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成大建築助教黃祖權白色恐怖案

本文發表於 2008 年 03 月 02 日 03:48

dscn0449.JPG

黃祖權建築師, 生於1924年,於1948年中國南京中央大學建築系畢業,隨即來台灣台北找工作,1949年,在回憶錄裡自稱是受中央大學學長(經查1949年成大建築系師資中,中央大學畢業的只有一位,為講師黃寶瑜)邀請,到台南的省立工學院建築工程系(今國立成功大學建築學系)擔任助教一職;卻在1950年被控涉入叛亂案,隨即取消教職,永不錄用,直到1965年才出獄重回台灣社會。

黃祖權建築師後來長期關在綠島(上圖,為陳孟和前輩近年繪製),且因建築專長,曾設計不少綠島的土木建築;出獄後,被中原理工學院建築系主任黃寶瑜教授(即當初找黃祖權去成大的學長)邀請,到中原建築系任教;後獨立開設「中華建築師事務所」。黃祖權建築師業務尚稱順利,印象所及其主要作品有台北市萬大國宅計劃、政治大學校舍(政大某種程度是南京中央大學的後代)、中央大學校舍(黃建築師母校在台復校)、中華電信辦公廳舍等等。

黃祖權白色恐怖案,我之前就聽系上資深教授約略提及,但不知受難經過及原因,且他待在成大時間極短,校友學長們印象不深。黃祖權建築師在1990年代仍是台灣活躍的知名資深建築師;也是中國南京中央大學建築系畢業,來台灣校友之最末一人(中央大學在新中國成立後就被廢了);我原本對此案極有興趣,但也無從查知起。

上圖照片,黃祖權本人是沒有在內。照片中人物皆為1950年成大建築系的專任老師。左起黃寶瑜(中國中央大學)、黃寶瑜的太太(中國中央大學的校花)、彭佐治、郎魯遜(香港人,教雕塑,學歷不詳)、陳萬榮(日本東京大學)、朱尊誼(德國柏林大學,系主任)、王濟昌(中國中山大學)、 郭柏川(日本東京美術學校)。拍攝年代約略是黃祖權先生被捕之年份,背後的學生作品或許曾有黃祖權先生之指導;當年的助教是第一線與學生直接互動,言教身教,編印教材的老師,教授則普遍是高高在上的。

最近與網友林傳凱交談後,才知道黃祖權建築師,早於1999年曾接受中研院近史所的訪談,訪談內容有結集成冊出版。標題為《黃祖權先生訪問紀錄》,收錄在《戒嚴時期臺北地區政治案件口述歷史》(台北: 中研院)。

這篇口述歷史回顧,可以看到1945來台接收劫收成大的校長王石安博士的嘴臉,校內特務抓耙仔的面目,與黃祖權建築師在綠島的生活,及重回台灣社會後在建築師實務界奮鬥的經過。

中文為主,設在美國的博讯文坛網站,所屬的析世鉴,將上述《黃祖權先生訪問紀錄》內容數位化,請網友前往參閱,我這裡就不引用轉貼了。目錄為:

[台澎重光与国府在莒]->[黃祖權先生訪問紀錄];文章如下:

Facebook回應

回應數

16 回應 針對 “1950年成大建築助教黃祖權白色恐怖案”

  1. gaxiong 說:

    看來金長銘先生在成大之遭遇比黃祖權好多,
    不過白色恐怖可不分臺灣或是外省啊!


    [站長回覆]:受害者是不分族群沒錯。

    但這樣分的話,加害者(劊子手、情治系統、抓耙仔、劫收被害者財產權位者)卻只有「單一」族群啊!就是「外來統治者」!

    當年涉及叛亂罪,是要沒收財產的,而且抓耙仔可以分一定比例呢!

    加害者也只有「單一政黨」啊,就是中國國民黨。

    加害者雖然口頭上有悔意,卻沒拿出過一毛錢來賠償受害者,受害者拿的賠償是全民繳稅的。

  2. 迷糊 說:

    Thank you for all the research and info.
    Have a great weekend !

  3. Guo 說:

    http://www.airoc.org.tw/km-portal/front/bin/ptdetail.phtml?Category=100039&Part=mr4-03
    大一時,我和大學死黨騎腳踏車到中央大學學生活動中心後方草坪
    閒閒躺著看高速公路的車流真是難忘的青澀歲月
    我那時就知道是黃祖權建築師的作品
    真是讓我此刻也訝異
    他竟也是特務統治下的受害人
    他的作品在當年是很夯的
    金長銘先生的一些事已漸漸為人所知
    成大不知道當年收你是福是禍?
    一件一件考證出來
    特務扭曲的成大系史和校史
    恐怕也要跟著改寫了
    第一次在網站上留言
    實在是你做得太棒了

    台灣有你,真好!


    [站長回覆]:我不是「考證」出來的人啦,我只是把早就公開的事情,網路化罷了。其實成大建築系裡面的抓耙仔,專門舉發別人的,是哪些老師,也幾乎是公開祕密了。

    一般來講會認識黃祖權建築師的,以中原建築系畢業的為多;除了與黃祖權建築師很親近的人,外人很少知道他與成大有淵源。

    而黃祖權建築師1949-1950年在成大當助教,算起來不到一年,因為職位較低且時間短,所以成大這邊,除了他當年直屬學生(大概是高而潘、蔡柏鋒他們那幾屆),成大這邊對他並沒有什麼印象。

    這種白色恐怖也不是成大建築系才有,全台灣所有大學都有上演。

    指控某人是匪諜、意圖叛亂,常是為了爭奪權位、眼紅對方成就,檢舉對方是匪諜,家產被沒收時,抓耙仔還可以分一份呢!還有一點更可惡的就是,龐大的情治機構為證明自己有存在必要,不是米蟲,所以濫抓人製造業績。

    1949逃亡來台的150萬中國難民裡,起碼有20萬以上是有國民黨特務底的,例如馬英九的父母都是,詳見他們在革命實踐研究院的自傳。20萬專業特務空降在800萬人口的台灣,你想會有多少莫名的冤獄會發生!

  4. Hetero 說:

    確實,當年的大學裡有太多如此的冤屈與悲劇。

    不只是教師,即使連學生,
    也可能因為相互密告或構陷而導致入獄。
    這兩天又知道一位在國防醫學院時入獄的長輩;
    另外,一直聽說當年有隻在花蓮採訪阿美族歌謠的年輕學者團隊,
    被特務以為匪刺探的名義給逮補起來。
    我一直很想找到這些五零年代初期的校園受難者,
    好把當時的校園氛圍給更細緻的勾勒出來。

    陳兄,真高興看見你這篇文章,
    也希望日後能夠繼續請益與交換意見,
    以把這段殘酷的歷史更清楚的勾勒出來。

  5. Chou BaBu 說:

    民國75年,76年小弟大二大三時在中原建築系,黃建築師確實帶過我們的設計課, 雖然不是在他的組上,可是在期中或是期末的時候還是有機會聽到他的評圖, 印象中是個很溫和的好先生, 不大發脾氣的.
    想不到其實他是有一段辛苦的過去, 唉—-

  6. Chou BaBu 說:

    另外當然是很好奇依照他的身分,還拿得到公家的案子?


    [站長回覆]:黃祖權建築師1970年代的公家案子,大部份是靠競圖取得的。此外政治大學、中央大學的案子跟他本人中央大學畢業有關係,此二校都算是中央大學在台灣的子孫。

    他回憶錄也有提到,他原本被遞奪公權又有「叛亂罪」前科,理論上應該是沒有考建築師、開業的資格的,當年沒有嚴加審查所以讓他混過去。

    不過他既是被陷害冤獄,所以現在追究為什麼讓他「混過去」,也沒有意義了。

    因為有白色恐怖背景,他在建築業界應該是很低調謹慎的,你看他回憶錄提到,兩個女兒都刻意送到美國去,不要留在台灣。

  7. Sleepwalker 說:

    戒嚴時期的白色恐怖的案件很多,最近已比較少有人關心和面對,
    加害者集團還很活躍,影響力財力還是很龐大,
    要面對歷史還原真相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8. 咏恩 說:

    您好,
    照片中的郎魯遜是我的爺爺。
    由於對於當時候爺爺在工學院建築系的職務與為什麼會離職的原因感到困惑,
    (因為家父記得的部份似乎與目前建築系記載的部份有出入)
    不曉得是否能跟您進一步請教呢?
    謝謝

  9. 鄧宏生 說:

    您好
    不知如何能聯絡黃先生,因為黃太太(秦秀貞女士)可能是我念大同國中時的導師
    四十年前的事了。如果能見到秦老師不知有多好呢。


    [站長回覆]:我並不識黃祖權建築師,但知他一些作品及人生歷史。就我所知他晚年待在中國上海較多。

  10. 外來ㄟ啦 ! 說:

    外來ㄟ,不愛呆瀆啦 !

  11. 訪客 說:

    如果板主真的認識黃老師,應該對這事件會有另一種看法,家父與黃伯伯為多年世交,我個人從沒聽過黃伯伯有過任何悲奮的言詞,他的人生永遠樂觀積極,從沒有一絲絲的恨意,對自己”政治犯”的身份,只輕輕一句”大時代的悲劇”帶過,更不可能打著”政治犯”的名號,招搖撞騙,求取利益,黃伯伯更是一個大中國的愛國主義者,他如果看到板主所謂的”外來政權”這種論調,我想他會拿起他的拐丈,狠狠的給板主一棒打醒

    另外板友 鄧宏生先生所提,如果是秦阿姨的學生,如果方便請留下電郵,我可以幫忙代轉


    [站長回覆]:「政治犯」就是「招搖撞騙求取利益」?我真要幹您娘了。

    他不想報復是他家的事,是他的選擇。

    但我看這一類的事很簡單啊,有些政治犯以前也搞過別人,等到自己被搞,就當做是鬥爭失敗罷了,當然會當做大時代的悲劇啦。啊對了,我研究白色恐怖多年,還知道有種政治犯是冒牌的咧,進去監獄後蒐集其他難友的情報,出獄後昇官發財咧。

  12. 北投埔 說:

    用”大時代的悲劇”來掩蓋極權統治, 把人當該死的動物, 這樣中國是不值得人去愛的

    外來政權在台灣實施的殖民統治, 比日本人更惡質, 我們不會被中國人的謊言所騙

  13. 訪客 說:

    原來板主的水準就是幹你娘喔
    家母已過世多年了
    你還想幹嗎

    所謂大時代的悲劇並不是要遺忘,而是要向前看
    當時是1950年,幾年前才剛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希特勒才殺了幾千萬的猶太人,甚至當時的美國黑人還沒有人權
    你硬要以2014年的環境去看60幾年的事情
    是否應該回想一下60年前的世界是怎樣的吧


    [站長回覆]:我還是要幹你娘。你根本就是白色恐怖加害者族群吧。

    你寫的「政治犯就是招搖撞騙求取利益」,這可不是1950年時空,這是你2014年的心得。我幹你娘的就是你這句。

    黃祖權要原諒加害者是他家的事,我倒是沒有太大意見的。只是這種異於常人的行為通常也有特殊內情的。

  14. 訪客 說:

    沒有人說政治犯(就是)招搖撞騙求取利益
    可是你總不能否認有這些人吧
    我文中所指的是
    我所認識的黃伯伯,從不以他自己政治犯的身份出來求取利益
    並沒有提到其他的任何人
    我回文的目的也不是討戰
    只是剛好google到本文
    而本文主角恰好是我所認識的長輩

    如果板主還是要幹來幹去
    那就隨你的意
    就活在你的小圈圈繼續去幹來幹去吧
    我老母你是幹不到了
    你家巷口野狗很多
    盡量去幹吧

  15. 林秉宏 說:

    黃祖權建築師 卒於2014/12/4

  16. fuck KMT 說:

    訪客 說道:
    2014-08-07 at 16:23

    原來板主的水準就是幹你娘喔
    家母已過世多年了
    你還想幹嗎

    所謂大時代的悲劇並不是要遺忘,而是要向前看
    當時是1950年,幾年前才剛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希特勒才殺了幾千萬的猶太人,甚至當時的美國黑人還沒有人權
    你硬要以2014年的環境去看60幾年的事情
    是否應該回想一下60年前的世界是怎樣的吧
    ———————————————-
    以色列人到現在還在追捕納粹黨人(1945~2014),
    別跟我說什麼大時代的悲劇並不是要遺忘而是要向前看的屁話,
    你們支那人到現在還在拼命講南京大屠殺,
    自己都沒辦法向前看,為什麼要強迫別人要向前看??

發表回應

留言內含URL、廣告字,會被系統視為廣告而扣住不顯示,請待站長解除。
留言涉私密請直接寫email給站長

本Blog其他隨機文章(五篇)