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樵(1882-1947)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3 月 06 日 14:51

山中樵(1882-1947)先生,日本國福井縣福井市人,為日本時代最末一任總督府圖書館館長。右為山中樵先生像(攝於昭和八年,1933年)。

山中樵先生,是當年日本時代台灣文化、歷史、考古、圖書史料方面,最高層級官員,擔任館長十八年;來台之前擔任日本新瀉市立圖書館館長。

山中樵在台期間,著作文章極多,散佈在日本時代文化、民俗、建築、政論雜誌之中。例如《民俗台灣》、《台灣建築會誌》、《台灣公論》都有山中樵的文章。

我個人最佩服的是,山中樵雖是日本植民統治集團的一員,但他對台灣本土文化、民俗、考古的深入研究,力主保存,建立有系統的台灣本土考察研究資料;甚至不惜與直屬長官台灣總督力爭,呼籲武官出身的總督,勿破壞台灣歷朝歷代歷史古蹟。

山中樵先生,在終戰後仍被陳儀台灣行政長官公署留用,與蔣幫國民黨政府接收劫收館長范壽康共事了兩年;把圖書館內大小事務交待交接完畢,甚至建立了一套新的漢文圖書檢索系統,1947年才離開台灣,胸襟氣度恢宏。

但山中樵在回日本後,因在台灣近二十年,已不適應日本內地寒冬氣候,且暖氣設備無法在終戰後復原,1947年11月不幸凍死。

山中樵先生,生命最後二十年,都奉獻台灣,回日本後沒多久就過世,所以日本方面,對山中樵先生的研究及記錄並不多。

台灣省文獻會,曾出版了一套「台灣先賢先烈專輯」,其中有一本就是《山中樵傳》,1998年出版。這位對台灣有深厚貢獻的日本人,已被視為台灣先賢。

總督府圖書館,位於今天台灣總統府後側,在1945年大爆擊後,幾乎全毀,所幸山中樵館長,早已指揮館員,把圖書設備先行疏開到郊區,所以建築物雖全毀,但圖書尚無大礙。此建築物在戰後沒有照舊貌重建,今為國防部博愛大樓,隔壁的台電株式會社大樓也沒有原樣重建。戰後,台灣總督府圖書館圖書,暫時在228紀念公園裡的國立台灣博物館內營運,1973年再搬到台北工業專科學校(元 台北工業學校)北側,改名為「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2004年再搬到新北市中和區新址

山中樵先生曾擔任1943-1944台南赤崁樓古蹟解體修復工程的「考古」方面負責人,與總督長谷川清氏、台南州台南市長羽鳥又男氏、台灣總督府營繕課長大倉三郎氏、台灣總督府台南工業專門學校教授千々岩助太郎先生等人共同列名赤崁樓修復石碑: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9 回應 針對 “山中樵(1882-1947)”

  1. gaxiong 說:

    沒有這些日人對文化古蹟之堅持,
    恐怕會有更多古蹟消失。真是值得敬佩。

    凱劭大大也是火力十足,文史功力深厚,來此真是獲益良多。

  2. WWW 說:

    山中樵先生應該比中山樵對台灣有貢獻多了吧


    [站長回覆]:中山樵只是來了台灣台北睡了幾晚,順便開幾個台灣查某罷了。(詳國民黨黨史會史料,好像李敖也講過)

    台灣是他性幻想中,可以建立中國革命訓練基地、流亡政府的可能地點;他需要日本國台灣總督府,來保護他革命。

    由此可見,孫文絕不可能贊成台灣、香港、澳門被中國收回;台灣港澳若是中國的,他就沒有從事革命的根據地,沒有逃亡的可能動線了。

    原本台灣總督也很同情他,想幫他,但後來台灣總督卻收到日本內閣急電,訓令不要鳥他中山樵;後來中山樵就離開台北,再也沒有想來台灣了。

  3. aki 說:

    山中樵相關資料在國立臺灣圖書館(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前館長廖又生「臺灣圖書館經營史」有提到,有興趣可參看。我提供一點自己的發現

    山中樵對於推廣圖書館十分用心,常常親上各種報刊(如臺灣日薪豹、臺灣教育會志)撰寫相關圖書館或新書評介文章

  4. Richter 說:

    安倍明義的《臺灣地名研究》,也是山中樵寫序。


    [站長回覆]:山中樵先生是一個愛看書的圖書館長。

    原本圖書館長愛看書,再自然不過,沒啥小奇怪的;但當我知道戰後台灣有些政治任命的圖書館館長,不愛看書,沒有圖書管理的專業,沒有保存史料的責任感以後,反而覺得愛看書的圖書館館長很難得咧。

    山中樵先生對學問涉獵之廣,也令人驚異;語文、藝術、考古、歷史、地理、建築等等,很多領域他都會寫。當然,也許不是他一個人親手寫的,可能是他召集下屬圖書館館員一起討論找資料,最後掛他的名字發表的。

  5. 林炳炎 說:

    我的老師田大熊在台北帝國大學文政學科畢業後, 曾是山中樵館長的屬下, 可惜我在老師去世以後才知道, 沒能替他做口述記錄, 但懷樹又懷人這本書有談到他在戰前的文化活動, 不知道我的同學老師的兒子, 有沒有要寫他父親的歷史?師母的記憶非常好!!

  6. 站長 說:

    找到一篇介紹山中樵先生生平事蹟的完整文章;因為原始網頁不知何故連不上,怕網頁已被刪除,所以從Google的存檔挖出來,附錄於下,供各界參考:

    出處:

    國立中央圖書館 臺灣分館館刊 第10卷第1期 中華民國93年3月
    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歷任館長實錄(西元1915-2003);第75-87頁
    作者:張圍東(本館參考組編輯)

      

    第五任館長 山中樵先生(1927-1945)

    山中樵,係福井縣福井市人。生於明治15年(1882)10月3日。明治21年(1888)4月,就讀外記丁尋常小學校。但由於其父調任角田警察署長,也隨著轉入角田尋常高等小學校,明治25年(1892)3月,畢業於角田尋常高等小學校。明治33年(1900),高等師範學校考試合格,但由於年齡不足取消入學許可。同年3月,畢業於仙臺之宮城縣尋常中學校。明治34年(1901),任奈良縣立工業學校教員。明治39年(1906)3月,中等教員歷史科(西洋史)檢定試驗合格。同年11月,任奈良縣立工業學校教諭兼舍監。同年同月轉任宮城縣立高等女學校教授歷史,同時擔任同窗會幹事長。在職期間,由於得到考古學研究家高橋健自氏的指導與薰陶,對考古學研究產生極大興趣。

    明治44年(1911)9月,專任宮城縣立圖書館司書。大正3年(1914)6月,推選為宮城縣教育會評議員。大正4年(1915)3月9日,任新瀉縣立圖書館設立事務調查囑託。同年7月,任明治紀念新瀉縣立圖書館司書。大正6年(1917)2月,又任財團法人新瀉縣立育啞學校校長囑託。大正8年(1919)12月,被選為日本圖書館協會評議員。大正9年(1920)5月,陞任新瀉縣立圖書館館長,同時兼任縣立新瀉中學校教授囑託。大正12年(1923)12月,任新瀉市社會課長。大正13年(1924)4月,兼任庶務課長,10月擔任新瀉市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調查會委員及新瀉市勤儉獎勵會委員。大正15年(1926)1月,辭去庶務課長,5月任新瀉市編纂部主任。昭和2年(1927)8月11日,辭去社會課長職位,8月19日辭去新瀉市立圖書館館長、新瀉夜間中學校校長及新瀉聾啞話學校校長囑託等職位。8月31日總督府任命山中樵為臺灣總督府圖書館第五任館長,於昭和2年(1927)9月7日接任。

    山中樵在職19年,對前任並河館長所遺制度,蕭規曹隨外,並推廣書香風氣。對於培養圖書館專業人員的圖書館講習會繼續舉辦外,還使該館擁有地方圖書館人員訓練及輔導中樞的美譽。山中館長不僅止於對該館的經營,對全島其他公共圖書館多加支援,然而對全島圖書館的擴充、整備、圖書館人員教育、促進公共圖書館與學校合作,以及與日本本土的圖書館界的業務合作等方面,也皆盡最大的努力,所以他對於圖書館事業發展,貢獻良多。

    山中館長對於有關歷史的圖書特別重視,尤極為注意臺灣文獻及華南方志的典藏,不惜重資,廣羅博搜,甚至雇人抄寫珍貴圖書資料。如(清)黃叔璥繪『臺灣番社圖』,昭和9年(1934)11月由日人岩澤司一縮繪;(清)六十七繪『番社采風圖卷』,昭和8年(1933)10月16日傳抄繪本,使該館庫藏此類資料,備受重視。他為充實館藏臺灣史料,特別動用重金聘請書法好手至中國大陸各地收集、抄寫地方志,這種蒐集史料工作顯得更為勤勞。對於採購圖書更為積極。也對官方出版品的蒐集不遺餘力,如統計書、公報、街庄概況等。另外,山中館長對臺灣古蹟的保護,也很熱心,足以顯示他對臺灣熱愛的情操。

    在藏書方面:昭和3年度,藏書為113231冊,其中包括中日文圖書為102242冊、西文圖書為10989冊;昭和17年度,增加為195948冊,其中包括中日文圖書183344冊、西文圖書為12604冊,皆是積極蒐購充實館藏的成果。

    在設備方面:昭和17年度,閱覽席為422席,其中包括普通席186、婦人席24、特別席16、新聞雜誌席44、優待席8、兒童席144。由上述顯示,當時民眾利用圖書館之增加,以致於在設備方面增加席位,來滿足民眾的閱覽需求。

    在巡迴書庫方面:昭和2年度,閱覽所477箇所,開庫日數13417日,巡迴書庫數137,巡迴圖書冊數8472冊,閱覽人數181131人,閱覽冊數229648冊,全省除總督府圖書館外,公私立圖書館為57所;昭和17年度,巡迴書庫數117,巡迴圖書冊數7135冊,閱覽人數76227人,閱覽冊數88854冊,公私立圖書館增加為93所。

    由以上統計數目顯示,圖書館的經營已達到快速發展的地步,但是由於昭和18年(1943)戰爭的原故,其閱覽人數慢慢減低,唯一成長的是館藏圖書,因之,山中館長推動館務及圖書館事業的發展,實有很大的成就。

    山中館長在推廣書香風氣,其績效者列舉如下:

    一、昭和3年(1928)12月,臺北放送局(今中國廣播公司前身)開播。昭和4年(1929)3月19日,以「婦女與讀書」為題的廣播節目,頗受好評。同年4月13日,與臺北放送局合作,特設圖書通訊小組,定每週星期二為廣播日,山中樵擔任第一次節目播音,介紹優良圖書,提高讀書風氣。

    二、昭和4年(1929)10月9日,由日本圖書館協會主辦,在臺灣總督府會議室召開「全島圖書館協議會」,計有來自日本、朝鮮、滿洲及臺灣等各地有關人員參加。自10月11日起,每年皆召開一次「臺灣全島圖書館協議會」,藉此討論有關圖書館業務的決策與經營方針。

    三、昭和5年(1930)10月26日,參加在臺南市舉辦的「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暨文化資料展覽會」,並提供本館出版的臺灣史料約300種。其展覽內容刊於昭和6年(1931)12月出版的『臺灣史料集成』中。然而在會期中所演講的「臺灣文化三百年史料」,收錄在昭和10年(1935)刊行的『臺灣文化史說』中。

    四、昭和6年(1931)11月2日,經第四屆臺灣圖書館協議會決議通過,自翌年(1932)1月11日起,實施「臺灣圖書館週」。並舉行宣導有關圖書館業務之種種行事,爾後每年不斷實施圖書館週。在昭和7年(1932)1月11日的第一屆全省圖書館週,乃舉辦明治7年征臺之役有關史料及優良圖書、兒童讀物展覽會。

    五、昭和8年(1933)11月4日,經第六屆臺灣圖書館協議會決議通過,訂定每年4月2日為圖書館紀念日。昭和9年(1934)4月2日,為第一屆圖書館紀念日,乃舉行隆重紀念典禮暨有關活動。爾後每年皆繼續舉行。

    六、昭和10年(1935)11月與昭和11年(1936)12月,先後在本館舉辦「第一屆全臺公私立圖書館館長會議」及「第一屆圖書館事務研究會」,這對臺灣圖書館業務的檢討與發展,有很大的貢獻。

    另外,山中館長不僅繼續發行前太田館長所編印出版的「和漢圖書分類目錄」外,而且也集中在臺灣、南方關係的資料目錄。在其任職期間內也編製多種目錄,更是集臺灣關係暨臺灣史料目錄之大成,其重要目錄如下:

    一、昭和4年(1929)編印「臺灣總督府圖書館解題目錄」,係參考前並河館長時所編之「臺灣關係和漢書目錄」,收錄有關臺灣文獻資料之中日文圖書及西文圖書,方便檢索與利用。

    二、昭和4年(1929)編印「臺灣關係資料展觀目錄」,收錄有關中日文圖書之官撰府志、一般志類、治臺、治匪之資料及古地圖。西文圖書部份,主要收錄17、18世紀出版在本島居留者之航海記手稿及日本、支那有關書籍。

    三、昭和7年(1932)編印「明治7年征臺之役關係資料目錄」,收錄有關當時征臺之役原委資料50種及良書200種。

    四、昭和9年(1934)編印「臺灣文獻展觀目錄」,收錄臺灣總督府圖書館和臺北帝國大學所藏之臺灣關係文獻資料420種,包括日文圖書299種、滿文書籍51種、西文圖書70種。

    另外,昭和9年(1934)11月,山中樵擔任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調查會委員。於昭和10年(1935)12月執筆刊行「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

    五、昭和10年(1935),總督府圖書館為紀念開館20週年,編印「臺灣總督府圖書館要覽」。內容分為沿革、敷地及建物、經常費決算、館員、藏書與閱覽、巡迴書庫、館則等項目,依內容來看,統計資料詳盡,實為該館業務之總報告。

    六、昭和11年(1936)5月起,實施5年計劃,並編印「總督府圖書館圖書目錄」。

    七、昭和13年(1938)1月,發行「南支那關係誌料展觀目錄」,收錄總督府官房外事課及井出季和太大部分中日西文出版品,其中包括一般南支那、南支那各地、福建省、兩廣、海南島、香港、雲南省等,為研究南支那重要的資料。

    八、昭和12年(1937)3月,為紀念臺灣施政40週年,執筆刊行「西鄉都督與樺山資紀」。

    九、昭和16年(1941)6月,山中樵在兼任皇民奉公會臺北州支部參與委囑期間,編纂出版「南方讀本」。

    十、昭和18年(1943),編印「南方關係總合資料目錄」,收錄臺灣總督府圖書館、臺北帝國大學、臺北高等商業圖書館所藏資料,並且也包含南方資料館、外事部等資料,是集南方關係資料之大成。

    山中館長時期的圖書館經營與發展,在昭和10年(1935)已達到最高度之利用。而且對於臺灣鄉土資料的蒐集,尤為致力。該館在昭和4年(1929),編印之「臺灣關係資料展觀目錄」,以及在總督府圖書館內設立的「臺灣愛書會」所發行「愛書雜誌」第10輯「臺灣特輯號」載:移川子之藏撰「荷蘭之臺灣關係古文書」、神田喜一郎撰「存在牛津之臺灣古文書」、尾崎秀真撰「清朝治下的臺灣文藝」、市村榮撰「臺灣關係誌料小解」等文。愛書第14輯「臺灣文藝書誌號」載:神田喜一郎、島田謹二合撰「就臺灣文學而言」、黃得時、池田敏雄撰「臺灣文學書目」,皆是有名有聲的臺灣鄉土之文獻研究資料。在昭和10年(1935),編印「從文獻看臺灣」,就列舉了中文、日文、西文圖書,多達420種,這也是屬於不可多得的臺灣鄉土資料。

    因時局的變化,圖書館的活動與角色也隨著改變。昭和12年(1937),中日戰爭爆發後,戰時的總督府圖書館業務除了為迎合政令,並且募集圖書、雜誌慰勞士兵,別無其他的發展。不久中日戰爭擴大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昭和18年(1943),戰火延及臺灣。山中館長於是計劃圖書疏散作業,由於山中館長的熱誠,獲得當局同意疏散19萬餘冊之圖書。昭和19年(1944),開始實施圖書疏散計劃,並分散到近郊四個地區,分別為新店大崎腳、大同區大龍峒保安宮、龍山國民學校、中和庄南勢角簡大厝等四處。由於時間倉促,只有兒童室的圖書、查禁圖書及一些無價值的書刊,共約7萬冊留在館裡。昭和20年(1945)5月,總督府圖書館被盟機轟炸之下,毀於戰火。

    民國34年(1945)臺灣光復後,山中樵仍然繼續留任,其館舍借用新公園的臺灣省立博物館一樓,一部分為閱覽室、另一部分為辦公室和書庫。山中樵協助范壽康、吳克剛兩任館長,發展館務。民國36年(1947)2月28日,發生暴動,治安混亂。山中樵於同年5月,始離臺灣返回日本。同年11月11日,因病逝世,葬於輪王寺,享年66。

    綜觀山中樵的圖書館經營理念,是在任新瀉縣立圖書館時代確立的。在其經營總督府圖書館19年間,不僅有計劃的去考察圖書館設立地區文化程度,而且又推薦優良圖書,指導民眾利用,以及舉辦各種講習會、訓練館員之養成教育。此外更特別留意鄉土資料,使圖書館成為輔導地方圖書館及訓練中心的機構,亦是庫藏臺灣文獻資料的重鎮。

    他畢生盡心為圖書館服務,無論對臺灣圖書館事業之發展,或是日本圖書館事業之振興及對古蹟的保護,表現出對臺灣的熱愛情操。因之,他在各方面皆有顯著的功績,真是一位在圖書館界實踐躬行的活動家。

  7. 應仁 說:

    山中樵先生,是當年日本時代保存台灣文化、歷史、考古、圖書史料方面,
    不管在那個時代,保護人類文化史蹟都由這些文史家保護,真的很感謝像山中樵先生一樣的文史工作者
    留給後人珍貴的文化資產。

  8. 台灣少年 說:

    1904~1905 年間,台北府城的城牆與寶成門(西門)由於實施市區改正而被拆除,剩餘的 4 個城門亦將遭到拆除之際,山中樵先生也曾經提出請願,希望保留剩餘的 4 個城門…

  9. […] 11月11日,緬懷日本時代保存及研究臺灣文化的重要推手 – 山中樵先生。 陳凱劭老師曾專文詳述山中樵先生的生平與貢獻,強力推薦必讀:http://blog.kaishao.idv.tw/?p=1151 […]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