:

    台中市昭和太子行啟紀念館 明信片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11070424608867#pic

    不過這位賣家誤以為這建築物是今彰化銀行
    早在1970年代拆除,是今遠東百貨養蚊子館

  8. RDX 說:

    報告站長
    日本68年的大學年輕人也會唱
    有看過一個紀錄片
    68年輕日本人那時候還手拉手
    圍成大圓圈唱唱跳跳

    所以全世界對國際歌最不熟悉的
    應該只有台灣

    每次聽到這首歌都還會熱血奮騰咧


    [站長回覆]:68年是特例啦,那一年的學生運動,是全世界文明國家都有串連的。

    (台灣沒有發生,蔣幫國民黨鎮壓有術啊)

    會講日本不熟悉國際歌,是因為發言的網友「菲桑」,長居日本。這歌在日本,也不是普遍性的歌。

    台灣在1990年中正廟野百合學運,也有大學生唱國際歌喔,不過,是少數幾十個人圍起來在唱罷了,在場上數千個大學生,絕大部份渾然不知這是啥小。

  9. TDK 說:

    站長說:是少數幾十個人圍起來在唱罷了,在場上數千個大學生,絕大部份渾然不知這是啥小。

    唐朝樂隊在1992年的專輯,有重金屬版的國際歌,台灣搞BAND的有不少團都練過,黑手那卡西也有台語版的國際歌。

    遠在黨外時期到民進黨創黨到現在,工運社運團體在抗爭時,國際歌是不可或缺。
    演變到今天,在台北街頭放送國際歌的宣傳車,卻是屬於某某同心會以及某某統一大聯盟的。

    我想站長當年應該錯過了好幾次全場高唱國際歌的場面,如果當時站長在場,應該認得帶頭領唱國際歌的,都是所謂的「學運世代」中的那幾個。

    那時,我系上有幾組設計課的老師,把同學帶到中正廟埕評圖,我也去了,每個同學在那裡都收到了手寫的國際歌歌詞影本,原本不知道的也都學會唱了。

    那段時間,北部學校的建築系所學生,沒有缺席,在現場提出許多改造中正廟埕的「建築」手法。野百合塑像,被就是被拿出來實現的部分。

    況且,以當年電視新聞畫面的尺度,是看不到全場高唱國際歌的震撼影音。

    當時的李登輝,也知道中正廟的學生唱的是國際歌,特別有感觸。

    李登輝聽到這首歌的反應,是不同於那些聽到國際歌就聯想到「大陸淪陷前的學潮」的國民黨員。


    [站長回覆]:野百合學運時,我剛好去台北一趟,是有去晃了一下,也只是一小時就走了,所以我只是野百合學運的見證者,嚴格講只是比電視機前的多了幾十分鐘見證罷了,稱不上是參與者;您講的那些壯觀場面,我是沒經歷過。但是國際歌只能算是野百合學運裡的一個插曲罷了。

    當年學術界的確有一股新馬克思主義(新左)的思想在流傳,連李煥都公開講他注意到了,但當年已打壓不下去了。不過這股力量倒也沒有繼續成長,被禁了四十年的本土學術研究又取而代之了,台灣從來也不是左派的溫床。

    那時學生是基於義憤,認為終身職的國大代表老賊該全數下台。這學運剛好被李登輝收割做為打倒國民黨內保守勢力(非主流派)的力量,我相信李登輝不認為那些學生是搗蛋來亂的(但當年的情治特務系統還是嚴密監控),顯然那些學生也不是要去挺李登輝的;當年的李登輝,被認為是類似林洋港、邱創煥之流的台籍政客傀儡罷了。依我現在來看,廣場上唱國際歌的學生,多半是新奇有趣,一種唱禁歌的快感,腦裡沒有那些左派的思想。

    但是國際歌整體而言,畢竟在台灣還是陌生的。我是國中時躲在棉被裡就聽匪波(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裡的東方紅、義勇軍進行曲、國際歌。當時也是好玩而已。

  10. eslite12 說:

    我國小就會唱了,不過我一直覺得中文版不好聽,翻得比一些蔣幫歌曲的歌詞還奇怪;話說回來馬塞曲的中譯全文也是非常詭異的:P

  11. ricebug 說:

    看到那張台中彰銀總行的照片,
    我想到位於彰化市的第一銀行跟對面的彰化銀行,
    在我國中以前(大概1980年代)還是類似的建築物,
    但是忘記何時拆掉蓋現代化的大樓了。

    以前的第一銀行,現在是中華電信。第一銀行縮到旁邊的大樓,門面小得可憐。
    數十公尺外的華南銀行倒是還保持舊建築的風貌和氣派。

    【真巧,戰後被接收(劫收?:p)的省屬三商銀,在彰化市的分行還真近。】


    [站長回覆]:這些戰前就存在的行號機關靠得很近,理由不難;因為日本時代的彰化市區就那幾個街廓,以火車站為核心,所以就在那附近罷了。

    彰銀顧名思義,是彰化人開在彰化的銀行,創始時總行本來就在彰化,後來才搬到台中市那座新廈。因為台中市是台中州之首府之故。

  12. 三个愿望 說:

    高举共匪红旗的80后,向蒋匪帮的余孽 问候这边地震 你们有感吗 呵呵


    [站長回覆]:本Blog不是蔣幫國民黨餘孽,本站反共也反蔣,也反對中國惡質文化。

    地震在台灣很常見,平常得很。

  13. TDK 說:

    >>[站長回覆]:謝謝指正。但是國際歌只能算是野百合學運裡的一個插曲罷了。

    當時在廟埕有不少歌曲在傳唱教唱,羅大佑、崔健、黑名單工作室的歌也都是背景音樂之ㄧ,甚至學運結束離開中正廟埕時還有一堆人在唱救國團的「萍聚」。

    但是,如果去問參加過野百合學運的人對哪首歌印象深刻,十之八九會說國際歌,原因正如站長所說的,因為新奇,所以可以至今印象深刻。站長認為國際歌出現在野百合學運是個插曲,我沒有意見,雖然和我的印象不同。

    那時候各校建築系的師生集中成一區,根本就是在「六校聯誼」,老師出的設計題目就是中正大廟埕含博愛特區的空間改造方案,那也是個盛大的評圖場面,各種創意紛紛出籠,其他外校外系看熱鬧的學生也覺得精采。

    我讀過站長寫的關於中正廟的文章,覺得站長當年沒在中正廟埕久留並參與評圖,實在有點可惜。

    >>[站長回覆]:當年學術界的確有一股新馬克思主義(新左)的思想在流傳。不過這股力量倒也沒有繼續成長,被禁了四十年的本土學術研究又取而代之了,台灣從來也不是左派的溫床。

    「美術工藝地域化(本土化)是國際化的基礎」,這句話接觸過新左思想的建築系學生一定不陌生,這句話在賀陳詞版的「現代建築史」中譯本初稿裡,和其他有關左派思想的內容一起被蒸發掉,這種感覺就像孫文的三民主義演講本蒸發了一句「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本土學術研究的出現,就是要具體落實「英特耐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的第一步,人家是化明為暗,是站長渾然不覺吧,哪有誰被誰取而代之?


    [站長回覆]:本土化研究是正常國家皆然的事,早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跟吃飯呼吸一樣;這不需要什麼左派理論來驗證指導。

    可是,在台灣從事本土化研究的學者,排斥左派的也很多。所以,左派、新左派,跟本土研究沒啥小直接關係;台灣本土研究在1980年代末期突然大放光芒,是因為1945年以後被禁錮四十年。

    左派在台灣一直都有,但一直不是主流。歐洲國家的政黨有分左派右派,但台灣一直沒有左派的政客政黨,只有少數學者團體罷了。

    當年在中正廟指導學生,大玩改造的,某一位父親是蔣幫國民黨法西斯情治系統高官的建築學者,在2007年時也大罵想動手改造的人,自己爸爸才是正牌法西斯蔣介石政權的情治爪牙,還有臉罵陳水扁是法西斯(陳水扁再爛也還距法西斯定義很遠);這種學者也說中正廟的空間早就被歷史情境顛覆了,蔣介石不再是偉大的象徵,所以不需要動它。

    這種鬼扯邏輯也真怪,如果神聖性不再,那麼蔣介石銅像,蔣介石在中正廟裡豐功偉業展覽,「大中至正」匾,更該移除,直接丟垃圾桶才是,何必還停留在「類神聖性」的空間情境。這種詐騙型的チャンコロ,大概以為台灣人是笨蛋容易騙吧。

  14. 劉曜華 說:

    夏X的話能信,小狗的尿應該能喝了吧。中國人的中正廟不能動,日本總督府要搬遷?過去的空間解嚴似乎馬上變成神話。

    台中體二更新看起來迫在眉睫,將近600住戶的人文歷史軌跡,看起來有可能在年底化作雲煙。最近也去看了體二社區,發現到其中的道路還有綠川加蓋的軌跡,不知道站主有否相關線索可以追蹤下去?


    [站長回覆]:台中的水圳考察,網友HERETIC很專業,我最近也常去他Blog插嘴鬼扯一番,他依據

    1.水利單位歷年的規劃報告書圖表
    2.日本時代地圖
    3.衛星圖

    追出了一些台中的水圳遺跡及源頭,他還有寫到「如何追查路底下是水圳加蓋」的方法。

    其實本篇第一張照片鄭氏梅鏡堂,我也是從他Blog知道的啦。

    至於體二,似乎是勢在必行了,台中市文化局與規劃單位是有注意到鄭氏梅鏡堂,但此宅屋主似乎不熱衷保留;那一帶是該有更新,但我認為應該有更詳細的歷史調查才行;更新不該是全部剷平蓋大樓(台中人不缺住宅啊,附近的力行國小旁眷村改建還一堆空戶呢!);應該是以都市品質為目的才是。那一帶百年前,是倘佯在農田水圳中的別莊呢。

  15. TDK 說:

    站長自發的、自闢蹊徑的、而且像呼吸一樣自然的投入台灣本土美術工藝建築研究,精神上是值得鼓勵的。我也很羨慕,站長至今尚未脫離校園氣息,沒有來自業界職場上的壓力,可以花那麼多時間悠游於自己喜歡的本土研究。

    站長提到的那位建築學者,我從學生時代到現在,一直都不怎麼欣賞。
    但當年以他為首的一夥人,把Kenneth Frampton的原文和台灣的譯本逐一比對,發現台灣的譯本變成了tour guide。

    我同意那位建築學者所說的,「中正廟的空間早就被歷史情境顛覆了,蔣介石不再是偉大的象徵」,
    但是,我反對他所堅持的「所以不需要動它」。

    我同意前段,是因為至少有我們這些參加過野百合學運的人,不會再去認為中正廟是神聖莊嚴的。
    我用台語裡面比較粗魯的話來說,就是「那個所在當年已經被我們『ㄊㄨㄣˋ』過了」。

    至於,中正廟周邊的婚紗業者,有誰會意識到這個熱門景點,其實是一個「靈堂」?我也相信,目前不會有人在那邊熱心的、煞風景的警告那些拍婚紗的新人:這裡是法西斯屠夫獨裁者靈堂。

    許多人現在到這個地點,其實好比非洲黑人去日本參觀靖國神社,無從體會或感受什麼。就如同現在的我,不會無聊到讓這些天天面對的地主、金主、田僑等等,去理解什麼叫做新馬、新左以及「一部批判的歷史」,他們也無從理解起。

    站長你說的chiankoro,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和rimokon相連的nunchaku,查到那是一個歧視性的字眼「某國奴」之後,我不太暸解在目前這個字可以用來形容什麼,台灣人沿用外來政權創造的辭彙,也很奇怪。

    至於國際歌,就像當過兵的男生腦中的雄壯威武的、歌詞不合時宜的軍歌一樣,會在心情high的時候或登山健行的時候跑出來。有一次去唱ktv,隔壁包廂居然傳來「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的激昂曲調,重金屬版的,我一探,是一群和我年齡相當的台灣中年男女。


    [站長回覆]:Kenneth Frampton翻譯的那段公案,我猜在1995年就結束啦,一方與另一方的兒子,就坐在同一個團隊裡工作了,而且兩人是業務接觸頻繁的單位主管呢。較老的這一方,我是他生前最後一屆修他課的學生,還送全班作業去他家呢,他是個慈祥的老人,但他也是反共時代的樣本,無論他本人內心深處到底有沒有真的反共,他還是習慣於要表態反共的,他心中的警總是要事先審查的。

    「チャンコロ」一詞的語源我是知道的,我日常生活接觸的族群還廣泛地使用這個詞。在台灣,知道這個詞意思的不反對這個詞的意義,不懂這個詞意思的也無所反對起,這就是我愛用這個詞的原因。這個詞當然是歧視,不過我把這個詞用在一個不把台灣當一個國家的國家及人身上,我可是覺得剛好而已。

  16. thau 說:

    當年野百合學運, 後來可以拿出來在廣場上對所有人教唱的, 可是有經過背後”台大幫, 偏左的中央大學以及其他搞不清楚狀況的學校” 各方勢力角力過的. “國際歌” 我認為即使是插曲, 也是刻意的.

    我的野百合──一個1990年三月學運參與者的自我批評
    http://blog.roodo.com/dkchen10/archives/4673475.html

    跟左沾邊的, 即使在網路上頂著”蠢左”的稱號, 但是在目前台灣的大學校園裡, 他們比較有去號召具理想性格因子的學生去基層被他們利用. 就像”樂生療養院”的事件.

    to TDK,
    ->我用台語裡面比較粗魯的話來說,就是「那個所在當年已經被我們『ㄊㄨㄣˋ』過了」。

    為什麼你認為上面的台語表達是”比較粗魯”? 這種對”母語語感”的不知不覺中的粗俗化, 就是母語衰亡的指標與原因啊. 可參考這兩篇台文:
    “發車開車駛車” http://blog.xuite.net/khoguan/blog/7385161
    “平正心” http://blog.xuite.net/khoguan/blog/8556481

  17. TDK 說:

    To: thau:
    我可沒認為台語全是粗魯的,
    台語裡面有文雅的部份,當然也有粗魯的部份,站長用的「啥小」更是不惶多讓。
    在工地的時候,文雅的台語用的多,還是粗魯的台語用的多,您可以請教站長。

    我曾經參加過台語朗誦比賽,指定的文章是呂蒙正的「破窯賦」。
    我在工地時隨口唸出破窯賦裡面的幾段,那些工人崇拜的要命,讓我有被尊為「讀書人」的感覺,但是平日和他們的交陪還是加了許多語助詞,這樣就會好相處。

    「ㄊㄨㄣˋ」這個動詞,原意應該指的是「用激烈的動作,把整潔有秩序的環境、擺設弄亂」。不過我從小到現在聽過的用法是:
    1. 豬公和豬母在豬舍黑白「ㄊㄨㄣˋ」。
    2. 菜鳥在部隊中被老兵「ㄊㄨㄣˋ」。

    出社會以來,每每看到許多老闆們在評估那種轉過幾手的建案或土地,總是會聽他們說:這件我們早就「ㄊㄨㄣˋ」過了,他們對傳播妹也是用「ㄊㄨㄣˋ」這個動詞。

    同一個字,用的人不同,就會跑出不同的善意、惡意或邪念,如同「平正心」裡面在談的,我同意。可是我無法阻止某些字意隨時空不同而演變。

    謝謝指教。

  18. Masako 說:

    在下認為同一個字,用的人不同,「它」的解讀自然隨著「因人而異」!
    如何活用「它」得很,也正是版主作者的驚人風格之處,是psycholinguistics的最佳範本。

  19. 林炳炎 說:

    女人屐痕2:台灣女性文化地標
    禮拜六下午趁參加台灣安保的聚會翻一下這本書.
    在法國的瓊華很認真的寫, 凱劭還幫忙拍寫真, 但最後
    沒有一張出現. 我想凱劭不要灰心, 這種体制內的編輯基本上是為
    体制在效勞的, 很少有站在人民的立場的.

    蔡雪紅的被寫入体制內, 這是一種收編, 收編就是投降, 我猜她本人也不願意.
    裡面放不少楊翠華《我的半生記》,的影像!!至於楊翠華是否真誠處理她父親的遺產, 我很懷疑!!


    [站長回覆]:那本書初稿,瓊華有寄給我看過,其實那本書內有多位傑出台灣女性,每一位只分到數十頁的篇幅,要介紹她們的歷史都不夠了,我拍的照片只是要既略介紹未來女性地標放置地點的「現況」。「現況」總是比歷史照片還不重要些。

    我想是編輯在最後因為文字圖片太多需要精簡,所以有所取捨,倒是沒有放在心上。我自己也做過編輯,知道每個登出的稿件,常是要取捨的。

  20. 瓊華 說:

    我到現在都還沒看到這本書,連寫了兩次電郵去問文化總會,迄今都沒回音,感覺很不受尊重,好似用過就丟的感覺。尤其炳炎先生說裡面沒有凱劭拍的照片,更使我覺得對不住凱劭,不只讓他為這篇文章白忙一場,也枉費我花了許多力氣與時間,一張張圖片都附上說明的建議。以後我會學乖一點,對這樣做事態度的人,不需要如此認真。也再一次跟凱劭道歉。


    [站長回覆]:沒關係啦,起碼我去拍這些照片時,是很愉快的。

  21. 瓊華 說:

    謝謝凱劭的體貼了。這些照片未來我會選擇幾張收進論文附錄中的。

    事實上,你拍的不少照片都與謝過去生活的歷史有關,雖是現況,但現況才是連結今天的人走進歷史的真實空間。我記得小時候看我母親租來的日本歷史劇錄影帶,片頭一開始,都先將鏡頭拉到劇中歷史場景的今日地點,敘述的可能是五百年前的故事,但今天這個地點外面已有汽車人潮了。我覺得從這樣的角度切入,才是真正具有一點點基本歷史感的人會呈現歷史的方式。我們就活在歷史中;相同的空間中有多少人事在不同的先後時間中興衰起滅。台灣是個嚴重缺乏歷史感的國家,其實有很大原因與我們如何看待我們生活的空間有關。也正是把過去與現在截然而分的錯誤態度或方式,使更多年輕世代認為歷史只不過是一堆過去的事而已。這對有著殖民歷史的台灣而言,其實是更危險的事。

    另有關炳炎先生談到體制收編問題,我想謝雪紅個人並非反對體制,她在乎的是體制的性質本身吧!她若在世,我想她不會反對後人紀念她的,否則她何必口述自傳【我的半生記】呢?就是因為對她無法成功反抗的體制無能為力,又受到不同當權者的壓迫,她才要留下自己的見證,以為自己走過的歷史留下憑據。但從她身為一個社會主義者的角度而言,可以清楚的是,她反對小資產階級性格的獨立女性團體與作為,不認同女人獨立成一個集團做只屬於女人的事。對她而言,階級解放才是最重要的,女性應該加入階級運動,才可能真正解放自己的命運。從這一點看,她才有可能反對被收入這本專紀念女性的書裡吧!

    不過,二十世紀是對女性地位影響極大的一百年,謝雪紅大概很難想像今天台灣女性在各種領域表現上會有如此重大變化吧!她是個在運動策略上靈活的人,所有行動皆以達成運動任務為優先考慮,若她的故事被收進這本集子,有助她實踐自己的運動目標,善於合縱聯合的她說不定會更積極介入呢!

  22.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謝雪紅在台中足跡…

  23. 平埔他里霧 說:

    可憐的台灣就快成為鐵皮屋王國了
    就連”鄭氏梅鏡堂”也…

  24. 訪客 說:

    >>依我現在來看,廣場上唱國際歌的學生,多半是新奇有趣,一種唱禁歌的快感,腦裡沒有那些左派的思想。

    當年因為學校就在附近,我也跟同學去領過幾個便當見證了學運,當時對這啥小耐爾的也是完全沒印象.
    (反倒是過了幾年後,唐朝來台宣傳,有個玩band的學弟要我聽這首歌才彷彿有曾聽過的印象.)

    我的觀察很接近站長所述,事實上很多在廣場的人對於當時的訴求是盲目的,
    來了這麼多各地學生,卻各有不同動機背景,也有漫遊湊熱鬧的,
    “老賊下台”算是勉強擠出來較有共識的訴求,說能形成啥小思潮是太一廂情願…

    不過,若不是謝雪紅當時一廂情願地猛鼓吹支那人在解放聖戰中別忘記還有台灣,
    如今台灣或許也不會是國共兩黨鬥爭下的一塊肥肉,而在戰後可能已經成為獨立國家…

  25. makoto 說:

    地址是日本時代榮町昭和皇太子行啟紀念館←日本有「昭和天皇」,但是没有「昭和皇太子」這個人。
    「昭和」是日本前任天皇裕仁的年号,那是在他登基時才由日本政府相関単位為他擬定的,在他還是太子的時候,「昭和」一詞還是和他八竿打不着的。


    [站長回覆]:「昭和」是他登基以後才有的名字,就像「平成」也是昭和天皇過世後才出現的名字。
    「昭和太子」是個不嚴謹的俗稱,是用來說明昭和天皇還在當太子的時間點罷了。

  26. makoto 說:

    「昭和」及「平成」都不是「名字」。
    用「昭和太子」說明昭和天皇還在當太子的時間點只會造成誤導而已。

  27. smvv 說:

    請問鄭氏梅鏡堂目前還在嗎??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