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ヨンの鐘(Sayon no kane),1943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3 月 07 日 07:58

サヨンの鐘(Sayon no kane)是台灣在1930年代末、1940年代初的一個歷史事件,也是一部電影、一首歌。

它被日本植民政府操作之下,幻化為一個目的是大東亞戰爭期間,激勵台灣人心,為大日本帝國、大東亞共榮圈奮勇犧牲的故事。

這部電影與歌曲,在植民政府的半強迫之下,幾乎當年全台灣大部份人都看過這部電影,或聽過這首歌,也早已是台灣歷史的一部份

維基百科中對「サヨンの鐘」之紹介:

「サヨンの鐘」的故事發生於1938年台灣日本時代的台北州蘇澳郡蕃地(今宜蘭縣南澳鄉)之アタヤル族利有亨社。一名アタヤル族少女サヨン因協助日籍教師幫運行李,不幸失足溺水。

不過,因為這部電影、音樂有極高的藝術性,使得這部電影、音樂,仍值得2008年的我們重新審視。

尤其是,電影中可以看到霧社高砂族アタヤル族(戰後稱ターヤル族,今稱泰雅族)部落風貌生活的鏡頭,更使得電影有台灣高砂族原住民人類學研究的史料價值。

片中的高砂族アタヤル族的建築風貌:

片中的高砂族アタヤル族,即使人在部落裡,依然向部落中學校昇起的日本國旗敬禮:

片中亦有真實泰雅族老人,從事手工藝製作的鏡頭,非常罕見。日本時代高砂族寫真,至今仍非常多,但電影映畫,就非常稀少了!因為電影技術在當年仍屬「高科技」,不像21世紀今天,台灣家家戶都有DV或數位相機,甚至手機也可以拍攝。

sayon-3.jpg

本僅為短短一則地方新聞的泰雅族少女溺水意外,經刻意報導後,被台灣總督府用來宣揚理蕃政策的成功皇民化政策的宣傳策略。

台灣總督長谷川清(1883-1970)為了表揚サヨン義行,頒贈予當地的紀念桃形銅鐘,即稱サヨンの鐘。

1943年放映的「サヨンの鐘」電影製作幕後單位,有台灣總督府、滿洲國、日本內地著名的映畫公司的松竹株式会社,演出アタヤル族少女的是著名影星李香蘭(山口淑子,Yamaguchi Yoshiko);監督是清水宏,音樂部份是由日本昭和世代的流行樂教父古賀政男(1904-1978)主持;古賀政男至今在台灣還有很多歐吉桑粉絲咧。

就我所知,1940年代的台灣成年人,無論日本內地人或口灣本島人,在日本植民政權的大力宣傳下,幾乎都會唱這首歌,也知道這個故事。

這條歌也不只台灣在唱,日本內地,中國東半部、滿洲國也都有流行,等於是傳遍大東亞共榮圈了。戰後台灣也有填成華語的版本《月光小夜曲》,印象中是中國藝人蔡琴唱過,但不知是第幾手了。

中國共產黨、中國國民黨都對文藝很重視,也創作了歸拖拉庫的歌曲;老實說,功力及藝術性都比日本還差很多咧。台灣人不見得認同「サヨンの鐘」歌曲的意義,但都很喜歡這首歌。

目前網路上YouTube,可以找到「サヨンの鐘」這部電影的前十分鐘,中間五分鐘,與最末尾的七分鐘,非常珍貴,雖是電影,有1940年代台灣霧社高砂族アタヤル族(戰後稱ターヤル族)部落風貌的鏡頭。

雖是電影,但部落應該是真的實景,當然比較髒亂雜亂的部份有先清理,所以部落內地面還算乾淨;電影中可以看到アタヤル族婦女紡紗織布生活的鏡頭:

[youtube width=”640″ height=”480″]http://www.youtube.com/watch?v=fL0sb6SBD-s[/youtube]

サヨンの鐘電影中,李香蘭唱主題曲サヨンの歌 (Sayon no Uta)

[youtube width=”640″ height=”480″]http://tw.youtube.com/watch?v=6h6Gpfl8VsM[/youtube]

主題歌「サヨンの歌」(Sayon no Uta), 1943年, 李香蘭 唱

西条八十 作詩 / 古賀政男 作曲

花を摘み摘み 山から山を
歌いくらして 夜露にぬれる
わたしゃ気ままな 蕃社の娘
親は雲やら 霧じゃやら
ハイホー ハイホー

谷のながれが 化粧の鏡
森の小枝が みどりの櫛よ
わたしゃ朗らか 蕃社の娘
花の冠で ひと踊り
ハイホー ハイホー

サヨンの鐘電影中,最末尾八分鐘,サヨン高唱「台湾軍の歌」,送先生(老師)去出征,夜晚暴雨,然後少女サヨン落水身亡,少女サヨン送葬,サヨンの鐘插曲,聽見鐘聲的最後一段:

[youtube width=”640″ height=”480″]http://tw.youtube.com/watch?v=U6SxYPuHGjQ[/youtube]

「臺灣軍の歌」原始歌單

(本Blog之友北投虹燁工作室珍藏)

台湾軍の歌

作詞: 臺灣軍報導部、作曲: 山田榮一、唱: 灰田勝彥、発売日: 1940年10月

太平洋の空遠く
輝やく南十字星
黒潮しぶく椰子の島
荒浪吼ゆる赤道を
睨みて立てるみんなみの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歴史は薫る五十年
島の鎮めと畏くも
神去りましし大宮の
流れを受けて蓬莱に
勲をたてしみんなみの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滬寧のいくさ武漢戦
海南島に南寧に
弾雨の中を幾山河
無双の勇と謳われて
精鋭名あるみんなみの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原版的渡辺はま子 演唱「サヨンの鐘」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サヨンの鐘

作詞:西条八十 作曲:古賀政男

(一)
嵐吹きまく 峰ふもと
流れ危ふき 丸木橋
渡るは誰ぞ 麗(うるわ)し 乙女
紅き くちびる あぁ サヨン

(二)
晴れの戦いに 出てたまう
雄々し師の君 懐かしや
坦う荷物に 歌さえほがら
雨は降る降る あぁサヨ

(三)
散るや嵐に 花一枝(ひとえ)
消えて哀しき 水けむり
蕃社の森に 小鳥は鳴けど
何故に帰らぬ あぁサヨン

(四)
清き乙女の 真心を
誰か涙に 偲ばざる
南の島の  たそがれ深く
鐘は鳴る鳴る あぁサヨン

1938.09.26~1938.09.28,台灣總督府風颱路徑圖

這風颱路徑圖說明了,サヨン遇難當時,真的有一個風颱,從台灣東方而來,穿過台灣南部。這種路徑的風颱,一般而言會帶來台灣東部,宜蘭、花蓮、台東大量降雨,也讓サヨン送老師去支那戰場當兵時,被山洪暴發的溪水沖走。

1938.09.27

 

延伸閱讀: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40 回應 針對 “サヨンの鐘(Sayon no kane),1943”

  1. 鉑鎂鑼 說:

    哇!
    凱劭兄真是認真!!!


    [站長回覆]:鉑鎂鑼兄你們有沒有可能買到這種屬於台灣歷史一部份;台灣歐吉桑、歐巴桑很熟悉渴望的經典電影啊?

  2. Richter 說:

    電影是在霧社拍的嗎?聽某個南澳泰雅族人說,當年長輩堅持,所以電影在南澳拍?


    [站長回覆]:我翻大部份文獻都寫在霧社拍的。而目前網路看得到的電影片段只有頭尾加起來十五分鐘。

    我猜啦,電影要的是視覺效果,例如說拍アタヤル族聚落,當然是選一個完整度高,保留原始風貌的聚落去拍;要拍下葬,也是挑最漂亮的溪邊景色。也許,有部份是在故事發生地南澳拍的,有部份跑到視覺美感比較強、也比較知名的霧社去拍。

    霧社與南澳都是アタヤル族,大概不會太離譜。

  3. zinklink 說:

    サヨンの鐘好幾年前有在汪笨湖介紹台灣音樂史的節目上有提過,只是美化殖民者式內容。印象中故事場景是在南澳


    [站長回覆]:故事是在南澳沒錯,不過電影不見得像記錄片一樣,在真實地點拍攝;通常會找「畫面比較美,氣氛佳」的地點拍攝。

    這當然是一部美化植民者政治目的電影,不過我們也不必因此而禁止、否定這部電影;我們還是可以探討電影、音樂的藝術、歷史價值,兼而看看電影裡的アタヤル族部落的空間、建築物、生活情形。

    一樣是為政治目的之電影,你看通緝犯劉家昌拍的啥小「梅花」,唬爛度更高,藝術價值更低。

  4. 站長 說:

    「サヨンの鐘」によせて―「サヨンの鐘」資料一斑—日本統治下台湾警察史の一齣
    http://home.hiroshima-u.ac.jp/tatyoshi/sayun001.pdf

  5. kaiwen 說:

    這部電影我找很久了
    一直想在課堂上跟學生們分享
    謝謝你的訊息!

  6. zinklink 說:

    沒錯啦,也不能否定其藝術下的價值啦,畢竟也是為那個時代做了個紀錄

  7. Encolpius 說:

    我突然想到圍繞在”意志的勝利”與”奧林匹亞”這兩部片子的爭論

  8. Amo 說: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數位內容設計學系,於2007年11月23~24日,舉辦莎韻之鐘殖民地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請參考以下網址:
    http://dc.ntue.edu.tw/sau/sau.html

    推薦:右方”相關剪影”點入

  9. 曾健洲 說:

    おい~みんな~私の子豚が逃げたんだよ!
    サヨン喊完後,就好想知道她後來有沒有抓到她的子豚

  10. ricebug 說:

    我倒想到施叔青最近出的風前塵埃,不過我還沒看就是:P

  11. E 說:

    啊 我知道這個

    是在練習曲裡
    吳念真飾遊覽車司機 李永豐飾導遊 阿公阿嬤旅遊團的一個景點介紹過

    謝謝凱劭大 分享這段珍貴的影片 那時的台灣 人 土地 生活

  12. 鉑鎂鑼 說:

    凱劭兄:

    目前跟松竹並無直接聯繫,日本的舊電影大多交給台灣的代理商去向電視台推廣,但是因為收視率關係,現在很少電視台會播日本的舊電影。

    這部片子年代長久遠,很難說,要嘗試問問看,或是否還有版權期限?

    我覺得若是能取得台灣國版權,應該拿DVD、網路VOD、MOD、公播這幾種權利,而這幾項可能都必須是”有心人士”做好心的非商業用途,或特殊地點、特殊目的、特殊對象的販賣。

    另外就是因為以台灣地方、人物、故事為背景,這個時代不要去介意內容跟他當時的目的的話,理應由政府去購買收藏,視狀況可在原住民電視台播出,但是可能要附加說明就是了,說明播出的動機、目的,否則又會跑出另一種”有心人士”。

    其它的電影則需要到日本那些電影公司的片庫裡好好找了。


    [站長回覆]:我也贊成這種片子應該是由「公共電視」或「國立圖書館」、「國家電影圖書館」去洽談,來做數位保存、播映。

    這部電影是在台灣拍的,是台灣的故事,就算故事是編的(哪部電影是完全真實的故事啊?),也無礙其藝術歷史價值。至於「有心人士」,台灣當然還有,但如果還在意那種詐騙集團白爛チャンコロ,很多事不能做了。

    電影的著作權很複雜,最早我國著作權法對電影的著作權是「十年」(早期沒有錄影帶、DVD、第四台頻道,訂定十年限期還算合理);最新的規定是「攝影、視聽、錄音及表演之著作財產權存續至著作公開發表後五十年。」(著作權法34條),但是裡面但書一堆,2003年因為加入WTO又有回溯條款,增加其複雜度。理論上應該是沒有著作權了,但如果松竹公司在日本母國還擁有此片著作權,或數十年前曾在我國登記過,又另當別論。

    這部片子雖然六十五年了,主要是因為「松竹映畫」公司還存在,所以要談著作權,比較麻煩一點。如果這家公司戰後就不在了,著作權就幾乎消失了。

  13. 站長 說:

    紹介葉雪淳前輩的電腦影音作品:

    サヨンの鐘:葉前輩重新編曲,可以跳舞的版本。

    タイヤルの歌(泰雅族之歌):葉前輩的恩師,台北帝大早坂一郎教授到泰雅族部落調查時採譜,七十年後葉前輩用電腦製作影音。

    掌聲鼓勵鼓勵!

  14. Tiat 說:

    這個故事的另一個版本,是在說武塔的泰雅少女「莎韻」跟日本老師是一對情侶,但因為戰爭爆發,老師要參戰而離開武塔,莎韻為了送行,意外死在半路。

    現在的武塔車站,也是蘇花公路上一個景點。


    [站長回覆]:這個版本,就是電影的版本;電影是加油添醋的。

  15. Tiat 說:

    >>這個版本,就是電影的版本;電影是加油添醋的。

    ::真遺憾,這個版本還是現在的觀光宣傳有用到的。


    [站長回覆]:電影、小說、戲劇,本來就常會凌駕正史,因為寫正史的人,常會寫太悶了,寫不過羅貫中、金庸;漸漸正史就沒人看,沒人引用了。

    「正史」也不見得是真的,蔣總統們時代的國史館,反而是偽造歷史的專責機構;國民黨黨史館,更是偽造史料的源頭。

    前幾年,台南柳營的陳永華墓(外來侵略者鄭成功的首席將軍;為人不識陳近南,就稱英雄也枉然)被發現,因為下葬之時原本頗為風光,但清帝國跟台奸施瑯征服東寧王國以後,陳氏後人怕有差錯,於是把陳近南的墓掩蔽偽裝了一下,不那麼顯眼。

    結果有個類似愛國同心會的組織「洪門」,奔相走告,組團來台灣,來拜他們祖師爺天地會總舵主的墓,哇,這洪門祖師爺葬在台灣,還真讓那群支那人性奮呢!證明了台海兩國骨肉相連,再造中華云云。

    結果,第二天,統一報就報導:韋小寶師父的墓找到了。

    這陳近南(陳永華)墓,我看以後觀光手冊就寫,韋小寶師父之墓了。

  16. 站長 說:

    1943年,原版的渡辺はま子 演唱「サヨンの鐘」,因為站長我把副檔名寫錯,若是用Widnows的網友應該不能聽(MacOSX網友能聽),現在修好了,之前不能聽的,請大家重聽一遍。

    http://kaishao.idv.tw/PICS/2008/03/10/sayon.wma

    這條歌公開發表已經65年,而著作權法第34 條:

    攝影、視聽、錄音及表演之著作財產權存續至著作公開發表後五十年。

    理論上這首歌的錄音,已沒有著作權保護了。

  17. LKK 說:

    >>>「正史」也不見得是真的,蔣總統們時代的國史館,反而是偽造歷史的專責機構;國民黨黨史館,更是偽造史料的源頭。

    I am re-visiting the modern history (1940s-1950s) using US National Archives. Many secrete documents in this period are declassified gradually now. The angle from US government seems to be less biased than the history made up by KMT and CCP. Many observations are quite interesting.


    [站長回覆]:有太多歷史都被國民黨與共產黨變造。

    例如,開羅會議,從邱吉爾的回憶錄來看,邱吉爾一點也不喜歡蔣介石,但很怕重慶蔣介石向大日本皇軍投降,所以才邀蔣去一趟埃及。給他面子,蔣不可一世,自以為已躋身世界強國領袖(所以我們從小唸蔣幫國民黨教科書的,都被強迫看蔣介石出席開羅會議的照片)。邱吉爾在戰後英國國會曾鄭重否認「開羅新聞公報」一事!

    至於羅斯福,他死得早(早在日本投降前的1945年4月12就過世),如果他多活幾年,也許會作證開羅宣言是怎麼回事。

    蔣介石他所唬爛的開羅宣言並無任何領袖人簽字,根本只是當天會議的新聞稿,是各國發表自己意見罷了(就是「各自表述」的意思);這種沒人簽字的東西可以生效的話,那我發表一個聲明說你LKK在美國的房子是我的,不就成真了。

    當然戰後的台灣情勢,最大的一個問題是,在終戰後初期,台灣人民沒有表現出強烈要獨立的意志,反而去歡迎中國人來台,這使得國際間沒有人去理會台灣主權歸屬問題。等到台灣人發現不對勁了,爆發出來已是一年半以後,就是228大屠殺事件;後悔就來不及了。

    這幾天中國又鎮壓圖博(俗稱西藏),台灣人再不看清楚中國的邪惡本質,去死算了。

  18. 羅賴巴 說:

    サヨンの鐘似乎還在南澳
    還蓋了紀念公園勒
    各位以後如果去宜蘭可以看一看
    不要光吃完牛舌餅就回來了


    [站長回覆]:サヨンの鐘是在大東亞戰爭末期建的,戰後很快就被チャンコロ破壞了。終戰後那段期間,チャンコロ用力撕裂台灣與日本,連日本人都不能隨便來台灣觀光(所有日本人來台都要專案核准)。「サヨンの鐘」這座鐘雖然很早就被破壞了,但歌是留下來了。你講這個是近年重修復的。

  19. 站長 說:

    李香蘭(山口淑子),1920- ,飾演アタヤル族乙女サヨン

  20. 林炳炎 說:

    我問過萬大發電所的員工, 櫻蕃社在今春陽. 雖然開始的村落有點像萬大部落, 但萬大部落無法有湖水在村落旁, 也有些像曲冰部落, 特別是吊橋施工那一段, 原以為是要前往武界的吊橋!!顯然都猜錯, 由於春陽沒去過, 但萬大發電所的員工說的很肯定, 他對我們討論的電影很熟悉, 真是厲害!!

  21. coolchet 說:

    前十分鐘根本就是原住民生活記錄片

    很有歷史價值^^

  22. coolchet 說:

    資料已經收到了!!!!大感謝!!!!!!!!!

  23. 林炳炎 說:

    吉原丈司以《日本統治下台湾警察史雑纂》(未定稿)為名至目前已出版第一輯至第七輯,我在早稲田大学中央圖書館看到這套書,依照三田裕次樣的說法,應該要把它列入「守備範圍」,但大概是上野公園內春意盎然海報讓我心不在嫣,沒太多心思工作,也許對社會科學的東西沒有認識。我翻翻那幾本書,發現第六輯p44~53列有下村作次郎教授寫的一堆有關サヨンの鐘(Sayon no kane)的研究,特別貼出來,讓年輕朋友知道下村作次郎教授的業績。

    幾年前有一次在大阪新圖書館找資料,看到有人在書桌上擺一堆台灣時報,就走過去跟他挨拶,一聽才知道是頂頂大名的下村作次郎教授。他這幾年的業績相當驚人。

  24. 站長 說:

    大東亞戰爭時期的出版品,北投虹燁工作室提供

  25. 站長 說:

    練習曲-單車環島日誌 Etude Island(a.正式Blog;b.博客來網路書店介紹網站)電影中的サヨンの鐘片段

    http://tw.youtube.com/watch?v=gWoJ-DM9bgc

    講故事的那位似乎是吳念真的搭檔李美國(最近與王識賢拍愛之味飲料廣告,全國電子廣告,鳥頭牌愛福好廣告)

    最後幾位老阿媽唱サヨンの鐘應該是真的會唱。

  26. 逸峰 說:

    對不起因為不知要擺哪欄,你們可以幫忙聽一下這個歌詞嗎?大家來到看看缺的那一句↓
    tw.myblog.yahoo.co…038;fid=19&sc=1

  27. 說:

    左派立場鮮明的鹽月桃甫立場是反對皇民化的
    尤其擔心此舉對他關注的原住民文化產生不可回覆的破壞
    他也畫了一件莎韻之鐘的作品
    相信在心態與精神上與戰時的愛國宣傳會有些不同
    對他本人可能也是另一種矛盾的衝擊


    [站長回覆]:當年有幾位在台灣的日本學者、官員,心裡是不贊成皇民化的(但公開不敢講);他們多半對台灣高砂族原住民、台灣本土民俗極有興趣,也投入研究,甚至鼓吹保存,他們是非主流的聲音,老實說也扺不過當年時代浪潮,他們文章表面上也會提到南進、大東亞共榮圈;但實際上還是有在為台灣學研究貢獻;例如金關丈夫、國分直一、千々岩助太郎、山中樵、大倉三郎等。鹽月桃甫更是高砂族文物的收藏家,他在台北的官舍,好像在建中(台北一中)旁,最近幾年才拆掉。

  28. DLowe 說:

    台灣省文獻處在 1992 年前後開始對全台耆老進行口述紀錄,其中整理出版的《宜蘭縣鄉土史料》非常詳細的提到サヨンの鐘這個故事,因為受訪者之一是主角少女サヨン(書上譯為莎韻)的同班同學-前南澳鄉長,日名豐田健太郎,漢名游清豐 (1922~?)

    他提到サヨン當時只有 11 歲左右,有次颱風過後,她背著姪子沿溪往下想去摘桑葉養蠶時不慎落水,全村找了好久甚至到海上都沒找到屍體。後來有一個日籍的平野老師參加總督府舉辦的國語研習會時,用サヨン的題材寫的一篇作文,把サヨン形容成愛國少女,當時總督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宣傳題材,還贈送南澳一個「愛國少女之鐘」

    最有趣的是身為サヨン同學的受訪者後來去南洋當兵,發現竟然全軍都知道這個故事,心情真是尷尬。 

    老K來了以後不願這個故事流傳,因此「愛國少女之鐘」被偷竊,基座則遭毀壞,《練習曲》裡面看到的是近年重建的サヨンの鐘

  29. 林炳炎 說:

    20081213在台大圖書館尋找霧社有關資料,意外發現「李香蘭」,茲將臺灣日日新報之報導列出,供有興趣研究的朋友自行到圖書館挖史料。
    李香蘭在臺灣日日新報之報導
    1 1940/06/14 夕刊04版『半島の麗人歌手 李香蘭 が近く來演』
    2 1940/08/01 夕刊04版『支那の夜一、二の兩日國際館』
    3 1940/08/07 夕刊02版『旺洋孃憧れの日本へ 東京特電五日發』
    4 1941/01/09 日刊03版『李香蘭 一行來臺 神戸本社特電八日發』
    5 1941/01/11 夕刊04版『李香蘭 一行 十二日から大世界』
    6 1941/01/12 日刊03版『憬れは果物 李香蘭 は語る 基隆電話』
    7 1941/01/12 日刊03版『李香蘭 本社に來訪』
    8 1941/01/26 夕刊02版『李香蘭 公演に絡む不德行爲』
    9 1941/01/29 夕刊02版『李香蘭 公演に絡む不德行爲』
    10 1941/03/18 夕刊04版『問題の 李香蘭 に新しい父親』
    11 1943/02/03 日刊04版『李香蘭 一行 霧社に來る 臺中電話』
    12 1943/03/04 夕刊02版『李香蘭 一行公演勇士、遺族を招待』
    13 1943/03/05 日刊03版『慰問演藝會 李香蘭 一行の心盡し』

  30. 訪客 說:

    這部電影在二次大戰後有台灣版本於1958年重新拍攝,名稱為「紗蓉之戀」,
    是由曾獲1942年第一屆「文藝台灣賞」的台籍作家周金波所寫同名劇本及合資完成.
    原電影主題歌「殉情花!紗容」(台語) 陳達儒作詞 林禮涵編曲 鍾瑛演唱

    後來又有另一版本的「殉情花!紗容」作詞:葉俊麟/葉煥琪 演唱:洪一峰,
    大王唱片發行,於1964年遭警總查禁.


    [站長回覆]:感謝補充,這我都不知道耶。

    從:周金波年表得知,此電影「紗蓉之戀」裡有日本太陽旗,顯然是忠於原來戰前的時空架構去重拍的。

  31. IT 說:

    其實在二次大戰後,台海兩邊的チヤンコロ都是不反日的,一般民眾對於日本還喜愛的很,
    但反日卻變成國共政權鬥爭的延長,在台灣則到1958年是個分水嶺.如以下這段當年報導:
    —————————————————————————————
    3.23
    台灣省電影戲劇商業同業公會聯合會理事長上官業傳分函全省各戲院全面停映日片,以表示對日共貿易協定的強烈抗議。(報導)

    抗議日共貿易協定 電影院停映日片

      為抗議日本與中共日前簽訂的第四次「民間貿易協定」嚴重損害中日邦誼,台灣省電影戲劇商業同業公會聯合會理事長上官業傳今日分函全省會員,要求自明日起一律停映日片,以示我方的嚴正立場與態度。

      日本與中共自1952年恢復雙邊貿易後,曾先後由民間代表出面簽署四次貿易協定,最後一次是在今年3月5日,協定內容包括同意雙方互設通商貿易代表處;通商團體可懸掛國旗;有關人員出入境給予旅行自由及司法豁免權,並可不按指模等,相當於建立變相的外交關係,雖經我方數次表達嚴正抗議,但日本政府始終態度曖昧,因而引起我國各界包括立法院、國民大會、監察院、農會、學校、進出口公會、漁會、商會,及各機關團體強烈不滿,決定全力支持政府共同以強硬態度抵制日方事務。其中在電影業方面,向來廣受本省民眾喜愛的日本電影,除台北中央、台灣兩戲院已自行於今日停映外,其餘各地正在上演日片的戲院,也將自明日起改映其他國家影片,加入抵制的行列。

    3.25
    台北市影片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盧祖澤發代電支持政府對日的強硬立場,並表示該會會員除已自動停映已進口的日片外,並停止進口業經批准的日片,以示鄭重抗議。

  32. 紅毛 說:

    小時候曾聽已去世的前仁愛鄉長高聰義老先生提過

    整部片子大部分場景的確是在現在稱為春陽的櫻番社拍攝,而非故事發生地的南澳

    畫面中的地形跟現在的春陽沒有太大的改變,番童教育所的位置是現在的春陽國小,差別在現在穿過部落的道路位置比電影中的稍往上移

    電影中族人的服飾紋樣也是屬於賽德克群的大菱紋,與南澳群的小菱紋不同

  33. 站長 說:
    南澳祠(2008.11.15)

    (內有南澳武塔村澳尾橋橋頭,莎韻紀念公園現況寫真)

  34. 阿吉 說:

    感謝陳先生的整理,讓大家能瞭解,必竟這是台灣歷史的一部份。
    我想不論政治,優美的音樂得以流傳久遠,小時後父親的松竹唱片也有這一首,我老媽現在快90歲了也還會唱這一首,我個人也還蠻喜歡唱。
    以前聽父親提過這首歌的故事,當然是戰爭的這一版本。政治紛爭與戰爭的災難,就讓它隨歷史洪流淹沒吧!
    終究,在我父母親心中,這首歌サヨンの鐘有一段淒美故事!

  35. Nancy 說:

    陳先生您好:
    我是中興大學台文所的助理,由於老師研究所需,想要向您詢問有關 サヨンの鐘(Sayon no kane),1943 這部片是否可以透過什麼方式購買到DVD?再煩請回覆至我的e-mail信箱,非常感恩!


    [站長回覆]:這部電影已超過五十年著作權有效期限(世界各國慣例是五十年;1943播映的話那就1993年喪失),「理論上」沒有著作權了。

    不過松竹映画還是有出一套有三部李香蘭主演電影的VHS(沒有DVD),是『蘇州の夜』、『サヨンの鐘』、『わが生涯のかゞやける日』三部。

    http://www.shochiku-home-enta.com/shop/item_detail?category_id=0&item_id=153122

  36. 607 說:

    小弟當初也是看霧社事件的書時,才發現李香蘭這個名字和莎韻之鐘。

    電影拍攝地選為霧社應該是因為當時霧社交通較南澳便利,
    畢竟在霧社事件發生前,霧社已經是一個相對於其他”蕃地”進步的區域了,
    在此拍攝電影亦有助於殖民政府宣傳。

  37. Simon 說:

    前南澳鄉金岳國小的老師游炎泉先生,莎韻是他的姑姑,他家裡有一個鑄造精美的莎韻之鐘,也有一個毛筆書寫精美的莎韻之鐘四段日語歌詞的橫匾.

    據游老先生敘說,莎韻為北田老師背行李下山落水,是個事實.他們家屬也樂於談論此事,2007年6月17日台北永樂扶輪社有機緣與游炎泉先生在金岳村他家敘說莎韻舊事,他興致很高,也為我們唱了完整四段日文的莎韻之鐘.

    此事在腦中,優美的旋律印像很深,今年恰好台北永樂扶輪社要舉辦,”懷念的歌聲~中日歌謠合唱音樂會”特別請李哲藝老師將莎韻之鐘,譜成四部合唱曲,預定9月26日公演.詎料台新金老總林克孝先生,8月在莎韻之路發生山難,也讓莎韻成為媒體焦點.

    然過去的也好,現在的也好,這都是台灣歷史的一部份,祈待大家用緬懷的心,看待這塊土地的歲月痕跡,天佑台灣.

  38. shuting 說:

    當時除了電影之外,莎韻之鐘的故事似乎也有製作成紙芝居在全台各小學搬演,請問站長可有聽聞過莎韻之鐘的紙芝居藏品?


    [站長回覆]:這個故事早在事發之後就被總督府故意放大,公開表揚,還公開送了一口鐘到サヨン老家的部落去。

    古賀政男作曲的主題曲,其實是1941年就完成發表了,在內地台灣都很轟動,1943年由大東亞巨星李香蘭主演的電影,巳經是最後一波宣傳。

    紙芝居我猜是一定有的,只是我沒看過相關史料。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