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時代末期台中市街町圖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5 月 07 日 23:13

這是我與一位法國的網友對話時,以1944年美軍繪製台灣城市地圖畫台中市街町圖,既然標註畫好了,就存一份在Blog上了。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10 回應 針對 “日本時代末期台中市街町圖”

  1. Jon 說:

    我是高雄人,之前也去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圖書館網站上找到了這個時期的高雄市街圖,發現絕大部分的道路和城市規劃都是那個時代就完成的,可惜學校從來不教。


    [站長回覆]:以前的課本只教日本時代五十年裡日本人幹的壞事(而且還誇大),宛如日本植民台灣只幹壞事。而日本人幹的好事,故意刪去不告訴你。

    蔣經國的十大建設仿佛是台灣重要里程碑(Miles Stone),但是拿來跟日本植民時期建設一比,就發覺沒什麼特別嘛;反而會問,為什麼十大建設1950年代不做,拖到1970才動工?

    老一輩的台灣人在日本植民統治同時,對日本人當然是沒有好感的,所以二戰日本戰敗投降時,那一輩台灣人是很高興的。是歷經過兩個朝代的比較之後,才突然對日本植民懷念起來。

    看這日本時代的地圖,會發現當年對都市空間的塑造,比現在還用心呢。現在的都市,變成土地炒作投機者的實驗場,市民只競逐商業利益,其他的可以放一邊。

    台灣民主化歷程太短,我認為台灣人還沒進入公民社會,很多選民不知道都市空間塑造,選民自己也有責任,也不知道該去主張及維護公共利益。

  2. Jon 說:

    之前聽說日本人是根據京都來規劃台中的,凱劭老師有時間可否針對日本時代的都市規劃介紹一下,期待!


    [站長回覆]:這講起來話頭長。不過說台中根據京都,我想只有「棋盤式街道」這個部份吧。台中要比京都,還是差了文化歷史的厚度。京都的棋盤式街道,也是師法中國唐朝長安。

    19世紀以前,地球上的都市絕大部份都是自然形成,有機成長,所以街道都是歪斜,所以,棋盤式街道在20世紀初期,還是新鮮的玩意兒;當然今天沒啥了不起了。

    日本時代在台灣都市計劃是帶有實驗性質的。像台中的棋盤不是對準正東西南北,而是轉45度。當初的想法是讓家家戶戶可以「相對」均勻地得到採光。日本人初來台時,發現台灣的聚落街道狹窄陰暗,排水又不好,髒水就在路邊流,認為是滋生病菌之源,所以才想出這招。

  3. Richter 說:

    為什麼臺中市區的道路斜偏約45度?就我瞭解,最可能的原因還是為了遷就清代的臺灣省城。雖然省城並未完工,但是北門與西門已經成為城內最主要的出入口。北門約在今天的臺中公園自由路門前,西門約在今天的光明國中(原臺中監獄)自由路門前。因此新的都市計畫將北門與西門連線成主要幹道(今自由路),其他街廓再以這條主要幹道為基礎展開,就成了斜偏約45度的走向。

    http://www.pixnet.net/photo/Richter/44430873

    從上面這兩張地圖可以看出來,北門與西門被串連起來(今自由路)。東半部做為軍事用地,也就是今天的干城。不過,後來鐵路硬生生切斷這個規劃,只有西北側實現

    臺中文獻第六期

    「太陽照射成因論是一種後設的推論,巴爾頓或濱野彌四郎所提出的原始報告中不但隻字未提,且為正南北向,造成市民日曬之苦的45度座向,其實是1900年木下周一方案的規劃方式。是故,晚近學者賴志彰在重新整理既有史料及史論之後,推測是日本當局為了配合當時既有的市街紋理走向而劃設45度的座向。相對於臺灣建築會誌座談會中的早期學者想當然爾式的評論,賴志彰的貢獻及即在於以更嚴謹的史證態度將原本日治末期之後即成為定論的太陽照射說,重新拉回到推論的位置之上。」–p.56

    「1901年的計畫仍然繼承了木下周一計畫在不規則形區域內硬塞進棋盤式街廓的作法,……此計畫開始有主次要動線系統的出現,最明顯的二條幹道分別是1.由北門至西門及2.由小北門至公園計畫用地,此即是今日自由路與民權路的前身。」–p.63


    [站長回覆]:賴志彰的書當年我也看過。不過我個人的推測,順應台中城原有架構,與日射均勻說,兩者都有道理,說不定,木下周一腦子裡,兩者都有。

    陽光是日本人來台灣後發現最大的歧異。一方面認為台灣舊有狹窄街道應該適當引入陽光消毐,一方面卻又發現台灣的陽光太毐了(相對於他們住的日本而言)。所以日本人也很重視如何讓日射消減。例如,台北的總督府建築物,四周應該都有迴廊的,但注意一看,總督府的北向沒有迴廊(靠台銀那一面)。因為北向是日射最少的方位。對座向,日射的講究,在空調設備普及的今天,日本時代的概念還是值得我們尊敬的。

  4. 站長 說:

    有網友SaKitan,做出全張的台中市地圖,大部份機關名字也標出來了。
    http://img153.imageshack.us/img153/663/taichung1945c2000ii7.jpg

  5. axer33 說:

    SaKitan網友圖有一個怪異的地方 第二高等女校應該是在後龍子 地圖上第二高等女校的位置是女子公學校 現在的篤行國小 真正的高等女校位置反而沒有標出來(現在的台中二中)
    比較好玩的是北邊的賴厝廓西南側附近的建築 現在那邊是國軍台中總醫院中清分院 (以前的空軍醫院)
    會不會是那邊以前也是軍營 ?或也是軍醫院 (印象中台中市日據時代的軍醫院只有干城那一間)

  6. smvv 說:

    現在換我們要跟人家學習了!?

    台中市容可向杭州學習
    2012-02-11 01:12 旺報 【(邵冬/浙江杭州)】
     來台依親3年多,走過不少台中馬路,覺得還算乾淨,通往台中港的路又直又寬,中間兩條分隔島,植樹有四排,很漂亮,但是這樣的大馬路不多,在一些次要的馬路上,不少商店把廣告牌移置到人行道,甚至是馬路上,唯恐路人看不見;有些住家直接把盆栽拿到馬路邊,不僅有礙觀瞻,也妨礙人、車;在市場附近的馬路,常見有人擺地攤,員警為何不管?

     我居住所在地的派出所斜對面,有一賣水果的店家,把商品放在行人道上,這些事若發生在杭州,城管立刻會上門查辦,毫不留情,或許台灣的員警心地善良,覺得老百姓謀生不易,才會對這類違規事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家住中興大學附近,沿著自行車綠化步道有一條20多米寬的排水溝,兩旁景色不錯,但是氣味難聞,我老對太太說:「我要給胡志強市長寫信,治治這條臭水溝!」太太說:「你寫啊!沒人攔你!」邊解釋台中是日本殖民時期,按照京都樣式,照搬的街道規畫。這辯解沒有說服力,也許當初是一件了不起的工程,但現在臭氣沖天,邊上雖有長長的靠椅,但從不見人來此休息閒話,何不將上面植樹種花闢為公園,豈不美哉?

     在公園散步,發現一些座椅旁常有遺棄的飲料盒,我對太太說:「我要去買把夾子,把這些東西清理乾淨!」但我環顧四周又消弱念頭,因為不見有垃圾桶,為何不在公園的行人步道上多放些垃圾桶呢?

     一次看到一輛輕便靈活的四輪電動車,身著工作服的清潔人員用夾子把廢棄物放入車後的箱子內,奇怪的是,台中的清潔隊員只夾大的垃圾,不夾地上的白色菸頭?菸頭在台中的馬路邊常可以看見,走10步至少可以找到3個,國光、統聯、火車站的入口處,地上的菸頭就更多了。

     20多年前,杭州的馬路跟公園比較髒亂,曾經有人這樣評價杭州說:「美麗的西湖,破爛的城市。」這評價很中肯。但如今杭州變了,地上難見垃圾,走進洗手間,也聞不到臭味,不單風景區如此,一般的馬路上也難見一個菸頭,杭州風景區的廁所,堪稱世界一流。

     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一是政府的措施,二是國民衛生素養確有提高。市政當局明白杭州旅遊資源豐富,決心把杭州打造成一個休憩地,每個風景點、每條馬路,都精心修繕改造,安排保潔工負責清理。

     近年來,杭州馬路變寬變直,商店的廣告牌不隨意製作,要求有一定水準,有些地段還要求統一,招牌要與店面平行,不允許垂直豎立,這一點與台灣大不同,這對路人尋找店家而言有些不便,但對市容的整體美感加分不少。杭州路面乾淨全靠保潔工開著電瓶車來回巡視清理,公車站及景點,有足夠的垃圾箱,雨天之後常見高壓水柱沖洗馬路,這些都要許多經費。台中市政府也許經費不足,一時間做不到與杭州那樣,但我覺得,台中是座文化城,期許台中的市容風貌,不久將來會有大改進!

  7. VC15 說:

    看到”依親”真的會抓狂!我曾經聽到一個中國新娘洋洋得意說她與前夫(中國人,現嫁給台灣人)生的子女全部都要依親接來台灣
    超扯,根本就是蟑螂繁殖
    這也難怪香港人稱呼他們為蝗蟲過境

    不知有沒有人可以跟這位來自浙江杭州的邵冬講,就是你們第一代的蝗蟲人當台中市的市長佔據邁向13年,才把台中市搞得那麼亂

  8. SJ 說:

    最近在找台中市發展的資料,發現了貴網站,受益甚多!今天在圖書館看到一本2012年的出版品《從省城到台中市》,也很多元,看的很開心。真感謝你們的願意傳承!

  9. dr 說:

    同樓上,也是看到了這本書才找到這裡,感謝願意分享的人!!

  10. fre 說:

    同樓上,也是看到了這本書才找到這裡,感謝願意分享的人!!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