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近代建設的推手—館藏日治時期臺灣建築‧技術類書展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3 月 04 日 04:30

dm03_08-04_13.jpg

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將自三月八日起,舉辦館藏日本時代台灣建築、技術類館藏書展

suketaro-1967-1.jpg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前身為台灣總督府圖書館,位於台灣總督府後方;在大東亞戰爭末期,館舍被美軍爆擊(轟炸)全毀,戰後沒有原樣重建,一度棲身在國立台灣博物館(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內),後又搬到台北科技大學旁,現遷到台北縣中和市。

此館於終戰後,改名為「國立中央圖書館(現已改名國家圖書館)的台灣分館」,未來擬正名為國立台灣圖書館

okura.jpg此館為日本時代台灣最大、最正式的公立圖書館,收藏的日本時代官方民間出版品應是最完善,這次特別展出日本時代,建築及技術類的藏書。

此次展覽,我提供了兩位日本時代末期對建築學術研究出版貢獻極大,文章作品散見日本時代建築類刊物,亦曾具有總督府官員(建築技師)身份的兩位大前輩千々岩助太郎(右圖,Chijiiwa Suketaro, 1897-1991)、大倉三郎(左圖,Okura Saburo, 1900-1983)的個人照片,做場地佈置宣傳介紹之用。

此外,營繕課長井手薰(1879-1944)的照片,該圖書館館藏的出版刊物《台灣建築會誌》裡就有(右下),是井手薰課長過世時的紀念照片,我只是告訴館方,照片他們自己有,並告知哪一期,算不上提供。

這幾位建築界大前輩對台灣建築的貢獻,在戰後蔣幫國民黨統治時期,不被台灣建築界提起與重視,這次可能是他們的照片事蹟,首次在台灣公共圖書館上出現。

希望這次展覽,能引起台灣建築界、建築史學界的重視,善用數位保存的各種史料;也希望國家成立的圖書館,再接再厲,繼續做好數位保存與查閱的工作,基本史料齊全之後,各種衍生的研究就會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台灣學」的生成,有賴足夠的原始史料,充份開放的史料,簡單易查的檢索系統,這跟都市下水道工程、電力管線工程、水道系統一樣,都是辛苦的基礎工作,基礎工作做好,機能完善宜人住居的城市就自然生成。

請大家有空前去參觀,給他們鼓勵指導。

近代建設的推手—館藏日治時期臺灣建築‧技術類書展
展出日期:2008年3月8日至4月13日

展出地點: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6樓臺灣學研究中心

「近代建設的推手—日治時期臺灣建築‧技術類書展」為2008年館藏臺灣學研究書展的二部曲,主題為日治時期臺灣的建築‧土木‧技術。日本統治下的臺灣乃是近代化建設之發韌期,惟其係殖民政權,故在建築及設計上,大量參酌西洋及和式建築,使建築作品具有特殊性,與漢人傳統建築迥異,呈現多元文化的風格。用是,本展覽將日治時期臺灣建築略分為16大項目,包括傳統建築、主管土木建築之官廳、與建築業有關之團體、近代化建築代表作,以及近代化基礎工程等,結合本館珍貴典藏,以圖像、文字呈現日治時期臺灣建築的歷程。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8 回應 針對 “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近代建設的推手—館藏日治時期臺灣建築‧技術類書展”

  1. 林炳炎 說:

    哈哈, 明天我要去國立台灣圖書館地下2樓, 給你這麼一說那就要上6樓啦!!如果數位相機不作怪, 希望能有寫真!!

  2. Richter 說:

    館舍全毀,圖書應該損失慘重吧?


    [站長回覆]:在1945大爆擊前,其實總督府所屬的各辦公廳舍學校,都已做了「疏開」的工作,把人員辦公及資料圖書,先搬到郊外地區了。

    所以即使台北市中心被爆擊很嚴重,美軍針對重要指揮所、辦公廳舍大爆擊,但各辦公廳舍單位人員傷亡並不慘重,圖書檔案大部份都還在。

    總督府圖書館在戰後,依然維持運作,館長山中樵還被留用,與來劫收的中國人圖書館長共事兩年多,還建立了一套漢文的檢索系統呢。

  3. Pig 說:

    當時的館長山中樵有把圖書移到別處躲轟炸


    [站長回覆]:謝謝指教!謝謝指教!謝謝指教!

    我十分鐘就從硬碟既有資料裡,重新組合思考,整理了一篇:山中樵(1882-1947)。謝指教!謝謝指教!謝謝指教!

  4. aki 說:

    央圖台分前館長廖又生在「臺灣圖書館經營史略」一書有提到當時館藏疏開館線有4
    新店大崎角
    大龍峒保安宮
    猛舺龍山國校
    中和庄南勢角
    僅提供參考

  5. 林炳炎 說:

    昨天以納稅人身份去考察國立中央圖書…‧技術類書展 ,本來要先到地下2樓去看台灣新生報1945~1948,但館員告訴我,假日沒有調閱服務,所以只能去6樓看microfilm,館員要我填調閱表我填「新生報1945~1948」,年輕館員說要我填「x國」紀年,我說ROC已經滅亡,她那麼樣做,是要展現管理威權去制約反抗的讀者。

    為了要借只好乖乖填寫,反抗的讀者可沒那麼好欺負,在此公告周知。眼睛實在受不了,看了幾天舊聞就宣告投降。所以就看「近代建設的推手—館藏日治時期臺灣建築‧技術類書展」,不看沒有關係,資深納稅人身份又浮出,我的最愛「大倉三郎」不見了!看了半天才找到「大倉三郎」的幽靈反映在玻璃上!分館怎麼可以對我的最愛「大倉三郎」做性別歧視的動作,觀眾如果要看大倉三郎肖像,要蹲下去才看的到。(有很多張寫真都是這樣)

    因此,要問這展覽花多少錢,那一家公司幹的,如何通過驗收的程序?有沒有符合採購法。

    分館是以前最常去的圖書館,在台北工專時,「台灣資料室」的服務人員都很親切,會說台語、日語。現在換大館,服務品質差,缺乏顧客滿意度的觀念,昨天2人皆如此!今天再去拍照,發現與昨天是相同2人,需要對館員進行服務教育。

    為什麼館小服務好?這叫「柏金森定律」,館小服務員會盡力,請自己去閱「柏金森定律」。台電大樓蓋好,陳蘭皋董事長就去圖書館借此書,怕台電滅亡。(當時書在我手上)

    有關這批資料如何躲過「清除日本遺毒」的命運?希望知道的朋友多談些,它是藏在被忽略的倉庫內,很久以後才被發掘。此外,此館台電資料簡直沒有,不知什麼原因?


     


     


     

  6. Richter 說:

    臺灣資料室複製的臺灣總督府統計書,把第五統計書的地圖印到所有統計書裡去。從五、六年前我就開始反應了,每次跟服務人員反應,他們就一直推說那不是他們的責任,一切照法定程序來。直到現在,當然還是沒改。

  7. 林炳炎 說:

    禮拜天去拍攝寫真, 發現手不聽指揮會抖動, 所以影像不佳, 原諒lkk也是病人!!

    有關臺灣圖書館的服務, 與朋友討論的結果, 他的觀察與我相同. 年輕的服務員之台語很差.最近牽手教一個花蓮人成大建築系研究所畢業生學台語, 他其實會講, 只是發音不正確而已, 犯時下年輕人的毛病, 像g遺失等, 相信這建築師有感於要提高顧客滿意度才會花錢花時間去學台語.

    朋友也提到資深館員很堅持己見, 問題是她面對各式各樣顧客, 不能把顧客都當完全無知, 想以她自己豐富的知識要指導讀者! 這樣是冒犯讀者的行為!!那天, 有2個年輕讀者要進6樓, 被她拒於門外, 年輕讀者反應不快, 她們可以說要參觀展覽!!

    服務不良的館員塑造年輕讀者成為文化素質不高的國民.

  8. 獨眼龍的朋友 說:

    關於展覽,我很抱歉當初有意要介紹「大倉三郎」,但審稿的老師認後大倉先生屬後期人物,故無法列入。此外,這個展覽,由館員自行寫文案輸出,後貼上看版。不是請外面公司,所以在短期間作出來的,不免不夠精良。也謝謝林先生,您的指正!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