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永靖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蹟碑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5 月 04 日 03:25

彰化永靖餘三館前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碑,原建於1934年(昭和九年),在餘三館前方田地裡,接近省道馬路,原本規模極大,有大型台基、台階,小型神社,前有廣場草地;戰後餘三館主人主動拆除,再闢為田地;紀念碑本體被餘三館主人偷偷收存,近年才拿出,目前樹立在餘三館前泮月池旁。這是台灣僅存的少數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紀念物,因為大部份早都在六十年前被人為破壞了。

此碑為1934年,由台中州知事竹內豊次所題字建碑。以紀念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1847-1895,Kitashirakawa Yoshihisa),在1895年,曾在餘三館內休息三天再南下,有一說是在彰化城附近曾負傷,才在永靖餘三館休養。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是與台灣有密切關係的日本皇族成員,是當時明治天皇的弟弟皇叔。因為他死於台灣,成為日本時代五十年中的神格代表。

1895年,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近衛師團接收台灣,展開為期數月的乙未戰爭。台南攻下後一週,日本官方文獻是說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因感染マラリア(瘧疾)而病死於臺南豪族吳汝祥宅邸中。

病死的「終焉之地」,後來興建台南神社(今台南市公十一停車場),遣體則運至豐島岡墓地國葬。

死於マラリア(瘧疾)是日本官方記載,可能性高,因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的軍隊,真正在戰場戰死者極有限,反而是死於來台後台灣水土不服多達數千;因為來自北國的日本軍人,對台灣本土的存在的流行病茵病毐沒有免疫能力,而台灣人與這些病毐病菌早已和解共生十數代,有了抗體;或者也可以說,天生能對抗這些流行病的台灣人,才存活下來並繁衍數十代;而不能對抗台灣本土病毐病菌的台灣先人就早死光了。

這慘痛的流行病學經驗,使得日本植民初期,以衛生為施政最大目標,例如改善飲水、排水溝、街道改正,醫藥設施等等。

不過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身為征台首領,具有指標意義,台灣民間流傳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是被反抗軍用竹篙卦菜刀狙擊而死,妙的是打中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地點還有多處,看來這些傳說雖不至於完全不可信,但唬爛為多(親王本人,一路上到處都被狙擊成功,根本是不可能的啦)。而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萬一真為台灣人所打傷打死,這種丟臉的事,日本皇軍也不會公開承認。

臺南豪族吳汝祥宅邸,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臨終之地。這吳汝祥與日本植民政府關係不錯,因為日本植民政府,後來讓他有彰化銀行的開業特許權,吳汝祥成為彰銀創辦人;不過當年彰銀股東會組成仍有大量的日本人頭在內,不是純台灣人出資經營;至於林獻堂與彰化銀行關係,是後來的事了,創辦初期,林獻堂並沒有參與。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紀念史蹟,原先以台灣神社、台南神社,澳底征台紀念碑為主,後來在1930年前後,全台灣只要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台灣經過的地方,即使只睡過一夜,確定經過的,路線上都建了紀念碑紀念物,全台約有數十處。

昭和年間,彰化永靖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碑原貌,是一個數百坪公園,位於永靖餘三館東側。

而且這些紀念物,全成為植民政府欽定的最高規格史蹟紀念物,用最好的材料,蓋好之後皆明令保護;此外,全台大大小小神社幾乎也有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牌位。

把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神格化,本就是日本植民政權統治手段。但論數量與規模,這位日本親王的紀念物數量規模,仍遠遠不及戰後在台灣蔣介石銅像紀念物的十分之一!蔣像普及於所有學校、辦公廳舍、圓環、公園,估計數量達到五位數以上,除此以外還有中正、志清、介壽為名的各種紀念堂、集會堂、公園、公共建築、道路云云,全台灣數百座。

這些チャンコロ堅決反對這種「皇民+漢奸+媚日」歷史紀念物,自認除惡應務盡;結果,他們採取的對應態度,卻是建了百倍於北白川宮遺跡的蔣介石紀念物,哇咧………。聽到チャンコロ指責他人如何如何時,應特別小心,チャンコロ們通常比他們所指責之人更可惡十倍。

彰化永靖餘三館大門(2007.08.03攝):

彰化永靖餘三館大廳(2007.08.03攝):

兩個月前,本Blog網友翁兄,寄來一張其阿叔的寫真,僅略知其年代應為大東亞戰爭期間,老師帶當年是台南市小學生出遊合影。翁兄阿叔是寫真中眾多小學生之一,但寫真拍攝地點,背後建築物,翁兄非常陌生,故寄來請教於余。余雖看過不少日本時代老照片,認識不少日本時代建物,但這張寫真中之建物,從未見過;此建築物規模與精緻程度,不太可能在台灣建築史料裡缺席。

因為對此建物毫無印象,先從大東亞戰爭末期被美軍爆擊炸毀,戰後不存的查起,查遍各種資料,仍一無所獲,僅從寫真中針葉林木,推測或可能在日本內地;惟翁兄阿叔,已無記憶小學時期竟會遠渡日本。日本時代,從基隆港到神戶港,要三天兩夜,來回要花六天在船上,這麼長的旅程,及搭船新奇經驗,翁兄阿叔不太可能全無印象,所以此建築物仍以台南或台北為最可能。

就在一籌莫展之際,翁兄無意中在網路上,在國家圖書館網站找到1940年,其阿叔所唸的末廣公學校的卒業紀念冊,當翻到第37頁看到該校師生有到日本內地修學,其中參觀包括和台灣關係密切的北白川宮邸云云。再依線索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日本的房子究竟長什麼樣時,發現已有網友以同一照片先找到此建物與日本內地北白川宮邸,應為同一建築物

答案揭曉,大東亞戰爭期間,台南市的小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來到日本內地,參觀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府邸。這段記事,翁兄寫在他個人網頁的老照片的故事最末尾。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327 回應 針對 “彰化永靖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蹟碑”

  1. nXion 說:

    所以「桑」這個字,我們通常都不太使用接在人名之後。

    為什麼是「通常都不太使用」,而不是「一定不能使用」呢?

  2. makoto 說:

    請不要把問題扯藍緑之分去。
    先請問一個問題,Wongrl 先生(或小姐)您在向別人介紹自己的客家朋友時,您會説「這位是我的客家籍朋友」,還是「這是我的台灣朋友」?而如果有一天如果介紹自己的朋友給您時説「這位××先生是我的台灣朋友」時、您會不會心存疑問的説「難道你自己不是台灣人嗎?」呢?
    本人不是因為是深藍用不習慣才會用「HOLO語」。本人是因為自己是台灣客家人會這様用。我們稱台灣某些人是「HOLO人」,他們的語言為「HOLO語」時,目的在表明自己也是台灣人。

  3. makoto 說:

    「本人和本人的HOLO人朋友交談是都是互稱「××先生」或「××小姐」,而没有用過「xx桑」這種稱呼法。」這句話如果本人改用「本人和本人的台灣朋友交談是都是互稱…」的話,一定有人會説「原來你不是台灣人,難怪不知道這個用法」不是嗎?
     事情就是這麼奇怪,如果我們(包括原住民在内)説:「我們没有你們台灣人的這種風俗習慣」的話,一定會被某些人批評説「難道你們不是台灣人?」而如果我們(包括原住民在内)説:「我們没有你們HOLO人的這種風俗習慣」的話,某些人反而會説「原來你們不是HOLO人,那就難怪了」。當然,在這種状況下那些人也應該不會説「原來你們不是台灣人,那就難怪了」。
     所以本人用「HOLO人」和「HOLO語」等詞,是為了不要自我否定自己是台灣人,也不譲別人否定本人是台灣人。因此請不要把此事扯藍緑之分上。

  4. Wongrl 說:

    為什麼是「通常都不太使用」,而不是「一定不能使用」呢?
    ===========================================
    你問我,我問誰呀?我已說過,這是台灣人的習慣用語,不是深藍或客家人的習慣用語,就這樣而已。國民黨教育也沒有規定「一定不能使用」,是你們深藍或客家人的家裡的規定「一定不能使用」,我也沒辦法。請勿把你們族群規定,加諸在台灣人的習慣上。

  5. makoto 說:

    不是只有你們才是台灣人。「請勿把你們族群規定,加諸在台灣人的習慣上。」應該修正為「請勿把你們族群規定,加諸在holo人的習慣上」

  6. Wongrl 說:

    現在台灣企業裡,還有同事間稱呼為林桑、陳桑…,只是沒有人用媽媽桑。

    我們台灣人老早習慣用「台語」而不是用「福佬語」,台灣中南部差不多是這種用法,你該到南部去看看,你們這些深藍及客家人,到現在還在用「HOLO語」,還不能接受台灣人的「台語」「XX桑」的用法,不接受就算了,還罵我們不該用,真是奇怪。

    台灣現在流行「多元化」,請問你們為台灣做了什麼多元化?再說一次,請勿把你們族群規定或想法,加諸在台灣人的習慣上。

  7. Wongrl 說:

    我不會修正,因為我是台灣人,不是holo人。
    所以我認為「請勿把你們族群規定,加諸在台灣人的習慣上。」這句話是正確的。
    如果你堅持是holo人,我尊重,但在台灣用holo人的人保證愈來愈少,用台灣人的愈來愈多是一種趨勢。

  8. makoto 說:

    説白一點,我們説:「我們没有你們HOLO人的這種風俗習慣」這句話的含意是「和你們HOLO人同様是台灣人的我們没有你們HOLO人的這種風俗習慣」,這完全没有否定你們也是台灣人的意思。如果你們不願稱自己「HOLO人」的話,「請勿把你們族群規定,加諸在台灣人的習慣上。」也應該修正為「「請勿把你們族群規定,加諸在我們族群的習慣上。」因為你們也只是台灣的族群之一,並不是只有你們才是台灣人。

  9. Wongrl 說:

    我們是台灣的族群之一,但我們不自稱HOLO人,(還要我重複說幾次你才聽懂?)我們自稱台灣人,至於你要怎麼各自表述隨便你,反正台灣人已經隨便你們數十年了,但這並不需要你們來規定我們怎麼用是吧?什麼法律有這種規定呢?聽到你的言論,讓我以為宋楚瑜又出來幹新聞局長了。

  10. makoto 說:

     那就請把那句話修正為「請勿把你們族群規定,加諸在我們族群的習慣上。」「反正台灣人已經隨便你們數十年了」這句話也請収回。
     請弄清楚,我們也没有人不自稱自己是台灣人的。在我們小時候,我們的父母會對我們説「我們台灣人和日本人不一様」、「我們台灣人和美國人不一様」。而提相同的話題提到你們那個族群的時候,我們的父母會對我們説「我們客家人和HOLO人不一様。」。這意思就是説我們客家人從長輩那得到的教誨是,我們和你們那個族群的人雖然族群不同,但全部都是台灣人。

  11. Wongrl 說:

    我說的話,我不會收回,這代表我對我的話負責。你不用繼續對我說教,國民黨教育我許多年,我的說法都一直如此,何況你?
    小時後我父母曾說「我們台灣人和日本人不一様」、「我們台灣人和美國人不一様」、「我們台灣人和中國人不一様」。
    最後一句「我們台灣人和中國人不一様」,你父母曾對你說過嗎?我猜沒有。

  12. NAOKI 說:

    http://gipsypapa.exblog.jp/10674149/

    這應該是北白川宮邸目前的樣子

    被稱作 高輪プリンスホテル貴賓館

    有壞掉維修過 所以樣子或許有點差異


    [站長回覆]:謝謝指教。

  13. 菲桑 說:

    上面那位NAOKI桑說的
    高輪プリンスホテル洋館,跟上面照片中的北白川宮根本邸不是同一棟建築物。
    那裡是1911才竣工的,當時北白川宮早就死了。
    http://maskweb.jp/b_takedanomiya_1_1.html

  14. Jon Yao 說:

    NAOKI & 菲桑

    站長的那張老照片是二代目的北白川宮邸,至於兩位說的高輪プリンスホテル不是北白川宮邸,而是能久親王長子竹田宮邸。(分家,北白川宮號由次子繼承)

  15. NAOKI 說:

    MAKOTO桑,你說「殖民」也算是「日本語漢字」。

    事實上殖民的日本漢字應該是「植民」才是

    而桑(san)這種稱呼 應該是源自受日語影響的台語用語

    san在日文裡面的意思 的確是敬稱無誤

  16. NAOKI 說:

    感謝Jon Yao指教

    不好意思 放錯誤的相片

  17. Jon Yao 說:

    本月參觀近衛師團司令部拍攝的寫真。

  18. Jon Yao 說:

    東京国立近代美術館工芸館 – 旧近衛師団司令部

  19. 翁瑞彬 說:

    Jon兄所貼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駐營之址」石碑,就是目前中山堂北側的孫中山銅像,位於台北市警察局的門口。旁邊的三四層樓房現在還存在。基座還是當年日本人所建的,石碑部分就完全被拆掉改建。參考: http://blog.udn.com/community/img/PSN_ARTICLE/dansun571008/f_4669690_1.JPG

    當年台北公會堂是從1932-11-23開始建造至1936-11-26完成,而御駐營石碑是1935-4-16至1935-10-10完成。石碑完成時,公會堂還在建設中。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駐營之址」就是當年的「臺北佈政使衙門」舊址。能久親王在1895-06-11至1895-07-28總共在此居住48天之久,7月29日才啟程南下。

    臺北佈政使衙門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20110618_1895001.jpg

    能久親王在臺北佈政使衙門內所住房間的外貌照片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20110618_1895002.jpg

    能久親王在臺北佈政使衙門內所住房間的內部照片(紀念石碑位址) http://myweb.scu.edu.tw/~net001/images/Taiwan/20110618_1895003.jpg

  20. Jon Yao 說:

    出自昭和10年11月號《臺灣時報》,山中樵所寫的文章。
    http://www.flickr.com/photos/jonyao/5844713262/in/photostream

  21. 紅豆湯圓 說:

    現在中山堂的孫中山銅像,雖說是1949年浦添生完成,但總覺得「基座」很面熟,好像是日治時期的?

  22. Jon 說:

    基座原本是民政長官祝辰巳銅像的基座,那座銅像的位置在靠近西門町廣場的公園內。

  23. 賴桑 說:

    陳兄在上面開頭回覆紅豆湯圓時講的沒錯。
    日本政府是接收台灣。
    國民黨政府才是『佔領』台灣

  24. 光明之子 說:

    清國奴(日語:チャンコロ)是從中國清朝末年開始,日本人對中國人所使用的一種差別用語,原因是日本認為清國不配稱作為中華。]有一種說法是根據當年漢人外形擁有銅錢一般的髮型而稱呼。

    日本人亦曾以此用詞侮辱日治時期臺灣的部份本島人。現代於漢語中亦有使用,尤其是漢本位主義和皇漢主義者指一些崇尚清朝文化的人 在日本人眼中臺灣人與大陸中國人是一樣歧視 並非對臺灣人就較優待

    因此也不需輕視外省人

  25. 民祥 說:

    站長:

      佇恁這個網站,學著誠濟,足感謝。(請包涵,我用台語寫。)
      欲請教紅豆桑及KING桑,恁指出:「大文學家森鷗外軍醫有跟隨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去到KING桑的故鄉大目降(新化)。」請恁提供一寡文献,互在下參考,敢好?我是灣裡(善化)人,若是森鷗外有去到新化,必然嘛有來到善化。我有讀著張良澤教授的文章,伊講森鷗外軍醫日誌裡,有寫:「北白川宮是著麻拉里亞來過身的。」請問紅豆桑及KING桑,恁敢有這方面的文献?敢可以提供互在下參考?  
      我現此時,咧探討北白川宮唯曾文溪起來灣裡時,上曾文溪南岸時的地點是佇佗位?我推測是唯南岸的「曾文崎」上岸,但是,無文献可以證實。曾文崎偎佇善化胡厝寮東北角,它是台灣歷史一個重要的渡口,阮地方傳說,1630年代,荷蘭總督道是唯曾文崎渡過灣裡溪,北上去麻豆社。根據《胡厝寮誌》,唯古早至日治時代初年,唯曾文崎落南,行「府城路」可至台南府城;往北,經過麻豆、茅港尾、鐵線橋 ……行這條官道,可至諸羅(嘉義)。所致,我推測「著病坐轎(KING桑指出)」的北白川宮應該是取既有的道路,方便上岸的「曾文崎」起來。
      以上,請教恁,多謝。

      民祥敬上,2.10.2016寫佇茉里鄉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